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62年

562年

壬午年(马年

南朝陈天嘉三年

高昌延昌二年

北齐太宁二年,河清元年

西梁大定八年,天保元年

北周保定二年

壬午年(马年

南朝陈天嘉三年

高昌延昌二年

北齐太宁二年,河清元年

西梁大定八年,天保元年

北周保定二年

大事件

突厥人拜占庭帝国与波斯帝国于公元562年签订和约。

阿瓦人就是古代中国北方的柔然西迁欧洲后的名字,公元562年巴雅汗统一在欧洲的阿瓦部落,建立了阿瓦帝国,疆域在伏尔加河、匈牙利和贝萨比亚地区。

秦汉为乌伤县,属会嵇郡,南北朝天嘉三年(公元562年),改称金华。

北周保定二年(公元562年),增设银州及中乡郡。

北周保定二年(公元562年),置会州于鸣沙县。

南朝陈天嘉三年(562年)复撤黎阳县,并入海宁县

公元562年大和政权在朝鲜半岛的据点被新罗所灭。

公元562年贝利萨留被指控参与谋反,被捕入狱。次年获释后不久去世。

公元562年吴人知聪,携带中医书、《明堂图》等约160卷赴日本,对该国后来古代医学,尤其是针灸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此为中国医学传到日本的最早记载。

土门弟室点密在公元562年自立为可汗,号称“十姓部落”,在今新疆一带建立西突厥政权。

陈文帝天嘉三年(公元562年)铸陈五铢。陈五铢钱直径一般2.35~2.5厘米,重3克左右。

升山灵岩寺建于南朝陈天嘉三年(公元562年)。

突厥人与波斯萨珊王朝结盟,于公元562年联合灭掉了突厥西部的劲敌哒王国并瓜分其地。

出生名人

道绰道绰(公无562645年),倡导口念佛号的净太宗祖师。并州汶水(今山西汶水)人,俗家姓卫。道宣《续高僧传》卷二十说他幼年时代,即以“恭让知名”年十四,出家为僧,早年研究《涅经》后又从慧瓒禅师研习空理。为信众先后讲《无量寿经》近二百遍,得到当地佛教徒的普遍敬重。

逝世名人 贺兰祥,公元515~562年,亦称贺兰盛乐,源出匈奴贺兰部,以部落称谓为氏。其先与魏俱起,有纥伏者,为贺兰莫何弗,因以为氏。其后有以良家子镇武川者,遂家焉。父初真,少知名,为乡闾所重。北周武帝轻信了派员的谎言,将贺兰祥打入天牢,最后在公元562年冤死于狱中。

北周开凿河渠、龙首渠

保定二年(五六二),北周凿河渠于蒲州(今山西永济西),龙首渠于同州(今陕西大荔),以广灌溉。

陈铸五铢钱

陈初,承梁末丧乱之后,江南生产遭受严重破坏,商品交换更形滞涩,陈朝境内铁钱已废而不行。梁朝末年私用两柱钱及鹅眼钱,其价同,但两柱重而鹅眼轻。此时,私家多铸钱,又间以锡铁。市易时兼以粟帛取代钱币。文帝天嘉三年(五六二,一说天嘉五年)。改铸五铢,一当鹅眼钱十。

后梁宣帝卒,子岿继立

(五一九至五六二),自承圣四年(五五五),称帝于江陵,建后粱,在位八载。安于俭素,不好酒色,抚将士有恩。以疆土褊隘,邑居残破,居常怏怏,抑郁不得志,终于后梁大定八年(五六二)二月忧愤发病而卒,年四十四。谥曰宣皇帝,庙号中宗。太子岿即帝位,改元天保,是为世宗孝明皇帝。生前笃好文义,所著文集十数卷。

