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80年

880年

880年,庚子年(鼠年),是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广明元年。

880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广明元年;庚子鼠年);黄巢王霸三年金统元年;日本元庆四年

改元广明

广明元年(八八0)一月一日,改元,以乾符七年为广明元年。

安南军乱

广明元年(八八0)三月,安南(今越南河内)军乱。节度使曾衮躲避出城,诸道兵戍邕管者往往外城归于曾衮。

荆南兵变

山南东道节度使刘巨容荆门(今湖北)大破黄巢农民军,乘胜追至江陵,欲“留贼以为富贵之资”而停止追击。广明元年(八八0)四月还襄阳。江陵城荆南监军杨复光乃以忠武都将宋浩权知府事,泰宁都将段彦暮以兵守城。其月,诏宋浩为荆南安抚使,彦暮耻居其下,趁浩杖罚士兵之时,挟刀入府杀浩及其二子。杨复光乃上奏称宋浩残酷,为众所诛。诏段彦暮为朗州刺史,以工部侍郎郑绍业为荆南节度使

黄巢战江南

广明元年(八八0)初,黄巢离鄂(今湖北武昌)东进,数月间连下饶(今江西波阳)、信(上饶)、池(今安徽贵池)、歙(歙县)婺(今浙江金华)、睦(建德)等州。高骈遣其将张渡江南下,四月,攻陷饶州,在大云仓击败黄巢军。黄巢利用高骈骄矜狂妄,急于立功,以及敌人的内部矛盾,一面贿赂张,一面向高骈假意乞降,有意麻痹敌人。当高骈遣散各道军队后,黄巢信州一举攻杀张,势复振。六月,黄巢克宣州(今安徽宣城)。唐廷责备高骈。

刘汉宏叛后复降

广明元年(八八0)五月,原唐江陵守将刘汉宏帅众叛唐后,部众浸盛,攻掠宋(今河南商丘)、兖(今山东)境。十一日,唐征东方宣武、忠武、义成、天平、泰宁平卢、感化等诸道兵进讨。六月,刘汉宏又南掠申(今河南信阳)、光(今河南潢川)。七月,请降,被唐任为宿州刺史。

李琢败沙陀

广明元年(八八0)四月十四日,以名将李晟之孙、太仆卿李琢督蔚(今山西灵丘)、朔(今山西朔县)等州,不日又任为蔚朔节度使,仍任招讨都统。六月,李琢将兵万人屯代州(今山西代县),与卢龙镇兵、吐谷浑兵共讨沙陀李克用遣军抵抗,吐谷浑都督赫连铎说李克用部大将高文集归降,文集乃率二千沙陀来降,沙陀酋长李友金等多人皆降于李琢。七月,卢龙节度使李可举遣将破李克用于药儿岭,杀七千余人,李尽忠死。又于雄武军境内杀沙陀万余人。李琢、赫连铎进攻蔚州李国昌战败,部众溃散,独与李克用及宗族人逃入达靼(时居于阴山)部落中。

黄巢渡江北进

广明元年(八八0)秋七月,黄巢自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东)渡长江,义军十五万人,未经战斗即占领和(今安徽和县)、滁(今安徽滁县)二州,进围天长(今安徽)、六合(今江苏),兵势甚盛。淮南将毕师铎劝高骈出战,佞臣吕用之怕毕师铎立功受宠,劝高骈坚守不战。高骈于是上表告急,不敢出战。表至朝廷,人情大骇,诏责高骈遣散诸道兵,致黄巢唐军无备渡江。高骈于是称病不出。唐廷诏河南诸道发兵备黄巢。九月,黄巢破天平节度使兼东面副都统曹全,乃北渡淮河,自称率土大将军,自淮而北、整装而行,不剽财货,唯取丁壮为兵。十月,破申州(今河南信阳)分兵入颍州(今安徽阜阳),宋州(今河南商丘)、徐州、兖州境,所至唐官吏皆逃窜。

黄巢克东都

广明元年(八八0)十一月中旬,黄巢率义军攻克汝州(今河南临汝),又马不停蹄,挥师北进。唐调河东(驻太原府)、天平(今山东东平北)等藩镇兵进剿。黄巢自称天补大将军,义军势如破竹,十七日攻克东都洛阳。唐东都留守刘允章率百官迎降,坊市晏然。义军号称六十万,黄巢准备率军立即西攻关中,推翻唐朝统治。唐汝郑都指挥使齐克让以万人退保潼关。

