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22年

722年

722年,中国纪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十年,干支纪年为壬戌狗年。

收公廨钱及职田

开元十年(七二二)正月二十一日,命有司收公廨钱,以税钱充百官俸。“公廨”即官署,唐初,制京司及州县官各给“公廨田”(课其管种,以供公私之费)、“公廨园”、“公廨地”(皆收其税以给百官),由此田、园、地所取收益,合称“公廨钱”。以此钱为本钱,取其息金(即税钱)以充京内外百官俸钱,既可减少国家财务支出,又使百官俸钱得到保证。二十三日,又命收职田。“职田”即职分田,乃百官禄米所从出。自一品十二顷、二品十顷至八品二顷、九品一顷五十亩,各有等差。最初,职田分派民种,地租极高;贞观十一年后,以职田侵渔百姓,诏给逃还民户,每亩只纳粟二斗。今谓“收职田”,实即按照每亩纳仓粟二斗,定由耕户交租,使百官禄米得到保证。

伊、汝水溢

开元十年(七二二)五月,伊、汝水溢,漂溺数千家。按:开元八年六月,、谷二水溢,漂溺几二千人,俱在洛阳。伊、汝二水不同源流,溢处当不限洛阳境。

燕郡公主嫁契丹王郁干

开元十年(七二二),契丹王郁干入朝请婚,闰五月十九日,玄宗封从妹夫率更令慕容嘉宾女为燕郡公主以妻之,仍封郁干为松漠郡王,授左金吾卫员外大将军兼静析军经略大使,赐物千段。

裴景仙罪不至死,李朝隐为国惜法

开元十年(七二二)八月,武强令裴景仙坐赃五千匹,事觉亡命,玄宗怒,命集众斩之。大理卿李朝隐奏景仙赃皆乞取(人求其取),罪不至死;又其曾祖裴寂有建义大功,载初时以非罪破家,惟景仙独存,宜宥其死,投之荒远。其辞略曰:“十休宥贤,功实宜录;一门绝祀,情或可哀。”玄宗制令杖杀,朝隐又奏曰:“生杀之柄,人主得专;轻重有条,臣下当守。今若乞取得罪,便处死刑;后有犯法当科,欲加何辟?臣乃为国惜法,期守律文;非敢以法随人,曲矜仙命。”玄宗遂许景仙以不死,杖一百,流岭南恶处。

杨思勖讨平安南贼帅

开元十年(七二二)八月,安南贼帅梅叔焉自称黑帝,与林邑、真腊国通谋,陷安南府安南都护府今越南河内,其南境抵北纬十八度),并围攻州县。唐遣骠骑将军兼内侍(宦官杨思勖讨之。思勖募群“蛮”子弟,得兵十余万,袭击,大破之。斩叔焉,积尸为京观(积敌尸成冢)而还。

宗室外戚、驸马往还

开元十年(七二二)九月七日敕:“宗室、外戚、驸马,非至亲毋得往还(此指三者之间或其一之间);其卜相占候之人,皆不得出入百官之家(不包括僧道)。

权楚璧在长安作乱,败死

开元十年(七二二)正月,玄宗行幸东都,行前以刑部尚书王志为西京留守。九月十一日夜,左领军兵曹权楚璧与其党李齐损等作乱,立楚璧兄子梁山为“光帝”,诈称襄王之子(襄王即温王重茂改封),拥左屯营兵数百人入长安宫城,求留守王志,不获。比晓,屯营兵自溃,斩楚璧等,传首东都。志在乱中惊死。十四日,玄宗遣河南尹王怡回长安,宣慰官民,并审问此案。怡连逮甚众,久不能决。玄宗乃以为西京留守,至,止诛同谋数人,余皆奏原之。

张孝嵩救小勃律

开元十年(七二二)九月,吐蕃围小勃律(今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其王没谨忙求救于北庭节度使张孝嵩(孝嵩在开元三年救拔汗那,威震西域),曰:“勃律,唐之西门;勃律亡,则西域皆为吐蕃矣。”嵩乃遣疏勒副使张思礼将蕃汉步骑四千救之。昼夜倍道,与谨忙合击吐蕃,大破之,斩获数万。自是累岁吐蕃不敢犯边。

张说巡边,徙残胡于中州

开元九年(七二一)置朔方节度使,十年四月,以张说兼知朔方军节度使。闰四月,张说如朔方巡边。九月,康待宾余党康愿子反,自称可汗,张说发兵追讨,擒之,其党悉平。于是徙原河曲六州残胡(突厥降户)万余口于许、汝、唐、邓、仙(今河南叶县)、豫等州,空河南、朔方千里之地使无胡迹。

