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912年

912年

壬申年(猴年

后梁乾化二年

南吴九年

前蜀永平二年

吴越天宝五年

闽乾化二年

应天二年

于阗同庆元年

壬申年(猴年

后梁乾化二年

南吴九年

前蜀永平二年

吴越天宝五年

闽乾化二年

应天二年

于阗同庆元年

历史纪事 洛阳兵变

乾化二年(912) 六月,朱温在一场家庭流血政变中被弑,朱友矫诏称帝。梁太祖朱温晚年荒淫暴躁,与众儿媳均有乱伦关系。尤宠次养子友文妇王氏。长子友裕早死,友文因而在宫中不可一世,而次子友、三子友贞则备受梁帝猜忌。乾化二年(912)六月,朱温病危,想立友文为皇太子,友妇张氏得知内情,告之友,友因此阴谋发动政变,六月二日他带兵进入宫中,直至梁帝寝殿,杀死朱温,秘不发丧,并矫诏令友贞杀友文,然后才为帝发丧。即皇帝位。乾化三年(913)正月,朱友在洛阳祀天,并改元,以求争取舆论的支持。友弑父篡位,朝野上下人心不服,而且政局不稳定,均王朱友贞见状乘势起兵,与握有重兵的杨师厚共击禁军,形势急转直下。乾化三年(913)二月,友贞兵至洛阳,数千禁军倒戈,突入宫中。友见大势已去,与妻张氏自杀。朱友贞返回开封即皇帝位。复年号为乾化三年,追废朱友为庶人,开五代兵变拥立皇帝的先例。十年后,开封被后唐大军攻破,后梁末帝朱友贞自杀,梁亡。

梁帝朱晃被杀,子友篡立

梁帝嫡长子友裕早卒,次子郢王友,母本营妓,又次子均王友贞,皆不为帝所爱。帝特爱假子博王友文(本姓康名勤),常留守东都,有传位意。帝性淫,诸子妇皆与之乱。尤宠友文妇王氏。乾化二年(912)五月末帝疾笃,命王氏召友文于东都(开封),欲与之诀,且付以后事。友妇张氏亦朝夕侍帝侧,知之,密告友早图大事。六月一日,帝命宣政使敬翔出友为莱州刺史,惧其为变也。友乃与禁军统军韩京相商,二日,京以牙兵五百人从友硅混入宫中,午夜斩关入,至寝殿,侍疾者皆惊散,帝惊起,问:“反者为谁?”友应声曰:“非他人也!”帝怒曰:“我固疑此贼,恨不早杀汝!汝悖逆如此,天地岂容汝乎?”友硅曰:“老贼当碎尸万段!”乃命仆夫冯廷谔以刀刺帝腹,刃出于背死。年六十一。友以败毡裹帝尸埋寝殿,秘不发丧。三日,矫诏命均王友贞杀友文,五日,友文死讯至洛阳,友乃为帝发丧,宣伪遗制,即皇帝位。以均王友贞为开封尹,东都留守。

梁废建昌宫使

后梁开国之际,设有建昌宫使,专掌天下金谷,以博王朱友文为之。乾化二年(912)六月,郢王朱友硅篡位并杀博王,七月二十一日,梁废建昌宫使,以张宗(全义)为国计使,原建昌宫所掌金谷,悉归国计使主管。

荆南不复朝贡于梁

荆南节度使高季昌暗有窃据荆南之志。后梁乾化二年(912)闰五月,高季昌筑江陵外郭,扩建其城,又声称助梁伐晋,出兵攻襄州(今湖北襄阳),为梁山南东道节度使孔击败。自此,荆南不再朝贡于梁。

杂谭逸事 义昌军乱

先是,燕王刘守光以子继威为义昌节度使,治沧州。继威淫虐如乃父,一日,淫于都指挥使张万进家,万进怒杀继威,自称留后。乾化二年(912)三月,遣人分别请降于梁、晋。晋王李存勖派人安抚之,梁帝以张万进为义昌留后,不久改义昌军为顺化军,以张万进为节度使

蜀平维州羌乱

前蜀永平二年、后梁乾化二年(912)四月,维州(今四川理县东北)羌胡董琢反,前蜀主王建派军讨平之。

徐温以威慑服诸将

徐温自开平元年(907)由牙将而握淮南大政,原淮南节度杨行密旧部多不服,尤以宣州观察使李遇、镇南节度使刘威等人为甚。乾化二年(912)三月,徐温遣徐圻过宣州(今安徽宣城),说李遇入朝见新主(指杨隆演),且曰:“公不朝,人将谓公反。”李遇怒曰:“君言遇反,杀侍中者非反耶?”盖斥徐温弑杨渥也。徐温闻而大怒,乃以淮南节度副使王檀为宣州制置使代李遇,一发四州兵马护送檀赴任。李遇不受代,淮南军围宣州月余不下。五月,徐温以李遇少子为人质,迫李遇请降,既降,遂使柴再用斩之,族其家。以此慑服刘威、陶雅、李简等,由是诸将股栗,无人敢违徐温之命。

杨师厚篡任天雄节度使

天雄军节度使(治魏州)罗周翰年纪幼小,军府事皆决于都指挥使潘晏,梁北面都招讨使、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屯于魏州觊觎已久,惮梁太祖威严,不敢发。乾化二年(912)七月,师厚执杀潘晏,引兵入魏博牙城,据位视事。十二日,梁朱友硅以杨师厚为天雄军节度使,迁罗周翰为宣义节度使(今河南滑县)。自罗弘信于唐文德元年(888)据魏博,历罗绍威、罗周翰,三代而亡。

