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92年

892年

892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景福元年。

改元景福

大顺三年(892)正月二十一日,昭宗大赦天下。改元,以大顺三年为景福元年。

李茂贞等讨杨守亮

景福元年(892)正月,凤翔李茂贞、静难王行瑜、镇国韩建、同州王行约、秦州李茂庄五节度使杨守亮容匿杨复恭,请出兵讨伐,并请加李茂贞山南西道招讨使。朝议恐茂贞得山南不可复制,下诏和解,皆不听。茂贞、行瑜擅举兵击兴元(今陕西汉中)。二月,以茂贞为山南西道招讨使。七月,李茂贞连克凤(今陕西风县)、兴(今陕西略阳)、洋(今陕西西乡)三州,八月,攻拔兴元,茂贞皆表其子弟为镇守。杨复恭杨守亮及守信、守贞、守忠等逃奔阆州(今四川阆中)。

河东、成德、卢龙三镇交兵

景福元年(892)正月,成德王、卢龙李匡威合兵十余万攻河东李克用李克用遣李嗣勋迎击,大破幽、镇兵,斩获三万。三月,李克用义武军(驻今河北定县)节度使王处存合兵攻,大败于新市(今河北新乐南),折兵亦三万余人。朝廷有诏,令诸镇和解。四月,李匡威出兵云(今山西大同)、代(今山西代县);李克用始引兵退回河东。八月,李匡威赫连铎将兵八万攻云州李克用出兵大破之,斩获不可胜计,匡威等烧营而遁。

朱全忠于斗门,大败

景福元年(892)二月,朱全忠出兵击天平军(治郓,今山东西平西北),遣子朱友裕将兵前行,军于斗门(今山东濮阳境)。朱全忠至卫南(今河南濮阳与滑县之间)。率步骑万人先袭斗门,朱友裕弃营走。全忠不知,引兵往斗门,至者皆为郓人所杀。乘胜进击,大破汴军,全忠仅以身免。

王建败杨晟、杨守亮

威戎节度使(驻彭州)杨晟与前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等约合攻王建。景福元年(892)二月,晟出兵掠汉州(今四川广汉)境,又遣将吕尧会杨守厚攻梓州(今四川三台)。王建遣李简迎击,斩吕尧。又调兵五万攻彭州,败杨晟。杨守亮遣将攻成都,以救杨晟,又被王建击退,部将杨子实率二万众降于王建。杨晟请杨守忠、守信等攻东川,亦被顾彦晖击退。四月,李简连破杨守忠、守厚军,斩获三千人,降一万五千人。七月,王建进围彭州,用王先成计,招抚百姓,长期围困。十二月,王建遣将华洪击破杨守亮于阆州(今四川阆中)。

孙儒败死

景福元年(892)二月,孙儒宣州杨行密取常州、润州。孙、杨反复交战,孙儒屡败。六月,杨行密孙儒大营,断其粮道。儒军食尽,士卒大疫,行密纵兵猛击,敌军大败,孙儒被擒斩,传首京师。儒部将刘建锋马殷收残众南走洪州(今江西南昌)。杨行密归扬州,表田君守宣州,安仁义守润州。孙儒,河南人,为秦宗权都将。光启初受宗权派遣攻据东都,后又受命攻略淮南。杀主帅秦宗衡叛秦宗权,据有扬州。文德元年(888)自为淮南节度使,北与时溥连和,又纳款于汴,诏授检校司空。儒悉兵南与杨行密战,取苏南诸州;杨行密乘虚复占扬州。孙、杨反复争夺,行密终以智术擒斩孙儒孙儒部将马殷后据湖南,表赠儒为司徒、乐安郡王,立庙以祀。

忠义军易帅

景福元年(892)二月,忠义节度使赵德湮卒,子赵匡凝代领其职。德湮,蔡州(今河南汝南)人,从秦宗权为将,据襄阳(属湖北),后举地(襄州)附于朱全忠,加忠义军节度使,从朱全忠平秦宗权。朝廷以其功加中书令,封淮安郡王。

