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609年

609年

己巳年(蛇年

大业五年

高昌延和八年

高昌延和八年

大事记

北周宣武帝皇后杨丽华公元609年,意大利罗马的万神殿被改成一座献给圣母玛丽亚和天主教圣人的教堂。

大业五年(公元609年),隋军击败吐谷浑,在其地设置四郡,今海西东部属西海郡,西部属鄯善郡。

公元609年(大业五年),隋炀帝在蓟城(北京)建临朔宫,作为讨伐高丽的基地,驰道永济渠是水陆两条军需供应线。

公元609年,隋炀帝派虎贲郎将陈棱大将军率部万余人开始对台湾东征。

大业五年(公元609年),炀帝西巡,在张掖举办了盛况空前的西域27国贸易交易大会。

逝世薛道衡,中国文人。

杨丽华,北周宣武帝皇后。

启民可汗东突厥可汗。

历史纪事炀帝至张掖

大业五年(六零九)三月,炀帝自西京西巡,渡黄河,陈兵讲武,以击吐谷浑。又西行至张掖(今甘肃)。裴矩高昌王麴伯雅及伊吾吐屯设(意为突厥所置以守伊吾)厚利,并说之以利害,使其朝见隋炀帝。炀帝至燕支山麴伯雅、吐屯设等二十七国迎接炀帝于路上。炀帝命武威、张掖士女盛饰而过,炀帝所带骑乘前后数十里,以夸耀隋朝的富足和兴盛。吐屯设向炀帝献地数千里,以之置西海(今青海湖西岸)、河源(今青海湖南境)、鄯善(今新疆罗布泊西南)、且末(今新疆且末县)四郡,调发戍卒,大兴屯田,抵御吐谷浑,以捍卫西域商路。

杂谭逸事裴蕴阅实户口

大业五年(六零九),民部侍郎裴蕴以民间户籍脱漏甚多,或年及成丁,犹诈为小;年未至老,已免租赋(即诈老诈小,虚报年龄以躲过纳税年限)。裴蕴曾任刺史,深知这种情况,因此奏令貌阅。若一人不实,则官司解职,分正里长皆远流配。隋朝因袭北魏施行均田制时所立的三长制。隋朝的三长,在畿内为保长、闾长和族正,畿外为保长、里正和党长。三长就是封建政权在检察户口时所依靠的农村中基层组织。另外,又允许百姓互相告发,百姓检举得一丁者,令被检之家代输赋役。是年,共检出四十四万三千丁,六十四万一千五百口。此年,隋共有一百九十郡,一千二百五十五县八百九十万余户。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是隋朝极盛时代。

突厥启民可汗

大业五年(六零九),突厥启民可汗卒。炀帝为之废朝三日,其子咄吉立,即始毕可立。始毕请求以义成公主为妻,诏依其俗。启民可汗自开皇十九年降隋后,对突厥统一于隋做出了贡献。

日本小野妹子再回国

大业五年(六零九)日本小野妹子往返两次,历时三年。本年回国。其学生、僧人等多留于中国,有至三十年之久者。此等学生僧侣以后回国,对增进日本文明贡献很大。

裴蕴阅实户口

大业五年(六0九),民部侍郎裴蕴以民间户籍脱漏甚多,或年及成丁,犹诈为小;年未至老,已免租赋(即诈老诈小,虚报年龄以躲过纳税年限)。裴蕴曾任刺史,深知这种情况,因此奏令貌阅。若一人不实,则官司解职,分正里长皆远流配。隋朝因袭北魏施行均田制时所立的三长制。隋朝的三长,在畿内为保长、闾长和族正,畿外为保长、里正和党长。三长就是封建政权在检察户口时所依靠的农村中基层组织。另外,又允许百姓互相告发,百姓检举得一丁者,令被检之家代输赋役。是年,共检出四十四万三千丁,六十四万一千五百口。此年,隋共有一百九十郡,一千二百五十五县八百九十万余户。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是隋朝极盛时代。

突厥启民可汗

大业五年(六0九),突厥启民可汗卒。炀帝为之废朝三日,其子咄吉立,即始毕可立。始毕请求以义成公主为妻,诏依其俗。启民可汗自开皇十九年降隋后,对突厥统一于隋做出了贡献。

