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87年

587年

丁未年(羊年

陈朝祯明元年

隋朝开皇七年

高昌延昌二十七年

西梁广运二年

丁未年(羊年

开皇七年

南朝陈祯明元年

高昌延昌二十七年

西梁广运二年

1、公元587年,隋文帝开江淮间运河,北起山阳(今江苏淮安),南至扬州市南入江。

2、公元587年,隋文帝发十余万人修长城,二旬而罢。

3、公元587年,定制科举制度。

3、公元587年,沙钵略死,其弟处罗侯立,是为莫何可汗

4、公元587年4月,为了平陈,隋首先在扬州疏浚了邗沟,以便水师南下。

5、公元587年,隋主杨坚为统一天下,以次子杨广为帅,统兵攻打陈朝

6、公元587年,隋灭后梁。

7、公元587年,智者大师在金陵光空寺开讲《法华经》。

8、公元587年,用明天皇死,因皇位继承问题,稻目之子苏我马子和尾舆之子物部守屋进行了决战。

陈朝后主改元祯明

祯明元年(五八七)一月三日,陈大赦天下。改元,以至德五年为祯明元年。

隋令诸州贡士

开皇七年(五八七)一月十九日,隋制诸州每岁贡士三人入朝。

陈、隋互遣使交聘

祯明元年(五八七)二月二十四日,陈遣兼散骑常侍王亨、兼通直散骑常侍王音聘于隋。四月二十日,隋遣兼散骑常侍杨同、兼通直散骑常侍崔使于陈。崔,字岐叔,清河武城(今属山东)人,为山东门阀。以读书为务,负恃门第才气,忽略世人,在其门户大书:“不读五千卷书者,无得入此室”。贵臣杨素重崔门地,为子求崔女为妻,聘礼甚厚,迎亲之日,公卿满座,故意骑驴而至,表示对杨素的轻视。崔在北方负有盛名,曾两次为使聘于陈朝。

隋发十万人修长城

开皇七年(五八七)二月,隋发丁男十余万人修长城,二旬而罢。

隋开凿山阳渎

开皇七年(五八七)四月,隋于扬州开凿山阳渎以通运输。山阳渎即春秋时吴国所开邗沟,隋将其挖深开广,将用以伐陈。

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子入贡

开皇七年(五八七)四月,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其子入贡于隋,并请游猎于恒、代之间(今山西地方)。隋文帝诏许,并遣人赐以酒食,沙钵略率部落再拜受赐。

东突厥立新可汗

开皇七年(五八七)四月,突厥沙钵略可汗卒。隋文帝遣太常吊祭,为之废朝三日。沙钵略以子雍虞闾懦弱,遗令立其弟叶护处罗侯继位。叔侄推让再三,最后处罗侯立,为莫何可汗,以雍虞闾为叶护,并遣使通报隋朝。

突厥莫何可汗擒阿波可汗

开皇七年(五八七)四月,隋遣车骑将军长孙晟持节拜莫何为可汗,赐以鼓吹、幡旗。莫何勇而有谋,以隋所赐旗鼓西击阿波可汗。阿波之众以为莫何可汗得隋兵之助,望风降附,于是生擒阿波,上书向隋请示如何处置。隋朝廷意见迥异,宰相高认为宽大为怀,长孙晟建策存突厥两可汗,使互相牵制,为招远之道。

隋废后梁国

开皇七年(五八七)八月,隋文帝徵后梁主萧琮入朝,萧琮率其臣下二百余人朝于长安。不久废后梁国,赦江陵(今属湖北)民死罪,给民免除赋役十年。后梁前皇帝、萧岿之墓各给守墓十户。拜萧琮为柱国,封莒国公。后梁立国凡三十三年,共历三帝,至此亡国。

