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608年

608年

公元608年是隋炀帝大业四年,高昌延和七年,农历戊辰年。在这一年隋炀帝运用“以胡制胡”之战略,用丁男20万,修筑了河西榆谷长城。开通京杭大运河的北段永济渠

大事记

隋长城公元608年,永济渠开凿,利用沁河、淇水、卫河水源,引水通航至天津。

公元608年冬季,薛世雄震服伊吾后,就在汉代旧伊吾城东筑了一座新城号“新伊吾”。

公元608年(大业四年),隋炀帝运用“以胡制胡”之战略,

派裴世矩游说铁勒诸部,使他们攻击吐谷浑,吐谷浑被突袭而大败。

公元608年,隋炀帝修筑了河西榆谷长城,用丁男20万。

公元608年,《开皇历》于大业四年(公元608年)修改,名《大业历》。

公元608年日本派遗药师惠日、倭汉直福因等耒华学医。

裴世清出使日本

大业三年(六零七),日本派遣小野妹子等人携国书来中国,商谈有关日本人来中国传习佛经事宜。四年(六零八),隋炀帝派遣文林郎裴世清出使日本,日本举国欢迎,十分隆重。天皇特派吉士雄成率三十艘大船前往筑紫迎接。隋使进京后,日本皇太子及诸王臣僚身着礼服,以最庄重的礼仪接待中国使者。临别又举行了隆重的送别宴会。当裴世清回来时,日本再派遣隋使小野妹子携四名学生随同来隋,并派高向玄理等八人来学佛法。这些留学生回国后,对日本的大化革新曾起过重大的作用;同时也通过这些留学生,将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不断地传入日本,因而增强了双方的经济文化交流。

杂谭逸事开永济渠

大业四年(六零八)正月,隋炀帝发河北民百余万凿永济渠,引沁水南通黄河,自今辉县东北至临清,顺卫河经今天津至涿郡(今河县),全长二千余里。在此役中,男丁不足,妇女也被迫服役。炀帝当时开永济渠的目的是为了攻高丽,自济口开渠达于涿郡,以通漕运。永济渠是大运河的北段。

炀帝巡长城

大业四年(六零八)三月,炀帝出巡到五原郡(今内蒙五原西南),又出塞巡长城。行宫设六合板城,周长一百二十步,高四丈二尺。

倭国书无礼

大业四年(六零八)三月十九日,倭王多利思比孤遣使入贡,遗炀帝书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帝阅后,不悦。对鸿胪卿说:“蛮夷书无礼者,勿复以闻。(即不要上报)”

常骏出使赤土

赤土,即今马来半岛,其国遣使到隋,向隋帝献物以示友好。大业四年(六零八)三月,炀帝募人前往海外,屯田主事常骏、虞部主事王君政等,应募前往赤土。给赤土王带去五千段锦物。十月,常骏等乘舟到达赤土界,赤土王利富多塞遣婆罗门鸠摩罗用船三十艘来迎接,吹奏鼓乐,接待十分隆重,送给隋朝金芙蓉冠、龙脑香等特产。并将国王的函书用金封好,遣其子那邪迦随常骏回到隋朝。大业六年,炀帝在弘农(今河南灵宝县南)会见其使者,并回赠许多物品。

营汾阳宫

炀帝“无日不治宫室”,长安、洛阳两京及江都宫殿已经很多,象东都有著名的西苑,洛阳有显仁宫,江都有江都宫,大业元年(六零六)春,又命扬州总管长史王弘于扬子(今江苏仪征东南)造临江宫,渭南(今陕西)还有崇业宫,临淮(今安徽)有都梁宫,涿郡(今河北涿县)有临朔宫,太原有晋阳宫等等,宫室虽多,日久而厌倦,每次想要游幸,左挑又拣,不知往何处去。于是亲自察看全国的山川形势图,特选风景幽美的地方再造宫苑。大业四年(六零八)四月,命于汾州(今山西汾阳)之北营建汾阳宫。

