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919年

919年

鲁道夫二世公元919年,火药用于制造导火线,点燃油料喷向敌军,可以造成一片火海。

己卯年(兔年

后梁贞明五年

南吴十六年,武义元年

前蜀乾德元年

吴越贞明五年

贞明五年

于阗同庆八年

契丹神册四年

南汉乾亨三年

大事年表

公元919年,东法兰克帝国的末代皇帝卡洛林死后无嗣,法兰克公爵康拉德一切被选为国王,东法兰克帝国开始向德意志帝志早期封建国家和德意志王权,这是严格意义上的德国历史的开始。这时的王国大致包括今日的荷兰、德国、瑞士、奥地利。

公元919年萨克森王朝的建立,标志着德意志国家历史的开端,但在整个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德意志基本上是诸侯割据或松散联合的局面。

公元919年,亨利一世原为萨克森公爵,被诸侯选立为王。

公元919年,遵照逝世的康拉德国王的意愿国王的兄弟埃贝哈德同萨克森公爵亨利缔结了和平友好的协议,并把国王的象征物交给了公爵。

公元919年5月,在法兰克尼亚的弗里茨拉尔举行了法兰克尼亚和萨克森的大会,会上埃贝哈德向与会者推荐亨利为国王,继埃贝哈德之后,美茵茨大主教赫里格尔出场给新国王涂圣油,但是国王拒绝了。亨利的讲话激起了民众的鼓掌和表示效忠的欢呼。

公元919年,在亨利当选时,巴伐利亚人推举他们的阿努尔夫公爵为国王,这个国王可能不只是巴伐利亚的国王也意味着对整个东法兰克王位的要求。

公元919年,当选后的亨利起初避开、巴伐利亚的阿努尔夫而派遣军队袭击举棋不定的施瓦本。

公元919年,施瓦本公爵布夏尔德放弃了一切武装抵抗,率领他的所有城堡和全体人民向国王俯首称臣,而亨利国王则委托公爵掌管他的部族公国领域内的国家教会,同时支持公爵对抗上勃艮第国王鲁道夫二世

公元919年,温特图尔会战中施瓦本公爵战胜了上勃艮第国王鲁道夫二世,但不久就恢复了和平并缔结了联盟。

公元919年,匈牙利人入侵德意志。

公元919年,朝鲜高丽王朝建立。

公元919年,刘隐死,其弟刘龚继承王位,称帝,国号大越,翌年改为汉,史称南汉。南汉传四主,即高祖刘、殇帝刘玢、中宗刘晟、后主刘。

公元919年正月,晋军将领李存审领兵进占德胜,并夹河筑了两城防守渡口。晋梁开始了德胜渡口之战。

公元919年,烈祖死,嗣位,使用唐昭宗天佑年号,太佑十六年四月,称吴国王,建元武义,以示不复为唐朝之藩镇。

公元919年,南汉乾亨三年,刘龚在今西湖路、教育路一带,罚罪民凿长湖五百丈,史称西湖或仙湖。湖区北至今中山五路,南达惠福东路。湖中建洲,在此炼丹求仙药,故称药洲。此后,南汉国在广州城内外的越秀、白云两山及今泮塘、小北门、流花桥进行了持续半个世纪的宫苑、园林建设高潮。作离宫千余间,上千园林,其财源大都来自海外贸易。

公元919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修葺辽阳城,改为东平郡,置防御使,并“铸铁凤以镇之”,因称辽阳为铁凤城。

(1)春,正月,辛巳,蜀主祀南郊,大赦。

(1)春季,正月,辛巳(十二日),前蜀主到南郊去祭祀,实行大赦。

(2)晋李存审于德胜南北筑两城而守之。晋王以存审代周德威为内外蕃汉马步总管。晋王还魏州,遣李嗣昭权知幽州军府事。

(2)晋将李存审在德胜南北修筑了两城坚守阵地。晋王任命李存审周德威为内外蕃汉马步总管。晋王回到魏州以后,派李嗣昭到幽州暂时管理军府事。

(3)汉主岩立越国夫人马氏为皇后,殷之女也。

(3)汉主刘岩立越国夫人马氏为皇后,马氏皇后是楚王马殷的女儿。

(4)三月,丙戌,蜀北路行营都招讨、武德节度使王宗播等自散关击岐,渡渭水,破岐将孟铁山;会大雨而还,分兵戌兴元、凤州及威武城。戊子,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宗昱攻陇州,不克。

