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25年

825年

825年,即中国唐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宝历元年,该年李德裕献《丹六箴》。

改元宝历

宝历元年(八二五)正月七日,敬宗亲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礼毕,临丹凤楼,宣诏大赦天下,改元宝历

武宁军乱

宝历元年(八二五)九月廿七日,武宁(今江苏徐州)节度使王智兴上奏,称大将武华等四百人密谋作乱,皆斩。

敬宗幸骊山

敬宗欲游骊山温汤,左仆射李绛谏议大夫张仲方屡谏不听。拾遗张权舆伏紫宸殿下叩头谏曰:“昔周幽王幸骊山,为犬戎所杀;秦始皇葬骊山,国亡;玄宗宫骊山而禄山乱,先帝(穆宗)幸骊山,享年不长。”敬宗曰:“骊山如此之凶,我宜一往以验其言。”十一月,敬宗幸骊山温汤,即信日还宫,谓左右曰:“彼叩头者(指张权舆)之言,安足哉!。

东受降城移置绥远烽南

东受降城(今内蒙托克托南)滨临黄河,屡为河水摧坏,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西北)节度使张惟清奏请移置于绥远烽南。宝历元年(八二五)十月十八日,东受降新城筑成。

以刘从谏袭昭义留后

宝历元年(八二五)八月十日,昭义(今山西长治节度使刘悟卒,遗表以其子刘从谏为昭义留后。从谏发丧,派人以重金贿赂宰相李逢吉、神策中尉王守澄,请求朝廷任命。朝廷接到刘悟遗表,左仆射李绛等人认为,昭义与河朔割据藩镇不同,不可许其世袭,建议速派人为节度使,安抚军心,调刘从谏为外地刺史。但李逢吉王守澄商议已定,十二月三日,诏以刘从谏为昭义留后。刘悟军政烦苛,从谏宽厚,众颇附之。

崔发拘擒违法宦官

(今陕西户县)令崔发闻府外喧嚣声,问何故?有人答称:五坊小吏殴打百姓。发怒,命擒入府庭。经审讯,方知为出使宦官。敬宗闻讯大怒,命将崔发押于御史台狱。宝历元年正月七日,敬宗大赦,发与诸囚徒立于金鸡竿下等待释放,忽有宦官数十人冲出,围发乱打。发满面流血,牙齿折断,不省人事。敬宗命释放诸囚徒,唯将崔发重新关押。宰相李逢吉等人上言谏阻,方释送回家。

牛僧孺出任武昌军节度使

宰相牛僧孺以敬宗荒淫奢侈,信用左右小人,而又惧怕得罪,不敢言事,因上表求外任。宝历元年(八二五)正月十一日,敬宗命于鄂州(今湖北武汉)特置武昌军,以牛僧孺为武昌军节度使。

李愿卒

李愿,陇右临洮(今甘肃临潭)人,中唐名将李晟长子。德宗朝,以父荫入仕,拜银青光禄大夫太子宾客,转左卫大将军。元和元年(八0六)八月,迁检校礼部尚书、夏绥节度使,转武宁(今江苏徐州)节度使,参与征讨淄青李师道,有战功,迁检校尚书左仆射、凤翔(今陕西)节度使。长庆二年(八二二)二月,检校司空、宣武(今河南开封)节度使。以威刑驭下,不恤军政,加以声色奢侈,导致军乱,被大将李介逐出州城,贬随州(今湖北)剌史。长庆四年(八二四),起复为河中节度任,贿赂权臣。宝历元年(八二五)六月病卒。

诏造竞渡船

宝历元年(八二五)七月十二日,诏盐铁使王播运木材至京,造竞渡船二十艘,供宫内使用。计其费用,约当转运使半年官费,谏议大夫张仲方等极力谏阻,诏改造十艘。

谏官弹劾崔元略父事宦官

宝历元年(八二五)七月,谏官上奏,言京兆尹崔元略父事内常侍崔潭峻。廿五日,元略迁为户部侍郎

诏度支进铜、金簿修清思院等殿

宝历元年(八二五)七月,诏度支进铜三千斤、金簿十万翻,修清思院新殿及升阳殿图障。

刘悟

刘悟,原平卢军节度使刘正臣孙。少有勇力,随其叔父刘全谅为宣武牙将。因盗窃钱物逃奔淄青,节度使李师道令将后军,迁都知兵马使、兼监察御史。元和十四年(八一九),朝廷讨伐李师道刘悟受师道命率军抗拒官军。悟因师道猜忌,率军夜袭郓州,杀李师道,归顺朝廷。因功授义成节度使。穆宗即位,迁昭义节度使,与监军刘承偕不和,因故拘囚,朝廷贬逐承偕。自此招纳之命,专恣不法,欲效河朔三镇割据。宝历元年(八二五)八月卒于任。

