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25年

725年

725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十三年,干支纪年为乙丑牛年。

置常平仓本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二月制以所得客户税钱均充各该地常平仓本钱,又委劝农使司与各州县议创劝农社,使贫富相助,耕耘有时。按:本月以御史中丞宇文融户部侍郎。融原任劝农使,括逃户与籍外田,岁增税钱数百万缗,悉进入宫,人视为聚敛;今以客户税钱充常平仓本,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未可厚非

改“长从宿卫”为“矿骑”

开元十一年(七二三)从兵部尚书张说议,置长从宿卫兵于南衙。十三年二月改名矿骑(矿音扩,拉弓使满),精骑射,由南衙改为分隶十二卫,总十二万人,由一年两番改为六番。

再惩酷吏及其子孙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三月十二日,御史大夫程行湛奏:“周朝(指武则天时)酷吏来俊臣等二十三人(名单乃神龙元年三月所定,最著者为来俊臣、周兴索元礼傅游艺丘神绩来子、侯思立、万国俊、鱼承煜等),身在者宜长流岭南;身没,子孙亦不许仕,并皆禁锢。傅游艺、陈嘉言、鱼承煜、皇甫文备四人差轻,宜配岭南;子孙不听近任。”玄宗从之。

征突厥大臣扈从封禅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四月,张说玄宗将东巡封禅,恐突厥乘机入寇,拟增兵守边,谓兵部郎中裴光庭(行俭子)曰:“突厥近虽请和,然兽心难测。且小杀(毗伽可汗)仁而爱民,众为之用;阙特勤骁武善战,所向无前;暾欲谷深沉有谋,老而益智,李靖、徐绩之流也。三虏同心,动无遗策,知我举国东行,万一窥边,何以御之?”光庭曰:“四夷之中,突厥为大。近屡求和亲,而朝廷故为牵制,未尝轻许。今可遣一使,征其大臣从封泰山,彼有所求,必欣然从命。突厥来,则戎狄君长无不皆来,可以偃旗卧鼓,放心东行矣。”于是玄宗遣中书直省袁振摄鸿胪卿,往突厥以告其意。小杀与其妻及阙特勤、暾欲谷等环坐帐中设宴,谓振曰:“吐蕃狗种(吐蕃乃西戎,西戎即犬戎),唐国与之为婚;奚及契丹旧是突厥之奴,亦尚唐家公主,而突厥前后请结和亲,独不蒙许,何也?”袁振曰:“可汗既与皇帝为子,父子岂合为婚姻?”小杀等曰:“两蕃亦蒙赐姓(奚、契丹之主,皆赐姓李),犹得尚主,但依此例,有何不可?且闻入蕃公主,皆非天子之女;今我所求,岂问真假?频请不得,实亦羞见诸蕃!”振许为奏请,小杀乃遣其大臣阿史德颉利发入朝贡献,因扈从东行。然东封回,玄宗但为颉利发设宴,厚赐而遣之,竟不许其和亲。

刘定高起事洛阳,败死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五月八日,妖民刘定高以迷信聚众,夜犯通洛门,悉捕斩之。

水运浑天仪,成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十月,诏一行与梁令瓒及诸术士造浑天仪。铸铜为之,若圆天之象,上具列宿、赤道及周天度数,注水激轮,令其自转,一日一夜,天转一周。又别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令得运行,每天西转一匝,日东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天凡二十九转有余而日月会;天凡三百六十五转而日行匝。仍置木柜,以为地平,令仪半在地上,半在地下。晦明朔望,迟速有准。又立二木人于平地之上,前置钟鼓,以候辰刻。每一刻,作自然击鼓;每一辰,则自然撞钟。皆于柜中各施轮轴,钩键交错,关锁相持,既与天道合同,当时盛称其妙。铸成,命之曰:“水运浑天俯视图”,置于武成殿前,以示百僚。不久,铜铁渐涩,不能自转,遂收置于集贤院,不复行。

