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66年

766年

766年,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大历元年,干支纪年为丙午马年。

鱼朝恩讲学国子监

自安史之乱以来,国子监堂室颓坏,军士多借居之。祭酒萧昕上言学校不可废。代宗乃下敕复补国子学生。大历元年(七六六)二月一日,释奠于国子监。命宰相帅常参官、鱼朝恩帅六军诸将往听讲,子弟皆服朱紫为诸生。朝恩既巳贵显,乃学讲经为文,释奠之日朝恩执《周易》升高座,讲“鼎折足,覆公疏”以讥宰相。王缙听后大怒,而元载怡然自得。朝恩对人说:“怒者是常情,而笑者不可测。”于是以朝恩判国子监事。

刘晏第五琦分理天下财赋

大历元年(七六六)正月三十日,以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河南、淮南、江南、湖南、荆南、山南东道转运、常平、铸钱、盐铁等使,侍郎第五琦为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转运等使,分理天下财赋。

杜鸿渐以姑息靖蜀乱

大历元年(七六六)二月二十七日,以宰相杜鸿渐为山南西道、剑南东西川副元帅、剑南西川节度使,以平蜀乱。二十八日,以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献诚剑南东川节度使,以崔旰为茂州(今四川茂汶)刺史,充西山防御使。三月二十八日,献诚与崔旰战于梓州,献诚军败,仅以身免,旌节尽为旰所夺。杜鸿渐至蜀,闻献诚军败,大惧,遂派人先达意于旰,许以万全。旰也卑辞重贿以迎之,鸿渐大喜,进至成都。见旰后,无一言责其罪,但每日置酒高会,州府之事全部委旰。又屡荐旰于朝,愿以节制让旰;并请柏茂琳、杨子琳、李昌各为本州刺史。代宗不得已而从之,八月,以旰为成都尹、西川节度行军司马。大历二年,鸿渐请入朝奏事,以崔旰知西川留后。六月,鸿渐至京,盛陈利害,亟荐崔旰才堪重任,代宗也务为姑息,乃留鸿渐复知政事。七月,以旰为西川节度使。旰厚赋敛以赂权贵,宰相元载遂擢旰弟宽至御史中丞,宽兄审为给事中。鸿渐信佛,故每饭千僧,日祈蜀中平安。

段秀实治宁

大历元年(七六六)二月,以四镇、北庭行营节度使马兼(今陕西彬县、甘肃宁县)节度使。以段秀实为三使都虞侯。有卒能引弓重二百四十斤,犯盗窃罪当死,欲免其罪,秀实说:“因爱憎而执法不一,虽韩信亦不能治军。”善其议,而杀其卒。处事或不合理,秀实必力争。或愤怒,左右皆战栗,秀实却说:“我罪如当杀,用不着发怒;如果无罪杀人,恐涉无道。”遂拂衣而去,秀实也慢步而出。良久,复置酒召秀实谢之。从此军州之事,皆先问秀实而后行。因此,在,声名殊美。

改元大历

永泰二年(七六六)十一月十二日,日南至,大赦,改元大历。

周智光反,郭子仪讨平之

先是同华节度使周智光与坊节度使杜冕不协,永泰元年追吐蕃至坊州,智光乘机坑冕家属八十四人,代宗未治其罪。智光回至华州益骄横,朝廷召之不至。代宗命杜冕从张献诚至山南东道避之,智光又遣兵于商山截冕,不获。智光自知罪重,于是聚集亡命数万,纵其剽掠,又擅自截留关中漕米二万斛;藩镇贡献经过者,辄杀其使者而夺之。大历元年(766)十二月二十二日,智光且杀陕州监军张志斌。切其肉而食之。选人入京,都畏智光残暴,多自同州窃过。智光则派其部下帅兵击之于路,死者甚多。朝廷以同华在迩,仍欲安抚,十二月二十七日,代宗下诏加智光检校左仆射,遣中使余元仙持告身授之。智光骂道:“我有大功于天下国家,不授宰相而与仆射!且同、华地狭,当再益陕、虢、商、、坊五州。”又历数朝中大臣过失,并说:“我这里离长安只有一百八十里,夜眠都不敢伸脚,恐踏破长安城;至于挟天子以令诸侯,唯我周智光能之。”元仙听后战栗不己。大历二年(七六七)正月,密诏郭子仪周智光。子仪命大将浑、李怀光军于渭上。智光部下闻之,皆有离心。十一日,诏贬智光沣州刺史。十三日,华州牙将姚环、李延俊杀智光,以其首来献,乱平。

