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928年

928年

戊子年(鼠年

后唐天成三年

南吴乾贞二年

吴越宝正三年

天成三年

于阗同庆十七年

契丹天显三年

南汉白龙四年,大有元年

荆南天成三年,乾贞二年

东丹国甘露三年

马楚天成三年

南诏尊圣元年

王氏高丽天授十一年

日本延长六年

戊子年(鼠年

后唐天成三年

南吴乾贞二年

吴越宝正三年

天成三年

于阗同庆十七年

契丹天显三年

南汉白龙四年,大有元年

荆南天成三年,乾贞二年

东丹国甘露三年

马楚天成三年

南诏尊圣元年

王氏高丽天授十一年

日本延长六年

大事年表

公元928年,挪威海盗来到爱尔兰,对基尔肯尼附近一带进行洗劫。当时居住在丹漠洞附近的居民为了逃命,在海盗袭来的前几个小时集体躲到洞中。丹漠洞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洞里地形复杂,有连串的小洞穴一一相连,避难的人认为这是绝佳的藏身之地。

公元928年,天显三年,改辽阳府为南京,并迁东丹国首都于辽阳。

公元928年,天成三年,改任安义军节度掌书记。当时,张昭曾私撰《同光实录》十二卷,经四川节度副史何赞推荐,被任命为左补阙,撰写史书,做《纪年录》二十卷,《庄宗实录》三十卷。后改任职方员外知制诰兼史馆修撰。

公元928年,南汉白龙四年三月,马殷大起水师,由梧州东下,围攻封州(今广东封开)。

公元928年,南汉王刘龚赐额“光泰禅院”,后又改为“证真禅寺”。

公元928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在东征途中驾崩。在皇后述律平的主持下,修建了富丽堂皇的祖陵。

公元928被部下剑川节度使杨干贞杀死,葬处不明。大长和国凡27年而亡。

公元928年,杨干贞又废赵善政而自立为王,改国号为“大义宁国”。

公元928年,由于闽王的暴政,福建的老百姓怨声载道,闽王听说了藻光大师的德行后,就把他接到福州,并礼聘他为国师,协助治理福建。

公元928年,后唐天成三年,陈靖姑带孕在闽江祈雨,为万民施降而殉身,陈靖姑府第因之成了祀宫。

公元928年,契丹辽王朝太宗耶律德光,强迫他哥哥耶律倍东丹国向南迁移,烧毁了天福上京龙泉府

公元928年,新罗僧人洪庆从中国福建“航载《大藏经》一部至礼成江”,高丽国王王建“亲迎之,置于帝释院”。

公元928年辽太宗诏徒东丹国民于梁水(今太子河),南海府之民随之西迁。人移,地名也随之而移。这就是临溟、海州的由来。

公元928年(天显三年) 1月16日 女真遣使朝贡契丹

公元928年3月 渤海人金神等60户南投高丽。

公元928年6月13日 林牙突吕不奉契丹主命讨伐乌古部。10月23日突吕不派人献上乌古俘虏;耶律德光下诏将俘虏分赐群僚。

公元928年12月19日 鼻骨德(分布在黑龙江下游的一个较大部落)朝贡于契丹

南汉改元大有

南汉白龙四年(928)三月,楚大举水军攻南汉,围封州(今广西梧州),南汉于贺江(今广西)迎战,不敌而败。南汉高祖刘龚筮《周易》,得“大有”卦,遂改元大有。以封州刺史、左右衔使苏章率三千神弩军、百艘战舰救援封州。苏章佯败诱敌,大败楚军,解封州围。

吴军攻楚反为所败

乾贞二年(928)四月,吴派万名水军攻楚岳州(今湖南岳阳),泊于洞庭湖中君山。楚王马殷派右丞相许德勋率千艘战舰迎敌,许德勋派王环帅三百战舰断吴军退路。待吴军欲往荆江口与荆南军会师,至道人矶,楚军两面夹击,大败吴军。俘吴水军主、副帅。五月,吴求和于楚,楚释吴俘。

后唐税曲

后唐天成三年(928)七月,后唐驰酒禁听民造曲,定夏秋田苗每亩纳曲钱五钱,随税征纳。都城及诸州市镇每年买官曲酿酒户,准其自造酒曲酿造货卖。天成二年买曲钱只纳二成充榷酒钱,榷酒户外诸色人等只准造曲酿自用,不准买卖。至长兴二年(931)五月,复禁曲,放当年税曲钱,官中造曲减半价出卖,城居之外不得私自造曲,乡村则听百姓自造。至七月,三司以百姓造曲不到官场买曲,请城乡一例,已造之曲入官,酌量给麦本钱。

后唐释契丹

后唐于天成三年(928)平王都时,曾俘数百契丹惕隐(辽将领职名),契丹屡次遣使者求释惕隐及舍利、荆刺,后唐幽州卢龙节度使赵德钧以为以契丹俘虏为人质才得边境平安,一旦放归,恐怕边患复生;冀州刺史,沙陀族杨檀则以为舍利、惕隐皆契丹骁将,在后唐居住多年,了解后唐虚实,如若遣返必致严重后果。明宗遂不释俘。长兴三年(923)五月,契丹使节归国辞行,明宗以安边为由,答允释部分俘囚,放归荆骨舍利,但契丹仍以未释荆剌舍利,从此数度寇边。