玄宗封禅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十月十一日,玄宗自东都出发,百官、贵戚、四夷君长从行。每逢中途停顿,数十里内人畜遍野,有司车载供应之物,数百里不绝。十一月六日,至泰山下,骑马登山,留从官于谷口,独与宰相及祠官(主祭祀之官)俱登,仪卫环列山下百余里。玄宗问礼部侍郎贺知章曰:“前代玉牒之文(天子祭泰山神之文)何故密之?”对曰:“或密求神仙,故不欲人见。”玄宗曰:“我为百姓求福,不必密之。”乃出玉牒,宣示群臣。十日,玄宗祀昊天上帝于山上,群臣祀五帝百神于山下之坛,其余仿高宗乾封元年(六六六)封禅故事。十一日祭皇地祗于社首(小山名)。十二日,玄宗御帐殿(野外连幄帐以为殿),受朝觐,赦天下。封泰山神为“天齐王”,礼秩加三公一等。

开元牧马繁殖迅速

武德初,国家才得牝牡马三千匹,太仆卿史万岁善养马,自贞观至麟德四十年间,马蕃息达七十万匹。垂拱(六八五)以后潜耗太半,玄宗初即位(七一二),牧马止二十四万匹。后以太仆卿王毛仲为内外闲厩使,少卿张景顺副之,至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增至四十三万匹,牛羊称是。玄宗东封,以牧马数万匹从,色别为群,望之如云锦。于是加毛仲开府仪同三司

玄宗因封禅论刺史

玄宗封禅还,途经宋州(今河南商丘),宴从官于楼上,刺史寇亦在座。酒酣,玄宗谓张说曰:“以前多次派遗使臣分巡诸道,察吏善恶,此次因封禅遍历诸州,才知使臣很对不住我。怀州(今河南沁阳)刺史王丘,饩牵(祭牲之类)之外,一无他献;魏州刺史崔沔供张无锦绣,示我以俭;济州刺史裴耀卿,表数百言,莫非规谏。如三人者,不劳民以市恩,真良吏矣!”顾谓寇曰:“最近多次有人向朕诉说酒席不够丰盛,朕就知道你没有借助朕的左右为你吹嘘。”自举酒赐之。由是以王丘为尚书左丞,崔沔为散骑侍郎,迁耀卿为宣州刺史

刚直,老而弥笃

王毛仲有宠于玄宗,百官附之者盈门。毛仲嫁女,帝问何须?毛仲顿首曰:“臣万事皆备,但未得客。”帝曰:“张说源乾曜辈难道请不到吗?”对曰:“都已请到。”帝曰:“知汝所不能致者一人耳,必宋也!”对曰“然”。帝笑曰:“朕明日为汝召客。”明日,玄宗谓宰相:“朕奴(毛仲本系玄宗为藩王时的养马奴)毛仲有婚事,卿等宜与诸达官悉诣其第。”众客到了毛仲家,日已过午,待,不敢举箸,久之始至。先执酒向西拜谢(谢奉君命而来),饮不尽杯,立即假称腹痛而归。之刚直,老而弥笃

契丹王李吐干来奔,邵固继位

李吐干与其大臣可突干相猜忌,吐干惧,开元十三年携妻燕郡公主奔唐,不敢还,唐改封为辽阳郡王,因留宿卫。可突干另立李尽忠之弟邵固为主。玄宗封禅,邵固从至泰山,拜左羽林大将军、静折军(在松漠)经略大使。

吏部三铨为十铨

唐制:凡选有文、武,文选吏部主之,武选兵部主之,皆分“三铨”,以尚书与二侍郎三人主其事。开元十三年,玄宗疑吏部选试不公,时选期已迫,御史中丞密奏,请分吏部三铨为十铨。十二月二十五日,以礼部尚书等十人掌吏部选。试判收毕,遽召入禁中决定,吏部尚书、侍郎皆不得预。左庶子吴兢上表,以为“陛下信谗不信有司,非居上临民、推诚感物之道。昔汉相陈平、丙吉尚不对细事,岂有大唐之君而亲行铨选乎?”玄宗虽不即从,明年仍以三铨还吏部。

于阗王尉迟眺叛唐,杜暹平之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于阗王尉迟眺阴结诸胡叛唐,安西副大都护杜暹发兵捕斩之。至十六年(七二八),更立尉迟伏师为于阗王。

开元粮价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东都斗米十五钱;青州(今益都)、齐州(今济南)仅五钱;粟三钱。是年乃玄宗东行封禅之岁,东都、青、齐皆途中所经,史载其粮价,证其时谷熟年丰,经济繁荣,国力全盛。

