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806年

806年

806年,中国纪年,唐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元和元年。

国外大事记

空海日本平城天皇即位,为第51代天皇。

斯拉夫文德人向查理曼臣服。

公元805年4月9日:桓武天皇,日本第50代天皇逝世。

空海于公元806年回日本后,带走大批佛学经典和其它书籍。在日本奈良东大寺建立了日本的密宗真言宗。

元和元年(公元806年)三月,入唐僧空海回日本途经越州,朱少乘、朱少瑞、鸿渐等人赋诗相送,唐僧人鸿渐写了一首《送空海上人朝谒后归日本国》。

中国大事记

徐昂梅彪撰《石药尔雅》于元和丙戌也就是公元806年。

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年到820年),炼丹家清虚子有“伏火矾法”,所用药物是硝石、硫黄备二两,马兜铃(含碳)三钱半,和孙思邈“伏硫黄法”用药几乎完全相同。

水目山上的殿宇修建于唐代,公元806年,普济庆光禅师首建殿宇。自此水目山逐渐开创为佛山胜地。

唐宪宗即位时(公元806年),徐昂任司天之官,这时徐昂曾献上一部名叫观象历的新历法,公元807年,该历法即被正式颁行全国。

“茶”字最早出现在《百声大师碑》和《怀晖碑》中,时间大约在唐朝中期,公元806年到公元820年前后,在此之前,“茶”是用多义字“荼”表示的。

《长恨歌》,著名诗人白居易作于元和元年(公元806年)。

水目山公元806年,因地官吏推荐,唐宪法宗宣召德聪和尚入京参与一次盛大法会,祈祷国泰民安及皇图巩固,获赐紫衣金钵。

今朴席镇在唐代元和年间(公元806年),所产草席即“莞席细苎”的美称,与扬州的铜镜、玉器等并为贡品。

《元和郡县图志》写于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年-公元820年)。

公元806年春所作的《首春逢耕者》是柳宗元到永州后的第一篇诗作。

李肇公元806年写的《国史补》。

改元元和

元和元年(八0六)正月一日,宪宗帅群臣诣兴庄宫上太上皇尊号,次日赦天下,改元元和。

顺宗卒

元和元年正月十九日,太上皇崩于兴庆宫,年四十六。

刘辟

刘辟既为西川节度副使,知节度事,更加骄横,又求兼领三川,宪宗不许,辟遂发兵执东川节度使李康于梓州(今四川三台),欲使同幕卢文若为东川节度使。宪宗欲讨刘辟而不敢轻意用兵,公卿议者也认为蜀地险固难取,唯宰相杜黄裳说:“刘辟不过一狂戆书生,取之如拾草芥。臣知神策军使高崇文勇略可用,愿陛下专以军事委之,不要置监军,一定能败刘辟。”宪宗从之。翰林学士李吉甫也劝宪宗讨蜀。元和元年(八0六)正月二十三日,命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帅步骑五千为前锋,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帅步骑二千为次军,与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同讨刘辟高崇文兵屯长武城(今陕西长武西北),练卒五千,常如寇至,卯时受诏,辰时即行,器械粮糗,一无所阙。正月二十九日,崇文出钭谷(今陕西太白),李元奕出骆谷(今陕西佛坪),同进军梓州

杨惠琳拒朝命被杀

初,永贞元年(八0五)八月十九日,夏绥(今内蒙古乌审旗白城子、陕西绥德)节度使韩全义入朝。以其甥杨惠琳知留后事。杜黄裳因为全义讨吴少诚兵败无功,又骄蹇不逊,令其致仕。元和元年(八0六)三月,以右骁卫将军李演为夏绥节度使。而惠琳勒兵拒之,并上表说将士逼己为节度使。河东节度使严绶表请讨之,诏河东军、天德军(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北)合击惠琳,绶遂遣牙将阿跌光进及弟光颜帅兵讨之。三月十七日,夏州兵马使张承金斩惠琳,传首京师。

