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4年

814年

814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九年。

814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九年

州地震

元和九年(八一四)三月八日,州(今四川西昌)地震,昼夜余震八十余次,死百余人。

复置宥州

唐高宗调露元年(六七九),于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盐州(今陕西定边)置鲁、丽、含、塞、依、契六州,安置突厥降户,名“六胡州”。开元十一年(七二三),突厥降户叛乱,平定后,迁其人于河南、江淮诸州。二十六年,仍迁回原地,置宥州(今内蒙鄂克托南),以宽宥为名。宝应元年(七六二)后,宥州因战乱而废。元和九年(八一四)五月,宰相李吉甫奏请复置宥州,以防遏回纥,安抚党项。宪宗采纳其建议,十四日,诏于经略军城(今内蒙鄂克托东)置宥州,隶夏绥银观察使

岐阳公主出嫁

元和九年(八一四)七月二十三日,以司议郎为殿中少监驸马都尉,娶岐阳公主。此前公主出嫁皆取贵戚勋臣之家。宪宗赞叹宰相权德舆女婿、翰林学士独孤郁卓有文才,命宰相为其长女岐阳公主选公卿士大夫子弟文雅可居请要官者为婿。诸家多不愿,惟杜佑孙不辞。八月十九日,与岐阳公主成婚。

吴少阳

元和九年(八一四)闰八月十二日,淮西(今河南汝南)节度使吴少阳卒。吴少阳沧州清池(今河北沧州东南)人。初在魏博(今河北大名)军中,与吴少诚父翔为友。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中,少诚为淮西节度使,以金帛召少阳,署军职,结为堂弟。后以少诚猜忌,请出任为申州(今河南信阳)刺史。元和四年,吴少诚卒,少阳发动兵变,擅为淮西留后。宪宗以用兵河朔,不暇征讨,六年,授任节度使。招聚亡命之徒,蓄养马骡,劫掠商贾及寿州(今安徽寿县)茶山,恣意割据。

宪宗平定淮西

淮西(今河南汝南)自大历十四年(七七九)李希烈节度使后,其继任藩帅吴少诚吴少阳相继割据。淮西仅辖申、光、蔡三州,在割据藩镇中面积最小,且与河朔藩镇不相连接,孤立无援,但其内部统治严酷,兵力凶悍,加之与河朔叛镇互为声援,唐廷几次出兵征讨,均以失败告终。元和九年(八一四)九月,淮西节度使吴少阳卒,其子吴元济匿丧不报,擅领军务,以大将董重质为谋主,出兵四处抄掠,企图扩大势力范围。宪宗听取宰相李吉甫的建议,命宣武(今河南开封)、山南东(今湖北襄樊)等十六道兵马讨伐。战争初期,宪宗先后以严绶韩弘招讨使都统,指挥诸军进讨。由于严、韩二人均非将帅之才,指挥不力,各道兵力缺乏统一的协调和配合,因而官军虽然在兵力上居绝对优势,但在战场上却互有胜负,处于胶着状态。与淮西同时割据的淄青(今山东东平西北)、成德(今河北正定)两镇则拒抗朝命,出兵声援吴元济。淄青李师道还派人焚烧河阴(今河南郑州西北)转运院仓储,遣刺客暗杀宰相武元衡,并企图在东都(今河南洛阳)制造流血事件,扰乱朝廷后方,救援淮西。朝廷内部,以武元衡裴度为首的主战派和以李逢吉等人为首的主和派也展开激烈的争论。元和十年六月,武元衡被刺身亡,裴度受伤,朝议哗然,李逢吉等屡请罢兵。在这关键时刻,宪宗平叛的决心没有动摇,他毅然罢免李逢吉等人的职务,拜裴度为相,主持朝政。十一年十二月,宪宗任命李为唐随邓(今河南泌阳)节度使,增兵前线。同时,派程异赴江淮督征财赋;设置淮颖水运使,开通从扬州至郾城(今河南)的水运路线,保障了淮西前线官军的军需供给。十二年八月,宪宗以裴度为淮西宣慰处置使,命其赴前线行营督战。裴度奏罢以宦官充任的监阵敕使,使军将的指挥专一,不受干扰;同时加强诸军的配合协调,开始扭转战局,接连取胜。是年十月,李乘淮西分兵抵抗官军,内部空虚,率军雪夜奇袭蔡州,活捉吴元济。淮西之役历经三年,终以胜利告终。