萧岩率江陵民降陈

后梁广运二年(五八七)八月,隋文帝既徵后梁主萧琮入长安,又遣武乡公崔弘度将兵戍江陵,军至州(今湖北宜城南),萧琮叔父太傅萧岩与萧琮弟荆州刺史崔弘度掩袭,遣都官尚书沈君公往陈荆州刺史陈慧纪处请降。九月十八日,陈慧纪引兵至江陵城下。十九日,萧岩等尽驱江陵军民男女十万口渡江降陈。陈授萧岩平东将军,授侍中、安东将军。

公元587年丁青寺

丁青寺属原始苯波教改革归属明教的教派,位于德格县扎科乡,该由大喇嘛丹巴钦绕始建于公元587年,即藏历第一个绕日前40年,距今以有1416年的历史,是康区苯波教寺院的中心,又是成为康区苯波教派最高学府和苯波教祖寺。就寺庙规模、僧侣人数来看,丁青寺为之最,向有康区苯波教祖寺之称。

历史纪事 隋令诸州每年贡士三人(有人任为此即进士科之始)。在所州开山阳渎(江淮间运河)。征后梁主入朝,后梁亡,共三帝、三十三年。突厥沙钵略可汗死,第处罗侯立,即莫何可汗,莫何攻擒阿波可汗。

沙钵略可汗(?-587年)

沙钵略可汗,名阿史那摄图,突厥可汗,乙息记可汗阿史那科罗之子。佗钵可汗以侄儿摄图为尔伏可汗统东面。公元581年,佗钵可汗去世,其子阿史那庵逻将汗位让给了摄图,是为沙钵略可汗。在可敦北周千金公主的影响下,沙钵略可汗屡次侵犯新兴的隋朝。但隋朝派长孙晟游说西突厥阿波可汗达头可汗,分化突厥的势力。最后公元583年沙钵略可汗被隋朝打败后,只好和隋朝讲和。

公元587年4月,沙钵略可汗去世,其弟处罗侯即位,为莫何可汗,其子阿史那雍虞闾在1年后成为突厥的都蓝可汗

用明天皇(?-587年)

用明天皇为日本第31代天皇,其在《日本书纪》中被称作橘丰日天皇,在《古事记》里则名为橘丰日命。用明天皇之皇后,是同父异母的钦明天皇妃-小姊君之女穴穗部间人皇女。公元587年4月2日,用明天皇病。4月9日驾崩。

(1)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

(1)春季,正月,戊寅(初三),陈朝大赦天下,改年号为祯明

(2)癸巳,隋主享太庙。

(2)癸巳(十八日),隋文帝到太庙祭祀祖先。

(3)乙未,隋制诸州岁贡士三人。

(3)乙未(二十日),隋朝规定各州每年向朝廷推荐三位士人。

(4)二月,丁巳,隋主朝日于东郊。

(4)二月丁巳(十二日),隋文帝在东郊举行祭祀太阳的仪式。

(5)遣兼散骑常侍王亨等聘于隋。

(5)陈朝派遣兼散骑常侍王亨等人到隋朝聘问。

(6)隋发丁男十万余人修长城,二旬而罢。夏,四月,于扬州开山阳渎以通运。

(6)隋朝征发壮丁十万余人修筑长城,二十天而止。夏季,四月,隋朝在扬州开凿山阳渎以通漕运。

(7)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其子入贡于隋,因请猎于恒、代之间,隋主许之,仍遣人赐以酒食。沙钵略帅部落再拜受赐。

(7)突厥沙钵略可汗派遣他的儿子向隋朝进贡,并请求朝廷允许突厥在恒州、代州之间打猎,隋文帝答应了突厥的请求,并派遣使者赐给沙钵略可汗酒食。沙钵略可汗率领突厥部落跪拜接受赏赐。

