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82年

582年

582年为陈朝至德元年隋(隋开皇二年),这一年突厥掠夺陇西一带,隋与突厥之战以突厥获胜告终。陈叔宝继位为陈朝第五任皇帝陈后主。另外隋朝末年割据势力之一的李密出生 。

壬寅年(虎年

开皇二年

陈朝太建十四年

陈朝至德元年

高昌延昌二十二年

西梁天保二十一年

1、公元582年,隋文帝颁令在汉长安城东南的今西安城址营建新都大兴城

2、公元582年8月,摩里斯加冕成为拜占庭皇帝。

3、公元582年,隋文帝下诏,全国各地死罪犯人,不准在本地处决,必须送大理寺复审,审毕再送尚书省奏请皇帝裁定。

4、公元582年,改检校御史为监察御史。

5、公元582年,陈宣帝死,太子陈叔宝继位。

6、公元582年,杨坚下令开渠,引杜阳水(今陕西漆水河)灌溉三畸原。

7、公元582年)撤销永昌郡,大昌县属信州总管府和巴东郡。

8、公元582年,隋文帝重新颁布均田令,并推行于全国。

9、公元582年),隋将韩僧寿、李充分别在临泾县西的鸡头山和河北山,击败突厥

风景名胜

济渎庙

济渎庙

济渎庙,全称济渎北海庙,坐落于济源市西北济水发源地,是古“四渎”唯一一处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河南省现存最大的一处古建筑群落,被誉为中原古代建筑的“博物馆”。济渎庙始建于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是朝廷为祭祀“四渎”神之一的济水神所建。自隋以来,历代皇帝遣使莅临,举行盛大祭典活动,一直延续到清代。

西安大兴善寺

大兴善寺位于西安城南约2.5公里的小寨兴善寺西街。始建于晋武帝司马炎泰始至泰康年间(公元265公元289年初称遵善寺。隋文帝杨坚开皇二年(公元582年),在遵善寺的基础进行扩建,因寺院在都城大兴城的靖善坊中,故易名“大兴善寺”。

木塔寺

木塔寺,原名万寿寺,位于甘肃省张掖市县府南街,原张掖中学校园内,现为古塔广场。寺与塔初建于北周或更早一些,经隋、唐、明、清历代重修。据《重修万寿寺碑记》载,“释迦涅盘时,火化三昧,得舍利子八万四千粒,阿育王造塔置瓶每粒各建一塔,甘州木塔其一也”。据《甘镇志》记载:后周时已有之,隋开皇2年(公元582年)重建。

历史纪事 正月,陈宣帝死。太子叔宝即位,是为后主。隋建新都城于龙首山(今陕西西安旧城北),名大城。突厥五可汗(沙钵略、罗、达头、阿波、贪许)率四十万众入长城,武威天水、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六郡(六郡包括今陕西、甘肃北部)损失员重,牲畜被抢掠一空。隋军阻击,互有胜败。突厥兵旋退去。

文化纪事 何之元撰《梁典》

太建十四年(五八二),陈朝学者何之元撰《梁典》。何之元,泸江(今安徽庐江)人,初为始兴王陈叔陵谘议参军。是年陈叔陵被诛。之元于是屏绝人事,锐精著述。以为南朝萧梁自武帝至敬帝,其兴亡之运,盛衰之迹,足以垂鉴。于是定褒贬,究其始终,事起南齐永元元年(四九九),迄至于陈太建六年(五七四)。凡七十五年。草为三十卷,号为《梁典》。其书今巳佚。

