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96年

796年

796年,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贞元十二年,干支纪年为丙子鼠年。

796年,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贞元十二年,干支纪年为丙子鼠年。

田绪死幼子季安继

魏博节度使田绪尚嘉诚公主,有庶子三人,季安最小,公主养为子,绪以为副大使。贞元十二年(七九六)四月九日,田绪暴亡,左右使季安领军事,此时年十五。四月十四日发丧,众推季安为留后。八月,朝廷以田季安魏博节度使

窦文场霍仙鸣护军中尉

贞元十二年(七九六)六月六日,以宦官监句当左神策窦文场、监句当右神策霍仙鸣皆为护军中尉。初,德宗置六统军(北门六禁军各置一“统军”),官阶同六尚书,意在安置节度使之罢镇者,原系宠官,故相承用制书(皇帝诏书),以麻纸写,至是,文场暗示宰相要将神策中尉与统军相比,都用麻纸写制。翰林学士请示德宗,说:“按习惯只有封王、命相才用白麻写制,今以命中尉,不知陛下意在特宠文场,还是永定为法令?”德宗于是召文场曰:“武德、贞观时,宦官不过命为“员外将军同正”而已,衣绯(四、五品)者无几。自李辅国以来,毁坏制度。朕今用尔,已属徇私,如果以麻制宣告,天下必谓尔等胁我为之矣。”文场叩头谢过,遂焚其麻,并命今后连统军也只能由中书降敕。然自后窦、霍二人势倾朝野,藩镇将帅多出神策军,台省官有的亦出其门。宦官势力日趋巩固。

判官严绶以“进奉”迁官

德宗在奉天时,颇感窘乏,平定战乱以后,遂专意聚敛。初时,只有节度使藩镇)才以“进奉”邀恩宠,皆言是“税外方圆”,或说是“用度羡余”,其实皆割留常赋、增敛百姓、减刻吏禄所得,大部被贪污,所进者只一小部。节度使李兼在江西有月进奉,韦皋在西川有日进奉。后来刺史也靠进奉,如常州刺史裴肃以进奉迁官为浙东观察使。贞元十二年(七九六)六月,宣歙观察使刘赞卒,判官严绶掌留务,竭尽府库以进奉,得征为刑部员外郎。以幕僚进奉得官自严绶始。

董晋为宣武节度使

宣武节度使李万荣中风,昏不省事,右神策军护军中尉霍仙鸣荐宣武押牙刘沐,委以军政之事,贞元十二年(七九六)六月二十二日,以沐为行军司马。万荣得病后,以其子李乃为兵马使。二十五日,乃集诸将责李湛、伊娄说、张丕等不忧军事,斥之外县。德宗遣中使第五守进至汴州,宣慰才毕,军士十余人呼道:“刘沐何人,为行军司马!”沐惧,假装中风,被士卒抬出。军士又呼:“仓官刘叔何贪污军粮。”遂杀而食之。又要杀守进,乃止之。乃遂杀伊娄说、张丕。都虞候邓惟恭与万荣是同乡相善,万荣常委以心腹,李乃也倚靠之。至此,惟恭与监军俱文珍谋,执乃送京师。七月六日,德宗以东都留守董晋同平章事,兼宣武节度使,以万荣为太子少保,贬乃为虔州(今江西赣州)司马。七日,万荣卒。邓惟恭既执李乃,遂权知军事,欲代万荣,不肯遣人迎董晋。晋既受诏,即与随从址余人赴镇,不用兵卫。至郑州,迎者不至,郑人皆劝晋暂留观变,有人从汴州来,告晋汴不可入,晋不听而行。惟恭不料晋来之速,晋离城十余里,惟恭乃帅诸将出迎。晋命惟恭勿下马,惟恭心中差安。既入城,仍委惟恭以军政之事。二十三日,德宗以邓惟恭等将士有执送李乃功,各迁官并赐钱。八月十八日,以汝州刺史陆长源为宣武行军司马。朝议以董晋柔仁,而长源性刚刻,故使佐之。长源多更旧事,案成后晋始罢之,因此军中得以安定。十一月,邓惟恭心不自安,暗中结将士二百余人谋作乱,董晋悉捕斩其党,械惟恭送京师。德宗下诏免死,流于汀州。

