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07年

807年

807年,中国纪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二年,

国外大事记 公元807年8月19日欧洲最早的黑子纪事。

帕特雷公元807年遭斯拉夫人的入侵。

公元807年,日本第一次向中国派遣遣唐使。

有智子内亲王──日本嵯峨天皇第八皇女,首代贺茂斋院,公元807年出生。

中国大事记

韩愈通城县,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改锡山市为镇。

公元807年,晚唐灵禅师建“密印禅寺”于沩山中毗庐峰下,创宗立派,遂使密印禅寺成为禅宗五派之首沩仰宗祖庭。

唐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在夜郎坝盆地临溪台地筑夜郎县城。

在元和初年(公元807年左右),著名文学家刘禹锡贬为朗州司马。

唐朝元和二年,也就是公元807年,大文学家韩愈来到彼岸寺,与朋友李正封夜会联句,得诗一千多言,并刻与彼岸寺西壁。

施肩吾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考中第十三名进士,遣任江西观察使。

师灵镇得名,公元807年,唐朝大将军李朔奉命征伐蔡州反将吴元济,途经文城郡。受兴国寺主持大师点化,雪夜奇袭蔡城,大获全胜,师灵由此得名。

慧琳公元807年经二十四个寒暑其书始成。

揭漳,生于唐宪宗元和二年(807年)。

元和郡县志公元807年,徐昂的观象历历法被正式颁行全国。

释良价生于唐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

公元807年12月(元和二年),中国最早的会计专著《元和国计簿》(共十卷)由唐朝史官李吉甫撰写面世。

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李巽为盐铁转运使,整顿盐务,革除盐政上的弊端,盐税之利,重归度支。

圭峰宗密(780-841)唐代名僧,元和二年(807年)出家为僧。

段文昌宪宗元和2年(公元807年),拜登封尉、集贤校理。

元和中兴”与“牛李党争” 公元807年农历丁亥年。中国传统纪年:唐宪宗元和二年;南诏异牟寻上元二十四年。

公元807唐宪宗李纯在位,他是唐顺宗长子,805年初顺宗即位后,李纯被立为太子,顺宗试图进行改革,威胁了宦官的利益,被宦官俱文珍、节度使韦皋等逼迫让位给宪宗太子纯,史称“永贞内禅”,同年八月,宪宗继位,顺宗被尊为太上皇

宪宗继位后,开始对割据的藩镇开展了一系列战争,他继位次年就开始对西川节度副使刘朋开战获胜,同年杨惠琳不肯交出他的兵权,宪宗也对他作战,杨惠琳战败被杀。807年讨伐镇海节度使,813年魏博节度使田兴规伏唐朝,813年他开始对抗拒唐朝的成德节度使王承宗作战,但没有能够获胜。

从815年到817年他平定了淮西吴元济的叛乱。全国所有的藩镇至少名义上全部规伏唐朝。这些成果被称为“元和中兴”。但同时宪宗的皇位是由宦官逼迫获得的,因此他信用宦官。820年他自己也被宦官陈弘正杀害。

除了宦官为祸,朋党之争也登场。808年,牛僧孺李宗闵等应直言极谏科,指陈时政,宰相李吉甫恶之,贬主考官,抑牛僧孺等人,启唐朝最著名的朋党之争“牛李党争”之端,这场党争持续了半个多世纪之久。

杜黄裳为河中晋绛慈隰节度使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杜黄裳有经国之才,恶藩镇割据,西川节度使刘辟反,黄裳力主讨平,因此深得宪宗赏识。然不拘小节,故不得久在相位。元和二年(八0七)正月十七日,以黄裳为河中(今山西永济)、晋州(今山西临汾)、绛州(今山西新绛)、慈州(今山西吉县)、隰州(今山西隰县)节度使。

武元衡李吉甫拜相

李吉甫贞元七年(七九一)因党于窦参被贬明州,自谓中书舍人曰:“吉甫流落江淮,逾十五年,一旦蒙恩作相,思所以报德,惟在进贤。而朝廷后进,罕所接识,君有精鉴,愿悉为我言之。”取笔疏三十余人,数月之间,选用略尽,当时翕然称吉甫为得人。

