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61年

561年

辛巳年(蛇年

高昌延昌元年

北齐皇建二年,太宁元年

西梁大定七年

南朝陈天嘉二年

北周保定元年

辛巳年(蛇年

高昌延昌元年

北齐皇建二年,太宁元年

西梁大定七年

南朝陈天嘉二年

北周保定元年

大事件

北周“布泉”公元561年北周武帝登基。

公元561年北周武帝宇文邕下令铸“布泉”钱币。布泉钱直径2.6厘米,重4.3克。

公元561年北方出现北齐和北周两个并立的封建王朝

北周皇帝于公元561年,调集三千工匠在御山谷建圣容寺,历时三年完成,寺院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宇文邕为了加强中央集权,于公元561年在居延地区设置了军事机构“同城戍”,驻地就在“大同城”。

北周保定元年(公元561年)置平羌县

陈文帝天嘉二年(公元561年),中国佛教史上四大译师之一,真谛从晋安至梁安郡(今广东惠阳一带)。

北齐武成帝高湛(公元561年即位)之子高俨被封为琅琊王

在北齐太宁元年(公元561年),佛教禅宗二祖慧可(俗姓姬,初名神光,河南洛阳人),卓锡司空山,以石室为缘地,开阐正宗,弘扬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印度人)学说,使禅宗佛法日盛。

南北朝时期,陈茜为帝,在天嘉二年(公元561年)改乐安县为银城县,县衙又设在新岗山银城堡。

公元561年,吴国的知聪带了《内外典》、《药书》等中国医药古籍赴日本传医,途经高句丽传授汉医。

安乡于公元561年建县,至今已有1437年历史。

公元561年,高湛继承了北齐皇位后,将长广王妃胡氏册立为皇后。

天嘉二年(公元561年)置石南郡、石南县,唐朝开始以兴业为县名。

公元561年并吉阳、石阳、阳丰三县入庐陵县

出生名人高恒(公元561~577年),渤海人,后主高纬长子。

灌顶(公元561年一632年),字法云,天台宗四祖。俗家姓吴,祖籍原住常州义兴(今江苏宜兴),后移居临海章安(今浙江境内)。他的父亲早亡,由母亲抚养。据说他出生三个月,就能学他母亲念佛、法、僧三宝的名称,曰词清楚,成为当时的奇闻。

逝世名人高演(公元534~561年),字延安,高欢第六子,也是高洋同母弟。

北周改元

保定元年(五六一)春正月,北周改元保定西魏恭帝三年(五五六),仿周礼建六官,此时令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五府总于天官,天官府大冢宰宇文护为都督中外诸军事,权重势大。

八丁兵改作十二丁兵

北周定制,凡十八岁至五十九岁的丁男皆需服力役。西魏时,据敦煌户籍计帐所载,行六丁兵制,凡丁男每人六个月中需服力役一个月,一年配役两个月。北周初年改为八丁兵制,即八个月中服力役一个月。一年配役一个半月。武帝保定元年(五六一),改八丁兵为十二丁兵,凡境内丁男,分为十二番,月上就役,周而复始。一年中每人服力役一个月。早在西魏恭帝三年(五五六)已规定役民丰年不过三旬,中年则二旬,下年则一旬,但此制并未执行。

北周更铸布泉钱

北周初年,尚用魏钱。保定元年(五六一)秋七月,更铸新钱,文曰“布泉”,以一当五,与五铢并行。时,周所占原属南朝的梁州(今陕西汉中)、益州(今四川成都)境内,又杂用古钱交易。而在河西诸郡,则有人用西域金银币,官府并不禁止。陈、周相持日久,周军多病死,弃地北撤,陈始全有江南。陈因国用不足,榷盐、酒。缙州(今浙江金华)刺史留异素与王琳勾结,至此公开抗命。文帝命侯安都等讨之。周铸“布泉”一当五,与五铢钱并行。周改番上服役之法,原分八番,新制改为十二番。齐昭帝死,弟长广王湛嗣,是为武成帝。