荆南高季兴卒,高从诲继位

后唐天成三年(928)十二月,荆南节度使高季兴病卒,子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高从诲袭父位。高从诲(891948)字遵圣,高季兴长子。后唐天成三年袭父位,吴以之为荆南节度,后唐长兴三年(932)后唐封之为渤海王,应顺元年(934)封南平王荆南地狭兵弱,四邻强敌,高季兴、从诲父子周旋于各势力集团之间以自存,常截掠南部政权经荆南人中原王朝的贡奉,待诸道责诘或出兵讨伐,又退还。不仅向频频更迭的中原王朝称臣,还称臣于吴、南汉、闽等政权,以国赐予,诸国称之为“高赖子”或“高无赖”。但高氏政权保境息民,境内少有战事,百姓得以恢复和发展生产。

闽中多僧

闽武威节度使王延钧好神佛,后唐天成三年(928)王延钧即度民二万为僧,闽中自此多僧。又将境内田分为三等,最肥沃的上等田给僧道为寺田,其次给土著,下等给移民。

大长和易帝,改号大天兴

大长和天应二年(928)、后唐天成三年,大长和东川节度使杨干贞弑恭惠帝郑仁(一说郑仁服丹药而死)。拥立清平官赵善政为帝,改国号为大天兴,建元尊圣赵善政(?929)在位仅十个月即为杨干贞所废,谥悼康帝。

(1)春,正月,丁巳,吴主立子琏为江都王,为江夏王,为宜春王,宣帝子庐陵公玢为南阳王。

(1)春季,正月,丁巳(初十),吴主立他的儿子杨琏为江都王,杨为江夏王,杨为宜春王,宣帝的儿子庐陵公杨玢为南阳王。

(2)昭义节度使毛璋所为骄僭,时服赭袍,纵酒为戏,左右有谏者,剖其心而视之。帝闻之,征为右金吾卫上将军。

(2)昭义节度使毛璋的所作所为骄横越轨,有时穿着天子所穿赭袍,狂饮娱乐,左右有规劝他的,他就让人剖其心察看。后唐帝听说此事,征调他为右金吾卫上将军。

(3)契丹陷平州。

(3)契丹人攻陷平州。

(4)二月,丁丑朔,日有食之。

(4)二月,丁丑朔(初一),出现日食。

(5)帝将如邺都,时扈驾诸军家属甫迁大梁,又闻将如邺都,皆不悦,有流言;帝闻之,不果行。

(5)后唐帝将要到邺都,当时扈驾诸军的家属刚刚迁到大梁,听说要到邺都,都不高兴,流言议论纷纷。后唐帝听说后,没有成行。

(6)吴自庄宗灭梁以来,使者往来不绝。庚辰,吴使者至,安重诲以为杨溥敢与朝廷抗礼,遣使窥觇,拒而不受,自是遂与吴绝。

(6)吴国自从庄宗消灭了后梁国以来,使者往来不断。庚辰(初四),吴国的使者到来,安重诲以为吴王杨溥敢和朝廷抗礼,于是派出使者去暗中窥视,并拒不接受他,从此以后就和吴国断绝了关系。

(7)张筠至长安,守兵团门拒之;筠单骑入朝,以为左卫上将军。

(7)张筠到了长安,把守城门的士卒关起来不让他进去。张筠单人匹马入朝,后唐帝任命他为左卫上将军。

(8)壬辰,宁江节度使西方邺攻拔归州;未几,荆南复取之。

(8)壬辰(十六日),宁江节度使西方邺攻下了归州。没过多久,荆南又夺了回去。

(9)枢密使、同平章事孔循,性狡佞,安重诲亲信之。帝欲为皇子娶重诲女,循谓重诲曰:“公职居近密,不宜复与皇子为婚。”重诲辞之。久之,或谓重诲说:“循善离闻人,不可置之密地。”循知之,阴遣人结王德妃,求纳其女;德妃请娶循女为从厚妇,帝许之。重诲大怒,乙未,以循同平章事,充忠武节度使兼东都留守。

(9)枢密使、同平章事孔循性情狡猾,善于花言巧语,安重诲很亲信他。后唐帝想为他的儿子娶安重诲的女儿为妻子,孔循安重诲说:“您身为皇上的近臣,你们又很密切,不应再和皇子为婚姻亲戚。”于是安重诲就推辞了女儿的婚事。过一段时间,有人对安重诲说:“孔循善于挑拨离间,不可安排在与皇上密切接触的位置。”孔循知道这件事后,就暗暗派人去巴结王德妃,请求接纳他的女儿。王德妃请求皇帝为皇子李从厚孔循的女儿为妻,后唐帝答应了她的请求。安重诲听到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乙未(十九日),后唐帝任命孔循为同平章事、忠武节度使兼东都留守。

重诲性强愎。秦州节度使华温琪入朝,请留阙下,帝嘉之,除左骁卫上将军,月别赐钱谷,岁余,帝谓重诲曰:“温琪旧人,宜择一重镇处之。”重诲对以无阙。他日,帝屡言之,重诲愠曰:“臣累奏无阙,惟枢密使可代耳。”帝曰:“亦可。”重诲无以对。温琪闻之惧,数月不出。

