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46年

746年

746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天宝五载,干支纪年为丙戌狗年。

李林甫兴狱陷异己

李适之性情粗率,李林甫曾谓之曰:华山(今陕西华阴)有金矿,采之可以富国,但皇帝不知此事。李适之因奏事言于玄宗,玄宗即问李林甫,林甫回答说:我早巳知道,但华山是陛下的本命所在,不宜于开采,所以不敢建言。玄宗听后,爱李林甫之细心周密,鄙薄李适之虑事不熟,谓适之曰:自今以后奏事,应先与林甫议之,不要轻率地建言。李适之由此束手而惧林甫。适之既失恩,韦坚失权,二人往来更加亲密,由是李林甫益恶之。起初太子之立,不合李林甫心意,林甫害怕以后为己祸,所以常常有动摇太子之心。而韦坚又是太子之妃兄。皇甫惟明曾为太子友,时败吐蕃入朝献捷,见林甫专权,心中不平。见玄宗时,乘机进言劝玄宗去林甫林甫知后,使杨慎矜伺查其行为。会正月望夜,太子出游,与韦坚相见,韦坚又与惟明会于景龙观道士之室。杨慎矜遂揭发其事,以为韦坚皇戚,不应与边将过从亲密。李林甫因奏坚与惟明结谋,想共立太子。收二人下狱,并使慎矜与御史中丞、京兆府法曹参军吉温共审之。玄宗也怀疑坚与惟明有谋,天宝五年(七四六)正月二十一日,下制责韦坚干进不已,贬为缙云(今浙江缙云)太守;惟明以离间君臣,贬为播州太守。仍别下制以戒百官。韦坚等既被贬,左相李适之益惧,自求散地。四月八日,以适之为太子少保,罢政事。其时李适之子卫尉少卿李曾设宴召客,客人因畏李林甫,竟无一人敢去。将作少匠韦兰、兵部员外郎韦芝为其兄韦坚诉冤,并引太子为言证坚无罪,玄宗益怒,太子惧怕,上表请与韦妃离婚。七月二十六日,再贬韦坚为江夏别驾,韦兰、韦芝皆贬岭南。李林甫乘机上言韦坚与李适之等为朋党,后数日,流韦坚于临封(今广西梧州东南),贬李适之为宜春太守,太常少卿韦斌贬为巴陵(今湖南岳阳)太守。凡韦坚亲党坐流贬者数十人。天宝六年(七四七)正月,李林甫又奏分遣御史即贬所赐皇甫惟明韦坚兄弟等死。李适之忧惧,服药自杀。李适之子迎父丧至东京(今河南洛阳),李林甫令人诬告,遂杖死于河南府。给事中房因与李适之相好,贬宜春太守。李林甫犹恨韦坚不已,又遣使循黄河及江淮州县求其罪。遂收系纲典船夫无数,所在地牢狱为满,以至延及邻伍,皆裸露死于公府。

王忠嗣兼四镇节度使

天宝五年(七四六)正月,以王忠嗣河西、陇右节度使,兼知朔方(今宁夏)、河东节度事。忠嗣在朔方、河东时,每互市,皆高估马价,诸胡闻知,皆卖马于唐,由是胡马益少,唐军益强。及为河西、陇西节度使,请分朔方、河东马九千匹以充实二镇,其兵亦壮。忠嗣领四镇,控制万里,天下劲兵重镇,皆在掌握。与吐蕃战于青海(今青海省青海湖)、碛石(今青海贵德),皆获大胜。又讨吐谷浑于墨离军(今甘肃玉门西北),俘其全部而还。

立奚王、契丹王

天宝五年(七四六)四月一日,立奚酋长娑固为昭信王,契丹酋长楷洛为恭仁王。

陈希烈为相

天宝五年(七四六)四月,以门下侍郎、崇玄馆大学士陈希烈同平章事。希烈,宋州(今河南商丘)人,以讲《老子》、《庄子》得幸,专用神仙符瑞之事取媚于玄宗李林甫因希烈为玄宗所宠爱,且柔佞易制,所以引以为相。凡政事皆决于林甫,希烈但唯诺不置一词。按故事,宰相午后六刻才出,李林甫奏现今天下太平无事,宰相巳时即出还家,军国大事皆决于私第,希烈书名而已。

杨贵妃恩宠日深

杨贵妃为玄宗所宠爱,乘马时则宦官高力士执辔授鞭,织绣之工专供贵妃院者至七百人,中外皆趋炎附势,争献器物服饰珍宝,岭南经略使张九章与广陵(今江苏扬州)长史王翼,因所献物精美,九章加三品,翼入为户部侍郎,天下因是从风而靡。民间有歌曰:“生男勿喜女勿悲,君今看女作门楣。”贵妃欲食生荔枝,每岁命岭南驰驿送之,及至长安,色味不变。天宝五年(七四六)七月,贵妃以妒悍不逊,触怒玄宗,遂命送归兄杨之第。但是日,玄宗心情闷闷不乐,至日中,犹未进食,左右之人动不称旨,皆遭棰挞。高力士欲探知玄宗意,请悉载院中储侍送贵妃,共一百余车,玄宗又分御膳以赐之。至晚上,力士奏玄宗请迎贵妃归院,遂开禁门而入。从此恩宠愈隆。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中之下天宝五年(丙戌,公元七四六年)