张说奏减沿边戍兵,以募兵充诸卫

先是高宗以来,沿边戍兵常六十余万,开元十年(七二二)九月,张说奏以时无强寇,请减二十余万使还农。玄宗疑不可减,说曰:“臣久在疆场,具知其情,戍兵多供将帅役使及自卫而已,若御敌制胜,则不须多拥戍卒以妨农务。陛下若以为疑,臣请以全家百口保其无虞。”玄宗乃许。又,诸卫府兵,自成丁从军,六十始免;其家又不免杂徭,以致贫弱、逃亡略尽。张说建议召募壮士充宿卫兵,不问色役(指徭役种类),都从优待遇,以前的逃兵一定争出应募。玄宗从之。果然,十天左右,就募得精兵十三万,分属诸卫,轮番替换。按:唐初府兵,兵农不分;改为募兵,则为职业兵。史称“兵农之分”,自张说始。

国之大臣不可笞辱

开元十年(七二二)十一月,前广州都督裴先有罪下狱,玄宗与宰相议其罪状,张嘉贞请杖之。张说曰:“臣闻刑不上大夫,是因为他们接近君上,应该养其廉耻。故士可杀,不可辱。臣在巡边时,听说姜皎有罪(皎泄露玄宗欲废王皇后之谋),在朝堂杖六十,流钦州。皎官登三品(秘书监),且有功劳,有罪应死则死,应流则流,奈何轻加笞辱,以皂吏待之!姜皎之事已过,无法再改,先据其罪状当流,流则流之,岂可再杖,重犯前失!”玄宗深以为然。嘉贞很不高兴,事后对说曰:“何论事之深也!”(为啥把一件小事如此夸大!)说回答:“宰相,可当可不当,对一个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如果国之大臣,皆可笞辱,恐怕不久也会轮到我们。我此言并非为了裴伯先一人,而是为了天下士君子。”嘉贞听了无言可答。

以交河公主嫁苏禄

突骑施忠顺可汗苏禄连岁朝贡不绝,至开元十年(七二二)十二月,玄宗决以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怀道女为交河公主嫁之。按:唐与蕃国和亲,多用皇族女或汉贵族女,未有借用蕃女者。怀道与苏禄皆突厥种,唐封怀道女为交河(今吐鲁番境,唐时曾为高昌首府)公主,视同皇族女以亲和苏禄,与大历崇徽公主同。然来日杜暹不受公主宣教亦肇因于此。

一行谏公主厚嫁

开元十年(七二二)十二月,玄宗永穆公主将下嫁王繇,敕资送一如太平公主故事。玄宗三十女,永穆居长,与太平公主为“长公主”同,故有是命。僧一行谏曰:“高宗末年唯有一女,所以殊其礼,资送特厚。然太平卒以骄败,奈何引以为例!”玄宗纳其言。

玄宗崇玄、崇孝

开元十年(七二二)诏两京及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一所,每年依道法斋醮。并置“崇玄学”,其徒令习《道德经》、《庄子》、《列子》,《文子》等,每年准明经例举送。同年颁玄宗所注《孝经》于天下。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上之下开元十年(壬戌,公元七二二年)

春,正月,丁巳,上行幸东都,以刑部尚书王志为西京留守。癸亥,命有司收公廨钱,以税钱充百官俸。

乙丑,收职田。亩率给仓粟二斗。

二月,戊寅,上至东都。

夏,四月,己亥,以张说兼知朔方军节度使。

五月,伊、汝水溢,漂溺数千家。

闰月,壬申,张说如朔方巡边。

己丑,以馀姚县主女慕容氏为燕郡公主,妻契丹王郁干。

六月,丁巳,博州河决,命按察使萧嵩等治之。嵩,梁明帝之孙之。

己巳,制增太庙为九室,迁中宗主还太庙。

秋,八月,癸卯,武强令裴景仙,坐赃五千匹,事觉,亡命。上怒,命集众斩之。大理卿李朝隐奏景仙赃皆乞取,罪不至死。又,其曾祖寂有建义大功,载初中以非罪破家,惟景仙独存,今为承嫡,宜宥其死,投之荒远。其辞略曰:“十代宥贤,功实宜录;一门绝祀,情或可哀。”制令杖杀。朝隐又奏曰:“生杀之柄,人主得专;轻重有条,臣下当守。今若乞取得罪,便处斩刑;后有枉法当科,欲加何辟?所以为国惜法,期守律文;非敢以法随人,曲矜仙命。”又曰:“若寂勋都弃,仙罪特加,则叔向之贤,何足称者;若敖之鬼,不其馁而!”上乃许之。杖景仙一百,流岭南恶处。