(4)三月,丙戌(十八日),前蜀北路行营都招讨、武德节度使王宗播等从散关进攻岐国,他们渡过渭水,打败岐将孟铁山。后来赶上大雨才撤回部队,分兵驻扎在兴元、凤州和威武城三地。戊子(二十日),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宗昱进攻陇州,没有攻下。

(5)蜀主奢纵无度。太后、太妃各出教令卖刺史、令、录等管,每一官阙,数人争纳赂,赂多者得之。

(5)前蜀主奔侈放纵没有节制,每天和太后、太妃在显贵的大臣家里游玩饮宴,以及到附近郡县的名山去玩,饮酒赋诗,花费不可胜数。依仗内教坊使严旭强行把平民百姓的女孩子抢回送入宫中,有些百姓为了保全女子,向严旭送上厚礼而得免。严旭的官一直升到蓬州刺史。太后、太妃都各自发出教唆的命令去卖刺史、县令录事参军等官职,每一官位,都有好多人争抢着送礼,礼送得多的人就可以买上。

(6)晋王自领卢龙节度使,以中门使李绍宏提举军府事,代李嗣昭。绍宏,宦者也,本姓马,晋王赐姓名,使与知岚州事孟知祥俱为中门使;知祥又荐教练使雁门郭崇韬能治剧,王以为中门副使。崇韬倜傥有智略,临事敢决,王宠待日隆。先是,中门使吴、张虔厚相继获罪。

(6)晋王亲自为卢龙节度使,任命中门使李绍宏管理军府事,以代替李嗣昭。李绍宏是个宦官,本姓马,晋王赏赐给他姓名,让他和主持岚州事务的孟知祥都任中门使。孟知祥又推荐教练使雁门郭崇韬,说他能够管理难度大的事,晋王任命郭为中门副使。郭崇韬很洒脱倜傥,有才智谋略,临事果断,晋王宠信他,一天比一天尊崇。在此之前,中门使吴、张虔厚相继犯罪,到李绍宏出镇幽州以后,孟知祥害怕引起祸端,就装病辞官。晋王便任命孟知祥为河东马步都虞候。从此以后,郭崇韬专门典管国家机密。

(7)诏吴越王大举讨淮南。以节度副大使传为诸军都指挥使,帅战舰五百艘,自东洲击吴。吴遣舒州刺史彭彦章及裨将陈汾拒之。

(7)后梁帝下诏,命令吴越王钱大举讨伐淮南。钱任命节度副大使钱传为诸军都指挥使,率领五百艘战船,从东洲攻打吴国吴国派遣舒州刺史彭彦章及副将陈汾抵御后梁军。

(8)吴徐温帅将吏藩镇请吴王称帝,吴王不许。夏,四月,戊戌朔,即吴国王位。大赦,改元武义;建宗庙社稷,置百官,宫殿文物皆用天子礼。以金继土,腊用丑。改谥武忠王曰孝武王,庙号太祖,威王曰景王,尊母为太妃;以徐温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守太尉中书令、东海郡王,以徐知诰为左仆射、参政事兼知内外诸军事,仍领江州团练使,以扬府左司马王令谋为内枢〔密〕使,馆驿巡官游恭为知制诰,前驾部员外郎杨迢为给事中。择,醴泉人;迢,敬之之孙也。

