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11年

811年

811年,中国纪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六年。在这一年发生的大事有:李吉甫再相;李惟简为凤翔节度使;李吉甫奏省官吏、并州县、定俸禄;李绛拜相;吕温卒。

李吉甫再相

元和六年(八一一)正月二十五日,复以前淮南节度使李吉甫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旋罢李藩为太子詹事。

李惟简为凤翔节度使

元和六年(八一一)五月七日,以金吾大将军李惟简为凤翔节度使。凤翔镇所辖陇州与吐蕃相接,过去常常互相攻掠,民不得安息。惟简为节度使后,认为边将应该严守备,蓄财谷以待入侵之敌,所以禁人不得入吐蕃之地,买耕牛,铸农器,增加垦田数十万亩。又逢连年丰收,公私蓄积有余。

李吉甫奏省官吏、并州县、定俸禄

元和六年(八一一)六月四日,宰相李吉甫称奏:国家设官太多,总共有八十余万。州县设置也太滥,有以一县之地而为州,以一乡之民而为县者,请有司详定废置,官吏可省者省之,州县可并者并之。又,俸禄混乱,随事增加,多少不同,请有司详考以定。于是宪宗命给事中段平仲、中书舍人韦贯之、兵部侍郎许孟容、户部侍郎李绛等共同详定。九月二十二日,吏部上奏按敕并省内外官吏八百0八员,诸司流外官一千七百六十九人。

李绛拜相

元和六年(八一一)十二月二十八日,以户部侍郎李绛为中书待郎,同平章事。李吉甫为相,多报旧日之怨,故宪宗以李绛为相。吉甫善于奉迎皇帝旨意,而绛耿直,在宪宗前多次相争,宪宗多直绛而从其言,因此,二人有隙。

吕温卒

元和六年(八一一),吕温卒。吕温,字和叔,一字化光,河中人。初从陆质学《春秋》,从梁肃学文章。贞元十四年(七九八)登进士第,又登博学宏辞科。曾任道州、衡州刺史。其文以《凌烟阁功臣铭》、《张始兴画赞》、《移博士书》等篇为有名。亦工诗,有《偶然作》、《读勾践传》等名篇。有《吕衡州集》十卷行世。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下元和六年(辛卯,公元八一一年)

春,正月,甲辰,以彰义留后吴少阳为节度使。

庚申,以前淮南节度使李志甫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二月壬申,李罢为太子詹事。

己丑,忻王造薨。

宦官恶李绛在翰林,以为户部侍郎,判本司。上问绛:“故事,户部侍郎皆进羡馀,卿独无进,何也?”对曰:“守士之官,厚敛于人以市私恩,天下犹共非之。况户部所掌,皆陛下府库之物,给纳有籍,安得羡馀!若自左藏输之内藏以为进奉,是犹东库移之西库,臣不敢踵此弊也。”上嘉其直,益重之。

乙巳,上问宰相:“为政宽猛何先?”权德舆对曰:“秦以惨刻而亡,汉以宽大而兴。太宗观《明堂图》,禁杖人背,是故安、史以来,屡有悖逆之臣,皆旋踵自亡,由祖宗仁政结于人心,人不能忘故也。然则宽猛之先后可见矣。”上善其言。

夏,四月,戊辰,以兵部尚书裴土自为太子宾客,李吉甫恶之也。

庚午,以刑部侍郎、盐铁转运使卢坦为户部侍郎、判度支。或告泗州刺史薛謇为代北水运使,有异马不以献。事下度支,使巡官往验,未返,上迟之,使品官刘泰昕按其事。户坦曰:“陛下即使有司验之,又使品官继往,岂大臣不足信于品官乎!臣请先就黜免。”上召泰昕还。

五月,前行营粮料使于皋谟、董溪坐赃数千缗,敕贷其死,皋谟流春州,溪流封州。行至潭州,并追遣中使赐死。权德舆上言,以为:“皋谟等罪当死,陛下肆诸市朝,谁不惧法!不当已赦而杀之。”溪,晋之子也。

