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63年

763年

公元763年,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广德元年,干支纪年为癸卯兔年。重点事件有:来被赐死、史朝义自缢死,安史之乱终、改元广德、吐薯侵入长安,代宗东逃陕州、元载权盛、鉴真卒于日本等。

763年,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广德元年,干支纪年为癸卯兔年。

来被赐死

在襄阳时,程元振有所请托,不从。及入朝为相,元振遂奏与叛军合谋,致王仲升陷于叛军之手。广德元年(七六三)正月,被削去官爵,流播州(今贵州遵义),赐死于路。因此藩镇对程元振皆切齿痛恨。

叛将田承嗣李怀仙、李抱忠降唐

史朝义唐军围于莫州,屡战皆败,田承嗣说史朝义亲往幽州征兵以救莫州,朝义既去,承嗣即以城降,送朝义母、妻、子于官军。时朝义部将范阳节度使李怀仙已先降唐,遣其兵马使李抱忠镇守范阳。

史朝义自缢死,安史之乱

李抱忠镇守范阳,朝义至,不得入城。这时唐军追至,朝义告谕抱忠说大军尚在莫州,自己亲来征兵救援,并责抱忠不顾君臣之义。抱忠说:“天不助燕,唐室复兴,我已归顺唐朝,不能再为反复!”又说:“田承嗣一定已经降唐,不然官军不会追击至此。”朝义听后大惧,说:“我早晨到现在还未进食,难道不能请我吃一顿饭吗!”抱忠遂令人设食于城东。于是朝义范阳部属皆拜辞而去,朝义涕泣而已,独与胡骑数百食后而去。向东逃奔广阳(今北京密云北),广阳不接受;欲奔奚、契丹,至温泉栅(今河北迁安西南),李怀仙派兵追及之,朝义无路可走,遂自缢于林中,怀仙取其首以献官军,仆固怀恩等遂与诸军还。广德元年(七六三)正月三十日,传朝义首至京师,八年安史之乱终于结束。

以安史降将节镇河北

广德元年(七六三)闰正月十九日,以史朝义降将薛蒿为相州(今河北安阳)、卫州(今河北汲县)、邢州(今河北邢台)、(今河北永)、贝州(今河北清河)、磁州(今河北磁县)六州节度使田承嗣魏州(今河北大名)、博州(今山东聊城)、德州(今山东陵县),沧州(今河北沧州)、瀛州(今河北河间)五州都防御使李怀仙仍为故地幽州(今北京)、卢龙(今河北卢龙)节度使。当时河北诸州皆已降唐,薛嵩等迎仆固怀恩,拜于马首,乞求效力,怀恩也恐叛军平后宠衰,故奏留嵩等及李宝臣据恒、赵、深、定、易五州分帅河北,为已党援。薛嵩田承嗣李怀仙李宝臣等就是安史之乱后形成的第一批“河北藩镇”。

马燧料仆固怀恩

安史之乱既平,回纥登里可汗归国,其所部兵一路抄掠,无所忌惮。郑陈、泽潞节度使李抱玉想要遣官属置顿(安排食宿),但人人畏惧推辞,唯赵城(今山西洪洞)县尉马燧请行。燧待回纥快到之时,先派人赂其酋帅,约好不要肆行暴掠,帅遂授以令旗说:“如有违者,请你杀之。”燧人为取死刑犯者为侍从,小有违令,立刻杀之。回纥兵相顾失色,过其境者皆拱手遵约束。抱玉以为奇,燧因对抱玉说:“我与回纥交谈,得其实情。仆固怀恩恃功骄横,其子好勇而轻率,今内树田承嗣李宝臣李怀仙薛嵩四帅,外结交回纥,一定有并吞河东、泽潞之意,应该严加戒备。”抱玉以为然。