(8)吴国徐温带领将帅以及藩镇官吏请求吴王杨隆演称帝,吴王没有答应。夏季,四月,戊戌朔(初一),吴王登王位。实行大赦,改年号为武义。修建宗庙和社稷坛台,设置朝廷百官,宫殿的礼乐典章全用天子的礼制。以金行继承唐的土行,腊月用丑。改谥武忠王杨行密为孝武王,庙号为太祖;改谥威王杨渥为景王;尊他的母亲为太妃。任命徐温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守太尉兼中书令、东海郡王。任命徐知诰为左仆射、参政事兼知内外诸军事,仍然领管江州团练使。任命扬府左司马王令谋为内枢密使,掌书记殷文主为翰林学士,馆驿巡官游恭为知制诰,前驾部员外郎杨迢为给事中。卢择是醴泉人。杨迢是杨敬之的孙子。

(9)钱传与彭彦章遇;传命每船皆载灰、豆及沙,乙巳,战于狼山江。吴船乘风而进,传引舟避之,既过,自后随之。吴回船与战,传使顺风扬灰,吴人不能开目;及船舷相接,传使散沙于己船而散豆于吴船,豆为战血所渍,吴人践之皆僵个。传因纵火焚吴船,吴兵大败。彦章战甚力,兵尽,继之以木,身被数十创,陈汾按兵不救;彦章知不免,遂自杀。传俘吴裨将七十人,斩首十余级。吴人诛汾,丛没家赀,以其半赐彦章家,禀其妻子终身。

(9)钱传和彭彦章两军相遇,钱传命令每只船上都要装载上灰土、豆子以及沙子。乙巳(初八),两军在长江边狼山交战。吴国的船乘风而进,钱传率领船只躲避开吴船,等吴国的船只过去之后,钱传又从吴船的后面紧跟着。吴国的船回过头来与钱传交战,钱传让士卒们顺风扬灰,弄得吴国士卒睁不开眼。等到两军船舷相靠近的时候,钱传让士卒们在自己的船上撒沙子,向吴国的船上撒豆子,这些豆子上沾满了战斗中流的血,吴国士卒踩上这些沾满血的豆子,一动就都摔倒在地。钱传因此放火烧了吴军的船只,结果吴军大败。彭彦章抵抗十分努力,武器用完后他又拿着木头继续作战,结果身上被打伤数十处,陈汾按兵不敢,彭彦章知道免不了一死,于是就自杀了。钱传俘获了吴军将领七十多人,斩杀了一千多人。吴国人斩杀了陈汾,把他的家产集中起来全部没收,将陈汾一半家赏赐给彭彦章家,供养他的妻子终身。

(10)贺攻德胜南城,百道俱进,以竹笮联朦艟十余艘,募能破艨艟者;众莫知为计,亲将李建及曰:“贺悉众而来。将至艨艟,流矢雨集,建及使操斧者入艨艟间,斧其竹笮,又以木载薪,沃油然火,于上流纵之,随以巨舰实甲士,鼓噪攻之。艨艟既断,随流而下,梁兵焚溺者殆半,晋兵乃得渡。解围走,晋兵逐之,至濮州而还。退屯行台村。

(10)后梁将贺攻打德胜南城,四面八方一起推进,用竹片作索将十余艘战船连在一起,蒙上牛皮,并像城墙一样做了一些短墙和支架等,横摆在黄河上,以断绝晋军的援兵,使他们不能渡河。晋王亲自率兵前往援救,在黄河北岸摆开阵势,但不能前进。他派善于游泳的马破龙进入南城,见守将氏延赏,氏延赏对他说这里的弓箭石头都快用完了,不用多久就会被攻克。晋王在军营门口堆了不少金钱丝帛,招募能够击破战船的人。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晋王的随身护卫将领李建及说:“贺率领他的全部军队来,希望在此一举。如果我军不渡过黄河,正好让他们得志。今天的事情,我李建及请求和他们决一死战。”于是他选拔了敢死效节亲兵三百人,穿上铠甲,拿上刀斧,他领着勇士们乘船出发。快接近战船的时候,像雨一样密集的简向他们身来,李建及让拿刀斧的人冲上战船,砍断竹索,又用木装上柴草,浇上油点燃,从上游顺水放下,随后又用大的战船载满士卒,一边击鼓,一边大声呼叫;向后梁军发起进攻。后梁军战船的竹笮被割断,便都随流漂了下去,士卒被烧死淹死的将近一半,晋军便渡过了黄河。贺突围逃跑,晋军在后面追赶,一直追到濮州才返回去。贺退扎在行台村。