置黑水军、府

开元十三年(七二五),安东都护(此时治设今河北卢龙)薛泰请于黑水(在渤海之北)内置黑水军,续更以最大部落为黑水府(军与府都在黑水都督府勃利州,即今苏联伯力),仍以其首领为都督。明年黑水遣使入见,玄宗以其国为黑水州,中国置长史以镇之。十六年(七二八)赐其都督姓李氏,名献诚,授云麾将军兼黑水经略使,仍以幽州都督为其押使。自此朝贡不绝。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下开元十三年(乙丑,公元七二五年)

春,二月,庚申,以御史中丞宇文融户部侍郎。制以所得客户税钱均充所在常平仓本;又委使司与州县议作劝农社,使贫富相恤,耕耘以时。

乙亥,更命长从宿卫之士曰“”,分隶十二卫,总十二万人为六番。

上自选诸司长官有声望者大理卿源光裕尚书左丞杨承令、兵部侍郎等十一人为刺史,命宰相、诸王及诸司长官、台郎、御史饯于洛滨,供张甚盛。赐以御膳,太常具乐内坊歌妓;上自书十韵诗,命将军高力士赐之。光裕乾曜之从孙也。

三月,甲午,太子嗣谦更名鸿;徙郯王嗣直为庆王,更名潭;陕王嗣升为忠王,更名浚;鄂王嗣真为棣王,更名洽;鄂王嗣初更名涓;鄄王嗣玄为荣王,更名。又立子为光王,潍为仪王,为颍王,泽为永王,清为寿王,洄为延王,沐为盛王,溢为济王。

丙申,御史大夫程行湛奏:“周朝酷吏来俊臣等二十三人,情状尤重,子孙请皆禁锢;傅游艺等四人差轻,子孙不听近任。”从之。

汾州刺史杨承令不欲外补,意怏怏,自言:“吾出守有由。”上闻之,怒,壬寅,贬睦州别驾。

张说草封禅仪献之。夏,四月,丙辰,上与中书门下及礼官、学士宴于集仙殿。上曰:“仙者凭虚之论,朕所不取。贤者济理之具,朕今与卿曹合宴,宜更名曰集贤殿。”其书院官五品以上为学士,六品以下为直学士;以张说知院事,右散骑常侍徐坚副之。上欲以说为大学士,说固辞而止。

说以大驾东巡,恐突厥乘间入寇,议加兵守边,召兵部郎中裴光庭谋之。光庭曰:“封禅者,告成功也。今将升中于天,而戎狄是惧,非所以昭盛德也。”说曰:“然则若之何?”光庭曰:“四夷之中,突厥为大,比屡求和亲,而朝迁羁縻,未决许也。今遣一使,征其大臣从封泰山,彼必欣然承命;突厥来,则戎狄君长无不皆来。可以偃旗卧鼓,高枕有馀矣。”说曰“善!说所不及。”即奏行之。光庭,行俭之子也。

上遣中书直省袁振摄鸿胪卿,谕旨于突厥,小杀与阙特勒、暾欲谷环坐帐中,置酒,谓振曰:“吐蕃,狗种;奚、契丹,本突厥奴也;皆得尚主。突厥前后求婚独不许,何也?且吾亦知入蕃公主皆非天子女,今岂问真伪!但屡请不获,愧见诸蕃耳。”振许为之奏请。小杀乃使其大臣阿史德颉利发入贡,因扈从东巡。

五月,庚寅,妖贼刘定高帅众夜犯通洛门;悉捕斩之。

秋,八月,张说议封禅仪,请以睿宗皇地;从之。

九月,丙戌,上谓宰臣曰:“《春秋》不书祥瑞,惟记有年。”敕自今州县毋得更奏祥瑞。

冬,十月,癸丑,作水运浑天成,上具列宿,注水激轮,令其自转,昼夜一周。别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逆天而行,淹速合度。置木匮为地平,令仪半在地下,又立二木人,每刻击鼓,每辰击钟,机械皆藏匮中。