梁崇义山南东道节度留后

梁崇义以羽林射生从来镇襄阳,累迁右兵马使。崇义有勇力,能卷铁舒钩,沉毅寡言,深得士心。入朝后,命诸将分戍诸州,死,崇义从邓州帅戍兵归,众皆推崇义为帅。崇义遂杀左兵司使李昭等,并以其状奏闻朝廷,代宗不能讨,广德元年(七六三)三月一日,竟以崇义为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留后。崇义上奏改葬,并为其立祠,自己不居厅事及正堂。

改元广德

宝应二年(七六三)七月一日,群臣上代宗尊号为“宝应元圣文武孝皇帝”,十一日赦天下,改元广德。

杨绾贾至等请废进士、明经,而代以贡举,未行

广德元年(七六三)六月一日,礼部侍郎杨绾上疏说:古代选官以行实取之,而近世崇尚文辞。隋炀帝始设进士科,试策文,本朝加试杂文,明经加试帖经,又举人皆令投牒自荐,相习成俗,如此欲返淳朴,崇廉让,怎么能行!请令县令察举孝廉,荐之于州;刺史考试,升之于省。朝廷选儒学之士,问经义二十条,对时务策三道,上第者即授官,中第者得出者,下第者罢归。乞自今明经、进士与道举并停。代宗遂命诸司通议,给事中李栖筠,左丞贾至、京兆尹严武所论都与绾同。贾至更建议广置学校,在家乡者由乡里选举,在流寓者由学校推荐。代宗敕礼部具条目以闻奏。七月,杨绾上贡举条目,置秀才科,问经义二十条,对策五道;国子监举人,如乡贡之法。但多数人认为明经、进士科实行已久,不可遽改,故此事卒不行。

田承嗣魏博节度使

广德元年(七六三)六月十八日,以魏博防御使田承嗣节度使。承嗣把所管内户口,壮者都籍为兵,老弱者耕田,几年间有兵十万。又选其勇健者万人作为自己的卫队,被称为“牙兵”。魏以此而雄踞河北。

吐蕃尽陷河西陇右

唐初以来,开拓边境,地连西域,开元年间,相继设置了朔方陇右河西、安西、北庭节度使以统之。每年发山东丁壮为戍卒,缯帛为军资,开垦屯田,供济粮粟,设立监牧,畜养牛马,军城戍逻,万里相望。安史之乱爆发后,边地精锐之兵都被征发入援,被称为行营,所留兵单弱,吐蕃乘机蚕食,数年间,西北兰州(今甘肃兰州)、廓州(今青海化隆西南)、河州(今甘肃东乡)、鄯州(今青海乐都)、洮州(今甘肃临潭)、岷州(今甘肃岷县)、秦州(今甘肃秦安)、成州(今甘肃西和)、渭州(今甘肃陇西)等数十州相继沦没,吐蕃尽占河西、陇右之地。从凤翔(今陕西凤翔)以西,州(今陕西彬县)以北,皆为吐蕃所占领。

仆固怀恩拒入朝

河东节度使辛云京以回纥可汗是怀恩女婿,恐其合谋袭击军府,故每逢怀恩与回纥往还太原,云京皆闭城不出来相见。怀恩大怒,上表其状,朝廷不理。怀恩遂帅朔方兵数万屯汾州,使其子御史大夫仆固帅兵万人屯榆次,裨将李光逸屯祁县、李怀光等屯晋州(今山西临汾)、张维岳等屯沁州。宦官骆奉仙至太原,云京厚结之,说怀恩与回纥连谋,想要反叛。广德元年(七六三)八月,奉仙至长安,奏怀恩谋反。怀恩也具奏其状,请朝廷杀云京、奉仙,代宗两无所问罪,优诏和解之。怀恩自以为安史之乱以来,英勇力战,全家为朝廷而死者四十六人,女又嫁回纥,得回纥兵入援,收复两京,平定河南、河北,功大无比。而反为人诬陷,愤怨满腔,于是上书自讼,谓“臣罪有六:昔日同罗叛乱,臣为先帝扫清之,一也;臣子仆固玢为同罗所虏,得以逃归,我斩之以令士卒,二也;臣二女都远嫁外族,为国和亲,荡平叛乱,三也;臣与子仆固不顾生死,为朝廷效力,四也;河北新附,节度皆握强兵,臣抚绥以安反侧,五也;我说谕回纥,使入援讨叛,天下既平,送之归国,六也。臣既负此六罪(按:实系六功),真该万死”其书又指出:“受诛,朝廷没有明示其罪,所以近来召人入朝,但都不至,实是害怕宦官进谗,被陛下诛杀。郭子仪先被猜忌,臣现在又遭诋毁,弓藏鸟尽,信非虚言。”九月二十二日,代宗裴遵庆绛州慰谕怀恩,并察其动向。怀恩见遵庆后,抱其足号泣诉冤。遵庆遂令其入朝,怀恩许诺。但其副将范志诚认为不可,并说:“公如果信其美言,入朝就会被杀。”第二天怀恩见遵庆,以惧死为辞,请让一子入朝,志诚又认为不可。

