词语大全 > 939年

939年

后晋天福四年(939)四月,后晋废枢密院,枢密院印交中书门下。后于开运元年(944)六月复置枢密院。以后沿置不废。

己亥年(猪年

后晋天福四年

吴越天福四年

通文四年,永隆元年

于阗同庆二十八年

契丹会同二年

南汉大有十二年

荆南天福四年

马楚天福四年

后蜀广政二年

南唐升元三年

枢密使一职设置于唐宪宗时期,由宦官担任,最初只负责接递奏表,传达帝旨,后渐干政,与两神策军中尉并称"四贵"得以参政、议政。唐末诛杀宦官,开始以朝臣任枢密使,后梁改枢密院为崇政院,职务仍旧参决军国大政,宰相反只受承命而已。后唐复枢密院旧名,但仍用士人担任,后唐枢密使权重,安重诲弄权擅政,至使国破家亡。后晋初由宰臣兼枢密使,后以宦官刘处让,至此罢枢密院。

后晋天福四年(939)八月,溪州刺史(今湖南古丈东北)彭士愁率领奖州(今湖南芷江)、锦州(今湖南麻阳西)蛮万余人寇楚辰州(今湖南沅陵)、澧州(今湖南澧县),焚掠镇戍,并派人向后蜀求援兵。后蜀以路途遥远未允。九月,楚王马希范命刘京、廖匡齐领五千衡山兵讨彭士愁。十一月,刘京攻溪州彭士愁败,弃城保山寨。刘京搭梯栈登绝壁围攻,廖匡齐战死。至天福五年正月,刘京乘大风,用火箭焚烧彭士愁山寨,彭士愁率部逃入奖、锦的山中,派子彭师率诸酋长请降于楚,纳溪、锦、奖三州之印。二月,楚军回长沙,从此诸蛮臣服于楚。

后晋曾于天福三年(938)十一月派左散骑常侍卢损至闽,册封闽康宗王昶为闽国王,王昶委托在晋的进奏官林恩向后晋表示既然已袭闽帝之位,辞册命及使者。后晋天福四年、闽通文四年(939)二月,卢损到福州,王昶以有病为由不见,命其弟王继恭主持仪式。又派礼部员外郎郑元弼奉王继恭表随卢损入贡于后晋。当年闰七月,王昶遇弑,王曦据闽。十月,王昶的使节郑元弼到后晋都城,后晋高祖因王昶致信用敌国之礼,言辞不逊,下诏拒绝闽所进贡物以及福、建诸州的纲运。囚郑元弼及闽进奏官林恩。至天福五年(940)正月,才释放郑元弼,七月释闽使归国。

后晋天福四年(939)三月,后晋册封回鹘可汗仁裕为奉化可汗。回鹘为北方少数民族之一,唐末为黠戛斯所败,西徙到甘州(今甘肃张掖)一带。五代时期,与中原王朝交往频繁。后梁开平三年(909)、乾化元年(911)曾遣使入贡。后唐同光二年(924)四月曾册回鹘仁美可汗为英义可汗;同年十一月仁美卒,其弟狄银袭位,也遣使入贡。其后继者阿咄欲亦贡名与于后唐。天成三年(928),后唐明宗册封回鹘权知可汗仁裕为顺化可汗,仁裕于后唐一朝多有贡奉,所贡之物有马匹,玉、白鹘等。后晋时也数度遣使,后汉、后周时仍入贡不绝。

后晋天福四年(939)四月,后晋废枢密院,枢密院印交中书门下。后于开运元年(944)六月复置枢密院。以后沿置不废。枢密使一职设置于唐宪宗时期,由宦官担任,最初只负责接递奏表,传达帝旨,后渐干政,与两神策军中尉并称"四贵"得以参政、议政。唐末诛杀宦官,开始以朝臣任枢密使,后梁改枢密院为崇政院,职务仍旧参决军国大政,宰相反只受承命而已。后唐复枢密院旧名,但仍用士人担任,后唐枢密使权重,安重诲弄权擅政,至使国破家亡。后晋初由宰臣兼枢密使,后以宦官刘处让,至此罢枢密院。