郭子仪率军自耕于河中

郭子仪在河中(今山西永济)军常乏食,乃亲自耕田百亩,将校以此为差,于是士卒皆不劝而耕。河中野无旷土,军有余粮。

不痴不聋,不作家翁

代宗礼敬子仪,常称为大臣而不称名。子仪子郭暖尝与妻升平公主相争,暖说:“你倚你父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而不为!”公主怒,奔奏代宗。代宗说:“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子仪想当皇帝,天下岂是汝家所有?”并慰令公主归家。子仪闻之,遂囚禁郭暧,入宫待罪。代宗说:“谚云‘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儿女于闺房之言,不足为怪!”子仪回家后,遂杖暖数十。此事即戏剧《打金枝》之所本。

《南诏德化碑》刻成

大历元年(七六六),即南诏赞普钟十五年,南诏群臣歌颂其王阁逻凤,用汉文刻成此碑,立于太和城(今云南大理)。相传碑文为郑回撰写,杜光庭书,记录南诏强盛时期的疆域、军政设施、与唐的关系以及境内各民族的生活习俗等,是研究南诏史的重要资料。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上大历元年(丙午,公元七六六年)

春,正月,乙酉,敕复补国子学生。

丙戌,以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河南、淮南、江南、湖南、荆南、山南东道转运、常平、铸钱、盐铁等使,侍郎第五琦为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转运等使,分理天下财赋。

周智光至华州,益骄横,召之,不至,上命杜冕从张献诚于山南以避之;智光遣兵于商山邀之,不获。智光自知罪重,乃聚亡命、无赖子弟,众至数万,纵其剽掠以悦其心,擅留关中所漕米二万斛,镇贡献,往往杀其使者而夺之。

二月,丁亥朔,释奠于国子监。命宰相帅常参官、鱼朝恩帅六军诸将往听讲,子弟皆服朱紫为诸生。朝恩既贵显,乃学讲经为文,仅能执笔辨章句,遽自谓才兼文武,人莫敢与之抗。

辛卯,命有司修国子监。

元载专权,恐奏事者攻讦其私,乃请:“百官凡论事,皆先白长官,长官白宰相,然后奏闻。”仍以上旨谕百官曰:“比日诸司奏事烦多,所言多谗毁,故委长官、宰相先定其可否。”

刑部尚书颜真卿上疏,以为:“郎官、御史,陛下之耳目。今使论事者先白宰相,是自掩其耳目也。陛下患群臣之为谗,何不察其言之虚实!若所言果虚宜诛之,果实宜赏之。不务为此,而使天下谓陛下厌听览之烦,托此为辞以塞谏争之路,臣窃为陛下惜之。太宗著《门司式》云:‘其无门籍人,有急奏者,皆令门司与仗家引奏,无得关碍。’所以防壅蔽也。天宝以后,李林甫为相,深疾言者,道路以目。上意不下逮,下情不上达,蒙蔽喑呜,卒成幸蜀之祸。陵夷至于今日,其所从来者渐矣。夫人主大开不讳之路,群臣犹莫敢尽言,况令宰相大臣裁而抑之,则陛下所闻见者不过三数人耳。天下之士从此钳口结舌,陛下见无复言者,以为天下无事可论,是林甫复起于今日也!昔林甫虽擅权,群臣有不咨宰相辄奏事者,则托以它事阴中伤之,犹不敢明令百司奏事皆先白宰相也。陛下倘不早寤,渐成孤立,后虽悔之,亦无及矣!”载闻而恨之,奏真卿诽谤;乙未,贬峡州别驾。