留异败奔晋安

留异(?至五六四),陈初江南豪强。东阳长山(今浙江金华)人。世为郡着姓,本人乃乡里雄豪。梁时任晋安、安固二县令。侯景之乱起,还乡里,召募士卒。京城陷,异随临城公萧大连,任司马,委以军事。但他鼠首两端,叛服于侯景萧大连之间。荆州陷于西魏,王僧辩任其为东阳太守。陈(后为陈文帝)平定会稽时,异转输粮馈,遂拥擅一郡。绍泰二年(五五六),因功除持节、通直散骑常侍缙州刺史。为笼络异,陈又以长女丰安公主配其第三子贞臣。陈永定二年(五五八),征异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异迁延不就。陈文帝即位(五五九),改授都督缙州诸军事、安南将军、缙州刺史,领东阳太守。异对朝廷外示臣节,暗中与割据势力王琳相勾结。王琳败,天嘉二年(五六一),左卫将军沈恪将兵袭异,异出军下淮抗御,恪与战而败退钱塘,陈文帝降诏书以羁縻之。异知朝廷终将讨己,乃以兵戍下淮(今浙江桐庐东北、富春江东岸)及建德(今桐庐西南、富春江西岸),以备江路。文帝遣南徐州刺史侯安都讨之。留异以为官军必自钱塘江而来,天嘉三年,侯安都却从陆路由诸暨至永康,距东阳仅百里,异大惊,奔桃枝岭,于岩口立栅以拒之,安都大破其栅,异与子忠臣脱身奔晋安(今福建泉州),依陈宝应,安都虏其妻及余子,尽收铠仗而还。五年,陈宝应平,异被擒,斩于建康

北齐改元

北齐太宁二年(五六二)夏四月,青州刺史上言,今月庚寅河(黄河)、济(济水)清。武成帝以河,济清,改元河清

(1)春,正月,乙亥,齐主至邺;辛巳,祀南郊;壬午,享太庙;丙戌,立妃胡氏为皇后,子纬为皇太子。后,魏兖州刺史安定胡延之之女也。戊子,齐大赦。己亥,以冯翊王润为尚书左仆射。

(1)春季,正月,乙亥(疑误),北齐国主武成帝到了邺城。辛巳(疑误),在南郊祭天。壬午(疑误),献祭品于太庙。丙戌(疑误),立妃子胡氏为皇后,儿子高纬皇太子皇后是魏国兖州刺史安定人胡延之的女儿。戊子(疑误),北齐大赦天下。己亥(疑误),任命冯翊王高润为尚书左仆射。

(2)周凉景公贺兰祥卒。

(2)北周凉景公贺兰祥病逝。

(3)壬寅,周人凿河渠于蒲州,龙首渠于同州。

(3)壬寅(初一),北周在蒲州开凿河渠,在同州开凿龙首渠。

(4)丁未,周以安成王顼为柱国大将军,遣杜杲送之南归。

(4)丁未(初六),北周任命安成王陈顼柱国大将军,派杜杲送他回南方。

(5)辛亥,上祀南郊,以胡公配天;二月,辛酉,祀北郊。

(5)辛亥(初十),陈文帝在南郊祭天,同时也配祭胡公。二日辛酉(疑误),在北郊祭地。

(6)闰月,丁未,齐以太宰、平阳王淹为青州刺史,太傅、平秦王归彦为太宰、冀州刺史。

(6)闰月,丁未(疑误),北齐任命太宰、平阳王高淹为青州刺史,太傅、平秦王高归彦为太宰、冀州刺史。

归彦为肃宗所厚,恃势骄盈,陵侮贵戚。世祖即位,侍中开府仪同三司高元海御史中丞毕义云、黄门郎高乾和数言其短,且云:“归彦威权震主,必为祸乱。”帝亦寻其反覆之迹,渐忌之,伺归彦还家,召魏收于帝前作诏草,除归彦冀州,使乾和缮写;昼日,仍敕门司不听归彦辄入宫。时归彦纵酒为乐,经宿不知。至明,欲参,至门知之,大惊而退。及通名谢,敕令早发,别赐钱帛等物甚厚,又敕督将悉送至清阳宫。拜辞而退,莫敢与语,唯赵郡王睿与之久语,时无闻者。