唐军拒守潼关

唐君臣在长安闻东都失陷,义军将大举入关,相对而泣,广明元年(八八0)十一月十二日延英殿奏对,田令孜议逃奔西蜀,僖宗不悦,请令孜发兵守潼关。潼关守将齐克让亦遣使求援。是日,僖宗幸左右神策军亲阅将士,以田令孜为左右神策军内外八镇及诸道兵马都指挥制置招讨使,杨复恭为副使;张承范为兵马先锋使兼把截潼关制置使。急发神策军弩手二千八百人,令张承范率领赴潼关拒守。神策军士多长安富室子弟,赂宦官挂名军籍,厚得廪赐。但华衣怒马,凭势使气,未经战阵,闻当出征,父子聚泣,多以金帛雇病坊贫人代行。

黄巢入长安

广明元年(八八0)十五月,黄巢率农民大军经陕(今河南陕县)、虢(今河南灵宝)直指潼关。唐将齐克让。张承范兵少无粮,仓皇逃走。义军力败唐守军,攻克潼关,留成令环据守。十二月三日,陷华州(今陕西华县),留乔铃据守,大军直指长安。四日,唐发布任命黄巢为天平节度使诏。五日凌晨,田令孜率神策兵五百人拥僖宗逃离长安。长安城于是大乱,兵民争入府库盗金帛。当天晡晚黄巢军前锋柴存入长安。唐金吾大将军张直方帅文武数十人于霸上黄巢黄巢乘金装肩舆,义军士兵皆披发,衣锦绣,执刀排队相从;甲骑如流、辎重塞路,千里络绎不绝。长安居民夹道聚观。尚让遍谕之说:“黄王起兵,本为百姓,非如李氏不爱汝曹,汝曹但安居无恐”。义军见贫者,往往施与钱物。居数日,士兵掠市,尤恨官吏,捉到皆杀死。

大齐政权建立

黄巢尽杀长安李唐宗室广明元年(八八0)十二月十三日,义军在长安建立政权,国号大齐,年号金统黄巢即皇帝位于含元殿,命唐官三品以上悉停任,四品以下位如故;以妻曹氏为皇后;以尚让太尉中书令、赵璋兼侍中,唐降将崔、杨希古并同平章事,孟楷、盖洪为左右仆射兼左右军中尉,费传古为枢密使,皮日休为翰林学士黄巢下令,唐百官往赵璋府第报名者,复其官,搜获有藏匿民间者,皆杀。张直方多纳亡命,匿唐公卿于复壁,被查出杀死。十二月二十一日,义军杀唐宰相豆卢掾、崔沆等人。黄巢传檄诸道,唐藩镇投降大齐政权达十之三、四。

唐僖宗自许击球状元

广明元年(八八0)一月,左拾遗侯昌业上书极谏,称盗贼满关中,而僖宗却不亲政事,专务游戏,将危社稷。僖宗大怒,赐侯昌业死。僖宗好骑射、剑槊、法算,亦精音律。喜欢蹴鞠、斗鸡、赌鹅,而尤好击球,尝对优人石野猪说:“朕若应击球进士举,当为状元”。

高骈改杨子院为发运使

广明元年(八八0)二月,度支以国家用度不足,奏借富户及胡商货财。敕许借其半。淮南节度使兼盐铁转运使高骈不同意,此议遂寝。高骈又奏改杨子院为发运使。杨子院置于广陵(今江苏扬州),旧置留后(元和时,程异曾为此官),督东南贡赋漕运。自此改为发运使,直到宋朝,演变成江淮发运使。

陈敬督蜀

宦官田令孜见关东农民起义军势力日盛,为自己求后路,阴有携僖宗幸蜀之计。奏以其兄陈敬田令孜本姓陈,许州人,因随义父入内侍省为宦官,遂冒田姓)及其腹心杨师立、牛勖、罗元杲镇三川。广明元年(八八0)三月,僖宗令四人击球赌三川,陈敬得第一筹,即以为西川节度使,代崔安潜。六月,敬至成都。八月,诏以崔安潜太子宾客陈敬遂督镇西川。

郑从谠督河东

河东节度使康传圭专事威刑,为人残暴,部将作战不利即斩之。广明元年(八八0)正月,遣将张彦球将三千兵击沙陀,八日,行至百井(今太原阳曲县)军变,彦球率兵还晋阳(今山西太原),乱兵杀康传圭,监军出面慰谕乃平定,暂以张彦球为府城都虞候。三月十八日,朝廷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郑从谠充河东节度使。因河东兵骄横,所处地位重要,故以宰相镇之,并许其自择参佐。从谠选择名士,府佐尽当时英才,时人谓之“小朝廷”;又多谋善断,绵里藏针,将士有为恶者,先觉而除之,有为善者抚慰不疑;信用张彦球,委以兵柄,而得其死力,河东军由是安定。

高骈任诸道兵马都统

淮南节度使高骈遣其将张等屡败黄巢农民军,宰相卢携奏以高骈为诸道行营都统,指挥各路兵马联合进攻黄巢军。广明元年(八八0)三月,高骈得到任命后,即传檄征天下各镇兵,自己也广为召募,合淮南和诸道之兵得七万人,威望大振,朝廷深为倚重。