闽康宗王昶昏庸而迷信,任用道士、巫者,用道士陈守元之言在内廷建三清殿,用去数千斤黄金,昼夜祷祀。通文四年(939)四月,又听信巫者林兴传神的语言,杀素为王昶猜忌,又与林兴有怨的叔父建州刺史王延武、户部尚书王延望及子。政事均由林兴传所谓宝皇大帝之命决定。至六月,罢建王王继严判六军诸卫,以醉酒失礼杀从弟王继隆。王昶的叔父左仆射,平章事王延曦为避祸假装失疯,被囚于私第。惠宗王在位时曾以王审知的元从编为拱宸控鹤二都,王昶即位后,另召募二千人编为宸卫都为心腹,给赐比另二都优厚,引起拱宸、控鹤二都的不满。王昶为防止二都生变,准备将二都分别隶属于漳、泉二州,二都更加怨恨。二都的军使朱文进连重遇多次遭王昶的侮辱。通文四年七月,闽北宫失火,宫殿焚烧殆尽,由连重遇带控鹤军清理余烬。王昶因未捉到放火者,疑心连重遇知道纵火之谋,生杀连之意。内学士陈郯私下通知连重遇。闰七月十二日夜晚,连重遇乘值宿之机率拱宸、控鹤二都焚烧长春宫,攻王昶,杀陈守元,宸卫都拒战,天明,宸卫都败,败兵护王昶出城,被王继业所擒,归途温杀王昶,宸卫败兵逃奔吴越。连重遇起事后迎立王延曦,王延曦遂称威武节度使、闽国王,改名王曦,改元永隆。派商人奉表于后晋称藩,但境内仍如天子之制。王曦(?944),王审知幼子。以拱宸、控鹤二都朱文进、连重遇作乱而即闽位,永隆二年十一月,后晋封之为威武节度使,闽国王。永隆六年(944)三年为朱、连二人所弑。庙号景宗。

(1)春,正月,辛亥,以澶州防御使太原张从恩为枢密副使。

(1)春季,正月,辛亥(初九),后晋高祖任用澶州防御使太原人张从恩为枢密副使。

(2)朔方节度使张希崇卒,羌胡寇钞,无复畏惮。甲寅,以义成节度使冯晖为朔方节度使。党项酋长拓跋彦超最为强大,晖至,彦超入贺,晖厚遇之,因为于城中治第,丰其服玩,留之不遣,封内遂安。

(2)朔方节度使张希崇去世,北方的羌胡入侵和抢掠,无所忌惮,甲寅(十二日),后晋高祖任用义成节度使冯晖为朔方节度使。党项族的酋长拓跋彦超最为强大,冯晖到镇后,拓跋彦超来镇祝贺,冯晖待他很是厚重,在城中替他修建宅第,置放了很多华服珍玩,留下他不让回去。这样,辖境之内始安宁下来。

(3)唐群臣江王知证等累表请唐主复姓李,立唐宗庙,乙丑,唐主许之。群臣又请上尊号,唐主曰:“尊号虚美,且非古。”遂不受。其后子孙皆踵其法,不受尊号,又不以外戚辅政,宦者不得预事,皆他国所不及也。

(3)南唐群臣江王徐知证等几次上表请求南唐王徐诰恢复姓李,建立唐室宗庙,乙丑(二十三日),南唐主准许。群臣又请求上帝王尊号,南唐主说:“尊号是一种虚美,并且不是古制。”便没有接受。此后,子孙都依照这种做法,不受尊号,又不用外戚辅理政事,宦官不准干预国事,这都是其他国家所做不到的。

二月,乙亥,改太祖庙号曰义祖。己卯,唐主为李氏考妣发哀,与皇后斩衰居庐,如初丧礼,朝夕临凡五十四日。江王知证、饶王知谔请亦服斩衰;不许。李建勋之妻广德长公主假衰入哭尽礼,如父母之丧。

二月,乙亥(初三),更改南唐太祖徐温的庙号称为义祖。己卯(初七),南唐主为李氏父母举行哀悼,同皇后一起披麻戴孝,值守于祭堂,像初丧之礼一样,早晚拜祭达五十四天。徐温的亲子江王徐知证、饶王徐知谔请求也披麻戴孝;南唐主不准许。李建勋之妻广德长公主假借丧服到祭堂哀哭尽礼,如同父母之丧一样。

辛巳,诏国事委齐王详决,惟军旅以闻。庚寅,唐主更名。

辛巳(初九),南唐主下诏书,国事委授齐王李具体决处,只有军事问题要上报南唐主知道。庚寅(十八日),南唐主更名为李。

诏百官议二祚合享礼。辛卯,宋齐丘等议以义祖居七室之东。唐主命居高祖于西室,太宗次之,义祖又次之,皆为不祧之主。群臣言:“义祖诸侯,不宜与高祖、太宗同享,请于太庙正殿后别建庙祀之。”帝曰:“吾自幼托身义祖,向非义祖有功于吴,朕安能启此中兴之业?”群臣乃不敢言。