高归彦受到北齐孝昭帝的厚待,依恃权势,十分骄横,对贵戚高官随意凌辱。北齐武成帝即位后,侍中、开府仪同三司高元海御史中丞毕义云,黄门郎高乾和多次陈说他的短处,而且说:“高归彦威权太重,震动天子,必定会成为祸乱之源。”武成帝也寻究他反覆无常的劣迹,便渐渐地对他猜忌起来。一天,乘着高归彦回家去了,武成帝把魏收叫来起草诏书,任命高归彦为冀州刺史,最后让高乾和抄写。天亮后,仍然敕令管门的不放高归彦随便入宫。当时高归彦在家里纵酒寻欢作乐,整宿酣饮,什么也不知道。到天亮想入朝参见皇帝,到宫门口才知道事情有变,自己已被派往冀州了,这才大惊失色,退了回去。高归彦通报了姓名要向皇帝谢恩,这时宫中又传出敕令,让他早点出发去上任,另外又赏赐了他很多钱帛财物,又敕令督将全部为他送行送到清阳宫。高归彦拜辞之后退了下来,没有人敢和他搭话,只有赵郡王高睿和他说了很久,当时没人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帝之为长广王也,清都和士开以善握槊、弹琵琶有宠,辟为开府行参军,及即位,累迁给事黄门侍郎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皆疾之,将言其事。士开乃奏元海等交结朋党,欲擅威福,乾和由是被疏。义云纳赂于士开,得为兖州刺史。

北齐武成帝还当长广王的时候,清都人和士开因为善于使槊、善于弹琵琶而得到长广王的恩宠,被征召来当了开府行参军。待到长广王即位为帝,和士开多次升迁,已经做到给事黄门侍郎了。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都讨厌他,准备有机会就告发他的劣迹。和士开先下手为强,就向武成帝汇报高元海等人互相勾通,结为朋党,想垄断政权,以便作威作福,高乾和从此被武成帝疏远了。毕义云和士开进纳贿赂,得到了兖州刺史的职务。

(7)帝征江州刺史周迪出镇湓城,又征其子入朝。迪趑且顾望,并不至。其余南江酋帅,私署令长,多不受召,朝廷未暇致讨,但羁縻之。豫章太守周敷独先入朝,进号安西将军,给鼓吹一部,赐以女妓、金帛,令还豫章。迪以敷素出己下,深不平之,乃阴与留异相结,遣其弟方兴袭敷;敷与战,破之。又遣其兄子伏甲船中,诈为贾人,欲袭湓城。未发,事觉,寻阳太守监江州事晋陵华皎遣兵逆击之,尽获其船仗。

(7)陈文帝征召江州刺史周迪出镇湓城,又征召他的儿子进朝廷。周迪趄观望,父子两人都不肯动身。其余南江的各位酋长,都私自代理地方官,也大多不接受朝廷征召,朝廷腾不出手来讨伐,只是对他们采取笼络安抚政策。豫章太守周敷率先受召进朝,朝廷便给了他一个安西将军的封号,给了他一队鼓吹乐队,还赐给他艺妓、金帛,让他还回豫章去。周迪因为周敷一直比自己地位低,而受封,所以深感不平,于是暗地里和留异相勾结,派他弟弟周方兴带兵去攻打周敷,周敷与之交战,把周方兴打败了。周迪又派他哥哥的儿子埋伏兵士于船中,假称是商人,想袭击湓城。但还没动手,事情就暴露了,寻阳太守监江州事晋陵人华皎派兵去迎击,把周迪方面的船只兵器全缴获了。

上以闽州刺史陈宝应之父为光禄大夫,子女皆受封爵,命宗正编入属籍。而宝应以留异女为妻,阴与异合。

陈文帝任命闽州刺史陈宝应的父亲为光禄大夫陈宝应的子女也都封爵,而且命令宗正把他们的名字编入官府名册。但陈宝应娶了留异的女儿为妻,因此暗地里和留异合作。

虞荔弟寄,流寓闽中,荔思之成疾,上为荔征之,宝应留不遣。寄尝从容讽以逆顺,宝应辄引他语以乱之。宝应尝使人读《汉书》,卧而听之,至蒯通韩信曰:“相君之背,贵不可言。”蹶然起坐,曰:“可谓智士!”寄曰:“通一说杀三士,何足称智!岂若班彪《王命》,识所归乎!”