杨惠琳刘辟因拒朝命被讨平后,藩镇皆危惧,多求入朝。镇海(今江苏镇江)节度使也不自安,求入朝,宪宗许之,并遣中使至京口宣慰,抚劳其将土。虽然以判官王澹为留后,其实并不想入朝,迁延行期,又上表称有病,请等到年末入朝。宪宗又下诏征之,计穷,遂谋反。因其所署留后王澹屡劝其入朝,故先指使士卒杀王澹及大将赵琦。元和二年(八0七)十月五日,又诏征为左仆射,以御史大夫李元素为镇海节度使。十月六日,上表诡称有兵变,杀留后(王澹)与大将(赵琦),故不宜入朝。先是李选心腹五人为所部五州镇将,姚志安镇苏州,李深镇常州,赵惟忠镇湖州,丘自昌镇杭州,高肃镇睦州(今浙江建德东北),各有兵数千,监督刺史。至此,使镇将各杀刺史;又遣牙将庾伯良帅兵三千守石头城(今南京)。常州刺史颜防用客李云之计,矫制自称招讨副使,先杀李镇将李深,又传檄苏、杭、湖、睦等州,请一同进讨。湖州刺史辛秘潜募乡间子弟数百,夜袭赵惟忠军营,杀之。惟苏州刺史李素为姚志安所败,俘获送京口。十月十一日,德宗制削官爵,以淮南节度使王锷为招讨处置使,统诸道兵讨李。征宣武、武宁并淮南、宣歙兵会于宣州(今安徽宣城),江西兵出信州(今江西上饶),浙东兵出杭州,共讨因宣州富饶,想先攻取,遂遣兵马使张子良、李奉仙、田少卿帅兵三千袭击宣州。此三人知李必败,遂与牙将裴行立(之甥)同谋归顺朝廷而讨。于是三将营于京口城外,召士卒说以顺逆之理,士卒皆响应。当夜即帅兵还城,行立举火鼓噪为内应,引兵趋牙门。亲将李钧帅挽强手三百来迎战,行立伏兵斩之。被左右俘获,械送京师。十月十九日,镇海军奏闻,二十一日,群臣贺于紫宸殿。十一月一日,被送至长安,与其子师回皆腰斩。乃淮安王李神通(唐高祖从弟,佐义有大功)之裔,父国贞死安史之难,故虽谋叛而免于族诛。

武元衡镇西川,高崇文镇

西川节度使高崇文以西川乃宰相回翔之地,己叨居日久,不敢自安,故屡次上表说:“蜀中安逸,无所陈力。愿效死疆场。”元和二年(八0七)十月十三日,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武元衡仍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十二月十三日,以崇文同平章事,充宁节度使,兼京西诸军都统。

卢从史阴图山东,不果

故事,藩臣各守其土,不得逾界。昭义节度使卢从史内与王士真、刘济潜通,而外献策请图山东(指魏博、恒冀),擅引兵东出。德宗疑之,召令还上党。从史又托言乏粮,就食邢、(亦在山东),故不肯按时奉诏。元和二年(八0七)十一月,恐事彰露,乃还。此为从史来日谋变张本

白居易为翰林学士

县尉、集贤校理白居易作乐府诗百余篇,规讽时事,诗流入禁中,宪宗见而悦之,元和二年(八0七)十一月,召入翰林院为学士。

普宁公主嫁于由子季友

山南东道节度使于由因宪宗力主削藩,平定刘辟、,心中惧怕,遂为其子季友求尚公主,宪宗即以皇女普宁公主许之,翰林学士李绛进谏说,“于由乃虏族(鲜卑),季友系庶出,皇女应该更择高门。”宪宗不听,说:“此非卿所知。”元和二年(八0七)十二月二十六日,以普宁公主嫁季友,婚礼隆重。于由喜出望外。不久,宪宗又使人劝由入朝谢恩,由遂奉诏入朝。

李吉甫撰成《元和国计簿》

元和二年(八0七),宰相李吉甫撰成《元和国计簿》十卷进上。此书汇总当时全国方镇、府、州、县数与户口、赋税,兵员实况。总计全国方镇四十八,州府二百九十五,县一千四百五十三。其中凤翔、坊、、振武、泾原、银夏、灵盐、河东等军镇皆在边陲,不纳赋税。易定、魏博、镇冀、范阳、沧景、淮西、淄青等藩镇皆为世袭,割据一方,皆不申报户口,不纳赋税,每年赋税惟赖浙江东、西、宣歙、淮南、江西、鄂岳、福建、湖南等八道四十九州,共有一百四十四万户,比天宝(七四二至七五六)年间税户减少四分之三。全国共有兵八十三万余人,比天宝年间增加了三分之一,大约二户养一兵。