吴元济擅领淮西军务

元和九年(八一四)闰八月十二日,淮西(今河南汝南)节度使吴少阳卒,其子吴元济时代理蔡州刺史,隐瞒父丧,以病上报朝廷,擅领淮西军务。宪宗遣工部员外郎李君何赴淮西吊丧,元济拒而不纳,发兵四出,焚掠舞阳(今属河南)等四县,关东震骇。

李吉甫上言讨伐淮西

淮西(今河南汝南)自大历十四年(七七九)李希烈为节度使后实行割据。元和初,宪宗平定西川(今四川成都)刘辟叛乱,即欲用兵讨伐。时李吉甫出任淮南(今江苏扬州)节度使,奏请迁淮南于寿州(今安徽寿县),以便用兵淮西。当时唐廷正出兵讨伐成德(今河北正定),未暇顾及。九年(八一四)九月,淮西节度使吴少阳卒,其子吴元济擅领军务,发动叛乱。时淮西判官杨元卿正在长安奏事,尽以淮西虚实及破吴元济之策告宰相李吉甫,吉甫遂上言讨伐淮西。他认为,淮西与河朔不同,孤立一镇,四邻皆无党援,国家常以数十万大军防遏,今日不取,后将难图。宪宗遂决意用兵征讨。

水真腊国朝贡

元和九年(八一四)九月十九日,水真腊国(今柬埔寨和越南西南部)遣李摩那等入唐朝贡。

宪宗发兵讨淮西

元和九年(八一四)十月十九日,以忠武节度副使李光颜为节度使(驻许昌)。二十一日,以淮西(今河南汝南)吴元济叛乱,命山南东道(今湖北襄樊)节度使严绶为申、光、蔡等州招抚使,内常侍崔潭峻为监军,督诸道兵进讨。

范希朝

元和九年(八一四)十一月二十四日,太子太傅范希潮卒。范希朝,字致君,河中虞乡(今山西永济东)人。初为宁(今陕西彬县)都虞候。建中四年(七八三),泾原兵变,德宗出奔奉天(今陕西乾县),希朝护驾有功,拜御史中丞宁州(今甘肃宁县)刺史。贞元六年(七九0),出任振武(今内蒙和林格尔北)节度使,在任十四年,奉公廉正,修置堡栅、党项等边境,杂胡畏其严整而不敢犯边。顺宗朝(八0五),二王八司马改革,谋夺宦官兵权,以其为左神策京西诸城镇行营节度使宪宗即位,任朔方(今宁夏灵武南)节度使,招诱突厥沙陀万余人。迁河东节度使。希朝号为名将,时以汉赵充国相比。

孟元阳卒

元和九年(八一四)十二月十六日,右羽林统军孟元阳卒。孟元阳,籍贯不详。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中,为陈许(今河南许昌)大将,掌西华(今属河南)屯田,亲率士卒耕作,军食常足。十七年,节度使曲环卒,淮西吴少诚率兵侵掠,元阳坚守西华。后率兵讨伐淮西,招讨使韩全义兵败逃归,元阳与神策将苏元策等仍屯,破敌二千人。以功拜陈州(今河南淮阳)刺史。永贞元年(八0五),迁河阳(今河南沁阳)节度使。元和五年(八一0),拜尚书右仆射、昭义(今山西长治)节度使。次年入朝,为右羽林统军、左金吾大将军等,卒于任。

赵昌

元和九年(八一四)十二月二十三日,太子少保赵昌卒。赵昌,字洪祚,天水人。初为昭义节度幕僚,累迁虔州(今江西赣州)刺史。贞元七年(七九一),德宗以安南(今越南河内)群蛮骚乱,命昌为都护,昌镇抚安南十年,一方遂安。十七年,以病入朝,拜国子祭酒。二十年,安南都护裴泰被部将驱逐,德宗复命昌赴任。元和元年(八0六),移为岭南(今广东广州)节度使。三年,迁镇荆南。历工部尚书兼大理卿、华州(今陕西华县)刺史。卒年八十五岁。