虞荔的弟弟虞寄,寄居在闽中,虞荔因思念他而病了。陈文帝虞荔特地向闽中征召虞寄回朝,但陈宝应把人扣着不放。虞寄曾经在闲谈中对陈宝应劝谕叛逆和归顺何去何从的道理,但陈宝应一听就把话头引开,打乱虞寄的话。陈宝应曾经让人为他读《汉书》,自己躺着听,当听到蒯通游说韩信时说的话“看你后背的形状,骨相极贵,几乎不便说出”之时,突然坐起来,感叹说:“真可称为智士了!”虞寄在一边说:“蒯通这一番游说,造成了郦生被烹、田横失败、韩信骄纵亡身的后果,杀害了三个才俊之士,有什么足以称为智士的呢?这哪比得上班彪在《王命论》中能理解何去何从呢!”

寄知宝应不可谏,恐祸及己,乃着居士服,居东山寺,阳称足疾。宝应使人烧其屋,寄安卧不动。亲近将扶之出,寄曰:“吾命有所悬,避将安往!”纵火者自救之。

虞寄深知陈宝应是劝谏不过来了,担心灾祸降到自己身上,于是就穿上隐居不仕的士人服装,住进了东山寺,假称是脚上有毛病。陈宝应派人去烧他所住的房子,虞寄安然躺卧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身边亲近的人要扶他出来,虞寄说:“我的生命悬在人家手里,躲避了火烧,又能再躲到哪儿去呢?”结果是放火的人自己把他救出来了。

(8)乙卯,齐以任城王为司徒。

(8)北齐任命任城王高为司徒。

(9)齐扬州刺史行台王琳数欲南侵,尚书卢潜以为时事未可。上遣移书寿阳,欲与齐和亲。潜以其书奏齐朝,仍上启请且息兵。齐主许之,遣散骑常侍崔瞻来聘,且归南康愍王昙朗之丧。琳于是与潜有隙,更相表列。齐主征琳赴邺,以潜为扬州刺史,领行台尚书。瞻,之子也。

(9)北齐扬州刺史行台王琳多次想向南进犯,尚书卢潜认为时机未到,不可轻举妄动。陈文帝派人送书信到寿阳,想与北齐和好亲近。卢潜把信呈奏了北齐,仍然启请武成帝允许息兵,武成帝同意了,派散骑常侍崔瞻来陈朝聘问,并把南康愍王陈昙朗的遗体送还给陈朝王琳从此与卢潜产生了嫌隙,相互之间总是争执不已。武成帝征召王琳到邺城去,任命卢潜为扬州刺史,领行台尚书。崔瞻是崔的儿子。

(10)梁末丧乱,铁钱不行,民间私用鹅眼钱。甲子,改铸五铢钱,一当鹅眼之十。

(10)梁朝末年政败国乱,铁钱不再流通。民间私自流通着鹅眼钱。甲子(二十四日),改铸五铢钱,一枚五铢钱可兑换十枚鹅眼钱。

(11)后梁主安于俭素,不好酒色,虽多猜忌,而抚将士有恩。以封疆褊隘,邑居残毁,干戈日用,郁郁不得志,疽发背而殂;葬平陵,谥曰宣皇帝,庙号中宗。太子岿即皇帝位,改元天保;尊龚太后为太皇太后,王后曰皇太后,母曹贵嫔为皇太妃

(11)后梁国主习惯于节俭朴素,不好酒色,虽然性多猜忌,但却能体贴将士,广施恩惠。因为国家疆土狭小偏僻,老百姓的住所破败,干戈不断,所以总是郁郁不得志,终于因背疽发作而死,葬在平陵,谥号为宣皇帝,庙号中宗。太子萧岿即皇帝位,改年号为天保,尊龚太后为太皇太后,王皇后为皇太后,母亲曹贵嫔为皇太妃

