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712年

712年

712年,诗圣杜甫诞生,唐玄宗继位,生肖为鼠年。

712年,唐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先天元年

景云三年(七一二)正月十九日,赦天下,改元太极。按:本年改元三次,连同景云,共有四个年号,“太极”仅用四个月。

金山公主和亲,未成

先是景云二年(七一一)三月,以宋王成器女为金山公主,许嫁突厥默啜子。太极元年(七一二)正月二十五日默啜子扬我支来,睿宗御安福门,以金山公主示之。不久,睿宗传位,婚约竟中止。

薛讷徒为并州长史

幽州大都督薛讷镇幽州十余年,吏民安之;未尝举兵出塞,虏亦不敢犯。与燕州刺史有隙,毁之于刘幽求,幽求荐左羽林将军孙代之。太极元年(七一二)三月,以孙为幽州大都督,徙讷为并州长史。

改元延和

太极元年(七一二)五月十三日,赦天下,改元延和。延和仅三月。

武攸暨

延和元年(七一二)六月九日,右散骑常侍武攸暨卒,追封定王。攸暨,士棱孙,武后从侄,自右卫中郎将娶太平公主,中宗时积官至司徒。沈静和厚,于时无争,专自奉养,故武、韦外戚之祸迭起,攸暨皆不与。太平公主作乱,攸暨已先卒。

孙袭奚,全军皆覆

太极元年(七一二)三月,孙为幽州大都督以代薛讷。延和元年(七一二)六月,帅左骁卫将军李楷洛、左威卫将军周以悌发兵二万、骑八千,分为三军以袭奚酋李大。大于景云元年(七一0)曾遣使贡方物,与中国本相安,与薛讷亦无忤。故将军乌可利谏曰:“路险而天热,由幽州往袭营州,必败。”曰:“薛讷在边十余年,竟不能为国家恢复营州(今辽宁朝阳),今乘其无备,往必有功。”乃使楷洛帅骑兵四千前行,路遇奚骑兵八千,楷洛战不利,待救。然怯懦,不敢救而引兵还,奚兵追之,唐兵大败,背倚冷陉(山名,今朝阳南)列方阵以守。大使人谓曰:“朝廷已与我和亲,今大军为何而来?”谎称“我奉命来抚慰,楷洛违令与你们作战,我将斩之以谢过。”大曰:“既然如此,你有何信物可以证明?”栓搜集军中绢帛共万余段作为赏金,加上紫袍,金带、鱼袋等物赐给大,大也假说:“请将军南归,而不相扰。”军已经丧胆,一听后撤,队伍大乱,奚军乘势追击,与以悌被俘,全军覆灭。大献俘于突厥,默啜杀与以悌。唯楷洛、可利二人逃归。

睿索传位玄宗

延和元年(七一二)七月,彗星出西方,入太微,太平公主使术者谓睿宗曰:“彗星入太微,主帝座有灾,皇太子将为天子。”(意思是说,太子将弑君篡位)睿宗不省,曰:“传位避灾,我意已决。”太子闻之,急驰入叩头曰:“臣以微功,越过诸兄为太子,日夜不安,不知陛下为何急于传位?”睿宗曰:“吾之所以得天下,皆汝之力,今帝座有灾,故传位于你,转祸为福,你怀疑什么?”太子仍苦辞,睿宗曰:“你是孝子,为何一定要等我死后在柩前即位呢?”太子只得流涕而出。二十五日,睿宗下诏正式传位于太子。八月三日,玄宗即位,尊睿宗为太上皇。上皇自称曰“朕”,命曰“诰”,五日一受朝于太极殿;皇帝自称曰“予”,命曰“制”(武后名,音照,避“诏”而称“制”),日受朝于武德殿。太平公主劝睿宗虽然传位,仍宜主大事,故三品以上官任命及重大刑案仍取决于上皇,余皆决于皇帝。七日改元先天,赦天下。

新置渤海、恒阳、怀柔三军

先天元年(七一二)八月八日于莫州北置渤海军(今河北任丘),于恒、定州境置恒阳军(今河北正定及定县一带),于妫、蔚州境置怀柔军(今河北怀来、蔚县之间),共屯兵五万,以御奚、契丹。

刘幽求流封州

玄宗初即位,宰相多太平公主之党,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玮谋以羽林兵诛之,使玮密言于玄宗曰:“宰相窦怀贞岑羲皆公主推荐,日夜为公主谋画,若不早诛,来日恐惊上皇。”玄宗深以为然。不料玮偶泄其谋于侍御史邓光宾,玄宗大惧,立报上皇定夺。先天元年(七一二)八月十九日,下幽求等于狱,有司奏言“幽求等离间骨肉,罪当死。”玄宗于上皇前言幽求有大功(诛韦后、立睿宗),不可杀。二十六日,流幽求于封州(今广东封开县)。遥嘱广州都督周利贞,使杀之。幽求路过桂州(今广西桂林),桂州都督预知与利贞之谋,留幽求不遣;利贞屡移文索幽求,不应。利贞上奏,屡逼遣幽求至流所;幽求亦谓曰:“公拒执政(指)而保流人,势不能全,徒受连累。”因固请赴广州。曰:“您所犯罪,并不能禁止朋友不与您往来,我即使因你而获罪,也无所恨。”竟坚拒不遣。明年公主与死,幽求竟得免。