吐薯侵入长安,代宗东逃陕州

吐蕃屡次入寇,边将告急,宦官程元振皆不奏闻。广德元年(七六三)十月,泾州刺史高晖降吐蕃,并引之深入。至(今陕西彬县),代宗才知吐蕃入寇,遂下诏以雍王适为关内元帅,郭子仪为副元帅,出镇咸阳。子仪留京师闲赋日久,部曲离散,至此召募,才得二十骑而行。至咸阳,吐蕃帅吐谷浑、党项、氐、羌二十余万众,弥漫数十里,渡渭沿山向东进军。子仪派判官王延昌入奏,请增兵,程元振阻之,代宗竟不召见。十月四日,渭北行营兵马使吕月将帅精兵二千败吐蕃于周至西。六日,吐蕃入侵周至,月将又帅兵与战,兵败被俘。于是吐蕃渡过便桥(今咸阳西),代宗仓促出奔陕州,官吏藏窜,六军逃散。郭子仪闻之,立刻从咸阳回长安,适逢射生将王献忠,迫胁丰王珙等十王西迎吐蕃。遇子仪于开远门内,子仪责让珙,以兵护十王送至行在。十月八日,代宗至华州,扈从将士不免冻馁。观军容使鱼朝恩神策军从陕郡来迎,代宗遂至营中。十月九日,吐蕃入长安,高晖与吐蕃大将马重英等立故王守礼之孙广武王承宏为帝,并改元,设置百官,以前翰林学士于可封等为相。吐蕃纵兵大掠,焚烧房舍,府库市里,长安萧然一空。宰相苗晋卿病卧在家,吐蕃派人舆入宫中迫胁之,晋卿闭口不言,吐蕃不敢杀。六军逃散者,所至剽掠,士民避乱,皆逃入山谷中。十月十二日,代宗至陕郡,百官才有至者。

郭子仪集兵复长安

郭子仪帅三十骑兵从御宿川沿山而东,对王延昌说:“六军将士逃散者大多在商州,今速往收罗,并发武关防兵,北出蓝田攻长安,吐蕃一定会逃走。”过蓝田,遇元帅都虞侯臧希让、凤翔节度使高升,得兵近千人。子仪与延昌相谋说:如果溃兵逃至商州,官吏必定逃散而人乱。遂派延昌从直路入商州抚谕之。诸将正纵兵暴掠,听说子仪至,都大喜愿听命。子仪恐怕吐蕃兵追及代宗,遂留军七盘(今陕西蓝田),三日才行。至商州,一路收兵,并武关防兵共四千人,军势大振。子仪乃涕泣告谕将士共雪国耻,收复长安,士卒皆感激。代宗赐子仪诏,恐吐蕃东出潼关,召子仪赴行在。子仪上表说:“臣不收复京城,无面目见陛下,臣如出兵蓝田,吐蕃必不敢东侵。”代宗许之。坊节度判官段秀实劝节度使白孝德帅兵南行赴难,孝德遂与蒲、陕、商、华等州兵合力进击。吐蕃既立广武王承宏,欲掠长安士、女、百工,然后归国。子仪令士卒白天击鼓张旗,夜晚则多燃火,为疑兵之计。吐蕃恐惧,长安城中百姓又骗之说:“郭令公从商州帅无数大军来攻城矣。”广德元年(七六三)十月二十一日,吐蕃遂从长安城中撤出。高晖帅百骑东走,至潼关,守将李日越擒而杀之。吐蕃既退,广武王承宏逃于草野,后代宗赦其罪,放之于华州。十一月三日,郭子仪帅军至水西,领三十余骑进城,令白孝德与宁节度使张蕴琦帅兵屯于畿县,京城遂安。

