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6年

816年

816年,指公元816年。即唐元和十一年,同时也是全义元年、南诏龙兴七年、吐蕃彝泰二年、日本鸿仁七年、渤海国朱雀四年。这一年发生了灵澈卒;南诏王劝利立;宥州军乱;李为唐随邓节度使;浑镐兵败恒州;置淮颍水运使等历史事件。

816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十一年

宪宗发兵讨成德

元和十年(八一五),宪宗发兵征讨淮西吴元济叛乱。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承宗密与淄青(今山东东平西北)节度使李师道勾结,屡上书诋毁朝政,为吴元济游说,请求唐廷罢兵。十年十二月,王承宗纵兵侵掠邻境,企图扰乱后方,救援淮西。十一年一月十七日,宪宗制削王承宗官爵,命河东(今山西太原南)、幽州(今北京)等六道兵讨伐。宰相韦贯之奏请先取吴元济,后讨王承宗宪宗不听。

吐蕃赞普可黎可足立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二月,吐蕃赞普弃猎松赞卒,使者论乞髯来唐告丧。以右卫将军乌重胤为吊祭使,殿中侍御史段钧为副使,入吐蕃吊丧。赞普子可黎可足(弃足德赞)继立为赞普。

南诏王劝利立

南诏王劝龙晟淫虐无道,上下怨怒。元和十一年(八一六)二月,弄栋(今云南姚安)节度使王嵯巅杀劝龙晟,立其弟劝利为南诏王,遣使来唐请求册立。宪宗少府少监李铣为册立吊祭使,左赞善大夫许尧佐为副使,赴南诏册立。

宥州军乱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四月,宥州(今内蒙鄂托克东)军乱,驱逐刺史骆怡。夏州(今内蒙白城子节度使田进出兵讨平乱军。

高霞寓兵败铁城

元和十年(八一六)六月十日,唐、随、邓节度使高霞寓率军与淮西兵大战。淮西兵设伏于铁城(又名文城栅,今河南遂平西南),伪败而退。霞寓不知是计,长驱直追。至铁城,伏兵四起,唐兵大败。十五日,霞寓退保唐州。唐廷闻讯大惊,宰相入见宪宗,欲奏罢兵。宪宗认为,胜负乃兵家常事,岂以一将失利,便议罢兵!于是,独用裴度用兵之言。七月丁丑,贬高霞寓为归州(今湖北秭归)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李逊为恩王傅。以郑权为山南东道节度使,袁滋为唐随邓观察使

韦贯之罢相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宰相韦贯之以朝廷对淮西、成德两处用兵,军费浩大,请罢成德而专讨淮西,屡与裴度争论。左补阙张宿善于言辞,颇得宪宗宠遇,指斥贯之与吏部侍郎韦皑、考功员外郎韦处厚等朋比为党。宪宗听信其言,八月九日,罢贯之为吏部侍郎。十三日,再贬为湖南观察使。韦皑、韦处厚等皆贬为外州刺史。

黄洞蛮起事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邕管(今广西南宁)经略使妄生事端,系缚蛮人。黄洞蛮黄少度、黄昌部落起兵攻陷宾州(今广西宾阳南)、峦州(今广东邕宁东)。十一月,黄洞蛮攻钦(今属广西)、横(今广西横县南)二州。四日,邕管经略使韦悦率兵击败黄洞蛮,收复宾、峦二州。

浑镐兵败恒州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义武(今河北定县)节度使浑镐奉诏讨伐成德(今河北正定),出兵屡捷。十二月,镐率全军入成德境内,距恒州三十里扎营。成德节度使王承宗恐惧,密派兵入义武境内,焚掠城邑。义武将士闻讯,军心动摇。时唐廷遣中使督战,浑镐率兵进攻恒州,与成德军接战,大败而归。十五日,宪宗以易州刺史陈楚为义武节度使,贬浑镐为循州(今广东惠州东)刺史。

李为唐随邓节度使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七月,袁滋接任李逊为唐随邓节度使,唯自保州境,不复出兵。淮西兵围袁滋新兴栅,滋卑辞请和,淮西遂轻视袁滋。滋又上奏请求罢兵。十二月二十三日,宪宗命太子詹事李为唐随邓节度使,贬袁滋为抚州(今属江西)刺史。

