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84年

884年

884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中和四年;黄巢金统五年;日本元庆八年。

杨师立攻陈敬,败死

东川节度使杨师立愤陈敬、田令孜兄弟权宠太甚,心不能平。西川节度使陈敬曾许高仁厚,讨韩秀升成功,当奏天子以东川相赏。师立闻之大怒。田令孜恐其为乱,征师立为右仆射。中和四年(884)二月,师立得诏书,怒不受代,举兵攻陈敬。唐廷以陈敬为西川、东川山南西道都指挥、招讨、安抚、处置等使。三月三日,杨师立移檄成都行在百官及诸道将吏士庶,数陈敬十罪,声言集兵十五万长驱问罪。诏削杨师立官爵,以高仁厚东川留后,将兵五千讨击。六月,师立被围于梓州(今四川三台),部将郑君雄逼其自杀,传首成都行在所。以高仁厚东川节度使

李克用发兵援陈、许

黄巢长期围攻陈州(今河南淮阳),唐虽调宣武(今河南开封朱全忠、感化(今江苏徐州)时溥、忠武(今河南许昌)周岌援救,由于义兵有十五万众,唐诸藩镇不能支,纷纷向沙陀李克用求救。中和四年(884)二月,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巾师援陈、许,唐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屯兵天井关(今山西晋城南四十五里太行山上)拒绝沙陀军通过。诸葛爽出身于庞勋起义军,叛变降唐,长期领兵作战,懂得因地设防,恐李克用趁机抢占河阳。三月十三日,李克用移军自河中南渡,东下洛阳。

黄巢陈州

黄巢围陈州(今河南淮阳)几三百日,大小数百战不能克。中和四年(884)四月,唐河东节度使李克用会许、汴、徐、兖诸镇军至,时义军尚让太康陈州北),黄邺屯西华(陈州西),诸镇兵分路出击,二十九日,尚让、黄邺退保郾城(今河南郾城),黄巢解陈州围,退军故阳里(陈州城北)。

王满渡之役

陈州围解,黄巢引兵西北趋汴州。朱全忠慌忙引兵回到大梁(今河南开封)。中和四年(884)五月,大雨平地三尺,黄巢军营为水所漂,李克用骑兵即将到来,黄巢于是引兵直取汴州。不久,李克用沙陀骑兵与忠武都监田从异所率许州(今河南许昌)兵向北追击,于中牟以北王满渡(河南中牟北)乘农民军半济,大举进攻,义军损失约万余人,黄巢大队人马溃散。

巢将尚让败降

中和四年(884)五月七日,唐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大齐尚让军于汴州城南尉氏门外、繁台、瓦子寨,杀数万人。尚让是大齐政权中仅次于黄巢的重要领导人,八日,因败穷竟率部万余人投降唐感化军节度使时溥。义军其它将领李谠、霍存葛从周张归霸张归厚兄弟皆率其残部投降朱全忠尚让,生卒年不详。乾符二年(875)与其兄尚君长王仙芝在长垣(今河南长垣东北)发动农民起义,成为唐末农民战争主要领导人之一。三年九、十月间,尚让受仙芝派遣分兵进入查蚜山(今河南遂平西)作战。黄巢王仙芝分军作战后,让随仙芝转战江汉之间。五年二月,仙芝战死于黄梅(今湖北),让率余众至亳州(今安徽毫县)附近与黄巢会师,推巢为黄王,号冲天大将军。后南征北战,下广州,克东都。广明元年(880)十二月,起义军攻入长安时,尚让向聚观的百姓宣称:”黄王起兵,本为百姓”。大齐政权建立,黄巢以尚让为太尉,兼中书令。中和元年(881)三月,尚让率兵五万西攻凤翔,在龙尾坡(今陕西岐山东)为郑畋所率唐军击败,折兵二万余众。三年二月,尚让等以十五万之众与李克用战于梁田陂(今陕西渭南东),又败,损兵数万。农民军撤出关中后围攻陈州(今河南淮阳),黄巢尚让太康(今河南)。四年三月,太康唐军攻陷。五月,尚让连遭败绩,向唐将时溥请降,时溥遣尚让随唐将李师悦追击黄巢,巢败亡后,尚让亦为时溥所杀。