朱友谦叛梁投晋

梁郢王友硅既篡立,告哀使至河中(今山西永济),护国节度使冀王朱友谦(太祖养子)泣曰:“先帝数十年创业,前日变起宫掖,吾窃耻之!”问使者:“所立者为谁?吾且至洛阳问罪!”乾化二年(912)八月,郢王以韩京招讨使讨友谦,友谦以河中附于晋以求救。九月,晋王遣大将李存审李嗣肱、嗣恩等收兵救之,败梁康怀贞、牛存节等兵于胡壁(今山西荣河东)。十月,晋王自将自泽潞而西,大破梁兵斩首千级。梁兵退,友谦自至猗氏(今山西临猗)谢晋王,拜之为舅。明年末帝立,遣使招抚友谦,友谦复称藩,奉梁年号,然仍依附于晋。

逝世 贯休卒

贯休(832912)字德隐,金华兰溪人,俗姓姜。自幼出家,精于法华经、起信论,善画,有诗名,常以诗歌讽刺时弊,唐末曾游历荆南、吴越,均不见重。后入于蜀,倍受前蜀高祖王建礼遇,号“禅月大师”。永平二年(912)卒于蜀。贯休卒后,诗文书稿皆由其徒昙域辑校成册。有《禅月集》传世。

(1)春,正月,德威东出飞狐,与赵王将王德明、义武将程岩会于易水。丙戌,三镇兵进攻燕祁沟关,下之;戊子,围涿州。刺史刘知温城守,刘守奇之客刘去非大呼于城下,谓知温曰:“河东小刘郎来为父讨贼,何豫汝事而坚守邪?”守奇免胄劳之,知温拜于城上,遂降。周德威疾守奇之功,谮诸晋王,王召之;守奇恐获罪,与去非及进士赵凤来奔,上以守奇为博州刺史。去非、凤,皆幽州人也。先是,燕主守光籍境内丁壮,悉文面为兵,虽士人不免,凤诈为僧奔晋,守奇客之。

(1)春季,正月,周德威自代州东出飞狐口,与赵王的部将王德明、义武将领程岩在易水会合。丙戌(初七),三镇军队进攻燕的祁沟关,夺取祁沟关;戊子(初九),三镇军队包围涿州。涿州刺史刘知温据城防守,刘守奇的门客刘去非在城下大声呼喊,对刘知温说:“河东小刘郎来为他的父亲讨伐叛国作乱的贼子,与你的事有什么相干而坚决固守呢!”刘守奇脱下头盔慰劳他,刘知温在城上叩拜,于是投降。周德威嫉妒刘守奇的功劳,在晋王李存勖面前诬陷他。晋王召见刘守奇,刘守奇担心获罪,与刘去非及进士赵凤前来投奔,后梁太祖任命刘守奇为博州刺史。刘去非、赵凤都是幽州人。在这以前,燕主刘守光检查登记境内的成年男子,全部在脸上刺字为兵,即使是读书人也不能免,赵凤假装是僧人逃奔晋地,刘守奇收他为门客。

丁酉,德威至幽州城下,守光来求救。二月,帝疾小愈,议自将击镇、定以救之。

丁酉(十八日),周德威率兵到达幽州城下,燕主刘守光派人来请求救援。二月,后梁太祖的病稍愈,商议亲自率领军队前去攻击镇州、定州来救援刘守光。

(2)帝闻岐、蜀相攻,辛酉,遣光禄卿卢等使于蜀,遗蜀主书,呼之为兄。

(2)后梁太祖听说岐王李茂贞、蜀主王建互相攻战,辛酉(十二日),派遣光禄卿卢等出使蜀,给蜀主书信,称蜀主王建为兄。

(3)甲子,帝发洛阳。从官以帝诛戮无常,多惮行,帝闻之,益怒。是日,至白马顿,赐从官食,多未至,遣骑趣之于路。左散骑常侍孙骘、右谏议大夫张衍、兵部郎中张俊最后至,帝命扑杀之。衍,宗之侄也。

(3)甲子(十五日),后梁太祖从洛阳出发。随从的官员因太祖随意杀戮,多数害怕随行,太祖听到这些话,更加愤怒。这一天,到达白马顿,赏赐随从的官员吃饭,多数没有到,派骑兵在路上催促。左散骑常侍孙骘、右谏议大夫张衍、兵部郎中张最后到达,太祖命令把他们杀死。张衍是张宗的侄子。

丙寅,帝至武陟。段明远供馈有加于前。丁卯,至获嘉,帝追思李思安去岁供馈有阙,贬柳州司户,告辞称明远之能曰:“观明远之忠勤如此,见思安之悖慢何如!”寻长流思安于崖州,赐死。明远后更名凝。

丙寅(十七日),后梁太祖到达武陟县。怀州刺史段明远供应进献比以前更加丰盛。丁卯(十八日)后梁太祖到达获嘉,追想李思安去年供应进献的财物短缺,降为柳州司马,告辞时称赞段明远的能力说:“看段明远如此忠诚勤勉,可见李思安何等狂悖怠慢!”不久,把李思安流放到崖州,赐令自尽。段明远后来改名段凝

乙亥,帝至魏州,命都招讨使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副使前河阳节度使李周彝围枣强,招讨应接使平卢节度使贺德伦、副使天平留后袁象先围县。德伦,河西胡人;象先,下邑人也。

乙亥(二十六日),后梁太祖到达魏州,命都招讨使及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副使及前河阳节度使李周彝包围枣强,招讨应接使及平卢节度使贺德伦、副使及天平留后袁象先包围县。贺德伦是河西胡人,袁象先是下邑人。

