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8年

818年

818年,中国纪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十三年。

孔惟袭封文宣公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正月五日,诏以文宣公孔丘三十八代孙孔惟袭封文宣公。

李师道奏请纳质献地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正月,淄青(今山东东平东北)节度使李师道得知朝廷官军平定淮西吴元济叛乱,忧惧不知所措。判官李公度等劝其向朝廷送交质子,贡献土地以赎割据之罪。师道听从其言,遣人奉表上报朝廷,请以其长于入朝为质,并献沂(今山东临沂)、密(今山东诸城)、海(今江苏连云港西)三州。宪宗准奏,廿一日,遣左常侍李逊至郓州宣慰。

命六军修麟德殿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正月,宪宗命左右羽林、龙武、神武六军修麟德殿。右龙武统军张奉国、大将军李文悦以为淮西叛乱刚刚平定,不宜营缮太多。二人转请宰相,欲劝阻宪宗。宰相裴度因上奏言及此事,宪宗大怒。二月十三日,贬张奉国为鸿胪卿。十八日,贬李文悦为右武卫大将军,兼威远营使。于是疏浚龙首池,建承晖殿,大兴土木。

渤海宣王大仁秀立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二月,渤海简王大明忠卒,其叔父大仁秀立为国王,改元建兴。遣使来唐告丧。五月十八日,以大仁秀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秘书监、忽汗州都督,册封为渤海国王。

程权举族入朝

元和十二年(八一七)十月,朝廷平定淮西吴元济叛乱后,横海(今河北沧州东南)节度使程权内心不安,以为父子世袭横海节度使,与河朔三镇割据无异。十三年二月,程权遣使上奏,请举族入京,归顺朝廷,由朝廷另任命节度使。宪宗准奏。横海将士习于割据自擅,不愿程权离任。掌书记林蕴对将士晓明利害,权方得出境。三月,以华州刺史郑权德州刺史、横海军节度使。六月,以程权为宁(今陕西彬县)节度使

王承宗纳质献地

元和十二年(八一七)十月,朝廷平定淮西吴元济叛乱后,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承宗自以割据跋扈,忧惧不安。平民柏耆求见韩愈,愿带宰相裴度书信前往成德,劝说王承宗归顺朝廷。韩愈代裴度写信遣柏耆前往成德王承宗见裴度信后愈惧,请求魏博(今河北大名)节度使田弘正上奏朝廷赦己之罪,愿以二子入朝为质,献德(今山东陵县)、棣(今山东惠民东)二州,向朝廷上供租税,并由朝廷任命官吏。宪宗准奏。十三年四月一日,魏博遣使送王承宗二子王知感、王知信以及德、棣二州图印至长安。廿七日,宪宗诏复王承宗官爵。

谭忠劝刘总归顺朝廷

幽州自安史之乱后割据。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四月,大将谭忠劝节度使刘总归顺朝廷。他认为,自元和(806)以来,西川刘辟、浙西(今江苏镇江)、魏博田季安、泽潞(今山西长治)卢从史、淮西吴元济皆凭险割据,以为根深蒂固,朝廷无力制裁,然最终皆被削平,身死家亡。当今天子养兵蓄锐,必欲平定天下。成德王承宗惧加兵征讨,已归顺朝廷,献德、棣二州二城。幽州何去何从,当速为决策。刘总认为谭忠言之有理,遂专意归顺朝廷。

许孟容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四月九日,前东都留守许孟容卒。许孟容,字公范,京兆长安人。少以文词知名,举进土甲科,授秘书省校书郎。历藩镇幕僚,濠州(今安徽凤阳东北)刺史。贞元十四年(798),迁给事中,以直谏闻名。元和初,迁吏部侍郎尚书右丞。四年,拜京兆尹,弹压神策军不法将吏,豪右敛迹。改兵部侍郎,权知礼部贡举,拜吏部侍郎。十年六月,宰相武元衡被刺,孟容至中书泣言国耻,建议起裴度为相,捕贼伐叛。后出使宣慰淮西行营诸军,拜东都留守。卒年七十六岁。

赐六军辟仗使印

自安史乱后,置左右龙武、左右神武。左右羽林六军辟仗使,以宦官充任,职责如同藩镇监军,但无印。元和十三年(八一八)二月,右龙武统军张奉国、大将军李文悦谏阻宪宗修麟德殿被贬。四月十五日,诏赐六军辟仗使印两枚,使其监察禁军六军军政,掌军权。