南唐主下诏,令百官讨论把徐、李二姓的先人合起来同受祭享的礼制。辛卯(十九日),宋齐丘等建议把义祖徐温的灵位放在第七室的东侧。南唐主命令把唐高祖李渊的灵位放在西室,唐太宗李世民居其次,义祖徐温再其次,都作为肇始之主。群臣说:“义祖是诸侯,不适于与高祖、太宗同样祭享,建议在太庙正殿之后另行建庙祭祀他。”南唐主说:“我从小托身给义祖,如果不是过去义祖有大功于吴国,朕怎能开创今天的中兴之大业?”群臣便不敢再说什么。

唐主欲祖吴王恪,或曰:“恪诛死,不若祖郑王元懿。”唐主命有司老二王苗裔,以吴王孙有功,子岘为宰相,遂祖吴王,云自岘五世至父荣。其名率皆有司所撰。唐主又以历十九帝、三百年,疑十世太少。有司曰:“三十年为世,陛下生于文德,已五十年矣。”遂从之。

南唐主想要把自己世系的始祖定为唐高祖的儿子吴王李恪,有人说:“李恪是被唐高宗诛杀的,不如以郑王李元懿为始祖。”南唐主便命有关部门考核二王的后裔,因为吴王的孙子李在历史上有戍守边疆之功,李的儿子李岘又当过宰相,于是以吴王为祖。说是从李岘之后,经过五世而至于南唐主之父李荣。他们的名字,大体都是有关部门所杜撰。南唐主又觉得自唐初至今,已然经历十九个皇帝,长达三百年,觉得自己的世系才经过十世太少。有关部门奏称:“三十年为一世,陛下出生在唐僖宗文德年间,已经五十年了。”于是,便依从了他们。

(4)卢损至福州,闽主称疾不见,命弟继恭之。遣其礼部员外郎郑元弼奉继恭表随损入贡。闽主不礼于损,有士人林省邹私谓损曰:“吾主不事其君,不爱其亲,不恤其民,不敬其神,不睦其邻,不礼其宾,其能久乎!余将僧服而北逃,会相见于上国耳。”

(4)卢损作为后晋朝廷的册礼使到达福州,闽主王昶称说有病,不予接见,命他的弟弟王继恭主持招待晋使。派遣他的礼部员外郎郑元弼带着王继恭的表章跟随卢损入朝进贡。闽主对卢损不礼貌,有个士人林省邹私下对卢损说:“我的国主不侍奉其君,不爱护其亲,不体恤其民,不崇敬其神,不敦睦其邻,不礼遇其宾,这样的人,他能够持久吗!我将要穿着僧服而向北逃走,以后会同您相见在中原吧。”

(5)三月,庚戌,唐主追尊吴王恪为定宗孝静皇帝,自曾祖以下皆追尊庙号及谥。

(5)三月,庚戌(初八),南唐主李追尊吴王李恪为定宗孝静皇帝,从他的曾祖以下都追尊庙号和谥称。

(6)己未,诏归德节度使刘知远、忠武节度使杜重威并加同平章事。知远自以有佐命功,重威起于外戚,无大功,耻与之同制,制下数日,杜门四表辞不受。帝怒,谓赵莹曰:“重威朕之妹夫,知远虽有功,何得坚拒制命!可落军权,令归私第。”莹拜请曰:“陛下昔在晋阳,兵不过五千,为唐兵十馀万所攻,危于朝露,非知远心如铁石,岂能成大业!奈何以小过弃之!窃恐此语外闻,非所以彰人君之大度也。”帝意乃解,命端明殿学士和凝诣知远第谕旨,知远惶恐,起受命。

(6)后晋高祖下诏,命归德节度使刘知远、忠武节度使杜重威一起加官同平章事。刘知远自以为有辅佐后晋高祖创业的功劳,而杜重威是以外戚起家,没有大功,把与他同时受制令加官视为羞耻,制令下达好几天,关了门四次上表推辞不接受。后晋高祖发怒,对赵莹说:“重威是朕的妹夫,知远虽然有功,怎么能坚决拒受制命!可以把他的军权削除,让他回到自己家里去。”赵莹下拜请求说:“陛下从前在晋阳时,兵众不超过五千,被唐兵十余万人所进攻,危险得像早晨的露水一样,当时若不是知远心如铁石似的坚定,怎能成今日的大业!为什么竟因小的过失而丢弃他!我担心这个话如果传出去,是不能够表现作为人君的宏大度量啊!”后晋高祖的心情才舒解了,命端明殿学士和凝到刘知远的府第传谕皇帝的意旨,刘知远感到惶恐,敬起接受制令。