杂谭逸事 陈宣帝崩驾

太建十四年(五八二)一月,宣帝陈顼病重,召皇太子陈叔宝与始兴王陈叔陵、长沙王陈叔坚并入宫侍疾。十日,宜帝崩于内殿。陈顼,字绍世,小字师利,陈高祖陈霸先之侄,生于梁中大通二年(五三零)七月,侯景乱梁时,跟随陈霸先起兵讨贼,累官直将军、中书侍郎,受陈霸先派遣入侍梁元帝。江陵沦陷,陈顼被西魏军迁于关右。永定元年(五五七)陈朝建立时,遥袭封为始兴郡王,邑二千户。三年(五五九)高祖崩,陈顼兄陈嗣位,改封陈顼为安成王。天嘉三年(五六二)自北周南返,授侍中、中书监,寻授使持节都督五州诸军事,掌军政大权。光大元年(五六七)废帝陈伯宗嗣位,拜司徒,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慈训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以陈顼入纂大统太建元年(五六九)一月四日即皇帝位,是为陈宣帝。宣帝有人君之量,气度宏伟,在位十四年,陈国内政治安定,经济发展,海外诸国如百济、新罗及丹丹、盘盘多次来朝。太建五年(五七三)派吴明彻统率大军北伐,大破北齐,收复淮南江北大片土地。太建九年(五七七)吴明彻大军被北周击破,江北之地又尽入北周之手。江左小朝廷于是日益削弱,而宣帝并无御敌之略,严加长江防御而已。死时遗诏四方州镇各守所职,并停赴丧,以防北方隋军趁机进攻。时年五十三岁。死后葬显宁陵,庙号高宗。

陈宣帝崩驾

陈太建十四年(五八二)一月,宣帝陈顼病重,召皇太子陈叔宝与始兴王陈叔陵、长沙王陈叔坚并入宫侍疾。十日,宜帝崩于内殿。陈顼,字绍世,小字师利,陈高祖陈霸先之侄,生于梁中大通二年(五三0)七月,侯景乱梁时,跟随陈霸先起兵讨贼,累官直将军、中书侍郎,受陈霸先派遣入侍梁元帝。江陵沦陷,陈顼被西魏军迁于关右。永定元年(五五七)陈朝建立时,遥袭封为始兴郡王,邑二千户。三年(五五九)高祖崩,陈顼兄陈嗣位,改封陈顼为安成王。天嘉三年(五六二)自北周南返,授侍中、中书监,寻授使持节都督五州诸军事,掌军政大权。光大元年(五六七)废帝陈伯宗嗣位,拜司徒,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慈训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以陈顼入纂大统,太建元年(五六九)一月四日即皇帝位,是为陈宣帝。宣帝有人君之量,气度宏伟,在位十四年,陈国内政治安定,经济发展,海外诸国如百济、新罗及丹丹、盘盘多次来朝。太建五年(五七三)派吴明彻统率大军北伐,大破北齐,收复淮南江北大片土地。太建九年(五七七)吴明彻大军被北周击破,江北之地又尽入北周之手。江左小朝廷于是日益削弱,而宣帝并无御敌之略,严加长江防御而已。死时遗诏四方州镇各守所职,并停赴丧,以防北方隋军趁机进攻。时年五十三岁。死后葬显宁陵,庙号高宗。

陈始兴王作乱

陈始兴王陈叔陵,皇太子陈叔宝异母弟,性苛刻狡险,好盗发古冢,与侍中新安王陈伯固趣味相投,密图不轨。太建十四年(五八二)一月四日,宣帝病重,陈叔陵与皇太子陈叔宝、长沙王陈叔坚入宫侍疾。叔陵心怀异志,暗藏切药利刀。十日,陈宣帝崩,叔陵即命左右于外取剑,引起陈叔坚的警觉。十一日,敛宣帝尸时,太子陈叔宝哀哭俯伏,陈叔陵抽药刀砍陈叔宝胫,叔宝当即闷绝于地,太子母柳后来救,叔陵又砍倒柳后,乳母吴氏自后抱住叔陵胳膊,陈叔宝乘机爬起得免,陈叔坚将叔陵抓获,叔陵力大挣脱,逃出宫门,赦囚犯为兵,又召诸王将帅,除陈伯固外,无人响应。太子陈叔宝召右卫将军萧摩诃帅步骑数百围东府,陈叔陵企图招降萧摩诃,被摩诃拒绝。叔陵自知难逃,先将其妃张氏及宠妾七人沉于井,自率步骑百人欲突围奔隋,被萧摩诃军邀击,陈叔陵、陈伯固并被斩首。叔陵诸子并赐死,其亲信也一并伏诛,一场内乱于是被平定。陈叔陵,宣帝陈顼第二子,生于江陵,曾随父往西魏作人质,天嘉三年(五六二)与兄陈叔宝一同还陈朝。太建元年(五六九)十六岁时封始兴郡王,使持节都督三州诸军事。九年(五七七)又加扬州刺史,住治东府,而多关问台省事务。得宣帝的喜爱,任侍中、中军大将军。宣帝死时企图夺嫡取皇位,终致兵败被杀。