李景略为丰州都防御史

李景略为河东行军司马,留后李说忌之。回鹘梅录入贡,过太原,说与之宴,梅录争坐次,说不能遏,景略叱之。梅录识其声,趋前拜之,曰:“非丰州端公(唐人呼侍御为端公)邪?”又拜,遂就下坐。座中皆属目重景略。说益不安。于是厚赂宦官窦文场,使去景略。时有人传言回纥将入寇,德宗忧之,以丰州(今内蒙古五原南)当战略要地,择可守者,文场借机荐景略。贞元十二年(七九六)九月六日,以景略为丰州防御使。边地气候寒冷,土瘠民贫,景略以勤俭帅众,两年之后,边备充实,雄于北边。

宰相绝班

贞元十二年(七九六)八月二十八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憬卒。九月六日,宰相卢迈中风,不能上朝。九月十二日,宰相贾耽又值私忌(祖、父母丧),所以宰相绝班(即朝班时,宰相班无人),德宗遂遣中使召主书来承旨。“主书”即堂吏,中书省主书,从七品上;尚书省主书,从八品下。

德宗任用小人

贞元十二年(七九六)九月十八日,户部尚书、判度支裴延龄死。延龄奸佞小人,欺上谗下,但独得德宗宠信,死后中外相贺,只有德宗悼惜之。十月十七日,以谏议大夫崔损给事中赵宗儒并同平章事。崔损尝为廷龄所荐,故德宗用以为相。十一月八日,以右补阙韦渠牟为左谏议大夫。德宗自贬陆贽以后,不信任宰相,从御史、刺史、县令以上皆由自己选用,中书省行文书而已。又深居禁中,所取信者只是裴延龄、礼部尚书李齐运、户部郎中王绍司农卿李实、翰林学士韦执谊及韦渠牟等小人,皆是庸鄙之士,权倾宰相,趋附盈门。绍谨密无可否;实狡险掊克;执谊年二十余,以文章与德宗唱和;渠牟形神躁,尤为德宗所亲狎,所荐引皆不次迁擢。所以德宗晚年朝政日益混乱。

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十贞元十二年(丙子,公元七九六年)

春,正月,庚子,元谊、石定蕃等帅州兵五千人及其家人万馀口奔魏州。上释不问,命田绪安抚之。

乙丑,以王武俊并兼中书令。己巳,加严震田绪刘济韦皋并同平章事。天下节度、观察使,悉加检校官以悦其意。

三月,甲午,韦皋奏降西南蛮高万唐等二万馀口。

乙巳,以闲厩、宫苑使李齐运礼部尚书户部侍郎裴延龄为户部尚书,使职如故。齐运无才能学术,专以柔佞得幸于上,每宰相对罢,则齐运次进决其议。或病卧家,上欲有所除授,往往遣中使就问之。

丙辰,韶王暹薨。

魏博节度使田绪尚嘉诚公主,有庶子三人,季安最幼,公主子之,以为副大使。夏,四月,庚午,绪暴薨。左右匿之,使季安领军事,年十五。乙亥,发丧,推季安为留后。

庚辰,上生日,故事,命沙门、道士讲论于麟德殿,至是,始命以儒士参之。四门博士韦渠牟嘲谈辩给,上悦之,旬月,迁右补阙,始有宠。

五月,丙申,宁节度使张献甫暴薨,监军杨明议请都虞候杨朝晟权知留后。甲辰,以朝晟为宁节度使。

六月,乙丑,以监句当左神策窦文场、监句当右神策霍仙鸣皆为护军中尉,监左神威军使张尚进、监右神威军使焦希望皆为中护军。初,上置六统军,视六尚书,以处节度使罢镇者,相承用麻纸写制。至是,文场讽宰相比统军降麻翰林学士郑纟因奏言:“故事惟封王、命相用白麻,今以命中尉,不识陛下特以宠文场邪,遂为著令也?”上乃谓文场曰:“武德、贞观时,中人不过员外将军同正耳,衣绯者无几。自辅国以来,堕坏制度。朕今用尔,不谓无私。若复以麻制宣告天下,必谓尔胁我为之矣。”文场叩头谢。遂焚其麻,命并统军自今皆中书降敕。明日,上谓纟因曰:“宰相不能违拒中人,朕得卿言悟耳。”是时窦、霍势倾中外,镇将帅多出神策军、台省清要亦有出其门者矣。