(7)灵州戍将王彦忠据怀远城叛,上遣供奉官齐延祚往招谕之;彦忠降,延祚杀之。上怒曰:“朕践阼以来,未尝失信于人,彦忠已输仗出迎,延祚何得擅杀之!”除延祚名,重杖配流。议者犹以为延祚不应免死。

(7)灵州戍将王彦忠据怀远城叛变,后晋高祖派供奉官齐延祚去招谕他投降;王彦忠投降了,齐延祚却把他杀了。后晋高祖发怒,说道:“朕登极以来,不曾失信于人,王彦忠已经打着旌旗仪仗出迎投降,齐延祚怎么能擅自把他杀了!”便罢了齐延祚的官,重杖责打之后流放发配到远地。议论的人还觉得对齐延祚不应当免除他的死刑。

(8)辛酉,册回鹘可汗仁美为奉化可汗。

(8)辛酉(十九日),后晋朝廷册立回鹘可汗仁美为奉化可汗。

(9)夏,四月,唐江王徐知证等请亦姓李;不许。

(9)夏季,四月,南唐江王徐知证等也请求改姓为李,南唐主李没有答应。

(10)辛巳,唐主祀南郊;癸未,大赦。

(10)辛巳(初十),南唐主祭祀南郊;癸未(十二日),实行大赦。

(11)梁太祖以来,军国大政,天子多与崇政、枢密使议,宰相受成命,行制敕,讲典故,治文事而已。帝惩唐明宗之世安重诲专横,故即位之初,但命桑维翰枢密使。及刘处让枢密使,奏对多不称旨,会处让遭母丧,甲申,废枢密院,以印付中书,院事皆委宰相分判。以副使张从恩宣徽使,直学士仓部郎中司徒诩、工部郎中颜并罢守本官。然勋臣近习不知大体,习于故事,每欲复之。

(11)自从后梁太祖朱温以来,军国大政,天子往往同崇政使枢密使议定,宰相不过是接受成命,颁行制敕,讲求典故,治理文事而已。后晋高祖借鉴后唐明宗时期安重诲专横的教训,因此,即位之初,只任用桑维翰枢密使。到刘处让枢密使时,奏言对事往往不能称意,适逢上刘处让的母亲去世而守丧,甲申(十三日),废除枢密院,把印交给中书省,枢密院的事务都委交宰相分别判处。任用枢密副使张从恩宣徽使;直学士、仓部郎中司徒诩,工部郎中颜一起罢守本官。然而勋旧大臣近来的习惯不识大体,习惯于老的做法,常常想恢复老办法。

(12)帝以唐之大臣除名在两京者皆贫悴,复以李专美为赞善大夫,丙戌,以韩昭胤为兵部尚书马胤孙太子宾客,房为右骁卫大将军,并致仕。

(12)后晋高祖因为后唐的大臣罢除官职后仍在东、西两京的都比较清贫困迫,便重新任用李专美为赞善大夫,丙戌(十五日),任命韩昭胤为兵部尚书马胤孙太子宾客,房为右骁卫大将军,一同以此终官退休。

(13)闽主忌其叔父前建州刺史延武、户部尚书延望才名,巫者林兴与延武有怨,托鬼神语云:“延武、延望将为变。”闽主不复诘,使兴帅壮士就第杀之,并其五子。

(13)闽主王昶忌妒其叔父前建州刺史王延武、户部尚书王延望的才干和名声,卜巫人林兴与王延武有怨隙,借托鬼神的话,说“王延武、王延望将要叛变。”闽主没有再查核,就让林兴率领强壮兵卒在他们的府第中把他们杀死,连同他们的五个儿子也一齐杀了。

闽主用陈守元言,作三清殿于禁中,以黄金数千斤铸宝皇大帝、天尊、老君像,昼夜作乐,焚香祷祀,求神丹。政无大小,皆林兴传宝皇命决之。

闽主采用陈守元的建议,在宫中建造三清殿,用黄金数千斤铸造宝皇大帝、天尊、老君像,昼夜作乐,焚香祷告,寻求神丹。政事不论大小,都由林兴传达宝皇的神命来决定。

(14)戊申,加楚王希范天策上将军,赐印,听开府置官属。

(14)五月,戊申(初七),后晋朝廷加封楚王马希范为天策上将军,赐予官印,听由他开府设置官属。

(15)辛亥,唐徙吉王景遂为寿王,立寿阳公景达为宣城王。

(15)辛亥(初十),南唐调徙吉王李景遂为寿王,册立寿阳公李景达为宣城王。

(16)乙卯,唐镇海节度使兼中书令梁怀王徐知谔卒。

(16)乙卯(十四日),南唐镇海节度使兼中书令梁怀王徐知谔去世。

(17)唐人迁让皇之族于泰州,号永宁宫,防卫甚严。康化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珙称疾,罢归永宁宫。乙丑,以平卢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琏为康化节度使;琏固辞,请终丧,从之。