许南诏和亲不称臣

广明元年(八八0)六月,唐僖宗命宰相议南诏和亲事,卢携、豆卢琢言和亲利多弊少。于是作诏给蜀西川节度使陈敬,许南诏和亲,不称臣。并遣使往南诏

河中王重荣作乱

广明元年(八八0)十一月,河中(今山西永济)镇都虞候王重荣举兵作乱,剽掠坊市,洗劫一空。朝廷不能制,召河中节度使同平章事李都回京任太子少傅。十一日,以王重荣权知河中留后。

卢携自杀

广明元年(八八0)十二月五日,田令孜闻黄巢农民军已入关,恐僖宗责怒于己,乃将一切罪过归之宰相卢携。诏罢卢携宰相,贬为太子宾客;以翰林学士承旨王徽、翰林学士裴沏并同平章事。是夜,携饮药自杀死。卢携,字子升,世居郑(今河南郑州)。进士及第,历官浙东府掾、右拾遗户部侍郎、翰林学士承旨,乾符五年(八七八)入相。卢携外结藩镇高骈,与宰相郑畋等争权。黄巢在广州表求天平节度使,携欲激巢击诸道都统王铎,而使高骈立功,不许黄巢所请。黄巢渡江北进,高骈不敢出战,使唐举措失宜,天下危惧,人皆咎携。黄巢入京师,掘卢携棺磔其尸于长安市。

郑畋纠合官兵抗黄巢

唐凤翔节度使郑畋由长安逃归凤翔(今陕西境内),召将佐议拒黄巢。监军袁敬柔与黄巢使者草署降书,并宴使者,将佐皆哭。郑畋知将士仍心向唐。广明元竿(八八0)十二月底,郑畋刺指血书表,遣亲信向唐僖宗表忠心,又招将士刺血为盟,修守备,密约关内外合兵抗大齐。时神策禁军在关中者尚有数万,皆往从郑畋,军势复振。

王重荣败齐将朱温

广明元年(八八0)十二月十七日,唐夏绥节度使诸葛爽投降大齐黄巢授为河阳节度使。河中留后王重荣初已降黄巢,这时,河中节度使李都投降大齐,王重荣又逐李都,归附唐朝,与唐义武节度使王处存连兵抗齐。黄巢遣将朱温、弟黄邺合兵讨河中(今山西永济),王重荣发兵与战,大破齐军,获粮食军仗四十余船,乃引兵营于渭北。

皮日休任大齐翰林学士

广明元年(八八0)十二月十三日,黄巢大齐政权任命皮日休为翰林学士。皮日休,字袭美、逸少,生年不详。襄阳(今湖北)人,居鹿门山,自号鹿门子、闲气布衣、醉吟先生、醉士、酒民等。出身寒门。为晚唐著名文学家,诗人。进士出身,任毗陵(今江苏常州)副使,于乾符五年(八七八)加入黄巢起义军,随义军进入长安。黄巢失败后至吴越依钱,后流寓宿州(今安徽宿县),钓卒于天复二年(九0二)以后。皮日休与杜荀鹤、聂夷中的诗作继承了中唐“新乐府运动”的传统。咸通七年(八六六),皮日休编成诗文集《皮子文薮》十卷。其中,文九卷,收有《鹿门隐书》、《十原》等;诗一卷,收有《正乐府》十首(《卒妻怨》、《橡媪叹》等),《三羞诗》三首等。皮日休写了许多政治诗。其散文和辞赋,大都借古讽今,抒写愤慨,文笔锋利,是晚唐进步诗派的代表。

画家孙位张南本入蜀

广明元年(八八0)十二月,画家孙位张南本唐僖宗入蜀。孙位,生卒年不详。又名遇,号会稽山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擅画人物、松石、墨竹和佛道,尤以画水著名,与善画火的张南本并称于世。曾在蜀中应天、昭觉、福海等寺院作壁画,笔势飞动,气象雄壮。喜与方外人往还,豪贵相请,礼有少慢,纵赠千金,难留一笔。画迹有《说法太上像》、《马融像》、《四皓弈棋图》等二十七卷,著录于《宣和画谱》。传世作品有《竹林七贤图》残卷,(一名《高逸图》),卷前有宋徽宗赵佶题字,现藏上海博物馆。张南本,生卒年不详。初与孙位并学画水,皆得其法,后以为同能不如独胜,遂专意画火。论者谓“孙位画水,南本画火,代无及者”。与孙位并称于世。光启元年(885)西川节度使陈敬于宝历寺置水陆院,请南本画《天神地只》、《三官五帝》、《雷公电母》、《岳渎神仙》及蜀中诸庙一百二十余,千怪万异,轰动一时。至五代孟蜀时,被人摹拓窃换而去,多散落于荆湖间。画迹尚有《金谷园图》、《勘书图》、《诗会图》等,录著于《益州名画录》;《观音图》、《文殊部从图》等录著于《宣和画谱》。