(12)二月,丙子,安成王顼至建康,诏以为中书监中卫将军。

(12)三月,丙子(初七),安成王陈顼到达建康陈文帝下诏封他为中书监中卫将军。

上谓杜杲曰:“家弟今蒙礼遣,实周朝之惠;然鲁山不返,亦恐未能及此。”杲对曰:“安成,长安一布衣耳,而陈之介弟也,其价岂止一城而已哉!本朝敦睦九族,恕己及物,上遵太祖遗旨,下思继好之义,是以遣之南归。今乃云以寻常之土易骨肉之亲,非使臣之所敢闻也。”上甚惭,曰:“前言戏之耳。”待杲之礼有加焉。

陈文帝杜杲说:“我弟弟现在承蒙你们以礼相待送回来了,这实在是周朝的恩惠,然而我们要是不奉送鲁山城,你们恐怕也不会这样做的。”杜杲回答说:“安成王,不过是长安的一个布衣百姓,但却是陈朝皇帝的弟弟,他的价值岂止一座城池而已!我们周朝一向和亲族和睦相处,推己及人地讲求忠恕之道,上遵太祖之遗旨,下思永远和好人信义,因此才把安成王送回南方。现在您却说是用寻常的土地换回了骨肉至亲,这可不是我所能同意的。”陈文帝听了很觉惭愧,只好自我嘲解地说:“刚才说的是玩笑话。”接待杜杲的礼节超过了常规。

顼妃柳氏及子叔宝犹在穰城,上复遣毛喜如周请之,周人皆归之。

陈顼的妃子柳氏和儿子陈叔宝还滞留在穰城,陈文帝又派毛喜到北周去请求放还,北周把他们都送回来了。

(13)丁丑,以安右将军吴明彻江州刺史,督高州刺史黄法氍、豫章太守周敷共讨周迪

(13)丁丑(初八),陈朝任命安右将军吴明彻为江州刺史,指挥高州刺史黄法氍、豫章太守周敷一起去讨伐周迪

(14)甲申,大赦。

(14)甲申(十五日),陈朝大赦天下。

(15)留异始谓台军必自钱塘上,既而侯安都步由诸暨出永康,异大惊,奔桃枝岭,于岩口竖栅以拒之。安都为流矢所中,血流至踝,乘舆指麾,容止不变。因其山势,迮而为堰,会潦水涨满,安都引船入堰,起楼舰与异城等,发拍碎其楼堞。异与其子忠臣脱身奔晋安,依陈宝应。安都虏其妻及余子,尽收铠仗而还。

(15)留异开头认为朝廷军队一定会从钱塘江溯江而上,后来侯安都却从陆路经由诸暨兵发永康,留异大吃一惊,奔逃到桃枝岭,在山谷的入口处竖起栅栏进行防御。侯安都在进攻时被飞箭射中,鲜血一直流到脚踝处,但他坐在车子上指挥士兵,神色举止一点也不变。侯安都又依着山势,贴着山根修起了石堰,正好赶上下大雨,雨水涨满了堰坝,侯安都把船只开入堰内,造成楼房式的高层船舰,和留异修的城垣一般高,坐在船上的士兵使用攻坚器械,击碎了留异城上的墙堞。留异和他的儿子留忠臣脱身而逃,到晋安去投靠了陈宝应侯安都俘获了留异的妻子和其余的儿子,把他的铠甲兵器尽数收缴,得胜回朝。

异党向文政据新安,以上贞毅将军程文季为新安太守,帅精甲三百轻往攻之。文政战败,遂降。文季,灵洗之子也。

留异的同党向文政占据着新安,陈文帝任命贞毅将军程元季为新安太守,率领精兵三百名轻装前行,去袭击向文政。向文政战败,于是就投降了。程文季程灵洗的儿子。

(16)夏,四月,辛丑,齐武明娄太后殂。齐主不改服,绯袍如故。未几,登三台,置酒作乐,宫女进白袍,帝投诸台下。散骑常侍和士开请止乐,帝怒,挝之。

(16)夏季,四月,辛丑(初二),北齐武明娄太后去世。北齐国主武成帝不改换服装,仍然象往常一样穿着红色袍服。不久,武成帝又登上三台,摆酒奏乐,宫女给他送来了白袍子,但他却把它扔到了台下。散骑常侍和士开请求停止奏乐,武成帝勃然大怒,打了他。