宪宗平定淄青

淄青镇(今山东东平西北)自代宗永泰元年(七六五)李正己节度使时割据,辖十二州之地,在割据藩镇中,面积最大。节度使兼海陆运使、押新罗、渤海两蕃等使,有鱼盐之饶,兵强马壮,实力雄厚,屡与河朔藩镇连兵,反叛朝廷。宪宗元和九年(八一四),官军征讨淮西吴元济,淄青节度使李师道出兵声援淮西,派刺客暗杀宰相武元衡,烧河阴(今郑州西北)转运院仓储,还密谋在东都制造流血事件,后被留守吕元膺发现扑灭。十二年十月,淮西平定,李师道忧惧朝廷加兵征讨,上奏表示愿以其子入朝为质,并奉献三州土地。宪宗准奏。但不久李师道反悔,宪宗遂发武宁(今江苏徐州)、陈许(今河南许昌)、魏博(今河北大名)等五道兵讨伐。师道信用左右奴婢,疑忌部将,内部不和。因而诸道兵马屡战屡捷。十三年十二月,武宁节度使李攻克淄青战略要地金乡(今属山东)。次年正月,魏博节度使田弘正大败师道大将刘悟于东阿(今山东东阿西南)。师道兵势日衰,疑忌大将刘悟,密派使者杀悟,夺其兵权。悟反杀师道使者,密与田弘正通谋,归顺朝廷。二月八日,刘悟率军夜袭郓州,杀李师道及其党羽二十余家,淄青遂定。宪宗分淄青为三道,分兵镇守。淄青割据近六十年,至此归朝。

罢诸道所兼支度、营田使

自开元(七一三至七四一)以来,诸道节度使皆兼支度、营田二使,总揽一道军政、财政,以致地方权力极度膨胀。元和中,宪宗相继发兵平定淮西诸镇叛乱,十三年(八一八)七月廿七日,诏罢诸道节度使所兼支度、营田二使,以削减节度使职权。

于由卒

于由,字允元,河南(今洛阳)人。以父荫入仕,历华阴尉、长安县令。出任湖州刺史,疏浚西湖,灌田三千顷。改苏州刺史,废管内淫祠,有政绩。迁陕虢(今河南三门峡西观察使。贞元十四年(七九八),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十六年,奉诏出兵讨淮西吴少诚,遂乘机广募士卒,修造军器,聚敛财赋,恣意诛杀,割据自专。元和(八0六至八二0)初,宪宗伐叛,由惧而入朝。八年,贿赂宦官梁守谦等,谋求出镇,事发,改授太子宾客,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八月忧死。

皇甫程异拜相

淮西吴元济叛乱平定后,宪宗日渐骄侈,屡兴土木。户部侍郎、判度支皇甫、盐铁转运使程异揣摸宪宗心意,阿谀奉迎,多次以节余钱物为名,进奉皇帝挥霍,颇得宠爱。皇甫又以厚礼行贿宦官吐突承璀,与之相互勾结。元和十三年(八一八)九月廿三日,皇甫程异并拜为宰相,仍兼任判度支、盐铁转运使。制书下达后,朝野震惊。宰相裴度等认为,皇甫程异不过专掌钱谷官吏,奸佞小人,天下闻名,若一旦置于相位,恐为天下所笑。宪宗不听。裴度耻与小人为伍,因上表请求自退。宪宗以裴度为朋党,不予理睬。

五坊使杨朝汶赐死

宦官杨朝汶为五坊使,放贷五坊官钱,五坊小儿随意捕捉百姓,百姓转相诬告,遂捕近千人。百般拷问,收取利息。御史中丞闻讯弹劾,裴度等亦以此事上奏。宪宗袒护宦官,认为此等小事,“朕自处之”;对淄青用兵之事,急待商议。裴度认为,用兵事小,朝廷忧患不过山东之地;而五坊使暴横,恐乱京畿。宪宗无奈,退朝后面召杨朝汶,骂曰:“以汝之故,令吾羞见宰相!”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月,赐朝汶死,释放所捕百姓。