杨行密任淮南节度使

景福元年(892)四月,杨行密时溥南侵之兵,取楚州(今江苏清江东南)。六月擒斩孙儒。先是,扬州富庶甲天下,时人称扬一、益二,兵火之余,江淮士民转徙几尽。八月,诏以杨行密为淮南节度使、同平章事;以田君知宣州留后;安仁义为润州刺史。行密收孙儒降兵,厚其禀给。又招抚流散,轻徭薄赋,未及数年,公私富庶,几复承平之旧。

李存孝叛李克用

景福元年(892)九月,李克用假子、邢、、磁州留后李存孝对李克用用人不满,且惧祸,乃潜结成德王和朱全忠,上表以三州归于朝廷,乞赐旌节及会诸道兵讨伐李克用。诏以李存孝为邢、、磁节度使(驻治邢州,今河北邢台)。

朱全忠击徐州

景福元年(892)二月,诏时溥太子太师入朝,时溥迫监军奏称将士留己。十月,复以溥为侍中、感化军节度使,驻徐州。朱全忠奏请追夺溥任命,不果。十一月,时溥濠州刺史张、泗州刺史张谏以州附全忠,溥仅保有徐州。朱全忠遣子朱友裕将兵攻拔濮州后,移兵击徐。

颁行《景福崇玄历》

唐穆宗以来所行《宣明历》有误差,太子少詹边冈造新历成,景福元年(892)十二月,奏上。命曰《景福崇玄历》,颁行。

钱谬建瑞相寺

景福元年(892),唐武胜防御使钱谬于剡县(今浙江嵊县)石城山建瑞相寺,以奉弥勒三生石像。

裴庭裕撰成《东观奏记》

景福元年(892),裴庭裕撰成《东观奏记》。裴庭裕,生卒年不详,字膺余,闻喜人(今山西)。乾宁(894-898)中在内廷供奉,以文笔敏捷著称,号“下水船”。官至右补阙。自宣宗时始,为官四十年。中原战乱,内廷《起居注》多散佚,庭裕就个人所见所闻,作《东观奏记》。虽属野史笔记,但史料价值很高,宋代司马光著《资治通鉴》时,多采其说。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上之中景福元年(壬子,公元八九二年)

春,正月,丙寅,赦天下,改元。

凤翔李茂贞、静难王行瑜、镇国韩建、同州王行约、秦州李茂庄五节度使上言:杨守亮容匿叛臣复恭,请出军讨之,乞加茂贞山南西道诏讨使。朝议以茂贞得山南,不可复制,下诏和解之,皆不听。

李匡威合兵十余万攻尧山,李克用遣其将李嗣勋击之,大破幽、镇兵,斩获三万。

杨行密谓诸将曰:“孙儒之众十倍于我,吾战数不利,欲退保铜官,何如?”刘威李神福曰:“儒扫地远来,利在速战。宜屯据险要,坚壁清野以老其师,时出轻骑抄其馈饷,夺其俘掠。彼前不得战,退无资粮,可坐擒也。”戴友规曰:“儒与我相持数年,胜负略相当。今悉众致死于我,我若望风弃城,正堕其计。淮南士民从公渡江及自儒来降者甚,公宜遣将先护送归淮南,使复生业,儒军闻淮南安堵,皆有思归之心,人心既摇,安得不败!”行密悦,从之。友规,庐州人也。

