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667年

667年

667年是指中国纪年667年,唐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乾封二年。

释道宣卒

道宣开创南山律宗,是为戒律三宗一大宗。南山之名,因道宣居终南山而得。道宣俗姓钱氏,丹徒(今江苏丹徒县)人(一云长城人)。生于隋开皇十六年(五九六)。十五岁年从慧君律师受业,十六岁落发,隶长安日严道场。隋大业中从智首受具。后居终南山白泉寺,与真人孙思邈结林下之交。隋末徙崇义精舍,又迁居丰德寺。高宗时奉诏充西明寺上座。玄奘三藏自西域还,又奉诏从玄奘翻译佛经。著有《注戒本》(戒疏)、《注羯磨》(业疏)、《行事删补律仪》(行事钞)、《古今佛道论衡》、《大唐内典录》,《续高僧传》、《广弘明集》等书。宣立戒坛传法,受业弟子遍布北方,兼及南方,其弟子有名者如大慈律师、文纲等。戒律因道宣而大盛于唐。乾封二年(六六七)十月三日,宣安坐化,终年七十二。高宗令天下寺院图其形,塑其像,追仰律师道风。其后天宝元载(七四二)及会昌元年(八四一),灵昌太守李邕、工部郎中严厚本分别为之立碑颂德。

罢羌地十二州

吐蕃开始向东扩张,羌人首受其害。继显庆三年(六五八)占领河湟以南诸羌十三羁縻州,及龙朔年间(六六一至六六三)降当、悉二州诸羌之后,乾封二年(六六七),吐蕃又侵羌人所居都、流、厥、调、凑,般、匐、器、迩、、率、差十二州;三月,唐罢十二州。

李安期言贤路蔽塞之由

高宗屡责群臣不荐贤士。乾封二年(六六七),司列少常伯吏部侍郎李安期曰:“荐贤为谗言指为树朋党,贤者未进用,荐者先获罪。若天子推至诚待荐贤,则人皆愿举所知。贤路蔽塞,责在天子。”高宗深以为然。

张文劝勿劳民伤财

高宗广造蓬莱、上阳、合璧等宫,频繁征伐百济、高丽、吐蕃等四夷,又养厩马万匹,仓库因之渐虚。乾封二年(六六七),东台舍人张文谏:“殷鉴不远,近在隋朝,愿勿使百姓生怨。”高宗纳谏,减厩马数千匹。

薛仁贵破高丽十数城

乾封二年(六六七)正月,率兵度辽至高丽新城,以新城乃高丽西境要害之地,不先占之,难取它城,因此率兵于新城西南据山筑栅,且攻且守。城内窘迫九月,城人师夫仇等缚城主开门降。引兵乘胜进击,连下高丽十六城。唐将庞同善、高侃守新城,泉男建遣兵来袭,仁贵援兵救之,胜。仁贵又与高丽兵战于金山,大破之,拔南苏、木底、苍岩三城。

元万顷从征高丽

元万顷从李征高丽,任行军管记通事舍人。乾封二年(六六七),郭待封率水军渡海赴平壤,途中粮仗之船破沉,军中乏粮缺甲仗。待封欲作书报李,恐为高丽所得,知我虚实,乃作离合诗与。得书大怒,谓军事方急,何以诗为?必欲斩待封,万顷为之释义,乃悟,遣粮送仗援待封。又使万顷作《檄高丽文》,文中讥高丽不知守鸭绿江之险,其文虽为讥讽,实则提醒高丽防守要津,故泉男建报书曰:“谨闻命”,徙兵固守鸭绿江,唐兵遂不得渡。万顷因文得罪,流放岭南。

日本第六次遣唐使来

乾封二年(六六七),唐驻百济镇将刘仁愿熊津都督府熊山县令上柱国司马法聪等护送日本第五次遣唐使坂合部石积等回国。十一月,司马法聪返唐,为郑重其事,日本又派伊吉博德、笠诸石等送司马法聪还,是为第六次遣唐使(或称送唐客使)。伊吉博德一行乾封二年(六六七)十一月出发,历时二月余,次年(六六八)正月返回日本。或云只到达百济。

吐蕃大相禄东赞卒

乾封二年(六六七),禄东赞卒。禄东赞或译作巩禄东赞、噶尔东赞域宋,出身于塔布世家噶尔家族,松赞干布为赞普时,任吐蕃大相,极受信任。贞观十五年(六四一),受松赞干布之命入唐迎文成公主,太宗识其才干,待以殊礼,异于诸蕃,拜右卫大将军。永徽元年(六五0年)松赞干布死,孙继位,年幼,国事皆委禄东赞禄东赞不识字,然有勇有谋,用兵有节制,并诸羌,破吐谷浑,多为其谋。对内则规定赋税、制定法律,区分“桂”(武士)、“庸”(奴隶)等级,清查户籍,推动吐蕃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吐蕃倚之而成强国。禄东赞后长驻吐谷浑。有子五人:赞悉若(早死)、钦陵、赞婆、悉多干、勃论。及死,钦陵兄弟掌国政,从此岁有边衅。