安重诲性情刚愎。秦州节度使华温琪入朝,请求留在朝廷,后唐帝表彰了他,任他为左骁卫上将军,每月除了俸禄外还要赏赐他些钱谷。一年多以后,后唐帝对安重诲说:“华温琪是旧交,应该选择一个重镇来安排他。”安重诲回答说没有空缺。又一天,后唐帝又反复说起这件事,安重诲恼怒地说:“我曾多次上奏说没有空缺,只有枢密使可以代替。”后唐帝说:“也可以。”安重诲无言以对。华温琪听说这件事后感到非常害怕,好几个月不敢出门。

重诲恶成德节义使、同平章事王建立,奏建立与王都交结,有异志。建立亦奏重诲专权,求入朝面言其状,帝召之;既至,言重诲与宣徽使判三司张延朗结婚,相表里,弄威福。三月,辛亥,帝见重诲,气色甚怒,谓曰:“今与卿一镇自休息,以王建立代卿,张延朗亦除外官。”重诲曰:“臣披荆棘事陛下数十年,值陛下龙飞,承乏机密,数年间天下幸无事;今一旦弃之外镇,臣愿闻其罪!”帝不怿而起,以语宣徽使朱弘昭,弘昭曰:“陛下平日待重诲如左右手,柰何以小忿弃之!愿垂三思。”帝寻召重诲慰抚之。明日,建立辞归镇,帝曰:“卿比奏欲入分朕忧,今复去何之!”会门下侍郎刑部尚书、同平章事郑珏请致仕,己未,以珏为左仆射致仕;癸亥,以建立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三司

安重诲很恨成德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建立,上奏说王建立和王都互相勾结,有叛变的意图。王建立也奏称,安重诲独揽大权,请求入朝当面向后唐帝说明情况,后唐帝就召见他。他到了朝廷,说安重诲宣徽使判三司张延朗结为婚姻亲戚,内外勾结,作威作福。三月,辛亥(初五),后唐帝见了安重诲,满脸怒气,对他说:“现在给你一镇自己休息去,用王建立代替你,张延朗也放为外任。”安重诲说:“臣披荆斩棘侍奉陛下数十年,正值陛下兴起,缺乏适当人选,臣任机要,几年来天下平安无事。现在把我抛弃去外,我希望听听有什么罪过。”后唐帝很不高兴地站起来,告诉了宣徽使朱弘昭朱弘昭说:“陛下平日待安重诲如左右手,怎么能因小的忿怒就抛弃了他呢?希望陛下三思。”不久,后唐帝又召见安重诲安抚慰问。第二天,王建立辞别回镇,后唐帝说:“你近来上奏说,想在朝廷分担我的忧愁,今天又要到哪儿去!”正好这时门下侍郎刑部尚书、同平章事郑珏请求退休,己未(十三),命郑珏为左仆射退休。癸亥(十七日),任命王建立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三司

(10)孟知祥屡与董璋争盐利,璋诱商旅贩东川盐入西川,知祥患之,乃于汉州置三场重征之,岁得钱七万缗,商旅不复之东川。

(10)孟知祥曾多次和董璋争夺盐利,董璋引诱商贩们贩东川的盐入西川,孟知祥对此十分忧虑,在汉州修置了三个场地征收商人的重税,一年可以得到税钱七万缗,从此商贩们不再到东川贩盐了。

(11)楚王殷如岳州,遣六军使袁诠、副使王环、监军马希瞻将水军击荆南高季兴以水军逆战。至刘郎,希瞻夜匿战舰数十艘于港中;诘旦,两军合战,希瞻出战舰横击之,季兴大败,俘斩以千数,进副江陵。季兴请和,归史光宪于楚。军还,楚王殷让环不遂取荆南,环曰:“江陵在中朝及吴、蜀之间,四战之地也,宜存之以为吾捍蔽。”殷悦。环每战,身先士卒,与众同甘苦;常置针药于座右,战罢,索伤者于帐前,自傅治之。士卒隶环麾下者相贺曰:“吾属得死所矣。”故所向有功。

(11)楚王马殷到达岳州,派遣六军使袁诠、副使王环、监军马希瞻等率领水军攻打荆南高季兴也用水军迎战。到了刘郎,马希瞻乘夜间在港中偷偷藏匿下数十艘战船,第二天早晨,两军交战,马希瞻开出战船截击,大败高季兴,俘获和斩杀数以千计,然后进副江陵。高季兴请求讲和,并把史光宪送还楚国。楚军回去后,楚王马殷责备王环不断续前进夺取荆南,王环说:“江陵在唐以及吴、蜀之间,这里四面受敌,应当把它保存下来作为我们屏藩。”马殷听后很高兴。王环每次作战,都身先士卒,和大家同甘共苦。他经常在座位的右侧放一些针和药物,战斗结束后,他就寻找一些受伤的士卒到营帐前,亲自给他们敷药治疗。那些隶属王环的部下都互相称贺说:“我们得到了死后的归所。”所以每次作战,都会建立功勋。

(12)楚大举水军击汉,围封州。汉主以《周易》筮之,遇《大有》,于是大赦,改元大有;命左右街使苏章将神弩三千、战舰百艘救封州。章至贺江,沈铁于水,两岸作巨轮挽,筑长堤以隐之,伏壮士于堤中。章以轻舟逆战,阳不利,楚人逐之,入堤中;挽轮举,楚舰不能进退,以强弩夹水射之,楚兵大败,解围遁去,汉主以章为封州团练使。

