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2年

812年

812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七年

1。元义方为坊观察使

元和七年(八一二)正月十一日,以京兆尹元义方为坊观察使。先前,因为义方媚事宦官吐突承璀,李吉甫想自托于承璀,所以擢义方为京兆尹。李绛恶义方的为人,为相后出义方为观察使。

2.立遂王宥为太子

元和七年(八一二)七月十九日,立遂王宥为太子,改名恒。恒乃郭贵妃所生,即后来的唐穆宗。时诸姬子王宽,年长于恒,因庶子不得立,为吐突承璀欲废太子张本。

3.田季安死,魏博镇归顺朝廷

元和七年(八一二)八月十二日,魏博节度使田季安死。当初,季安娶州刺史元谊女,生子名怀谏,为节度副使。而牙内兵马使田兴(田悦叔庭子)有勇力,读书较多,性情谦恭,深得军心。田季安遂出为临清镇将,欲杀之。季安晚年病风,杀戮无度,军政大乱,夫人元氏遂召诸将立怀谏为副大使,知军务,怀谏年仅十一岁。不久田季安死,又召田兴为步射都知兵马使,八月二十五日,朝廷以左龙武大将军薛平为郑滑节度使,想以此控制魏博镇。宪宗与宰相议论魏博事,李吉甫主张兴兵讨伐,李绛以为不必用兵,宪宗从李绛。不久怀谏因幼弱,军政大事皆决于家僮蒋士则,士则多次以爱憎调换诸将帅,士卒皆愤怒。田兴旦入军府,士卒数千人大噪,围绕田兴而拜,请为留后,田兴遂与士卒约:勿伤怀谏,守朝廷法令,申报版籍,请任官吏,士卒皆同意。田兴遂杀蒋士则等十余人,迁怀谏于军府外。十月十九日,德宗以田兴为魏博节度使李绛又奏请重赏魏博将士。十一月六日,朝廷遣知制诰裴度至魏博宣慰,并以钱一百五十万缗赏军士,所管六州百姓免赋税一年。田兴又奏所管缺官吏九十人,请朝廷任命,行朝廷法令,贡献赋税。田兴埋葬季安后,送田怀谏于京师。十一月二十六日,以怀谏为右监门卫将军。

4.振武军天德军开置营田

元和七年(八一二),宰相李绛奏说振武军天德军左右有良田万顷,请选择能干官员开置营田,可以省费足食,宪宗从之。于是李绛命度支使卢坦主其事,四年之间,开垦良田四千八百顷,收谷四十余万斛,每年节省度支钱二十余万缗。

5.李绛奏请神策军隶当道节度使

元和七年(八一二),吐蕃入寇泾州,直抵泾州城西门之外,驱掠人畜而去。宰相李绛上言:“京西、京北皆有神策军镇守,始置时,欲以抵御吐蕃,使与诸道节度相犄角。今则鲜衣美食,每当寇至,节度使邀与俱进,则云须报告神策中尉,俟得回报,敌已远去,请将神策军归当道节度使管辖,以便号令齐整,如臂之使指,可使军威大振,吐蕃不敢入寇。”然而神策军骄恣已久,不乐隶节度使,最后为宦官阻挠而止。

6.刘言史

元和七年(八一二),刘言史卒,生年不详。言史,邯郸人。早年居乡耕读,后漫游南北各地。曾为成德节度使王武俊幕僚。武俊出猎,一箭射中双鸭,言史于马上作《射鸭歌》以献。后以为山南东道节度使李夷简幕宾,与诗人孟郊相善。其诗百锻为字,千炼成句,美丽恢赡。《全唐诗》录存其诗一卷,计七十九首。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下元和七年(壬辰,公元八一二年)

