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29年

829年

829年,唐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太和三年

王智兴驱逐石雄

武宁(今江苏徐州)节度使王智兴率军征讨李同捷叛乱,治军残暴,军中怨怒。捉生兵马使石雄勇而爱兵,深得士心。将士密谋驱逐王智兴,立石雄为帅。智兴得知,借称石雄立功,奏请授外州刺史。太和三年(八二九)二月六日,朝廷以雄为壁州(今四川通江)刺史。石雄既去武宁,王智兴遂杀军中与石雄有关将士百余人。四月九日,王智兴复上奏,称石雄摇动军情,请诛之。文宗知雄无罪,因免死,流放白州(今广西博白)。此为武宗复用石雄张本。

置相卫节度使

太和三年(八二九)六月十三日,分魏博的相州(今河南安阳)、卫州(今河南汲县)、澶州(今河南内黄东南)三州置相卫节度使,以魏博节度副使史孝章为节度使。

魏博军乱易帅

太和三年(八二九)六月十三日,诏以魏博(今河北大名)节度使史宪诚兼侍中,移镇河中(今山西永济西);以义成(今河南滑县)节度使李听兼魏博节度使。文宗遣中使赐史宪诚旌节,时李听贝州(今河北清河西北)回军馆陶(今河北),犹豫未入魏州史宪诚竭尽魏博库房财物以为行装,将士愤怒。廿六日,军乱,杀宪诚,奉牙内都知兵马使何进滔为国留后。李听进至魏州,进滔拒而不纳。七月,进滔。出兵袭击李听。听无备而败,溃不成军,士卒失亡过半,辎重兵械尽弃。昭义(今山西长治)兵闻讯救援,听方归于滑州。时朝廷连年用兵征讨李同捷王庭凑,军费浩大,馈运不继,难以再兴兵讨伐。八月五日,诏以何进滔魏博节度使,以先前分割相、卫、澶三州归还魏博。

南诏攻陷成都

长庆三年(八二三),宰相杜元颖出任西川节度使。元颖以文雅自高,不懂军事,专意积蓄财产,减削士卒衣粮。西南戍卒衣食不足,皆入南诏掠夺,南诏人反以衣食资给,由此尽知蜀中虚实。南诏摄政王蒙嵯颠密谋出兵进犯西川,边防长吏屡屡上报,元颖皆不信。太和三年(八二九)十一月,蒙嵯颠以西川降卒为向导,率大军入犯,边州无备,遂陷(今四川西昌)、戎(今四川宜宾)二州。廿八日,杜元颖发兵与南诏大战于(今四川邛崃)之南,西川兵大败,南沼乘胜攻克邛州。唐廷闻讯,诏发东川山南西道、荆南兵救援。十二月一日,又发鄂岳、山南东、陈许等道兵增援。十二月四日,蒙嵯颠率军克成都外城。杜元颖率众入据子城,欲弃城逃亡。六日,诏贬元颖为邵州(今广东韶关)刺史。十三日,以右领军大将军董重质为神策诸道西川行营节度使,再发河东,凤翔兵赴援。南诏兵东进,攻破梓州西城,东川兵寡弱不敌,节度使郭钊遣书蒙嵯颠,责其入侵。蒙嵯颠回书称:“杜元颖侵扰我,故兴兵报仇”。因与郭钊修好而退。南诏兵留成都外城十日,遂大掠子女、百工数万人,以及珍珠财宝等,西川人大恐,纷纷投江自尽。蒙嵯颠率军退至大渡河,言于蜀人:“往南即为吾国边境,现听任尔等哭别故乡。”众皆大哭,跳水死者数以千计。此后南诏工匠堪与成都媲美。蒙嵯颠遣使上奏,指斥杜元颖之罪,请诛之。廿一日,再贬元颖为循州(今广东惠州)司马。诏董重质及诸道兵返还本道。郭钊至成都,与南诏约和,不相侵犯。

李佑

李佑,出身淮西牙将,骁勇善战。元和十年(八一五),宪宗发兵征讨淮西吴元济,佑率军拒抗官军。十二年,被李设计生擒。免其死罪,并加信用。佑感恩,助以奇兵袭蔡州,活捉吴元济,平定淮西。以功授神武将军,迁金吾将军御史大夫、夏绥(今内蒙白城子)节度使。宝历元年(八二五),入为右金吾大将军。迁泾原(今甘肃泾州)节度使,防遏吐蕃。太和二年(八二八),迁检校户部尚书横海节度使,率军平定李同捷叛乱。三年(八二九)柏耆擅杀佑部将万洪,佑大惊,病卒。

殷侑善治横海

横海(今河北沧州东南)值战乱之后,尸骨蔽野,田地荒芜,户口仅存十分之三、四。太和三年(八二九)八月六日,诏以卫尉卿殷侑为横海节度使。侑到任后,与士卒同甘共苦,招抚百姓,流散者渐渐复业。时本军三万人皆由朝廷度支供给军需。侑到任一年,租税自给其半;二年,奏请罢度支供馈,本镇自给;三年后,户口增殖,仓廪充盈。