陈叔宝即皇帝位

陈太建十四年(五八二)一月十三日,皇太子陈叔宝即皇帝位,是为陈后主。即位之日,大赦天下。后主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宣帝陈顼嫡长子,母柳氏,河东门阀世族女,梁元帝承圣二年(五五三)生叔宝于江陵。江陵沦陷时母子俩曾随陈顼入质西魏,天嘉三年(五六二)南归建康(今江苏南京),立为安成王世子。太建元年(五六九)一月四日立为皇太子。

隋立三行台

开皇二年(五八二)一月十六日,隋文帝置河北道行台于并州(今山西太原),以晋王杨广为行台尚书令;置西南道行台于益州,以蜀王杨秀为尚书令。文帝杨坚有鉴于北周孤弱亡国的教训,故使二子出任方面。又因二王年少,于是盛选朝宫中贞良有才望者为僚佐,河北道行台选灵州刺史王韶为尚书右仆射,鸿胪卿李雄兵部尚书,左武卫将军李彻总掌晋王府诸军事。西南道行台选兵部尚书元岩益州总管府长史。王韶李雄元岩都是有名的正直大臣。二王欲奢侈非法,王韶元岩切谏,使二王敬惮而不敢违法度。文帝闻知诏优嘉奖。后又立河南道行台,以秦王杨俊为行台尚书令、洛州刺史,驻治洛阳,领关东兵。

陈顼(公元528年公元582年)

陈顼,大陈孝宣帝,南北朝时期陈朝第四位皇帝(公元569年公元582年在位),在位14年,年号太建。他是高祖武皇帝陈霸先的侄子,世祖文皇帝陈的弟弟。他本来是陈废帝陈伯宗的辅佐大臣,后废掉了陈伯宗,自立为帝。公元573年(太建五年),派大将吴明彻乘北齐大乱之机北伐,攻占了吕梁(在今江苏徐州附近)和寿阳,一度占有淮、泗之地,但最后被北周夺走。总的来说,陈顼在位期间,国家比较安定,政治也较为清明。陈顼于陈太建十四年崩(公元582年),享年55岁。陈顼谥号为孝宣帝,庙号高宗。葬显宁陵(在今南京郊区)。

(1)春,己酉,正月,上不豫,太子与始兴王叔陵、长沙王叔坚并入侍疾。叔陵阴有异志,命典药吏曰:“切药刀甚钝,可砺之!”甲寅,上殂。仓猝之际,叔陵命左右于外取剑。左右弗悟,取朝服木剑以进,叔陵怒。叔坚在侧,闻之,疑有变,伺其所为。乙卯,小剑。太子哀哭俯伏。叔陵抽锉药刀斫太子,中项,太子闷绝于地;母柳皇后走来救之,又斫后数下。乳媪吴氏自后掣其肘,太子乃得起;叔陵持太子衣,太子自备得免。叔坚手扼叔陵,夺去其马,仍牵就柱,以其褶袖缚之。时吴媪已扶太子避贼,叔坚求太子所在,欲受生杀之命。叔陵多力,奋袖得脱,突走出云龙门,驰车还东府召左右断青溪道,赦东城囚以充战士,散金帛赏赐;又遣人往新林追所部兵;仍自被甲,著白布帽,登城西门招募百姓;又召诸王将帅,莫有至者,唯新安王伯固单马赴之,助叔陵指挥。叔陵兵可千人,欲据城自守。

