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81年

781年

781年,即唐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建中二年,干支纪年为辛酉鸡年。

李宝臣

建中二年(七八一)正月九日,成德节度使李宝臣(原名张志忠)死。宝臣想传位其子惟岳,因其年少懦弱,先杀诸将之难制者如深州刺史张献诚等十余人。宝臣又召易州刺史张孝忠,孝忠不敢往;宝臣又使其弟孝节召之。孝忠使孝节对宝臣说:“诸将何罪,接连被杀!我怕死,不敢来,但也不敢叛,正与公不入朝同。”孝节泣言:“这样我必死无疑。”孝忠说:“如果我往,则咱们都要被杀,我在这里,宝臣必不敢杀你。”孝节遂归,宝臣果然不敢问罪。兵马使王武俊,位卑但有勇力,所以宝臣特亲信之,并以女嫁其子士真,士真又厚结其左右之人,所以孝忠、武俊得以保全。

李惟岳谋袭父宝臣位

李宝臣死后,其孔目官胡震,家僮王他奴劝惟岳匿丧二十余日,并诈为宝臣表,求令惟岳袭位,德宗不许。惟岳乃发丧,自为留后,并使将佐共奏求为节度使,德宗又拒之。初,李宝臣李正己田承嗣梁崇义相勾结,约以土地传之子孙。所以大历十四年(七七九)田承嗣死后,宝臣竭力代请于朝,使承嗣侄悦袭位,代宗许之。至今,田悦亦为惟岳请袭父位。德宗想革除藩镇世袭之弊,所以坚决拒之。有朝臣上言:“惟岳已据父业,如果不下令同意,必为乱。”德宗说:“藩镇本无资以为乱,都是藉我土地,假我位号,以聚其兵。过去每因其请而下令同意,反而为乱日甚。可知爵命不能止乱而只能助乱。惟岳如果定要作乱,朝廷同意与不同意都相同”。故仍坚持不许。于是田悦李正己各遣使与惟岳密谋以兵拒朝命。魏博节度副使田庭(悦叔)劝田悦不要与李惟岳李正己连兵为叛,田悦不听。成德节度判官邵真也劝李惟岳不要拒朝命,惟岳因其父宝臣先与田承嗣李正已有约,也不听。惟岳之舅前定州刺史谷从政,读书多,有胆识,但为宝臣所忌,以前往往闭门称病不出。至是往见惟岳说:“当今天子聪明英武,欲使天下太平,故不许藩镇子孙世袭。你现在首违诏命,朝廷一定集诸道兵讨伐。大祸将至,悔之不及。你不如让兄惟诚暂领军务,自己入朝,因留宿卫。纵无大位,亦不失荣禄。”惟岳仍不听,从政只好饮药而死。

高力土养女冒充沈太后

德宗母沈氏在安史乱中为叛军俘去,失其所在。德宗即位后,遂遥尊为皇太后建中元年(七八0)十月二十日,以睦王述为奉迎使,工部尚书乔琳为副使,又命沈家四人为判官,与中使分别往各地寻访之。高力士有养女寡居东京,颇能言宫中事,女官李真一意其为沈太后,遂诣使者言其事。德宗闻之,十分惊喜。遂派宦官、宫人前往东京验视,年状相同,但都不识太后,只好说是。高氏自言身非太后,验视者益信其是,强迎入洛阳上阳宫。德宗发宫女数百人赍乘舆服御之物至上阳宫供奉。高氏心动,遂自称是沈太后。验视者立刻入奏,德宗大喜。建中二年(七八一)二月二日,德宗临朝,群臣皆入贺,遂诏有司草仪奉迎。高氏之弟承悦在长安,恐不言其实而获罪,遂自言本末。德宗即命高力士养孙樊景超往东京复验。景超见高氏居内殿,以太后自处,左右侍卫甚严。景超遂对高氏说:“姑母为何自置身于死地!”左右侍卫叱景超下殿,景超大声说:“我有诏书,太后是假的,你们请下。”左右皆下殿。高氏才说:“我是受人强迫,并非自愿。”然后以牛车载还其家。德宗恐人不敢再言太后,所以皆不问罪,并说:“我宁受百欺,也希望能找到。”后来四方多次报称寻得太后,但都不是。真太后至终没有找到。