日本小野妹子再回国

大业五年(六0九)日本小野妹子往返两次,历时三年。本年回国。其学生、僧人等多留于中国,有至三十年之久者。此等学生僧侣以后回国,对增进日本文明贡献很大。

炀帝至张掖

大业五年(六0九)三月,炀帝自西京西巡,渡黄河,陈兵讲武,以击吐谷浑。又西行至张掖(今甘肃)。裴矩高昌王麴伯雅及伊吾吐屯设(意为突厥所置以守伊吾)厚利,并说之以利害,使其朝见隋炀帝。炀帝至燕支山麴伯雅、吐屯设等二十七国迎接炀帝于路上。炀帝命武威、张掖士女盛饰而过,炀帝所带骑乘前后数十里,以夸耀隋朝的富足和兴盛。吐屯设向炀帝献地数千里,以之置西海(今青海湖西岸)、河源(今青海湖南境)、鄯善(今新疆罗布泊西南)、且末(今新疆且末县)四郡,调发戍卒,大兴屯田,抵御吐谷浑,以捍卫西域商路。

(1)春,正月,丙子,改东京为东都。

(1)春季,正月,丙子(初八),炀帝改东京为东都。

(2)突厥启民可汗来朝,礼赐益厚。

(2)突厥启民可汗来朝见,接待之礼和赏赐更加丰厚。

(3)癸未,诏天下均田

(3)癸未(十五日),炀帝下诏,天下实行均田制

(4)戊子,上自东都西还。

(4)戊子(二十日),炀帝从东都回西京。

(5)己丑,制民间铁叉、搭钩、刃之类皆禁之。

(5)己丑(二十一日),规定民间铁叉、搭钩、刀之类都属于违禁之物。

(6)二月,戊申,车驾至西京。

(6)二月,戊申(十一日),炀帝的车驾到达西京。

(7)三月,己巳,西巡河右;乙亥,幸扶风旧宅。夏,四月,癸亥,出临津关,渡黄河,至西平,陈兵讲武,将击吐谷浑。五月,乙亥,上大猎于拔延山,长围亘二十里。庚辰,入长宁谷,度星岭;丙戌,至浩川。以桥未成,斩都水使者黄亘及督役者九人,数日,桥成,乃行。

(7)三月,己巳(初二),炀帝向西巡视河右;乙亥(初八),到达扶风郡杨家旧宅。夏季,四月,癸亥(二十七日),炀帝出临津关,渡过黄河,到达西平郡。布置军队,讲习武事,准备进攻吐谷浑。五月,乙亥(初九),炀帝在拔延山举行大规模的围猎,长围竟达二十里(疑有误)。庚辰(十四日),炀帝进入长宁谷,越过星岭;丙戌(二十日),到达浩川,因为桥未建成,炀帝斩都水使者黄亘以及监工九人,几天后,桥建成,才继续前进。

吐谷浑可汗伏允帅众保覆袁川,帝分命内史元寿南屯金山,兵部尚书段文振北屯雪山,太仆卿杨义臣东屯琵琶峡,将军张寿西屯泥岭,四面围之。伏允以数十骑遁出,遣其名王诈称伏允,保车我真山。壬辰,诏右屯卫大将军张定和往捕之。定和轻其众少,不被甲,挺身登山,吐谷浑伏兵射杀之;其亚将柳武建击吐谷浑,破之。甲午,吐谷浑仙头王穷蹙,帅男女十余万口来降。六月,丁酉,遣左光禄大夫梁默等追讨伏允,兵败,为伏允所杀。卫尉刘权出伊吾道,击吐谷浑,至青海,虏获千余口,乘胜追奔,至伏俟城