沙钵略寻卒,隋为之废朝三日,遣太常吊祭。

不久,沙钵略可汗去世,隋朝为他罢朝三天,以示哀悼,并派遣太常寺卿前去吊唁。

初,沙钵略以其子雍虞闾懦弱,遗令立其弟叶护处罗侯。雍虞闾遣使迎处罗侯,将立之,处罗侯曰:“我突厥自木杆可汗以来,多以弟代兄,以庶夺嫡,失先祖之法,不相敬畏。汝当嗣位。我不惮拜汝。”雍虞闾曰:“叔与我父,共根连体。我,枝叶也,岂可使根本反从枝叶,叔父屈于卑幼乎!且亡父之命,何可废也!愿叔勿疑!”遣使相让者五六,处罗侯竟立,是为莫何可汗。以雍虞闾为叶护。遣使上表言状。

起初,沙钵略可汗因为儿子雍虞闾懦弱,留下遗言令立弟弟叶护处罗侯为可汗。这时,雍虞闾派遣使者前往迎接处罗侯,将拥立他为可汗。处罗侯说:“我突厥国自木杆可汗以来,可汗继承多是以弟代兄。以庶夺嫡,违背了祖宗之法,互相不加尊重。你是先可汗嫡子,理当继位,我不在乎跪拜你。”雍虞闾说:“叔父与我父亲是一母所生,共根连体。我是晚辈,好比枝叶。怎能使根本反而服从枝叶,叔父屈居于晚辈之下呢!况且这是先父的遗命,又怎么可以违背呢!希望叔父不要再有疑虑。”双方互相派遣使者,相互推让了有五六次之多,处罗侯终于即位,这就是莫何可汗莫何可汗又任命雍虞闾为叶护。并派遣使者向隋朝上表,禀报即位始末。

隋使车骑将军长孙晟持节拜之,赐以鼓吹、幡旗。莫何勇而有谋,以隋所赐旗鼓西击阿波;阿波之众以为得隋兵助之,多望风降附。遂生擒阿波,上书请其死生之命。

隋朝派遣车骑将军长孙晟为使者,持节册拜莫何可汗,并赏赐给他鼓吹、幡旗。莫何可汗智勇双全,他打着隋朝所赏赐的幡旗和鼓吹,向西攻打西突厥阿波可汗。阿波可汗的军队以为莫何可汗得到了隋军的助战,纷纷望风降附。莫何可汗于是生擒阿波可汗,又派遣使者向隋朝上书,请示如何处置他。隋主下其议,乐安公元谐请就彼枭首;武阳公李充请生取入朝,显戮以示百姓。隋主谓长孙晟:“于卿何如?”晟对曰:“若突厥背诞,须齐之以刑。今其昆弟自相夷灭,阿波之恶非负国家。因其困穷,取而为戮,恐非招远之道。不如两存之。”左仆射高曰:“骨肉相残,教之蠹也,宜存养以示宽大。”隋主从之。

隋文帝召集公卿大臣商议此事,乐安公元谐建议将阿波可汗就地斩首示众,武阳公李充建议将阿波可汗押送长安,由朝廷明令处死,以示天下百姓。隋文帝问长孙晟:“你认为该怎么处置?”长孙晟回答说:“如果阿波可汗是违背朝命,与我大隋作对,理应处以极刑。现今是突厥兄弟之间自相残杀,阿波可汗的罪恶并不是有负于我国。如果趁阿波可汗困穷危难之时,下令将他诛杀,恐怕不是招抚远方、绥靖边疆所应采取的办法。不如赦免阿波可汗,两存其国。”尚书左仆射高也说:“骨肉相残,违背伦理纲常,是推行教化的蠹害。应该赦免阿波可汗,留其性命,以示朝廷宽大为怀。”隋文帝听从了他们的建议。