北齐孝昭帝高演卒,弟湛继立

齐孝昭帝高演(五三五至五六一),字延安,高欢第六子。东魏元象元年(五三八),封常山郡公,后进爵为王。天保五年(554)除并州行台尚书令。七年,从文宣帝高洋还邺,参与朝政,迁录尚书事。十年,高洋卒,太子殷立为废帝。次年,演与长广王高湛联合杀尚书令、侍中燕子献等,追废帝退位,遂即帝位于晋阳。演许以长广王湛为皇太弟,既而立子百年为太子,湛心不平。湛居守于邺,演以斛律羡领军将军库狄伏连为幽州刺史,以分湛权,湛甚为不满,阴有反意。乾明二年(五六一)九月,孝昭帝高演使人杀济南王殷。不久,出猎时坠马受伤,临终前遗言,因太子百年年幼,征长广王湛继帝位。演卒于晋阳宫,年二十七。十一月,湛驰赴晋阳,即位,是为世祖武成皇帝,改元太宁

(1)春,正月,戊申,周改元保定。以大冢宰护为都督中外诸军事;令五府总于天官,事无巨细,皆先断后闻。

(1)春季,正月,戊申(初一),北周改换年号保定。任命大冢宰宇文护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命令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等五府全部隶属于天官府,事情无论大小,都可以由宇文护先拍板决定再奏闻皇帝。

(2)庚戌,大赦。

(2)庚戌(初三),陈朝大赦天下。

(3)周主祀圜丘。

(3)北周国主在圜丘祭天

(4)辛亥,齐主祀圜丘;壬子,于太庙。

(4)辛亥(初四),北齐孝昭帝圜丘祭天。壬子(初五),在太庙举行祭。

(5)周主祀方丘;甲寅,祀感生帝于南郊;乙卯,祭太社。

(5)北周孝昭帝在方丘祭地;甲寅(初七),在南郊祭祀感生帝,以祈祷粮食丰收。乙卯(初八),祭太社。

(6)齐主使王琳出合肥,召募伧楚,更图进取。合州刺史裴景徽,琳兄珉之婿也,请以私属为乡导。齐主使琳与行台左丞卢潜将兵赴之,琳沈吟不决。景徽恐事泄,挺身奔齐。齐主以琳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镇寿阳。

(6)北齐孝昭帝派王琳从合肥出发,召募北方武人,想求得进一步发展。陈朝合州刺史裴景徽,是王琳的哥哥王珉的女婿,他请求让他家里的奴仆为王琳充当向导。孝昭帝让王琳和行台左丞卢潜带兵一起去策应裴景徽,王琳为了慎重起见,便借口考虑考虑,一直没有作出决定。裴景徽担心自己求作内应的事泄漏出去,就挺身而出逃奔了北齐。孝昭帝任命王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让他镇守寿阳。

(7)已巳,周主享太庙,班太祖所述六官之法。

(7)已巳(二十二日),北周国主在太庙祭拜祖宗,按太祖所定的六官之法进行排列。

(8)辛未,周湘州城主殷亮降,湘州平。

(8)辛未(二十四日),北周湘州城主殷亮投降陈国,湘州被平定。

侯与贺若敦相持日久,不能制,乃借船送敦等渡江;敦虑其诈,不许,报云:“湘州我地,为尔侵逼;必须我归,可去我百里之外。”留船江岸,引兵去之。敦乃自拔北归,军士病死者什五六。武陵、天门、南平、义阳、河东、宜都郡悉平。晋公护以敦失地无功,除名为民。

侯与贺若敦两军相持时日越来越长,侯不能取胜,于是就借了一些船只,说是要送贺若敦他们渡过长江回去。贺若敦担心其中有诈,没有同意,派人回答侯说:“湘州原是我们的地域,现在遭到你们的侵略威逼;如果要我退兵回去,你们先离开我军一百里之外。”侯把借来的船留在江岸,自己带兵退走了。贺若敦这才自己拔营北归,军士中病死的有十分之五六。武陵、天门、南平、义阳、河东、宜都郡都平定了。晋公宇文护因为贺若敦既失去土地,又没有战功,便把他撤职黜为平民。