朱全忠谋害李克用

李克用在王满渡大破黄巢军,黄巢逾汴而北,李克用穷追不舍,中和四年(884)五月十一日,追至冤句(今山东曹县西北),仅有数百骑兵,昼夜行二百余里,人马疲乏,乃营汴州(今河南开封)城外。朱全忠固请入城,馆于上源驿,设宴接风,克用语气傲慢,全忠不平。至夜,乘克用大醉发兵围攻,李克用登尉氏门(汴城南门),缒城出,监军陈景思等三百余人皆死。克用欲起兵攻朱全忠,妻刘氏制止,乃上表诉之朝廷,并移书责朱全忠。时朝廷方务姑息,优诏和解。克用乃率军济河还晋阳(今山西太原),大治甲兵,郁郁不平。此为来日李克用父子与朱温结仇之张本

狼虎谷黄巢被杀

黄巢兵溃王满渡,众将叛离,乃率残军逾汴而北。时连日大雨,李克用沙陀骑兵蹑后穷追,巢又败于封丘(今河南),收余众仅千人东奔兖州。中和四年(884)六月,感化军(今江苏徐州)节度使时溥遣将李师悦并尚让穷追黄巢,十五日,黄巢莱芜(今山东)又为追兵所败。所余亲故数人随他退至狼虎谷(今山东莱芜西南)。十七日,义军将领、黄巢外甥林言杀黄巢兄弟妻子投降唐军林言不久也被唐军所杀。七月,时溥遣使献黄巢及家人首级于成都行在所。黄巢(?-884),曹州冤句(今山东定陶)人。稍通文墨,屡举进士不第,以贩私盐为业。家富于财,善击剑骑射。乾符二年(875)初,王仙芝在长垣(今河南长垣东北)发动农民起义黄巢与同族兄弟子侄黄揆和黄恩邺等八人募众数千响应。两军会合协同作战,活动于河南、湖北、安徽等地。三年底,王仙芝欲降接受唐官职,遭黄巢严词谴责。二人于是分兵作战,巢率军北上。乾符五年(878),王仙芝战死于黄梅尚让率余众与黄巢合,巢成为起义军的最高领导人。巢称黄王,号冲天大将军,建元王霸,置官暑。自后南北转战,渡过长江,在越州(今浙江绍兴)遭唐淮南节度使高骈军队的阻击,乃转由浙江南下,开山路七百里,攻克福州,又沿海南下,于六年九月攻占广州。年冬黄巢率大军北伐,义军数十万乘大筏沿湘江顺流而北,克潭州(今湖南长沙),下江陵,至荆门(今湖北)遭唐将刘巨容袭击,乃转向东,广明元年(880)七月自采石(今安徽)渡长江,唐将高骈拥兵十万而不敢战,义军乘势跨过淮河,十一月攻占东都洛阳,十二月攻克长安。是月十三日,黄巢称帝,国号大齐,改元金统。但黄巢未派大军追击唐僖宗,也没有全力歼灭分镇关中的唐禁军,关中竖壁清野,大齐政权粮食短缺,在唐军围攻下不得不放弃关中。中和三年(883)黄巢撤至河南,唐蔡州节度使秦宗权战败投降。六月间巢围攻陈州(今河南淮阳),守将顽抗,义军围攻三百余日而不克,唐军四面合围,四年四月黄巢解陈州围逾汴(今河南开封)而北,遭到李克用所率沙陀骑兵穷追,部众溃散,又遭唐将时溥阻击,率少数马队退至狼虎谷,(今山东莱芜西南),最后被杀。黄巢自起兵至败亡,前后历时凡九年。

秦宗权侵掠邻道

黄巢虽被剿灭,秦宗权势复炽,纵兵四出,侵噬邻道,成为唐朝的心腹大患。中和四年(884)六月黄巢刚死,秦宗权即从蔡州(今河南汝南)发兵攻汴(今河南开封),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势穷,求救于天平(驻郓州,今山东东平西北)节度使,遣从弟朱瑾往救,败秦宗权。朱全忠感德,与约为兄弟。秦宗权复命将出兵,寇掠邻道。七月,朱全忠又击败秦宗权兵于水(在陈州西南)。

李克用进爵陇西郡王

中和四年(884)八月,李克用奏请割原振武节度使所属麟州(今陕西神木北)隶河东节度使;又请以弟李克修为昭义节度使,皆获准许。由是昭义分为二镇:泽、潞为一镇;邢、、磁为一镇。唐廷为奖赏李克用平黄巢功,进其爵陇西郡王,克用又奏罢云蔚防御使,依归隶河东,亦获批准。