宇文述等击吐谷浑

隋炀帝接受裴矩的建议,加强对西域的联系,故必须打通吐谷浑。大业四年(六零八)七月,裴矩使铁勒击吐谷浑,大破之,吐谷浑伏允可汗向东逃走,并遣使向隋请降求救。隋朝发兵迎伏允,伏允畏隋兵强盛,不敢向隋降,又率众向西遁去。隋兵追击,杀死、降获很多吐谷浑人口。伏允可汗南奔雪山,吐谷浑故地皆空,隋在其地设置郡、县、镇、戍,徙轻罪犯充实其地。大业五年(六零九)五月,隋又借口吐谷浑可汗率众抗隋,炀帝遣观王杨雄和宇文述等四道围击。伏允率数十骑逃出,宇文述等降获吐谷浑男女十余万口。又遣将追击伏允,虏获千余口,伏允败走,帅数千骑投奔党项。此前,伏允使其子顺来隋,炀帝留其为人质,至此时将顺立为可汗,送回吐谷浑,欲使顺统领吐谷浑众人,没有成功,又回到隋廷。

高昌王麴伯雅入朝

大业四年(六零八),高昌王麴伯雅遣使到隋朝。次年,他又亲自来隋,娶隋宗女华容公主为妻,直到大业八年(六一二)才回到高昌。回去后立刻下令其民解辫削衽。炀帝闻知后,非常高兴,赐之衣冠。

薛世雄攻伊吾

大业四年(六零八)十月,隋炀帝以右翊卫将军薛世雄为玉门道行军大将,与突厥启民可汗连兵击伊吾。薛世雄兵至玉门(今甘肃敦煌西北),启民可汗违约,兵不至,薛世雄率孤军渡过沙碛。伊吾以为隋军不可能来,故不设防,当得知薛世雄兵已过沙碛,非常害怕,乃请降。薛世雄于旧伊吾城东筑一新城,号新伊吾,留银青光禄大夫王威及兵士千余人戍守。

(1)春,正月,乙巳,诏发河北诸军五百余万穿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丁男不供,始役妇人。

(2)春季,正月,乙巳(初一),炀帝下诏征发黄河以北各军一百多万人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向南到黄河,向北通涿郡。男丁不足,开始役使妇女。

(3)壬申,以太府卿元寿为内史令。

(4)壬申(二十八日),任命太府卿元寿为内史令。

(5)裴矩闻西突厥处罗可汗思其母,请遣使招怀之。二月,己卯,帝遣司朝谒者崔君肃赍诏书慰谕之。处罗见君肃甚倨,受诏不肯起,君肃谓之曰:“突厥本一国,中分为二,每岁交兵,积数十岁而莫能相灭者,明知其势敌耳。然启民举其部落百万之众,卑躬折节,入臣天子者,其故何也?正以切恨可汗,不能独制,欲借兵于大国,共灭可汗耳。群臣咸欲从启民之请,天子既许之,师出有日矣。顾可汗母向夫人惧西国之灭,旦夕守阙,哭泣哀祈,匍匐谢罪,请发使召可汗,令入内属。天子怜之,故复遣使至此。今可汗乃倨慢如此,则向夫人为诳天子,必伏尸都市,传首虏庭。发大隋之兵,资东国之众,左提右挈以击可汗,亡无日矣!奈何爱两拜之礼,绝慈母之命,惜一语称臣,使社稷为墟乎!”处罗矍然而起,流涕再拜,跪受诏书,因遣使者随君肃贡汗血马。