王庭凑

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庭凑援助横海李同捷叛乱,朝廷发兵讨伐。太和三年(八二九)四月,李同捷平定,王庭凑因邻道上奏,微露归顺之意。八月廿五日,诏赦庭凑之罪,复其官爵。

李宗闵拜相

太和三年(八二九)七月廿七日,诏征浙西(今江苏镇江)节度使李德裕入朝为兵部侍郎裴度推荐德裕为宰相,时吏部侍郎李宗闵得宦官之助,八月廿七日,诏以宗闵同平章事。九月十五日,出李德裕为义成(今河南滑县)节度使。

。字文明,荥阳(今河南)人。幼好学善文,大历年间(七六六七七九)中进士,登博学鸿词科,授秘书省校书郎。贞元八年(七二九),擢为翰林学士、知制浩。二十一年,德宗卒,与学士卫次公驳宦官异议,拥太子即位,是为顺宗。王、王叔文专权,守道中立。顺宗病,召草诏立太子,曰:“立嫡以长。”宪宗即位,拜为宰相。时朝廷伐叛,宰相杜黄裳多所参决,默守无功,出为岭南(今广东广州)节度使,在任以廉政称。元和八年(八一三)入朝为工部尚书,改东都留守。太和二年(八二八)入为御史大夫,以太子太傅致仕。三年(八二九)十一月卒,年七十八岁。

李繁撰《邺侯家传》

太和三年(八二九)十一月十日,敕赐前亳州刺史李繁死。李繁,德宗朝宰相李泌之子,京兆府(今陕西西安)人。贞元(七八五八0四)中入仕为太常博士,历河南府士曹参军,累迁随州(今湖北)刺史。宝历二年(八二六),入朝为大理少卿,弘文馆学士。出为毫州刺史,发兵诛杀境内劫盗,监察御史舒舆以其滥杀无辜,未请示节度使,涉于擅兴之罪,奏请下狱。繁恐其父功业不传,乞笔纸于狱吏,撰《邺侯家传》十卷。已佚。《玉海》、《资治通鉴考异》有征引。陆辑《说海》所收《邺侯外传》乃后世伪撰,非繁原作。

李商隐入天平军幕府

太和三年(八二九),李商隐得令狐楚赏识,辟为天平(今山东东平西北)节度使巡官,作有《随师东》等诗。此为李商隐出仕之始。

李益卒

太和三年(八二九),前礼部尚书李益卒。李益,字君虞,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人。大历四年(七六九)中进士,擅长诗歌,与李贺齐名。为人忌刻薄幸,防闲妻妾甚严,世称“妒痴”《霍小玉传》中李十郎即益之射影。久不得志,乃北游河朔,入幽州(今北京)节度使刘济幕府。元和(八0六八二0)中,宪宗闻其名,召入朝为秘书少监、集贤殿学士。益负才傲物,众所不容,谏官弹劾其曾不满朝政,降为散官。后复起用为秘书监,迁太子宾客、集贤学士判院事,转右散骑常侍。时有太子庶于李益,以二人同在朝,故世以“文章李益”以别之。太和初,以礼部尚书退休。益工近体歌诗,以写边塞诗见长,但缺乏盛唐气概,而多将士久戍思归之作。有《李益集》传世。卒年无考,后多定于太和三年(八二九),年八十五岁。

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上之下太和三年(己酉,公元八二九年)

春,正月,亓志绍与成德合兵掠贝州。

义成行营兵三千人先屯齐州,使之禹城,中道溃叛,横海节度使讨诛之。

李听、史唐合兵击亓志绍,破之。志绍将其众五千奔镇州。

李载义奏攻沧州长芦,拔之。

甲辰,昭义奏亓志绍馀众万五千人诣本道降,置之洛州。

二月,横海节度使李帅诸道行营兵击李同捷,破之,进攻德州

武宁捉生兵马使石雄,勇敢,爱士卒。王智兴残虐,军中欲逐智兴而立雄。智兴知之,因雄立功,奏请除刺史。丙辰,以雄为壁州剌史。史宪诚闻沧景将平而惧,其子唐劝之入朝。丙寅,宪诚使唐奉表请入朝,且请以所管听命。

石雄既去武宁,王智兴悉杀军中与雄善者百馀人。夏,四月,戊午,智兴奏雄摇动军情,请诛之。上知雄无罪,免死,长流白州。戊辰,李载义奏攻沧州,破其罗城。拔德州,城中将卒三千馀人奔镇州。李同捷与书请降,并奏其书,谏议大夫柏耆受诏宣慰行营,好张大声势以威制诸将,诸将已恶之矣。及李同捷请降于,遣大将万洪代守沧州。耆疑同捷之诈,自将数百骑驰入沧州,以事诛洪,取同捷及其家属诣京师。乙亥,至将陵,或言王庭凑欲以奇兵篡同捷,乃斩同捷,传首,沧景悉平。五月,庚寅,加李载义同平章事。诸道兵攻李同捷,三年,仅能下之。而柏耆径入城,取为己功。诸将疾之,争上表论列。辛卯,贬耆为循州司户。寻薨。