刘辟兵败被诛

元和元年(八0六)二月,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克剑州(今四川剑阁),斩其刺史文德昭。三月,高崇文帅兵自阆州(今四川阆中)进军梓州刘辟部将邢引兵逃走,崇文入屯梓州。刘辟又归李康于崇文以求自雪,崇文因为康败军失守,遂杀之。三月十三日,宪宗下制削夺刘辟官爵。东川节度使韦丹汉中,上表说:“高崇文帅兵远来,没有资粮,如果与其梓州,必能有功。”四月四日,以崇文为东川节度副使,知节度事。刘辟又于鹿头关(今四川绵竹东)筑城,连设八道栅,屯兵万余人以拒高崇文。六月五日,崇文击败之。刘辟又置栅于关东万胜堆。六日,崇文遣部将高霞寓攻夺之,凡八战皆胜。八日,高崇文又败刘辟于德阳(今四川德阳)。十一日,又败之于汉州(今四川金堂西北)。严砺部将严秦也败刘辟兵万余人于绵州石碑谷(今四川绵竹北)。七月二十二日,高崇文又败刘辟兵万人于玄武(今四川中江)。九月十二日,高崇文败刘辟之兵于鹿头关,严秦败刘辟兵于神泉(今四川安县南)。河东军将阿跌光颜帅兵深入,断其粮道,于是刘辟绵江栅将李文悦、鹿头守将仇良辅皆以城降于崇文,士卒降者万计。崇文遂帅兵长驱直入,直指成都,所向崩溃,九月二十一日,克成都。刘辟、卢文若帅数十骑西奔吐蕃,崇文遣部将高霞寓追擒刘辟,文若投水而死。崇文入成都,休息士卒,秋毫不犯,槛刘辟送于京师。斩其大将邢及馆驿巡官沈衍,其余皆不问罪。军府事无巨细,命遵韦南康皋故事。十月,下制割资州(今四川资中)、简州(今四川简阳)、陵州(今四川仁寿)、荣州(今四川荣县)、昌州(今四川荣昌)、泸州(今四川泸州)等六州隶于东川。十月七日,以高崇文为西川节度使。十月九日,以严砺为东川节度使。十月二十九日,刘辟被送至长安,族诛之。

策试制举

元和元年(八0六)四月十三日,策试制举之士,其中及第者有校书郎元稹、白居易、前进士沈传师及监察御史独孤郁等人。四月二十八日,以元稹为右拾遗独孤郁为左拾遗,白居易为(今陕西周至)县尉,集贤校理,为右抬遗,沈传师为校书郎。

李巽为度支盐铁转运使

宰相杜佑请解己财赋之职,并举荐兵部侍郎度支使、盐铁转运副使李巽自代。元和元年(八0六)四月十四日,加佑司徒,罢其盐铁转运使,以李巽为度支、盐铁转运使。巽也是唐代著名理财家,是刘晏之后第一人。其掌使职一年之中,征课所入,类晏之多。

李师古

元和元年(八0六)闰月一日,平卢节度使李师古死。其判官高沐、李公度密不发丧,暗中迎其异母弟李师道密州(今山东诸城),奉以为节度副使。李师道总军务后,长时间朝命未至,高沐劝师道遣使奉表至京师,输两税,申报官吏。八月九日,朝廷以师道为平卢留后、知郓州军事。十月二十三日,以李师道为平卢节度使

李渤为左拾遗

元和元年(八0六)九月二十一日,下诏征少室山人李渤为左拾遗。渤称病不至,但朝政有所得失,渤辄附奏陈论。

柳晟山南西道节度使

元和元年(八0六)十月十一日,以将作监柳晟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晟至汉中,汉中府兵讨刘辟还,犹未至城,又诏遣戍梓州(今四川三台),军士怨怒,迫胁监军谋作乱。柳晟听说后,疾驱入城,慰劳军士,并说:“西川节度使刘辟因不受诏命,所以你们得以讨之立功;如果你们也不奉诏命,别人也同样会讨伐你们而立功。”军士听后皆拜谢,请奉诏书往戍梓州,军府因此得安。