代宗削程元振官爵,江陵安置

骠骑大将军、判元帅行军司马宦官程元振专擅朝政,骄横自恣,人畏之甚于李辅国。诸将有大功者,元振皆忌恨而欲害之。吐蕃入寇,元振未及时奏报,致代宗狼狈出逃。代宗诏征诸道兵,李光弼节度使因忌元振居中要,无至者。太常博士柳伉上疏说:吐蕃入寇,轻入京师,劫掠宫殿,焚烧陵寝,而武士无人力战,此乃将帅叛陛下。陛下疏远功臣,亲近小人,日久天长,以成大祸,而群臣在廷,无人敢犯颜直谏,此乃公卿叛陛下。陛下出走,百姓掠夺府库,相互杀戮,此乃三辅之民叛陛下。从十月一日召诸道兵,已四十天,而无兵入关,此乃四方叛陛下。今内外叛离,形势危急,请速斩程元振,并驰告天下人,然后出内使隶于诸州,以神第军付大臣统领,削去尊号,下诏引咎,则人民感激,天下皆服。代宗认为元振有保护之功,广德元年(七六三)十一月二日,削元振官爵,放归田里。十二月二十日代宗还长安,元振又衣妇人服,私自入城,希望重用,京兆府擒之奏闻。广德二年正月四日,代宗敕责元振变服潜行,将图谋不轨,长流潦州(今四川綦江)。不久,复令于江陵安置。

吐蕃围凤翔

吐蕃退出长安,还至凤翔,节度使孙志直闭城拒守,吐蕃遂围之数日。镇西(今新疆库车)节度使马闻吐蕃入长安,天子出逃,遂亲帅精锐骑兵千余自河西入援,转战至凤翔,正值吐蕃围城,遂帅兵突入城中,然后背城出战。身先士卒奋战,俘千余而后退入城中。次日,吐蕃又逼城请战,即大开城门以待之,吐蕃惊说:“此将军不怕死,应避免与之交战。”遂退去,散居原州(今宁夏固原)、会州(今甘肃靖远)、成州(今甘肃西和西)、渭州(今甘肃陇西)。

鱼朝恩为天下观军容使

代宗认为宦官鱼朝恩在陕州有迎扈之功,以其为天下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总管禁军,权宠无比。于是朝恩筑城于县(今陕西户县)及中渭桥,屯兵以备吐蕃。以宦官骆奉仙为郡县筑城使,遂帅其兵。

元载权盛

广德元年(七六三)十二月二十八日,以苗晋卿为太保,裴遵庆太子少傅,并罢政事;遵庆既罢相,元载权势益盛,以贿结内侍董秀,使主书卓英倩密与之往来,代宗意有所属,载必先知之,承意探微,言无不合,于是代宗更宠信之。

