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95年

795年

795年,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贞元十一年,干支纪年为乙亥猪年。

册大嵩邻为勃海王

当初,勃海文王大钦茂卒,因子宏临早死,族弟元义立。元义残虐,国人杀之,立宏临子华屿为成王,改元中兴。华屿卒后,又立钦茂少子嵩邻为康王,改元正历。贞元十一年(七九五)二月七日,册拜大嵩邻为忽汗州都督、勃海王。勃(渤)海自大(姓)祚荣于开元初立国,予武艺时益强,传至宋代犹存其社稷。

陆贽等被贬

陆贽既罢相,裴延龄又谮京兆尹李充、卫尉卿张滂、前司农卿李钴等与陆贽为朋党。时天旱,延龄奏言:“陆贽等失势,起怨望之心,散布谣言说‘天下大旱,百姓流亡,度支多欠诸军刍粮,军中人马无食。’借此动摇人心。”德宗信之。贞元十一年(七九五)四月二十五日,贬陆贽为忠州(今四川忠县)别驾,李充为涪州长史,张滂为汀州长史,李为邵州长史。

阳城等上疏论裴延龄之奸

贞元四年,李泌荐处士阳城为谏议大夫,嗜饮而无谏诤,朝野失望,韩愈作《诤臣论》以讥之。遇陆贽等被贬,朝野惴恐,无敢救者。阳城奋而起,曰:“不可令天子信用奸臣,杀无罪之人。”遂帅拾遗王仲舒归登、右补阙熊执易、等至延英门,上疏论裴延龄奸佞,陆贽等无罪。德宗大怒,欲加阳城等罪。太子为之营救,德宗始令宰相谕遣之。时议朝夕相延龄,阳城曰:“苟以延龄为相,城当取白麻坏之。”延龄卒不果相,阳城亦因言延龄之故,同年七月,改国子司业。

回纥奉诚可汗卒,唐册立怀信可汗

回纥奉诚可汗卒,因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骨咄禄本姓硖跌氏,聪慧有勇略,从天亲可汗时,即典兵权,大臣与诸酋长皆畏服之。既为可汗,冒姓药葛罗氏,遣使来告丧。德宗贞元十一年(七九五)五月二十四日,遣秘书监张荐册拜回纥可汗骨咄禄为腾里逻羽禄没密施合胡禄毗伽怀信可汗。自天亲可汗以上子孙幼稚者,皆纳之唐阙庭,以咸安公主故也。

河东军乱

贞元十一年(七九五)五月十八日,河东(治太原府)节度使李自良卒。二十二日,监军王定远奏请以行军司马李说为留后。二十七日,朝命以李说为留后,知府事。说感激定远,请铸监军印,朝廷从之,监军有印自定远始。定远自恃有功于李说,遂专河东军政,易换诸将,因说不能尽从,二人遂有隙。定远以私怨杀大将彭令茵,埋其尸于马矢中,将士皆恨之。说遂奏其状,定远闻之大怒,直诣说府,以刀刺之,说逃走才得免。定远遂召诸将,以箱内所藏敕书及告身二十余通示之说:“我有天子敕,令李说往京城,以行军司马李景略为留后,诸将皆迁官。”大将马良辅偷看箱中,皆是定远告身及所受敕,即对诸将说:“敕与告身皆伪,不可受。”定远见事败,遂登乾阳楼(在太原晋阳宫城南门),呼其部下,莫有应者,逾城而坠地,为枯枝触伤而死。(或曰,未死,长流崖州)

马燧

贞元十一年(七九五)八月十七日,司徒兼侍中、北平郡王马燧曾卒。燧,扶风人,姿度魁杰,学兵书战策,沈勇多算,曾官河东节度使,破李灵曜田悦,在平定李怀光叛乱中屡立战功。卒谥庄武。

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十贞元十一年(乙亥,公元七九五年)