吐谷浑可汗伏允率领部众据守覆袁川,炀帝分别命令内史元寿向南面金山驻军;兵部尚书段文振在北面雪山驻军;太仆卿杨义臣在东面琵琶峡驻军;将军张寿在西面泥岭驻军,四面包围吐谷浑人。伏允率几十骑兵逃出,派他的一个王诈称是伏允,据守车我真山。壬辰(二十六日),炀帝命令右屯卫大将军张定和去抓捕他。张定和轻视吐谷浑人少,不穿铠甲,挺身登山,吐谷浑的伏兵将张定和射死。张定和的副将柳武建率兵进击吐谷浑,攻破他们。甲午(二十八日),吐谷浑仙头王走投无路,率领部众男女十余万来投降。六月,丁酉(初二),炀帝派左光禄大夫梁默等率兵追击讨伐伏允,结果大败,梁默为伏允杀死。卫尉刘权率兵出伊吾道进攻吐谷浑,一直追到青海,俘获一千余人,乘胜追击,直到伏俟城

辛丑,帝谓给事郎蔡徵曰:“自古天子有巡狩之礼;而江东诸帝多傅脂粉,坐深宫,不与百姓相见,此何理也?”对曰:“此其所以不能长世。”丙午,至张掖。帝之将西巡也,命裴矩高昌王伯雅及伊吾吐屯设等,啖以厚利,召使入朝。壬子,帝至燕支山,伯雅、吐屯设等及西域二十七国谒于道左,皆令佩金玉,被锦,焚香奏乐,歌舞喧噪。帝复令武威、张掖士女盛饰纵观,衣服车马不鲜者,郡县督课之。骑乘嗔咽周亘数十里,以示中国之盛。吐屯设献西域数千里之地,上大悦。癸丑,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等郡,谪天下罪人为戍卒以守之。命刘权镇河源郡积石镇,大开屯田,捍御吐谷浑,以通西域之路。

辛丑(初六),炀帝对给事郎蔡徵说:“自古天子有巡狩之礼;而江东南朝的各位皇帝多爱敷脂粉,坐于深宫,不同百姓相见,这是什么道理呢?”蔡徵回答:“这就是他们王朝不能长久的原因。”丙午(十一日),炀帝到达张掖。在炀帝将要西巡的时候,命裴矩去游说高昌王曲伯雅以及伊吾的吐屯设等,以厚利引诱他们,召他们派遣使者入朝。壬子(十七日),炀帝到达燕支山曲伯雅、吐屯设以及西域二十七国的国王、使者都在道路东侧拜见炀帝。他们均受命佩戴金玉,身着锦衣,焚香奏乐,歌舞欢腾。炀帝又命令武威、张掖的士女盛装修饰纵情观看。衣服、车马不新鲜整齐的,由郡县负责征收更换。车驾马匹充塞道路,周围绵延几十里,以显示中国的强盛。吐屯设进献西域几千里的土地,炀帝非常高兴。癸丑(十八日),设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等郡,将天下的罪人流放这里,作为戍卒守卫这些地方。炀帝命刘权镇守河源郡积石镇,大规模开发屯田,以抵御吐谷浑,保持西域道路的畅通。

是时天下凡有郡一百九十,县一千二百五十五,户八百九十万有奇。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隋氏之盛,极于此矣。

这时,全国共置郡一百九十个,县一千二百五十五个;有户八百九十多万;国土东西长九千三百里,南北宽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隋朝的强盛,这时已达到了顶点。

帝谓裴矩绥怀之略,进位银青光禄大夫。自西京诸县及西北诸郡,皆转输塞外,每岁钜亿万计;经途险远及遇寇钞,人畜死亡不达者,郡县皆征破其家。由是百姓失业,西方先困矣。

炀帝说裴矩有安抚、怀柔的韬略,提升他为银青光禄大夫。从西京各县以及西北各郡,都辗转输送财物到塞外,每年耗费以钜万亿计,路途遥远险阻,或遇上强盗抢劫,凡人畜因死亡不能到达目的地的,郡县都要再行征调,以至使他们家业破产。因此百姓失去生计,西部地区先贫困起来。

初,吐谷浑伏允使其子顺来朝,帝留顺不遣。伏允败走,无以自资,帅数千骑客于党项。帝立顺为可汗,送至玉门,令统其余众;以其大宝王尼洛周为辅。至西平,其部下杀洛周,顺不果入而还。