吐蕃陷剑南西川诸州

吐蕃陷松州(今四川松潘)、维州(今四川汶川西北)、保州(今四川理县北)三州及云山新筑二城,剑南西川节度使高适无力抵御,于是剑南西川诸州也陷于吐蕃。

鉴真卒于日本

广德元年(七六三),扬州大云寺沙门鉴真卒于日本,年七十七。释鉴真,俗姓淳于,广陵江阳人。自幼出家,游历洛阳、长安等地,究心佛教三藏,后归扬州大明寺讲律传法。天宝元年(七四二),应日本留学僧荣睿和普照之邀,决定赴日本宏扬戒律,但五次东渡,均遭官府阻拦或遇飓风未能成功,其后双目失明,荣睿亦亡。天宝十二年(七五三),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等人到扬州,再次邀请鉴真东渡,于是决定第六次赴日,天平宝胜六年(七五四),与比丘法进、昙静、尼智首、优婆塞潘仙童等一行在日本萨摩秋妻屋浦(今日本九州南部鹿儿岛大字秋目浦)登岸。次年被迎入首都奈良东大寺,天皇授以“传灯大法师”位。四月,筑坛为天皇、皇后、皇子及僧俗四百余人授戒。又仿唐建筑造唐招提寺,作为授戒传律的基地。鉴真赴日本时,带给日本大量佛教经像,还有药物、艺术品等,对发展日本医学、雕塑、美术和建筑等有一定贡献。

储光羲卒

广德元年(七六三),诗人储光羲卒。储光羲,润州延陵人,开元十四年(七二六)进士及第,官至监察御史。安史叛军陷长安后,受伪职,长安收复后被系下狱,被贬岭南。他是唐代著名的田园山水诗人,与孟浩然、王维、綦毋潜、祖咏等有唱和。诗多为五古,善于以质朴淡雅的笔调,描写淳朴恬静的农村生活和田园风光,以《田家杂兴》、《田家即事》等为代表作。有《储光羲诗集》五卷行世。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下之下广德元年(癸卯,公元七六三年)

春,正月,己卯,追谥吴太后曰章敬皇后

癸未,以国子祭酒刘晏吏部尚书、同平章事,度支等使如故。

初,在襄阳,程元振有所请托,不从;及为相,元振谮言涉不顺。王仲升在贼中,以屈服得全,贼平得归,与元振善,奏与贼合谋,致仲升陷贼。壬寅,坐削官爵,流播州,赐死于路。由是镇皆切齿于元振。

史朝义屡出战,皆败,田承嗣说朝义,令亲往幽州发兵,还救莫州,承嗣自请留守莫州。朝义从之,选精骑五千自北门犯围而出。朝义既去,承嗣即以城降,送朝义母、妻、子于官军。于是仆固、侯希逸、薛兼训等帅众三万追之,及于归义,与战,朝义败走。

时朝义范阳节度使李怀仙已因中使骆奉仙请降,遣兵马使李抱忠将兵三千镇范阳县,朝义至范阳,不得入。官军将至,朝义遣人谕抱忠以大军留莫州、轻骑来发兵救援之意,因责以君臣之义,抱忠对曰:“天不祚燕,唐室复兴。今既归唐矣,岂可更为反覆,独不愧三军邪!大丈夫耻以诡计相图,愿早择去就以谋自全。且田承嗣必已叛矣,不然,官军何以得至此!”朝义大惧,曰:“吾朝来未食,独不能以一餐相饷乎!”抱忠乃令人设食于城东。于是范阳人在朝义麾下者,并拜辞而去,朝义涕泣而已,独与胡骑数百既食而去。东奔广阳,广阳不受;欲北入奚、契丹,至温泉栅,李怀仙兵追及之;朝义穷蹙,缢于林中,怀仙取其首以献。仆固怀恩与诸军皆还。

甲辰,朝义首至京师。

闰月,己酉夜,有回纥十五人犯含光门,突入鸿胪寺,门司不敢遏。

癸亥,以史朝义降将薛嵩为相、卫、邢、、贝、磁六州节度使田承嗣为魏、博、德、沧、瀛五州都防御使,李怀仙仍故地为幽州卢龙节度使。时河北诸州皆已降,嵩等迎仆固怀恩,拜于马首,乞行间自效;怀恩亦恐贼平宠衰,故奏留嵩等及李宝臣分帅河北,自为党援。朝廷亦厌苦兵革,敬冀无事,因而授之。