卢杞为相

御史大夫卢杞,貌丑,色如蓝,有口辩。郭子仪每见宾客,姬妾不离侧。杞尝往问疾,子仪悉屏侍妾,独隐几待之。或问其故,子仪曰:“杞貌陋而心险,妇人辈见之必笑。他日杞得志,吾族无噍类矣。”时杨炎与德宗已共杀刘晏李正己等不服,累表请晏罪,讥斥朝廷。炎惧,使人密谕诸节度使,谓“晏昔请立独孤后,今上自恶而杀之。”德宗怒,欲诛炎而先分其权。建中二年(七八一)二月,擢卢杞门下侍郎,与炎并同平章事。杞猥陋而无文学,炎轻视之,常称病不与会食,杞因恨之。遂引太常博士裴延龄为集贤殿直学士,亲信之,与炎相抗。

河南北四镇连兵拒朝命

刘文喜败死,淄青李正己、魏博田悦等皆不自安;刘晏赐死,正己等更加惊恐,互说:“我们的罪不比刘晏,朝廷岂肯赦免!”时因汴州城隘,朝廷扩广之,而民间传言,德宗要东封泰山,将路过汴州。正己闻之益惧,发兵万人预屯曹州,田悦也整军为备,与梁崇义李惟岳遥相应助。梁崇义虽与李正己等结谋,但因兵势寡弱,对朝廷礼数最恭。有人劝其入朝,崇义说;“有大功于国,一旦入朝,为宦官所诬陷,不免族诛。我久与朝廷积怨,怎敢入朝呢!”德宗遂使金部员外郎李舟至襄州,谕旨以安慰之。舟至襄州,劝崇义入朝,崇义更加疑心。及遣舟宣慰诸道,又至襄州,崇义拒其入境。德宗欲示恩以安之,建中二年(七八一)四月二日,加崇义同平章事,妻子皆加封赏,并赐铁券,遣御史张著持手诏征之入朝。六月,张著至襄阳,梁崇义陈兵见之,对著号哭,竟不受诏书。时田悦与李正己、李惟岳已决心定计,连兵拒命,悦遣兵马使孟佑帅步骑五千北助惟岳。原来薛嵩死后,田承嗣得其州、相州,朝廷得其邢州、磁州及临。田悦想阻山为境,说:“邢、磁二州如两眼,在我腹中,不可不取。”于是遣兵马使康惜帅兵八千围邢州,遣别将杨朝光帅兵五千阵于邯郸西北,以阻昭义救兵,田悦自帅兵数万围临。邢州刺史李洪与临守将张坚壁拒守。贝州(河北清河)刺史邢曹俊田承嗣旧将,老谋深算,及攻临,田悦召曹俊问计,曹俊说:“按兵法应该十围五攻,你现在以逆犯顺,军势更不敌朝廷;且又顿兵坚城之下,粮竭兵尽,是自取灭亡。不如以万兵阵于崞口(今河南林县西南太行山口)以阻朝廷西边的援军,则河北州县皆为你所有。”当时田悦诸将皆恶曹俊之异己,共谗毁之,故田悦不能用其策。

李希烈奉命督诸道兵讨梁崇义

梁崇义既不受诏,张著复命,于是,建中二年(七八一)六月六日,进李希烈为南平郡王,加汉南、汉北兵马招讨使,督诸道兵讨梁崇义杨炎进谏说:“李希烈原是董秦(后赐名李忠臣)养子,宠任无比,最后竟逐秦夺其位。其为人凶残无亲,无功尚倔强不法,如果讨平梁崇义,将何以制之?”德宗不听。荆南牙将吴少诚以取崇义之策说希烈,希烈遂以少诚为前锋。

张万福威震濠州

四镇连兵拒命,朝廷发各道兵讨伐。而淄青节度使李正己遣兵扼守徐州甬桥(今安徽宿县)、涡口(今安徽怀远);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阻兵襄阳,东西运粮之路皆被断绝,当时唐朝主要依靠江淮地区的赋税以济军,运路被阻,人心震恐。江淮地区的进奉船千余艘,皆停泊在涡口而不敢进。德宗以和州(今安徽和县)刺史张万福为濠州(今安徽凤阳)刺史,曰:“江淮草木,亦知威名。”使之通涡口水路。万福受命后驰至涡口,立马岸上,命发进奉船,李正己部下将士停立岸上皆不敢动。张万福,元城人。幼习骑射,从军有功,代宗时,历任寿、濠、舒和诸州刺史,以威猛称。时防秋京西,故德宗再召为濠州刺史。