朱全忠同平章事

中和四年(884)八月三十一日,加朱全忠同平章事,以奖赏其平黄巢之功。义成节度使王铎在朱全忠降时曾为其加官,于全忠有恩。全忠初镇大梁,事王铎甚恭顺,王铎因依以为援。当朱全忠势力强大之时,傲慢无比,王铎知不足以依恃,上表请还朝。诏徙王锋为义昌节度使

王徽请僖宗归长安

中和四年(884)九月,以右仆射、大明宫留守王徽知京兆尹事。时唐僖宗以长安宫室焚毁,故久留成都不归。王徽到长安,乃招抚流散,户口稍归,又缮治宫室,使百司衙门粗具规模。冬十月,关东藩镇及王徽表请车驾还京师。

鹿晏弘复据许州

鹿晏弘兴元(今陕西汉中),对自河中(今山西永济)率众跟随他而来的部将王建、韩建张造、晋晖、李师泰猜忌过份,众心不附。中和四年(884)十一月,王建等帅众数千逃奔成都行在所。田令孜皆养为假子,赐与巨万,拜诸卫将军,使各将其部众,号随驾五都,又乘机遣神策禁军攻讨鹿晏弘。晏弘内部不稳,不敢接战,弃兴元而走。又引兵东出襄州(今河北襄樊),与秦宗权合兵攻陷该城,山南东道节度使刘巨容逃奔成都。晏弘又引兵转掠襄、邓、均、房、庐、寿等州,最后来到许州(今河南许昌),忠武节度使周岌弃镇走,晏弘遂据许州,自称留后,朝廷不能征讨,只好承认既成事实,任鹿晏弘为忠武节度使。

田令孜杀曹知悫

宦官曹知悫本华原富家子,有胆略。黄巢陷长安时,知悫归乡里,集壮士据嵯峨山(今陕西泾阳北)南,筑堡自守,又经常遣士乘夜混入长安捣乱,使大齐军心不稳,唐廷闻知大加嘉奖。中和四年(884)十一月,曹知悫闻僖宗车驾将还都,心情激动,自恃功大,吹牛吐狂言。田令孜深为反感,密以敕旨使宁节度使王行瑜诛知悫。行瑜领旨即潜师自嵯峨山北乘高攻堡,曹知悫没有防备,举营尽灭。田令孜于是更加骄横,禁制僖宗,不得有所主断。僖宗对田令孜的专横无可奈何,有对左右语而不禁流泪。

王铎被杀

义昌节度使兼侍中王铎经过魏州(今河北大名北)时,服装鲜华,侍妾成列,其奉养过厚不象乱世宰相。中和四年(884)十二月魏博节度使乐彦祯之子乐从训伏兵数百于路,围杀王铎及其宾从僚佐三百余人,将其资装侍妾全部抢走。乐彦祯奏云王铎被盗所杀,朝廷竟无法诘问。王铎字昭范;祖籍太原,宰相王播之侄。会昌初擢进士第,累迁右补阙、集贤学士、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咸通十二年(871)拜相。后出为宣武节度使。乾符六年(879)任围剿黄巢军统帅,后被高骈取代。从僖宗徙蜀,复拜相,移檄天下,逼迫黄巢退出长安。遭宦官田令孜排挤,出为义成节度使,中和四年(884)徙义昌节度使。

陈岩任福建观察使

建州(今福建建瓯)人陈岩在乾符五年(878)黄巢转战福建时,曾聚众数千保乡里,号九龙军,福建观察使郑镒奏为团练副使。后泉州刺史、左厢都虞侯李连有罪逃入溪洞,陈岩又领兵将李连击败。陈岩势力逐渐壮大,郑镒惧陈岩逼迫,乃上表以陈岩自代,中和四年(884)十二月十六日,诏以陈岩为福建观察使。陈岩为政既有威又有惠,使福建局势逐渐安定。

冯行袭护蜀道

均州(今湖北十堰东北)地处汉水武当山之间,当中原襄、邓诸州入蜀之路,唐僖宗入蜀,东南税赋由长江经汉水再过武当、大巴诸山而源源运至成都行在所。是以此地常有盗贼行劫,抄掠贡赋。有孙喜者,聚众数千人谋攻州城,刺史吕烨无法应付。都将冯行袭乃伪降孙喜军,设伏斩孙喜。山南东道节度使上其功,中和四年(884)十二月,诏以冯行袭为均州刺史。冯行袭诛锄道路行劫者,使蜀道得以畅通。