刘肃撰成《大唐新语》

元和二年(八0七),刘肃撰成《大唐新语》十三卷。此书仿照刘宋临川王义庆《世说新语》体例,分三十篇,篇名皆两字,如匡赞、规谏、忠列、著述等,每篇按时代先后,记载唐高祖至唐代宗各朝政治事件及社会风习。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上元和二年(丁亥,公元八零七年)

春,正月,辛卯,上祀圆丘,赦天下。

上以杜佑高年重德,礼重之,常呼司徒而不名。佑以老疾,请致仕。诏令佑每月入朝不过再三,因至中书议大政。它日听归樊川

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杜黄裳,有经济大略而不修小节,故不得久在相位。乙巳以黄裳同平章事,充河中、晋、绛、慈、隰节度使。己酉,以户部侍郎武元衡为门下侍郎,翰林学士李吉甫为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吉甫闻之感泣,谓中书舍人曰:“吉甫流落江、淮,逾十五年,一旦蒙恩至此。思所以报德,惟在进贤,而朝廷后进,罕所接识,君有精鉴,愿悉为我言之。”取笔疏三十馀人,数月之间,选用略尽。当时翕然称吉甫为得人。

二月,癸酉,邕州奏破黄贼,获其酋长黄承庆。

夏,四月,甲子,以右金吾大将军范希朝为朔方、灵、盐节度使,以右神策、盐州定远兵隶焉,以革旧弊,任边将也。

秋、八月,刘济王士真张茂昭争私隙,迭相表请加罪。戊寅,以给事中房式为幽州、成德、义武宣慰使,和解之。

九月,乙酉,密王绸薨。

夏、蜀既平,镇惕息,多求入朝。镇海节度使亦不自安,求入朝,上许之。遣中使至京口慰抚,且劳其将士。虽署判官王澹为留后,实无行意,屡迁行期,澹与敕使数劝谕之。不悦,上表称疾,请至岁暮入朝。上以问宰相,武元衡曰:“陛下初即政,求朝得朝,求止得止,可否在,将何以令四海!”上以为然,下诏征之。诈穷,遂谋反。王澹既掌留务,于军府颇有制置,益不平,密谕亲兵使杀之。会颁冬服,严兵坐幄中,澹与敕使入谒,有军士数百噪于庭曰:“王澹何人,擅主军务!”曳下,脔食之;大将赵琦出慰止,又脔食之;注刃于敕使之颈,诟詈,将杀之。阳惊,起救之。

冬,十月,己未,诏征为左仆射,以御史大夫李元素为镇海节度使。庚申,表言军变,杀留后、大将。先是,选腹心五人为所部五州镇将,姚志安处苏州,李深处常州,赵惟忠处湖州,丘自昌处杭州,高肃处睦州,各有兵数千,伺察刺史动静。至是,各使杀其刺史,遣牙将庚伯良将兵三千治石头城。常州刺史颜防用客李云计,矫制称招讨副使,斩李深,传檄苏、杭、湖、睦。请同进讨。湖州刺史辛秘潜募乡闾子弟数百,夜袭赵惟忠营,斩之。苏州刺史李素为姚志安所败,生致于,具桎梏钉于船舷,未及京口,会败,得免。乙丑,制削官爵及属籍。以淮南节度使王锷统诸道兵为招讨处置使,征宣武、义宁、武昌兵并淮南、宣歙兵俱出宣州,江西兵出信州,浙东兵出杭州,以讨之。

高崇文在蜀期年,一旦谓监军曰:“崇文,河朔一卒,幸有功。致位至此。西川乃宰相回翔之地,崇文叨居日久,岂敢自安!”屡上表称“蜀中安逸,无所陈力,愿效死边陲。”上择可以代崇文者而难其人。丁卯,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武元衡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

宣州富饶,欲先取之,遣兵马使张子良、李奉仙、田少卿将兵三千袭之。三人知必败,与牙将裴行立同谋讨之。行立,之甥也,故悉知之密谋。三将营于城外,将发,召士卒谕之曰:“仆射反逆,官军四集,常、湖二将继死,其势已蹙。今乃欲使吾辈远取宣城,吾辈何为随之族灭!岂若去逆效顺,转祸为福乎!”众悦,许诺,即夜,还趋城。行立举火鼓噪,应之于内,引兵趋牙门。闻子良等举兵,怒,闻行立应之,抚膺曰:“吾何望矣!”跣走,匿楼下。亲将李钧引挽强三百趋山亭,欲战,行立伏兵邀斩之。举家皆哭,左右执,裹之以幕,缒于城下,械送京师。挽强、蕃落争自杀,尸相枕藉。癸酉,本军以闻。乙亥,群臣贺于紫宸殿。上愀然曰:“朕之不德,致宇内数有干纪者,朕之愧也,何贺之为!”