当初,吐谷浑可汗伏允派他的儿子顺来朝见炀帝,炀帝将顺留下不放他回去。伏允败走后,无法解决生计,就率领几千骑兵客居在党项境内。炀帝立顺为可汗,送他到玉门,让他统领吐谷浑剩下的部众,并任命吐谷浑的大宝王尼洛周为辅臣。顺到西平时,他的部下杀死了尼洛周,顺没能到达目的地就又返回了。

丙辰,上御观风殿,大备文物,引高昌王伯雅及伊吾吐屯设升殿宴饮,其余蛮夷使者陪阶庭者二十余国,奏九部乐鱼龙戏以娱之,赐赉有差。戊午赦天下。

丙辰(二十一日),炀帝到观风行殿,大规模地陈列仪仗、礼仪,带着高昌王伯雅和伊吾的吐屯设上殿宴饮,其余的蛮夷使臣在殿下陪宴的共有二十多个国家。炀帝命人奏九部乐,以及鱼龙戏来娱乐,对各国来使赏赐不等。戊午(二十三日),下诏大赦天下。

吐谷浑有青海,俗传置牝马于其上,得龙种。秋,七月,置马牧于青海,纵牝马二千匹于川谷以求龙种,无效而止。

吐谷浑有青海,民间传说把牝马放到青海内,可以得到龙种。秋季,七月,将马在青海放牧,山谷间纵养牝马两千匹,以求得龙种,但没有效果,只好停止了。

车驾东还,经大斗拔谷,山路隘险,鱼贯而出,风雪晦冥,文武饥馁沾湿,夜久不逮前营,士卒冻死者太半,马驴什八九,后宫妃、主或狼狈相失,与军士杂宿山间。九月,乙未,车驾入西京。冬,十一月,丙子,复幸东都。

炀帝的车驾向东返回,路经大斗拔谷,山路狭窄险要,队伍只能鱼贯通行。风雪使天色昏暗,文武百官饥饿难忍,衣服又全为风雪所打湿。都深夜了还未到达宿营地,士卒冻死大半,马驴冻死十之八九;后宫的妃嫔、公主有的都走散了,和军士们混杂在一起宿于山间。九月,乙未(疑误),炀帝车驾进入西京。冬季,十一月,丙子(十三日),炀帝又到东都。

(8)民部侍郎裴蕴以民间版籍,脱漏户口及诈注老小尚多,奏令貌阅,若一人不实,则官司解职。又许民纠得一丁者,令被纠之家代输赋役。是岁,诸郡计帐进丁二十万三千,新附口六十四万一千五百。帝临朝览状,谓百官曰:“前代贤才,致此罔冒;今户口皆实,全由裴蕴。”由是渐见亲委,未几,擢授御史大夫,与裴矩虞世基参掌机密。蕴善候伺人主微意,所欲罪者,则曲法锻成其罪;所欲宥者,则附从轻典,因而释之。是后大小之狱,皆以付蕴,刑部、大理莫敢与争,必禀承进止,然后决断。蕴有机辩,言若悬河,或重或轻,皆由其口,剖析明敏,时人不能致诘。

(8)民部侍郎裴蕴认为民间的名册、户籍,有很多脱漏户口以及诈骗注册为老少的情况。就奏请炀帝进行查阅面貌以验老小。如果一个人的情况不属实,那么有关的官员就被解职。又许诺如果百姓检举出一个壮丁,就命令被检举的人家替检举者缴纳赋役。这一年,各郡总计增加了男丁二十万三千人,新归附的人口六十四万一千五百人。炀帝上朝览阅报告,对百官说:“前代没有贤才,以致户口罔骗冒充,现在户口都确实了,全是由于有了裴蕴。”因此逐渐对裴蕴亲近信任,不久,就提升裴蕴为御史大夫,让他和裴矩虞世基参与掌管机密。裴蕴善于观察以迎合皇帝细微的心思和意图。炀帝要加罪的人,裴蕴就曲解法律以编造成罪状;炀帝想要赦免的人,裴蕴就附和炀帝意思,从轻解释典章法律,因此就将人释放了。此后大大小小的刑狱之案,都交给裴蕴办理。刑部大理寺都不敢与裴蕴争论,必定要秉承裴蕴的意图来衡量法律,然后才决断案件。裴蕴机智、善辩,说起话来口若悬河,犯人的罪过或轻或重,都凭裴蕴的一张嘴。他剖析、解释问题明达敏捷,当时的人都不能把他问住。