己亥,命大理少卿杨济修好于吐蕃。

壬子,以杜鸿渐为山南西道剑南东西川副元帅、剑南西川节度使,以平蜀乱。

以四镇、北庭行营节度使宁节度使。以段秀实为三使都虞候。卒有能引弓重二百四十斤者,犯盗当死,欲生之,秀实曰:“将有爱憎而法不一,虽韩、彭不能为理。”善其议,竟杀之。处事或不中理,秀实力争之。有时怒甚,左右战栗,秀实曰:“秀实罪若可杀,何以怒为!无罪杀人,恐涉非道。”拂衣起,秀实徐步而出;良久,置酒召秀实谢之。自是军州事皆咨秀实而后行。由是在,声称殊美。

癸丑,以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献诚兼剑南东川节度使,邛州刺史柏茂琳为邛南防御使;以崔旰为茂州刺史,充西山防御使。三月,癸未,献诚与旰战于梓州,献诚军败,仅以身免,旌节皆为旰所夺。

夏,五月,河西节度使杨休明徙镇沙州。

秋,八月,国子监成;丁亥,释奠。鱼朝恩执《易》升高座,讲“鼎覆”以讥宰相。王缙怒,元载怡然。朝恩谓人曰:“怒者常情,笑者不可测也。”

杜鸿渐至蜀境,闻张献诚败而惧,使人先达意于崔旰,许以万全。旰卑辞重赂以迎之,鸿渐喜;进至成都,见旰,但接以温恭,无一言责其干纪,日与将佐高会,州府事悉以委旰。又数荐之于朝,因请以节度让旰,以柏茂琳、杨子琳、李昌夔各为本州刺史。上不得已从之。壬寅,以旰为成都尹、西川节度行军司马。

甲辰,以鱼朝恩行内侍监、判国子监事。中书舍人京兆常衮上言:“成均之任,当用名儒,不宜以宦者领之。”丁未,命宰相以下送朝恩上。京兆尹黎干自南山引涧水穿漕渠入长安,功竟不成。

冬,十月,乙未,上生日,诸道节度使献金帛、器服、珍玩、骏马为寿,共值缗钱二十四万。常衮上言,以为:“节度使非能男耕女织,必取之于人。敛怨求媚,不可长也。请却之。”上不听。

京兆尹第五琦什一税法,民苦其重,多流亡。十一月,甲子,日南至,赦,改元,悉停什一税法。

十二月,癸卯,周智光杀陕州监军张志斌。智光素与陕州刺史皇甫温不协,志斌入奏事,智光馆之,志斌责其部下不肃,智光怒曰:“仆固怀恩不反,正由汝辈激之。我亦不反,今日为汝反矣!”叱下斩之,脔食其肉。朝士举选人,畏智光之暴,多自同州窃过,智光遣将将兵邀之于路,死者甚众。戊申,诏加智光检校左仆射,遣中使余元仙持告身授之。智光慢骂曰:“智光有大功于天下国家,不与平章事而与仆射!且同、华地狭,不足展材,若益以陕、虢、商、、坊五州,庶犹可耳。”因历数大臣过失,且曰:“此去长安百八十里,智光夜眠不敢舒足,恐踏破长安城,至于挟天子令诸侯,惟周智光能之。”元仙股栗。郭子仪屡请讨智光,上不许。

郭子仪以河中军食常乏,乃自耕百亩,将校以是为差,于是士卒皆不劝而耕。是岁,河中野无旷土,军有馀粮。

陇右行军司马陈少游为桂管观察使。少游,博州人也,为吏强敏而好贿,善结权贵,以是得进。既得桂州,恶其道远多瘴疠;宦官董秀掌枢密,少游请岁献五万缗,又纳贿于元载子仲武。内外引荐,数日,改宣歙观察使。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