郭子仪

建中二年(七八一)六月十四日,汾阳王郭子仪卒,年八十五。子仪是华州郑县人,开元中以武举登第。安史之乱作,子仪以朔方节度使,帅兵讨叛,收复两京,立功为当时第一。乱平后,兼关内、河东副元帅,御回纥,击吐蕃,一身系天下安危凡三十年。然朝廷一纸书召之,无不即日就道,由是谗谤不行。仆固怀恩李怀光等皆出其门,虽贵为王公,常颐指役使,趋走于前,家人亦以仆隶视之。尝遣使至田承嗣所,承嗣西望拜之曰:“此膝不屈于人若干年矣!”李灵曜据汴作乱,公私物过汴者皆留之,惟子仪物不敢近,遣兵卫送出境。校中书令凡二十四考,月入俸钱二万缗,府库珍货山积。家人三千人,八子、七婿皆为朝廷显官,诸孙数十人,每问安,不能尽识,颔之而已。史谓其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忌,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古今名臣名将,一人而已。

北庭安西使者至

安史之乱爆发后,为了平定叛乱,唐王朝调河西、陇右镇兵入援,吐蕃乘机侵占了河、陇地区,北庭(今新疆奇台)、安西(今新疆库车)从此隔绝不通。伊西(今新疆哈密、吐鲁番)、北庭节度使李元忠、安西四镇留后郭昕帅将士闭境拒守,屡遣使奉表,皆不能达,与朝廷声问绝者十余年。至是,遣使间道历诸胡,然后从回纥中来,德宗嘉之。建中二年(七八一)七月一日,加元忠北庭大都护,赐爵宁塞郡王;以郭昕为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赐爵武威郡王,所部将士皆迁七资。七月十九日,赠故伊州刺史袁光庭工部尚书。光庭天宝末年为伊州刺史,吐蕃陷河、陇后,光庭坚守数年,最后粮竭兵尽,光庭先杀妻子,然后自焚而死。郭昕派使者至,朝廷才知之,所以赠官。李元忠原名曹令忠;郭昕,子仪弟之子。

杨炎罢相

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讨梁崇义,因久雨未进军,德宗怪之,卢杞密言于德宗说:“希烈迁延不进军,盖为杨炎为相故。陛下不如暂免炎相,俟事平后再用之。德宗以为然。建中二年(七八一)七月三日,以炎为左仆射,罢其政事。以前永平节度使张镒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以朔方节度使崔宁为右仆射。七月二十四日,以宁节度使李怀光兼朔方节度使。

马燧等大败田悦于临

建中二年(七八一)七月二十六日,河东节度使马燧昭义节度使李抱真、神策军先锋都知兵马使李晟等大败田悦于临(今河北永年)。当时田悦亲自帅兵攻临,数月不拔,城中食将尽,府库空竭,士卒死伤甚多。守将张饰其爱女,使出拜将士说:大家守城甚苦,我家里没有什么东西慰劳大家,请卖此女为将士守城资费。士卒听完皆哭,说:“愿尽死力守城,不敢言赏赐之事。”李抱真告急于朝,德宗遂诏马燧帅步骑两万,李晟帅神策军与抱真共讨田悦。又诏幽州留后朱滔讨李惟岳马燧受命后,先派使者持书为好语取悦于田悦,悦遂以为马燧畏己,故不加设备。燧与抱真合兵八万,从壶关东下,军于邯郸,先败田悦支军。时田悦正在急攻临,遂分李惟岳兵五千以助杨朝光。次日,马燧等帅兵进攻朝光栅阵,田悦帅万余人来救,燧命大将李自良等帅兵阻之于双冈(今邯郸西北),并下令:“如果悦军得过,必斩汝等。”自良等力战击退悦援军。马燧等帅兵推火车焚烧杨朝光栅,杀朝光,俘获五千余人。五天后,马燧等帅兵至临,田悦全军出战,共战百余次,田悦大败,被杀万余人,悦遂帅兵乘夜而逃,邢州(今河北邢台)之围亦解。