戊寅,帝至贝州。

戊寅(二十九日),后梁太祖到达贝州。

(4)辰州蛮酋宋邺、昌师益皆帅众降于楚,楚王殷邺为辰州刺史,师益为溆州刺史。

(4)辰州蛮首领宋邺、昌师益都率众降楚,楚王马殷任命宋邺为辰州刺史,昌师益为溆州刺史。

(5)帝昼夜兼行,三月,辛巳,至下博南,登观津冢。赵将符习引数百骑巡逻,不知是帝,遽前逼之。或告曰:“晋兵大至矣!”帝弃行幄,亟引兵趣枣强,与杨师厚军合。习,赵州人也。

(5)后梁太祖日夜兼程,三月辛巳(初二),到达下博南,登上观津冢。赵将符习带领数百名骑兵巡逻到这里,不知道是后梁太祖,立即上前逼近,有人报告说:“晋兵大批人马来到了!”太祖抛弃出行用的帐幕,赶快带兵奔赴枣强,与杨师厚的军队会合。符习是赵州人。

枣强城小而坚,赵人聚精兵数千人守之,师厚急攻之,数日不下,城坏复修,死伤者以万数。城中矢石将竭,谋出降,有一卒奋曰:“贼自柏乡丧败已来,视我镇人裂眦,今往归之,如自投虎狼之口耳。困穷如此,何用身为!我请独往试之。”夜,缒城出,诣梁军诈降,李周彝召问城中之备,对曰:“非半月未易下也。”因谋曰:“某既归命,愿得一剑,效死先登,取守城将首。”周彝不许,使荷担从军。卒得间举担击周彝首,踣地,左右救至,得免。帝闻之,愈怒,命师厚昼夜急攻,丙戌,拔之,无问老幼皆杀之,流血盈城。

枣强城小而坚固,赵人聚集精锐军队数千人据城防守,杨师厚紧急攻打,数日没有攻下,城墙坏了修复,后梁兵死伤以万计。城中箭矢石块将要用完,商量出城投降,有一士兵奋力高呼说:“梁贼自柏乡失败以来,视我镇州人如眼中死敌,现在前去归顺他们,如同自己投入虎狼口中罢了。艰难窘迫到这个地步,要身体做什么!我请求独自前去试试他们。”夜里,用绳索缒也出城去,前往后梁军营假装投降,李周彝召他来询问城中戒备情形,回答说:“没有半月的时间,是不容易攻下的。”于是商议说:“我既已归服受命,希望得到一把利剑,拼死抢先登城,取下守城将领的首级。”李周彝没有允许,派他挑担随从军队。这个士兵得空挥起扁担猛击李周彝的脑袋,李周彝跌倒在地,左右的人前来营救,才得免死。后梁太祖听说这件事,更加愤怒,命令杨师厚日夜加紧攻城,丙戌(初七),把城攻克,不管老幼全部杀死,鲜血流满全城。

初,帝引兵渡河,声言五十万。晋忻州刺史李存审屯赵州,患兵少,裨将赵行实请入土门避之,存审不可。及贺德伦攻县,存审谓史建瑭李嗣肱曰:“吾王方有事幽蓟,无兵此来,南方之事委吾辈数人。今县方急,吾辈安得坐而视之!使贼得县,必西侵深、翼,患益深矣。当与公等以奇计破之。”存审乃引兵扼下博桥,使建瑭、嗣肱分道擒生。建瑭分其麾下为五队,队各百人,一之衡水,一之南宫,一之信都,一之阜城,自将一队深入,与嗣肱遇梁军之樵刍者皆执之,获数百人。明日会于下博桥,皆杀之,留数人断臂纵去,曰:“为我语朱公:晋王大军至矣!”时县未下,帝引杨师厚兵五万,就贺德伦共攻之。丁亥,始至县西,未及置营,建瑭、嗣肱各将三百骑,效梁军旗帜服色,与樵刍者杂行,日且暮,至德伦营门,杀门者,纵火大噪,弓矢乱发,左右驰突,既暝,各斩馘执俘而去。营中大扰,不知所为。断臂者复来曰:“晋军大至矣!”帝大骇,烧营夜遁,迷失道,委曲行百五十里,戊子旦乃至冀州;之耕者皆荷奋梃逐之,委弃军资器械不可胜计。既而复遣骑觇之,曰:“晋军实未来,此乃史先锋游骑耳。”帝不胜惭愤,由是病增剧,不能乘肩舆。留贝州旬余,诸军始集。

起初,后梁太祖带兵渡过黄河,声称五十万大军。晋忻州刺史李存审驻扎赵州,忧虑兵少,副将赵行实请入土门躲避,李存审没有同意。等到贺德伦进攻县,李存审对史建瑭李嗣肱说:“我王正在幽州、蓟州有事,没有军队到这里来,南方的战事委托给我等数人。现在县正吃紧,我等怎能坐视不管!使梁贼夺得县,一定西来进攻深州、冀州,危害更加深重了。应当与你等用奇计打败他们。”李存审于是带兵把守下博桥,派史建瑭、李嗣肱分道活捉后梁兵。史建瑭把他的部下分为五队,每队各一百人,一队往衡水,一队往南宫,一队往信都,一队往阜城,自己带领一队深入敌军,与李嗣肱带领的军队遇见打柴割草的后梁兵全都捉拿,俘获数百人。第二天在下博桥会合,把俘获的后梁兵都杀死,只留数人把胳膊砍掉后放走,说:“替我告诉朱公:晋王的大军到了!”当时县没有攻下,后梁太祖带领杨师厚率兵五万,会同贺德伦的军队一起攻城。丁亥(初八),才到县西边,没有来得及扎营,史建瑭李嗣肱各率领三百骑兵,摹仿后梁军的旗帜和衣服颜色,与打柴割草的后梁兵混杂行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到达贺德伦的营门,杀死守门人,放人呐喊,弓箭乱发,左右奔驰突击,天黑以后,各自割取敌人左耳、带着俘虏而离去。后梁营中非常扰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晋军砍断胳膊的后梁兵又来报告:“晋军大队人马到了!”太祖大为惊惧,烧毁营垒,连夜逃跑,迷失道路,曲折行走了一百五十里,戊子(初九)黎明才到达冀州。县的农民都拿锄举棒追逐后梁兵,后梁军抛弃的军用物资器械不能尽计。不久,太祖又派遣骑兵前去侦察晋军的动静,回来报告说:“晋军其实没有来,这只是史先锋的流动骑兵罢了。”太祖承受不了心中的羞惭和愤恨,从此病情加重,不能乘坐轿子。太祖在贝州留住十几天,各路军队才聚集。