(11)蜀主命天策府诸将无得擅离屯戌。

(11)前蜀主命令天策府的各位将领不得擅自离开自己驻守的防地。五月,丁卯朔(初一),左散旗军使王承谔、王承勋、王承会违犯了命令,前蜀主免了他们的罪。从此以后,前蜀主颁布的禁令就行不通了。

(12)楚军向荆南发起进攻,高季昌请求吴国援救,吴王命令镇南节度使刘信等率领洪、吉、抚、信四州的步兵从浏阳直奔潭州,命令武昌节度使李简等率领水国进攻复州。刘信等到了潭州的东边时,楚军放弃了进攻荆南而率兵回营。李简等进入复州,抓获了复州知州鲍唐。

(13)六月,吴人败吴越兵于沙山。

(13) 六月,吴国军队在沙山把吴越军打败。

(14)秋,七月,吴越王遣钱传将兵三万攻吴常州;俄倾,疾稍间,出拒之。时久旱草枯,吴人乘风纵火,吴越兵乱,遂大败,杀其将何逢、吴建,斩首万级。传遁去,追至山南,复败之。陈璋败吴越于香弯。

(14)秋季,七月,吴越王钱派钱传率领三万多士卒向吴国的常州进攻,徐温率各军将领抵御,右雄武统军陈璋率领水军从下面的海门跟在吴越军的后面。壬申(初七),两军在无锡交战。这时恰好徐温生病发烧,不能统率军队。吴越军攻打吴军主力,射出的箭就像雨一样密集,镇海节度判官陈彦谱把主力部队的战旗战鼓迁在左边,找了一个长相和徐温一样的人,穿上铠甲,指挥作战,这样徐温才得以休息一阵。一会儿,徐温的病稍的好转,就出去抵御吴越兵。这个时候,由于久旱草枯,吴军乘风放火,吴越的军队乱成一团,被吴军打败。吴军杀死了吴越军的将领何逢、吴建,斩杀了一万人。钱传逃跑,吴军追到山的南面,又把吴越军打败。陈璋在香弯也击败了吴越军。

徐温招募能够活捉叛将陈绍的人,给赏赐百万。指挥使崔彦章抓获了陈绍。由于陈绍作战勇敢而又多计谋,徐温重新让他统率部队。

初,衣锦之役,吴马军指挥曹筠叛奔吴越,徐温赦其妻子,厚遇之,遣间使告之曰:“使汝不得志而去,吾之过也,汝无以妻子为念。”及是役,筠复奔吴。温自数昔日不用筠言者三,而不问筠去来之罪,归其田宅,复其军职。筠内愧而卒。

当初在衣锦作战时,吴军的马军指挥曹筠背叛投奔到吴越,徐温没有治他妻子的罪,反而对她很好。后来派出秘使去告诉曹筠说:“你因为不得志而离开吴军,这是我的过错。你不必挂念你的妻子。”在这次战争中,曹筠又回到了吴军徐温自己列举了过去没有任用曹筠的三点过错,却没有过问曹筠来去之罪,并把他的田地和住宅归还给他,恢复了他的军职。曹筠因内心深感惭愧而死。

知诰请帅步卒二千,易吴越旗帜铠仗,蹑败卒而东,袭取苏州。温曰:“尔策固善;然吾且求息兵,未暇如汝言也。”诸将皆以为:“吴越所恃者舟楫,今大旱,水道涸,此天亡之时也,宜尽步骑之势,一举灭之。”温叹曰:“天下离乱久矣,民困已甚,钱公亦未易可轻;若连兵不解,方为诸君之忧。今战胜以惧之,戢兵以怀之,使两地之民各安其业,君臣高枕,岂不乐哉!多杀何为!”遂引还。