沙陀金山遣使入贡

西突厥大、小部族甚多,大者如铁勒、薛延陀、阿史那,中者如拔野古仆骨、同罗,小者如处月,处密,“沙陀”者,处月之别支,姓朱邪;“金山”即金莎山(阿尔泰山之南)。先天元年(七一二)十月,居金山之沙陀突厥遣使入贡。开元二年(七一四)十二月入朝。五代时,后唐、后晋,后汉之君皆出沙陀族。

奚、契丹寇渔阳

孙等为突厥默啜所杀,唐乃出为幽州都督。先天元年(七一二)十一月二十日,奚、契丹二万骑寇渔阳(今河北蓟县),初至,闭城不出,虏大掠而去。是时唐西域及吐蕃界渐宁靖,而突厥、奚、契丹连岁滋扰,于是上皇诰遣皇帝巡边,西自河、陇,东及燕蓟,以朔方大总管、兵部尚书郭元振为右军大都督,以并州长史薛讷为中军大都督,以幽州都督为左军大都督,选将练卒,整军经武,以固边防。

唐休

休名璇,以字行,始平人。举明经高第,高宗时,累官灵州都督,陈方略,请复四镇。圣历中,都督凉州,大破吐蕃。累拜太子太师。以儒者号知兵,自碣石逾四镇,其间绵延几万里,山川夷险,障塞之要,皆能言之,故行师料敌未尝败。卒谥忠。

宋之问卒

之问(六五六?至七一二)字延清,汾州人。武后时,累转尚方监丞、左奉宸内供奉,以媚附张易之贬岭南,逃归。附武、韦,景龙中,官考功员外郎。后谄太平公主,以赇贿罪,左遣越州长史。睿宗时,流岭南,赐死。之问工诗,与沈期齐名,世称沈、宋。

春,正月,辛巳,睿宗祀南郊,初用谏议大夫贾曾议合祭天地。曾,言忠之子也。

戊子,幸东,耕籍田。

己丑,赦天下;改元太极。

乙未,上御安福门,宴突厥杨我支,以金山公主示之;既而会上传位,婚竟不成。以左御史大夫窦怀贞、户部尚书岑羲并同中书门下三品。

二月,辛酉,废右御史台。

蒲州刺史萧至忠自托于太平公主,公主引为刑部尚书。华州长史蒋钦绪,其妹夫也,谓之曰:“如子之才,何忧不达!勿为非分妄求。”至忠不应。钦绪退,叹曰:“九代卿族,一举灭之,可哀也哉!”至忠素有雅望,尝自公主第门出,遇,曰:“非所望于萧君也。”至忠笑曰:“善乎宋生之言!”遽策马而去。

幽州大都督薛讷镇幽州二十馀年,吏民安之。未尝举兵出塞,虏亦不敢犯。与燕州刺史有隙,毁之于刘幽求,幽求荐左羽林将军孙代之。三月,丁丑,以为幽州大都督,徙讷为并州长史。

夏,五月,益州獠反。

戊寅,上祭北郊。

辛巳,赦天下,改元延和。

六月,丁未,右散骑常侍武攸暨卒,追封定王,

上以节愍太子之乱,岑羲有保护之功,癸丑,以羲为侍中。

庚申,幽州大都督孙与奚酋李大战于冷陉,全军覆没。是时,帅左骁卫将军李楷洛,左威卫将军周以悌发兵二万、骑八千,分为三军,以袭奚、契丹。将军乌可利谏曰:“道险而天热,悬军远袭,往必败。”曰:薛讷在边积年,竟不能为国家复营州。今乘其无备,往必有功。”使楷洛将骑四千前驱,遇奚骑八千,楷洛战不利。怯懦,不敢救,引军欲还,虏乘之,唐兵大败。阻山为方陈以自固,大使谓曰:“朝廷既与我和亲,今大军何为而来?”曰:“吾奉敕来招慰耳。楷洛不禀节度,辄与汝战,请斩以谢。”大曰:“若然,国信安在?”悉敛军中帛,得万馀段,并紫袍、金带、鱼袋以赠之。大曰:“请将军南还,勿相惊扰。”将士惧,无复部伍,虏追击之,士卒皆溃。、以悌为虏所擒,献于突厥,默啜皆杀之;楷洛、可利脱归。