李昌符继任凤翔节度使

凤翔节度使李昌言病,上表请任弟昌符知留后。中和四年(884)十二月,昌言卒,诏以李昌符为凤翔节度使。

皮日休逝世

文学家皮日休(约834884?)字逸少,改袭美,号鹿门子、间气布衣,襄阳人,诗文与陆龟蒙齐名,称“皮陆”。著有《皮子文薮》。旧史谓被黄巢所杀,又去巢败后被唐政府杀害。均出传闻。另说流亡江南,依,似可信。

朱温大败黄巢

黄巢率残部向东北逃亡中死亡,自此唐帝国已名存实亡,各方节度使形成拥兵自重的局面,其中以宣武节度使朱温、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镇海节度使、淮南节度副大使杨行密等人势力最大。

卡洛曼二世逝世

12月12日卡洛曼二世加洛林王朝的西法兰克国王,与兄路易三世一同成为西法兰克的国王,二王共治。(约866年867年出生)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下之上中和四年(甲辰,公元八八四年)

六月,壬辰,东川留后高仁厚奏郑君雄斩杨师立出降。仁厚围梓州久不下,乃为书射城中,道其将士曰:“仁厚不忍城中玉石俱焚,为诸君缓师十日,使诸君自成其功。若十日不送师立首,当分见兵为五番,番分昼夜以攻之,于此甚逸,于彼必困矣。五日不下,四面俱进,克之必矣。诸君图之!”数日,君雄大呼于众曰:“天子所诛者元恶耳,他人无预也!”众呼万岁,大噪,突入府中,师立自杀,君雄挈其首出降。仁厚献其首及妻子于行在,陈敬钉其子于城北,敬三子出观之,钉者呼曰:“兹事行及汝曹,汝曹于后努力领取!”三子走马而返。以高仁厚为东川节度使。

甲辰,武宁将李师悦与尚让黄巢瑕丘,败之。巢众殆尽,走至狼虎谷,丙午,巢甥林言斩巢兄弟妻子首,将诣时溥,遇沙陀博野军,夺之,并斩言首以献于溥。

蔡州节度使秦宗权纵兵四出,侵噬邻道。天平节度使,有众三万,从父弟瑾,勇冠军中。宣武节度使朱全忠为宗权所攻,势甚窘,求救于,遣瑾将兵救之,败宗权于合乡。全忠德之,与约为兄弟。

秋,七月,壬午,时溥遣使献黄巢及家人首并姬妾,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人争与之酒,其馀皆悲怖昏醉,居首者独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

朱全忠秦宗权,败示权于水。

李克用至晋阳,大治甲兵,遣榆次镇将雁门李承嗣奉表诣行在,自陈:“有破黄巢大功,为朱全忠所图,仅能自免,将佐已下从行者三百馀人,并牌印皆没不返。全忠仍榜东都、陕、孟,云臣已死,行营兵溃,令所在邀遮屠翦,勿令潮失,将士皆号泣冤诉,请复仇雠。臣以朝廷至公,当俟诏命,拊循抑止,复归本道。乞遣使按问,发兵诛讨,臣遣弟克勤将万骑在河中俟命。”时朝廷以大寇初平,方务姑息,得克用表,大恐,但遣中使赐优诏和解之。克用前后凡八表,称:“全忠妒功疾能,阴狡祸贼,异日必为国患。惟乞下诏削其官爵,臣自帅本道兵讨之,不用度支粮饷。”上累遣杨复恭等谕指,称:“吾深知卿冤,方事之殷,姑存大体。”克用终郁郁不平。时镇相攻者,朝廷不复为之辨曲直。由是互相吞噬,惟力是视,皆无所禀畏矣。