徐知诰请求率领二千名步卒,换上吴越军队的铠甲、旗帜,跟在吴越败兵的后边,向东面出发,袭取苏州。徐温说:“你的计策是好的,然而我想让士卒休息一下,没有时间按你讲的去办。”各将领都认为:“吴越的军队主要依靠的是船只,现在天气大旱,水路干涸,这是老天亡他们的时候,应当将我们的步兵和骑兵全部调动起来,一举消灭他们。”徐温感叹地说:“天下战乱很长时间了,百姓的困苦已非常严重,钱公也不可以轻易小看他。如果连续不断地作战,不肯松懈,才正是诸位所担忧的。现在战胜了他们,应该让他们害怕,我们息兵不战以怀柔,使得两地的百姓们各安其业,君臣们都高枕无忧,难道这不是好事吗?打杖多杀百姓又为了什么呢?”于是领兵回去。

吴越王见何逢马,悲不自胜,故将士心附之。宠姬郑氏父犯法当死,左右为之请,曰:“岂可以一妇人乱我法”,出其女而斩之。自少在军中,夜未尝寐,倦极则就圆木小枕,或枕大铃,寐熟辄欹而寤,名曰“警枕”。置粉盘于卧内,有所记则书盘中,比老不倦。或寝方酣,外有白事者,令侍女振约即寤。时弹铜丸于楼墙之外,以警直更者。尝微行,夜叩北城门,吏不肯启关,曰:“虽大王来亦不可启。”乃自他门入。明日,召北门吏,厚赐之。

吴越王钱看到了何逢的战马,悲痛得不能控制自己,所以将士们的心能归服他。钱宠姬郑氏的父亲犯了国法应当处死,左右大臣都为他请求免死,钱说:“怎么能因为一个妇人家乱了我的国法。”休郑氏将其父斩首。钱从小就在军队中,黑夜从未上床睡过,实在困倦的时候就枕上一个圆木,或枕上一个大铃休息一下,睡着后小木枕或大铃一斜,他就醒了,他把这种枕头叫做“警枕”。此外,他还在卧室内放一个粉盘,如有什么需要记下来的就写在粉盘中,一直到老也是这样孜孜不倦。有时睡得正香甜的时候,如果外面有人来报告事情,他让侍女振动纸张就能醒来。有时他把铜丸弹到楼墙的外面,用这种办法来提醒打更的人。有一次他悄悄出去,半夜里敲北城门,守门官不肯开门,说:“即使是大王来也不能给开。”于是他从别的门进去。第二天,召见北城门官,很丰厚地赏赐了他。

(15)丙戌,吴王立其弟为庐江郡公,溥为丹阳郡公,浔为新安郡公,澈为鄱阳郡公,子继明为庐陵郡公。

(15)丙戌(二十一日),吴王立他的弟弟杨为庐江郡公,杨溥为丹阳郡公,杨浔为新安郡公,杨澈为鄱阳郡公,立他的儿子杨继明为庐陵郡公。

(16)晋王归晋阳,以巡官冯道为掌书记。中门使郭崇韬以诸将陪食者众,请省其数。王怒曰:“孤为效死者设食,亦不得专,可令军中别择河北帅,孤自归太原!”即召冯道令草词以示众。道执笔逡巡不为,曰:“大王方平河南,定天下,崇韬所请未到大过;大王不从可矣,何必以此惊动远近,使敌国闻之,谓大王君臣不知,非所以隆威望也。”会崇韬入谢,王乃止。

