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70年

770年

770年,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大历五年,干支纪年为庚戌狗年。

代宗密诛鱼朝恩

鱼朝恩专掌禁军,势倾朝野。每喜于广座恣谈时政,侮辱宰相,元载虽然强辩,亦拱默不敢应。神策军都虞侯刘希暹,都知兵马使王驾鹤,皆有宠于朝恩。希暹说朝恩于北军置狱,诬告富室,捕入地牢,籍没家资入军,并分赏告捕者。朝恩每奏事,以必允为期。朝廷政事稍有不预知者,就怒说:“天下事有不由我此邪?”代宗闻之不悦。朝思养子令徽年尚幼,已衣绿为内给使,与同列愤争,归告朝恩。朝恩明日见代宗说:“臣子官卑,为同辈陵侮,乞赐之紫衣!代宗还未答应,有司已执紫衣于前,令徽服之,然后拜谢,代宗只好强笑着说:“儿服紫最合适。”心尤不平。元载测知代宗之意,乘机奏朝恩专恣不轨,请除之。代宗知天下共怨怒,遂令载谋除朝恩之策。朝恩每入殿,常使射生手周皓帅百人自卫,又使其党陕州节度使皇甫温在外为援。载皆以重贿相结之,所以朝恩阴谋密语,代宗都能知道,但朝恩不觉。大历五年(七七0)正月二十七日,元载为代宗谋划,以皇甫温为凤翔节度使,外重朝恩权,实是徒温于内以自助。元载又请以兴平、武功、天兴、扶风隶于神策军,朝恩喜于得地,不以元载为意,骄横如故。二月五日,刘希暹觉得代宗意图异常,以告朝恩,朝恩始疑惧。然代宗每见之,辄恩礼有加,朝恩亦因此而安。皇甫温至京师,元载留之未遣,因与温及周皓密谋诛朝恩。三月十日是寒食节,代宗设酒宴贵臣于禁中,元载守中书省。宴罢,朝恩将还营,代宗留之议事,周皓与左右遂擒朝恩缢杀之,外人无知者。代宗遂下诏:罢朝恩观军容等使,内侍监如故。并骗说朝恩受诏后自缢而死。然后以尸体还其家,赐钱六百万以葬之。三月十四日,加刘希暹、王驾鹤御史中丞,以安北军之心。二十三日,代宗赦京畿囚犯,命尽释鱼朝恩之党,并说:“北军将士都是朝廷的忠臣,并仍其旧。我现在亲帅禁军,请不要忧惧。”遂敕皇甫温还镇于陕。

元载专权

元载为代宗谋诛鱼朝恩后,宠任益隆。载遂志骄意满,自言已有文武才略,古今无比。而弄权舞智,奢侈无度。吏部侍郎杨绾,典选平允,性格耿直,不依附载;而岭南节度使徐浩,贪而佞,倾南方珍货以贿赂载。大历五年(七七0)三月二十八日,载竟以绾为国子祭酒,引浩代之。载有旧识丈人从宣州来,从载求官,载知其人不足任事,只写一信使去河北。此人行至幽州,私拆信视之,见无一字,唯署名而巳。此人大怒,不得已试谒院僚,判官闻有载书,大惊,立告节度使,派大校以箱受信,馆此人于上舍,留宴数日,辞去时,赠绢千匹。元载之威权令人震动如此。

阿倍仲麻吕卒于长安

大历五年(七七0),日本人阿倍仲麻吕卒于长安,年六十九。阿倍仲麻吕,又名晁衡,日本奈良时代的遣唐留学生。玄宗开元五年(七一七)来华,后归国,遇风暴,漂至安南,重返长安,任左散骑常侍与镇南都护,卒后赠潞南大都督。与诗人李白、王维友善,互有赠答之作。

岑参卒

大历五年(七七0),诗人岑参卒,年约五十五。岑参,荆州江陵人。天宝三年(七四四)进士及第,任右内率府兵曹参军。天宝八年(七四九),随安西节度高仙芝赴安西,充节度掌书记,后移镇武威。天宝十三年(七五四),随封常清赴北庭,任节度判官。大历初(七六七至七六八),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世称岑嘉州。参早年写过不少山水诗,后几度出塞,久在幕府,故以边塞诗见长,与高适并称高岑。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等,皆为唐代边塞诗的优秀之作。有《岑嘉州诗集》八卷行世。

杜甫卒

大历五年(七七0),大诗人杜甫卒,年五十九。杜甫,字子美,自称少陵野老,原籍襄阳,曾祖时迁居巩县。自幼好学,七岁即开始吟诗。二十四岁至洛阳应进士举,落第。天宝三年(七四四),与大诗人李白相识,遂结为挚友。三十五岁入长安,求官不成,困居十载,四十四岁始任右卫率府胄曹参军。安史之乱爆发,他颠沛流离,曾一度被俘,囚于长安。后逃奔凤翔,任左拾遗,因上书营救,触怒肃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乾元二年(七五九)弃官,历尽艰辛,入蜀至成都,依剑南节度使严武,定居浣花溪旁,后世称其宅为“杜甫草堂”。严武曾荐甫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所以世称“杜工部”。永泰元年(七六五),严武卒,杜甫离成都沿长江出蜀,漂泊于岳州潭州、衡州一带,生活贫困,病卒于湘水中。杜甫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现存诗一千四百余首,文二十余篇。北宋王洙编有《杜工部集》二十卷,补遗一卷,今传。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上大历五年(庚戌,公元七七零年)