宰相议诛大功以上亲,兵部郎中曰:大功亲,皆淮安靖王之后也。淮安有佐命之功,陪陵、享庙,岂可以末孙为恶而累之乎!”又欲诛其兄弟,曰:“兄弟,故都统国贞之子也,国贞死王事,岂可使之不祀乎!”宰相以为然。辛巳,从父弟宋州刺史等皆贬官流放。

十一月,甲申朔,至长安,上御兴安门,面诘之。对曰:“臣初不反,张子良等教臣耳。”上曰:“卿为元帅,子良等谋反,何不斩之,然后入朝!”无以对。乃并其子师回腰斩之。

有司请毁祖考冢庙,中丞卢坦上言:“父子受诛,罪已塞矣。昔汉诛霍禹,不罪霍光;先朝诛房遗爱不及房玄龄。《康诰》曰:‘父子兄弟,罪不相及。’以为不善而罪及五代祖乎?”乃不毁。

有司籍家财输京师。翰林学士裴、李绛上言,以为:“李僭侈,割剥六州之人以富其家,或枉杀其身而取其财。陛下闵百姓无告,故讨而诛之,今辇金帛以输上京,恐远近失望。愿以逆人资财赐浙西百姓,代今年租赋。”上嘉叹久之,即从其言。

昭义节度使卢从史,内与王士真、刘济潜通,而外献策请图山东,擅引兵东出。上召令还上党,从史托言就食邢、,不时奉诏。久之,乃还。

他日,上召李绛对于浴堂,语之曰:“事有极异者,朕比不欲言之。朕与郑纟因议敕从史归上党,续征入朝。纟因乃泄之于从史,使称上党乏粮,就食山东。为人臣负朕乃尔,将何以处之?”对曰:“审如此,灭族有馀矣!然纟因、从史必不自言,陛下谁从得之?”上曰:“吉甫密奏。”绛曰:“臣窃闻绅之论,称纟因为佳士,恐必不然。或者同列欲专朝政,疾宠忌前,愿陛下更熟察之,勿使人谓陛下信谗也!”上良久曰:“诚然,纟因必不至此。非卿言,朕几误处分。”上又尝从容问绛曰:“谏官多谤讪朝政,皆无事实,朕欲谪其尤者一二人以儆其馀,何如?”对曰:“此殆非陛下之意,必有邪臣欲壅蔽陛下之聪明者。人臣死生,系人主喜怒,敢发口谏者有几!就有谏者皆昼度夜思,朝删暮减,比得上达,什无二三。故人主孜孜求谏,犹惧不至,况罪之乎!如此,杜天下之口,非社稷之福也。”上善其言而止。

群臣请上尊号曰睿圣文武皇帝,丙申,许之。

尉、集贤校理白居易作乐府及诗百馀篇,规讽时事,流闻禁中。上风而悦之,召入翰林为学士。

十二月,丙辰,上谓宰相曰:“太宗以神圣之资,群臣进谏者犹往复数四,况朕寡昧,自今事有违,卿当十论,无但一二而已。

丙寅,以高崇文同平章事,充节度、京西诸军都统。

山南东道节度使惮上英威,为子季友求尚主。上以皇女普宁公主妻之。翰林学士李谏曰:“,虏族,季友,庶孽,不足以辱帝女,宜更择高门美才。”上曰:“此非卿所知。”己卯,公主适季友,恩礼甚盛。出望外,大喜。顷之,上使人讽之入朝谢恩,遂奉诏。

是岁,李吉甫撰《元和国计簿》上之,总计天下方镇四十八,州府二百九十五,县千四百五十三。其凤翔、坊、宁、振武、泾原、银夏、灵盐、河东、易定、魏博、镇冀、范阳、沧景、淮西、淄青等十五道七十一州不申户口外,每岁赋税倚办止于浙江东、西、宣歙、淮南、江西、鄂岳、福建、湖南八道四十九州,一百四十四万户,比天宝税户四分减三。天下兵仰给县官者八十三万馀人,比天宝三分增一,大率二户资一兵。其水旱所伤,非时调发,不在此数。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