威戎节度使杨晟与杨守亮等约攻王建,二月,丁丑,晟出兵掠新繁、汉州之境,使其将吕尧将兵二千会杨守厚攻梓州;建遣行营都指挥使李简击尧,斩之。

戊寅,朱全忠出兵击,遣其子友裕将兵前行,军于斗门。

李茂贞、王行瑜擅举兵击兴元。茂贞表求招讨使不已,遗杜让能、西门君遂书,陵蔑朝廷。上意不能容,御延英,召宰相、谏官议之。时宦官有阴与二镇相表里者,宰相相顾不敢言,上不悦。给事中牛徽曰:“先朝多难,茂贞诚有翼卫之功;诸杨阻兵,亟出攻讨,其志亦在疾恶,但不当不俟诏命耳。比闻兵过山南,杀伤至多。陛下倘不以招讨使授之,使用国法约束,则山南之民尽矣。”上曰:“此言是也。”乃以茂贞为山南西道招讨使。

甲申,朱全忠至卫南,将步骑万人袭斗门,朱友裕弃营走,据其营。全忠不知,乙酉,引兵趣斗门,至者皆为郓人所杀。全忠退军瓠河,丁亥,击全忠,大破之,全忠走。张归厚于后力战,全忠仅免,副使李等皆死。

朱全忠奏贬河阳节度使赵克裕,以佑国节度使张全义兼河阳节度使。

孙儒围宣州。初,刘建锋为孙儒守常州,将兵从儒击杨行密,甘露镇使陈可言帅部兵千人据常州。行密将张训引兵奄至城下,可言仓猝出迎,训手刃杀之,遂取常州。行密别将又取润州。

朱全忠连年攻时溥,涂、泗、濠三州民不得耕获,衮、兖、河东兵救之,皆无功,复值水灾,人死者什六七。溥困甚,请和于全忠,全忠曰:“必移镇乃可。”溥许之。全忠乃奏请移溥它镇,仍命大臣镇徐州。诏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刘崇望同平章事,充感化节度使,以溥为太子太师。溥恐全忠诈而杀之,据城不奉诏,崇望及华阴而还。

忠义节度使赵德薨,子匡凝代之。

范晖骄侈失众心,王潮以从弟彦复为都统,弟审知为都监,将兵攻福州。民自请输米饷军,平湖洞及滨海蛮夷皆以兵船助之。

辛丑,王建遣族子嘉州刺史宗裕、雅州刺史王宗侃、威信都指挥使华洪、茂州刺史王宗瑶将兵五万攻彭州,杨晟逆战而败,宗裕等围之。杨守亮遣其将符昭救晟,径趋成都,营三学山。建亟召华洪还。洪疾驱而至,后军尚未集,以数百人夜去昭营数里,多击更鼓;昭以为蜀军大至,引兵宵遁。

三月,以户部尚书郑延昌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延昌,从谠之从兄弟也。

左神策勇胜三都都指挥使杨子实、子迁、子钊,皆守亮之假子也,自渠州引兵救杨晟,知守亮必败,壬子,帅其众二万降于王建。

李克用王处存合兵攻,癸丑,拔天长镇。戊午,与战于新市,大破之,杀获三万馀人;辛酉,克用退屯栾城。诏和解河东及镇、定、幽四镇。

杨晟遗杨守贞、杨守忠、杨守厚书,使攻东川以解彭州之围,守贞等从之。神策督将窦行实戍梓州,守厚密诱之为内应;守厚至涪城,行实事泄,顾彦晖斩之。守厚遁去。守贞、守忠军至,无所归,盘桓绵、剑间,王建遣其将吉谏袭守厚,破之。癸亥,西川将李简邀击守忠于钟阳,斩获三千馀人。夏,四月,简又破守厚于铜,斩获三千馀人,降万五千人;守忠、守厚皆走。

乙酉,置武胜军于杭州,以防御使

天威军使贾德晟,以李顺节之死,颇怨愤,西门君遂恶之,奏而杀之。德晟麾下千馀骑奔凤翔,李茂贞由是益强。

李匡威出兵侵云、代,壬寅,李克用始引兵还。

时溥遣兵南侵,至楚州杨行密张训李德诚败之于寿河,遂取楚州,执其刺史刘瓒

五月,加宁节度使王行瑜兼中书令。

杨行密屡败孙儒兵,破其广德营,张训屯安吉,断其粮道。儒食尽,士卒大疫,遣其将刘建锋马殷分兵掠诸县。六月,行密闻儒疾疟,戊寅,纵兵击之。会大雨、晦冥,儒军大败,安仁义破儒五十馀寨,擒儒于陈,斩之,传首京师,儒众多降于行密。刘建锋、马殷收馀众七千,南走洪州,推建锋为帅,殷为先锋指挥使,以行军司马张佶为谋主,比至江西,众十馀万。