(8)甲戌,隋遣兼散骑常侍杨同等来聘。

(8)甲戌(三十日),隋朝派遣兼散骑常侍杨同到陈朝聘问。

(9)五月,乙亥朔,日有食之。

(9)五月,乙亥朔(初一),出现日食。

(10)秋,七月,己丑,隋卫昭王爽卒。

(10)秋季,七月,己丑(十六日),隋朝卫昭王杨爽去世。

(11)八月,隋主征梁主入朝。梁主帅其群臣二百余人发江陵;庚申,至长安。

(11)八月,隋文帝征召后梁国主萧琮入朝。萧琮率领群臣百官二百余人由江陵出发;庚申(十八日),到达长安。

隋主以梁主在外,遣武乡公崔弘度将兵戍江陵。军至都州,梁主叔父太傅安平王岩、弟荆州刺史义兴王等恐弘度袭之,乙丑,遣都官尚书沈君公诣荆州刺史宜黄侯慧纪请降。九月,庚寅,慧纪引兵至江陵城下。辛卯,岩等驱文、武、男、女十万口来奔。

隋文帝因为后梁国主离开了国家,就派遣武乡公崔弘度率军戍守江陵。崔弘度军至都州,后梁国主的叔父太傅安平王萧岩、弟弟荆州刺史义兴王萧等人害怕崔弘度趁机袭取江陵,乙丑(二十三日),萧岩、萧派遣都官尚书沈君公向陈朝荆州刺史宜黄侯陈慧纪请求降附。九月,庚寅(十八日),陈慧纪率军抵达江陵城下。辛卯(十九日),萧岩、萧等人带领后梁国文武官吏、平民百姓共十万人投奔陈朝。

隋主闻之,废梁国;遣尚书左仆射高安集遗民;梁中宗、世宗各给守冢十户;拜梁主琮上柱国,赐爵莒公。

隋文帝得知此事,下令废掉后梁;又派遣尚书左仆射高前去聚集安置没有降附陈朝的平民百姓;并下令给宣帝、孝明帝各十户人家守护陵墓;还任命后梁国主萧琮为上柱国,封爵莒公。

(12)甲午,大赦。

(12)甲午(二十二日),陈朝大赦天下。

(13)冬,十月,隋主如同州;癸亥,如蒲州。

(13)冬季,十月,隋文帝巡幸同州;癸亥(二十二日),又巡幸蒲州。

(14)十一月,丙子,以萧岩为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萧谳为吴州刺史。

(14)十一月,丙子(初五),陈朝任命萧岩为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萧谳为吴州刺史。

(15)丁亥,以豫章王叔英兼司徒。

(15)丁亥(十六日),陈朝任命豫章王陈叔英兼任司徒。

(16)甲午,隋主如冯翊,亲祠故社;戊戌,还长安。

(16)甲午(二十三日),隋文帝巡幸冯翊,亲自祭祀他出生地的社神,戊戌(二十七日),返回长安。

是行也,内史令李德林以疾不从,隋主自同州敕书追之,与议伐陈之计。乃还,帝马上举鞭南指曰:“待平陈之日,以七宝装严公,使自山以东无及公者。”隋文帝这次出巡,内史令李德林由于生病没有随行,文帝从同州下敕书召他前去,与他商议讨伐南陈的计划。等回到长安,文帝骑马举鞭指向南方说:“待平定南陈时,用七宝来装饰您,使崤山以东的士大夫,没有人能像你那样显贵。

(17)初,隋主受禅以来,与陈邻好甚笃,每获陈谍,皆给衣马礼遣之,而高宗犹不禁侵掠。故太建之末,隋师入寇;会高宗殂,隋主即命班师,遣使赴吊,书称姓名顿首。帝答之益骄,书末云:“想彼统内如宜,此宇宙清泰。”隋主不悦,以示朝臣,上柱国杨素以为主辱臣死,再拜请罪。

(17)起初,隋文帝受禅即位以来,与陈朝十分友好,每次抓获陈朝的间谍,都赠送衣服、马匹,客气地予以遣返。然而陈宣帝还是不断地让军队侵扰隋朝边境。所以在太建末年,隋朝军队对南陈发动了一次进攻,适逢陈宣帝去世,隋文帝即下令班师退军,又派遣使者前去吊唁,在给陈后主的信中有“杨坚顿首”之语。陈后主的回信却越发狂妄自大,信末说:“想你统治的区域内安好,这里是天下清平。”隋文帝看了回信很不高兴,并把它展示给朝臣,上柱国杨素认为君主受辱,臣下该死,再一次跪拜叩头请罪。