灵武奏破吐善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月,吐蕃出兵侵掠河曲(今宁夏、内蒙黄河沿岸)。十二日,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节度使奏称,击破吐蕃二万人于定远城(今宁夏平罗南)。十一月,攻破吐蕃长乐州(今宁夏银川西))外城,焚房屋器械。

卫次公卒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月十三日,前淮南(今江苏扬州)节度使卫次公卒。卫次公,字从周,河东(今山西太原南)人。举进士,补崇文馆校书郎,改渭南(今陕西)尉。后入山南西道(今陕西汉中)幕府。贞元八年(七九二),征为左补阙,兼翰林学士。二十一年正月,德宗卒,参与拥立顺宗,以本官知制诰,兼礼部贡举,拜中书舍人。元和初(八0六至八二0),罢相,次公黜为太子宾客,改尚书右丞。六年,出任陕虢(今河南陕县)都防御观察处置使,奏蠲累年所欠赋税三百万贯,为时所称,入朝为兵部侍郎。时宪宗用兵淮西,以次公屡请罢兵,出镇淮南。卒年六十六岁。

收复原州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月十四日,平凉(今属甘肃)镇遏兵马使大破吐蕃二万余众,收复原州(今宁夏固原)城,俘获羊马不计其数。

柳泌权知台州刺史

宪宗晚年喜好神仙,诏天下征求方士。宗正卿李道古欲献媚求宠,经宰相皇甫推荐山人柳泌,称其能炼制长生药。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月廿四日,诏柳泌住兴唐观炼药。柳泌言于宪宗,称天台山(今属浙江)系神仙所居之地,多有灵草,如为该地长吏,即可采集。宪宗信其言,十一月七日,以柳泌权知台州(今浙江临海)刺史。谏官纷纷上言,以为自古君王好方士,但未有使其为官治民之先例。宪宗声言:以一州民力使朕长生,臣下又何所惜!群臣皆不敢再言。

河阳兵赴镇横海中道溃归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一月廿三日,以河阳(今河南沁阳)节度使乌重胤为横海(今河北沧州东南)节度使。重胤以河阳精兵三千赴横海,河阳兵不愿离乡,途中溃归,但未敢回城,屯驻城北,欲将大掠。时令孤楚赴任河阳为节度使,单骑出城,慰问士卒,率将士返还河阳,遂免不测。

宪宗遣使迎佛骨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一月,功德使上奏,言凤翔法门寺塔有佛指骨,相传三十年一开,开则岁丰人安。来年应开,请遣使迎奉。十二月一日,宪宗遣宦官率僧侣数人赴凤翔迎佛骨。

宽宥李师道将士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诸道官兵讨伐淄青(今山东东平西北)李师道。十二月廿九日,魏博(今河北大名)、义成(今河南滑县)两军送所擒获淄青将士四十七人,宪宗命送两军阵前效力,并下令:李师道将士父母若有愿回故土者,皆优给资装放回;朕所欲诛者,唯李师道一人。淄青军中闻讯,降者相继。

李金乡大捷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十二月,武宁(今江苏徐州)节度使李率军讨伐淄青(今山东东平西北)李师道,双方交战十一次,诉军皆胜。六日夜,李攻克金乡(今山东),破敌军二万人。次年正月十三日,乘胜攻拔鱼台(今山东)。李师道性情儒弱,闻兵败即忧惧成疾,其左右遂蒙蔽不以实情上报。金乡系淄青战略要地,官军攻取后,师道至死竟不知。

程异奏罢诸道茶盐店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盐钱使程异奏称,诸道自用兵征讨淮西,因军费不足,奏请置茶、盐店征税。按今年正月一日朝廷赦文,罢兵之后,即当禁断。但诸道尚未执行,继续收税,实为重敛。请按赦文停罢诸道所置茶、盐店。宪宗准奏,诏诸道据赦文执行。

袁滋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六月十三日,湖南观察使袁滋卒。袁滋,字德深,蔡州朗山(今河南确山)人。少依元结读书,历藩镇幕府,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中入朝,为侍御史。十年擢祠部郎中御史中丞,持节出使南诏,册封异牟寻南诏王。以功进谏议大夫,迁尚书右丞,出为华州刺史,招集流民,为政清简。永贞元年(八0五),拜同平章事。元和元年(八0六),刘辟叛乱,出任西川节度使,畏惧不进,贬逐外州。历义成(今河南滑县)、山南东道(今湖北襄樊)节度使。十一年,接替高霞寓为唐随邓(今河南泌阳)节度使,与吴元济通和,贬抚州(今眉江西)刺史。十年迁镇湖南。卒年七十岁。撰有《云南记》,已佚。