置淮颍水运使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十二月,宪宗诏置淮颍水运使,运扬子院(今江苏扬州)米至淮阴,沿淮水逆流而上至寿州,入颍口,沿颍水逆流而上至项城(今河南沈丘),由项城入,逆流而上至郾城。供给淮西前线官军。时运米五十万石,茭五百万束,节省由汴水运输费用七万六千缗。

灵澈卒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沙门灵澈卒。灵澈,字源澄,俗姓阳,越州(今浙江绍兴)人。居越州云门寺,博通群经,擅长诗文,与诗僧皎然以及包佶李纾严维、刘长卿、皇甫曾等人交游。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中西游长安,蜚声京师,被佛徒蜚言流语中伤,当朝权贵怒贬之于江州(今江西九江),后赦归京,卒于宣州(治今安徽宜城),年七十一岁。

李贺卒

元和十一年(八一六),李贺卒。贺,字长吉,河南府福昌县(今河南宜阳西)人,贞元六年(七九0)生于李唐宗室后裔家庭。少年时才能出众,七岁曾当面为韩愈、皇甫作《高轩过》诗,自此而有名。因其父名晋肃,为避父讳而不得应进士举,韩愈曾为此作《讳辨》。李贺只做过一个职掌祭祀的九品小官奉礼郎,卒年二十七岁。李贺是中唐著名诗人,他的诗语言凝炼,想象奇特,自成一家,有“鬼才”之誉,被称为“长吉体”。其代表作有《金铜仙人辞汉歌》、《梦天》、《雁门太守行》等。有歌诗集传世。

宪宗昭文章武犬至至神孝皇帝中之上元和十一年(丙申,公元八一六年)

春,正月,己已,以弘靖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乙亥,幽州节度使刘总奏败成德兵,拔武强,斩首千馀级。

庚辰,翰林学士中书舍人钱徽驾部郎中、知制诰,各解职,守本官。时群臣请罢兵者众,上患之,故黜徽、以警其馀。徽,吴人也。

癸未,制削王承宗官爵,命河东、幽州、义武、横海、魏博、昭义六道进讨。韦贯之屡请先取吴元济、后讨承宗,曰:“陛下不见建中之事乎?始于讨魏及齐,而蔡、燕、赵皆应之,卒致朱之乱,由德宗不能忍数年之愤邑,欲太平之功速成效也。”上不听。

甲申,盗断建陵门戟四十七枝。

二月,西川奏吐蕃赞普卒,新赞普可黎可足立。

乙已,以中书舍人李逢吉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逢吉,玄道之曾孙也。

乙卯,昭义节度使郗士美奏破成德兵,斩首千馀级。

南诏劝龙晟淫虐不道,上下怨疾,弄栋节度王嵯巅弑之,立其弟劝利。劝利德嵯巅,赐姓蒙氏,谓之“大容”。容,蛮言兄也。

己未,刘总破成德兵,斩首千馀级。

荆南节度使袁滋父祖墓在朗山,请入朝,欲劝上罢兵。行至邓州,闻钱徽贬官。及见上,更以必克劝之,仅得还镇。

辛酉,魏博奏败成德兵,拔其固城。乙丑,又奏拔其鸦城。

三月,庚午,太后崩。辛未,敕以国哀,诸司公事权取中书门下处分,不置摄冢宰。寿州团练使李文通奏败淮西兵于固始,拔钅敖山。己卯,唐邓节度使高霞寓奏败淮西兵于郎山,斩首千馀级,焚二栅。

幽州节度使刘总围乐寿。

夏,四月,庚子,李光颜乌重胤奏败淮西兵于陵云栅,斩首三千级。

辛亥,司农卿皇甫以兼中丞权判度支。始以聚敛得幸。

乙卯,刘总奏破成德兵于深州,斩首二千五百级。

乙丑,义武节度使浑镐奏破成德兵于九门,杀千馀人。镐,之子也。

宥州军乱,逐刺史骆怡。夏州节度使田进讨平之。

五月,壬申,李光颜乌重胤奏败淮西兵于陵去栅,斩首二千馀级。

六月,甲辰,高霞寓大败于铁城,仅以身免。时诸将讨淮西者,胜则虚张杀获,败则匿之。至是,大败不可掩,始上闻,中外骇愕。宰相入见,将劝上罢兵,上曰:“胜负兵家之常,今但当论用兵方略,察将帅之不胜任者易之,兵食不足者助之耳。岂得以一将失利,遽议罢兵邪!”于是独用裴度之言,它人言罢兵者亦稍息矣。己酉,霞寓退保唐州。