丁酉,杨行密帅众归扬州;秋,七月,丙辰,至广陵,表宣州,安仁义守润州。

先是,扬州富庶甲天下,时人称扬一、益二,及经秦、毕、孙、杨兵火之馀,江、淮之间,东西千里扫地尽矣。

王建围彭州,久不下,民皆窜匿山谷;诸寨日出俘掠,谓之“淘虏”,都将先择其善者,馀则士卒分之,以是为常。

有军士王先成者,新津人,本书生也,世乱,为兵,度诸将惟北寨王宗侃最贤,乃往说之曰:“彭州本西川之巡属也,陈、田召杨晟,割四州以授之,伪署观察使,与之共拒朝命。今陈、田已平而晟犹据之,州民皆知西川乃其大府而司徒乃其主也,故大军始至,民不入城而入同谷避之,以俟招安。今军至累月,未闻招安之命,军士复从而掠之,与盗贼无异,夺其资财,驱其畜产,分其老弱妇女以为奴婢,使父子兄弟流离愁怨;其在山中者暴露于暑雨,残伤于蛇虎,孤危饥渴,无所归诉。彼始以杨晟非其主而不从,今司徒不加存恤,彼更思杨氏矣。”宗侃恻然,不觉屡移其床前问之,先成曰:“又有甚于是者,今诸寨每旦出六七百人,入山淘虏,薄暮乃返,曾无守备之意,赖城中无人耳,万一有智者为之画策,使乘虚奔突,先伏精兵千人于门内,登城望淘虏者稍远,出弓弩手、炮手各百人,攻寨之一面,随以役卒五百,负薪土填壕为道,然后出精兵奋击,且焚其寨;又于三面城下各出耀兵,诸寨咸自备御,无暇相救,城中得以益兵继出,如此,能无败乎!”宗侃矍然曰:“此诚有之,将若之何?”

先成请条列为状以白王建,宗侃即命先成草之,大指言:“今所白之事,须四面通共,宗侃所司止于北面,或所白可从,乞以牙举施行。”事凡七条:“其一,乞招安山中百姓。其二,乞禁诸寨军士及子弟无得一人辄出淘虏,仍表诸寨之旁七里内听樵牧,敢越表者斩。其三,乞置招安寨,中容数千人,以处所招百姓,宗侃请选所部将校谨干者为招安将,使将三十人昼夜执兵巡卫。其四,招安之事须委一人总领,今榜帖既下,诸寨必各遣军士入山招安,百姓见之无不惊疑,如鼠见狸,谁肯来者!欲招之必有其术,愿降帖付宗侃专掌其事。其五,乞严勒四寨指挥使,悉索前日所虏彭州男女老幼集于营场,有父子、兄弟、夫妇自相认者即使相从,牒其人数,部送招安寨,有敢私匿一人者斩;仍乞勒府中诸营,亦令严索,有自军前先寄归者,量给资粮,悉部送归招安寨。其六,乞置九陇行县于招安寨中,以前南郑令王丕摄县令,设置曹局,抚理百姓,择其子弟之壮者,给帖使自入山招其亲戚;彼知司徒严禁侵掠,前日为军士所虏者,皆获安堵,必欢呼踊跃,相帅下山,如子归母,不日尽出。其七,彭州土地宜麻,百姓未入山时多沤藏者,宜令县令晓谕,各归田里,出所沤麻鬻之,以为资粮,必渐复业。”建得之大喜,即行之,悉如所申。