(12)楚国发动所有水军向南汉发起攻击,包围了南汉的封州。南汉主用《周易》来占卜这次战争,遇上“大有”卦,于是实行大赦,改年号为大有。南汉主命令左右街使苏章率领三千神射手、一百艘战船去援救封州。苏章到达贺江,把铁链沉在水中,两岸作巨轮把铁链挽住,又修筑长堤坝把它隐藏起来,在堤坝中埋伏壮士。苏章乘轻舟去迎战,假装战败,楚人追击,进入堤坝中,南汉兵把轮子上的铁链拉开,楚军的战船进退不得,然后神射手们在两岸用强弩射击楚军,楚兵大败,解除封州的包围逃跑了。南汉主任命苏章为封州团练使。

(13)夏,四月,以邺都留守从荣为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以客省使太原冯为副留守,夹马指挥使新平杨思权为步军都指挥使以佐之。戊寅,以宣武节度使石敬瑭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加同平章事;以枢密使范延光成德节度使。丙戌,以枢密使安重诲兼河南尹,以河南尹从厚为宣武节度使,仍判六军诸卫事。

(13)夏季,四月,后唐帝任命邺都留守李从荣为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客省使太原人冯为北都副留守,夹马指挥使新平人杨思权为步兵都指挥使辅佐李从荣。戊寅(初三),任命宣武节度使石敬瑭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加同平章事。枢密使范延光成德节度使。丙戌(十一日),任命枢密使安重诲兼任河南尹,河南尹李从厚为宣武节度使,仍然判六军诸卫事。

(14)吴右雄武军使苗、静江统军王彦章将水军万人攻楚岳州,至君山,楚王殷遣右丞相许德勋将战舰千艘御之。德勋曰:“吴人掩吾不备,见大军,必惧而走。”乃潜军角子湖,使王环夜帅战舰三百,绝吴归路。迟明,吴人进军荆江口,将会荆南兵攻岳州,丁亥,至道人矶。德勋命战棹都虞候詹信以轻舟三百出吴军后,德勋以大军当其前,夹击之,吴军大败,虏及彦章以归。

(14)吴国右雄武军使苗、静江统军王彦章率领一万水军向楚国的岳州发起进攻,到了君山,楚王马殷派遣右丞相许德勋率领一千多艘战船去抵御吴军。许德勋说:“吴军想乘我们没有防备而袭击,当他看见我们大军时,一定会感到害怕而逃跑。”于是他们偷偷地驻在角子湖,派王环在黑夜里率领三百战船去断绝吴军的回路。天将亮的时候,吴军进军到荆江口,准备会合荆南军队一起攻打岳州,丁亥(十二日),到达道人矶。许德勋命令战棹都虞候詹信率三百轻便船只走在吴军的后面,许德勋率领大军迎在吴军的前面,前后夹攻吴军,将吴军打得大败,俘虏了苗、王彦章,把他们带回楚国。

(15)初,义武节度使中书令王都镇易定十余年,自除刺史以下官,租赋皆赡本军。及安重诲用事,稍以法制裁之;帝亦以都篡父位,恶之。时契丹数犯塞,朝廷多屯兵于幽、易间,大将往来,都阴为之备,浸成猜阻。都恐朝廷移之他镇,腹心和昭训劝都为自全之计,都乃求婚于卢龙节度使赵德钧。又知成德节度使王建立与安重诲有隙,遣使结为兄弟,阴与之谋复河北故事,建立阳许而密奏之。都又以蜡书遗青、徐、潞、益、梓五帅,离间之。又遣人说北面副招讨使归德节度使王晏球,晏球不从;乃以金遗晏球帐下,使图之,不克;癸巳,晏球以都反状闻,诏宣徽使张延朗与北面诸议讨之。

(15)当初,义武节度使中书令王都在易定镇守了十多年,自己任命刺史以下的官吏,所交的租赋都用来供养本地军队。等到安重诲掌权以后,渐渐按国家法规办事。后唐帝也因为王都是篡夺了他父亲的权位而憎恨他。当时,契丹人曾多次侵略边境,所以朝廷在幽、易之间驻扎了大量军队。对于军队将领们的行动,王都暗地里都有所防备,时间长了逐渐产生了猜疑。王都害怕朝廷把他调到其他地方,他的心腹和昭训劝他要保全自己的办法,于是王都就向卢龙节度使赵德钧求婚。又知成德节度使王建立与安重诲之间有些矛盾,派遣使者去和王建立结为兄弟,同时偷偷和王建立谋划恢复河北地区原来的诸镇世袭、不给朝廷贡赋、不受朝廷征发等旧的规定。王建立表面上答应了他,但又秘密把这些情况上奏后唐帝。王都又把用蜡封好的密信送给青、徐、潞、益、梓五个统帅,挑拨离间他们。王都还派人去劝说北面副招讨使归德节度使王晏球王晏球没有听从他。于是把金子送到王晏球营帐贿赂他,使他想办法,但没有结果,癸巳(十八日),王晏球把王都谋反的情况上奏,后唐帝下诏宣徽使张延朗和北面各位将领商议讨伐王都。

(16)戊戌,吴徙常山王为临川王。

(16)戊戌(二十三日),吴国调常山王杨为临川王。

(17)庚子,诏削夺王都官爵。壬寅,以王晏球为北面招讨使,权知定州行州事,以横海节度使安审通为副招讨使,以郑州防御使张虔钊为都监,发诸道兵会讨定州。是日,晏球攻定州,拔其北关城。都以重赂求救于奚酋秃馁,五月,秃馁以万骑突入定州;晏球退保曲阳,都与秃馁就攻之。晏球与战于嘉山下,大破之,秃馁以二千骑奔还定州。晏球追至城门,因进攻之,得其西关城。定州城坚,不可攻,晏球增修西关城以为行府,使三州民输税供军食而守之。

