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3年

813年

813年,中国纪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八年。

渤海僖王大言义立

元和八年(八一三)正月,渤海定王大元瑜卒,其弟言义暂行国事。十六日,宪宗册立言义为渤海国王,授秘书监、忽汗州(今吉林敦化)都督。

李吉甫撰成《元和郡县图志》

元和八年(八一三)二月七日,宰相李吉甫撰成《元和郡县图志》奏上。该书原有图、志四十卷,另有目录二卷,共四十二卷。它以贞观(六二七至六四九)时划分的十道为纲,配以元和四十七镇,每镇一图一志,分镇记载所属州县的等级,户、乡的数目,四至八到的方里,开元和元和的贡赋,以及区划沿革、山川、盐铁、垦田、军事设施、兵马配备等。作者力矫前人地理志书“搜古而略今”、“传疑而失实”之弊,留意于山川形势、攻守利害,着重从政治、军事角度撰写。该书是我国现存最早又较完整的地理总志,它的体例和内容,为宋以后的《太平寰宇记》等地理志书开创了先例。它的图和目录在宋代以后均已亡佚,所以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改称为《元和郡县志》。今本缺第十九、二十、二十三、二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共六卷,仅存三十四卷。第十八、二十五亦有残缺。现传各本仍用“图志”的旧称。现存最早的刻本是乾隆三十八年(一七七三)武英殿聚珍本,通行本为一九八三年中华书局出版的点校本。

鉴虚被杀

元和八年(八一三)三月三日,僧鉴虚被杀。鉴虚,俗姓薛,河东(今山西太原南)人。少慧敏善言,贞元(七八五至八0四)中居长安,结交权贵内侍,以说经为名。后与太子李淳相识,颇见亲信。宪宗李纯即位后,鉴虚倚赖皇权,纳贿不法。是年二月,鉴虚受贿事发,被捕入狱,御史中丞薛存诚主持审讯,得奸赃数十万贯,依法当死。中外权贵纷纷上言保救,宪宗宣令释放。存诚据理力争,坚不奉诏。宪宗嘉存诚守正不阿,杖杀鉴虚,没收其所有财产。

诏国库出五十万贯收市布帛

自建中元年(七八0)实行两税法,以钱纳税后,钱重货轻,流弊日甚。元和八年(八一三)四月四日,宪宗诏国库出五十万贯钱,令长安、洛阳两京长平仓收市布帛,每段、匹加价十分之一。

宪宗命宰相延英三日奏对

元和八年(八一三)五月,阴雨连绵,延英殿接连十五日不开,六月一日,宪宗命宰相今后每三日开延英奏对议政。延英殿位于大明宫宫城紫宸殿西侧,延英奏对是中唐以后逐渐发展定型的一项朝议决策制度,它实际上已代替紫宸殿的入奏议政,成为唐后期中枢决策的主要形式。延英奏对的时间大体和紫宸朝会一致,一般是双日,但根据实际需要,也可临时增加或减少,并不固定。延英奏对时,宰相先入,然后是诸司长官入奏,称为“次对官”,每次又有常参官二人引对,访以政事,谓之“巡对”。延英奏对的决议,由枢密使传旨,翰林院据旨草制,再由枢密使传达于中书门下,督百官执行。

东受降城骑土隶天德军

元和七年(八一二)二月,黄河大水,毁东受降城(今内蒙托克托南)。八年(八一三)七月,振武节度使李光进奏请修城,兼治河防。宰相李吉甫请徙东受降城将士于天德故城(今内蒙乌拉特前东北)。宰相李绛等认为东受降城地当碛口,据回纥南下要冲,水草肥美,利于坚守。而天德故城偏僻贫瘠,离河较远,烽候警急不相应接,胡骑突来,不得而知。如避河患,退二、三里修城即可,不宜为省一时之费,弃城而舍万代永安之策。时东受降城使周怀义奏章与李绛相同。但宪宗仍用李吉甫建议,以东受降城骑士隶天德军。

李绛论边兵虚籍

元和八年(八一三)七月,宪宗采用李吉甫建议,以东受降城骑士隶天德军。东受降城原有兵籍四百人,交兵时,仅有五十人,弓一张。宰相李绛上言认为,边兵徒有其数而无其实,虚费衣粮,将帅以公为名,私役兵士,聚集财货交结权贵,未尝训练以备不虞。虽天下无事,对此不可不加警惕。宪宗听后大惊,令李绛等巡边检查。后李绛罢相,此事遂止。