(9)二月,甲午,周主朝日于东郊。

(9)二月,甲午(十八日),北周国主在东郊朝拜日神。

(10)周人以小司徒韦孝宽尝立勋于玉壁,乃置勋州于玉壁,以孝宽为刺史。

(10)北周因为小司徒韦孝宽曾在玉壁建立过功勋,于是就在玉壁设置勋州,任命韦孝宽为刺史。

孝宽有恩信,善用间谍,或齐人受孝宽金货,遥通书疏,故齐之动静,周人皆先知之。有主帅许盆,以所戍城降齐,孝宽遣谍取之,俄斩首而还。

韦孝宽为人讲信用,善施恩,也善于利用间谍。有的北齐人接受了韦孝宽的金钱财物,远远地寄来情报书信,所以北齐方面的动静,北周人都事先知道得一清二楚。有一个主帅叫许盆,献出他戍守的城池去投降北齐,韦孝宽派间谍去杀他,不久果然把他斩首,顺利归来。

离石以南,生胡数为抄掠,而居于齐境,不可诛讨。孝宽欲筑城于险要以制之,乃发河西役徒十万,甲士百人,遣开府仪同三司姚岳监筑之。岳以兵少,惧不敢前。孝宽曰:“计此城十日可毕。城距晋州四百馀里,吾一日创手,二日敌境始知。设使晋州征兵,三日方集,谋议之间,自稽二日,计其军行,二日不到,我之城隍,足得办矣。”乃令筑之。齐人果至境上,疑有大军,停留不进。其夜,孝宽使汾水以南傍介山、稷山诸村纵火,齐人以为军营,收兵自固。岳卒城而还。

离石郡以南,不肯归附的胡人多次来骚扰虏掠,抢了就跑,而他们住在北齐境内,所以不能越境去征讨。韦孝宽想在险要处修筑城垣来制伏他们,于是征发河西一带民工十万人,兵士一百人,派开府仪同三司姚岳去监督修筑。姚岳因为兵少,心里害怕不敢去。韦孝宽说:“我估计这座城十天就可以修筑完毕。城址离晋州四百多里地,我们第一天开始动工,第二天敌人境内才会得到消息。假设晋州方面调集军队,三天才能调齐,谋划商议对策,自然得费去两天,计算一下敌军的行军速度,两天是赶不到我们修城的地方的,等他们到来时,我们的城垣壕沟早修成了。”于是就下令开始修筑。北齐军队果然来到边境上探望,因怀疑有大军埋伏在民工后头,就停下来不再前进。当天晚上,韦孝宽让汾水以南靠着介山、稷山的那些村庄故意纵火,北齐人望见火光,以为那就是军营,赶快收兵,回去自守去了。姚岳最终把城修好,顺利返回了。

(11)三月,乙卯,太尉零陵壮肃公侯卒。

(11)三月,乙卯(初九),太尉零陵人壮肃公侯去世。

(12)丙寅,周改八丁兵为十二丁兵,率岁一月而役。

(12)丙寅(二十日),北周把境内原来分为八拨而轮番服役的民丁改分为十二拨,每拨每年服役一个月。

(13)夏,四月,丙子朔,日有食之。

(13)夏季,四月,丙子朔(初一),发生日食。

(14)周以少傅尉迟纲为大司空

(14)北周任命少傅尉迟纲为大司空。

(15)丙午,周封愍帝子康为纪国公,皇子为鲁公。,李后之子也。

(15)丙午(疑误),北周封周愍帝的儿子宇文康纪国公,皇子宇文为鲁国公。宇文是李后的儿子。

(16)六月,乙酉,周使御正殷不害来聘。

(16)六月,乙酉(十一日),北周派御正殷不害陈朝聘问。

(17)秋,七月,周更铸钱,文曰“布泉”,一当五,与五铢并行。

(17)秋季,七月,北周重新铸钱,钱币上的字是“布泉”,一枚当五枚小钱,与五铢钱一起流通。

(18)己酉,周追封皇伯父颢为邵国公,以晋公护之子会为嗣;颢弟连为杞国公,以章武公导之子亮为嗣;连弟洛生为莒国公,以护之子至为嗣;追封太祖之子武邑公震为宋公,以世宗之子实为嗣。