春,正月,辛未,以京兆尹元义方为坊观察使。初,义方媚事吐突承璀,李吉甫欲自托于承璀,擢义方为京兆尹。李绛恶义方为人,故出之。义方入谢,因言“李绛私其同年许季同,除京兆少尹,出臣坊,专作威福,欺罔聪明。”上曰:“朕谙李绛不知是。明日,将问之。”义方惶愧而出。明日,上以诘绛曰:“人于同年固有情乎?”对曰:“同年,乃四海九州之人偶同科第,或登科然后相识,情于何有!且陛下不以臣愚,备位宰相,宰相职在量才授任,若其人果才,虽在兄弟子侄之中犹将用之,况同年乎!避嫌而弃才,是乃便身,非徇公也。”上曰:“善,朕知卿必不尔。”遂趣义方之官。

振武河溢,毁东受降城

三月,丙戌,上御延英殿,李吉甫言:“天下已太平,陛下宜为乐。”李绛曰:“汉文帝时兵木无刃,家给人足,贾谊犹以为厝火积薪之下,不可谓安。今法令所不能制者,河南、北五十馀州。犬戎腥膻,近接泾、陇,烽火屡惊。加之水旱时作,仓禀空虚,此正陛下宵衣旰食之时,岂得谓之太平,遽为乐哉!”上欣然曰:“卿言正合朕意。”退,谓左右曰:“吉甫专为悦媚,如李绛,真宰相也!”上尝问宰相:“贞元中政事下理,何乃至此?”李吉甫对曰:“德宗自任圣智,不信宰相而信他人,是使奸臣得乘间弄威福。政事不理,职此故也。”上曰:“然此亦未必皆德宗之过。朕幼在德宗左右,见事有得失,当时宰相亦未有再三执奏者,皆怀禄偷安,今日岂得专归咎于德宗邪!卿辈宜用此为戒,事有非是,当力陈不已,勿畏朕谴怒而遽止也。”李吉甫尝言:“人臣不当强谏,使君悦臣安,不亦美乎!”李绛曰:“人臣当犯颜苦口,指陈得失,若陷君于恶,岂得为忠!”上曰:“绛言是也。”吉甫至中书,卧不视事,长吁而已。李绛或久不谏,上辄诘之曰:“岂朕不能容受邪,将无事可谏也?”李吉甫又尝言于上曰:“赏罚,人主之二柄,不可偏废。陛下践祚以来,惠泽深矣,而威刑未振,中外懈惰,愿加严以振之。”上顾李绛曰:“何如?”对曰:“王者之政,尚德不尚刑,岂可舍成、康、文、景而效秦始皇父子乎!”上曰:“然。”后旬馀,于由页入对,亦劝上峻刑。又数日,上谓宰相曰:“于由页大是奸臣,劝朕峻刑,卿知其意乎?”皆对曰:“不知也。”上曰:“此欲使朕失人心耳。”吉甫失色,退而抑首不言笑竟日。

夏,四月,丙辰,以库部郎中、翰林学士崔群为中书舍人,学士如故。上嘉群谠直,命学士“自今奏事,必取崔群连署,然后进之。”群曰:“翰林举动皆为故事。必如是,后来万一有阿媚之人为之长,则下位直言无从而进矣。”固不奉诏。章三上,上乃从之。

五月,庚申,上谓宰相曰:“卿辈屡言淮、浙去岁水旱,近有御史自彼还,言不至为灾,事竟如何?”李绛对曰:“臣按淮南、浙西、浙东奏状,皆云水旱,人多流亡,求设法招抚,其意似恐朝廷罪之者,岂肯无灾而妄言有灾邪!此盖御史欲为奸谀以悦上意耳,愿得其主名,按致其法。”上曰:“卿言是也。国以人为本,闻有灾当亟救之,岂可尚复疑之邪!朕适者不思,失言耳。”命速蠲其租赋。上尝与宰相论治道于延英殿,日旰,暑甚,汗透御服,宰相恐上体倦,求退。上留之曰:“朕入禁中,所与处者独宫人、宦官耳,故乐与卿等且共谈为理之要,殊不知倦也。”