(6)裴矩听说西突厥的处罗可汗思念他的母亲,请求炀帝派遣使者去招抚处罗可汗。二月,己卯(初六),炀帝派遣司朝谒者崔君肃携带着诏书慰问并谕示他。处罗可汗见到崔君肃时态度很是傲慢,接受诏书时不肯起立。崔君肃对他说:“突厥本来是一个国家,中间一分为二,每年双方交兵打仗,打了几十年的仗而不能互相消灭,其原因是明显的,双方势均力敌。但是启民可汗率领其部落的百万之众,卑躬屈膝,对大隋天子称臣的原因是什么呢?正是因为对可汗您的切齿之恨,不能独自制服您,而想要凭借大国的兵力,共同灭掉可汗您呵。朝中群臣都想接受启民可汗的请求,天子要是允许了,出兵就有日可待了。只是可汗的母亲向夫人,惧怕西突厥国被灭亡,每日早晚守在宫门,哭泣着哀求着,匍匐在地谢罪,请求皇帝派使者召见可汗,让可汗入朝归附。天子怜悯向夫人,因此派使者到这里来。现在可汗既如此傲慢,那么向夫人就成了诓骗天子,一定会被在闹市杀掉,并将首级传示西域各国。天子发动大隋的兵马,借助东突厥的人力,左提右挈以夹击可汗,您的国家灭亡的日子就不远了。为什么要爱惜行两拜之礼,而丢掉慈母的性命呢?吝惜说一句称臣的话,而使国家社稷成为废墟呢?”处罗可汗听了此话,惊惶四顾,一跃而起,流泪再三拜谢,跪在地上接受诏书。因此派遣使者随崔君肃朝贡上等好马。

(7)三月,壬戌,倭王多利思比孤贡,遗帝书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帝览之,不悦,谓鸿胪卿曰:“蛮夷书无礼者,勿复以闻。”

(8)三月,壬戌(十九日),倭王多利思比孤派人来朝贡,给炀帝的书信上说:“日出处的天子致书信给日没处的天子,您可好吗?”炀帝看后很不高兴,对鸿胪卿说:“蛮夷人的书信凡无礼的,就不要再给我看了。”

(9)乙丑,车驾幸五原,因出塞巡长城。行宫设六合板城,载以枪车。每顿舍,则外其辕以为外围,内布铁菱;次施弩床,皆插钢锥,外向;上施旋机弩,以绳连机,人来触绳,则弩机旋转,向所触而发。其外又以周围,施铃柱、槌磐以知所警。

(10)乙丑(二十二日),炀帝到达五原,就此出塞巡视长城。炀帝的行宫设置木制的六合城,城上载有枪车。每次停下驻宿,则把车辕朝外作为外围,内布铁蒺藜;再安设弩床,都插上钢锥,锥向外;上面装置旋机弩,用绳子系在弩的板机上,只要有人触动绳子,弩机就旋转,向触动的方向发射。在弩外周围又布置能弋射的短箭,并装设铃柱、木槌、石磐用来报警。

(11)帝募能通绝域者,屯田主事常骏等请使赤土,帝大悦,丙寅,命骏赍物五千段,以赐其王。赤土者,南海中远国也。

(12)炀帝招募能够沟通极远地方关系的人,屯田主事常骏等人请求出使赤土,炀帝非常高兴。丙寅(二十三日),命令常骏携带着财物五千段,用来赏赐赤土国王。赤土国,是南海中一个很遥远的国家。(7)帝无日不治宫室,两京及江都,苑囿亭殿虽多,久而益厌,每游幸,左右顾瞩,无可意者,不知所适。乃备责天下山川之图,躬自历览,以求胜地可置宫苑者。夏,四月,诏于汾州之北汾水之源,营汾阳宫。

(13)炀帝没有一天不在营建宫室,两京以及江都,苑囿亭殿虽然很多,时间久了炀帝仍非常感到厌倦,每次游玩,左顾右盼,觉得这些宫殿苑林都没有中意的,不知道什么是好。于是遍求天下山川图册,亲自察看,以寻求名胜之地营造宫苑。夏季,四月,炀帝下诏在汾州之北,汾水的源头营建汾阳宫。