(18)己酉(初五),北周追封皇伯父宇文颢为邵国公,让晋公宇文护的儿子宇文会为其后嗣。封宇文颢的弟弟宇文连为杞国公,让章武公宇文导的儿子宇文亮为其后嗣;宇文连的弟弟宇文洛生为营国公,让宇文护的儿子宇文至为其后嗣;追封太祖文帝的儿子武邑公宇文震为宋公,让世宗明帝的儿子宇文实为其后嗣。

(19)齐主之诛杨、燕也,许以长广王湛为太弟;既而立太子百年,湛心不平。帝在晋阳,湛居守于邺。散骑常侍高元海,高祖之从孙也,留典机密。帝以领军代人库狄伏连为幽州刺史,斛律光之弟羡为领军,以分湛权。湛留伏连,不听羡视事。

(19)北齐孝昭帝杀杨、燕子献等人时,答应让长广王高湛当太弟,将来接他的皇位。后来却立高百年为太子,高湛心中愤愤不平。孝昭帝在晋阳,高湛留守在邺城。散骑常侍高元海,是神武帝的堂孙,留下来掌管机密。孝昭帝任命领军代郡人库狄伏连为幽州刺史,斛律光的弟弟斛律羡为领军,以此来分散高湛的兵权。高湛留下库狄伏连,不让他到幽州去上任,又不让斛律羡去执行领军的职务。

先是,济南闵悼王常在邺,望气者言:邺中有天子气。平秦王归彦恐济南复立,为己不利,劝帝除之。帝乃使归彦至邺,征济南王如晋阳。

原先,济南闵悼王高殷常住在邺城,一个会望气之术的人说:邺中有天子之气笼罩。平秦王高归彦济南王将来又当孝昭帝,对自己很不利,就劝孝昭帝除去济南王。孝昭帝便派高归彦去邺城,征召济南王到晋阳来。

湛内不自安,问计于高元海。元海曰:“皇太后万福,至尊孝友异常,殿下不须异虑。”湛曰:“此岂我推诚之意邪!”元海乞还省,一夜思之,湛即留元海于后堂。元海达旦不眠,唯绕床徐步。夜漏未尽,湛遽出,曰:“神算如何?”元海曰:“有三策,恐不堪用耳。请殿下如梁孝王故事,从数骑入晋阳,先见太后求哀,后见主上,请去兵权,以死为限,不干朝政,必保太山之安,此上策也。不然,当具表云,威权太盛,恐取谤众口,请青、齐二州刺史,沈靖自居,必不招物议。此中策也。”更问下策。曰:“发言即恐族诛。”固逼之。元海曰:“济南世嫡,主上假太后令而夺之。今集文武,示以征济南之敕,执斛律丰乐,斩高归彦,尊立济南,号令天下,以顺讨逆,此万世一时也。”湛大悦。然性怯,狐疑未能用,使术士郑道谦等卜之,皆曰:“不利举事,静则吉。”有林虑令潘子密,晓占候,潜谓湛曰:“宫车当晏驾,殿下为天下主。”湛拘之于内以候之。又令巫觋卜之,多云“不须举兵,自有大庆。”