庚子,以金吾大将军李惟简为凤翔节度使。陇州地与吐蕃接,旧常朝夕相伺,更入攻抄,人不得息。惟简以为边将当谨守备,蓄财谷以待寇,不当睹小利,起事盗恩,禁不得妄入其地。益市耕牛,铸农器,以给农之不能自具者,增垦田数十万亩。属岁屡稔,公私有馀,贩者流及它方。

赐振武节度使阿跌光进姓李氏。

六月,丁卯,李吉甫奏:“自汉至隋十有三代,设官之多,无如国家者。天宝以后,中原宿兵,见在可计者八十馀万,其馀为商贾、僧、道不服田亩者什有五六,是常以三分劳筋苦骨之人奉七分待衣坐食之辈也。今内外官以税钱给俸者不下万员,天下千三百馀县,或以一县之地而为州,一乡之民而为县者甚众,请敕有司详定废置,吏员可省者省之,州县可并者并之,入仕之涂可减者减之。又,国家旧章,依品制俸,官一品月俸钱三十缗;职田禄米不过千斛。艰难以来,增置使额,厚给俸钱,大历中,权臣月俸至九千缗,州无大小,刺史皆千缗。常兖为相。始立限约李泌又量其闲剧,随事增加,时谓通济,理难减削。然犹有名存职废,或额去俸存,闲剧之间,厚薄顿异。请敕有司详考俸料、杂给,量定以闻。”于是命给事中段平仲、中书舍人韦贯之、兵部侍郎许孟容、户部侍郎李绛同详定。

秋,九月,富平人梁悦报父仇,杀秦杲,自诣县请罪。敕:“复仇,据《礼经》则义不同天,征法令则杀人者死。礼、法二事,皆王教之大端,有此异同,固资论辩,宜令都省集议闻奏。”职方员外郎韩愈议,以为:“律无其条,非阙文也。盖以不许复仇,则伤孝子之心而乖先王之训;许复仇,则人将倚法专杀,无以禁止其端矣。故圣人丁宁其义于经,而深没其文于律,其意将使法吏一断于法,而经术之士得引经而议也。宜定其制曰:‘凡复父仇者,事发,具申尚书省集议奏闻,酌其宜而处之。’则经律无失其指矣。”戊戌,敕:“梁悦杖一百,流循州。

甲寅,吏部奏准敕并省内外官计八百八员,诸司流外一千七百六十九人。

黔州大水坏城郭,观察使窦群发溪洞蛮以治之。督役太急,于是辰、溆二州蛮反,群讨之,不能定。戊午,贬群开州刺史。

冬,十一月,弓箭库使刘希光受羽林大将军孙瑞钱二万缗,为求方镇,事觉,赐死。事连左卫上将军、知内待省事吐突承璀,丙申,以承璀为淮南监军。上问李绛:“联出承璀何如?”对曰:“外人不意陛下遽能如是。”上曰:“此家奴耳,向以其驱使之久,故假以恩私;若有违犯,朕去之轻如一毛耳!”

十六宅诸王既不出阁,其女嫁不以时,选尚者皆由宦官,率以厚赂自达。李吉甫上言:“自古尚主必择其人,独近世不然。”十二月,壬申,诏封恩王等六女为县主,委中书、门下、宗正、吏部选门地人才称可者嫁之。

己丑,以户部侍郎李绛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吉甫为相,多修旧怨,上颇知之,故擢绛为相。吉甫善逢迎上意,而绛鲠直,数争论于上前;上多直绛而从其言,由是二人有隙。

闰月,辛卯朔,黔州奏:辰、溆贼帅张伯靖寇播州、费州

试太子通事舍人李涉知上于吐突承璀恩顾未衰,乃投匦上疏,称“承璀有功,希光无罪。承璀久委心腹,不宜遽弃。”知匦使、谏议大夫孔癸戈见其副章,诘责不受。涉乃行赂,诣光顺门通之。癸戈闻之,上疏极言“涉奸险欺天,请加显戮。”戊申,贬涉峡州司仓。涉,渤之兄;癸戈,巢父之子也。

辛亥,惠昭太子宁薨。

是岁,天下大稔,米斗有直二钱者。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