辛酉,车驾发东都,百官、贵戚、四夷酋长从行。每置顿,数十里中人畜被野;有司辇载供具之物,数百里不绝。

十一月,丙戌,至泰山下,己丑,上备法驾,至山下,御马登山。留从官于谷口,独与宰相及祠官俱登,仪卫环列于山下百馀里。上问礼部侍郎贺知章曰:“前代玉牒之文,何故秘之?”对曰:“或密求神仙,故不欲人见。”上曰:“吾为苍生祈福耳。”乃出玉牒,宣示群臣。庚寅,上祀昊天上帝于山上,群臣祀五帝百神于山下之坛;其馀仿乾封故事。辛卯,祭皇地社首。壬辰,上御帐殿,受朝觐,赦天下,封泰山神为天齐王,礼秩加三公一等。

张说多引两省吏及以所亲摄官登山。礼毕推恩,往往加阶超入五品而不及百官;中书舍人张九龄谏,不听。又,扈从士卒,但加勋而无赐物,由是中外怨之。

初,隋末,国马皆为盗贼及戎狄所掠,唐初才得牝牡三千匹于赤岸泽,徙之陇右,命太仆张万岁掌之。万岁善于其职,自贞观至麟德,马蕃息及七十万匹,分为八坊、四十八监,各置使以领之。是时天下以一缣易一马。垂拱以后,马潜耗太半。上初即位,牧马有二十四万匹,以太仆卿王毛仲为内外闲厩使,少卿张景顺副之。至是有马四十三万匹,牛羊称是。上之东封,以牧马数万匹从,色别为群,望之如云锦。上嘉毛仲之功,癸巳,加毛仲开府仪同三司

甲午,车驾发泰山;庚申,幸孔子宅致祭。

上还,至宋州,宴从官于楼上,刺史预焉。酒酣,上谓张说曰:“向者屡遣使臣分巡诸道,察吏善恶,今因封禅历诸州,乃知使臣负我多矣。怀州刺史王丘,饩牵之外,一无他献。魏州刺史崔沔供张无锦绣,示我以俭。济州刺史斐耀卿,表数百言,莫非规谏,且曰:‘人或重扰,则不足以告成。’朕常置之坐隅,且以戒左右。如三人者,不劳人以市恩,真良吏矣!”顾谓寇曰:“比亦屡有以酒馔不丰诉于朕者,知卿不借誉于左右也。”自举酒赐之。宰臣帅群臣起贺,楼上皆称万岁。由是以丘为尚书左丞,沔为散骑侍郎,耀卿为定州刺史。耀卿,叔业之七世孙也。

十二月,乙巳,还东都。

突厥颉利发辞归,上厚赐而遣之,竟不许婚。

王毛仲有宠于上,百官附之者辐凑。毛仲嫁女,上问何须。毛仲顿首对曰:“臣万事已备,但未得客。”上曰:“张说源乾曜辈岂不可呼邪?”对曰:“此则得之。”上曰:“知汝所不能致者一人耳,必宋也。”对曰:“然。”上笑曰:“朕明日为汝召客。”明日,上谓宰相:“朕奴毛仲有婚事,卿等宜与诸达官悉诣其第。”既而日中,众客未敢举箸,待。久之,方至,先执酒西向拜谢,饮不尽卮,遽称腹痛而归。之刚直,老而弥笃。

先是,契丹王李吐干与可突干复相猜忌,携公主来奔,不敢复还,更封辽阳王,留宿卫;可突干立李尽忠之弟邵固为主。车驾东巡,邵固诣行在,因从至泰山,拜左羽林大将军、静折军经略大使。

上疑吏部选试不公,时选期已迫,御史中丞宇文融密奏,请分吏部为十铨。甲戌,以礼部尚书等十人掌吏部选,试判将毕,遽召入禁中决定,吏部尚书侍郎皆不得预。左遮子吴兢上表,以为:“陛下曲受谗言,不信有司,非居上临人推诚感物之道。昔陈平邴吉,汉之宰相,尚不对钱谷之数,不问斗死之人;况大唐万乘之君,岂得下行铨选之事乎?凡选人书判,并请委之有司,停此十铨。”上虽不即从,明年复故。

是岁,东都斗米十五钱,青、齐五钱,粟三钱。

于阗王尉迟眺阴结突厥及诸胡谋叛,安西副大都护杜暹发兵捕斩之,更为立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