(14)初,元德太子薨,河南柳尹齐王次当为嗣,元德吏兵二万余人,悉隶于,帝为之妙选僚属,以光禄少卿柳謇之为齐王长史。且戒之曰:“齐王德业修备,富贵自钟卿门;若有不善,罪亦相及。”謇之,庆之从子也。宠遇日隆,百官趋谒,阗咽道路。以是骄恣,昵近小人,所为多不法。遣左右乔令则、库狄仲、陈智伟求声色。令则等因此放纵,访人家有美女,辄矫命呼之,载入第,淫而遣之。仲、智伟诣陇西,挝炙诸胡,责其名马,得数匹以进;令还主,仲等诈言王赐,取归其家,不知也。乐平公主尝奏帝,言柳氏女美,帝未有所答。久之,主复以柳氏进,纳之。其后,帝问主:“柳氏女安在?”主曰:“在齐王所。”帝不悦。从帝幸汾阳宫,大猎,诏以千骑入围,大获麋鹿以献;而帝未有得也,乃怒从官,皆言为左右所遏,兽不得前。帝于是发怒,求罪失。时制:县令无故不得出境;有伊阙令皇甫诩,得幸于,违禁,携之至汾阳宫。御史韦德裕希旨劾奏,帝令甲士千余人大索第,因穷治其事。妃韦氏早卒,与妃姊元氏妇通,产一女。召相工令遍视后庭,相工指妃姊曰:“此产子者当为皇后。”以元德太子有三子,恐不得立,阴挟左道为厌胜,至是皆发。帝大怒,斩令则等数人,赐妃姊死,府僚皆斥之边远。柳謇之坐不能匡正,除名。时赵王杲尚幼,帝谓侍臣曰:“朕唯有一子,不然者,当肆诸市朝以明国宪。”自是恩宠日衰,虽为京尹,不复关预时政。帝恒令虎贲郎将一人监其府事,有微失,虎贲辄奏之。帝亦常虑生变,所给左右,皆以老弱,备员而已。太史令庾质,季才之子也,其子为齐王属,帝谓质曰:“汝不能一心事我,乃使儿事齐王,何向背如此!”对曰:“臣事陛下,子事齐王,实是一心,不敢有二。”帝犹怒,出为合水令。