权德舆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八月廿七日,前山南西道(今陕西汉中)节度使权德舆卒。权德舆,字载之,天水略阳(今甘肃张家川西)人,少有诗名,十五岁时以文数百篇编为《童蒙集》十卷。始以河南幕府入仕,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初,德宗闻其名,召为太常博士,转左补阙。十年,迁起居舍人、兼知制诰,历中书舍人。十七年,以本官知礼部贡举,拜礼部侍郎,掌贡举三年,号为得人。元和初,历兵部、吏部侍郎。五年冬,以礼部尚书同平章事,无所作为,罢守本官,改刑部尚书,修《长行敕》三十卷。十一年,出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卒年六十岁。有《权载之文集》五十卷传世。

郑余庆详定《格后敕》

元和十三年(八一八)八月,凤翔节度使郑余庆等详定《格后敕》三十卷,右司郎中崔郾等六人参与修订。是年,刑部郎中许孟容、蒋义等奉诏删定,刑部侍郎刘伯刍等考定,仍为三十卷。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中之下元和十三年(戊戌,公元八一八年)

春,正月,乙酉朔,赦天下。

初,李师道谋逆命,判官高沐与同僚郭日户、李公度屡谏之。判官李文会、孔目官林英素为师道所亲信,涕泣言于师道曰:“文会等尽诚为尚书忧家事,反为高沐等所疾,尚书奈何不忧十二州之土地,以成沐等之功名乎!”师道由是疏沐等,出沐知莱州。会林英入奏事,令进奏吏密申师道云:“沐潜输款于朝廷。”文会从而构之,师道杀沐,并囚郭日户,凡军中劝师道效顺者,文会皆指为高沐之党而囚之。及淮西平,师道忧惧,不知所为。李公度及牙将李英昙因其惧而说之,使纳质献地以自赎。师道从之,遣使奉表,请使长子入侍,并献沂、密、海三州。上许之。乙巳,遣左常侍李逊诣郓州宣慰。

上命六军修麟德殿。右龙武统军张奉国、大将军李文悦以外寇初平,营缮太多,白宰相,冀有论谏。裴度因奏事言之。上怒,二月,丁卯,以奉国为鸿胪卿,壬申,以文悦为右武卫大将军,充威远营使。于是浚龙首池,起承晖殿,土木浸兴矣。

李奏请判官、大将以下官凡百五十员,上不悦,谓裴度曰:“李诚有奇功,然奏请过多。使如李晟,又何如哉!”遂留中不下。

固辞相位,戊戌,以为户部尚书。以御史大夫李夷简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初,渤海僖王言义卒,弟简王明忠立,改元太始;一岁卒,从父仁秀立,改元建兴。乙巳,遣使来告丧。

横海节度使程权自以世袭沧景,与河朔三镇无殊,内不自安。己酉,遣使上表,请举族入朝,许之。横海将士乐自擅,不听权去,掌书记林蕴谕以祸福,权乃得出。诏以蕴为礼部员外郎。

裴度之在淮西也,布衣柏耆以策干韩愈曰:“吴元济既就擒,王承宗破胆矣,愿得奉丞相书往说之,可不烦兵而服。”愈白度,为书遣之。承宗惧,求哀于田弘正,请以二子为质,及献德、棣二州,输租税,请官史。弘正为之奏请,上初不许;弘正上表相继,上重违弘正意,乃许之。夏,四月,甲寅朔,魏博遣使送承宗子知感、知信及德、棣二州图印至京师。幽州大将谭忠说刘总曰:“自元和以来,刘辟田季安卢从史吴元济,阻兵凭险,自以为深根固蒂,天下莫能危也。然顾盼之间,身死家覆,皆不自知,此非人力所能及,殆天诛也。况今天子神圣威武,苦身焦思,缩衣节食,以养战士,此志岂须臾忘天下哉!今国兵北来,赵人已献城十二,忠深为公忧之。”总泣且拜曰:“闻先生言,吾心定矣。”遂专意归朝廷。