宣武节度使李万荣病风,昏不知事,霍仙鸣荐宣武押牙刘沐可委军政。辛巳,以沐为行军司马。

宣歙观察使刘赞卒。初,上以奉天窘乏,故还宫以来,尤专意聚敛。镇多以进奉市恩,皆云“税外方圆”,亦云“用度羡馀”,其实或割留常赋,或增敛百姓,或减刻吏禄,或贩鬻蔬果,往往私自入,所进才什一二。李兼在江西有月进,韦皋在西川有日进。其后常州刺史济源裴肃以进奉迁浙东观察使,刺史进奉自肃始。及刘赞卒,判官严绶掌留务,竭府库以进奉,征为刑部员外郎,幕僚进奉自绶始。绶,蜀人也。

李万荣疾病,其子乃为兵马使。甲申,乃集诸将责李湛、伊娄说、张丕以不忧军事,斥之外县。上遣中使第五守进至汴州,宣慰始毕,军士十馀人呼曰:“兵马使勤劳无赏,刘沐何人,为行军司马!”沐惧,阳中风,舁出。军士又呼曰:“仓官刘叔何给纳有奸。”杀而食之。又欲斫守进,乃止之。乃又杀伊娄说、张丕。都虞候匡城邓惟恭与万荣乡里相善,万荣常委谋以腹心,乃亦倚之。至是,惟恭与监军俱文珍,执乃,送京师。秋,七月,乙未,以东都留守董晋同平章事,兼宣武节度使,以万荣为太子少保,贬乃虔州司马。丙申,万荣薨。

邓惟恭既执李乃,遂权军事,自谓当代万荣,不遣人迎董晋。晋既受诏,即也从十馀人赴镇,不用兵卫。至郑州,迎者不至,郑州人为晋惧,或劝晋且留观变。有自汴州出者,言于晋曰:“不可入。”晋不对,遂行。惟恭以晋来之速,不及谋。晋去城十馀里,惟恭乃帅诸将出迎。晋命惟恭勿下马,气色甚和,惟恭差自安。既入,仍委惟恭以军政。

初,刘玄佐增汴州兵至十万,遇之厚,李万荣、邓惟恭每回厚焉。士卒骄,不能御,乃置腹心之士,幕于公庭庑下,挟弓执剑以备之,时劳赐酒肉。晋至之明日,悉罢之。

戊威,韩王迥薨。

壬子,诏以宣武将士邓惟恭等有执送李乃功,各迁官赐钱。其为乃所胁,邀逼制使者,皆勿问。

八月,乙未朔,日有食之。

己巳,以田季安为魏博节度使。

丙子,以汝州刺史陆长源为宣武行军司马。朝议以董晋柔仁多可,恐不能集事,故以长源佐之。长源性刚刻,多更张旧事。晋初皆许之,案成则命且罢,由是军中得安。

丙戌,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憬薨。

初,上不欲生代节度使,常自择行军司马以为储帅。李景略为河东行军司马,李说忌之。回鹘梅录入贡,过太原,说与之宴,梅录争坐次,说不能遏。景略叱之,梅录识其声,趋前拜之曰:“非丰州李端公邪!”又拜,遂就下坐。座中皆属目于景略。说益不平,乃厚赂中尉窦文场,使去之。会有传回鹘将入寇者,上忧之,以丰州当虏冲,择可守者。文场因荐景略。九月,甲午,以景略为丰州都防御使。穷边气寒,土瘠民贫,景略以勤俭帅众,二岁之后,储备完实,雄于北边。

卢迈得风疾,庚子,贾耽私忌,宰相绝班,上遣中使召主书承旨。

丙午,户部书尚、判度支裴延龄卒,中外相贺,上独悼惜之。壬子,吐蕃寇庆州。

冬,十月,甲戌,以谏议大夫崔损、给事中赵宗儒并同平章事。损,玄?之弟孙也,尝为裴延龄所荐,故用之。

十一月,乙未,以右补阙韦渠牟为左谏议大夫。上自陆贽贬官,尤不任宰相,自御史、刺呼、县令以上皆自选用,中书行文书而已。然深居禁中,所取信者裴延龄、李齐运、户部郎中王绍、司农卿李实、翰林学士韦执谊及渠牟,皆权倾宰相,趋附盈门。绍谨密无损益,实狡险掊克;执谊以文章与上唱和,年二十馀,自右拾遗召入翰林;渠牟形神躁,尤为上所亲狎,上每对执政,漏不过三刻,渠牟奏事率至六刻,语笑款狎往往闻外,所荐引咸不次迁擢,率皆庸鄙之士。

宣武都虞侯邓惟恭内不自安,潜结将士二百馀人谋作乱。事觉,董晋悉捕斩其党,械惟恭送京师。己未,诏免死,汀州安置。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