六月,癸已,司徒、同平章事杜佑以太保致仕。

秋,七月,乙亥,立遂王宥为太子,更名恒。恒,郭贵妃之子也。诸姬子澧王宽,长于恒。上将立恒,命崔群为宽草让表。群曰:“凡推己之有以与人谓之让。遂王,嫡子也,宽何让焉!”上乃止。

八月,戊戌,魏博节度使田季安薨。

初,季安娶州刺史元谊女,生子怀谏,为节度副使。牙内兵马使田兴,庭之子也,有勇力,颇读书,性恭逊。季安淫虐,兴数规谏,军中赖之。季安以为收众心,出为临清镇将,欲杀之。兴阳为风痹,灸灼满身,乃得免。季安病风,杀戮无度,军政废乱。夫人元氏召诸将立怀谏为副大使,知军务,时年十一。迁季安于别寝,月馀而薨。召田兴为步射都知兵马使。

辛亥,以左龙武大将军薛平为郑滑节度使,欲为控制魏博。上与宰相议魏博事,李吉甫请兴兵讨之,李绛以为魏博不必用兵,当自归朝廷。吉甫盛陈不可不用兵之状,上曰:“朕意亦以为然。”绛曰:“臣窃观两河蕃镇之跋扈者,皆分兵以隶诸将,不使专在一人,恐其权任太重,乘间而谋己故也。诸将势均力敌,莫能相制,欲广相连结,则众心不同,其谋必泄;欲独起为变,则兵少力微,势必不成。加以购赏既重,刑诛又峻,是以诸将互相顾忌,莫敢先发,跋扈者恃此以为长策。然臣窃思之,若常得严明主帅能制诸将之死命者以临之,则粗能自固矣。今怀谏乳臭子,不能自听断,军府大权必有所归,诸将厚薄不均,怨怒必起,不相服从,则向日分兵之策,适足为今日祸乱之阶也。田氏不为屠肆,则悉为俘囚矣,何烦天兵哉!彼自列将起代主帅,邻道所恶,莫甚于此。彼不倚朝廷之援以自存,则立为邻道所齑粉矣。故臣以为不必用兵,可坐待魏博之自归也。但愿陛下按兵养威,严敕诸道选练士马以须后敕。使贼中知之,不过数月,必有自效于军中者矣。至时,惟在朝廷应之敏速,中其机会,不爱爵禄以赏其人,使两河镇闻之,恐其麾下效之以取朝廷之赏,必皆恐惧,争为恭顺矣。此所谓不战而屈人兵者也。”上曰:“善!。他日,吉甫复于延英盛陈用兵之利,且言刍粮金帛皆已有备。上顾问绛,绛对曰:“兵不可轻动。前年讨恒州,四面发兵二十万,又发两神策兵自京师赴之,天下骚动,所费七百馀万缗,讫无成功,为天下笑。今疮痍未复,人皆惮战,若又以敕命驱之,臣恐非直无功,或生他变。况魏博不必用兵,事势明白,愿陛下勿疑。”上奋身抚案曰:“朕不用兵决矣。”绛曰:“陛下虽有是言,恐退朝之后,复有荧惑圣听者。”上正色厉声曰:“朕志已决,谁能惑也!”绛乃拜贺曰:“此社稷之福也。”

既而田怀谏幼弱,军政皆决于家僮蒋士则,数以爱憎移易诸将,众皆愤怒。朝命久未至,军中不安。田兴晨入府,士卒数千人大噪,环兴而拜,请为留后。兴惊仆于地,众不散。久之,兴度不免,乃谓众曰:“汝肯听吾言乎!”皆曰:“惟命。”兴曰:“勿犯副大使,守朝廷法令,申版籍,请官吏,然后可。”皆曰:“诺。”兴乃杀蒋士则等十馀人,迁怀谏于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