王绍为武宁节度使

武宁(今江苏徐州)节度使因病上表请代。元和元年(八0六)十一月十九日,征工部尚书,以东都留守王绍代之为节度使。又以濠州(今安徽凤阳)、泗州(今江苏盱眙)二州隶之。徐人喜增二州,故不为乱。绍,太原人,前此已官户部尚书八年,主会计有绩。

吐突承璀为左神策中尉

元和元年(八0六)十一月二十七日,以内常侍吐突承璀为左神策中尉。承璀曾侍奉宪宗于东宫,以干敏得幸。

回纥入贡

元和元年(八0六),回纥入贡,并带来摩尼教士,于唐置寺处之。因为回纥信奉摩尼教,其可汗常与摩尼教士议论国事。按:摩尼教即明教,晋代即已传入中国,然建寺则始于唐大历三年(七六八)在长安,赐额为“大云光明寺”。回鹘摩尼(如佛教之僧)之来则始于元和初,故史称“其法,日晏乃食,饮水茹荤而不食乳酪。”所记乃摩尼之生活起居而非其宗教仪式。

顾况卒

元和元年(八0六),顾况卒,生年不详。况,字逋翁,苏州人。至德二年(七五七),登进士第。历任校书郎、著作郎。晚年隐居茅山,炼丹修道,自号华阳山人。性情诙谑,工诗善画。明入辑有《华阳集》三卷行世。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上元和元年(丙戌,公元八零六年)

春,正月,丙寅朔,上帅群臣诣兴庆宫上上皇尊号。

丁卯,赦天下,改元。

辛未,以鄂岳观察使韩皋为奉义节度使。癸酉,以奉义留后伊宥为安州刺史兼安州留后。宥,慎之子也。壬午,加成德节度使王士真同平章事。

甲申,上皇崩于兴庆宫。

刘辟既得旌节,志益骄,求兼领三川,上不许。辟遂发兵围东川节度使李康于梓州,欲以同幕卢文若为东川节度使。推官莆田林蕴力谏辟举兵,辟怒,械系于狱,引出,将斩之,阴戒行刑者使不杀,但数砺刃于其颈,欲使屈服而赦之。蕴叱之曰:“竖子,当斩即斩,我颈岂汝砥石邪!”辟顾左右曰:“真忠烈之士也!”乃黜为唐昌尉。上欲讨辟而重于用兵,公卿议者亦以为蜀险固难取,杜黄裳独曰:“辟狂戆书生,取之如拾芥耳!臣知神策军使高崇文勇略可用,愿陛下专以军事委之,勿置监军,辟必可擒。”上从之。翰林学士李吉甫亦劝上讨蜀,上由是器之。戊子,命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将步骑五千为前军,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将步骑二千为次军,与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同讨辟。时宿将名位素重者甚众,皆自谓当征蜀之选,及诏用崇文,皆大惊。

上与杜黄裳论及镇,黄裳曰:“德宗自经忧患,务为姑息,不生除节帅。有物故者,先遣中使察军情所与则授之。中使或私受大将赂,归而誉之,即降旄钺,未尝有出朝廷之意者。陛下必欲振举纲纪,宜稍以法度裁制蕃镇,则天下可得而理也。”上深以为然,于是始用兵讨蜀,以至威行两河,皆黄裳启之也。

高崇文屯长武城,练卒五千,常如寇至,卯时受诏,辰时即行,器械糗粮,一无所阙。甲午,崇文出斜谷,李元奕出骆谷,同趣梓州。崇文军至兴元,军士有食于逆旅,折人匕箸者,崇文斩之以徇。