(17)南唐人把吴国让皇杨溥的族人迁移到泰州,号永宁宫,防卫很严密。康化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珙称说有病,罢官回到永宁宫。乙丑(二十四日),任用平卢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琏为康化节度使;杨琏坚决推辞,请求守完让皇的丧事,南唐主答应了他。

(18)唐主将立齐王为太子,固辞;乃以为诸道兵马大元帅、判六军诸卫、守太尉、录尚书事、扬二州牧。

(18)南唐主将要立齐王李为太子,李坚决辞让;便把他任用为诸道兵马大元帅、判六军诸卫、守太尉、录尚书事、扬二州牧。

(19)闽判六军诸卫建王继严得士心,闽主忌之,六月,罢其兵柄,更名继裕;以弟继熔判六军,去诸卫字。

(19)闽国的判六军诸卫建王王继严能得将士之心,闽主王昶嫉妒他,六月,罢免了他的兵权,把他的名字改为继裕;任用闽王之弟王继熔为判六军,删去诸卫二字。

林兴诈觉,流泉州。望气者言宫中有灾,乙未,闽主徙居长春宫。

林兴的欺诈被发觉,流放到泉州。望气的人说宫中要发生灾祸,乙未(二十五日),闽主迁居到长春宫。

(20)秋,七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20)秋季,七月,庚子朔(初一),出现日食。

(21)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出于行伍,性粗率,恃勇骄暴,每谓人曰:“今世天子,兵强马壮则为之耳。”府廨有幡竿高数十尺,尝挟弓矢谓右左曰:“我能中竿上龙者,必有天命。”一发中之,以是益自负。

(21)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出身于行伍,性情粗率,倚仗自己勇武而骄傲暴躁,常常对人们说:“现在的天子,兵强马壮就可以当。”他的衙门里有一个幡竿有几十尺高,他曾经挟着弓箭对左右的人说:“我如果能射中竿上龙首,必有当人君的天命。”一发而射中,由此就更加自负。

帝之遣重荣代秘琼也,戒之曰:“琼不受代,当别除汝一镇,勿之力取,恐为患滋深。”重荣由是以帝为怯,谓人曰:“秘琼匹夫耳,天子尚畏之,况我以将相之重,士马之众乎!”每所奏请多逾分,为执政所可否,意愤愤不快,乃聚亡命,市战马,有飞扬之志。帝知之,义武节度使皇甫遇与重荣姻家,甲辰,徙遇为昭义节度使。

后晋高祖当初派遣安重荣去代替秘琼时,告诫他说:“如果秘琼不接受你去代职,将要为你另委一镇做节度使,不要用武力去夺取,怕以后为患越来越深。”安重荣因此以为后晋高祖怯懦,对别人说:“秘琼是个匹夫小人,天子尚且怕他,何况对我这样有将相的重要地位,有众多兵马的人啊!”有所奏请往往超越本份,被执政者或可或否,心里愤愤不愉快,便聚合亡命之徒,购买战马,有自求飞扬的意图。后晋高祖知道这种情况,义武节度使皇甫遇安重荣是姻亲,甲辰(初五),把皇甫遇调迁为昭义节度使来隔离他们。

(22)乙巳,闽北宫火,焚宫殿殆尽。

(22)乙巳(初六),闽国北宫失火,把宫殿几乎焚烧殆尽。

(23)戊申,薛融等上所定编敕,行之。

(23)戊申(初九),后晋薛融等上奏所定的编敕,加以施行。

(24)丙辰,敕:“先令天下公私铸钱,今私钱多用铅锡,小弱缺薄,宜皆禁之,专令官司自铸。”

(24)丙辰(十七日),后晋高祖敕令:“以前令天下公私铸钱,现在私铸钱多用铅,而且小弱缺薄,应该都加以禁止,专门由主管官司自行铸造。”

(25)西京留守杨光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桑维翰迁除不公及营邸肆于两都,与民争利;帝不得已,闰月,壬申,出维翰为彰德节度使兼侍中。

(25)西京留守杨光远上疏奏称: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桑维翰对官吏调、任不公,以及允许任意两都营造官邸,与民争利;后晋高祖不得已,闰七月,壬申(初三),把桑维翰外调为彰德节度使,兼任侍中。