(6)义昌节度使刘继威年少,淫虐类其父,淫于都指挥使张万进家,万进怒,杀之,诘旦,召大将周知裕,告其故。万进自称留后,以知裕为左都押牙。庚子,遣使奉表请降,亦遣使降于晋,晋王命周德威安抚之。知裕心不自安,遂来奔,帝为之置归化军,以知裕为指挥使,凡军士自河朔来者皆隶之。辛丑,以万进为义昌留后。甲辰,改义昌为顺化军,以万进为节度使。

(6)义昌节度使刘继威年纪轻,荒淫暴虐很像他的父亲刘守光,他在都指挥使张万进家淫乱,张万进大怒杀死刘继威。第二天早晨,张万进召请大将周知裕,告诉他杀死刘继威的缘故。张万进自称义昌留后,委任周知裕为左都押牙。庚子(二十一日),张万进派遣使者向后梁太祖进表请求归降,同时也派遣使者向晋投降。晋王命令周德威安抚他。周知裕心里自感不安,于是前来投奔,后梁太祖为他设置归化军,任命周知裕为指挥使,凡是自河朔来的军士都隶属于他。辛丑(二十二日),后梁任命张万进为义昌留后。甲辰(二十五日),改义昌为顺化军,任命张万进为顺化节度使。

(7)乙巳,帝发贝州;丁未,至魏州

(7)乙巳(二十六日),后梁太祖自贝州出发;丁未(二十八日),到达魏州。

(8)戊申,周德威遣裨将李存晖等攻瓦桥关,其将吏及莫州刺史李严皆降。严,幽州人也,涉猎书传,晋王使傅其子继岌,严固辞。晋王怒,将斩之,教练使孟知祥徒跣入谏曰:“强敌未灭,大王岂宜以一怒戮向义之士乎!”乃免之。知祥,迁之弟子,李克让之婿也。

(8)戊申(二十九日),周德威派遣副将李存晖等进攻瓦桥关,瓦桥关的将吏及莫州刺史李严全都投降。李严是幽州人,广泛阅读书籍传记,晋王李存勖让他教授自己的儿子李继岌,李严坚决推辞。晋王非常生气,要杀死李严,教练使孟知祥赤脚进入劝谏说:“强大的敌人没有消灭,大王难道应该因一时愤怒屠杀向归正义的人吗!”这才宽免了李严。孟知祥孟迁弟弟的儿子,晋王李克用之弟李克让的女婿。

(9)吴镇南节度使刘威,歙州观察使陶雅,宣州观察使李遇,常州刺史李简,皆武忠王旧将,有大功,以徐温牙将秉政,内不能平;李遇尤甚,常言:“徐温何人,吾未尝识面,一旦乃当国邪!”

(9)吴镇南节度使刘威,歙州观察使陶雅,宣州观察使李遇,常州刺史李简,都是武忠王杨行密的旧将,建有大功,因徐温自右牙指挥使主持政事,内心不平。李遇尤其厉害,常说:“徐温是什么人,我不曾见过面,一日之间竟当政了!”

馆驿使徐使于吴越,道过宣州,温使说遇入见新王,遇初许之;曰:“公不尔,人谓公反。”遇怒曰:“君言遇反,杀侍中者非反邪!”侍中,谓威王也。温怒,以淮南节度副使王檀为宣州制置使,数遇不入朝之罪,遣都指挥使柴再用帅、润、池、歙兵纳檀于宣州,州副使徐知诰为之副。遇不受代。再用攻宣州,逾月不克。

馆驿使徐出使吴越,路过宣州,徐温让徐劝说李遇到广陵朝见新王,李遇开始应允了;徐说:“您不这样,人家说您谋反。”李遇勃然大怒说:“您说我李遇谋反,杀死侍中的人不是谋反吗!”侍中,是说威王杨渥。徐温大怒,任命淮南节度副使王檀为宣州制置使,数说李遇不到朝廷来的罪状,派遣都指挥使柴再用率领州、润州、池州、歙州的军队送王檀的宣州,州副使徐知诰作他的副手。李遇不接受替代,柴再用攻打宣州,过了一个月没有攻克。