(16)晋王回到晋阳以后,任命巡官冯道为掌书记。中门使郭崇韬认为陪晋王吃饭的人太多,请求减少一些人数。晋王很生气地说:“我为保卫国家而不怕牺牲的人准备了饭菜,也不能自做主张,可以让军中另外选择河北的领帅,我自己回太原去。”于是马上召见冯道,让他起草告示来告诉大家。冯道拿起笔迟疑徘徊,一直不写,说:“大王刚刚平定河南,安定了天下,郭崇韬所请求的也不是什么大的过错,大王不听从就算了,何必以此惊动远近,如果让敌国知道,就会说大王君臣不和,这不是扩大威望的好办法。”正好郭崇韬进来谢罪,晋王才停止让冯道写告示。

(17)初,唐灭高丽,天初,高丽石窟寺眇僧躬义,聚众据开州称王,号大封国,至是,遣佐良尉金立奇入贡于吴。

(17)当初,唐朝消灭了高丽。天初年,高丽石窟寺的瞎眼和尚躬又聚众占据了开州,并在那里自称为王,号大封国,到这时,派佐良尉金立奇向吴国纳贡。

(18)八月,乙未朔,宣义节度使贺卒,同晋兵而旋。瓒为治严,令行禁止,据晋人上游十八里杨村,夹河筑垒,运洛阳竹木造浮桥。

(18)八月,乙未朔(初一),宣义节度使贺去世。任命开封尹王瓒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王瓒率领五万士卒从黎阳渡过黄河,乘其不备而袭击了澶州、魏州,一直到了顿丘,遇到晋军才退回来。王瓒管理军队非常严格,令行禁止。他占据了在晋军上游十八里处的杨村,在黄河两岸修筑营垒,从洛阳运来竹木制造浮桥,从滑州接连不断地运来粮食。晋军蕃汉马步副总管、振武节度使在李存进也在德胜制造浮桥,有人说:“制造浮桥需要竹索、铁牛、石,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怎么能成功?”李存进不听这些人的话,他用苇绳拴住大的战船,再拴在土山上的大树上,一个多月就修成了浮桥,人们都佩服他的聪明。

(19)吴徐温遣使以吴王书归无锡之俘于吴越;吴越王亦遣使请和于吴。自是吴国休兵息民,三十余州民乐业者二十余年。吴王及徐温屡遗吴越王书,劝自王其国;不从。

(19)吴国徐温派遣使者拿着吴王的信到吴越,归还在无锡作战时的俘虏,吴越王钱也派遣使者请求和吴国友好往来。从此以后,吴国停止了作战,让百姓得到了休息,三十几个州的百姓安居乐业了二十多年。吴王和徐温曾多次给吴越王钱去信,劝说钱在国内称王,钱没有听从他们的话。

(20)九月,丙寅,诏削刘岩官爵,命吴越王之。虽受命,竟不行。

(20)九月,丙寅(初二),后梁帝下诏书解除刘岩的官职,并命令吴越王钱去讨伐他。钱虽然接受了命令,但没有去执行。

(21)吴庐江公有财气,常叹曰:“我国家而为他人所有,可乎!”徐温闻而恶之。

(21)吴国庐江公杨很有才气,常叹息地说:“我们的国家为他人所有,这样可以吗?”徐温听了杨的话后,对他产生了恶感。

均王中贞明五年(己卯,公元九一九年)

春,正月,辛巳,蜀主祀南郊,大赦。

李存审于德胜南北夹河筑两城而守之。晋王以存审代周德威为内外番汉马步总管。晋王还魏州,遣李嗣昭权知幽州军府事。

汉主岩立越国夫人马氏为皇后,殷之女也。

三月,丙戌,蜀北路行营都招讨、武德节度使王宗播等自散关击岐,渡渭水,破岐将孟铁山。会大雨而还,分兵戍兴元、凤州及威武城。戊子,天雄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宗昱攻陇州,不克。蜀主奢纵无度,日与太后、太妃游宴于贵臣之家,及游近郡名山,饮酒赋诗,所费不可胜纪。仗内教坊使严旭强取士民女子内宫中,或得厚赂而免之,以是累迁至蓬州刺史。太后、太妃各出教令卖刺史、令、录等官,每一官阙,数人争纳赂,赂多者得之。