(15)当初,元德太子杨昭去世,河南尹齐王杨按次序应当立为嗣子,元德太子属下的两万余官吏兵卒,全都隶属于杨。炀帝为他精心地挑选僚属,任命光禄少卿柳謇之为齐王的长吏,并且告诫柳謇之说:“齐王德行、业绩修习完美,那么富贵自然就会来到你身边,齐王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罪过也会相及于你。”柳謇之是柳庆的侄子。杨得到炀帝的宠信日益隆重,文武百官都赶着去拜谒他,以至于人都挤满道路。杨因此而骄傲放纵,亲近小人,所做所为多是不法之事。他派身边的乔令则、库狄仲、陈智伟去寻找歌舞女色。乔令则等人因此就更加放纵,打听到人家有美女,立即就假借杨的命令招来,装上车子送入杨府第,奸淫后再放走。库狄仲、陈智伟到陇西去,对各部落胡人进行拷打烧烙,责令他们交出各马,得到几匹好马便进献给杨,杨命令把马还给主人,库狄仲等人诈称是齐王所赐,将马牵回家里,杨不知道这些事。乐平公主曾经奏报炀帝说柳家的女儿很美,炀帝没有答复。后来,公主又把柳氏女给了杨,杨收纳了。之后,炀帝问乐平公主:“柳氏女在哪里呢?”公主说:“在齐王杨府里。”炀帝不高兴。杨跟随炀帝到汾阳宫,参加大规模的狩猎活动。炀帝命令杨率领一千骑兵进入围猎圈,杨猎获了很多麋鹿进献给炀帝,而炀帝什么也没有猎到,就向跟从的官员发怒。官员们都说因为杨身边人的阻挡,野兽不能到跟前来。于是炀帝发怒,搜罗杨的罪过。当时的制度:县令无故不得出县境,伊阙县令皇甫诩,受到杨的宠信,他违反了禁令,被杨带到了汾阳宫。御史韦德裕秉承炀帝的旨意向炀帝奏报弹劾杨。炀帝命令甲士一千余人大肆搜查杨的府第,彻底追查惩治此事。杨的妃子韦氏早死,杨与妃姐元氏妇私通,生了一个女儿。杨召来一个看相的人,让他看遍府内的姬妾,看相者指着妃姐说:“这个生孩子的应当成为皇后。”杨认为元德太子有三个儿子,恐怕自已不能被立为太子,暗中倚靠左道妖术作咒诅以求胜,到后来这些都被揭发。炀帝勃然大怒,将乔令则等几人斩首,妃姐被赐死,杨府中的僚属都被流放到边远地区。柳謇之犯了不能纠正齐王错误的罪,而被除名。当时赵王杨杲还年幼,炀帝对侍臣说:“我只有杨这一个儿子,不然的话,应当处死并陈尸于闹市以昭明国家的法度。”对杨的恩宠自此日渐衰落,虽然身为京尹,但不再参与时政。炀帝始终令虎贲郎派一人监视齐王府的情况,杨稍微有点过失,虎贲郎便立即上报。炀帝也常常担忧杨会发生变故,派到杨身边的人,都是老弱者,仅补齐人员而已。太史令庾质,是庾季才的儿子,他的儿子是齐王府的属官。炀帝对庾质说:“你不能一心一意地侍奉我,竟让你儿子侍奉齐王,为什么你的心意正反不一呢?”庾质回答说:“我侍奉陛下,儿子侍奉齐王,实在是一心一意,不敢有二心。”炀帝仍然发怒,把庾质调为合水县令。

(16)乙卯,诏以突厥启民可汗遵奉朝化,思改戎俗,宜于万寿戍置城造屋,其帷帐床褥以上,务从优厚。

(17)乙卯(十三日),炀帝下诏说,突厥启民可汗遵奉朝廷的感化,想改变戎狄的习俗,可以在万寿戌建立城池修造房屋,他们所用的帷帐、床褥等等物品,务必从优供应。

(18)秋,七月,辛巳,发丁男二十余万筑长城,自榆谷而东。

(19)秋季,七月,辛巳(初十),炀帝征发壮丁二十余万人修筑长城,从榆谷向东。

(20)裴矩说铁勒,使击吐谷浑,大破之。吐谷浑可汗伏允东走,入西平境内,遣使请降求救;帝遣安德王雄出浇河,许公宇文述出西平迎之。述至临羌城,吐谷浑畏述兵盛,不敢降,帅众西遁;述引兵追之,拔曼头、赤水二城,斩三千余级,获其王公以下二百人,虏男女四千口而还。伏允南奔雪山,其故地皆空,东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皆为隋有,置州、县、镇、戍,天下轻罪徙居之。

(21)裴矩游说铁勒,让铁勒攻击吐谷浑,大败吐谷浑。吐谷浑可汗伏允向东逃跑,进入西平境内,派遣使臣向隋朝请求投降要求救援。炀帝派安德王杨雄率兵出浇河郡许公宇文述出西平迎接伏允可汗。宇文述到达临羌城,吐谷浑人畏惧宇文述兵势强盛,不敢投降,伏允可汗就率众向西逃跑。宇文述引兵追杀,攻下曼头、赤水二城,斩获首级三千余,俘获吐谷浑王公以下贵族二百人,俘虏男女百姓四千人返回。伏允可汗向南逃到雪山,他原来统辖的地域都丧失了,东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都为隋朝所有。隋朝在此设置州、县、镇、戍,将所有犯轻罪的人迁到此居住。