(10)夏,四月,癸丑,以楚王殷为武安、武昌、静江、宁远节度使,洪、鄂四面行营都统。

(10)夏季,四月癸丑(初五),后梁任命楚王马殷为武安、武昌、静江、宁远节度使,洪、鄂四面行营都统。

(11)乙卯,博王友文来朝,请帝还东都。丁巳,发魏州;已未,至黎阳,以疾淹留;乙丑,至滑州

(11)乙卯(初七),博王朱友文到魏州行宫朝见,请后梁太祖回东都。丁巳(初九),太祖自魏州出发;已未(十一日),到达黎阳,因病停留;乙丑(十七日),到达滑州。

(12)维州羌胡董琢反,蜀主遣保銮军使赵绰讨平之。

(12)维州羌胡董琢谋反,前蜀主王建派遣保銮军使赵绰前往讨伐平定。

(13)已巳,帝至大梁。

(13)已巳(二十一日),后梁太祖到达大梁。

(14)帝闻岭南与楚相攻,甲戌,以右散骑常侍韦戬等为潭、广和叶使,往解之。

(14)后梁太祖听说岭南与楚互相攻击,甲戌(二十六日),任命右散骑常侍韦戬等为潭、广和叶使,前往进行调解。

(15)戊寅,帝发大梁。

(15)戊寅(三十日),后梁太祖由大梁出发。

(16)周德威白晋王,以兵少不足攻城,晋王遣李存审将吐谷浑、契骑兵会之。李嗣源攻瀛州,刺史赵敬降。

(16)周德威禀报晋王,因为兵少不足以攻城,晋王派遣李存审率领吐谷浑、契的骑兵前去会合。李嗣源攻打瀛州,刺史赵敬投降。

(17)五月,甲申,帝至洛阳,疾甚。

(17)五月甲申(初六),后梁太祖回到洛阳,病情严重。

(18)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薛贻矩卒。

(18)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薛贻矩去世。

(19)燕主守光遣其将单廷将精兵万人出战,与周德威遇于龙头冈。廷曰:“今日必擒周杨五以献。”杨五者,德威小名也,既战,见德威于陈,援枪单骑逐之,枪及德威背,德威侧身避之,奋反击廷坠马,生擒,置于军门。燕兵退走,德威引骑乘之,燕兵大败,斩首三千级。廷,燕骁将也,燕人失之,夺气。

(19)燕主刘守光派遣他的部将单廷率领精锐军队一万人出城迎战,在龙头冈与周德威相遇,单廷说:“今天一定要擒住周杨五作为战利品进献!”杨五是周德威的小名。交战后,单廷见周德威在阵中,持枪单马追赶,枪尖刺到周德威的脊背,周德威侧身避开,奋力挥杖反击单廷落马,生擒单廷,放在军营门前。燕兵退走,周德威带领骑兵追逐,燕兵大败,斩杀三千人。单廷是燕的勇将,燕人失掉了他,大丧士气。

(20)己丑,蜀大赦。

(20)己丑(十一日),蜀实行大赦。

(21)李遇少子为淮南牙将,遇最爱之,徐温执之,至宣州城下示之,其子啼号求生,遇由是不忍战。温使曲客何荛入城,以吴王命说之曰:“公本志果反,请斩荛以徇;不然,随荛纳款。”遇乃开门请降,温使柴再用斩之,夷其族,于是诸将始畏温,莫敢违其命。

(21)吴宣州刺使李遇的小儿子提任淮南牙将,李遇最喜欢他,徐温将他逮捕,押到宣州城下,他的小儿子号哭哀求活命,李遇因此不忍心再战。徐温派典客何荛进入宣州城内,用吴王杨隆演的命令劝说他,说:“您本来的意思如果是谋反,请斩我何荛向众宣示;不是这样,随我何荛出城归顺投降。”李遇于是打开城门,请求归降,徐温派柴再用把他斩首,杀了他全族。于是各个将领开始畏惧徐温,没有人敢于违抗他的命令。

徐知诰以功迁州刺史。知诰事温甚谨,安于劳辱,或通夕不解带,温以是特爱之,每谓诸子曰:“汝辈事我能如知诰乎?”时诸州长吏多武夫,专以军旅为务,不恤民事;知诰在升州,独选用廉吏,修明政教,招延四方士大夫,倾家赀无所爱。洪州进士宋齐丘,好纵横之术,谒知诰,知诰奇之,辟为推官,与与判官王令谋、参军王专主谋议,以牙吏马仁裕、周宗、曹为腹心。仁裕,彭城人;宗,涟水人也。

徐知诰因功任州刺史。徐州诰为徐温做事非常谨慎,任劳任怨,有时通宵不解衣带,徐温因此特别喜爱他,常对诸子说:“你们为我做事能够像徐知诰吗?”当时各州长官多是武夫,只以征战为职责,不体察民间之事;徐知诰在升州,只选用廉洁奉公的官吏,修明政治教化,招请四方士大夫,用尽所有家财也无所吝惜。洪州进士宗齐丘,喜好纵横家游说之术,进见徐知诰,徐知诰认为他是奇才,任用为推官,与判官王令谋、参军王专门主持出谋划策,以牙吏马仁裕、周宗、曹为左右亲信。马仁裕是彭城人;周宗是涟水人。

(22)闰月,壬戌,帝疾增甚,谓近臣曰:“我经营天下三十年,不意太原余孽更炽如此!吾观其志不小,天复夺我年,我死,诸儿非彼敌也,吾无葬地矣!”因哽咽,绝而复苏。

(22)闰五壬戌(十五日),后梁太祖的病情加重,对亲近官员说:“我经营谋取天下三十年,想不到太原李克用的余孽更加兴旺强大如此!我看他的志向不小,上天又削除我的年寿,我死了,诸儿不是他们的敌手,我没有葬身之地了!”于是哽咽失声,呼吸停止后却又苏醒过来。

(23)高季昌潜有据荆南之志,乃奏筑江陵外郭,增广之。

(23)荆南节度使高季昌暗中有盘据荆南的志向,于是奏请修筑江陵的外城,把它增广扩大。

(24)丙寅,蜀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锴罢为兵部尚书

(24)丙寅(十九日),前蜀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王锴被免职,降为兵部尚书。

(25)帝长子郴王友裕早卒。次假子博王友文,帝特爱之,常留守东都,兼建昌宫使。次郢王友,其母亳州营倡也,为左右控鹤都指挥使。次均王友贞,为东都马步都指挥使。

(25)后梁太祖的长子郴王朱友裕早死,次养子博王朱友文,特别受太祖喜爱,经常留守东都大梁,兼建昌宫使。郢王朱友,担任左右控鹤都指挥使,他的母亲是亳州营妓。均王朱友贞担任东都马步都指使。

初,元贞张皇后严整多智,帝敬惮之。后殂,帝纵意声色,诸子虽在外,常征其妇入侍,帝往往乱之。友文妇王氏色美,帝尤宠之,虽未以友文为太子,帝意常属之。友心不平。友尝有过,帝挞之,友益不自安。帝疾甚,命王氏召友文于东都,欲与之诀,且付以后事。友妇张氏亦朝夕侍帝侧,知之,密告友曰:“大家以传国宝付王氏怀往东都,吾属死无日矣。”夫妇相泣。左右或说之曰:“事急计生,何不改图,时不可失!”