戊辰,内出废印二纽,赐左、右三军辟仗使。旧制,以宦官为六军辟仗使,如方镇之监军,无印。及张奉国等得罪,至是始赐印,得纠绳军政,事任专达矣。

庚辰,诏洗雪王承宗成德将士,复其官爵。

李师道暗弱,军府大事,独与妻魏氏、奴胡惟堪、杨自温、婢蒲氏、袁氏及孔目官王再升谋之,大将及幕僚莫得预焉。魏氏不欲其子入质,与蒲氏、袁氏言于师道曰:“自先司徒以来,有此十二州,奈何无故割而献之!今计境内之兵不下数十万,不献三州,不过以兵相加。若力战不胜,献之未晚。”师道乃大悔,欲杀李公度,幕僚贾直言谓其用事奴曰:“今大祸将至,岂非高沐冤气所为!若又杀公度,军府其危哉!”乃囚之。迁李英昙于莱州,未至,缢杀之。李逊至郓州,师逆大阵兵迎之,逊盛气正色,为陈祸福,责其决语,欲白天子。师道退,与其党谋之,皆曰:“弟许之,他日正烦一表解纷耳。”师道乃谢曰:“向以父子之私,且迫于将士之情,故迁延未遣。今重烦朝使,岂敢复有二三!”逊察师道非实诚,归,言于上曰:“师道顽愚反覆,恐必须用兵。”既而师道表言军情,不听纳质割地,上怒,决意讨之。贾直言冒刃谏师道者二:舆榇谏者一,又画缚载槛车妻子系累者以献。师道怒,囚之。

五月,丙申,以忠武节度使李光颜为义成节度使,谋讨师道也。以淮西节度使马总为忠武节度使,陈、许、、蔡州观察使。以申州隶鄂岳,光州隶淮南。

辛丑,以知勃海国务大仁秀为勃海王。

以河阳都知兵马使曹华为棣州刺史,诏以河阳兵二千送至河。会县为平卢兵所陷,华击却之,杀二千馀人,复其县以闻。诏加横海节度副使。

六月,癸丑朔,日有食之。

丁丑,复以乌重胤领怀州刺史,镇河阳。

秋,七月,癸未朔,徙李为武宁节度使。乙酉,下制罪状李师道,令宣武、魏博、义成、武宁、横海兵共讨之,以宣歙观察使王遂为供军使。遂,方庆之孙也。

上方委裴度以用兵,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李夷简自谓才不及度,求出镇。辛丑,以夷简同平章事,充淮南节度使

八月,壬子朔,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王涯罢为兵部侍郎。

吴元济既平,韩弘惧;九月,自将兵击李师道,围曹州。

淮西既平,上浸骄侈。户部侍郎判度支皇甫、卫尉卿、盐铁转运使程异晓其意,数进羡馀以供其费,由是有宠。又厚赂结吐突承璀。甲辰,以本官、异以工部侍郎并同平章事,判使如故。制下,朝野骇愕,至于市井负贩者亦嗤之。裴度、崔群极陈其不可,上不听。度耻与小人同列,表求自退。不许。度复上疏,以为:“、异皆钱谷吏,佞巧小人,陛下一旦置之相位,中外无不骇笑。况在度支,专以丰取刻与为务,凡中外仰给度支之人无不思食其肉。比者裁损淮西粮料,军士怨怒。会臣至行营晓谕慰勉,仅无溃乱。今旧将旧兵悉向淄青,闻入相,必尽惊忧,知无可诉之地矣。程异虽人品庸下,然心事和平,可处烦剧,不宜为相。至如,资性狡诈,天下共知,唯能上惑圣聪,足见奸邪之极。臣若不退,天下谓臣不知廉耻;臣若不言,天下谓臣有负恩宠。今退既不许,言又不听,臣如烈火烧心,众镝丛体。所可惜者,淮西荡定,河北底宁,承宗敛手削地,韩弘舆疾讨贼,岂朝廷之力能制其命哉?直以处置得宜,能服其心耳。陛下建升平之业,十已八九,何忍还自堕坏,使四方解体乎?”上以度为朋党,不之省。