废天威军

肃宗至德二载(七五七),选取擅长骑射者千人为衙前射生手,又名供奉射生官,又名殿前射生手,分为左、右厢,总号为左右英武军。德宗贞元三年(七八七),改左右射生军为左右神威军。元和二年(八0七),罢左右神威军,合为一军,号为天威军。八年(八一三)八月二十五日,废天威军,以其众隶神策军

振武军

振武节度使(今内蒙和林格尔西北),李进贤不恤士卒,判官严澈以刻薄得进贤宠信。元和八年(八一三)十月,进贤令牙将杨遵宪率五百骑兵至东受降城故地(今内蒙托克托南)防备回纥,将士资装多以他物高价支给。至鸣沙,遵宪住屋内,而士卒露宿。众怒,当晚焚烧其屋,卷甲而还。十一日夜,焚烧军门,李进贤越墙逃亡,士卒屠其家眷,杀严澈。十八日,监军骆朝宽奏乱兵已定,请朝廷发放将上衣赐。宪宗闻讯大怒,以夏绥节度使张煦为振武节度使,率夏州兵二千赴任,又命河东节度使王锷以二千兵相助。次年正月,张煦入振武,诛乱者苏国珍等二百五十人。李进贤与监军骆朝宽贬官。

朱忠亮卒

元和八年(八一三)十月十二日,泾原(今甘肃泾川北)节度使朱忠亮卒。朱忠亮,字仁辅,汴州浚仪(今河南开封)人。举明经不中,投奔昭义(今山西长治)节度使薛嵩为裨将。大历(七六六至七七九)中,奉诏镇守普润(今陕西凤翔北),掌屯田,防遏吐蕃建中四年(七八四),叛乱,忠亮率四十骑奔奉天(今陕西乾县)护驾,封“奉天定难功臣”。累迁定平镇(今甘肃宁县东南)使、泾原节度使。筑临泾城(今甘肃镇原),加强边防屯守,以功加检校工部尚书。原名士明,宪宗赐名忠亮。

刘昌裔

元和八年(八一三)十一月,右龙武统军刘昌裔卒。刘昌裔,字光后,河东阳曲(今山西)人。大历(七六六至七七九)中入蜀,为泸州(今四川)从事,谏杨子琳叛乱。后从曲环为陈许(今河南许昌)营田副使。贞元十五年(七九九),淮西(今河南汝南)吴少诚叛乱,昌裔助节度使上官说坚守许州,设计平定内乱,以功拜陈州(今河南淮阳)刺史。十九年,上官说卒,军中推其为留后,德宗授任节度使。宪宗恶其自立,元和八年五月召入朝,以病卒。

薛平、田弘正凿黎阳古河

元和八年(八一三)十二月,郑滑(今河南滑县东)节度使薛平、魏博(今河北大名)节度使田弘正(兴)以黄河水浸滑州,征役万人,开黄河黎阳古道(今河南浚县东)。新河南北长十四里,宽六十步,深一点七丈。分黄河水势,滑州遂无水患。

俱文珍

元和八年(八一三),右卫大将军,知内侍省事俱文珍卒。俱文珍,籍贯不详。德宗朝,曾出任朔方军(今陕西彬县)、宣武军(今河南开封)监军。后入朝,永贞元年(八0五),坚拒王叔文夺宦官掌禁军之谋,与诸宦官奏请顺宗立广陵王李淳为太子监国。元和元年(八0六),监高崇文军,讨伐西川(今四川成都)刘辟叛乱。累迁右卫大将军,知内侍省事,性忠正而刚,治内侍省严明,屡杖犯禁宦官。后改从义父姓,名刘贞亮

李公佐罢江南西道观察判官

元和八年(八一三),李公佐罢江南西道(今江西南昌)观察判官。李公佐(生卒年不详),唐传奇作家,字颛蒙,陇西(今甘肃东南)人,进士出身。元和初任职江南西道,十三年夏返归长安。传奇作品有《庐江冯媪传》、《古岳渎经》(一名《李汤》)、《谢小娥传》等。

宪宗昭文章武犬至至神孝皇帝中之上元和八年(癸巳,公元八一三年)

春,正月,癸亥,以博州刺史田融为相州刺史。融,兴之兄也。融、兴幼孤,融长,养而教之。兴尝于军中角射,一军莫及。融退而之曰:“尔不自晦,祸将及矣!”故兴能自全于猜暴之时。