(1)春季,正月,己酉(初五),陈宣帝患病,太子陈叔宝与始兴王陈叔陵、长沙王陈叔坚一同入宫侍疾。陈叔陵心怀不轨,对掌管药品的官吏下令说:“切药草的刀太钝了,应该磨一磨。”甲寅(初十),陈宣帝去世。仓促之际,陈叔陵命令左右随从到宫外取剑,随从没有明白他的用意,取来他朝服上作为装饰用的木剑进呈,陈叔陵见了大怒。陈叔坚在一旁,看到了陈叔陵的所作所为,怀疑将有变故,于是就暗中监视陈叔陵的举动。乙卯(十一日),陈宣帝遗体入殓,太子俯伏痛哭。陈叔陵乘机抽出切药刀向太子砍去,砍中了太子的颈项,太子昏倒在地;太子生母柳皇后赶来救护太子,也被陈叔陵砍了数下。太子的奶妈吴氏从后面扯住陈叔陵的胳膊,太子才得以爬起;陈叔陵又抓住太子的衣服,太子奋力争脱,才得免于难。陈叔坚扑上去用手扼住陈叔陵的脖子,夺去他手中的刀,然后把他拖到一根柱子旁,就用他的衣袖将他捆在柱子上。当时奶妈吴氏已经扶太子出殿躲避,陈叔坚就去寻找太子,向他请示对陈叔陵如何处置。陈叔陵健壮有力,奋力挣脱衣袖,冲出云龙门,乘车驰还扬州治所东府城。他召集左右随从阻断通向宫廷所在台城的青溪道,又下令赦免东府城囚徒以充战士,散发金帛钱财赏赐战士,又派人前往新林,追还他所指挥的军队,并亲自穿上甲胄,戴上白布帽,登上城西门招募百姓。他又征召宗室诸王和将帅,但无人响应,只有陈伯固单枪匹马来投奔,协助他指挥军队。陈叔陵的军队大约有一千人,打算占据府城自守。

时众军并缘江防守,台内空虚。叔坚白柳后,使太子舍人河内司马申,以太子命召右卫将军萧摩诃入见受敕,帅马步数百趣东府,屯城西门。叔陵惶恐,遣记室韦谅送其鼓吹与摩诃,谓曰:“事捷,必以公为台辅。”摩诃绐报之曰:“须王心膂节将自来,方敢从命。”叔陵遣其所亲戴温、谭骐诣摩诃,摩诃执以送台,斩其首,徇东城。

当时陈朝军队都被部署在沿江一带防守,宫廷内兵力空虚。陈叔坚启奏柳皇后,派遣太子舍人河内人司马申以太子的名义征召右卫将军萧摩诃入宫接受敕令,统率步、骑兵数百人进军东府城,部署在城西门外。陈叔陵惶恐不安,派遣记室参军韦谅把他的鼓吹仪仗送给萧摩诃,并对他说:“如果你帮助我举事成功,我一定任命你为辅政大臣。”萧摩诃骗韦谅说:“必须让始兴王的心腹大将亲自来说,我才能听从命令。”于是陈叔陵又派亲信戴温、谭骐来到萧摩诃军营,被萧摩诃抓起来送往台省,斩首后于东府城示众。

叔陵自知不济,入内,沈其妃张氏及宠妾七人于井,帅步骑数百自小航渡,欲趣新林,乘舟奔隋。行至白杨路,为台军所邀。伯固见兵至,旋避入巷,叔陵驰骑拔刃追之,伯固复还,叔陵部下多弃甲溃去。摩诃马容陈智深迎刺叔陵僵仆,陈仲华就斩其首,伯固为乱兵所杀,自寅至巳乃定。叔陵诸子并赐死,伯固诸子宥为庶人。韦谅及前衡阳内史彭、谘议参军兼记室郑信典签俞公喜并伏诛。,叔陵舅也。信、谅有宠于叔陵,常参谋议。谅,粲之子也。

陈叔陵自知不能成功,于是回到府内,把妃子张氏和宠妾七人沉入井中溺死,然后率领步、骑数百人从小航渡过秦淮河,想要逃往新林,再乘船投奔隋朝。走到白杨路,遭到政府军队截击。陈伯固看见朝廷大军来到,就躲进街巷想独自逃命,陈叔陵发现后驱马拔刀追赶,陈伯固只好又和他一起返回。陈叔陵的部下丢盔弃甲,纷纷溃逃。萧摩诃的马容陈智深迎面把陈叔陵刺落马下,陈仲华上前就势割下首级,陈伯固则被乱兵杀死;一场混战从寅时开始到巳时才被平息。事后,朝廷将陈叔陵的儿子全部赐死,陈伯固的儿子免死降为平民。陈叔陵的同党记室参军韦谅、前衡阳内史彭、谘议参军兼记室郑信、典俞公喜也一起处死。彭是陈叔陵的舅舅。郑信、韦谅是因为受到陈叔陵的宠信,经常参预谋划。韦谅是韦粲的儿子。