安南贼帅梅叔焉等攻围州县,遣骠骑将军兼内侍杨思勖讨之。思勖募群蛮子弟,得兵十馀万,袭击,大破之,斩叔焉,积尸为京观而还。

初,上之诛韦氏也,王皇后颇预密谋,及即位数年,色衰爱弛。武惠妃有宠,阴怀倾夺之志。后心不平,时对上有不逊语。上愈不悦,密与秘书监姜皎谋以后无子废之,皎泄其言。嗣滕王峤,后之妹夫也,奏之。上怒,张嘉贞希旨构成其罪,云:“皎妄谈休咎。”甲戌,杖皎六十,流钦州,弟吏部侍郎晦贬春州司马;亲党坐流、死者数人,皎卒于道。

己亥,敕:“宗室、外戚、驸马,非至亲毋得往还;其卜相占候之人,皆不得出入百官之家。”

己卯夜,左领军兵曹权楚璧与其党李齐损等作乱,立楚璧兄子梁山为光帝,诈称襄王之子,拥左屯营兵数百人入宫城,求留守王志,不获。比晓,屯营兵自溃;斩楚璧等,传首东都。志惊怖而薨。楚璧,怀恩之侄;齐损,迥秀之子也。壬午,遣河南尹王怡如京师,按问宣慰。

癸未,吐蕃围小勃律王没谨忙,谨忙求救于北庭节度使张嵩曰:“勃律,唐之西门,勃律亡则西域皆为吐蕃矣。”嵩乃遣疏勒副使张思礼将蕃、汉步骑四千人救之,昼夜倍道,与谨忙合击吐蕃,大破之,斩获数万。自是累岁吐蕃不敢犯边。

王怡汉权楚璧狱,连逮甚众,久之不决;上乃以开府仪同三司为西京留守。至,止诛同谋数人,馀皆奏原之。

康待宾馀党康愿子反,自称可汗;张说发兵追讨擒之,其党悉平。徙河曲六州残胡五万馀口于许、汝、唐、邓、仙、豫等州,空河南、朔方千里之地。

先是,缘边戍兵常六十馀万,说以时无强寇,奏罢二十馀万使还农。上以为疑,说曰:“臣久在疆场,具知其情,将帅苟以自卫及役使营私而已。若御敌制胜,不必多相冗卒以妨农务。陛下若以为疑,臣请以阖门百口保之。”上乃从之。

初,诸卫府兵,自成丁从军,六十而免,其家又不免杂徭,浸以贫弱,逃亡略尽,百姓苦之。张说建议,请召募壮士充宿卫,不问色役,优为之制,逋逃者必争出应募;上从之。旬日,得精兵十三万,分隶诸卫,更番上下。兵农之分,从此始矣。

冬,十月,癸丑,复以乾元殿为明堂。

甲寅,上幸寿安兴泰宫,猎于上宜川;庚申,还宫。

上欲耀兵北边,丁卯,以秦州都督张守洁等为诸卫将军。

十一月,乙未,初令宰相共食实封三百户。

前广州都督裴先下狱,上与宰相议其罪。张嘉贞请杖之,张说曰:“臣闻刑不上大夫,为其近于君,且所以养廉耻也。故士可杀不可辱。臣向巡北边,闻杖姜皎于朝堂。皎官登三品,亦有微功,有罪应死则死,应流则流,奈何轻加笞辱,以隶待之!姜皎事往,不可复追,先据状当流,岂可复蹈前失!”上深然之。嘉贞不悦,退谓说曰:“何论事之深也!”说曰:“宰相,时来则为之。若国之大臣皆可笞辱,但恐行及吾辈。吾此言非为先,乃为天下士君子也。”嘉贞无以应。

十二月,庚子,以十姓可汗阿史那怀道女为交河公主,嫁突骑施可汗苏禄。

上将幸晋阳,因还长安。张说言于上曰:“汾阴上有汉家后土祠,其礼久废;陛下宜因巡幸修之,为农祈谷。”上从之。

上女永穆公主将下嫁,敕资送如太平公主故事。僧一行谏曰:“武后惟太平一女,故资送特厚,卒以骄败,奈何为法!”上遽止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