新罗普照禅师卒

广明元年(八八0),新罗普照禅师卒。普照久居中国,著有《修心诀》一卷,流传中国。

孙樵任职方郎中

广明元年(八八0),孙樵任职方郎中。孙樵(生卒年不详),字隐之,关东人。大中九年(八五五)进士,自称是韩愈文统的继承者。所作《读开元杂报》一文,为中国古代关于新闻报道的最早记载。有《孙樵集》。史载孙樵广明元年任职方郎中、上柱国,赐绯鱼袋。随唐僖宗奔岐、陇。其它事迹无闻。

僖宗圣恭定孝皇帝上之下广明元年(庚子,公元八八零年)

春,正月,乙卯朔,改元。

沙陀入雁门关,寇忻、代。二月,庚戌,沙陀二万馀人逼晋阳,辛亥,陷太谷。遣汝州防御使博昌诸葛爽帅东都防御兵救河东。

河东节度使康传圭,专事威刑,多复仇怨,强取富人财。遣前遮虏军使苏弘轸击沙陀于太谷,至秦城,遇沙陀,战不利而还,传圭怒,斩弘轸。时沙陀已还代北。传圭遣都教练使张彦球将兵三千追之。壬戌,至百井,军变,还趣晋阳。传圭闭城拒之,乱兵自西明门入,杀传圭。监军周从寓自出慰谕,乃定,以彦球为府城都虞候。朝廷闻之,遣使宣尉曰:“所杀节度使,事出一时,各宜自安,勿复忧惧。”

左拾遗侯昌业以盗贼满关东,而上不亲政事,专务游戏,赏赐无度,田令孜专权无上,天文变异,社稷将危,上疏极谏。上大怒,召昌业至内侍省,赐死。

上好骑射、剑槊、法算,至于音律、博,无不精妙;好蹴鞠、斗鸡,与诸王赌鹅,鹅一头至直五十缗。尤善击球,尝谓优人石野猎曰::朕若应击球进士举,须为状元。”对曰:“若遇尧、舜作礼部侍郎,恐陛下不免驳放。”上笑而已。度支以用度不足,奏借富户及胡商货财。敕借其半。盐铁转运使高骈上言:“天下盗贼蜂起,皆出于饥寒,独富户、胡商未耳。”乃止。高骈奏改杨子院为发运使。

三月,庚午,以左金吾大将军陈敬为西川节度使。敬,许州人,田令孜之兄也。初,崔安潜镇许昌,令孜为敬求兵马使,安潜不许。敬因令孜得录左神策军,数岁,累迁至大将军。令孜见关东群盗日炽,阴为幸蜀之计,奏以敬及其腹心左神策大将军杨师立、牛勖、罗元杲镇三川,上令四人击球赌三川,敬得第一筹,即以为西川节度使,代安潜。

辛未,以门侍郎、同平章事郑从谠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康传圭既死,河东兵益骄,故以宰相镇之,使自择参佐。从谠奏以长安令王调为节度副使,前后部员外郎、史馆修撰刘崇龟为节度判官,前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赵崇为观察判官,前进士刘崇鲁为推官。时人谓之小朝廷,言名士之多也。崇龟、崇鲁,政会之七世孙也。时承晋阳新乱之后,日有杀掠,从谠貌温而气劲,多谋而善断,将士欲为恶者,从谠辄先觉,诛之,奸猾惕息。为善者抚待无疑,知张彦球有方略,百井之变,非本心,独推首乱者杀之,召彦球慰谕,悉以兵柄委之,军中由是遂安。彦球为从谠尽死力,卒获其用。

淮南节度使高骈遣其将张等击黄巢屡捷,卢携奏以骈为诸道行营兵马都统。骈乃传檄征天下兵,且广召募,得土客之兵共七万,威望大振,朝廷深倚之。

安南军乱,节度使曾衮出城避之,诸道兵戍邕管者往往自归。

夏,四月,丁酉,以太仆卿李琢为蔚、朔等州招讨都统、行营节度使。琢,听之子也。

张渡江击贼帅王重霸,降之。屡破黄巢军,巢退保饶州,别将常宏以其众数万降。攻饶州,克之,巢走。时江、淮诸军屡奏破贼,率皆不实,宰相已下表贺,朝廷差以自安。

以李琢为蔚朔节度使,仍充都统。

以杨师立为东川节度使,牛勖为山南西道节度使

诸葛爽为北面行营副招讨。

初,刘巨容既还襄阳,荆南监军杨复光以忠武都将宋浩权知府事,泰宁都将段彦谟以兵守其城。诏以浩为荆南安抚使,彦谟耻居其下。浩禁军士翦伐街中槐柳,彦谟部卒犯令,浩杖其背。彦谟怒,扶刃驰入,并其二子杀之。复光奏浩残酷,为众所诛。诏以彦谟为朗州刺史,以工部侍郎郑绍业为荆南节度使。