(17)庚子(二十五日),后唐帝下诏罢免王都官爵。壬寅(二十七日),任命王晏球为北面招讨使,暂时主持定州州事。任命横海节度使安审通为北面副招讨使,郑州防御使张虔钊为都监,调各道的军队联合起来讨伐定州。这一天,王晏球向定州发起进攻,攻下了定州北关城。王都用厚礼请求奚人首领秃馁援救。五月,秃馁率领一万骑兵突然进入定州,王晏球撤退,坚守曲阳,王都和秃馁趋进攻打。王晏球和王都、秃馁在嘉山下交战,把他们打得大败,秃馁率领两千骑兵逃奔回定州。王晏球追击到定州城门,进一步发起进攻,夺取了西关城。定州城很坚固,很难攻下,王晏球扩建西关城,并设置行府,使定州、祁州、易州三州的百姓交纳税赋供给这里的军队,让他们在这里守阵地。

(18)辛酉,以天雄节度副使赵敬怡为枢密使

(18)辛酉(十七日),后唐帝任命天雄节度使副使赵敬怡为枢密使。

(19)王晏球闻契丹发兵救定州,将大军趣望都,遣张延朗分兵退保新乐。延朗遂之真定,留赵州刺史朱建丰将兵修新乐城。契丹已自他道入定州,与王都夜袭新乐,破之,杀建丰。乙丑,王晏球、张延朗会于行唐,丙寅,至曲阳。王都乘胜,悉其众与契丹五千骑合万余人,邀晏球等于曲阳,丁卯,战于城南。晏球集诸将校令之曰:“王都轻而骄,可一战擒也。今日,诸君报国之时也。悉去弓矢,以短兵击之,回顾者斩!”于是骑兵先进,奋挝挥剑,直冲其阵,大破之,僵尸蔽野;契丹死者过半,余众北走;都与秃馁得数骑,仅免。卢龙节度使赵德钧邀击契丹,北走者殆无遗。

(19)王晏球听说契丹人出兵来援救定州,乃率领大军直奔望都,并派遣张延朗分一部分兵力退守新乐。张延朗到了真定,留下赵州刺史朱建丰率领军队修筑新乐城。契丹人已从别的道路进入定州,与王都在夜晚袭击新乐,攻克后杀死了朱建丰。乙丑(二十一日),王晏球张延朗行唐会师,丙寅(二十二日),到达曲阳。王都乘胜把自己的全部兵力和契丹五千骑兵会合成一万多人,在曲阳阻截住王晏球等,丁卯(二十三日),两军在城南交战。王晏球召集诸位将校命令他们说:“王都轻薄而又骄傲,一战就能把他抓获。今天是诸位报效国家的时候。都扔掉弓箭,用短兵器进攻,回头观望的斩首。”于是骑兵率先前进,舞鞭挥剑,直冲王都的阵地,把王都的军队打得大败,被击杀的尸体满山遍野。契丹人有一半被击杀,其余的都逃跑了。王都和秃馁只剩下几个骑兵保护,才免于一死。卢龙节度使赵德钧阻击契丹人,那些逃走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被杀死。

(20)吴遣使求和于楚,请苗、王彦章;楚王殷归之,使许德勋饯之。德勋谓二人曰:“楚国虽小,旧臣宿将犹在,愿吴朝勿以措怀。必俟众驹争皂栈,然后可图也。”时殷多内宠,嫡庶无别,诸子骄奢,故德勋语及之。

(20)吴国派遣使者向楚国请求和好,并请求归还苗、王彦章。楚王马殷把他们送回去,并派许德勋为他们饯行。许德勋对他们二人说:“楚国虽小,旧的大臣老的将领们还都健在,希望吴国不要打什么主意。一定要等到马驹争夺马厩时,然后才可以谋取。”当时马殷有很多宠幸的宫人,嫡庶不分,他的儿子们也骄横奢侈,所以许德勋才特地讲了这番话。

(21)六月,辛巳,高季兴复请称藩于吴,吴进季兴爵秦王,帝诏楚王殷讨之。殷遣许德勋将兵攻荆南,以其子希范为监军,次沙头;季兴从子云猛指挥使从嗣单骑造楚壁,请与希范挑战决胜,副指挥使廖匡齐出与之斗,拉杀之。季兴惧,明日,请和,德勋还,匡齐,赣人也。

(21)六月,辛巳(初八),高季兴又请求向吴国称臣,吴国给高季兴进爵为秦王,后唐帝诏令楚王马殷讨伐高季兴。马殷派许德勋率兵去攻打荆南,派他的儿子马希范为监军,驻在沙头。高季兴的侄子云猛指挥使高从嗣单人匹马到了楚军的营寨前,请求和马希范一决胜负,副指挥使廖匡齐出去和他交战,把他杀死了。高季兴听说之后感到很恐惧,第二天,请求和楚军和好,许德勋才率兵回去。廖匡齐是赣县人,