隋主问取陈之策于高,对曰:“江北地寒,田收差晚;江南水田早熟。量彼收获之际,微征士马,声言掩袭,彼必屯兵守御,足得废其农时。彼既聚兵,我便解甲。再三若此,彼以为常;后更集兵,彼必不信。犹豫之顷,我乃济师;登陆而战,兵气益倍。又,江南土薄,舍多茅竹,所有储积皆非地窖。若密遣行人因风纵火,待彼修立,复更烧之,不出数年,自可财力俱尽。”隋主用其策,陈人始困。

隋文帝向高询问平定陈朝的策略,高回答说:“长江以北地区天气寒冷,田里庄稼的收获要晚一些;而江南地区水田里庄稼要成熟得早一些。估计在对方的收获季节,我们征集少量军队,声言要袭击江南,他们必定屯兵守御。这样足以使他们耽误农时。等到对方聚集了军队,我们便可以解甲散兵。如此反复,他们就会习以为常;然后我们再调集大军准备进攻,他们必然不会相信。这样,在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我们的大军已经渡过了长江;我军渡江登岸与敌军作战,士气就会大增。再说江南水浅土薄,房舍多用茅竹搭成,所有的储积都不是藏在地窖里。如果我们暗中派人因风纵火,焚其储积,等他们重修后,再去焚烧。这样不出数年,对方必定力竭财尽。”隋文帝采纳了高的计谋,陈朝官府百姓开始感到疲惫不堪。

于是杨素、贺若弼及光州刺史高劢,虢州刺史崔仲方等争献平江南之策。仲方上书曰:“今唯须武昌以下,蕲、和、滁、方、吴、海等州,更帖精兵,密营度计;益、信、襄、荆、基、郢等州,速造舟楫,多张形势,为水战之具。蜀、汉二江是其上流,水路冲要,必争之所。贼虽流头、荆门、延洲、公安、巴陵、隐矶、夏首、蕲口、湓城置船,然终聚汉口、峡口,以水战大决。若贼必以上流有军,令精兵赴援者,下流诸将即须择便横渡;如拥众自卫,上江诸军鼓行以前。彼虽恃九江、五湖之险,非德无以为固;徒有三吴、百越之兵,非恩不能自立矣。”隋主以仲方为基州刺史。

于是上柱国杨素、吴州总管贺若弼以及光州刺史高劢、虢州刺史崔仲方等人都争献平定陈朝的策略。崔仲方上书说:“如今必须自武昌以下,在蕲、和、滁、方、吴、海等州增加精兵,秘密进行部署、筹划;在益、信、襄、荆、基、郢等州立刻建造舟船,同时尽量壮大声势,作水战的准备。蜀、汉二江在长江的上流,是水陆要地,势所必争。陈朝虽然在流头、荆门延州、公安、巴陵、隐矶、夏首、蕲口、湓城等地置备了船只,但最终还是要聚集大军于汉口、峡口,通过水战来与我们决战。如果陈朝断定我们只在上游部署有重兵,因而命令精锐部队赶赴上游增援,我们在下游的将帅即可率军乘机横渡长江;如果陈朝把精锐部队都部署在下游守卫,我们的上游诸军即可顺流而下,鼓行向前。陈朝虽然有九江、五湖之险可资凭恃,但失德则难以固守;徒有精锐骁勇的三吴、百越之兵,因无恩则不能自立。”于是隋文帝任命崔仲方基州刺史。

及受萧岩等降,隋主益忿,谓高曰:“我为民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战船。人请密之,隋主曰:“吾将显行天诛,何密之有!”使投其柿于江,曰:“若彼惧而能改,吾复何求!”

