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59年

559年

己卯年(兔年

南朝梁天启二年

高昌建昌五年

北齐天保十年

西梁大定五年

南朝陈永定三年

北周武成元年

己卯年(兔年

南朝梁天启二年

高昌建昌五年

北齐天保十年

西梁大定五年

南朝陈永定三年

北周武成元年

陈霸先天水拉稍寺石窟,北周明帝宇文毓武成元年(公元559年)秦州刺史尉迟迥初建,寺内保存了大量北周至元代的石窟艺术作品。

北周(公元559年)把颍阳县全部并入烟阳县。

北周武成元年(公元559年),省岳山郡,入安陆郡。

明帝武成元年(公元559年)北宕渠郡改为流江郡,县属流江郡。

公元559年,齐文宣帝下令让囚犯乘坐风筝,从八丈(大约26米高,今残台高12米)高的金风台上向下飞行,能够飞出城的便可赦其死罪。

南朝陈武帝永定三年(公元559年),废汝城县卢阳郡

天保十年(公元559年),文宣帝高洋死,太子高殷即位,诏求邢邵做哀策,后授特进,不久便去世。

北周武成元年(公元559年),取“永远平安”之意,又改高安为远安,隶属峡州。

陈武帝永定3年(公元559年),改属沅陵郡

公元559年,北齐文宣帝时,大杀“元”姓宗族,彭城王元勰的孙子元韶被囚地牢。

公元559年匈人人侵,拜占庭帝国统帅贝利萨留再次被皇帝任用,率军击退匈人。

公元559年,库格里匈奴人联合斯拉夫人越过多瑙河,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

北周都督区改总管府

武成元年(五五九)正月,周明帝宇文毓始亲政,唯军旅之事仍由宇文护总理。改都督诸州军事为总管,总管兼任所驻州刺史,并统辖邻近各州。诸州都督府改称总管府。汉末,曹操在统一北方的过程中,陆续于重要地区建立军镇,渐形成一些军事指挥区域,其长官称都督,都督例兼所驻某州的刺史,兼治军民。大区都督常兼统数州,称为“都督诸州军事”。如,东晋王敦为江州刺史,镇武昌,都督江、扬、荆、襄、交、广六州军事,即以长江中游为中心,直至岭南地区均归其指挥。南北朝承魏晋之制,均有都督之设。如北魏有都督中外军事、都督府州诸军事等。武成元年始,改都督为总管,大都督、帅都督、都督三等名号虽仍保留,但已成为府兵的中下层军官。总管府的设置,或在都会之地,或处守御之要。北周总管府大部分置于武帝时,其中,洛州相州、并州最为重要。隋代总管府分上、中、下三等置于诸州。其中统辖数州乃至数十州的俗称大总管。唐初于缘边襟要地区置总管府,领军出征者为行军总管或大总管。武德七年(六二四)改称都督府,而行军总管及大总管不变。

北周破吐谷浑,立洮州

武成元年(五五九)三月,吐谷浑扰周边,可汗夸吕统兵寇凉州(今甘肃武威),凉州刺史是云宝战没。明帝下诏大司马贺兰祥、都督甘州诸军事宇文贵率兵讨之,夸吕遣广定王、钟留王拒战。祥破之,吐谷浑遁走,拔洮阳、洪和二城,以其地为洮州(今甘肃临潭),抚安百姓,凯旋而还。此后,夸吕不再出兵,周武帝时(五六一至五七八),吐谷浑汗四次遣使赠送方物,周西境无战事。

齐大杀元氏

天保十年(五五九)太史奏,今年当除旧布新。文宣帝问特进元韶:“汉光武帝何故能中兴?”韶答曰:“因刘姓未被诛尽”。于是文宣帝杀诸元氏。五月,诛始平公元世哲、东平公元景式等二十五家,囚元韶等十九家。七月,大诛元氏,自拓跋什翼犍以下无留者,或父祖为王,或身常贵显,皆斩于东市,连婴儿也不放过,前后死者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尸漳水。

陈武帝陈霸先卒

陈霸先(五0三至五五九),南朝陈的创建者。字兴国,小字法生。自称世居颍川(今河南许昌东),先祖在西晋永嘉时(三0七至三一二)南迁吴兴长城(今浙江长兴东)下若里。家世寒微,出身小吏,喜读兵书,精于武艺。随宗室新喻侯萧至广州刺史任,为中直兵参军,招集兵马。累官西江都护、高要太守、督七郡诸军事。太清二年(五四八),侯景叛梁,攻陷建康。次年七月,霸先消灭与侯景勾结的广州刺史元景仲,十一月在始兴(今广东韶关)起兵勤王讨侯景。大宝元年(五五0)出大庾岭,沿赣江而下,军至南康(今江西赣州),受湘东王萧绎节制。至湓城(今江西九江)与王僧辩会师,率甲士三万、强弩五千张、舟船二千乘,东进围石头城,经激战,破建康,讨灭侯景,进位司空、领扬州刺史,镇京口。承圣三年(五五四)十一月,西魏陷江陵,杀梁元帝萧绎,立梁为后梁主。霸先与王僧辩迎立晋安郡王、江州刺史萧方智至建康为王而擅朝政。四年,王僧辩屈事北齐,迎立北齐扶植的萧渊明为帝,霸先苦劝无效,遂从京口起兵袭杀王僧辩,废萧渊明,拥萧方智为帝(是为梁敬帝)。继而,在抗击北齐进攻建康时,他集中兵力,攻守交替,截断对方粮运,大败十万北齐军。敬帝太平二年(五五七)因功加九锡,进爵为陈王。十月,代梁称帝,国号陈,改元永定,在位三年。永定三年(五五九)卒,年五十七。庙号高祖,谥武帝。霸先为政宽俭,生活俭朴,私宴用瓦器、蚌盘,盾宫无金翠等饰品。