百丈禅师怀海卒

元和九年(八一四),百丈禅师怀海卒。怀海,俗姓王,长乐(今属福建)人。少出家,受法于道一,随侍多年。后主持新吴(今江西奉新)百丈山禅院,聚徒授法,四方奔走不息。怀海亲事耕植,作息必与众同,常谓一日不作,则一日不食。又以禅宗自曹溪以来,多居律寺说法住持,未有规度,乃创意别立禅居,不立佛殿,唯树法堂。订制清规,率众参修。天下寺院仿而效行,世称“百丈清规”。卒年九十五岁。

李吉甫

元和九年(八一四)十月三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赵公李吉甫卒。李吉甫,字弘宪,唐赵州赞皇县人,生于唐肃宗乾元元年(七五八)。其父李栖筠代宗朝为御史大夫。其子李德裕,为文宗、武宗朝著名宰相。吉甫以门荫入仕,德宗朝,为太常博士、驾部员外郎,颇为宰相李泌等推重。后出为忠州(今四川忠县)等地刺史。宪宗即位,征为考功员外郎、知制诰,入为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元和元年(八0六),参与策划讨平西川节度副使刘辟叛乱。二年,擢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策划平定浙西(今江苏镇江)节度使李之乱,以功封赞皇县侯,徙赵国公。三年,以牛僧孺等人直言对策,指陈时政,吉甫泣诉宪宗贬谪制科考官韦贯之等,颇遭非议,因自请出任淮南节度使。在任筑富人、固本二塘,溉田数千顷。六年,复入为相,奏减冗官八百0八员、吏一千七百六十九员;废京城僧人庄田、水皑免税特权;奏请恢复夏州(今内蒙白城子)至天德(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东北)驿站十一所,重新设置久废之宥州(今内蒙鄂托克旗南),加强了北方防御。九年,奏请讨伐长期割据的淮西镇。李吉甫是中唐著名的政治家和地理学家,著有《元和国计簿》十卷(已佚)、《百司举要》一卷(已佚)、《六代略》三十卷(已佚)、《元和郡县图志》四十卷,宋以后有刻本传世,为地理名著。

孟郊卒

元和九年(814),著名诗人孟郊卒。孟郊,字东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生于玄宗天宝十载(751)。早年屡试不第,贞元十二年(796)四十六岁时进士及第。曾为溧阳(今属江苏)尉。后辞官,五十六岁后作河南水陆转运使从事、试协律郎等小官,贫寒至死。孟郊的诗很受韩愈推崇,当时已有“孟诗韩笔”的称誉。他和韩愈并称“韩孟”,代表着中唐诗坛上奇崛的一派;又与贾岛齐名,并称“郊岛”,代表着中唐诗坛上苦吟的一派。其代表诗作有《游子吟》、《寒地百姓呤》等,有《孟东野诗集》传世。

宪宗昭文章武犬至至神孝皇帝中之上元和九年(甲午,公元八一四年)

春,正月,甲戌,王锷遣兵五千余张煦于善羊栅。乙亥,煦入单于都扩府,诛乱者苏国珍等二百五十三人。二月,丁丑,贬李进贤为通州刺史。甲午,骆朝宽坐纵乱者,杖之八十,夺色,配役定陵。