五月,丁巳,以汝州防御使诸葛爽为振武节度使。刘汉宏之党浸盛,侵掠宋、兖。甲子,征东方诸道兵讨之。

黄巢屯信州,遇疾疫,卒徒多死。张急击之,巢以金啖,且致书请降于高骈,求骈保奏。骈欲诱致之,许为之求节钺。时昭义、感化、义武等军皆至淮南,骈恐分其功,乃奏贼不日当平,不烦诸道兵,请悉遣归。朝廷许之。贼知诸道兵已北渡淮,乃告绝于骈,且请战。骈怒,令击之,兵败,死,巢势复振。

乙亥,以枢密使西门思恭凤翔监军。丙子,以宣徽使李顺融为枢密使。皆降白麻,于门出案,与将相同。

西川节度使陈敬素微贱,报至蜀,蜀人皆惊,莫知为谁。有青城妖人乘其声势,帅其党诈称陈仆射,止逆旅,呼巡虞候索白马甚急。马步使瞿大夫觉其妄,执之,沃以狗血,即引服,悉诛之。六月,庚寅,敬至成都。

黄巢别将陷睦州、婺州。

卢携病风不能行,谒告。己亥,始入对,敕勿拜,遣二黄门掖之。携内挟田令孜,外倚高骈,上宠遇甚厚,由是专制朝政,高下在心。既病,精神不完,事之可否决于亲吏杨温李修,货赂公行。豆卢?彖无他材,专附会携。崔沆时有启陈,常为所沮。

庚子,李琢奏沙陀二千来降。琢时将兵万人屯代州,与卢龙节度使李可举、吐谷浑都督赫连铎共讨沙陀。李克用遣大将高文集守朔州,自将其众拒可举于雄武军。铎遣人说文集归国,文集执克用将傅文达,与沙陀酋长李友金、萨葛都督米海万、安庆都督史敬存皆降于琢,开门迎官军。友金,克用之族父也。

庚戌,黄巢攻宣州,陷之。

刘汉宏南掠申、光。

赵宗政之还南诏也,西川节度使崔安潜表以崔澹之说为是,且曰:“南诏小蛮,本云南一郡之地。今遣使与和,彼谓中国为怯,复求尚主,何以拒之!”上命宰相议之。卢携、豆卢琢上言:“大中之末,府库充实。自咸通以来,蛮两陷安南、邕管,一入黔中,四犯西川,征兵运粮,天下疲弊,逾十五年,租赋太半不入京师,三使、内库由兹虚竭。战士死于瘴疠,百姓困为盗贼,致中原榛杞,皆蛮故也。前岁冬,蛮不为寇,由赵宗政未归。去岁冬,蛮不为寇,由徐云虔复命,蛮尚有冀望。今安南子城为叛卒所据,节度使攻之未下,自馀戍卒,多已自归,邕管客军,又减其半。冬期且至,倘蛮寇侵轶,何以枝梧!不若且遣使臣报复,纵未得其称臣奉贡,且不使之怀怨益深,坚决犯边,则可矣。”乃作诏赐陈敬,许其和亲,不称臣,令敬录诏白,并移书与之,仍增赐金帛。以嗣曹王龟年为宗正少卿充使,以徐去虔为副使,别遣内使,共赍诣南诏。秋,七月,黄巢自采石渡江,围天长、六合,兵势甚盛。淮南将毕师铎言于高骈曰:“朝廷倚公为安危,今贼数十万众乘胜长驱,若涉无人之境,不据险要之地以击之,使逾长淮,不可复制,必为中原大患。”骈以诸道兵已散,张复死,自度力不能制,畏怯不敢出兵,但命诸将严备,自保而已,且上表告急,称:“贼六十馀万屯天长,去臣城无五十里。”先是,卢携谓“骈有文武长才,若悉委以兵柄,黄巢不足平。”朝野虽有谓骈不足恃者,然犹庶几望之。乃骈表至,上下失望,人情大骇。诏书责骈散遣诸道兵,致贼乘无备渡江。骈上表言:“臣奏闻遣归,亦非自专。今臣竭力保卫一方,必能济办。但恐贼迤逦过淮,宜急敕东道将士善为御备。”遂称风痹,不复出战。