刘辟陷梓州,执李康。二月,严砺拔剑州,斩其刺史文德昭。

奚王诲落可入朝。丁酉,以诲落可为饶乐郡王,遣归。

癸丑,加魏博节度使田季安同平章事。

戊午,上与宰相论:“自古帝王,或勤劳庶政,或端拱无为,互有得失,何为而可?”杜黄裳对曰:“王者上承天地宗庙,下抚百姓四夷,夙夜忧勤,固不可自暇自逸。然上下有分,纪纲有叙,苟慎选天下贤才而委任之,有功则赏,有罪则刑,选用以公,赏刑以信,则谁不尽力,何求不获哉!明主劳于求人,而逸于任人,此虞舜所以能无为而治者也。至于簿书狱市烦细之事,各有司存,非人主所宜亲也。昔秦始皇以衡石程书,魏明帝自按行尚书事,隋文帝卫士传餐,皆无补于当时,取讥于后来,其耳目形神非不勤且劳也,所务非其道也。夫人主患不推诚,人臣患不竭忠。苟上疑其下,下欺其上,将以求理,不亦难乎!”上深然其言。

三月,丙寅,以神策京西行营节度使范希朝为右金吾大将军

高崇文引兵自阆州趣梓州,刘辟将邢引兵遁去,崇文入屯梓州。辟归李康于崇文以求自雪,崇文以康败军失守,斩之。丙子,严砺奏克梓州。丁丑,制削夺刘辟官爵。

初,韩全义入朝,以其甥杨惠琳知夏绥留后。杜黄裳以全义出征无功,骄蹇不逊,直令致仕,以右骁卫将军李演为夏绥节度使。惠琳勒兵拒之,表称“将士逼臣为节度使”。河东节度使严绶表请讨之。诏河东、天德军合击惠琳,绶遣牙将阿跌光进及弟光颜将兵赴之,光进本出河曲步落稽,兄弟在河东军皆以勇敢闻。辛巳,夏州兵马使张承金斩惠琳,传首京师。东川节度使韦丹至汉中,表言“高崇文客军远斗,无所资。若与梓州,缀其士心,必能有功。”夏,四月,丁酉,以崇文为东川节度副使、知节度事。

潘孟阳所至,专事游宴,从仆三百人,多纳贿赂。上闻之,甲辰,以孟阳为大理卿,罢其度支、盐铁转运副使。

丙午,策试制举之士,于是校书郎元稹、监察御史独孤郁、校书郎下白居易、前进士萧、沈传师出焉。郁,及之子;,华之孙;传师,既济之子也。

杜佑请解财赋之职,仍举兵部侍郎、度支使、盐铁转运副使李巽自代。丁未,加佑司徒,罢其盐铁转运使,以巽为度支、盐铁转运使。自刘晏之后,居财赋之职者,莫能继之。巽掌使一年,征课所入,类晏之。