自知不为众所与,益为巧谄以自固,奏减内外官俸以助国用。给事中崔植封还敕书,极论之,乃止。植,甫之弟子也。

时内出积年缯帛付度支令卖,悉以高价买之,以给边军。其缯帛朽败,随手破裂,边军聚而焚之。度因奏事言之,于上前引其足曰:“此靴亦内库所出,臣以钱二千买之,坚完可久服。度言不可信。”上以为然。由是益无所惮。程异亦自知不合众心,能廉谨谦逊,为相月馀,不敢知印秉笔,故终免于祸。

五坊使杨朝汶妄捕系人,迫以考捶,责其息钱,遂转相诬引,所系近千人。中丞萧劾奏其状,裴度崔群亦以为言。上曰:“姑与卿论用兵事,此小事朕自处之。”度曰:“用兵事小,所忧不过山东耳。五坊使暴横,恐乱辇毂。”上不悦,退,召朝汶责之曰:“以汝故,令吾羞见宰相!”冬,十月,赐朝汶死,尽释系者。

上晚节好神仙,诏天下求方士。宗正卿李道古先为鄂岳观察使,以贪暴闻,恐终获罪,思所以自媚于上,乃因皇甫荐山人柳泌,云能合长生药。甲戌,诏泌居兴唐观炼药。

十一月,辛巳朔,盐州奏吐蕃寇河曲夏州。灵武奏破吐蕃长乐州,克其外城。

柳泌言于上曰:“天台山神仙所聚,多灵草,臣虽知之,力不能致,诚得为彼长吏,庶几可求。”上信之。丁亥,以泌权知台州刺史,仍赐服金紫。谏官争论奏,以为:“人主喜方士,未有使之临民赋政者。”上曰:“烦一州之力而能为人主致长生,臣子亦何爱焉!”由是群臣莫敢言。

甲午,盐州奏吐蕃引去。

壬寅,以河阳节度使乌重胤横海节度使。丁未,以华州刺史令狐楚为河阳节度使。重胤以河阳精兵三千赴镇,河阳兵不乐去乡里,中道溃归,又不敢入城,屯于城北,将大掠。令狐楚适至,单骑出,慰抚之,与俱归。

先是,田弘正请自黎阳渡河,会义成节度使李光颜讨李师道裴度曰:“魏博军既渡河,不可复退,立须进击,方有成功。既至滑州,即仰给度支,徒有供饷之劳,更生观望之势。又或与李光颜互相疑阻,益致迁延。与其渡河而不进,不若养威于河北。宜且使之秣马厉兵,俟霜降水落,自杨刘渡河,直指郓州,得至阳谷置营,则兵势自盛,贼众摇心矣。”上从之。是月,弘正将魏博全师自杨刘渡河,距郓州四十里筑垒。贼中大震。

功德使上言:“凤翔法门寺塔有佛指骨,相传三十年一开,开则岁丰人安。来年应开,请迎之。”十二月,庚戌朔,上遣中使帅僧众迎之。

戊辰,以春州司户董重质为试太子詹事,委武宁军驱使,李请之也。戊寅,魏博、义成军送所获李师道都知兵马使夏侯澄等四十七人,上皆释弗诛,各付所获行营驱使,曰:“若有父母欲归者,优给遣之。朕所诛者,师道而已。”于是贼中闻之,降者相继。初,李文会与兄元规皆在李师古幕下。师古薨,师道立,元规辞去,文会属师道亲党请留。元规将行,谓文会曰:“我去,身退而安全;汝留,必骤贵而受祸。”及官军四临,平卢兵势日蹙,将士喧然,皆曰:“高沐、郭日户、李存司空忠谋,李文会奸佞,杀沐,囚日户、存,以致此祸。”师道不得已,出文会摄登州刺史,召日户、存还幕府。

上常语宰相:“人臣当力为善,何乃好立朋党!朕甚恶之。”裴度对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君子、小人志趣同者,势必相合。君子为徒,谓之同德;小人为徒,谓之朋党;外虽相似,内实悬殊,在圣主辩其所为邪正耳。”

武宁节度使李与平卢兵十一战,皆捷。己卯晦,进攻金乡,克之。李师道性懦怯,自官军致讨,闻小败及失城邑,辄忧悸成疾,由是左右皆蔽匿,不以实告。金乡,兖州之要地,既失之,其刺史遣驿骑告急,左右不为通,师道至死竟不知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