诏河南诸道发兵屯,泰宁节度使齐克让屯汝州,以备黄巢

辛酉,以淄州刺史曹全为天平节度使、兼东面副都统。

刘汉宏请降。戊辰,以为宿州刺史。

李克用雄武军引兵还,击高文集于朔州,李可举遣行军司马韩玄绍邀之于药儿岭,大破之,杀七千馀人,李尽忠、程怀信皆死;又败之于雄武军之境,杀万人。李琢、赫连铎进攻蔚州,李国昌战败,部众皆溃,独与克用及宗族北入达靼。诏以铎为云州刺史、大同军防御使,吐谷浑白义成为蔚州刺史,萨葛米海万为朔州刺史,加李可举兼侍中。达靼本羯之别部也,居于阴山。后数月,赫连铎阴赂达靼,使取李国昌父子,李克用知之。时与其豪帅游猎,置马鞭、木叶或悬针,射之无不中,豪帅心服。又置酒与饮,酒酣,克用言曰:“吾得罪天子,愿效忠而不得。今闻黄巢北来,必为中原患,一旦天子若赦吾罪,得与公辈南向共立大功,不亦快乎!人生几何,谁能老死沙碛邪!”达靼知无留意,乃止。

八月,甲午,以前西川节度使崔安潜为太子宾客、分司。

九月,东都奏:“汝州所募军李光庭等五百人自代州还,过东都,烧安喜门,焚掠市肆,由长夏门去。”

黄巢众号十五万,曹全以其众六千与之战,颇有杀获。以众寡不敌,退屯泗上,以俟诸军至,并力击之。而高骈竟不之救,贼遂击全,破之。

徐州遣兵三千赴,过许昌。徐卒素名凶悖,节度使薛能,自谓前镇彭城,有恩信于徐人,馆之球场。及暮,徐卒大噪,能登子城楼问之,对以供备疏阙,慰劳久之,方定。许人大惧。时忠武亦遣大将周岌,行未远,闻之,夜,引兵还,比明,入城,袭击徐卒,尽杀之。且怨能之厚徐卒也,遂逐之。能将奔襄阳,乱兵追杀之,并其家。岌自称留后。汝、郑把截制置使齐克让恐为岌所袭,引兵还兖州,于是,诸道屯者皆散。黄巢遂悉众渡淮,所过不虏掠,惟取丁壮以益兵。

先是征振武节度使吴师泰为左金吾大将军,以诸葛爽代之。师泰见朝廷多故,使军民上表留己。冬,十月,复以师泰为振武节度使,以爽为夏绥节度使。

黄巢申州,遂入颍、宋、徐、兖之境,所至吏民逃溃。

群盗陷澧州,杀刺史李询、判官皇甫镇。镇举进士二十三上,不中第,询辟之。贼至,城陷,镇走,问人曰:“使君免乎?”曰:“贼执之矣。”镇曰:“吾受知若此,去将何之!”遂还诣贼,竟与同死。

十一月,河中都虞候王重荣作乱,剽掠坊市俱空。

宿州刺史刘汉宏怨朝廷赏薄。甲寅,以汉宏为浙东观察使

诏河东节度使郑从谠以本道兵授诸葛爽及代州刺史朱玫,使南讨黄巢。乙卯,以代北都统李琢为河阳节度使

初,黄巢将渡淮,豆卢?彖请以天平节钺授巢,俟其到镇讨之,卢携曰:“盗贼无厌,虽与之节,不能止其剽掠,不若急发诸道兵扼泗州,汴州节度使为都统,贼既前不能入关,必还掠淮、浙,偷生海渚耳。”从之。既而淮北相继告急,携称疾不出,京师大恐。庚申,东都奏黄巢入汝州境。

辛酉,以王重荣权知河中留后,以河中节度使同平章事李都太子少傅

汝郑把截制置都指挥使齐克让黄巢自称天补大将军,转牒诸军云,“各宜守垒,勿犯吾锋!吾将入东都,即至京邑,自欲问罪,无预众人。”上召宰相议之。豆卢?彖、崔沆请发关内诸镇及两神策军潼关。壬戌,日南至,上开延英,对宰要泣下。观军容使田令孜奏:“请选左右神策军弓弩手守潼关,臣自为都指挥制置把截使。”上曰:“侍卫将士,不习征战,恐未足用。”令孜曰:“昔安禄山构逆,玄宗幸蜀以避之。”崔沆曰:“禄山众才五万,比之黄巢,不足言矣。”豆卢?彖曰:“哥舒翰以十五万众不能守潼关,今黄巢众六十万,而潼关又无哥舒之兵。若令孜为社稷计,三川帅臣皆令孜腹心,比于玄宗则有备矣。”上不怿,谓令孜曰:“卿且为朕发兵守潼关。”是日,上幸左神策军,亲阅将士。令孜荐左军马军将军张承范、右军步军将军王师会、左军兵马使赵珂。上召见三人,以承范为兵马先锋使兼把截潼关制置使,师会为制置关塞粮料使,珂为句当寨栅使,令孜为左右神策军内外八镇及诸道兵马都指挥制置招讨等使,飞龙使杨复恭为副使。癸亥,齐克让奏:“黄巢已入东都境,臣收军退保潼关,于关外置寨。将士屡经战斗,久乏资储,州县残破,人烟殆绝,东西南北不见王人,冻馁交逼,兵械弊,各思乡闾,恐一旦溃去,乞早遣资粮及援军。”上命选两神策弩手得二千八百人,令张承范等将以赴之。