丁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

丁巳(十三日),陈朝皇太子陈叔宝即皇帝位,大赦天下。

(2)辛酉,隋置河北道行台于并州,以晋王广为尚书令;置西南道行台于益州,以蜀王秀为尚书令。隋主惩周氏孤弱而亡,故使二子分莅方面。以二王年少,盛选贞良有才望者为之僚佐;以灵州刺史王韶为并省右仆射,鸿胪卿赵郡李雄兵部尚书,左武卫将军朔方李彻总晋王府军事,兵部尚书元岩为益州总管府长史。王韶、李雄、元岩俱有骨鲠名,李彻前朝旧将,故用之。

(2)辛酉(十七日),隋朝在并州设置河北道行台,任命晋王杨广为尚书令;又在益州设置西南道行台,任命蜀王杨秀为尚书令。隋文帝吸取了北周宇文氏孤弱无援而灭亡的教训,所以分派两个儿子各统御一方,以辅弼朝廷。又因为二王年少,于是精心挑逃正直贤能、有才能声望的大臣担任他们的僚佐。任命灵州刺史王韶为并州行台右仆射,鸿胪卿赵郡人李雄为兵部尚书,左武卫将军朔方人李彻总管晋王府军事;又任命兵部尚书元岩为益州总管府长史。王韶、李雄、元岩都由于为人刚直而负有盛名,李彻是前朝北周的旧将,所以文帝重用他们。

初,李雄家世以学业自通,雄独习骑射。其兄子旦让之曰:“非士大夫之素业也。”雄曰:“自古圣贤,文武不备而能成其功业者鲜矣。雄虽不敏,颇观前志,但不守章句耳。既文且武,兄何病焉!”及将如并省,帝谓雄曰:“吾儿更事未多,以卿兼文武才,吾无北顾之忧矣。”

当初,李雄的家族世代都是通过儒学而获取功名的,只有李雄喜欢练习骑马、射箭。他哥哥李子旦责备他说:“骑马、射箭不是士大夫所应从事的事业。”李雄回答说:“自古以来的圣贤君子,不具备文武全才而能建功立业的人很少。我虽然不聪敏,但也读了不少前代书籍,只是没有墨守章句训诂罢了。我要做到能文能武,兄长为什么要责备我呢?”及至李雄将要赴并州上任,隋文帝对他说:“我的儿子杨广经历的事情不多,凭你的文才武略去辅佐他,我就没有北顾之忧了。”

二王欲为奢侈非法,韶、岩辄不奉教,或自锁,或排切谏。二王甚惮之,每事谘而后行,不敢违法度。帝闻而赏之。

晋王杨广、蜀王杨秀经常想违犯制度规定追求奢侈享受,王韶、元岩总是拒绝执行二王的指令,或者自锁请罪,或者闯进去切实劝谏。因此二王非常惧怕他们,凡事总是先与他们商议后再去实行,不敢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隋文帝得知后,就下令奖赏王韶、元岩。

又以秦王俊为河南道行台尚书令、洛州刺史,领关东兵。

隋朝又任命秦王杨俊为河南道行台尚书令、洛州刺史,统领关东地区的军队。

(3)癸亥,以长沙王叔坚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萧摩诃车骑将军、南徐州刺史,封绥远公,始兴王家金帛累巨万,悉以赐之。以司马申为中书通事舍人。

(3)癸亥(十九日),陈朝任命长沙王陈叔坚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萧摩诃为车骑将军、南徐州刺史,封爵绥远公,并把始兴王陈叔陵的万贯家产全都赏赐给他。又任命司马申为中书通事舍人。

乙丑,尊皇后为皇太后。时帝病创,卧承香殿,不能听政。太后居柏梁殿,百司众务,皆决于太后,帝创愈,乃归政焉。

乙丑(二十一日),陈后主诏令尊称柳皇后皇太后。当时陈后主伤势很重,居住在承香殿休养,不能临朝听政。于是皇太后就住在柏梁殿,百官大臣禀奏的国事政务,都由皇太后裁决处理。直到陈后主伤势痊俞,皇太后才归政于他。

丁卯,封皇弟叔重为始兴王,奉昭烈王祀。

丁卯(二十三日),陈后主封弟弟陈叔重为始兴王,作为昭烈王陈道谈的后嗣。

(4)隋元景山出汉口,遣上开府仪同三司邓孝儒将卒四千攻甑山。镇将军陆纶以舟师救之,为孝儒所败;口、甑山、沌阳守将皆弃城走。戊辰,遣使请和于隋,归其胡墅。

(4)隋朝行军元帅元景山率军出兵汉口,派遣上开府仪同三司邓孝儒率军四千人巩打甑山。陈朝镇将陆纶率领水军前往救援,被邓孝儒打败,于是口、甑山、沌阳南陈守将全都弃城逃走。戊辰(二十四日),陈朝派遣使者请求和隋朝修好,并把去年夺取的胡墅城归还隋朝。