等到陈朝接受后梁萧岩等人投降,隋文帝更加愤怒,对高说:“我作为天下百姓的父母,怎么能因为有长江一条衣带宽的水而不去拯救他们呢!”于是命令大造战船。有人建议应该秘密准备,隋文帝说:“我将要替天行道,进行讨伐,有什么可保密的呢!”并让造船者把砍削下的碎木片投进江里,使其顺流而下,说:“如果陈朝害怕,改过自新,我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杨素在永安,造大舰,名曰“五牙”。上起楼五层,高百余尺;左右前后置六拍竿,并高五十尺,容战士八百人;次曰“黄龙”,置兵百人。自余平乘、舴艋各有等差。

杨素率军在永安,建造大船,名叫“五牙”。在船上建五层楼,高一百余尺;又在船的左右前后设置了六根拍竿,都高五十尺,可乘载战士八百人。二号战船名叫“黄龙”,船上可乘载战士一百人。其余称作“平乘”、“舴艋”的舰船大小不等。

晋州刺史皇甫续将之官,稽首言陈有三可灭。帝问其状,曰:“大吞小,一也。以有道伐无道。二也。纳叛臣萧岩,于我有词,三也。陛下若命将出师,臣愿展丝发之效!”隋主劳而遣之。

隋朝晋州刺史皇甫续将要赴任,在向隋文帝辞行时叩头行礼上言平定陈朝有三条理由。隋文帝问具体情况,皇甫续回答说:“第一是以大国吞并小国;第二是以有道讨伐无道;第三是陈朝接纳叛臣萧岩等人,我们师出有名。陛下如果命将出师,我愿意效微薄之力。”隋文帝对他加以慰劳,然后让他赴晋州上任。

时江南妖异特众,临平湖草久塞,忽然自开。帝恶之,乃自卖于佛寺为奴以厌之。又于建康造大皇寺,起七级浮图;未毕,火从中起而焚之。

当时江南妖异怪事极多,临平湖久被水草堵塞,此时突然散开。陈后主非常厌恶,于是自卖于佛寺为奴隶,想以此来镇住妖异。又下令在建康城中修建大皇寺,在寺中建造七层宝塔;还未完工,佛塔就从中起火被焚毁。

吴兴章华,好学,善属文,朝臣以华素无伐阅,竞排诋之,除太市令。华郁郁不得志,上书极谏,略曰:“昔高祖南平百越,北诛逆虏,世祖东定吴会,西破王琳,高宗克复淮南,辟地千里,三祖之功勤亦至矣。陛下即位,于今五年,不思先帝之艰难,不知天命之可畏;溺于嬖宠,惑于酒色;祠七庙而不出,拜三妃而临轩;老臣宿将弃之草莽,谄佞谗邪升之朝廷。今疆埸日蹙,隋军压境,陛下如不改弦易张,臣见麋鹿复游于姑苏矣!”帝大怒,即日斩之。

吴兴人章华,好学不倦,工于诗文,朝中群臣因为他没有功劳,又缺乏资历,竞相诋毁他,任命他为太市令。章华郁郁不得志,于是上书尽力谏诤,大略说:“以前,高祖武皇帝南面平定百城,北面诛灭了叛逆的侯景;世祖文皇帝东面平定了吴兴、会稽地区,西面打败了王琳;高宗宣皇帝收复了淮南,拓地千里。三位先主的功绩劳苦已到极点。可是自陛下即位以来,至今已有五年,不思先帝创业的艰难,不知天命震怒之可畏;溺爱后宫嫔妃,沉湎酒色宴乐;祭祀祖宗七庙时托辞不出,册封三位妃子时则亲临殿庭;把老臣旧将弃置不用,将谄佞谗邪小人提拔进朝廷。如今边界在日益缩小,隋朝军队大兵压境,陛下如果不能改革自新,我认为国家将会很快灭亡,都城建康不久将变成一片废墟。”陈后主大怒,当天杀掉了章华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