(22)王晏球知定州有备,未易急攻,朱弘昭、张虔钊宣言大将畏怯;有诏促令攻城。晏球不得已,乙未,攻之,杀伤将士三千人。

(22)王晏球知道定州有防备,不能轻易急攻,朱弘昭张虔钊扬言王晏球胆怯害怕。后唐帝下诏催促他们进攻。王晏球不得已,乙未(二十二日),向定州城发起进攻,结果有三千将士被杀伤。

(23)先是,诏发西川兵戌夔州,孟知祥遣左肃边指挥使毛重威将三千人往。顷之,知祥奏“夔、忠、万三州已平,请召戌兵还,以省馈运。”帝不许。知祥阴使人诱之,重威帅其众鼓噪逃归;帝命按其罪,知祥请而免之。

(23)在此之前,后唐帝下诏调西川的军队去戌守夔州,孟知祥派遣左肃边指挥使毛重威率领三千人前往夔州。不久,孟知祥上奏说:“夔、忠、万三州已经平定,请求把戌守在夔州的士卒召回去,这样可以节省军队供给的运输。”后唐帝没有答应。孟知祥偷偷派人去引诱他们,毛重威率领他的士卒喧闹着逃了回去。后唐帝命令将毛重威治罪,经过孟知祥的请求才赦免。

(24)陕州行军司马王宗寿请葬故蜀主王衍,秋,七月,赠衍顺正公,以诸侯礼葬之。

(24)陕州行军司马王宗寿请求埋葬原来的前蜀王衍,秋季,七月,追封王衍为顺正公,用诸侯的礼仪把他埋葬。

(25)北面招讨使安审通卒。

(25)北面招讨使安审通去世。

(26)东都民有犯私曲者,留守孔循族之。或请听民造曲,而于秋税亩收五钱;已未,敕从之。

(26)东都的百姓中有违犯法律私自造酒曲的人,东都留守孔循将其全家诛灭。有人请求让百姓们私自制造酒曲,在秋季税赋中每亩增收五钱。已未(十六日),后唐帝下令同意。

(27)壬戌,契丹复遣其酋长惕隐将七千骑救定州,王晏球逆战于唐河北,大破之;甲子,追至易州。时久雨水涨,契丹为唐所俘斩及陷溺死者,不可胜数。

(27)壬戌(十九日),契丹又派其酋长惕隐率领七千骑兵数援定州,王晏球在唐河北面迎战,把契丹人打得大败。甲子(二十一日),追击到易州。当时因为长期下雨,河水上涨,契丹人被后唐军所俘获斩杀以及掉入河中淹死的不计其数。

(28)戊辰,以威武节度使王延钧为闽王。

(28)戊辰(二十五日),后唐帝任命威武节度使王延钧为闽王。

(29)契丹北走,道路泥泞,人马饥疲,入幽州境。八月,壬戌,赵德钧牙将武从谏将精骑邀击之,分兵扼险要,生擒惕隐等数百人;余众散投村落,村民以白梃击之,其得脱归国者不过数十人。自是契丹沮气,不敢轻犯塞。

(29)契丹人败走,道路泥泞,人马又饥饿又疲乏,进入了幽州境内。八月,甲戌(初二),赵德钧派遣牙将武从谏率领精锐骑兵阻击,并分别派军队把守在险要的地方,活捉了惕隐等几百人。其余的士卒都分散逃到村里,村里的百姓用棍子打他们,最后逃脱回国的不过几十个人。从此以后,契丹人灰心丧气,不敢轻易来侵犯边塞。

(30)初,庄宗徇地河北,获小儿,畜之宫中,及长,赐姓名李继陶;帝即位,纵遣之。王都得之,使衣黄袍坐堞间,谓王晏球曰:“此庄宗皇帝子也,已即帝位。公受先朝厚恩,曾不念乎!”晏球曰:“公作此小数竟何益!吾今教公二策,不悉众决战,则束手出降耳,自余无以求生也。”

(30)当初,庄宗攻占河北时,得到一个小孩儿,把他养在宫中,等到他长大赐姓名叫李继陶。明宗即位后,把他放了回去。王都得到了,让他穿上黄袍,坐在城上的矮墙中间,对王晏球说:“这是庄宗皇帝的儿子,已经即皇帝位。你蒙受先朝的厚恩,难道不怀念先朝吗?”王晏球说:“你搞这些小动作有什么好处呢?我现在教给你两个办法,如果不率领全军出来决战,那么就束手投降,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活路。”

(31)王建立以目不知书,请罢判三司,不许。

(31)王建立认为自己没有多少文化,请求解除判三司的官职,后唐帝没有答应。

(32)乙未,吴大赦。

(32)乙未(二十三日),吴国实行大赦。

(33)吴赵王欲立中子传为嗣,谓诸子曰:“各言汝功,吾择多者而立之。”传兄传、传、传皆推传,乃奏请以两镇授传。闰月,丁未,诏以传为镇海、镇东节度使

(33)吴越王钱想立中子钱传为继承人,于是对他的儿子们说:“你们各自讲讲你们的功劳,然后我选择你们中功劳多的人立为继承人。”钱传的哥哥钱传、钱传、钱传都一致推举钱传。于是上奏请求后唐帝授给钱传两个镇。闰八月,丁未(初五),后唐帝下诏任命钱传为镇海、镇东节度使。