(9)突厥启民可汗卒,上为之废朝三日,立其子咄吉,是为始毕可汗;表请尚公主,诏从其俗。

(9)突厥的启民可汗去世,炀帝为启民可汗之死,停止上朝三天。立启民的儿子咄吉为始毕可汗。始毕可汗上表请求娶义成公主,炀帝下诏,命遵从突厥的习俗。

(10)初,内史侍郎薛道衡以才学有盛名,久当枢要,高祖末,出为襄州总管;帝即位,自番州刺史召之,欲用为秘书监。道衡既至,上《高祖文皇帝颂》,帝览之,不悦,顾谓苏威曰:“道衡致美先朝,此《鱼藻》之义也。”拜司隶大夫,将置之罪。司隶刺史房彦谦劝道衡杜绝宾客,卑辞下气,道衡不能用。会议新令,久不决,道衡谓朝士曰:“向使高不死,令决当久行。”有人奏之,帝怒曰:“汝忆高邪!”付执法者推之。裴蕴奏:“道衡负才恃旧,有无君之心,推恶于国,妄造祸端。论其罪名,似如隐昧;原其情意,深为悖逆。”帝曰:“然。我少时与之行役,轻我童稚,与高、贺若弼等外擅威权;及我即位,怀不自安,赖天下无事,未得反耳。公论其逆,妙体本心。”道衡自以所坐非大过,促宪司早断,冀奏日帝必赦之,敕家人具馔,以备宾客来候者。及奏,帝令自尽,道衡殊不意,未能引决。宪司重奏,缢而杀之,妻子徙且末。天下冤之。

(10)当初,内史侍郎薛道衡因其才学而有盛名,他在枢要部门任职很久了,文帝末年出任襄州总管。炀帝即位后,将他从番州刺史的任上召回,打算让他作秘书监。薛道衡回来后,向炀帝奉上《高祖文皇帝颂》,炀帝看了,不高兴,看着苏威说:“薛道衡极力赞美前朝,这里有点《鱼藻》讽刺的意味。”炀帝任命薛道衡为司隶大夫,将要安置罪名。司隶刺史房彦谦劝薛道衡杜绝宾客,卑辞下气,薛道衡没能听从房彦谦的劝告。恰好正议定新的律令,议论很久仍不能决定下来,薛道衡对朝臣们说:“假使当初高颍不死,新律令早就会决定下来,而且颁布实行了。”有人报告了炀帝,炀帝发怒说:“你还想着高啊!”将薛道衡交付司法部门推究治罪。裴蕴奏报说:“薛道衡自负自己的才能,靠着过去文帝对他的信任,有目无君上之心,将坏事加于国家,妄造祸端。论他的罪名好象是比较隐晦暧昧,但追究他的真情实意,确实是重大的悖逆之罪。”炀帝说:“是这样的。我年轻的时候和他一起伐陈,他轻视我年纪轻,与高、贺若弼等人在外专擅权威,到我即位,他心中不安分,亏了天下无事,他没来得及谋反。你认为他悖逆,恰好体会了朕的意图。”薛道衡自以为犯的不是大错,就催促司法部门早些判决,他希望判决结果上奏时,炀帝一定会赦免他。还让家里人备好饭菜,准备招待来问候的宾客。待到上奏,炀帝命令薛道衡自尽。薛道衡完全没有料到会这样,未能自尽。司法部门又奏报给炀帝,炀帝命人将薛道衡勒死,他的妻子儿女被流放到且末。天下人都为薛道衡感到冤枉。

(11)帝大阅军实,称器甲之美,宇文述因进言:“此皆云定兴之功。”帝即擢定兴太府丞。

(11)炀帝大规模地检查了军用器械,他称赞器械、铠甲的精美,宇文述趁机说:“这都是云定兴的功劳。”炀帝就提升云定兴为太府丞。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