勃海定王元瑜卒,弟言义权知国务。庚午,以言义为勃海王。

李吉甫李绛数争论于上前,礼部尚书、同平章事权德舆居中无所可否,上鄙之。辛未,德舆罢守本官。

辛卯,赐魏博节度使田兴名弘正。

司空、同平章事于由页久留长安,郁郁不得志。有梁正言者,自言与枢密使梁守谦同宗,能为人属请,由页使其子太常丞敏重赂正言,求出镇。久之,正言诈渐露,敏索其赂不得,诱其奴,支解之,弃溷中。事觉,由页帅其子殿中少监季友等素服诣建福门请罪,门者不内。退,负南墙而立,遣人上表,阁门以无印引不受。日暮方归,明日,复至。丁酉,由页左授恩王傅,仍绝朝谒。敏流雷州,季友等皆贬官,僮奴死者数人。敏至秦岭而死。事连僧鉴虚。鉴虚自贞元以来,以财交权幸,受方镇赂遗,厚自奉养,吏不敢诘。至是,权幸争为之言,上欲释之,中丞薛存诚不可。上遣中使诣台宣旨曰:“朕欲面诘此僧,非释之也。”存诚对曰:“陛下必欲面释此僧,请先杀臣,然后取之,不然,臣期不奉诏。”上嘉而从之。三月,丙辰,杖杀鉴虚,没其所有之财。

甲子,征前西川节度使、同平章事武元衡入知政事。

夏,六月,大水。上以为阴盈之象,辛丑,出宫人二百车。

秋,七月,辛酉,振武节度使李光进请修受降城,兼理河防。时受降城为河所毁,李吉甫请徙其徒于天德故城,李绛户部侍郎卢坦以为:“受降城,张仁愿所筑,当碛口,据虏要冲,美水草,守边之利也。今避河患,退二三里可矣,奈何舍万代永安之策,徇一时省费之便乎!况天德故城僻处确瘠,去河绝远,烽候警急不相应接,虏忽唐突,势无由知,是无故而蹙国二百里也。”及城使周怀义奏利害,与绛、坦同。上卒用吉甫策,以受降城骑士隶天德军。李绛言于上曰:“边兵徒有其数而无其实,虚费衣粮,将帅但缘私役使,聚其货财以结权幸而已,未尝训练以备不虞,此不可不于无事之时豫留圣意也。”时受降城兵籍旧四百人,及天德军交兵,止有五十人,器械止有一弓,自馀称是。故绛言及之。上惊曰:“边兵乃如是其虚邪!卿曹当加按阅。”会绛罢相而止。

乙巳,废天威军,以其众隶神策军。丁未,辰、溆州贼帅张伯靖请降。九月,辛亥,以伯靖为归州司马,委荆南军前驱使。

初,吐蕃欲作乌兰桥,先贮材于河侧,朔方潜遣人投之于河,终不能成。虏知朔方、灵盐节度使贪,先厚赂之,然后并力成桥,仍筑月城守之。自是朔方御寇不暇。

冬,十月,回鹘发兵度碛南,自柳谷西击吐蕃。壬寅,振武、天德军回鹘数吉骑至辟鸟弟鸟泉,边军戒严。

振武节度使李进贤,不恤士卒。判官严澈,绶之子也,以刻核得幸于进贤。进贤使牙将杨遵宪将五百骑趣东受降城以备回鹘,所给资装多虚估。至鸣沙,遵宪屋处而士卒暴露。众发怒,夜,聚薪环其屋而焚之,卷甲而还。庚寅夜,焚门,攻进贤,进贤逾城走,军士屠其家,并杀严澈。进贤奔静边军。

群臣累表请立德妃郭氏为皇后。上以妃门宗强盛,恐正位之后,后宫莫得进,托以岁时禁忌,竟不许。

丁酉,振武监军骆朝宽奏乱兵已定,请给将士衣。上怒,以夏绥节度使张煦为振武节度使,将夏州兵二千赴镇,仍命河东节度使王锷以兵二千纳之,听以便宜从事。骆朝宽归罪于其将苏若方而杀之。

发郑滑、魏博卒凿黎阳古河十四里,以纾滑州水患。

上问宰相:“人言外间朋党大盛,何也?”李绛对曰:“自古人君所甚恶者,莫若人臣为朋党,故小人谮君子者必曰朋党。何则?朋党言之则可恶,寻之则无迹故也。东汉之末,凡天下贤人君子,宦官皆谓之党人而禁锢之,遂以亡国。此皆群小欲害善人之言,愿陛下深察之!夫君子固与君子合,岂可必使之与小人合,然后谓之非党邪!”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