李正己

建中二年(七八一)七月,淄青节度使李正己死,其子李纳秘不发丧,擅领军务。田悦兵败后,遣使求救于纳及李惟岳,纳遂派大将卫俊帅兵万人,惟岳也派兵三千人救之。田悦又收罗残兵二万余人,军于洹水(今河北魏县西南),李纳兵军于其东,惟岳兵军于其西,道尾相应。马燧等帅诸道兵屯于邺县(今河北临漳西南),然后奏请河阳兵来助战,德宗诏河阳节度使李艽帅兵会之。八月,李纳才发丧,并奏请袭父位,德宗不许。

梁崇义败死

建中二年(七八一)八月,梁崇义发兵攻江陵,至四望(今湖北南漳),大败而归,遂收兵于襄州、邓州。李希烈帅兵沿汉江而上,与诸道兵会合。崇义遣部将翟晖、杜少诚迎战于蛮水(今湖北宜城),希烈帅军大败之,追之疏口,又败之。二将请降,希烈使其帅兵先之襄阳慰谕城中军民。崇义闭城拒守,守者开门争出,不可禁。崇义与妻投井死,传首京师。

张孝忠成德节度使

范阳节度使朱滔将讨李惟岳,军于莫州(今河北任丘北)。惟岳部将张孝忠帅精兵八千守易州,滔遣判官蔡雄劝孝忠说:“惟岳乳臭小儿,竟敢拒朝命。现在马燧等已败田悦;李希烈克襄阳,梁崇义败死,河南诸军不日将北向讨惟岳,惟岳之亡指日可待。如果你能够首举易州以归朝廷,则败惟岳之功你为第一,实乃转祸为福之策。”孝忠以为然,遂遣牙官程华至滔所,又遣录事参军董稹奉表入朝,滔又上表荐之,德宗大悦。建中二年(七八一)九月六日,以孝忠为成德节度使,命惟岳护丧归朝,惟岳不从。孝忠感激朱滔,为子茂和娶滔女为妻,深相结。

李希烈大掠襄阳

建中二年(七八一)九月七日,加李希烈同平章事。初,李希烈请讨梁崇义,德宗对朝士每称其忠。黜陟使李承从淮西还,言于德宗说:“希烈一定能立战功,但恐有功之后,骄横不臣,再烦朝廷用兵。”德宗不以为然。希烈败梁崇义后,既得襄阳,遂据为已有,德宗才信李承之言。当时李承为河中尹,九月九日,遂以承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德宗欲以禁兵送之,承请单骑赴镇。承至襄阳,希烈置之于外馆,并百计迫协,承誓死不屈,于是希烈大掠全境而去。留牙将于襄州,看守其所掠财物,因此数有使者来襄,李承也遣其心腹臧叔雅往来许州、蔡州(今河南汝南),厚结希烈心腹周曾等人,与之暗图希烈。

杨炎被杀

先前,萧嵩家庙临长安曲江,玄宗认为曲江是游玩之地,非神灵所宅,命嵩徙之。及杨炎为相,因恶京兆尹严郢,左迁为大理卿;卢杞欲陷杨炎,遂引郢为御史大夫。先是,炎将在长安建家庙,有宅在东都,托河南尹赵惠伯代卖之,惠伯自买以为官廨。严郢推按之,认为惠伯赚了钱。于是卢杞召大理正田晋议法,晋认为:“按律,监临官市买有余利,以乞取罪论,应当革其官。”杞以为判罪过轻,大怒,遂贬晋为衡州司马。然后更召其他刑吏议法,都认为“监主自盗,罪当绞。”而杨炎家庙正建在原来萧嵩家庙之地,杞因向德宗进谗说:“该地有王气,所以玄宗命萧嵩徙去家庙。杨炎有异志,所以又在其地建家庙。”于是,建中二年(七八一)十月十日,炎自左仆射被贬为崖州(今海南海口)司马,并遣中使护送之。未至崖州,即缢杀之。惠伯被贬为费州多田(今贵州思南)县尉,不久亦杀之。