(26)初,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子威,避王都之难,亡在契丹,至是,义武缺帅,契丹主遣使来言,“请使威袭父土地,如我朝之法。”帝辞以“中国之法必自刺史、团练、防御序迁乃至节度使,请遣威至此,渐加进用。”契丹主怒,复遣使来言曰:“尔自节度使为天子,亦有阶级邪!”帝恐其滋蔓不已,厚赂契丹,且请以处直兄孙彰德节度使廷胤为义武节度使以厌其意。契丹怒稍解。

(26)以前,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的儿子王威,为了躲避王都叛乱的灾难,逃亡在契丹。到此时,义武军因为皇甫遇调迁而缺少主帅,契丹主耶得德光遣派使者来说:“请求让王威承袭他父亲的土地,如同我朝的法律规定。”后晋高祖推辞,认为:“中原之法,必须从刺史、团练使防御使依照顺序迁升,才能到节度使,请把王威派到这里来,逐渐加以进用。”契丹主发怒,再次遣派使者来说道:“你自己从节度使升到天子,也是按阶梯上去的吗!”后晋高祖怕这样做法会滋蔓没有止境,便厚重地贿赂契丹,并且请求用王处直哥哥的孙子彰德节度使王廷胤为义武节度使以满足他们的愿望,契丹的怒气稍有缓解。

(27)初,闽惠宗以太祖元从为拱宸、控鹤都,及康宗立,更募壮士二千为腹心,号宸卫都,禄赐皆厚于二都;或言二都怨望,将作乱,闽主欲分隶漳、泉二州,二都益怒。闽主好为长夜之饮,强群臣酒,醉则令左右伺其过失;从弟继隆醉失礼,斩之。屡以猜怒诛宗室,叔父左仆射,同平章事延羲阳为狂愚以避祸,闽主赐以道士服,置武夷山中;寻复召还,幽于私第。

(27)过去,闽惠宗王把太祖王审知的原来侍从立为拱宸、控鹤二都,等到康宗王昶即位后,又募集壮士二千作为腹心,号称宸卫都,俸禄和赏赐都厚于二都;有人传言,二都有怨气,将要作乱,闽主想把二者分别隶属于漳、泉二州,二都更加愤怒。闽主喜欢作长夜的饮宴,强制群臣喝酒,喝醉了便让左右之人伺机找他的过失;闽主的堂弟王继隆醉后失礼,把他斩了。这样,由于多次猜疑、发怒而诛杀宗室。闽主的叔父左仆射、同平章事王延羲表面上装作狂呆用来躲避祸端,闽主赐给他道士服装,把他放置在武夷山中;不久,又把他召回来,幽禁在他自己的私第。

闽主数侮拱宸、控鹤军使永泰朱文进、光山连重遇,二人怨之。会北宫火,求贼不获;闽主命重遇将内外营兵扫除余烬,日役万人,士卒甚苦之。又疑重遇知纵火之谋,欲诛之;内学士陈郯私告重遇。辛巳夜,重遇入直,帅二都兵焚长春宫以攻闽主,使人迎延羲于瓦砾中,呼万岁;复召外营兵共攻闽主;独宸卫都拒战,闽主乃与李后如宸卫都。比明,乱兵焚宸卫都,宸卫都战败,馀众千馀人奉闽主及李后出北关,至梧桐岭,众稍逃散。延羲使兄子前汀州刺史继业将兵追之,及于村舍;闽主素善射,引弓杀数人。俄而追兵云集,闽主知不免,投弓谓继业曰:“卿臣节安在!”继业曰:“君无君德,臣安有臣节!新君,叔父也,旧君,昆弟也,孰亲孰疏?”闽主不复言。继业与之俱还,到陀庄,饮以酒,醉而缢之,并李后及诸子、王继恭皆死。宸卫余众奔吴越。

闽主几次轻侮拱宸、控鹤军使永泰人朱文进、光山人连重遇,二人很怨恨。没过多久,北宫失火,查究放火贼人但没有寻获;闽主命令连重遇带领内外营兵扫除余烬,每天役使上万人,士兵很劳苦。又怀疑连重遇知道纵火的阴谋,想要把他杀了;内廷学士陈郯私下告诉了连重遇。辛巳(十二日)夜,连重遇进宫值勤,率领二都之兵焚烧了长春宫,袭击闽主,派人从瓦砾中把王延羲迎接出来,对着他呼喊万岁,又召集外营的二都兵众共同攻击闽主;只有宸卫都的兵土抗拒进行战斗,闽主便和皇后李春燕避往宸卫都。待到天亮,乱兵焚烧了宸卫。宸卫都打败,剩下的千余人保护着闽主和李后出了北关,到达梧桐岭,剩下的人又有逃散的。王延羲让他哥哥的儿子前汀州刺史王继业带兵追赶他们,一直逃到村舍;闽主平素擅长射术,拉起弓射杀几个人。不多时,追兵云集,闽主自知不能逃脱,便丢下弓箭对王继业说:“你的臣节到哪里去了!”王继业说:“君既然没有君德,臣还有什么臣节!新君,是我的叔父,旧君,是我的兄弟,分得清谁亲谁远吗?”闽主不再说话。王继业同他一起回来,到达陀庄,让他喝酒,醉后把他勒死了。连同李后及几个儿子,王继恭都杀死了。宸卫都的余众投奔吴越。