遣中使往湖南等地采摘仙药

宝历元年(八二五)八月,道士刘从政对敬宗言有长生不老之术,请派人往各地访求异人,采摘仙药。十八日,敬宗遣中使赴湖南、江南、以及天台山(今浙江)采仙药,以从政为光禄少卿、号升玄先生。

敕度支往河东等地买耕牛

宝历元年(八二五)十二月三十日,唐廷以京畿耕牛缺乏,敕度支派人赴河东、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西北)、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夏州(今内蒙白城子)等地买耕牛一万头,分给畿内贫下百姓。

蒋防贬汀州刺史

宝历元年(八二五),蒋防贬汀州(今福建长汀)刺史,后改任连州(今广东连县)刺史。蒋防,唐传奇作家,字子徵(一作微),义兴(今江苏宜兴)人,生卒年不详。由李绅、元稹荐于朝廷,作有传奇《霍小玉传》等。

新罗王子金昕来朝

宝历元年(八二五),新罗国王子金昕来长安朝贡。

李德裕献《丹六箴》

宝历元年(八二五)二月八日,浙西(今江苏镇江)观察使李德裕奏献《丹六箴》:其一为《宵衣》,规劝敬宗视朝希晚;其二为《正服》,规劝服用乖异;其三为《罢献》,规劝征求玩好;其四为《纳诲》,规劝侮弃忠言;其五为《辨邪》,规劝信任群小;其六为《防微》,规劝游幸无常。敬宗命翰林学士韦处厚优诏作复。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下宝历元年(乙巳,公元八二五年)

春,正月,辛亥,上祀南郊。还,御丹凤楼,赦天下,改元。先是令崔发闻外喧嚣,问之,曰:“五坊人殴百姓。”发怒,命擒以入,曳之于庭。时已昏黑,良久,诘之,乃中使也。上怒,收发,系御史台。是日,发与诸囚立金鸡下,忽有品官数十人执梃乱捶发,破面折齿,绝气乃去。数刻而苏,复有继来求击之者,台吏以席蔽之,仅免。上命复系发于台狱而释诸囚。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牛僧孺以上荒淫,嬖幸用事,又畏罪不敢言,但累表求出。乙卯,升鄂岳为武昌军,以僧孺同平章事、充武昌节度使。

中旨复以王播兼盐铁转运使,谏官屡争之,上皆不纳。

牛僧孺过襄阳,山南东道节度使柳公绰服橐候于馆舍,将佐谏曰:“襄阳地高于夏口,此礼太过!”公绰曰:“奇章公甫离台席,方镇重宰相,所以尊朝廷也。”竟行之。

上游幸无常,昵比群小,视朝月不再三,大臣罕得进见。二月,壬午,浙西观察使李德裕献《丹六箴》:一曰《宵衣》,以讽视朝稀晚;二曰《正服》,以讽服御乖异;三曰《罢献》,以讽征求玩好;四曰《纳诲》,以讽侮弃谠言;五曰《辨邪》,以讽信任群小;六曰《防微》,以讽轻出游幸。其《纳诲箴》略曰:“汉骜流湎,举白浮钟;魏睿侈汰,陵霄作宫。忠虽不忤,善亦不从。以规为,是谓塞聪。”《防微箴》曰:“乱臣猖獗,非不遽数。玄服莫辨,触瑟始仆。柏谷微行,豺豕塞路。睹貌献餐,斯可戒惧!”上优诏答之。

上既复系崔发于狱,给事中李渤上言:“县令不应曳中人,中人不应殴御囚,其罪一也。然县令所犯在赦前,中人所犯在赦后。中人横暴,一至于此。若不早正刑书,臣恐四夷镇闻之,则慢易之心生矣。”谏议大夫张仲方上言,略曰:“鸿恩将布于天下而不行御前,霈泽遍被于昆虫而独遗崔发。”自馀谏官论奏甚众,上皆不听。戊子,李逢吉等从容言于上曰:“崔发辄曳中人,诚大不敬,然其母,故相韦贯之之姊也,年垂八十,自发下狱,积忧成疾。陛下方以孝理天下,此所宜矜念。”上乃愍然曰:“此谏官但言发冤,未尝言其不敬,亦不言有老母。如卿所言,朕何为不赦之!”即命中使释其罪,送归家,仍慰劳其母。母对中使杖发四十。