春,正月,己巳,羌奠白对蓬等各帅部落内属。

观军容宣慰处置使、左监门卫大将军兼神策军使、内侍监鱼朝恩,专典禁兵,宠任无比,上常与议军国事,势倾朝野。朝恩好于广座恣谈时政,陵侮宰相,元载虽强辩,亦拱默不敢应。

神策都虞候刘希暹,都知兵马使王驾鹤,皆有宠于朝恩;希暹说朝恩于北军置狱,使坊市恶少年罗告富室,诬以罪恶,捕系地牢,讯掠取服,籍没其家资入军,并分赏告捕者;地在禁密,人莫敢言。朝恩每奏事,以必允为期;朝廷政事有不豫者,辄怒曰:“天下事有不由我者邪!”上闻之,由是不怿。

朝恩养子令徽尚幼,为内给使,衣绿,与同列忿争,归告朝恩。朝恩明日见上曰:“臣子官卑,为侪辈所陵,乞赐之紫衣。”上未应,有司已执紫衣于前,令徽服之,拜谢。上强笑曰:“儿服紫,大宜称。”心愈不平。

元载测知上指,乘间奏朝恩专恣不轨,请除之。上亦知天下共怨怒,遂令载为方略。朝恩每入殿,常使射生将周皓将百人自卫,又使其党陕州节度使皇甫温握兵于外以为援;载皆以重赂结之,故朝恩阴谋密语,上一一闻之,而朝恩不之觉也。

辛卯,载为上谋,徙李抱玉山南西道节度使,以温为凤翔节度使,外重其权,实内温以自助也。载又请割、虢、宝鸡、、隶抱玉,兴平、武功、天兴、扶风隶神策军,朝恩喜于得地,殊不以载为虞,骄横如故。

壬辰,加河南尹张延赏为东京留守;罢河南等道副元帅,以其兵属留守。延赏,嘉贞之子也。

二月,戊戌,李抱玉徙镇,军士愤怒,大掠凤翔坊市,数日乃定。

刘希暹颇觉上意异,以告鱼朝恩,朝恩始疑惧。然上每见之,恩礼益隆,朝恩亦以此自安。皇甫温至京师,元载留之未遣,因与温及周皓密谋诛朝恩。既定计,载白上。上曰:“善图之,勿反受祸!”

三月,癸酉,寒食,上置酒宴贵近于禁中,载守中书省。宴罢,朝恩将还营,上留之议事,因责其异图。朝恩自辩,语颇悖慢,皓与左右擒而缢杀之,外无知者。上下诏,罢朝恩观军容等使,内侍监如故。诈云“朝恩受诏乃自缢”,以尸还其家,赐钱六百万以葬。

丁丑,加刘希暹、王驾鹤御史中丞,以慰安北军之心。丙戌,赦京畿系囚,命尽释朝恩党与,且曰:“北军将士,皆联爪牙,并宜仍旧。朕今亲御禁旅,勿有忧惧。”

己丑,罢度支使及关内等道转运、常平、盐铁使,其度支事委宰相领之。敕皇甫温还镇于陕。

元载既诛鱼朝恩,上宠任益厚,载遂志气骄溢;每众中大言,自谓有文武才略,古今莫及,弄权舞智,政以贿成,僭侈无度。吏部侍郎杨绾,典选平允,性介直,不附载。岭南节度使徐浩,贪而佞,倾南方珍货以赂载。辛卯,载以绾为国子祭酒,引浩代之。浩,越州人也。载有丈人自宣州来,从载求官,载度其人不足任事,但赠河北一书而遣之。丈人不悦,行至幽州,私发书视之,书无一言,惟署名而已。丈人大怒,不得已试谒院僚,判官闻有载书,大惊,立白节度使,遣大校以箱受书,馆之上舍,留宴数日,辞去,赠绢千匹。其威权动人如此。

夏,四月,庚子,湖南兵马使臧杀观察使崔灌;澧州刺史杨子琳起兵讨之,取赂而还。

泾原节度使屡诉本镇荒残,无以赡军,上讽李抱玉以郑、颍二州让之;乙巳,以兼郑颖节度使。

庚申,王缙自太原入朝。

癸未,以左羽林大将军辛京杲为湖南观察使。

荆南节度使卫伯玉遭母丧,六月,戊戌,以殿中监王昂代之。伯玉讽大将杨等拒昂留己;甲寅,诏起复伯玉镇荆南如故。

秋,七月,京畿饥,米斗千钱。

刘希暹内常自疑,有不逊语,王驾鹤以闻。九月,辛未,赐希暹死。

吐蕃寇永寿。

冬,十一月,郭子仪入朝。

上悉知元载所为,以其任政日久,欲全始终,因独见,深戒之;载犹不悛,上由是稍恶之。

载以李泌有宠于上,忌之,言:“泌常与亲故宴于北军,与鱼朝恩亲善,宜知其谋。”上曰:“北军,泌之故吏也,故朕使之就见亲故。朝恩之诛,泌亦预谋,卿勿以为疑。”载与其党攻之不已;会江西观察使魏少游求参佐,上谓泌曰:“元载不容卿,朕今匿卿于魏少游所,俟朕决意除载,当有信报卿,可束装来。”乃以泌为江西判官,且属少游使善待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