高湛因为违抗孝昭帝的任命,心里很不踏实,就向高元海询问计策。高元海说:“皇太后健康长寿,福泽绵长,皇上异常地孝顺友爱,殿下不必有什么异样的考虑。”高湛听了不高兴,说:“这难道就是我信任你,对你推诚相待的本意吗?”高元海要求回到台省中,用一晚上仔细考虑此事,高湛把高元海留在后堂。高元海到天亮还没有入睡,只是绕着床缓缓踱步。计算时间的夜漏还没有滴完,高湛突然出来了,问高元海:“你神机妙算的怎样呢?”高元海回答说:“有三条计策,只是恐怕不中用罢了。请殿下效法汉朝梁孝王的故事,带着几个随从到晋阳去,先去拜见太后,求她哀怜,随后再去求见皇上,请皇上削去你的兵权,一直到死也不再干预朝政,这样必定能使殿下安如泰山,这是上策。如果上策不行,那就应该上表,申述因为自己威权太盛,恐怕遭到众口的毁谤,请求任命自己为青、齐二州刺史,沉默安静地住在那儿,这样做必定不会招来议论。这是中策。”高湛又问下策又如何呢,高元海回答说:“我说出来怕遭到灭族的灾祸。”高湛再三逼他说出来。高元海这才说:“济南王是先帝的嫡子,主上假托太后的命令夺了他的帝位。现在你不妨把文武大臣召集起来,把皇上征召济南王去晋阳的敕令拿出来让他们看,把斛律丰乐抓起来,把高归彦斩首,尊立济南王为帝,号令天下,以顺讨逆,这是万世一时的大好机会。”高湛听了这下策,非常高兴。但他性格怯懦,犹犹豫豫不能采用,让术士郑道谦等人占卜吉凶,术士们大多说:“举事是不利的,安安静静才是大吉。”有一个林虑县的县令叫潘子密,通晓占卜观察天象之术,他偷偷对高湛说:“皇帝很快会驾崩,殿下会成为天下之主。”高湛把他抓来,放在内庭,以验证他的预言。又命令巫觋占卜,大多说:“不用举兵,自然会有大喜事临头。”

湛乃奉诏,令数百骑送济南王至晋阳。九月,帝使人鸩之,济南王不从,乃扼杀之。帝寻亦悔之。

高湛于是奉诏派数百名骑兵送济南王去晋阳。九月,孝昭帝派人送毒酒去毒死济南王,济南王不肯喝,于是就扼其咽喉,将他卡死。事后孝昭帝又后悔了。

(20)冬,十月,甲戌朔,日有食之。

(20)冬季,十月,甲戌朔(疑误),发生日食。

(21)丙子,齐以彭城王为太保,长乐王尉粲为太尉。

(21)丙子(初四),北齐任命彭城王高为太保,长乐王高尉粲为太尉。

(22)齐肃宗出畋,有兔惊马,坠地绝肋。娄太后视疾,问济南所在者三,齐主不对。太后怒曰:“杀之邪?不用吾言,死其宜矣!”遂去,不顾。

(22)北齐孝昭帝出外打猎,窜出一只兔子,把他骑的马惊了,他被掀掉在地上,摔断了肋骨。娄太后来探望他的伤势,再三问起济南王在哪里,齐孝昭帝不回答。娄太后勃然大怒,说:“被你杀了吧?不听我的话,死了也是活该!”于是盛怒而去,头都不回。

十一月,甲辰,诏以嗣子冲眇,可遣尚书右仆射赵郡王睿谕旨,征长广王湛统兹大宝。又与湛书曰:“百年无罪,汝可以乐处置之,勿效前人也。”是日,殂于晋阳宫。临终,言恨不见太后山陵。

十一月,甲辰(初二),北齐孝昭帝下诏,说是因为皇太子年纪幼小,可以派尚书右仆射赵郡王高睿传旨,征召长广王高湛来继承皇位。又写了封信给高湛,说:“高百年没有罪过,你可以好好处置他,不要学前人的样子。”这一天,北齐孝昭帝死在晋阳宫里。他临终时,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不能为太后送终。

颜之推论曰:孝昭天性至孝,而不知忌讳,乃至于此,良由不学之所为也。

颜之推论曰:孝昭帝的天性是极孝的,但做事不知忌讳,以致才有这样的下场,这实在是因为不学经典的结果。

(23)赵郡王睿先使黄门侍郎王松年驰至邺,宣肃宗遗命。湛犹疑其诈,使所亲先诣殡所,发而视之。使者复命,湛喜,驰赴晋阳,使河南王孝瑜先入宫,改易禁卫。癸丑,世祖即皇帝位于南宫,大赦,改元太宁