三月,辛酉,遣司门郎中于人文册回鹘曷萨特勒为爱登里汩没密于合伽昭礼可汗。

夏,四月,癸巳,群臣上尊号曰文武大圣广孝皇帝。赦天下。赦文但云:“左降官已经量移者,宜与量移,”不言未量移者。翰林学士韦处厚上言:“逢吉恐李绅量移,故有此处置。如此,则应近年流贬官,因李绅一人皆不得量移也。”上即追赦文改之。绅由是得移江州长史。

秋,七月,甲辰,盐铁使王播进羡馀绢百万匹。播领盐铁,诛求严急,正入不充而羡馀相继。

己未,诏王播造竞渡船二十艘,运材于京师造之,计用转运半年之费。谏议大夫张仲方等力谏,乃减其半。

谏官言京兆尹崔元略以诸父事内常侍崔潭峻。丁卯,元略迁户部侍郎。

昭义节度使刘悟方去郓州也,以郓兵二千自随为亲兵。八月,庚戌,悟暴疾薨,子将作监主簿从谏匿其丧,与大将刘武德及亲兵谋,以悟遗表求知留后。司马贾直言入责从谏曰:“尔父提十二州地归朝廷,其功非细,只以张汶之故,自谓不洁淋头,竟至羞死。尔孺子,何敢如此!父死不哭,何以为人!”从谏恐悚不能对,乃发丧。

初,陈留人武昭罢石州刺史,为袁王府长史,郁郁怨执政。李逢吉李程不相悦,水部郎中李仍叔,程之族人,激怒之云,程欲与昭官,为逢吉所沮。昭因酒酣,对左金吾兵曹茅汇言欲刺逢吉,为人所告。九月,庚辰,诏三司鞫之。前河阳掌书记李仲言谓汇曰:’君言李程与昭谋则生,不然必死。”汇曰:“冤死甘心!诬人自全,汇不为也!”狱成。冬,十月,甲子,武昭杖死,李仍叔贬道州司马,李仲言流象州,茅汇流崖州。

上欲幸骊山温汤,左仆射李绛、谏议大夫张仲方等屡谏不听,拾遗张权舆伏紫宸殿下,叩头谏曰:“昔周幽王幸骊山,为犬戎所杀;秦始皇葬骊山,国亡;玄宗宫骊山而禄山乱;先帝幸骊山,而享年不长。”上曰:“骊山若此之凶邪?我宜一往以验彼言。”十一月,庚寅,幸温汤,即日还宫,谓左右曰:“彼叩头者之言,安足信哉!”

丙申,立皇子普为晋王。

朝廷得刘悟遗表,议者多言上党内镇,与河朔异,不可许。左仆射李绛上疏,以为:“兵机尚速,威断贵定,人情未一,乃可伐谋。刘悟死已数月,朝廷尚未处分,中外人意,共惜事机。今昭义兵众,必不尽与从谏同谋,纵使其半叶同,尚有其半效顺。从谏未尝久典兵马,威惠未加于人。又此道素贫,非时必无优赏。今朝廷但速除近泽潞一将充昭义节度使,令兼程赴镇,从谏未及布置,新使已至潞州,所谓‘先人夺人之心’也。新使既至,军心自有所系。从谏无位,何名主张,设使谋挠朝命,其将士必不肯从。今朝廷久无处分,彼军不晓朝廷之意,欲效顺则恐忽授从谏,欲同军恶则恐别更除人,犹豫之间,若有奸人为之画策,虚张赏设钱数,军士觊望,尤难指挥。伏望速赐裁断,仍先下明敕,宣示军众,奖其从来忠节,赐新使缯五十万匹,使之赏设。续除刘从谏一剌史。从谏既粗有所得,必且择利而行,万无违拒。设不从命,臣亦以为不假攻讨,何则?臣闻从谏已禁山东三州军士不许自畜兵刀,足明群心殊未得一,帐下之事亦在不疑。熟计利害,决无即授从谏之理。”时李逢吉王守澄计议已定,竟不用绛等谋。十二月,辛丑,以从谏为昭义留后。刘悟烦苛,从谏济以宽厚,众颇附之。

李绛好直言,李逢吉恶之。故事,仆射上日,宰相送之,百官立班,中丞列位于廷,尚书以下每月当牙。元和中,伊慎为仆射,太常博士韦谦上言旧仪太重,削去之。御史中丞王播恃逢吉之势,与绛相遇于涂,不之避。绛引故事上言:“仆射,国初为正宰相,礼数至重。倘人才忝位,自宜别授贤良。若朝命守官,岂得有亏法制。乞下百官详定。”议者多从绛议。上听行旧仪。甲子,以绛有足疾,除太子少师、分司。

言事者多称裴度贤,不宜弃之镇,上数遣使至兴元劳问度,密示以还期。度因求入朝,逢吉之党大惧。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