戊申,加陇右经略使、秦州刺史刘保义军节度使。

辛酉,以元稹为右拾遗,独孤郁为左拾遗,白居易为尉、集贤校理,为右拾遗,沈传师为校书郎。

稹上疏论谏职,以为:“昔太宗以魏征为谏官,宴游寝食未尝不在左右,又命三品以上入议大政,必遣谏官一人随之,以参得失,故天下大理。今之谏官,大不得豫召见,次不得参时政,排行就列,朝谒而已。近年以来,正牙不奏事,庶官罢巡对,谏官能举职者,独诰命有不便则上封事耳。君臣之际,讽谕于未形,筹画于至密,尚不能回至尊之盛意,况于既行之诰令,已命之除授,而欲以咫尺之书收丝纶之诏,诚亦难矣。愿陛下时于延英召对,使尽所怀,岂可置于其位而屏弃疏贱之哉!”顷之,复上疏,以为:“理乱之始,必有萌象。开直言,广视听,理之萌也;甘谄谀,蔽近习,乱之象也。自古人主即位之初,必有敢言之士,人主苟受而赏之,则君子乐行其道,竞为忠谠;小人亦贪其利,不为回邪矣。如是,则上下之志通,幽远之情达,欲无理得乎!苟拒而罪之,则君子卷怀括囊以保其身,小人阿意迎合以窃其位矣。如是,则十步之事,皆可欺也,欲无乱得乎!昔太宗初即政,孙伏伽以小事谏,太宗喜,厚赏之。故当是时,言事者惟患不深切,未尝以触忌讳为忧也。太宗岂好逆意而恶从欲哉?诚以顺适之快小,而危亡之祸大故也。陛下践祚,今已周岁,夫闻有受伏伽之赏者。臣等备位谏列,旷日弥年,不得召见,每就列位,屏气鞠躬,不敢仰视,又安暇议得失,献可否哉!供奉官尚尔,况疏远之臣乎!此盖群下因循之罪也。”因条奏请次对百官、复正牙奏事、禁非时贡献等十事。

稹又以贞元中王叔文伎术得幸东宫,永贞之际几乱天下,上书劝上早择修正之士使辅导诸子,以为:“太宗自为蕃王,与文学清修之士十八人居。后代太子、诸王,虽有僚属,日益疏贱,至于师傅之官,非聩废疾不任事者,则休戎罢帅不知书者为之。其友谕赞议之徒,尤为冗散之甚,绅皆耻由之。就使时得僻老儒生,越月逾时,仅获一见,又何暇傅之德义,纳之法度哉!夫以匹士爱其子,犹知求明哲之师而教之,况万乘之嗣,系四海之命乎!”上颇嘉纳其言,时召见之。

壬戌,邵王约薨。

五月,丙子,以横海留后程执恭为节度使。

庚辰,尚书左丞、同平章事郑馀庆罢为太子宾客

辛卯,尊太上皇后皇太后

刘辟城鹿头关,连八栅,屯兵万馀人以拒高崇文。六月,丁酉,崇文击败之。辟置栅于关东万胜堆。戊戌,崇文遣骁将范阳高霞寓攻夺之,下瞰关城,凡八战皆捷。

卢龙节度使刘济兼侍中。己亥,加平卢节度使李师古兼侍中。

庚子,高崇文破刘辟于德阳。癸卯,又破之于汉州。严砺遣其将严秦破辟众万馀人于绵州石碑谷。

初,李师古有异母弟曰师道,常疏斥在外,不免贫窭。师古私谓所亲曰:“吾非不友于师道也,吾年十五拥节旄,自恨不知稼穑之艰难。况师道复减吾数岁,吾欲使之知衣食之所自来,且以州县之务付之,计诸公必不察也。”及师古疾笃,师道时知密州事,好画及篥。师古谓判官高沐、李公度曰:“迨吾之未乱也,欲有问于子。我死,子欲奉谁为帅乎!”二人相顾未对。师古曰:“岂非师道乎?人情谁肯薄骨肉而厚他人,顾置帅不善,则非徒败军政也,且覆吾族。师道为公侯子孙,不务训兵理人,专习小人贱事以为己能,果堪为帅乎?幸诸公审图之!”闰月,壬戌朔,师古薨。沐、公度秘不发丧,潜逆师道于密州,奉以为节度副使。

秋,七月,癸丑,高崇文破刘辟之众万人于玄武。甲午,诏:“凡西川继援之兵,悉取崇文处分。”