(5)己巳,立妃沈氏为皇后。辛未,立皇弟叔俨为寻阳王,叔慎为岳阳王,叔达为义阳王,叔熊为巴山王,叔虞为武昌王。

(5)己巳(二十五日),陈后主册立妃子沈氏为皇后。辛未(二十七日),又册封皇弟陈叔俨为寻阳王,陈叔慎岳阳王,陈叔达为义阳王,陈叔熊为巴山王,陈叔虞为武昌王。

(6)隋高奏,礼不伐丧;二月,己丑,隋主诏等班师。

(6)隋朝尚书左仆射高上疏说,根据礼节,不讨伐有丧事的敌国。二月,己丑(十五日),隋文帝诏令高等人班师回朝。

(7)三月,己巳,以尚书左仆射晋安王伯恭为湘州刺史,永阳王伯智为尚书仆射

(7)三月,己巳(二十五日),陈朝任命尚书左仆射晋安王陈伯恭为湘州刺史,永阳王陈伯智为尚书仆射

(8)夏,四月,庚寅,隋大将军韩僧寿突厥鸡头山上柱国李充突厥于河北山。

(8)夏季,四月,庚寅(十一日),隋朝大将军韩僧寿鸡头山打败突厥军队,上柱国李充在河北山打败突厥军队。

(9)丙申,立皇子永康公胤为太子。胤,孙姬之子,沈后养以为子。

(9)丙申(十七日),陈后主册立皇子永康公陈胤皇太子陈胤是孙姬的儿子,沈皇后养为己子。

(10)五月,己未,高宝宁引突厥寇隋平州,突厥悉发五可汁控弦之士四十万入长城。

(10(五月,己未(十六日),原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带领突厥军队进犯隋朝平州,突厥出动了五个可汗的全部军队共四十万人侵入长城以南。

(11)壬戌,隋任穆公于翼卒。

(11)壬戌(十九日),隋朝任穆公于翼去世。

(12)甲子,隋更命传国玺曰:“受命玺。”

(12)甲子(二十一日),隋朝改传国玺名为受命玺。

(13)六月,甲申,隋遣使来吊。

(13)六月,甲申(十二日),隋朝派遣使者到陈朝吊唁。

(14)乙酉,隋上柱国李光败突厥于马邑。突厥又寇兰州,凉州总管贺娄子干败之于洛可。

(14)乙酉(十三日),隋朝上柱国李光在马邑打败突厥军队。突厥军队又进犯兰州,被隋朝凉州总管贺娄子干在可洛打败。

(15)隋主嫌长安城制度狭小,又宫内多妖异。纳言苏威劝帝迁都,帝以初受命,难之;夜,与威及高共议。明旦,通直散骑庾秀才奏曰:“臣仰观乾象,俯察图记,必有迁都之事。且汉营此城,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甚宜人。愿陛下协天人之心,为迁徙之计。”帝愕然,谓、威曰:“是何神也!”太师李穆亦上表请迁都。帝省表曰:“天道聪明,已有征应;太师人望,复抗此请;无不可矣。”丙申,诏高等创造新都于龙首山。以太子左庶子宇文恺有巧思,领营新都副监。恺,忻之弟也。

(15)隋文帝嫌长安宫城的规模狭小,而且宫中经常出现妖妄怪异现象。纳言苏威劝文帝迁都,文帝因为受命登基不久,不宜轻动,因此感到很为难,于是就在夜里与苏威、尚书左仆射高一起商议。第二天早朝,通直散骑常侍庾季才上奏说:“我在昨晚仰头观察天象,又俯身对照察看图记,发现一定要迁移都城。况且从汉朝初年营建此城,至今已八百多年,水质变咸,不再适合饮用。希望陛下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制定出迁都的计划。”隋文帝很吃惊,对高、苏威说:“这多么灵验啊!”太师李穆也上表请求迁都,文帝看了他的奏疏后说:“天道明察,已经出现了迁都的征兆;太师是人望所归,又上表请求。由此看来,没有什么不可以了。”丙申(二十四日),隋文帝下诏令高等人负责在龙首山一带建造新宫城。因为太子左庶子宇文恺在建筑方面有巧妙的构思,于是任命他担任营建新城的副监。宇文恺是宇文忻的弟弟。