八月,李克用奏请割麟州隶河东,又奏请以弟克修为昭义节度使,皆许之。由是昭义分为二镇,进克用爵陇西郡王。克用奏罢云蔚防御使,依旧隶河东,从之。

九月,己未,加朱全忠同平章事。

以右仆射、大明宫留守王徽知京兆尹事。上以长安宫室焚毁,故久留蜀未归。徽招抚流散,户口稍归,复缮治宫室,百司粗有绪。冬,十月,关东表请车驾还京师。

朱全忠之降也,义成节度使王铎为都统,承制除官。全忠初镇大梁,事铎礼甚恭,铎依以为援。而全忠兵浸强,益骄倨,铎知不足恃,表请还朝,徙铎为义昌节度使。

鹿晏弘之去河中,王建、韩建、张造、晋晖、李师泰各帅其众与之俱;及据兴元,以建等为巡内刺史,不遣之官。晏弘猜忌,众心不附,王建、韩建素相亲善,晏弘尤忌之,数引入卧内,待之加厚。二建密相谓曰:“仆射甘言厚意,疑我也,祸将至矣!”田令孜密遣人以厚利诱之,十一月,二建与张造、晋晖、李师泰帅众数千逃奔行在,令孜皆养为假子,赐与巨万,拜诸卫将军,使各将其众,号随驾五都。又遣禁兵讨晏弘,晏弘率众弃兴元走。

初,宦者曹知悫,本华原富家子,有胆略。黄巢陷长安,知悫归乡里,集壮士,据嵯峨山南,为堡自固,巢党不敢近。知悫数遣壮士变衣服语言,效巢党,夜入长安攻贼营,贼惊以为鬼神;又疑其下有叛者,由是心不自安。朝廷闻而嘉之,就除内常侍,赐金紫。知悫闻车驾将还,谓人曰:“吾施小术,使诸军得成大功,从驾群臣但平步往来,俟至大散关,当阅其可归者纳之。”行在闻之,恐其为变;田令孜尤恶之,密以敕旨谕宁节度使王行瑜,使诛之。行瑜潜师自嵯峨山北乘高攻之,知悫不为备,举营尽殪。令孜益骄横,禁制天子,不得有所主断。上患其专,时语左右而流涕。

鹿晏弘引兵东出襄州,秦宗权遣其将秦诰、赵德将兵会之,共攻襄州,陷之;山南东道节度使刘臣容奔成都。德,蔡州人也。晏弘引兵转掠襄、邓、均、房、庐、寿,复还许州。忠武节度使周岌闻其至,弃镇走,晏弘遂据许州,自称留后,朝廷不能讨,因以为忠武节度使。

十二月,己丑,陈敬表辞三川都指挥、招讨、制置、安抚等使,从之。

初,黄巢转掠福建,建州人陈岩聚众数千保乡里,号九龙军,福建观察使郑镒奏为团练副使。泉州刺史、左厢都虞候李连有罪,亡入溪洞,合众攻福州,岩击败之。镒畏岩之逼,表岩自代,壬寅,以岩为福建观察使。岩为治有威惠,闽人安之。

义昌节度使兼中书令王铎,厚于奉养,过魏州,侍妾成列,服御鲜华,如承平之态。魏博节度使乐彦祯之子从训,伏卒数百人于漳南高鸡泊,围而杀之,及宾僚从者三百馀人皆死,掠其资装侍妾而还。彦祯奏云为盗所杀,朝廷不能诘。

赐宁军号曰静难。

是岁,馀杭镇使陈晟逐睦州刺史柳超,颍州都知兵马使汝阴王敬荛逐其刺史,各领州事,朝廷因命为刺史。

均州贼帅孙喜聚众数千人,谋攻州城,刺史吕烨不知所为。都将武当冯行袭伏兵江南,自乘小舟迎喜,谓曰:“州人得良牧,无不归心,然公所从之卒大多,州人惧于剽掠,尚以为疑。不若置军江北,独与腹心轻骑俱进,行袭请为前道,告谕州人,无不服者矣。”喜以为然,从之;既渡江,军吏迎谒,伏兵发,行袭手击喜,斩之,从喜者皆死,江北军望之俱溃。山南东道节度使上其功,诏以行袭为均州刺史。州西有长山,当襄、邓入蜀之道,群盗据之,抄掠贡赋,行袭讨诛之,蜀道以通。

凤翔节度使李昌言病,表弟昌符知留后。昌言薨,制以昌符为凤翔节度使。

黄巢虽平,秦宗权复炽,命将出兵,寇掠邻道,陈彦侵淮南,秦贤侵江南,秦诰陷襄、唐、邓,孙儒陷东都、孟、陕、虢,张陷汝、郑,卢瑭攻汴、宋,所至屠翦焚荡,殆无孑遗。其残暴又甚于巢,军行未始转粮,车载盐尸以从。北至卫、滑,西及关辅,东尽青、齐,南出江、淮,州镇存者仅保一城,极目千里,无复烟火。上将还长安、畏宗权为患。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