明日,榜帖至,威令赫然,无敢犯者。三日,山中民竞出,赴招安寨如归市,寨不能容,斥而广之;浸有市井,又出麻鬻之。民见村落无抄暴之患,稍稍辞县令,复故业。月馀,招安寨皆空。

己巳,李茂贞克凤州,感义节度使满存奔兴元。茂贞又取兴、洋二州,皆表其子弟镇之。

八月,以杨行密为淮南节度使、同平章事,以宣州留后,安仁义为润州刺史。

孙儒降兵多蔡人,行密选其尤勇健者五千人,厚其禀赐,以衣蒙甲,号“黑云都”,每战,使之先登陷陈,四邻畏之。

行密以用度不足,欲以茶盐易民布帛,掌书记舒城高勖曰:“兵火之馀,十室九空,又渔利以困之,将复离叛。不若悉我所有易邻道所无,足以给军;进贤守令劝课农桑,数年之间,仓库自实。”行密从之。田闻之曰:“贤者之言,其利远哉!”行密驰射武伎,皆非所长,而宽简有智略,善抚御将士,与同甘苦,推心待物,无所猜忌。尝早出,从者断马秋,取其金,行密知而不问,它日,复早出如故,人服其度量。淮南被兵六年,士民转徙几尽;行密初至,赐与将吏,帛不过数尺,钱不过数百,而能以勤俭足用,非公宴,未尝举乐。招抚流散,轻徭薄敛,未及数年,公私富庶,几复承平之旧。

李克用北巡至天宁军,闻李匡威、赫连铎将兵八万寇云州,遣其将李君庆发兵于晋阳。克用潜入新城,伏兵于神堆,擒吐谷浑逻骑三百;匡威等大惊。丙申,君庆以大军至,克用迁入云州。丁酉,出击匡威等,大破之。己亥,天威等烧营而遁;追至天成军,斩获不可胜计。

辛丑,李茂贞攻拔兴元,杨复恭杨守亮、杨守信、杨守贞、杨守忠、满存奔阆州。茂贞表其子继密权知兴元府事。

九月,加荆南节度使同平章事。

时溥迫监军奏称将士留己,冬,十月,复以溥为侍中、感化节度。朱全忠奏请追溥新命;诏谕解之。

初,邢、、磁州留后李存孝,与李存信俱为李克用假子,不相睦。存信有宠于克用,存孝在邢州,欲立大功以胜之,乃建议取镇冀;存信从中沮之,不时听许。及王围尧山,存孝救之,不克。克用以存信为蕃、马步都指挥使,与存孝共击之,二人互相猜忌,逗留不进;克用更遣李嗣勋等击破之。存信还,谮存孝无心击贼,疑与之有私约。存孝闻之,自以有功于克用,而信任顾不及存信,愤怨,且惧及祸,乃潜结王及朱全忠,上表以三州自归于朝廷,乞赐旌节及会诸道兵讨李克用;诏以存孝为邢、、磁节度使,不许会兵。

十一月,时溥濠州刺史张、泗州刺史张谏以州附于朱全忠

乙未,朱全忠遣其子友裕将兵十万攻濮州,拔之,执其刺史邵伦,遂令友裕移兵击时溥

孙儒将王坛陷婺州,刺史蒋环奔赵州。

庐州刺史蔡俦发杨行密祖父墓,与舒州刺史倪章连兵,遣使送印于朱全忠以求救。全忠恶其反覆,纳其印,不救,且牒报行密;行密谢之。行密遣行营都指挥使李神福将兵讨俦。

《宣明历》浸差,太子少詹事边冈造新历成,十二月,上之。命曰《景福崇玄历》。

壬午,王建遣其将华洪击杨守亮于阆州,破之。建遣节度押牙延陵郑顼使于朱全忠;全忠问剑阁,顼极言其险。全忠不信,顼曰:“苟不以闻,恐误公军机。”全忠大笑。

是岁,明州刺史钟文季卒,其将黄晟自称刺史。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