当初,元贞张皇后严肃端正,聪明多智,后梁太祖对她恭敬而畏惧。张皇后死后,后梁太祖纵情歌舞女色,诸子即使在外地,也常征召他们的妻子入宫侍奉,太祖往往与她们淫乱。朱友文的妻子王氏容貌美丽,太祖尤其宠爱她,虽然没有立朱友文为太子,太祖的意向时常专注于他。朱友心里愤愤不平。朱友曾经犯有过错,太祖用鞭子打了他,朱友更加不能自安。后梁太祖病情严重,命王氏到东都大梁召朱友文来西都洛阳,想要与他诀别,并且托付后事。朱友的妻子张氏也日夜侍奉在太祖身边,知道这件事,秘密告知朱友说:“皇上把传国宝玺交给王氏带往东都,我们的死没有几天了。”夫妇二人相对流泪。左右有人劝解他们说:“事急生计,何不另外设法,时机不可错过!”

六月,丁丑朔,帝命敬翔出友为莱州刺史,即令之官。已宣旨,未行敕。时左迁者多追赐死,友益恐。

六月,丁丑朔(初一),后梁太祖命敬翔将朱友调出任莱州刺史,立即让他赴任。已经传旨,但没有颁行敕书。当时贬官者大多追命赐死,朱友越发恐慌。

戊寅,友易服微行入左龙虎军,见统军韩,以情告之。亦见功臣宿将多以小过被诛,惧不自保,遂相与合谋。以牙兵五百人从友杂控鹤士入,伏于禁中,中夜斩关入,至寝殿,侍疾者皆散走。帝惊起,问:“反者为谁?”友曰:“非他人也。”帝曰:“我固疑此贼,恨不早杀之。汝悖逆如此,天地岂容汝乎!”友曰:“老贼万段!”友仆夫冯廷谔刺帝腹,刃出于背。友自以败毡裹之,瘗于寝殿,秘不发丧。遣供奉官丁昭溥驰诣东都,命均王友贞杀友文。

戊寅(初二),朱友改换服装隐藏身份,进入左龙虎军,会见左龙虎统军韩,把实情告诉他。韩也见功臣老将多因小过被杀,惧怕不能保全自己,于是与朱友共同策划。韩领牙兵五百人随从朱友混杂在控鹤军士中进入皇宫,埋伏在宫内,半夜砍断门闩进入,到达寝殿,侍候病人的都逃散了。后梁太祖惊起,问:“谋反的是谁?”朱友说:“不是别人。”太祖说:“我原来怀疑你这贼子,只恨没有早把你杀死。你如此叛逆,天地难道容你吗!”朱友说:“把老贼碎尸万段!”朱友的马夫冯廷谔猛刺太祖的肚子,刀尖从背上穿出。朱友亲自用毁坏的毡子把太祖裹起来,埋在寝殿里,封锁消息,不发丧。派遣供奉官丁昭溥驰往东都大梁,命令均王朱友贞杀死朱友文。

己卯,矫诏称:“博王友文谋逆,遣兵突入殿中,赖郢王友忠孝,将兵诛之,保全朕躬。然疾因震惊,弥致危殆,宜令友权主军国之务。”韩为友谋,多出府库金帛赐诸军及百官以取悦。

己卯(初三),朱友假造诏令称:“博王朱友文谋反,派兵冲入殿中。朕依赖郢王朱友忠诚孝敬,率领军队把朱友文杀死,保全朕身。但朕病因为震动惊恐,更加危险,应令朱友暂时主持军队国家事务。”韩替朱友谋划,大量取出府库内的金帛赐给各军及百官来取悦于人。

辛巳,丁昭溥远,闻友文已死,乃发丧,宣遗制,友即皇帝位。

辛巳(初五),供奉官丁昭溥返回,朱友听说朱友文已死,这才发丧,宣布先帝遗留的制书,朱友即皇帝位。

时朝廷新有内难,中外人情汹汹。许州军士更相告变,匡国节度使韩建皆不之省,亦不为备;丙申,马步都指挥使张厚作乱,杀建,友不敢诘,甲辰,以厚为陈州刺史。

当时朝廷新出现内部的变故,内外人情纷扰不安。许州军士轮番报告发生事变,匡国节度使韩建不检查,也不防备。丙申(二十日),马步都指挥使张厚发动叛乱,杀死韩建,朱友不敢追究,甲辰(二十八日),任命张厚为陈州刺史。

(26)秋,七月,丁未,大赦。

(26)秋季,七月,丁未(初二)后梁宣布大赦。

(27)天雄节度使罗周翰幼弱,军府事皆决于牙内都指挥使潘晏;北面都招讨使、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军于魏州,久欲图之,惮太祖威严,不敢发。至是,师厚馆于铜台驿,潘晏入谒,执而杀之,引兵入牙城,据位视事。壬子,制以师厚为天雄节度使,徙周翰为宣义节度使。