秋,七月,彗星出西方,经轩辕入太微,至于大角。

有相者谓同中书门下三品窦怀贞曰:“公有刑厄。”怀贞惧,请解官为安国寺奴;敕听解官。乙亥,复以怀贞为左仆射兼御史大夫、平章军国重事。

太平公主使术者言于上曰:“彗所以除旧布新,又帝座及心前星皆有变,皇太子当为天子。”上曰:“传德避灾,吾志决矣!”太平公主及其党皆力谏,以为不可。上曰:“中宗之时,群奸用事,天变屡臻。朕时请中宗择贤子立之以应灾异,中宗不悦,朕忧恐,数日不食。岂可在彼则能劝之,在己则不能邪!”太子闻之,驰入见,自投于地,叩头请曰:“臣以微功,不次为嗣,惧不克堪,未审陛下遽以大位传之,何也?”上曰:“社稷所以再安,吾之所以得天下,皆汝力也。今帝座有灾,故以授汝,转祸为福,汝何疑邪!”太子固辞。上曰:“汝为孝子,何必待柩前然后即位邪!”太子流涕而出。

壬辰,制传位于太子,太子上表固辞。太平公主劝上虽传位,犹宜自总大政。上乃谓太子曰:“汝以天下事重,欲朕兼理之邪?”昔舜禅禹,犹亲巡狩。联虽传位,岂忘家国?其军国大事,当兼省之。”

八月,庚子,玄宗即位,尊睿宗为太上皇。上皇自称曰朕,命曰诰,五日一受朝于太极殿。皇帝自称曰予,命曰制、敕,日受朝于武德殿。三品以上除授及大刑政决于上皇,馀皆决于皇帝。

壬寅,上大圣天后尊号曰圣帝天后。

甲辰,赦天下,改元。

乙巳,于漠州北置渤海军,恒、定州境置恒阳军,妫、蔚州境置怀柔军,屯兵五万。

丙午,立妃王氏为皇后,以后父仁皎为太仆卿。仁皎,下人也。戊申,立皇子许昌王嗣直为郯王,真定王嗣谦为郢王

刘幽求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魏知古为侍中,为检校中书令。

初,河内王琚预于王同皎之谋,亡命,佣书于江都。上之为太子也,琚还长安,选补诸暨主簿,过谢太子。琚至廷中,故徐行高视,宦者曰:“殿下在帘内。”琚曰:“何谓殿下?当今独有太平公主耳!”太子遽召见,与语,琚曰:“韦庶人弑逆,人心不服,诛之易耳。太平公主,武后之子,凶猾无比,大臣多为之用,琚窃忧之。”太子引与同榻坐,泣曰:“主上同气,唯有太平,言之恐伤主上之意,不言为患日深,为之奈何?”琚曰:“天子之孝,异于匹夫,当以安宗庙社稷为事。盖主,汉昭帝之姊,自幼供养,有罪犹诛之。为天下者,岂顾小节!”太子悦曰:“君有何艺,可与寡人游?”琚曰:“能飞炼、诙嘲。”太子乃奏为詹事府司直,日与游处,累迁太子中舍人;及即位,以为中书侍郎。

是时,宰相多太平公主之党,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谋以羽林兵诛之,使?密言于上曰:“窦怀贞、崔、岑羲皆因公主得进,日夜为谋不轨。若不早图,一旦事起,太上皇何以得安!请速诛之。臣已与幽求定计,惟俟陛下之命。”上深以为然。?泄其谋于侍御史邓光宾,上大惧,遽列上其状。丙辰,幽求下狱。有司奏:“幽求等离间骨肉,罪当死。”上为言幽求有大功,不可杀。癸亥,流幽求于封州,张?于峰州,光宾于绣州

初,襄州刺史,密与谯王重福通书,重福遗之金带。重福败,当死,张说、刘幽求营护得免。既而附太平公主,与公主谋罢说政事,以左丞分司东都。及幽求流封州,讽广州都督周利贞,使杀之。桂州都督景城王知其谋,留幽求不遣。利贞屡移牒索之,不应,利贞以闻。屡逼,使遣幽求,幽求谓曰:“公拒执政而保流人,势不能全,徒仰累耳。”固请诣广州,曰:“公所坐非可绝于朋友者也。因公获罪,无所恨!”竟逗遛不遣。幽求由是得免。

九月,丁卯朔,日有食之。

辛卯,立皇子嗣升为陕王。嗣升母杨氏,士达之曾孙也。王后无子,母养之。

冬,十月,庚子,上谒太庙,赦天下。

癸卯,上幸新丰,猎于骊山之下。

辛酉,沙陀金山遣使入贡。沙陀者,处月之别种也,姓朱邪氏。

十一月,乙酉,奚、契丹二万骑寇渔阳,幽州都督闭城不出,虏大掠而去。

上皇诰遣皇帝巡边,西自河、陇,东及燕、蓟,选将练卒。甲午,以幽州都督宋为左军大总管,并州长史薛讷为中军大总管,朔方大总管,兵部尚书郭元振为右军大总管。

十二月,刑部尚书李日知请致仕。

日知在官,不行捶挞而事集。刑部有令史,受敕三日,忘不行。日知怒,索杖,集群吏,欲捶之;既而谓曰:“我欲捶汝,天下人必谓汝能撩李日知嗔,受李日知杖,不得比于人,妻子亦将弃汝矣。”遂释之。吏皆感悦,无敢犯者,脱有稽失,众共谪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