上责高霞寓之败,霞寓称李逊应接不至。秋,七月,丁丑,贬霞寓为归州刺史,逊亦左迁恩王傅。以河南尹郑权为山南东道节度使。以荆南节度使袁滋为彰义节度、申、光、蔡、唐、随、邓观察使,以唐州为理所。

壬午,宣武军奏破郾城之众二万,杀二千馀人,捕虏千馀人。

田弘正奏破成德兵于南宫,杀二千馀人。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韦贯之,性高简,好甄别流品,又数请罢用兵。左补阙张宿毁之于上,云其朋党。八月,壬寅,贯之罢为吏部侍郎

诸军讨王承宗者互相观望,独昭义节度使郗士美引精兵压其境。己未,士美奏大破承宗之众于柏乡,杀千馀人,降者亦如之,为三垒以环柏乡。

庚申,葬庄宪皇后于丰陵。

九月,乙亥,右拾遗独孤朗坐请罢兵,贬兴元府会曹。朗,及之子也。

饶州大水,漂失四千七百户。

丙子,以韦贯之为湖南观察使,犹坐前事也。辛巳,以吏部侍郎、考功员外郎韦处厚等皆为远州刺史,张宿谗之,以为贯之之党也。,见素之孙;处厚,之九世孙也。

乙酉,李光颜乌重胤奏拔吴元济陵云栅。丁亥,光颜又奏拔石、越二栅,寿州奏败殷城之众,拔六栅。

冬,十一月,壬戌朔,容管奏黄洞蛮为寇。乙丑,邕管奏击黄洞蛮,却之,复宾、蛮等州。

丙寅,加幽州节度使刘总同平章事。

李师道闻拔陵云栅而惧,诈请输款。上以力未能讨,加师道检校司空。

王锷家二奴告锷子稷改父遗表,匿所献家财。上命鞫于内仗,遣中使诣东都检括锷家财。裴度谏曰:“王锷既没,其所献之财已为不少。今又因奴告检括其家,臣恐诸将帅闻之,各以身后为忧。”上遽止使者。己巳,以二奴付京兆,杖杀之。

庚午,以给事中柳公绰为京兆尹。公绰初赴府,有神策小将跃马横冲前导,公绰驻马,杖杀之。明日,入对延英。上色甚怒,诘其专杀之状。对曰:“陛下不以臣无似,使待罪京兆。京兆为辇毂师表,今视事之初,而小将敢尔唐突,此乃轻陛下诏命,非独慢臣也。臣知杖无礼之人,不知其为神策军将也。”上曰:“何不奏?”对曰:“臣职当杖之,不当奏。”上曰:“谁当奏者?”对曰:“本军当奏;若死于街衢,金吾街使当奏;在坊内,左右巡使当奏。”上无以罪之,退,谓左右曰:“汝曹须作意此人,朕亦畏之。”

讨淮西诸军近九万,上怒诸将久无功,辛巳,命知枢密梁守廉宣慰,因留监其军,授以空名告身五百通及金帛,以劝死士。庚寅,先加李光颜检校官,而诏书切责,示以无功必罚。

辛卯,李文通奏败淮西兵于固始,斩首千馀级。

十二月,壬寅,程执恭奏败成德兵于长河,斩首千馀级。

义武节度使浑镐王承宗战屡胜,遂引全师压其境,距恒州三十里而军。承宗惧,潜遣兵入镐境,焚掠城邑,人心始内顾而摇。会中使督其战,镐引兵进薄恒州,与承宗战,大败,奔还定州。丙午,诏以易州刺史陈楚为义武节度使,军中闻之,掠镐及家人衣,至于倮露。陈楚驰入定州,镇遏乱者,敛军中衣以归镐,以兵卫送还朝。楚,定州人,张茂昭之甥也。

丁未,以翰林学士王涯为郎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袁滋唐州,去斥候,止其兵不使犯吴元济境。元济围其新兴栅,滋卑辞以请之,元济由是不复以滋为意。朝廷知之,甲寅,以太子詹事李为唐、随、邓节度使。,听之兄也。

初置淮、颍水运使。杨子院米自淮阴溯淮入颍、至项城入,输于郾城,以馈讨淮西诸军,省汴运之费七万馀缗。

己未,容管奏黄洞蛮屠岩州。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