春,正月,乙丑,以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兼河西节度使。

李适之性疏率,李林甫尝谓适之曰:“华山有金矿,采之可以富国,主上未之知也。”他日,适之因奏事言之。上以问林甫,对曰:“臣久知之,但华山陛下本命,王气所在,凿之非宜,故不敢言。”上以林甫为爱己,薄适之虑事不熟,谓曰:“自今奏事,宜先与林甫议之,无得轻脱。”适之由是束手矣。适之既失恩,韦坚失权,益相亲密,林甫愈恶之。

初,太子之立,非林甫意。林甫恐异日为己祸,常有动摇东宫之志;而坚,又太子之妃兄也。皇甫惟明尝为忠王友,时破吐蕃,入献捷,见林甫专权,意颇不平。时因见上,乘间微劝上去林甫林甫知之,使杨慎矜密伺其所为。会正月望夜,太子出游,与坚相见,坚又与惟明会于景龙观道士之室。慎矜发其事,以为坚戚里,不应与边将狎昵林甫因谮坚与惟明结谋,欲共立太子。坚、惟明下狱,林甫使慎矜与御史中丞王、京兆府法曹吉温共鞫之。上亦疑坚与惟明有谋而不显其罪,癸酉,下制,责坚以干进不已,贬缙云太守;惟明以离间君臣,贬播川太守;仍别下制戒百官。

王忠嗣为河西、陇右节度使,兼知朔方、河东节度事。忠嗣始在朔方、河东,每互市,高估马价,诸胡闻之,争卖马于唐,忠嗣皆买之。由是胡马少,唐兵益壮。及徙陇右、河西,复请分朔方、河东马九千匹以实之,其军亦壮。忠嗣杖四节,控制万里,天下劲兵重镇,皆在掌握,与吐蕃战于青海、积石,皆大捷。又讨吐谷浑于墨离军,虏其全部而归。

夏,四月,癸未,立奚酋娑固为昭信王,契丹酋楷洛为恭仁王。

己亥,制:“自今四孟月,皆择吉日祀天地、九宫。”

韦坚等既贬,左相李适之惧,自求散地。庚寅,以适之为太子少保,罢政事。其子卫尉少卿尝盛馔召客,客畏李林甫,竟日无一人敢往者。

以门下侍郎、崇玄馆大学士陈希烈同平章事。希烈,宋州人,以讲老、庄得进,专用神仙符瑞取媚于上。李林甫以希烈为上所爱,且柔佞易制,故引以为相;凡政事一决于林甫,希烈但给唯诺。故事,宰相午后六刻乃出。林甫奏,今太平无事,巳时即还第,军国机务皆决于私家;主书抱成案诣希烈书名而已。

五月,壬子朔,日有食之。

乙亥,以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为户部尚书;诸杨引之也。

秋,七月,丙辰,敕:“流贬人多在道逗留。自今左降官日驰十驿以上。”是后流贬者多不全矣。

杨贵妃方有宠,每乘马则高力士执辔授鞭,织绣之工专供贵妃院者七百人,中外争献器服珍玩。岭南经略使张九章,广陵长史王翼,以所献精美,九章加三品,翼入为户部侍郎;天下从风而靡。民间歌之曰:“生男勿喜女勿悲,君今看女作门楣。”妃欲得生荔支,岁命岭南驰驿致之。比至长安,色味不变。至是,妃以妒悍不逊,上怒,命送归兄之第。是日,上不怿,比日中,犹未食。左右动不称旨,横被棰挞高力士欲尝上意,请悉载院中储送贵妃,凡百馀车;上自分御膳以赐之。及夜,力士伏奏请迎贵妃归院,遂开禁门而入。自是恩遇愈隆,后宫莫得进矣。

将作少匠韦兰、兵部员外郎韦芝为其兄坚讼冤,且引太子为言;上益怒。太子惧,表请与妃离婚,乞不以亲废法。丙子,再贬坚江夏别驾,兰、芝皆贬岭南。然上素知太子孝谨,故谴怒不及。李林甫因言坚与李适之等为朋党,后数日,坚长流临封,适之贬宜春太守,太常少卿韦斌贬巴陵太守,嗣薛王贬夷陵别驾,睢阳太守裴宽贬安陆别驾,河南尹李齐物贬竟陵太守,凡坚亲党连坐流贬者数十人。斌,安石之子。,业之子,坚之甥也。母亦令随之官。

冬,十月,戊戌,上幸骊山温泉;十一月,乙巳,还宫。

赞善大夫杜有邻,女为太子良娣,良娣之姊为左骁卫兵曹柳妻。性狂疏,好功名,喜交结豪俊。淄川太守裴敦复荐于北海太守李邕,邕与之定交。至京师,与著作郎王曾等为友,皆当时名士也。

与妻族不协,欲陷之,为飞语,告有邻妄称图谶,交构东宫,指斥乘舆。林甫令京兆士曹吉温与御史鞫之,乃首谋也。温令连引曾等入台。十二月,甲戌,有邻、及曾等皆杖死,积尸大理,妻子流远方;中外震栗。嗣虢王巨贬义阳司马。巨,邕之子也。别遣监察御史罗希往按李邕,太子亦出良娣为庶人。乙亥,邺郡太守王琚坐赃贬江华司马。琚性豪侈,与李邕皆自谓耆旧,久在外,意怏怏,李林甫恶其负材使气,故因事除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