(23)北齐赵郡王高睿先派黄门侍郎王松年驰马到邺城,宣布孝昭帝的遗命。高湛还疑心其中有诈,便派自己的亲信先到停放孝昭帝灵柩的地方,打开棺木看真切了。使者回来汇报,高湛心中大喜,急忙驰马去晋阳,派河南王高孝瑜先进宫去,把宫禁中卫兵全部换了。癸丑(十一日),北齐武成帝高湛在南宫即皇帝位,大赦天下,改换年号太宁

(24)周人许归安成王顼,使司会上士杜杲来聘。上悦,即遣使报之,并赂以黔中地及鲁山郡。

(24)北周答应送回安成王陈顼,派司会上士杜杲到陈朝聘问。陈文帝很高兴,马上派使者去回报,并赠送黔中地区及鲁山郡给北周。

(25)齐以彭城王为太师、录尚书事,平秦王归彦为太傅,尉粲为太保,平阳王淹为太宰,博陵王济为太尉,段韶大司马丰州刺史娄睿为司空,赵郡王睿为尚书令,任城王为尚书左仆射,并州刺史斛律光为右仆射。娄睿,昭之兄子也。立太子百年为乐陵王。

(25)北齐任命彭城王高为太师、录尚书事,平秦王高归彦为太傅,高尉粲为太保,平阳王高淹为太宰,博陵王高济为太尉,段韶大司马丰州刺史娄睿司空,赵郡王高睿为尚书令,任城王高为尚书左仆射,并州刺史斛律光为右仆射。娄睿娄昭的哥哥的儿子。立太子高百年为乐陵王。

(26)丁巳,周主畋于岐阳;十二月,壬午,还长安。

(26)丁巳(十五日),北周国主在岐阳打猎。十二月,壬午(十一日),回到长安。

(27)太子中庶子馀姚虞荔、御史中丞孔奂,以国用不足,奏立煮海盐赋及榷酤之科,诏从之。

(27)陈朝太子中庶子馀姚人虞荔、御史中丞孔奂,因为国家财政紧张,启奏设立征收煮海盐的赋税和设立官府专利卖酒的机构。文帝下诏采纳了这一建议。

(28)初,高祖以帝女丰安公主妻留异之子贞臣,征异为南徐州刺史,异迁延不就。帝即位,复以异为缙州刺史,领东阳太守。异屡遣其长史王澌入朝,澌每言朝廷虚弱。异信之,虽外示臣节,恒怀两端,与王琳自鄱阳信安岭潜通使往来。琳败,上遣卫将军沈恪代异,实以兵袭之。异出军下淮以拒恪。恪与战而败,退还钱塘。异复上表逊谢。时众军方事湘、郢,乃降诏书慰谕,且羁縻之。异知朝廷终将讨己,乃以兵戍下淮及建德以备江路。丙午,诏司空、南徐州刺史侯安都讨之。

(28)当初,陈武帝陈文帝的女儿丰安公主嫁给留异的儿子留贞臣为妻,征召留异为南徐州刺史,留异拖延着不去就任。陈文帝即位之后,又任命留异为缙州刺史,兼东阳太守。留异多次派他的长史王澌入朝探听情况,王澌常说朝廷其实很虚弱。留异相信了,外表上虽然显示出当臣子的本分,但常常怀有二心,便和王琳相勾结,经由鄱阳信安岭的一条秘密通路,暗地里常有使者来往。王琳兵败后,文帝派左卫将军沈恪去取代留异之职,实际上是用兵力去袭击他。留异把军队开到下淮去抵抗沈恪沈恪与留异交战兵败,退回钱塘。留异这才又上表给朝廷表示谢罪。当时陈朝的军队正用在湘、郢战场上,于是只好降诏书给留异,对他加以慰抚晓谕,暂且牵制笼络着他。留异知道朝廷一腾出兵力,终究会来讨伐他,于是就派兵戍守下淮以及建德,控制住钱塘江的通路。丙午(疑误),文帝下诏派司空、南徐州刺史侯安都去讨伐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