(34)戊申,赵德钧献契丹俘惕隐等,诸将皆请诛之,帝曰:“此曹皆虏中之骁将,杀之则虏绝望,不若存之以纾边患。”乃赦惕隐等酉长五十人,置之亲卫,余六百人悉斩之。

(34)戊申(初六),赵德钧献上了契丹的俘虏惕隐等,诸位将领都请求把他们杀掉,后唐帝说:“这些人们都是契丹人中的勇敢将领,杀了他们契丹人就绝望了,不如留下他们来缓解边塞的忧患。”于是赦免了惕隐等酋长五十人,把他们安排在亲卫中,其余六百多人全部斩杀。

(35)契丹遣梅老季素等入贡。

(35)契丹派遣梅老季素等人向后唐入贡。

(36) 初,卢文进来降,契丹以蕃汉都提举使张希崇代之为卢龙节度使,守平州,遣亲将以三百骑监之。希崇本书生,为幽州牙将,没于契丹性和易,契丹将稍亲信之,因与其部曲谋南归。部曲泣曰:“归固寝食所不忘也,然虏众我寡,柰何?”希崇曰:“吾诱其将杀之,兵必溃去。此去虏帐千余里,比其知而征兵,吾属去远矣。”众曰:“善!”乃先为阱,实以石灰,明日,召虏将饮,醉,并从者杀之,投诸阱中。其营在城北,亟发兵攻之,契丹众皆溃去。希崇悉举其所部二万余口来奔,诏以为汝州刺史。

(36)当初,卢文进来投降,契丹任命蕃汉都提举使张希崇代替他为卢龙节度使,驻守在平州,并派遣了亲信将领率三百骑兵去监督他。张希崇本来是个书生,任幽州牙将,后来被契丹人俘获。他的性情和气平易,契丹将领们渐渐亲近信任他,他于是和兵士们谋划南归。兵士们哭着说:“回南方去当然是我们连睡觉吃饭都不会忘记的,然而敌众我寡,怎么办呢?”张希崇说:“我引诱他们的将领然后把他们杀掉,士卒们一定会溃散逃离。这里离契丹人的营帐有一千多里,等到他们知道后调集军队来攻打我们,我们已经离开这里很远了。”大家都说:“很好!”于是就先挖了些陷阱,又给里面放了石灰。第二天,召集契丹将领来饮酒,等他们喝醉以后,连跟从他们的人都一起杀掉,把他们扔进了陷阱中。他们的营寨在城北,迅速派兵去攻打,契丹兵都溃散逃跑。张希崇率领他的全部军队二万余人来投降,后眼帝下诏任命他为汝州刺史。

(37)吴王太后殂。

(37)吴国的王太后去世。

(38)九月,辛巳,荆南败楚兵于白田,执楚岳州刺史李廷规,归于吴。

(38)九月,辛巳(初九),荆南军队在白田打败了楚国军队,抓获了楚国的岳州刺史李廷规,把他送到吴国

(39)乙未,敕以温韬发诸陵,段凝反覆,令所在赐死。

(39)乙未(二十三日),后唐帝下令,因为温韬盗挖先帝的陵墓,段凝反叛,就在他们所在地赐死。

(40)己亥,以武宁节度使房知温兼荆南行营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分遣中使发诸道兵赴襄阳,以讨高季兴

(40)乙亥(二十七日),任命武宁节度使房知温兼任荆南行营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并分别派遣中使调发各道军队赶赴襄阳去讨伐高季兴

(41)辛丑,徙庆州防御使窦廷琬为金州刺史;冬,十月,廷琬据庆州拒命。

(41)辛丑(二十九日),调庆州防御使窦廷琬为金州刺史。冬季,十月,窦廷琬占据庆州拒绝执行调令。

(42)丙午,以横海节度使李从敏兼北面行营副招讨使。从敏,帝之从子也。

(42)丙午(初五),任命横海节度使李从敏兼任北面行营副招讨使李从敏是后唐帝的侄儿。

(43)戊申,诏静难节度使李敬通发兵讨窦廷琬。

(43)戊申(初七),后唐帝下诏,命令静难节度使李敬通出兵讨伐窦廷琬。

(44)王都据定州,守备固,伺察严,诸将屡有谋翻城应官军者,皆不果,帝遣使者促王晏球攻城,晏球与使者联骑巡城,指之曰:“城高峻如此,借使主人听外兵登城,亦非梯冲所及。徒多杀精兵,无损于贼,如此何为!不若食三州之租,爱民养兵以俟之,彼必内溃。”帝从之。

(44)王都占据定州,守备坚固,四周巡察很严,他部下有些将领曾多次想翻城出来响应官军,但都没有成功。后唐帝派遣使者去催促王晏球进攻,王晏球同使者一起骑着马沿定州城看了看,他指着城对使者说:“城墙修得如此高大险峻,即使城主听任外面的士兵登城,也不是云梯冲车能够办到的。只是白白地死伤精锐士卒,对敌人一点也不会损伤,像这样还攻城干什么呢?不如让三州将租税供给军队,爱民养兵耐心等待,他们一定从内部崩溃。”后唐帝听从了他的意见。