(22)八月,辛酉,上亲祠恒岳,赦天下。河北道郡守毕集,裴矩所致西域十余国皆来助祭。

(23)八月,辛酉(二十日),炀帝亲自到恒山去祭祀,下诏大赦天下。河北道的郡守都集中到恒山,裴矩所罗致的西域十几个国家的使者都前来助祭。

(24)九月,辛未,征天下鹰师悉集东京。至者万余人。

(25)九月,辛未(初一),炀帝征召天下训鹰师集中到东京,应征而至的有一万余人。

(26)冬,十月,乙卯,颁新式。

(27)冬季,十月,乙卯(十六日),颁布新的度、量、衡制度。

(28)常骏等至赤土境,赤土王利富多塞遣使以三十舶迎之,进金以缆骏船,凡泛海百余日,入境月余,乃至其都。其王居处器用,穷极珍丽,待使者礼亦厚,遣其子那邪迦随骏入贡。

(29)常骏等人到达赤土国的国境,赤土国王利富多塞派遣使者乘三十只大船来迎接他们。进献金锁以缆常骏的船。常骏等人在海上渡了一百余天,入赤土境后又过了一个多月,才到达赤土国的国都。赤土国王居住的宫殿、器物用品,都极其珍贵华丽,接待使者的礼节也十分隆重。国王还派儿子那邪迦跟随常骏入朝进贡。

(30)帝以右翊卫将军河东薛世雄为玉门道行军大将,与突厥启民可汗连兵击伊吾,师出玉门,启民不至。世雄孤军度碛,伊吾初谓隋军不能至,皆不设备;闻世雄军已度碛,大惧,请降。世雄乃于汉故伊吾城东筑城,留银青光禄大夫王威以甲卒千余人戍之而还。

(31)炀帝任命右翊卫将军河东人薛世雄为王门道行军大将,与突厥的启民可汗联合进攻伊吾国。薛世雄率军出玉门,启民可汗没有到。薛世雄孤军越过沙漠,伊吾人开始以为隋军不可能来,所以都没有做防备,当听说薛世雄军已越过沙漠,大为恐惧,于是请求投降。薛世雄就在汉代旧伊吾城东筑新城,留下银青光禄大夫王威率领一千余名士兵戍守伊吾城,薛世雄率军返回。

宣公18年(公元前608年前591年)

宣公元年

【经】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公子遂如齐逆女。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夏,季孙行父如齐。晋放其大夫胥甲父于卫。公会齐侯于平州。公子遂如齐。六月,齐人取济西田。秋,邾子来朝。楚子、郑人侵陈,遂侵宋。晋赵盾帅师救陈。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会晋师于林,伐郑。冬,晋赵穿帅师侵崇。晋人、宋人伐郑。

【传】元年春,王正月,公子遂如齐逆女,尊君命也。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尊夫人也。

夏,季文子如齐,纳赂以请会

晋人讨不用命者,放胥甲父于卫,而立胥克。先辛奔齐。

会于平州,以定公位。东门襄仲如齐拜成。

六月,齐人取济西之田,为立公故,以赂齐也。

宋人之弑昭公也,晋荀林父以诸侯之师伐宋,宋及晋平,宋文公受盟于晋。又会诸侯于扈,将为鲁讨齐,皆取赂而还。郑穆公曰:“晋不足与也。”遂受盟于楚。陈共公之卒,楚人不礼焉。陈灵公受盟于晋。

秋,楚子侵陈,遂侵宋。晋赵盾帅师救陈、宋。会于林,以伐郑也。楚贾救郑,遇于北林。囚晋解扬,晋人乃还。

晋欲求成于秦,赵穿曰:“我侵崇,秦急崇,必救之。吾以求成焉。”冬,赵穿侵崇,秦弗与成。

晋人伐郑,以报北林之役。于是,晋侯侈,赵宣子为政,骤谏而不入,故不竞于楚。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