延羲自称威武节度使、闽国王,更名曦,改元永隆,赦系囚,颁赉中外。以宸卫弑闽主赴于邻国;谥闽主曰圣神英睿文明广武应道大弘孝皇帝,庙号康宗。遣商人间道奉表称藩于晋;然其在国,置百官皆如天子之制。以太子太傅致仕李真为司空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五延羲自称威武节度使、闽国王,改名王曦,改年号为永隆。赦放系押的囚犯,对朝廷内外进行赐赏。宣称宸卫都杀了闽主投赴邻国,谥号闽主为圣神英睿文明广武应道大弘孝皇帝,庙号康宗。遣派商人从便道去上表,向后晋朝廷称藩;然而在他的国内,设置百官都如同天子的制度。任用已经以太子太傅名义退休的李真为司空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连重遇之攻康宗也,陈守元在宫中,易服将逃,兵人杀之。重遇执蔡守蒙,数以卖官之罪而斩之。闽王曦既立,遣使诛林兴于泉州。

连重遇攻击康宗时,陈守元正在宫中,换了衣服将要逃跑,兵士把他杀了。连重遇抓住了蔡守蒙,数责他的卖官之罪而把他杀了。闽王王曦即位以后,派使者到泉州去把林兴也杀了。

(28)河决薄州。

(28)黄河在薄州决口。

(29)八月,辛丑,以冯道守司徒兼侍中。壬寅,诏中书知印止委上相,由是事无巨细,悉委于道。帝尝访以军谋,对曰:“征伐大事,在圣心独断。臣书生,惟知谨守历代成规而已。”帝以为然。道尝称疾救退,帝使郑王重贵诣第省之,曰:“来日不出,朕当亲往。”道乃出视事。当时宠遇,群臣无与为比。

(29)八月,辛丑(初三),后晋高祖任用冯道守职司徒兼侍中。壬寅(初四),后晋高祖下诏:中书知印只委予上相,从此事无大小,都委交给冯道办理。后晋高祖曾经把关于用兵的谋略征询冯道的意见,冯道回答说:“征伐是国家的大事,取决于圣上意志的独断。我是个书生,只知道谨守历代的成规而已。”后晋高祖以为他说得对。冯道曾经称病要求退职,后晋高祖让郑王石重贵到冯道的府第探视他,并说:“明天还不出来,朕就要亲自去请他。”冯道这才出来视事。当时的宠遇,群臣没有能同他相比的。

(30)己酉,以吴越王元为天下兵马元帅

(30)己酉(十一日),后晋朝廷任吴越王钱元为天下兵马元帅

(31)黔南巡内溪州刺史彭士愁引蒋、锦州蛮万余人寇辰、澧州,焚掠镇戍,遣使乞师于蜀;蜀主以道远,不许。九月,辛未,楚王希范命左静江指挥使刘、决胜指挥使廖匡齐帅衡山兵五千讨之。

(31)黔南节度使巡属之内的溪州刺史彭士愁率领奖州、锦州蛮族万余人袭扰辰州、澧州,焚掠镇戍之所,派遣使者到蜀国请求出兵支援;后蜀孟昶因为道路太远,没有答应。九日,辛未(初三),楚王马希范命令左静江指挥使刘、决胜指挥使廖匡齐率领衡山兵五千去讨伐。

(32)癸未,以唐许王从益为郇国公,奉唐祀。从益尚幼,李后养从益于宫中,奉王淑妃如事母。

(32)癸未(十五日),后晋朝廷封后唐许王李从益为郇国公,奉行后唐的祭祀。由于李从益还年幼,后晋高祖的李皇后是后唐明宗曹皇后的女儿,便把许王留养在宫中,又对明宗次妃王淑妃侍奉如同母亲。

(33)冬,十月,庚戌,闽康宗所遣使者郑元弼至大梁。康宗遗执政书曰:“闽国一从兴运,久历年华,见北辰之帝座频移,至东海之风帆多阻。”又求用乱国礼致书往来。帝怒其不逊,壬子,诏却其贡物及福、建诸州纲运,并令元弼及进奏官林恩部送速归。兵部员外郎李知损上言:“王昶僭慢,宜执留使者,籍没其货。”乃下元弼、恩狱。