晋王自领卢龙节度使,以中门使李绍宏提举军府事,代李嗣昭。昭宏,宦者也,本姓马,晋王赐姓名,使与知岚州事孟知祥俱为河东、魏博中门使。孟知祥又荐教练使雁门郭崇韬能治剧,王以为中门副使。崇韬倜傥有智略,临事敢决,王宠待日隆。先是,中门使吴、张虔厚相继获罪,及绍宏出幽州,知祥惧祸,称疾辞位,王乃以知祥为河东马步都虞候,自是崇韬专典机密。

诏吴越王大举讨淮南。以节度副大使传为诸军都指挥使,帅战舰五百艘,自东洲击吴。吴遣舒州刺史彭彦章及裨将陈汾拒之。

吴徐温帅将吏镇请吴王称帝,吴王不许。夏,四月,戊戌朔,即吴国王位。大赦,改元武义。建宗庙社稷,置百官,宫殿文物皆用天子礼。以金继土,腊用丑。改谥武忠王曰孝武王,庙号太祖,威王曰景王,尊母为太妃;以徐温为大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诸道都统、镇海、宁国节度使、守太尉兼中书令、东海郡王,以徐知诰为左仆射、参政事兼知内外诸军事,仍领江州团练使,以扬府左司马王令谋为内枢密使,营田副使严可求为门下侍郎,盐铁判官骆知祥为中书侍郎,前中书舍人卢择为吏部尚书兼太常卿,掌书记殷文圭为翰林学士,馆驿巡宫游恭为知制诰,前驾部员外郎杨迢为给事中。择,醴泉人;迢,敬之之孙也。

钱传与彭彦章遇;传命每船皆载灰、豆及沙,乙巳,战于狼山江。吴船乘风而进,传引舟避之,既过,自后随之。吴回船与战,传使顺风扬灰,吴人不能开目;及船舷相接,传使散沙于己船而散豆于吴船,豆为战血所渍,吴人践之皆僵仆。传因纵火焚吴船,吴兵大败。彦章战甚力,兵尽,继之以木,身被数十创,陈汾按兵不救;彦章知不免,遂自杀。传俘吴裨将七十人,斩首千馀级,焚战舰四百艘。吴人诛汾,籍没家赀,以其半赐彦章家,禀其妻子终身。

贺瑰攻德胜南城,百道俱进,以竹笮联艨艟十馀艘,蒙以牛革,设睥睨、战格如城状,横于河流,以断晋之救兵,使不得渡。晋王自引兵驰往救之,陈于北岸,不能进;遣善游者马破龙入南城,见守将氏延赏,延赏言矢石将尽,陷在顷刻。晋王积金帛于军门,募能破艨?童者;众莫知为计,亲将李建及曰:“贺瑰悉众而来,冀此一举;若我军不渡,则彼为得计。今日之事,建及请以死决之。”乃选效节敢死士得三百人,被铠操斧,帅之乘舟而进。将至艨?童,流矢雨集,建及使操斧者入艨艟间,斧其竹笮,又以木罂载薪,沃油然火,于上流纵之,随以巨舰实甲士,鼓噪攻之。艨艟既断,随流而下,梁兵焚溺者殆半,晋兵乃得渡。瑰解围走,晋兵追之,至濮州而还。瑰退屯行台村。

蜀主命天策府诸将无得擅离屯戍。五月,丁卯朔,左散旗军使王承谔、承勋、承会违命,蜀主皆原之。自是禁令不行。

楚人攻荆南,高季昌求救于吴,吴命镇南节度使刘信等帅洪、吉、抚、信步兵自浏阳趣潭州,武昌节度使李简等帅水军攻复州。信等至潭州东境,楚兵释荆南引归。简等入复州,执其知州鲍唐。