(17)乙巳,齐遣使来聘。

(17)乙巳(初六),北齐派使者到陈朝聘问。

(18)齐青州上言河水清,齐主遣使祭之,改元河清

(18)北齐青州地方官启奏说黄河水变清了,武成帝派使者去祭黄河,并改换年号为河清

(19)先是,周之君臣受封爵者皆未给租赋。癸亥,始诏柱国等贵臣邑户,听寄食他县。

(19)早先,北周的群臣受封爵时都没有给他们邑地的租赋。癸亥(二十四日),才开始下诏规定柱国等享受采邑的贵臣,可以寄食于别的县。

(20)五月,庚午,周大赦。

(20)五月,庚午(初一),北周大赦天下。

(21)己丑,齐以右仆射斛律光尚书令

(21)己丑(二十日),北齐任命右仆射斛律光尚书令

(22)壬辰,周以柱国杨忠为大司空。六月,己亥,以柱国蜀国公尉迟迥为大司马。

(22)壬辰(二十三日),北周任命柱国杨忠为大司空。六月,己亥(初一),任命柱国蜀国公尉迟迥为大司马。

(23)秋,七月,己丑,纳太子妃王氏,金紫光禄大夫周之女也。

(23)秋季,七月,己丑(二十一日),陈朝为太子娶妃子王氏。王氏是金紫光禄大夫王周的女儿。

(24)齐平秦王归彦至冀州,内不自安,欲待齐主如晋阳,乘虚入邺。其郎中令吕思礼告之。诏大司马段韶司空娄睿讨之。归彦于南境置私驿,闻大军将至,即闭城拒守。长史宇文仲鸾等不从,皆杀之。归彦自称大丞相,有众四万。齐主以都官尚书封子绘,冀州人,祖父世为本州刺史,得人心,使乘传至信都,巡城,谕以祸福。吏民降者相继,城中动静,小大皆知之。

(24)北齐平秦王高归彦到了冀州后,内心很不安定,想等皇帝去晋阳时,乘虚打入邺城。他手下的郎中令吕思礼告发了他。武成帝下诏派大司马段韶、司空娄睿去讨伐他。高归彦在南边设置了私人驿站以打听消息,听说朝廷大军将到,便关上城门固守抵抗。长史宇文仲鸾等人不服从,都被杀掉了。高归彦自称大丞相,有军队四万人。武成帝考虑到都官尚书封子绘是冀州人,祖父、父亲世代为冀州刺史,很得人心,就派他乘驿马到了信都。封子绘到信都之后,一边巡视城池,一边对城中吏民晓谕避祸趋福的道理。官吏和民众相继跑出来投降。城里有什么动静,都有人报告,大事小事全都知道。

归彦登城大呼云:“孝昭皇帝初崩,六军百万,悉在臣手,投身向邺,奉迎陛下。当时不反,今日岂反邪!正恨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诳惑圣上,疾忌忠良,但为杀此三人,即临城自刎。”既而城破,单骑北走,至交津,获之,锁送邺。乙未,载以露车,衔木面缚,刘桃枝临之以刃,击鼓随之,并其子孙十五人皆弃市。命封子绘冀州事。

高归彦登上城头大声呼叫说:“孝昭皇帝刚驾崩时,六路兵马百万余人,都在我手中控制着。我投身到邺城去,奉迎陛下来就皇位。当时我都没有造反。今日我这样做,是被逼的,难道是造反吗?我恨的是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欺骗迷惑皇上,忌恨忠良,只要杀了这三个人,我就在城头自刎以谢天下。”不久城被攻破,高归彦单人匹马向北逃窜,逃到交津时,让抓住了,被用锁链锁上送到了邺城。乙未(二十七日),他被装在没有帷盖的车上,嘴里衔着木棍,被反绑着。刘桃枝用刀刃比试着他,后面还有人击鼓跟随,高归彦连同他的子孙十五人全部斩首,弃尸市上。朝廷下令封子绘管理冀州事务。