(33)冬季,十月,庚戌(十三日),闽国康宗王曦所遗派的使者郑元弼到达晋朝东京大梁。康宗给执政者的信说:“闽国自从兴运以来,一直统续贡职至今,年华久历,现在,北辰的帝座频繁变换,以致东海的风帆常常受阻。”又要求用对等国家的礼节致书往来。后晋高祖恼怒他的态度不够谦逊,壬子(十五日),下诏退还其贡物以及福州、建州等地的成批纲运的物资,并命令郑元弼及闽国驻后晋朝廷的进奏官林恩部送他们即速回去。兵部员外郎李知损上奏说:“王昶僭越傲慢,应该拘留他的使者,登记没收他的货物。”后晋高祖便把郑元弼、林恩投进监狱里。

(34)吴越恭穆夫人马氏卒。夫人,雄武节度使绰之女也。初,武肃王禁中外畜声伎,文穆王元年三十馀无子,夫人为之请于,喜曰:“吾家祭祀,汝实主之。”乃听元纳妾,鹿氏,生弘、弘;许氏,生弘佐;吴氏,生弘;众妾生弘、弘亿、弘、弘仰、弘信;夫人抚视慈爱如一。常置银鹿于帐前,坐诸儿于上而弄之。

(34)吴越王钱元的恭穆夫人马氏去世。夫人是雄武节度使马绰之女。以前,武肃王钱禁止内外蓄养歌舞女伎,文穆王钱元年过三十多还没有儿子,马夫人为此向钱请求允许钱元纳妾,钱高兴地说:“我家的祭礼香火,实际上是由你做主的。”于是,便听由钱元纳妾。鹿氏,生下钱弘、弘;许氏,生弘佐;吴氏,生弘;众妾还生下弘、弘、弘、弘仰、弘信;马夫人对他们抚养看待,慈爱如一。常常置放银鹿在自己的帐前,让诸儿全在上面,逗弄他们嬉戏。

(35)十一月,戊子,契丹遣其臣遥折来使,遂如吴越。

(35)十一月,戊子(二十一日),契丹派遣其臣遥折出使晋廷,于是又到了吴越。

(36)楚王希范始开天策府,置护军中尉、领军司马等官,以诸弟及将校为之。又以幕僚拓跋恒李弘、廖匡图、徐仲雅等十八人为学士。

(36)楚王马希范始开天策府,设置护军中尉、领军司马等官,任用其诸弟及将校充任。又任用幕僚拓跋恒李弘、廖匡图,徐仲雅等十八人为学士。

刘等进攻溪州彭士愁兵败,弃州走保山寨;石崖四绝,为梯栈上围之。廖匡齐战死,楚王希范遣吊其母,其母不哭,谓使者曰:“廖氏三百口受王温饱之赐,举族效死,未足以报,况一子乎!愿王无以为念。”王以其母为贤,厚恤其家。

刘等进攻溪州彭士愁的兵打了败仗,放弃了州城,退保在山寨;石崖四面绝壁,刘遣梯栈登上去包围了他们。廖匡齐战死,楚王马希范派人吊问他的母亲,其母不哭,对使者说:“廖氏全家三百口,受楚王给予温饱的恩惠,全族效死于国家,不足以报答,何况一个儿子啊!请大王不要把此事记在心上。”楚王认为廖匡齐的母亲很贤慧,丰厚地抚恤其家。

(37)十二月,丙戌,禁创造佛寺。

(37)十二月,丙戌(疑误),后晋朝廷禁止创建佛寺。

(38)闽王作新宫,徙居之。

(38)闽王王曦建造新宫,徙居到里面。

(39)是岁,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光裔言于汉主曰:“自马后崩,未尝通使于楚,亲邻旧好,不可忘也。”因荐谏议大夫李纾可以将命,汉主从之;楚亦遣使报聘。光裔相汉二十余年,府库充实,边境无虞。及卒,汉主复以其子翰林学士承旨、尚书左丞损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39)这一年,南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光裔对南汉主刘龚说:“自从马皇后去世后,没有再通使于楚,亲邻旧好是不可忘记的。”因而举荐谏议大夫李纾可以领命出使楚国,南汉主听从他的意见;楚国也派遣使者来答谢聘问。赵光裔在南汉当宰相二十余年,府库充实,边境没有忧患。赵光裔死后,南汉主又任用他的儿子翰林学士承旨、尚书左丞赵损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