六月,吴人败吴越兵于沙山。

秋,七月,吴越王遣钱传将兵三万攻吴常州,徐温帅诸将拒之,右雄武统军陈璋以水军下海门出其后。壬申,战于无锡。会温病热,不能治军,吴越攻中军,飞矢雨集,镇海节度判官陈彦谦迁中军旗鼓于左,取貌类温者,擐甲胄,号令军事,温得少息。俄顷,疾稍间,出拒之。时久旱草枯,吴人乘风纵火,吴越兵乱,遂大败,杀其将何逢、吴建,斩首万级。传遁去,追至山南,复败之。陈璋败吴越于香弯。温募生获叛将陈绍者赏钱百万,指挥使崔彦章获之。绍勇而多谋,温复使之典兵。

初,锦衣之役,吴马军指挥曹筠叛奔吴越,徐温赦其妻子,厚遇之,遣间使告之曰:“使汝不得志而去,吾之过也,汝无以妻子为念。”及是役,筠复奔吴。温自数昔日不用筠言者三,而不问筠去来之罪,归其田宅,复其军职,筠内愧而卒。

知诰请帅步卒二千,易吴越旗帜铠仗,蹑败卒而东,袭取苏州。温曰:“尔策固善;然吾且求息兵,未暇如汝言也。”诸将皆以为:“吴越所恃者舟楫,今大旱,水道涸,此天亡之时也,宜尽步骑之势,一举灭之。”温叹曰:“天下离乱久矣,民困已甚,钱公亦未易可轻;若连兵不解,方为诸君之忧。今战胜以惧之,戢兵以怀之,使两地之民各安其业,君臣高枕,岂不乐哉!多杀何为!”遂引还。

吴越王见何逢马,悲不自胜,故将士心附之。宠姬郑氏父犯法当死,左右为之请,曰:“岂可以一妇人乱我法。”出其女而斩之。自少在军中,夜未尝寐,倦极则就圆木小枕,或枕大铃,寐熟辄欹而寤,名曰:“警枕”。置粉盘于卧内,有所记则书盘中,比老不倦。或寝方酣,外有白事者,令侍女振纸即寤。时弹铜丸于楼墙之外,以警直更者。尝微行,夜叩北城门,吏不肯启关,曰:“虽大王来亦不可启。”乃自他门入。明日,召北门吏,厚赐之。

丙戌,吴王立其弟为庐江郡公,溥为丹杨郡公,浔为新安郡公,澈为鄱阳郡公,子继明为庐陵郡公。

晋王归晋阳,以巡官冯道为掌书记。中门使郭崇韬以诸将陪食者众,请省其数。王怒曰:“孤为效死者设食,亦不得专,可令军中别择河北帅,孤自归太原。”即召冯道令草词以示众。道执笔逡巡不为,曰:“大王方平河南,定天下,崇韬所请未至大过;大王不从可矣,何必以此惊动远近,使敌国闻之,谓大王君臣不和,非所以隆威望也。”会崇韬入谢,王乃止。

初,唐灭高丽,初,高丽石窟寺眇僧躬,聚众据开州称王,号大封国,至是,遣佐良尉金立奇入贡于吴。

八月,乙未朔,宣义节度使贺瑰卒。以开封尹王瓒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瓒将兵五万,自黎阳渡河掩击澶、魏,至顿丘,遇晋兵而旋,瓒为治严,令行禁止,据晋人上游十八里杨村,夹河筑垒,运洛阳竹木造浮梁,自滑州馈运相继。晋蕃汉马步副总管、振武节度使李存进亦造浮梁于德胜,或曰:“浮梁须竹笮、铁牛、石,我皆无之,何以能成!”存进不听,以苇笮维巨舰,系于土山巨木,逾月而成,人服其智。

吴徐温遣使以吴王书归无锡之俘于吴越;吴越王亦遣使请和于吴。自是吴国休兵息民,三十馀州民乐业者二十馀年。吴王及徐温屡遗吴越王书,劝自王其国;不从。

九月,丙寅,诏削刘岩官爵,命吴越王讨之。虽受命,竟不行。

吴庐江公有材气,常叹曰:“我国家而为它人所有,可乎!”徐温闻而恶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