(16)秋,七月,辛未,大赦。

(16)秋季,七月,辛未(二十九日),陈朝大赦天下

(17)九月,丙午,设无大会于太极殿,舍身及乘舆御服。大赦。

(17)九月,丙午(初五),陈朝在太极殿举行佛教布施天下的无遮大法会,陈后主舍身寺庙并捐献了天子的舆车、衣服,又大赦天下

(18)丙午,以长沙王叔坚为司空,将军、刺史如故。

(18)丙午(初五),陈朝任命长沙王陈叔坚为司空,他的骠骑将军、扬州刺史职务仍旧。

(19)冬,十月,癸酉,隋太子勇屯兵咸阳以备突厥。

(19)冬季,十月,癸酉(初三),隋朝皇太了杨勇率军驻扎咸阳以防备突厥。

(20)十二月,丙子,隋命新都曰大兴城

(20)十二月,丙子(初七),隋朝命名新都为大兴城

(21)乙酉,隋遣沁源公虞庆则屯弘化以备突厥。

(21)乙酉(十六日),隋朝派遣沁源公虞庆则率军驻扎弘化郡以防备突厥。

行军总管达奚长儒将兵二千,与突厥沙钵略可汗遇于周,沙钵略有众十余万,军中大惧。长儒神色慷慨,且战且行,为虏所冲,散而复聚,四面抗拒。转斗三日,昼夜凡十四战,五兵咸尽,士卒以拳殴之,手皆骨见,杀伤万计。虏气稍夺,于是解去。长儒身被五疮,通中者二;其战士死者什八九。诏以长儒为上柱国,余勋回授一子。

隋朝行军总管达奚长儒率军两千人,与突厥沙钵略可汗在周相遇,沙钵略的军队有十万多人,隋军官兵大为恐惧。达奚长儒神色慷慨激昂,率军边战边行,队伍虽多次被突厥军队冲散,但很快又重新聚合,摆开阵势,四面抗拒。隋军转战三日,昼夜与突厥交锋十四战,后来所有的兵器都已用尽,士卒只好用拳头殴打敌人,手都露出了骨头,总共杀伤敌人一万多人。突厥军队士气逐渐丧失,最后解围退走。达奚长儒身上五处受伤,其中重伤两处;部下士卒死伤十分之八九。隋文帝下诏授予达奚长儒为上柱国,并将剩余功勋授予他的一个儿子。

时柱国冯昱屯乙弗泊,兰州总管叱列长叉守临洮,上柱国李崇屯幽州,皆为突厥所败。于是突厥纵兵自木硖、石门两道入寇,武威、天水、金城、上郡、弘化、延安,六畜咸尽。

当时隋朝柱国冯昱率军驻扎乙弗泊,兰州总管叱列长叉率军镇守临洮,上柱国李崇率军驻扎幽州,他们都被突厥打败。于是突厥纵兵从木硖、石门分两路入侵,武威、天水、金城、上郡、弘化、延安等郡的牲畜都被劫掠一空。

沙钵略更欲南入,达头不从,引兵而去。长孙晟又说沙钵略之子染干诈告沙钵略曰:“铁勒等反,欲袭其牙。”沙钵略惧,回兵出塞。

沙钵略可汗还想进一步南侵,达头可汗不从,率部退去。长孙晟又游说沙钵略可汗的儿子染干,染干谎报沙钵略说:“铁勒等部族起兵造反,打算袭击您的牙帐。”沙钵略害怕了,于是回兵出塞退去。

(22)隋主既立,待遇梁主,恩礼弥厚。是岁,纳梁主女为晋王妃,又欲以其子尚兰陵公主。由是罢江陵总管,梁主始得专制其国家。(22)隋文帝即位后,对待后梁孝明帝萧岿恩礼更加深厚。这一年,礼聘萧岿的女儿为晋王杨广的妃子,还打算让皇子杨娶兰陵公主为妻。因此废掉监护后梁的江陵总管,萧岿才得以全权统治国家。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