(45)十一月,有司请为哀帝立庙,诏立庙于曹州

(45)十一月,有关部门请为唐哀帝立庙,后唐帝下诏在曹州修庙。

(46)平卢节度使晋忠武公霍彦威卒。

(46)平卢节度使晋忠武公霍彦威去世。

(47)忠州刺史王雅取归州。

(47)忠州刺史王雅夺取归州。

(48)庚寅,皇子从厚纳孔循女为妃,循因之得之大梁,厚结王德妃之党,乞留。安重诲具奏其事,力排之,礼毕,促令归镇。

(48)庚寅(十九日),皇子李从厚孔循的女儿为妃,孔循因此有机会去了大梁,他用厚礼巴结王德妃的同党,请求留在大梁。安重诲把他的情况全部上奏给后唐帝,极力排斥他留在大梁,婚礼办完,就催促命令他回到自己的镇所。

(49)甲午,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王建立同平章事,充平卢节度使

(49)甲午(二十三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王建立以同平章事衔,出任平卢节度使

(50)丙申,上问赵凤:“帝王赐人铁券,何也?”对曰:“与之立誓,令其子孙长享爵禄耳。”上曰:“先朝受此赐者止三人,崇韬、继麟寻皆族灭,朕得脱如毫厘耳。”因叹息久之。赵凤曰:“帝王心存大信,固不必刻之金石也。”

(50)丙申(二十五日),后唐帝问赵凤:“帝王赏赐给人们铁券,这是为什么呢?”赵凤回答说:“与他们立下誓言,让他们的子孙们世世代代享受爵禄。”后唐帝说:“先朝接受这种赐物的只有三个人,郭崇韬、李继麟不久就会家抄斩,朕只差一点点才得以脱险。”说完后他叹息了很长时间。赵凤说:“帝王的心中存有大的信义,本来就不必刻在金石上。”

(51)十二月,甲辰,李敬周奏拔庆州,族窦廷琬。

(51)十二月,甲辰(初三),李敬周奏报攻取了庆州,并将窦廷琬灭族。

(52)荆南节度使高季兴寝疾,命其子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同平章事从诲权知军府事;丙辰,季兴卒。吴主以从诲为荆南节度使兼侍中。

(52)荆南节度使高季兴得病卧床,命令他的儿子行军司马、忠义节度使、同平章事高从诲暂管军府事。丙辰(十五日),高季兴去世。吴主任命高从诲荆南节度使兼任侍中。

(53)史馆修撰张昭远上言:“臣窃见先朝时,皇弟、皇子皆喜俳优,入则饰姬妾,出则夸仆马;习尚如此,何道能贤!诸皇子宜精择师傅,令皇子屈身师事之,讲礼义之经,论安危之理。古者人君即位则建太子,所以明嫡庶之分,塞祸乱之源。今卜嗣建储,臣未敢轻议。至于恩泽赐与之间,昏姻省侍之际,嫡庶长幼,宜有所分,示以等威,绝其侥冀。”帝赏叹其言而不能用。

(53)史馆修撰张昭远上书说:“我见先朝时,皇弟、皇子都喜欢乐舞\艺人,进门就给姬妾装饰打扮,出门就夸耀自己有仆人骏马。这些人的习尚如此,怎么能成为贤人呢?诸位皇子应当精心选择好的老师,命令皇子躬身拜他们为师,而且恭恭敬敬地侍奉他们,请他们讲习礼义的经义,论述国家安危的道理。古代人君一即帝位就立太子,是为了明确嫡庶的区别,阻塞祸乱的根源。现在通过占卜来确定继承人,我不敢轻率地议论,至于降恩赏赐,婚姻省侍等,嫡庶长幼,应有区分,明确等级权威,杜构他们心中的侥幸的希望。”后唐帝很赞赏他的说法,但没有能付诸实施。

(54)闽王延钧度民二万为僧,由是闽中多僧。

(54)闽王王延钧让二万百姓离俗出家,从此以后闽中的僧人越来越多。

(55)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从荣,年少骄很,不亲政务,帝遣左右素与从荣善者往与之处,使从容讽导之。其人私谓从荣曰:“河南相公恭谨好善,亲礼端士,有老成之风;相公齿长,宜自策励,勿令声问出河南之下。”从荣不悦,退,告步军都指挥使杨思权曰:“朝廷之人皆推从厚而短我,我其废乎!”思权曰:“相公手握强兵,且有思权在,何忧!”因劝从荣多募部曲,缮甲兵,阴为自固之备。又谓帝左右曰:“君每誉弟而抑其兄,我辈岂不能助之邪!”其人惧,以告副留守冯,密奏之。帝召思权诣阙,以从荣故,亦弗之罪也。

(55)河东节度使、北都留守李从荣,年轻骄傲,不亲自处理政务,后唐帝派遣一个平时和李从荣相处比较好的亲信去和他住在一起,让这个人心平气和地劝说和引导他。这个人私下对李从荣说:“河南相公李从厚恭敬善良,礼贤下士,有老练成熟的风度。相公您年龄比他大,应当鞭策激励自己,不要让名誉低于河南相公。”李从荣听了很不高兴,回去以后,告诉步军都指挥使杨思权说:“朝廷的人们都推崇李从厚而说我的坏话,要废掉我吗?”杨思权说:“相公您手里掌握着强大的珍力,而且有我杨思权在,有什么忧虑的呢?”因此劝说李从荣多招募士卒,修理好武器,暗中为巩固自己而做好准备。好思权又对那个皇帝的亲信说:“君主经常称誉李从厚而贬低李从荣,我们难道就不能帮助他吗?”这个人感到害怕,于是就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北都副留守冯,冯又秘密上奏给后唐帝。后唐帝召杨思权到朝廷,因为李从荣的缘故,没有治他的罪。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