壬寅,葬至德大圣大安孝皇帝于丰陵,庙号顺宗。

八月,壬戌,以妃郭氏为贵妃

丁卯,立皇子宁为邓王,宽为澧王,宥为遂王,察为深王,寰为洋王,寮为绛王,审为建王。

李师道总军务,久之,朝命未至。师道谋于将佐,或请出兵掠四境。高沐固止之,请输两税,申官吏,行盐法,遣使相继奉表诣京师。杜黄裳请乘其未定而分之。上以刘辟未平,己巳,以师道为平卢留后、知郓州事。堂后主书滑涣久在中书,与知枢密刘光琦相结,宰相议事有与光琦异者,令涣达意,常得所欲,杜佑、郑纟因等皆低意善视之。郑馀庆与诸相议事,涣从旁指陈是非,馀庆怒叱之。未几,罢相。四方赂遗无虚日,中书舍人李吉甫言其专恣,请去之。上命宰相阖中书四门搜掩,尽得其奸状,九月。辛丑,贬涣雷州司户,寻赐死。籍没,家财凡数千万。

壬寅,高崇文又败刘辟之众于鹿头关,严秦败刘辟之众于神泉。河东将阿跌光颜将兵会高崇文于行营,愆期一日,惧诛,欲深入自赎,军于鹿头之西,断其粮道,城中忧惧。于是辟、绵江栅将李文悦、鹿头守将仇良辅皆以城降于崇文。获辟婿苏强,士卒降者万计。崇文遂长驱直指成都,所向崩溃,军不留行。辛亥,克成都。刘辟、卢文若帅数十骑西奔吐蕃,崇文使高霞寓等追之,及于羊灌田。辟赴江不死,擒之。文若先杀妻子,乃系石自沉。崇文入成都,屯于通衢,休息士卒,市肆不惊,珍宝山积,秋毫不犯,槛刘辟送京师。斩辟大将邢、馆驿巡官沈衍,馀无所问。军府事无巨细,命一遵韦南康故事,从容指扌为,一境皆平。

初,韦皋以西山运粮使崔从知邛州事,刘辟反,从以书谏辟;辟发兵攻之,从婴城固守;辟败,乃得免。从,融之曾孙也。

韦皋参佐房式、韦乾度、独孤密、符载、郗士美段文昌等素服麻屦,衔土请罪。崇文皆释而礼之,草表荐式等,厚赆而遣之。目段文昌曰:“君必为将相,未敢奉荐。”载,庐山人;式,之从子;文昌,志玄之玄孙也。

辟有二妾,皆殊色,监军请献之,崇曰:“天子命我讨平凶竖,当以抚百姓为先,遽献妇人以求媚,岂天子之意邪!崇文义不为此。”乃以配将吏之无妻者。

杜黄裳建议征蜀及指受高崇文方略,皆悬合事宜。崇文素惮,黄裳使谓之曰:“若无功,当以刘相代。”故能得其死力。及蜀平,宰相入贺,上目黄裳曰:“卿之功也!”

辛巳,诏征少室山人李渤为左拾遗。渤辞疾不至,然朝政有得失,渤辄附奏陈论。

冬,十月,甲子,易定节度使张茂昭入朝。

制割资、简、陵、荣、昌、泸六州隶东川。房式等未至京师,皆除省寺官。丙寅,以高崇文为西川节度使。戊辰,以严砺为东川节度使。庚午,以将作监柳晟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晟至汉中,府兵讨刘辟还,未至城,诏复遣戍梓州,军士怨怒,,胁监军,谋作乱。晟闻之,疾驱入城,慰劳之,既而问曰:“汝曹何以得成功?’对曰:“诛反者刘辟耳。”晟曰:“辟以不受诏命,故汝曹得以立功,岂可复使它人诛汝以为功邪?’众皆拜谢,请诣戍所如诏书。军府由是获安。壬午,以平卢留后李师道节度使

戊子,刘辟至长安,并族党诛之。

武宁节度使有疾,上表请代。十一月,戊申,征为工部尚书,以东都留守王绍代之,复以濠、泗二州隶武宁军。徐人喜得二州,故不为乱。

丙辰,以内常侍吐突承璀为左神策中尉。承璀事上于东宫,以干敏得幸。

是岁,回鹘入贡,始以摩尼偕来,于中国置寺处之。其法日晏乃食,食荤而不食酪。回鹘信奉之,可汗或与议国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