李绛屡以足疾辞位。癸卯,罢为礼部尚书。初,上欲相绛,先出叶突承璀为淮南监军,至是,上召还承璀,先罢绛相。甲辰,承璀至京师,复以为弓箭库使、左神策中尉

李吉甫奏:“国家旧置六胡州于灵、盐之境,开元中废之,更置宥州以领降户,天宝中,宥州寄理于经略军,宝应以来,因循遂废。今请复之,以备回鹘,抚党项。”上从之,夏,五月,庚申,复置宥州,理经略军,取城神策屯兵九千以实之。先是,回鹘屡请婚,朝廷以公主出降,其费甚广,故未之许。礼部尚书李绛上言,以为:“回鹘凶强,不可无备;淮西穷蹙,事要经营。今江、淮大县,岁所入赋有二十万缗者,足以备降主之费,陛下何爱一县之赋,不以羁縻劲虏!回鹘若得许婚,必喜而无猜,然后可以修城堑,蓄甲兵,边备既完,得专意淮西,功必万全。今既未降公主而虚弱西城;碛路无备,更修天德以疑虏心。万一北边有警,则淮西遗丑复延岁月之命矣!倘虏骑南牧,国家非步兵三万,骑五千,则不足以抗御!借使一岁而胜之,其费岂特降主之比哉!”上不听。

乙丑,桂王纶薨。

六月,壬寅,以河中节度使张弘靖刑部尚书,同平章事。弘靖,延赏之子也。

翰林学士独孤郁权德舆之婿也。上叹郁之才美曰:“德舆得婿郁,我反不及邪!”先是尚主皆取贵戚及勋臣之家,上始命宰相选公卿、大夫子弟文雅可居清贯者,诸家多不愿,惟杜佑孙司议郎不辞。秋,七月,戊辰,以为殿中少监、驸马都尉,尚岐阳公主。公主,上长女,郭妃所生也。八月,癸巳,成婚。公主有贤行,杜氏大族,尊行不翅数十人,公主卑委怡顺,一同家人礼度,二十馀年,人未尝以丝发间指为贵骄。始至,则与谋曰:“上所赐奴婢,卒不肯穷屈,奏请纳之,悉自市寒贱可制指者。”自是闺门落然不闻人声。

闰月,丙辰,彰义节度使吴少阳薨。少阳在蔡州,阴聚亡命,牧养马骡,时抄掠寿州茶山以实其军,其子摄蔡州刺史元济,匿丧,以病闻,自领军务。

上自平蜀,即欲取淮西。淮南节度使李吉甫上言:“少阳军中上下携离,请徙理寿州以经营之。”会朝廷方讨王承宗,未暇也。及吉甫入相,田弘正魏博归附。吉甫以为汝州蔽东都,河阳宿兵,本以制魏博,今弘正归附。则河阳为内镇,不应屯重兵以示猜阻。辛酉,以河阳节度使乌重胤为汝州刺史,充河阳、怀、汝节度使,徙理汝州。己巳,弘正检校右仆射,赐其军钱二十万缗,弘正曰:“吾未若移河阳军之为喜也。”九月,庚辰,以州刺史李光颜陈州刺史,充忠武都知兵马使。以泗州刺史令狐通为寿州防御使。通,彰之子也。丙戌,以山南东道节度使袁滋荆南节度使,以荆南节度使严绶为山南东道节度使。

吴少阳判官苏兆、杨元卿、大将侯惟清皆劝少阳入朝。元济恶之,杀兆,囚惟清。元卿先奏事在长安,具以淮西虚实及取元济之策告李吉甫,请讨之。时元济犹匿丧,元卿劝吉甫,凡蔡使入奏者,所在止之。少阳死近四十日,不为辍朝,但易环蔡诸镇将帅,益兵为备。元济杀元卿妻及四男以圬射堋。淮西宿将董重质吴少诚少婿也,元济以为谋主。

戊戌,加河东节度使王锷同平章事。

李吉甫言于上曰:“淮西非如河北,四无党援,国家常宿数十万兵以备之,劳费不可支也。失今不取,后难图矣。”上将讨之,张弘靖请先为少阳辍朝、赠官,遣使吊赠,待其有不顺之迹,然后加兵,上从之,遣工部员外郎李君何吊祭。元济不迎敕使,发兵四出,屠舞阳,焚叶,掠鲁山、襄城,关东震骇,君何不得入而还。

冬,十月,丙午,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赵公李吉甫薨。

壬戌,以忠武节度副使李光颜为节度使。甲子,以严绶为申、光、蔡招抚使,督诸道兵招讨吴元济,乙丑,命内常侍知省事崔潭峻监其军。戊辰,以尚书左丞吕元膺为东都留守。

党项寇振武。

十二月,戊辰,以尚书右丞韦贯之同平章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