丁卯,黄巢陷东都,留守刘允章帅百官迎谒。巢入城,劳问而已,闾里晏然。允章,乃之曾孙也。田令孜奏募坊市人数千以补两军。

辛未,陕州奏东都已陷。壬申,以田令孜为汝、洛、晋、绛、同、华都统,将左、右军东讨。是日,贼陷虢州。

以神策将罗元杲为河阳节度使

周岌为忠武节度使。初,薛能遣牙将上蔡秦宗权调发至蔡州,闻许州乱,托云赴难,选募蔡兵,遂逐刺史,据其城。及周岌节度使,即以宗权为蔡州刺史。

乙亥,张承范等将神策弩手发京师。神策军士皆长安富家子,赂宦官窜名军籍,厚得禀赐,但华衣怒马,凭势使气,未尝更战陈。闻当出征,父子聚泣,多以金帛雇病坊贫人代行,往往不能操兵。是日,上御章信门楼临遣之。承范进言:“闻黄巢拥数十万之众,鼓行而西,齐克让以饥卒万人依托关外,复遣臣以二千馀人屯于关上,又未闻为馈饷之计,以此拒贼,臣窃寒心。愿陛下趣诸道精兵早为继援。”上曰:“卿辈第行,兵寻至矣!”丁丑,承范等至华州。会刺史裴虔馀徙宣歙观察使,军民皆逃入华山,城中索然,州库唯尘埃鼠迹,赖仓中犹有米千馀斛,军士裹三日粮而行。

十二月,庚辰朔,承范等至潼关,搜菁中,得村民百许,使运石汲水,为守御之备。与齐克让军皆绝粮,士卒莫有斗志。是日,黄巢前锋军抵关下,白旗满野,不见其际。克让与战,贼小却,俄而巢至,举军大呼,声振河、华。克让力战,自午至酉始解,士卒饥甚,遂喧噪,烧营而溃,克让走入关。关左有谷,平日禁人往来,以榷征税,谓之“禁坑”。贼至仓猝,官军忘守之,溃兵自谷而入,谷中灌木寿藤茂密如织,一夕践为坦涂。承范尽散其辎囊以给士卒,遣使上表告急,称:“臣离京六日,甲卒未增一人,馈饷未闻影响。到关之日,巨寇已来,以二千馀人拒六十万众,外军饥溃,蹋开禁坑。臣之失守,鼎镬甘心。朝廷谋臣,愧颜何寄!或闻陛下已议西巡,苟銮舆一动,则上下土崩。臣敢以犹生之躯奋冒死之语,愿与近密及宰臣熟议,未可轻动,急征兵以救关防,则高祖、太宗之业庶几犹可扶持,使黄巢安禄山之亡,微臣胜哥舒翰之死!”

辛巳,贼急攻潼关,承范悉力拒之,自寅及申,关上矢尽,投石以击之。关外有天堑,贼驱民千馀人入其中,掘土填之,须臾,即平,引兵而度。夜,纵火焚关楼俱尽。承范分兵八百人,使王师会守禁坑,比至,贼已入矣。壬午旦,贼夹攻潼关,关上兵皆溃,师会自杀,承范变服,帅馀众脱走。至野狐泉,遇奉天援兵二千继至,承范曰:“汝来晚矣!”博野、凤翔军还至渭桥,见所募新军衣裘温鲜,怒曰:“此辈何功而然,我曹反冻馁!”遂掠之,更为贼乡导,以趣长安。贼之攻潼关也,朝廷以前京兆尹萧廪为东道转运粮料使。廪称疾,请休官,贬贺州司户。黄巢入华州,留其将乔钤守之。河中留后王重荣请降于贼。癸未,制以巢为天平节度使。

甲申,以翰林学士承旨、尚书左丞王徽为户部侍郎,翰林学士、户部侍郎裴澈为工部侍郎,并同平章事。以卢携为太子宾客、分司。田令孜闻黄巢已入关,恐天子责己,乃归罪于携而贬之,荐徽、澈为相。是夕,携饮药死,澈,休之从子也。百官退朝,闻乱兵入城,布路窜匿,田令孜帅神策兵五百奉帝自金光门出,惟福、穆、泽、寿四王及妃嫔数人从行,百官皆莫知之。上奔驰昼夜不息,从官多不能及。车驾既去,军士及坊市民竞入府库盗金帛。