壬寅,摄魏博副使史唐奏改名孝章。

六月,丙辰,诏:“镇州四面行营各归本道休息,但务保境,勿相往来。惟庭凑效顺,为达章表,馀皆勿受。”

辛酉,以史宪诚为兼侍中、河中节度使;以李听兼魏博节度使;分相、卫、澶三州,以史孝章为节度使。

初,李闻柏耆杀万洪,大惊,疾遂剧。上曰:“若死,是耆杀之也!”癸酉,赐耆自尽。

河东节度使李程奏得王庭凑书,请纳景州;又奏亓志绍自缢。

上遣中使赐史宪诚旌节,癸酉,至魏州。时李听自贝州还军馆陶,迁延未进,宪诚竭府库以治行,将士怒。甲戌,军乱,杀宪诚,奉牙内都知兵马使灵武何进滔知留后。李听进至魏州,进滔拒之,不得入。秋,七月,进滔出兵击李听。听不为备,大败,溃走,昼夜兼行,趣浅口,失亡过半,辎重兵械尽弃之。昭义兵救之,听仅而得免,归于滑台。河北久用兵,馈运不给,朝廷厌苦之。八月,壬子,以进滔为魏博节度使,复以相、卫、澶三州归之。

沧州承丧乱之馀,骸骨蔽地,城空野旷,户口存者什无三四,癸丑,以卫尉卿殷侑为齐、德、沧、景节度使。侑至镇,与士卒同甘苦,招抚百姓,劝之耕桑,流散者稍稍复业。先是,本军三万人皆仰给度支,侑至一年,租税自能赡其半;二年,请悉罢度支给赐;三年之后,户口滋殖,仓廪充盈。

王庭氵奏因邻道微露请服之意。壬申,赦庭氵奏及将士,复其官爵。

征浙西观察使李德裕兵部侍郎裴度荐以为相。会吏部侍郎李宗闵有宦官之助,甲戌,以宗闵同平章事。

上性俭素、九月,辛巳,命中尉以下毋得衣纱绫罗。听朝之暇,惟以书史自娱,声乐游畋未尝留意。附马韦处仁尝着夹罗巾,上谓曰:“朕慕卿门地清素,故有选尚。如此巾服,听其他贵戚为之,卿不须尔。”

壬辰,以李德裕为义成节度使。李宗闵恶其逼己,故出之。

冬,十月,丙辰,以李听太子少师

路隋言于上曰:“宰相任重,不宜兼金谷琐碎之务,如杨国忠元载皇甫皆奸臣,所为不足法也。”上以为然。于是裴度辞度支,上许之。

十一月,甲午,上祀圆丘。赦天下。四方毋得献奇巧之物,其纤丽布帛皆禁之,焚其机杼。

丙申,西川节度使杜元颖南诏入寇。元颖以旧相,文雅自高,不晓军事,专务蓄积,减削士卒衣粮。西南戍边之卒,衣食不足,皆入蛮境钞盗以自给,蛮人反以衣食资之。由是蜀中虚实动静,蛮皆知之。南诏自嵯颠谋大举入寇,边州屡以告,元颖不之信。嵯颠兵至,边城一无备御。蛮以蜀卒为乡导,袭陷、戎二州。甲辰,元颖遣兵与战于邛州南,蜀兵大败,蛮遂陷邛州。

武宁节度使王智兴入朝。

诏发东川兴元、荆南兵以救西川。十二月,丁未朔,又发鄂岳、襄邓、陈许等兵继之。

王智兴为忠武节度使。

己酉,以东川节度使郭钊为西川节度使,兼权东川节度事。嵯颠自邛州引兵径抵成都。庚戌,陷其外郭。杜元颖帅众保牙城以拒之,欲遁去者数四。壬子,贬元颖为邵州刺史。

己未,以右领军大将军董重质为神策、诸道西川行营节度使,又发太原、凤翔兵赴西川。南诏寇东川,入梓州西郭。郭钊兵寡弱不能战,以书责嵯颠。嵯颠复书曰:“杜元颖侵扰我,故兴兵报之耳。”与钊修好而退。蛮留成都西郭十日,其始慰抚蜀人,市肆立堵。将行,乃大掠子女、百工数万人及珍货而去。蜀人恐惧,往往赴江,流尸塞江而下。嵯颠自为军殿,及大度水,嵯颠谓蜀人曰:“此南吾境也,听汝哭别乡国。”众皆恸哭,赴水死者以千计。自是南诏工巧埒于蜀中。嵯颠遣使上表,称:“蛮比修职贡,岂敢犯边,正以杜元颖不恤军士,怨苦元颖,竞为乡导,祈我此行以诛虐帅。诛之不遂,无以慰蜀士之心,愿陛下诛之。”丁卯,再贬元颖循州司马。诏董重质及诸道兵皆引还。郭钊至成都,与南诏立约,不相侵扰。诏遣中使以国信赐嵯颠。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