(27)天雄节度使罗周翰年幼懦弱,军府事务都由牙内都指挥使潘晏决定。北面都招讨使、宣义节度使杨师厚在魏州驻扎,长期以来就想要谋取天雄,惧怕后梁太祖的威严,不敢动手。到这时,杨师厚在铜雀驿借宿,潘晏进见,把他逮捕并且杀死,带兵进入牙城,占据天雄节度使的职位办公治事。壬子(初七),颁布制书,任命杨师厚为天雄节度使,调任罗周翰为宣义节度使。

(28)以侍卫诸军使韩领匡国节度使。

(28)后梁任命侍卫诸军使韩兼匡国节度使。

(29)甲寅,加吴越王尚父。

(29)甲寅(初九),后梁加封吴越王钱为尚父。

(30)甲子,以均王友贞为开封尹、东都留守。

(30)甲子(十九日),后梁任命均王朱友贞为开封尹、东都留守。

(31)蜀太子元坦更名元膺。

(31)前蜀太子王元坦改名元膺。

(32)丙寅,废建昌宫使,以河南尹张宗为国计使,凡天下金谷旧隶建昌宫者悉主之。

(32)丙寅(二十一日),后梁撤销建昌宫使,任命河南尹张宗为国计使,凡天下钱粮过去隶于建昌宫的,全部由他掌管。

(33)八月,龙骧军三千人戍怀州者,溃乱东走,所过剽掠;戊子,遣东京马步军都指挥使霍彦威、左耀武指挥使杜宴球讨之,庚寅,击破乱军,执其都将刘重遇于鄢陵,甲午,斩之。

(33)八月,驻防怀州的龙骧军三千人,离散叛乱向东逃跑,经过的地方抄抢掠夺。戊子(十三日),派遣东京马步军都指挥使霍彦威、左耀武指挥使杜宴球率兵讨伐。庚寅(十五日),霍彦威等打败叛乱的军队,在鄢陵捉住他们的都将刘重遇。甲午(十九日),把刘重遇斩首。

(34)郢王友既篡立,诸宿将多愤怒,虽曲加恩礼,终不悦。告哀使至河中,扩国节度使冀王朱友谦泣曰:“先帝数十年开创基业,前日变起宫掖,声闻甚恶,吾备位藩镇,心窃耻之。”友加友谦侍中、中书令,以诏书自辨,且征之。友谦谓使者曰:“所立者为谁?先帝晏驾不以理,吾且至洛阳问罪,何以征为!”戊戌,以侍卫诸军使韩为西面行营招讨使,督诸军讨之。友谦以河中附于晋以求救,九月,丁未,以感化节度使康怀贞为河中都招讨使,更以韩副之。

(34)郢王朱友篡夺帝位以后,众位老将大多愤怒,虽然极力增加恩赏礼遇,但终究不高兴。告哀使到达河中,护国节度使冀王朱友谦流着泪说:“先帝数十年开创的根基事业,日前变起皇宫掖廷,名声很坏,我充数藩镇,内心感到耻辱。”朱友诏令朱友谦加官为侍中、中书令,用诏书为自己辩解,并且召他到东都。朱友谦对使者说:“所立的人是谁?先帝去世不理丧事,我将要到洛阳去问他的罪,要他征召做什么!”戊戌(二十三日),朱友任命侍卫诸军使韩为西面行营招讨使,督率诸军讨伐朱友谦。朱友谦将河中归附于晋以求救援。九月丁未(初三),朱友任命感化节度使康怀贞为河中招讨使,改命韩做他的副手。

(35)友以兵部尚书知崇政院事敬翔,太祖腹心,恐其不利于已,欲解其内职,恐失人望,庚午,以翔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壬申,以户部尚书李振充崇政院使。翔多称疾不预事。

(35)朱友因兵部尚书、知崇政院事敬翔是太祖的心腹,担心他对自己不利,想要解除他崇政院使的职务,又怕丧失众望,庚午(二十六日),任命敬翔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壬申(二十八日),任命户部尚书李振为崇政院使。敬翔便常声称有病,不参与政事。

(36)康怀贞等与忠武节度使牛存节合兵五万屯河中城西,攻之甚急。晋王遣其将李存审、李嗣肱李嗣恩将兵救之,败梁兵于胡壁。嗣恩,本骆氏子也。

(36)康怀贞等与忠武节度使牛存节合兵五万,在河中城西扎营,攻城很是急迫。晋王李存勖派遣他的部将李存审、李嗣肱、李嗣恩率领军队前去救援,在胡壁打败后梁兵。李嗣恩原是骆氏的儿子。

(37)吴武忠王之疾病也,周隐请召刘威,威曰是为帅府所忌。或谮之于徐温,温将讨之。威幕客黄讷说威曰:“公受谤虽深,反本无状,若轻舟入觐,则嫌疑皆亡矣。”威从之。陶雅闻李遇败,亦惧,与威偕诣广陵,温待之甚恭,如事武忠王之礼,优加官爵,雅等悦服,由是人皆重温。讷,苏州人也。温与威、雅帅将吏请于李俨,承制加嗣吴王隆演太师、吴王,以温领镇海节度使、同平章事,淮南行军司马如故。温遣威、雅还镇。

(37)吴武忠王场行密病重的时候,周隐请求召刘威,刘威因此被淮南帅府的人所忌恨。有人在徐温面前诬陷刘威,徐温将要派兵讨伐他。刘威的幕客黄讷劝告他说:“您受到诽谤虽然深重,担谋反原本无其事,如果您乘轻便小船到广陵进见,那么嫌疑就会消除了。”刘威依从了他。歙州观察使陶雅听说宣州观察使李遇战败,也很惧怕,与刘威同行往广陵,徐温待他们很恭敬,如同侍奉武忠王杨行密的礼节,从优加官晋爵,陶雅等心悦诚服,因此人们都推重徐温。黄讷是苏州人。徐温与刘威、陶雅率领将吏向李俨请求,承用制书加封吴王继承人杨隆演为太师、吴王,任命徐温为镇海节度使、同平章事,淮南行军司马的官职如旧。徐温派遣刘威、陶雅各回本镇。