刘洽等败淄青魏博兵于徐州

建中二年(七八一)十一月七日,宣武节度使刘洽、神策都知兵马使曲环、滑州刺史李澄与朔方军大将唐朝臣等大败淄青、魏博兵于徐州。先是淄青李纳遣其将王温与魏博将崇庆合兵共攻徐州,徐州刺史李洧遣牙官王智兴至朝告急,德宗发朔方兵五千人,使朝臣帅之,与刘洽、曲环、李澄共往救之。当时朔方军因资装未到,旗服弊恶,宣武军讥笑说:“乞儿能破敌吗!”朝臣因其言激怒士卒,说:“节度都统(李勉)有令,先破敌者,其营中财物全数与之。”因此,朔方军皆愤怒争先。崇庆与王温攻彭城(今江苏徐州),二十余日不能下,请求李纳增兵,纳遂派其大将石隐金帅兵万人助之,与刘洽等相拒于七里沟。天将暮,刘洽帅军稍退,朔方马军使杨朝晟对唐朝臣说:“请你帅步兵依山而阵,我帅骑兵伏于山曲,敌见你孤军势悬,必来决战,我乘机帅骑兵绝其腰,必败之。”朝臣从之。崇庆等果然帅骑兵两千过桥来追击官军;伏兵发,横击之,崇庆等兵被拦腰截断,狼狈而返,阻桥以拒官军。敌兵有争桥不得,涉水而渡者,朝晟指着说:“他们能涉水,我们为何不能!”遂帅军涉水击之,据桥者皆败走,崇庆等军大溃,刘洽等乘机追击,杀八千余人,溺水而死者甚多。朔方军尽得其辎重,旗服鲜华,于是对宣武军说:“乞儿之功与你们相比谁大?”宣武军皆惭愧。官军又乘胜向北追击,直到徐州城下,魏博、淄青兵解围而去,江淮漕运又通。

唐同意吐蕃用敌国礼及新划国界

建中二年(七八一)三月,唐遣殿中少监崔汉衡使于吐蕃。汉衡至吐蕃后,赞普因为敕书中称贡献及赐,完全以臣礼待吐蕃。又说灵州之西,两国当以贺兰山为界,要求汉衡将这两点更请之于朝。十二月二十三日,汉衡遣判官与吐蕃使者入奏。德宗对更改敕书和国界,皆如其请,这是因为当时关东与河北正在打仗,不得不向吐蕃让步。

沙州陷于吐蕃

建中二年(七八一),沙州(今甘肃敦煌)陷于吐蕃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刻成

建中二年(七八一),《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立,明天启三年(一六二三)在陕西周至出土。碑文为景教士景净撰,吕秀岩书,共一千七百八十字。记唐太宗时大秦景教从波斯传入中国,并在长安建寺度僧的活动和宣传教义的情况。碑下和两侧有古叙利亚文题名。此碑是研究中西交通史的重要资料。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下建中二年(辛酉,公元七八一年)

春,正月,戊辰,成德节度使李宝臣薨。宝臣欲以军府传其子行军司马惟岳,以其年少暗弱,豫诛诸将之难制者深州刺史张献诚等,至有十馀人同日死者。宝臣召易州刺史张孝忠,孝忠不往,使其弟孝节召之。孝忠使孝节谓宝臣曰:“诸将何罪,连颈受戮!孝忠惧死,不敢往,亦不敢叛,正如公不入朝之意耳。”孝节泣曰:“如此,孝节必死。”孝忠曰:“往则并命,我在此,必不敢杀汝。”遂归,宝臣亦不之罪也。兵马使王武俊,位卑而有勇,故宝臣特亲爱之,以女妻其子士真,士真复厚结其左右。故孝忠、武俊独得全。及薨,孔目官胡震,家僮王它奴劝惟岳匿丧二十馀日,诈为宝臣表,求令惟岳继袭,上不许。遣给事中汲人班宏往问宝臣疾,且谕之。惟岳厚赂宏,宏不受,还报。惟岳乃发丧,自为留后,使将佐共奏求旌节,上又不许。初,宝臣与李正己、田承嗣、梁崇义相结,期以土地传之子孙。故承嗣之死,宝臣力为之请于朝,使以节授田悦;代宗从之。悦初袭位,事朝廷礼甚恭,河东节度使马燧表其必反,请先为备。至是悦屡为惟岳请继袭,上欲革前弊,不许。或谏曰:“惟岳己据父业,不因而命之,必为乱。”上曰:“贼本无资以为乱,皆藉我土地,假我位号,以聚其众耳。日因其所欲而命之多矣,而乱益滋。是爵命不足以已乱而适足以长乱也。然则惟岳必为乱,命与不命等耳。”竟不许。悦乃与李正己各遣使诣惟岳,潜谋勒兵拒命。