齐主知归彦前谮清河王岳,以归彦家良贱百口赐岳家,赠岳太师。

武成帝知道高归彦过去陷害过清河王高岳,便把高归彦家里主仆共一百多口人全部赐给了高岳,并赠高岳以太师的称号。

丁酉,以段韶为太傅,娄睿为司徒,平阳王淹为太宰斛律光司空,赵郡王睿为尚书令,河间王孝琬为左仆射。

丁酉(二十九日),武成帝任命段韶太傅娄睿为司徒,平阳王高淹为太宰,斛律光为司空,赵郡王高睿尚书令,河间王高孝琬为左仆射。(25)癸亥,齐主如晋阳

(25)癸亥(疑误),武成帝到了晋阳。

(26)上遣使聘齐。

(26)陈文帝派使者到齐国聘问。

(27)九月,戊辰朔,日有食之。

(27)九月,戊辰朔(初一),发生日食。

(28)以侍中、都官尚书到仲举为尚书右仆射、丹杨尹。仲举,溉之弟子也。

(28)陈朝任命侍中、都官尚书到仲举为尚书右仆射、丹杨尹。到仲举是到溉的弟弟的儿子。

(29)吴明彻至临川攻周迪,不能克。丁亥,诏安成王顼代之。

(29)吴明彻到临川去攻打周迪,不能取胜。丁亥(二十日),陈文帝下诏让安成王陈顼去代替他。

(30)冬,十月,戊戌,诏以军旅费广,百姓空虚,凡供乘舆饮食衣服及宫中调度,悉从减削;至于百司,宜亦思省约。

(30)冬季,十月,戊戌(初二),陈文帝诏令,由于军费开支浩大,老百姓很穷困,所以凡是皇上的车桥饮食衣服以及宫中的日常费用,一概削减。至于朝廷各部门,也应该想到节约。

(31)十一月,丁卯,周以赵国公招为益州总管。

(31)十一月,丁卯(初一),北周任命赵国公宇文招为益州总管。

(32)丁丑,齐遣兼散骑常侍封孝琰来聘。

(32)丁丑(十一日),北齐派兼散骑常侍封孝琰到陈朝聘问。

(33)十二月,丙辰,齐主还邺。

(33)十二月,丙辰(二十一日),武成帝从晋阳回到邺城。

齐主逼通昭信李后,曰:“若不从我,我杀尔儿。”后惧,从之。既而有娠。太原王绍德至阁,不得见,愠曰:“儿岂不如邪!姊腹大,故不见儿。”后大惭,由是生女不举。帝横刀诟曰:“杀我女,我何得不杀尔儿!”对后以刀环筑杀绍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乱挝之。后号天不已,帝命盛以绢囊,流血淋漉,投诸渠水,良久乃苏,犊车载送妙胜寺为尼。

武成帝逼着要和昭信李后通奸,说:“如果不服从我,我就杀了你儿子!”李后害怕了,就屈从了他。不久李后怀了孕。太原王高绍德入宫到了门口,见不到李后,便生气地说:“孩儿我难道不知道吗?娘是肚子大了,所以才不出来见儿子。”李后十分惭愧,因此生下了女儿后便弄死了。武成帝横提着刀大骂:“你杀了我的女儿,我为什么不杀你儿子!”便当着李后用刀砍杀了高绍德。李后大哭失声。武成帝更加愤怒,把李后的衣服剥光,乱打了一气。李后呼天喊地,号哭不断,北齐武成帝命令人把她装在绢袋里,血沥沥拉拉从袋中渗了出来,连人带绢袋扔到渠水中浸泡,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便用牛车把她载送到妙胜寺当了尼姑。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