(38)辛巳,蜀改剑南东川曰武德军。

(38)辛巳(疑误),蜀改剑南东川为武德军

(39)朱友谦复告急于晋,冬,十月,晋王自将泽潞而西,遇康怀贞于解县,大破之,斩首千级,追至白径岭而还。梁兵解围,退保陕州。友谦身自至猗氏谢晋王,从者数十人,撤武备,诣晋王帐,拜之为舅。晋王夜置酒张乐,友谦大醉。晋王留宿帐中,友谦安寝,鼾息自如。明旦复置酒而罢。

(39)朱友谦又向晋告急,冬季,十月,晋王李存勖亲自率领军队自泽潞向西进发,在解县遇到康怀贞,把后梁兵打得大败,斩杀千余人,追到白径岭才回来。后梁兵解除对河中的包围,撤退保卫陕州。朱友谦亲自到猗氏县感谢李存勖,随从数十人,撤去兵器,前往晋王的营帐,拜晋王为舅舅。晋王晚上摆设酒宴歌舞,朱友谦喝得大醉。晋王让他留宿在自己的帐幕里,朱友谦安睡,鼾息声平静自如。第二天早晨晋王又摆酒宴饮,尽兴才散。

(40)杨师厚既得魏博之众,又兼都招讨使,宿卫劲兵多在麾下,诸镇兵皆得调发,威势甚重,心轻郢王友,遇事往往专行不顾。友患之,发诏召之,云“有北边军机,欲与卿面议。”师厚将行,其腹心皆谏曰:“往必不测。”师厚曰:“吾知其为人,虽往,如我何!”乃帅精兵万余人,渡河趣洛阳,友大惧,丁亥,至都门,留兵于外,与十余人入见,友喜,甘言逊词以悦之,赐与巨万。癸巳,遣还。

(40)杨师厚得到魏博的军队后,又兼任都招讨使,宫中警卫的精壮兵士多在他的部下,各镇的军队都能够调发,声威权势很重,心中轻视郢王朱友,遇到事情往往独断专行不顾其他。朱友对他很担忧,颁发诏书召他,说:“有北边军事机要,想要与您当面商议。”杨师厚将要起程,他的心腹亲信都劝他说:“前去一定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杨师厚说:“我知道朱友的为人,即使前去,能拿我怎么办!”于是率领精锐军队一万多人,渡过黄河,直奔洛阳,朱友大为惊惧。丁亥(十三日),杨师厚率兵到达洛阳外城城门前,把军队留在门外,与十几个人入城进见,朱友欢喜,用甜蜜恭顺的言词讨杨师厚高兴,赏赐的财物巨万。癸巳(十九日),朱友遣送杨师厚返回。

(41)十一月,赵将王德明将兵三万掠武城,至于临清,攻宗城,下之。癸丑,杨师厚伏兵唐店,邀击,大破之,斩首五千余级。

(41)十一月,赵将王德明率领三万军队抢掠武城县,直到临清,攻打宗城,并把宗城夺取。癸丑(初九),杨师厚在唐店埋伏军队,进行拦击,大败赵兵,斩杀五千余人。

(42)甲寅,葬神武元圣孝皇帝于宣陵,庙号太祖。

(42)甲寅(初十),后梁安葬神武元圣孝皇帝于宣陵,庙号太祖。

(43)吴淮南节度使陈璋等将水军袭楚岳州,执刺史范玫;楚王殷遣水军都指挥使杨定真救岳州。璋等进攻荆南,高季昌遣其将倪可福拒之。吴恐楚人救荆南,遣抚州刺史刘信帅江、抚、袁、吉、信五州兵屯吉州,为璋声援。

(43)吴淮南节度副使陈璋等率领水军袭击楚岳州,捉住岳州刺史苑玫;楚王马殷派遣水军都指挥使杨定真救援岳州。陈璋等进攻荆南,高季昌派遣他的部将倪可福率兵抵御。吴恐怕楚人援救荆南,派遣抚州刺史刘信率领江、抚、袁、吉、信五州的军队驻防吉州,作为陈璋的声援。

(44)十二月,戊寅,蜀行宫都指挥使王宗汾攻岐文州,拔之,守将李继夔走。

(44)十二月戊寅(初五),蜀行营都指挥使王宗汾攻打岐文州,夺取州城,守将李继夔逃跑。

(45)是岁,隰州都将刘训杀刺史,以州降晋,晋王以为瀛州刺史。训,永和人也。

(45)这一年,隰州都将刘训杀死刺史,献州降晋,晋王李存勖任命刘训为瀛州刺史。刘训是永和人。

(46)虔州防御使李彦图卒,州人奉谭全播知州事,遣使内附,诏以全播为百胜防御使、虔韶二州节度开通使。

(46)虔州防御史李彦图去世,州人尊奉谭全播主持州中事务;谭全播派遣使者内附于后梁,朱友诏令任命谭全播为百胜防御使及虔韶二州节度开通使。

(47)高季昌出兵,声言助梁伐晋,进攻襄州,山南东道节度使孔击败之。自是朝贡路绝。,兖州人也。

(47)高季昌出兵,扬言助后梁伐晋,进攻襄州,山南东道节度使孔把他打败。自这以后,荆南入后梁进贡的道路断绝。孔是兖州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