回纥登里可汗归国,其部众所过抄掠,廪给小不如意,辄杀人,无所忌惮。陈郑、泽潞节度使李抱玉欲遣官属置顿,人人辞惮,赵城尉马燧独请行。比回纥将至,燧先遣人赂其渠帅,约毋暴掠,帅遣之旗曰:“有犯令者,君处戮之。”燧取死囚为左右,小有违令,立斩之。回纥相顾失色,涉其境者皆拱手遵约束。抱玉奇之,燧因说抱玉曰:“燧与回纥言,颇得其情。仆固怀恩恃功骄蹇,其子好勇而轻,今内树四帅,外交回纥,必有窥河东、泽潞之志,宜深备之。”抱玉然之。初,长安人梁崇义以羽林射生从来镇襄阳,累迁右兵马使。崇义有勇力,能卷铁舒钩,沉毅寡言,得众心。之入朝也,命诸将分戍诸州;死,戍者皆奔归襄阳。行军司马庞充将兵二千赴河南,至汝州,闻死,引兵还袭襄州;左兵马使李昭拒之,充奔房州。崇义自邓州引戍兵归,与昭及副使薛南阳相让为长,久之不决,众皆曰:“兵非梁卿主之不可。”遂推崇义为帅。崇义寻昭及南阳,以其状闻,上不能讨。三月,甲辰,以崇义为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留后。崇义奏改葬,为之立祠,不居听事及正堂。

辛酉,葬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于泰陵;庙号玄宗。庚午,葬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于乔陵;庙号肃宗。

夏,四月,庚辰,李光弼奏擒袁晃,浙东皆平。时晁聚众近二十万,转攻州县,光弼使部将张伯仪将兵讨平之。伯仪,魏州人也。

郭子仪数上言:“吐蕃、党项不可忽,宜早为之备。”辛丑,遣兼御史大夫李之芳等使于吐蕃,为虏所留,二年乃得归。

群臣三上表请立太子;五月,癸卯,诏许俟秋成议之。

丁卯,制分河北诸州:以幽、莫、妫、檀、平、蓟为幽州管;恒、定、赵、深、易为成德军管;相、贝、邢、为相州管;魏、博、德为魏州管;沧、棣、冀、瀛为青淄管;怀、卫、河阳为泽潞管。

六月,癸酉,礼部侍郎华阴杨绾上疏,以为:“古之选士必取行实,近世专尚文辞。自隋炀帝始置进士科,犹试策而已;至高宗时,考功员外郎刘思立始奏进士加杂文,明经加帖,从此积弊,转而成俗。朝之公卿以此待士,家之长老以此训子,其明经则诵贴括以求侥幸。又,举人皆令投牒自应,如此,欲其返淳朴,崇廉让,何可得也!请令县令察孝廉,取行著乡闾、学知经术荐之于州。剌史考试,升之于省。任各占一经,朝廷择儒学之士,问经义二十条,对策三道,上第即注官,中第得出身,下第罢归。又,道举亦非理国所资,望与明经、进士并停。”上命诸司通议,给事中李栖筠、左丞贾至、京兆尹严武并与绾同。至议以为:“今试学者以帖字为精通,考文者以声病为是非,风流颓弊,诚当厘改。然自东晋以来,人多侨寓,士居乡土,百无一二;请兼广学校,保桑梓者乡里举焉,在流寓者痒序推焉。”敕礼部具条目以闻。绾又请置五经秀才科。

庚寅,以魏博都防御使田承嗣为节度使。承嗣举管内户口,壮者皆籍为兵,惟使老弱耕稼,数年间有众十万;又选其骁健者万人自卫,谓之牙兵。同华节度使李怀让为程元振所谮,恐惧,自杀。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