春,二月,乙巳,册拜嵩邻为忽汗州都督、勃海王。

陆贽既罢相,裴延龄因谮京兆尹李充、卫尉卿张滂、前司农卿李钅舌党于贽。会早,延龄奏言:“贽等失势怨望,言于众曰,‘天下旱,百姓且流亡,度支多欠诸军刍粮,军中人马无所食,其事奈何!’以动摇众心,其意非止欲中伤臣而已。”后数日,上猎苑中,适有神策军士诉云:“度支不给马刍。”上意延龄言为信,遽还宫。夏,四月,壬戌,贬贽为忠州别驾,充为涪州长史,滂为汀州长史,钅舌为邵州长史。

初,阳城自处士征为谏议大夫,拜官不辞。未至京师,人皆想望风采,曰:“城必谏诤,死职下。”及至,诸谏官纷纷言事细碎,天子益厌苦之。而城方与二弟及客日夜痛饮,人莫能窥其际,皆以为虚得名耳。前进士河南韩愈作《争臣论》以讥之,城亦不以屑意。有欲造城而问者,城揣知其意,辄强与酒。客或时先醉仆席上,城或时先醉卧客怀中,不能听客语。及陆贽等坐贬,上怒未解,中外惴恐,以为罪且不测,无敢救者。城闻而起曰:“不可令天子信用奸臣,杀无罪人。”即帅拾遗王仲舒、归登、右补阙熊执易、等守延英门,上疏论延龄奸佞,贽等无罪。上大怒,欲加城等罪。太子为之营救,上意乃解,令宰相谕遣之。于是金吾将军张万福闻谏官伏阁谏,趋往至延英门,大言贺曰:“朝廷有直臣,天下必太平矣!”遂遍拜城与仲舒等,已而连呼“太平万岁!太平万岁!”万福,武人,年八十馀,自此名重天下。登,崇敬之子也。时朝夕相延龄,阳城曰:“脱以延龄为相,城当取白麻坏之,恸哭于庭。”有李繁者,泌之子也,城尽疏延龄过恶,欲密论之,以繁故人子,使之缮写,繁径以告延龄。延龄先诣上,一一自解。疏入,上以为妄,不之省。

丙寅,幽州奏破奚王啜利等六万馀众。

回鹘奉诚可汗卒,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骨咄禄本姓夹跌氏,辩慧有勇略,自天亲时典兵马用事,大臣诸酋长皆畏服之。既为可汗,冒姓药葛罗氏,遣使来告丧。自天亲可汗以上子孙幼稚者,皆内之阙庭。

五月,丁丑,以宣武留后李万荣、昭义左司马领留后王虔休皆为节度使。

甲申,河东节度使李自良薨。戊子,监军王定远奏请以行军司马李说为留后。说,神通之五世孙也。

庚寅,遣秘书监张荐册拜回鹘可汗骨咄禄为腾里逻羽录没密施合胡禄伽怀信可汗

癸巳,以李说为河东留后,知府事。说深德王定远,请铸监军印,从之。监军有印自定远始。

秋,七月,丙寅朔,阳城改国子司业,坐言裴延龄故也。

王定远自恃有功于李说,专河东军政,易置诸将。说不能尽从,由是有隙。定远以私怒拉杀大将彭令茵,埋马矢中,将士皆愤怒。说奏其状,定远闻之,直诣说,拔刀刺之。说走免。定远召诸将,以箱贮敕及告身二十馀通,示之曰:“有敕,令说诣京师,以行军司马李景略为留后,诸君皆迁官。”众皆拜。大将马良辅窃视箱中,皆定远告身及所受敕也,乃麾众曰:“敕告皆伪,不可受也。”定远走登乾阳楼,呼其麾下,莫应,逾城而坠,为枯木卉所伤而死。

八月,辛亥,司徒兼侍中北平庄武王马燧薨。

闰月,戊辰,元谊以州诈降。王虔休裨将将二千人入城,谊皆杀之。

九月,丁巳,加韦皋云南安抚使。

横海节度使程怀直,不恤士卒,猎于野,数日不归。怀直从父兄怀信为兵马使,因众心之怨,闭门拒之,怀直奔归京师。冬,十月,丁丑,以怀信为横海留后。

南诏攻吐蕃昆明城,取之。又虏施、顺二蛮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