魏博节度副使田庭谓悦曰:“尔藉伯父遗业,但谨事朝廷,坐享富贵,不亦善乎!奈何无故与恒、郓共为叛臣!尔观兵兴以来,逆乱者谁能保其家乎?必欲行尔之志,可先杀我,无使我见田氏之族灭也。”因称病卧家。悦自往谢之,庭闭门不内,竟以忧卒。

成德判官邵真闻李惟岳之谋,泣谏曰:“先相公受国厚恩,大夫衰之中,遽欲负国,此甚不可。”劝惟岳执李正己使者送京师,且请讨之,曰:“如此,朝廷嘉大夫之忠,则旄节庶几可得。”惟岳然之,使真草奏。长史毕华曰:“先公与二道结好二十馀年,奈何一旦弃之!且虽执其使,朝廷未必见信。正己忽来袭我,孤军无援,何以待之!”惟岳又从之。

前定州刺史谷从政,惟岳之舅也,有胆略,颇读书,王武俊等皆敬惮之,为宝臣所忌,从政乃称病杜门。憔岳亦忌之,不与图事,日夜独与胡震、王他奴等计议,多散金帛以悦将士。从政往见憔岳曰:“今海内无事,自上国来者,皆言天子聪明英武,志欲致太平,深不欲诸侯子孙专地。尔今首违诏命,天子必遣诸道致讨。将士受赏之际,皆言为大夫尽死。苟一战不胜,各惜其生,谁不离心!大将有权者,乘危伺便,咸思取尔以自为功矣。且先相公所杀高班大将,殆以百数,挠败之际,其子弟欲复仇者,庸可数乎!又,相公与幽州有隙,朱滔兄弟常切齿于我,今天子必以为将。滔与吾击析相闻,计其闻命疾驱,若虎狼之得兽也,何以当之!昔田承嗣从安、史父子同反,身经百战,凶悍闻于天下,违诏举兵,自谓无敌。及卢子期就擒,吴希光归国,承嗣指天垂泣,身无所措。赖先相公按兵不进,且为之祈请,先帝宽仁,赦而不诛,不然,田氏岂有种乎!况尔生长富贵,齿发尚少,不更艰危,乃信左右之言,欲效承嗣所为乎!为尔之计,不若辞谢将佐,使惟诚摄领军府,身自入朝,乞留宿卫,因言惟诚且令摄事。恩命决于圣志,上必悦尔忠义,纵无大位,不失荣禄,永无忧矣。不然,大祸将至,悔之何及。吾亦知尔素疏忌我,顾以舅甥之情,事急,不得不言耳!”惟岳及左右见其言切,益恶之。从政乃复归,杜门称病。惟诚者,惟岳之庶兄也,谦厚好书,得众心,其母妹为李正己子妇。是日,惟岳送惟诚于正己,正己使复姓张,遂仕淄青。惟岳遣王它奴诣从政家,察其起居,从政饮药而卒;且死,曰:“吾不惮死,哀张氏今族灭矣!”

刘文喜之死也,李正己田悦等皆不自安;刘晏死,正己等益惧,相谓曰:“我辈罪恶,岂得与刘晏比乎!”会汴州城隘,广之,东方人讹言:“上欲东封,故城汴州。”正己惧,发兵万人屯曹州。田悦亦完聚为备,与梁崇义、李惟岳遥相应助,河南士民骚然惊骇。

永平军旧领汴、宋、滑、亳、陈、颍、泗七州,丙子,分宋、亳、颖别为节度使,以宋州刺史刘洽为之;以泗州隶淮南;又以东都留守路嗣恭为怀、郑、汝、陕四州、河阳三城节度使。旬日,又以永平节度使李勉都统洽、嗣恭二道,仍割郑州隶之,选尝为将者为诸州刺史,以备正己等。

初,高力士有养女嫠居东京,颇能言宫中事,女官李真一意其为沈太后,诣使者具言其状。上闻之,惊喜。时沈氏故老已尽,无识太后者,上遣宦官、宫人征验视之,年状颇同,宦官、宫人不审识太后,皆言是。高氏辞称实非太后,验视者益疑之,强迎入居上阳宫。上发宫女百馀人,赍乘舆御物就上阳宫供奉。左右诱谕百方,高氏心动,乃自言是。验视者走马入奏,上大喜。二月,辛卯,上以偶日御殿,群臣皆入贺。诏有司草仪奉迎。高氏弟承悦在长安,恐不言,久获罪,遽自言本末。上命力士养孙樊景超往覆视,景超见高氏居内殿,以太后自处,左右侍卫甚严。景超谓高氏曰:“姑何自置身于俎上!”左右叱景超使下,景超抗声曰:“有诏,太后诈伪,左右可下。”左右皆下殿。高氏乃曰:“吾为人所强,非己出也。”以牛车载还其家。上恐后人不复敢言太后,皆不之罪,曰:“吾宁受百欺,庶几得之。”自是四方称得太后者数四,皆非是,而真太后竟不知所之。