晡时,黄巢前锋将柴存入长安,金吾大将军张直方帅文武数十人迎巢于霸上。巢乘金装肩舆,其徒皆被发,约以红缯,衣锦绣,执兵以从,甲骑如流,辎重塞涂,千里络绎不绝。民夹道聚观,尚让历谕之曰:“黄王起兵,本为百姓,非如李氏不爱汝曹,汝曹但安居毋恐。”巢馆于田令孜第,其徒为盗久,不胜富,见贫者,往往施与之。居数日,各出大掠,焚市肆,杀人满街,巢不能禁。尤憎官吏,得者皆杀之。

上趣骆谷,凤翔节度使郑畋谒上于道次,请车驾留凤翔。上曰:“朕不欲密迩巨寇,且幸兴元,征兵以图收复。卿东贼锋,西抚诸蕃,纠合邻道,勉建大勋。”畋曰:“道路梗涩,奏报难通,请得便宜从事。”许之,戊子,上至婿水,诏牛勖、杨师立、陈敬,谕以京城不守,且幸兴元,若贼势犹盛,将幸成都,宣豫为备拟。

庚寅,黄巢杀唐宗室在长安者无遗类。辛卯,巢始入宫。壬辰,巢即皇帝位于含元殿,画缯为衮衣,击战鼓数百以代金石之乐。登丹凤楼,下赦书。国号大齐,改元金统。谓广明之号,去唐下体而著黄家日月,以为己符瑞。唐官三品以上悉停任,四品以下位如故。以妻曹氏为皇后。以尚让为太尉兼中书令,赵璋兼侍中,崔、杨希古并同平章事,孟楷、盖洪为左右仆射、知左右军事,费传古为枢密使。以太常博士皮日休为翰林学士。,之子也,时罢浙东观察使,在长安,巢得而相之。

诸葛爽以工北行营兵顿栎阳,黄巢将砀山朱温屯东渭桥,巢使温诱说之,爽遂降于巢。温少孤贫,与兄昱、存随母王氏依萧县刘崇家,崇数笞辱之,崇母独怜之,戒家人曰:“朱三非常人也,汝曹善遇之。”巢以诸葛爽为河阳节度使,爽赴镇,罗元杲发兵拒之,士卒皆弃甲迎爽,元杲逃奔行在。

郑畋还凤翔,召将佐议拒贼,皆曰:“贼势方炽,且宜从容以俟兵集,乃图收复。”畋曰:“诸君劝畋臣贼乎!”因闷绝仆地,伤其面,自午到明旦,尚未能言。会巢使者以赦书至,监军彭敬柔与将佐序立宣示,代畋草表署名以谢巢。监军与巢使者宴,乐奏,将佐以下皆哭。使者怪之,幕客孙储曰:“以相公风痹不能来,故悲耳。”民间闻者无不泣。畋闻之曰:“吾固知人心尚未厌唐,贼授首无日矣!”乃刺指血为表,遣所亲间道诣行在,召将佐谕以逆顺,皆听命,复刺血与盟,然后完城堑,缮器械,训士卒,密约邻道合兵讨贼,邻道皆许诺发兵,会于凤翔。时禁军分镇关中兵尚数万,闻天子幸蜀,无所归,畋使人招之,皆往从畋,畋分财以结其心,军势大振。

丁酉,车驾至兴元,诏诸道各出全军收复京师。

己亥,黄巢下令,百官诣赵璋第投名衔者,复其官。豆卢?彖、崔沆及左仆射于琮、右仆射刘邺太子少师裴谂、御史中丞赵氵蒙、刑部侍郎李溥、京兆尹李汤扈从不及,匿民间,巢搜获,皆杀之。广德公主曰:“我唐室之女,誓与于仆射俱死!”执贼刃不置,贼并杀之。发卢携尸,戮之于市。将作监郑綦、库部郎中郑系义不臣贼,举家自杀。左金吾大将军张直方虽臣于巢,多纳亡命,匿公卿于复壁。巢杀之。

初,枢密使杨复恭荐处士河间张氵睿,拜太常博士,迁度支员外郎。黄巢逼潼关,氵睿避乱商山。上幸兴元,道中无供顿,汉阴令李康以骡负糗粮数百驮献之,从行军士始得食。上问康:“卿为县令,何能如是?”对曰:“臣不及此,乃张氵睿员外教臣。”上召浚诣行在,拜兵部郎中。

义武节度使王处存闻长安失守,号哭累日,不俟诏命,举军入援,遣二千人间道诣兴元卫车驾。

黄巢遣使调发河中,前后数百人,吏民不胜其苦。王重荣谓众曰:“始吾屈节以纾军腐之患,今调财不已,又将征兵,吾亡无日矣!不如发兵拒之。”众皆以为然,乃悉驱巢使者杀之。巢遣其将朱温同州,弟黄邺自华州,合兵击河中,重荣与战,大破之,获粮仗四十馀船,遣使与王处存结盟,引兵营于渭北。

陈敬闻车驾出幸,遣步骑三千奉迎,表请幸成都。时从兵浸多,兴元储不丰,田令孜亦功上。上从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