琼州黎民起事

乾封二年(六六七),琼州(今海南岛定安以北)黎民起事,反抗唐朝统治。琼州都督李孝逸抚驭失当,遂使唐朝失据琼州。经百余年,至德宗贞元五年(七八九),唐廷始克此地,收复琼州。

苏定方

乾封二年(六六七),苏定方卒。定方名烈,以字行。冀州武邑(今河北武邑)人。隋末,从父邕在本郡镇压农民起义军。父卒,代领其众,杀张金称于郡南,败杨公卿于郡西。后降窦建德,为建德大将高雅贤养子,从窦建德、刘黑闼攻城伐邑,屡立战功。唐贞观初,为匡道府折冲。四年(六三0),从李靖东突厥颉利可汗碛口,以功授武侯中郎将。又征高丽,以功拜右屯卫将军、临清县公。显庆元年(六五六),从程知节西突厥阿史那贺鲁,任前军总管,败突厥别部鼠尼施等于鹰娑川(今新疆开都河上游)。二年(六五七),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再征贺鲁,破贺鲁主力处木昆部等,迫俟斤赖独禄、五弩失毕降,追贺鲁于石国苏咄城,生擒以还。西突厥因此亡,唐之州县达西海之遥。定方因功再迁左骁卫大将军邢国公。四年(六五九),铁勒思结部首领都曼胁所部及疏勒、朱俱波、喝陀三国叛,定方为安抚大使,再次西征,至叶水,围马保城,俘都曼以还,葱岭以西悉定。定方迁左武卫大将军。五年(六六0),为神丘道(一说熊津道)大总管,率师东讨百济,灭之,擒百济王。后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徙平壤道,讨伐高丽。又拜凉州安集大使、防御吐蕃、吐谷浑。终年七十六。

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乾封二年(丁卯,公元六六七年)

春,正月,上耕籍田,有司进耒耜,加以雕饰。上曰:“耒耜农夫所执,岂宜如此之丽!”命易之。既而耕之,九推乃止。

自行乾封泉宝钱,谷帛踊贵,商贾不行,癸未,诏罢之。

二月,丁酉,涪陵悼王薨。

辛丑,复以万年宫为九成宫。生羌十二州为吐蕃所破,三月,戊寅,悉废之。

上屡责侍臣不进贤,众莫敢对。司列少常伯李安期对曰:“天下未尝无贤,亦非群臣敢蔽贤也。比来公卿有所荐引,为谗者已指为朋党,滞淹者未获伸,而在位者先获罪矣,是以各各杜口耳。陛下果推至诚以待之,其谁不愿举所知!此在陛下,非在群臣也。”上深以为然。安期,百药之子也。

夏,四月,乙卯,西台侍郎杨弘武戴至德正谏大夫东台侍郎李安期、东台舍人昌乐张文司列少常伯兼正谏大夫河北赵仁本并同东西台三品。弘武,素之弟子;至德,胄之兄子也。时造蓬莱、上阳、合璧等宫,频征伐四夷,厩马万匹,仓库渐虚,张文谏曰:“隋鉴不远,愿勿使百姓生怨。”上纳其言,减厩马数千匹。

秋,八月,己丑朔,日有食之。

辛亥,东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李安期出为荆州长史。

九月,庚申,上以久疾,命太子弘监国。

辛未,高丽之新城,使契何力守之。初度辽,谓诸将曰:“新城,高丽西边要害,不先得之,馀城未易取也。”遂攻之,城人师夫仇等缚城主开门降。引兵进击,一十六城皆下之。庞同善、高侃尚在新城,泉男建遣兵袭其营,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击破之。侃进至金山,与高丽战,不利,高丽乘胜逐北,仁贵引兵横击之,大破高丽,斩首五万馀级,拔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男生军合。

郭待封以水军自别道趣平壤,遣别将冯师本载粮仗以资之。师本船破,失期,待封军中饥窘,欲作书与,恐为虏所得,知其虚实,乃作离合诗以与。怒曰:“军事方急,何以诗为?必斩之!”行军管记通事舍人河南元万顷为释其义,乃更遣粮仗赴之。万顷作《檄高丽文》,曰“不知守鸭绿之险。”泉男建报曰:“谨闻命矣!”即移兵据鸭绿津,唐兵不得渡。上闻之,流万顷于岭南。

郝处俊在高丽城下,未及成列,高丽奄至,军中大骇。处俊据胡床,方食干Я,潜简精锐,击败之,将士服其胆略。

冬,十二月,甲午,诏:“自今祀昊天上帝、五帝、皇地礻氏、神州地礻氏,并以高祖、太宗配,仍合祀昊天上帝、五帝于明堂。”

是岁,海南獠陷琼州。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