御史中丞卢杞,弈之子也,貌丑,色如蓝,有口辩。上悦之,丁未,擢为大夫,领京畿观察使。郭子仪每见宾客,姬妾不离侧。杞尝往问疾,子仪悉屏侍妾,独隐几待之。或问其故,子仪曰:“杞貌陋而心险,妇人辈见之必笑,他日杞得志,吾族无类矣!”

杨炎既杀刘晏,朝野侧目,李正己累表请晏罪,讥斥朝廷。炎惧,遣腹心分诣诸道,以宣慰为名,实使之密谕节度使云:“晏昔附奸邪,请立独孤后,上自恶而杀之。”上闻而恶之,由是有诛炎之志,隐而未发。乙巳,迁炎中书侍郎,擢卢杞门下侍郎,并同平章事,不专任炎矣。杞蕞陋,无文学,炎轻之,多托疾不与会食;杞亦恨之。杞阴狡,欲起势立威,小不附者必欲置之死地,引太常博士裴延龄为集贤殿直学士,亲任之。

丙午,更汴宋军名曰宣武。

振武节度使彭令芳苛虐,监军刘惠光贪婪。乙卯,军士共杀之。

京西防秋兵万二千人戍关东。上御望春楼宴劳将士,神策将士独不饮,上使诘之,其将杨惠元对曰:“臣等发奉天,军帅张巨济戒之曰:‘此行大建功名,凯旋之日,相与为欢。苟未捷,勿饮酒。’故不敢奉诏。”及行,有司缘道设酒食,独惠元所部瓶罂不发。上深叹美,赐书劳之。惠元,平州人也。

三月,置州于郾城。

辛巳,以汾州刺史振武军使、镇北、绥、银等州留后。

遣殿中少监崔汉衡使于吐蕃。

梁崇义虽与李正己等连结,兵势寡弱,礼数最恭。或劝其入朝,崇义曰:“来公有大功于国,上元中为阉宦所谗,迁延稽命,及代宗嗣位,不俟驾入朝,犹不免族诛。吾岁久衅积,何可往也!”淮宁节度使李希烈屡请讨之,崇义惧,益修武备。流人郭昔告崇义为变,崇义闻之,请罪,上为之杖昔,远流之;使金部员外郎李舟诣襄州谕旨以安之。舟尝奉使诣刘文喜,为陈祸福,文喜囚之,会帐下杀文喜以降,诸道跋扈者闻之,谓舟能覆城杀将。至襄州,崇义恶之。舟又劝崇义入朝,言颇切直,崇义益不悦。及遣使宣慰诸道,舟复指襄州,崇义拒境不内,上言“军中疑惧,请易以它使。”时两河诸镇方猜阻,上欲示恩信以安之,夏,四月,庚寅,加崇义同平章事,妻子悉加封赏,赐以铁券;遣御史张著赍手诏征之,仍以其裨将蔺杲为邓州刺史。

五月,丙寅,以军兴,增商税为什一。

田悦卒与李正己、李惟岳定计,连兵拒命,遣兵马使孟将步骑五千北助惟岳。薛嵩之死也,田承嗣盗据、相二州,朝廷独得邢、磁二州及临县。悦欲阻山为境,曰:“邢、磁如两眼,在吾腹中,不可不取。”乃遣兵马使康将八千人围邢州,别将杨朝光将五千人栅于邯郸西北,以断昭义救兵,悦自将兵数万围临。邢州刺史李共、临将坚壁拒守。贝州刺史邢曹俊,田承嗣旧将也,老而有谋,悦宠信牙官扈而疏之。及攻临,召曹俊问计。曹俊曰:“兵法十围五攻;尚书以逆犯顺,势更不侔。今顿兵坚城之下,粮竭卒尽,自亡之道也。不若置万兵于崞口以遏西师,则河北二十四州皆为尚书有矣。”诸将恶其异己,共毁之,悦不用其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