陈文帝陈立

陈永定三年(五五九)六月,武帝陈霸先卒。霸先子陈昌时在长安,于承圣三年(五五四)江陵陷落时被西魏虏去。此刻内无嫡嗣,外有强敌,宿将皆将兵在外,朝无重臣,唯中领军杜棱典宿卫兵在建康。章皇后召棱及中书侍郎蔡景历入禁中定议,秘不发丧,急召临川王陈于南皖。还建康侯安都力主陈嗣位,乃即帝位,是为世祖文皇帝,次年改元天嘉。

周天王改称皇帝

明帝三年(五五九)八月,御正中大夫崔猷建议:天子称王不足以威天下,请遵秦、汉旧制称皇帝,建年号。于是,周天王宇文毓始称皇帝,改元武成

齐文宣帝高洋卒,子殷继位

高洋(五二九至五五九),北齐第一个皇帝,在位十年。字子进,高欢次子。东魏武定七年(五四九),高欢长子澄谋取代东魏,未及实现而死,洋继掌朝政。次年,任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大行台。同年五月,禅代称帝,建立北齐。天保十年(五五九)十月,文宣帝高洋嗜酒成疾,自知不久于人世,因太子殷年幼,遗诏尚书令、领军大将军高归彦侍中燕子献黄门侍郎郑颐辅政。洋卒,年三十一。庙号显祖,谥文宣皇帝。太子殷即位于晋阳,时年十五,是为废帝。高洋统治时期,北齐与北周关系比较平稳,因而得以集中兵力、财力向北方和南方扩张。天保三年以后连年出塞,伐库奠奚,俘获甚众。四年,大败契丹,虏获十余万口,杂畜数百万头。又支持柔然攻突厥。自幽州恒州筑长城九百余里。大量人口、牲畜的虏获有助于北齐国力的增强。南朝梁正当侯景之乱后,国势骤衰。天保三年,北齐兵锋抵长江。六年,送降将、梁宗室萧渊明建康即帝位。七年,北齐军再度南下,一度至建康附近。北齐疆土扩展至淮南,终与陈朝以江为界。高洋初即帝位时,留心政术,以法驭下,或有违犯,虽勋贵外戚也不宽容。坦于任使,人得尽力。军国大政多独自决断,每临战阵身当矢石,所向有功。几年以后,开始以功业自傲,荒淫酗酒,肆为暴虐。洋以鲜卑族自居,太子殷好学,便嫌他得汉家性质,不似自已,想要废掉。汉族士大夫杜弼以为治国当用汉人,称鲜卑为“车马客”,高洋认为讥讽自己,不久,便杀之。但他虽昏虐,尚能任用汉人士族,如以为宰辅,故时有“主昏于上,政清于下”的说法。

响堂山石窟开凿

位于今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鼓山的响堂山石窟,含南响堂北响堂及小响堂三处窟群,总计造像约四千余尊。石窟始凿于北齐文宣帝高洋时(五五0至五五九),当时此地乃自邺都至晋阳必经之地,高洋因于此山中见数百圣僧行道,遂开三石室,刻诸尊像。嗣后,隋、唐直至宋、明,都曾有小规模的增凿龛像之举,但主要窟像均为北齐时雕造,并有北齐天统四年(五六八)至武平三年(五七二)所刻维摩诘经等重要石刻。二十世纪初,石窟遭到严重破坏,佛像头部大都被盗凿失去,不少雕刻精品散失在日本和欧美各国。

宇文(公元559年公元580年),北周宣帝,字干伯,北周武帝宇文邕长子,北周第四代皇帝,在位只有一年。武帝去世后,宇文即位,即位后他沉湎酒色,又大肆装饰宫殿,且漤施刑罚,经常派亲信监视大臣言行,北周国势日渐衰落。大象元年(公元579年)宣帝禅位于长子宇文衍,他本人则在禅位后次年去世,时年二十二岁。去世后次年,杨坚废静帝(宇文衍)自立,改国号为隋,北周灭亡。

文宣帝高洋武帝,名陈霸先(公元503559年),字兴国,小字法生,小吏出身,原任萧粱征虏将军,后废粱敬帝而称帝,在位3年,公元559年6月病死,终年57岁,葬于万安陵。 陈霸先,吴兴长城人,乡里小吏出身,以镇压交州农民起义有功而升任江西督护,高要太守,公元549年在广州起兵,受湘东王萧绎(元帝)节制,与王僧辩一起攻灭侯景,任征虏将军,公元554年,元帝被俘杀后,他与王僧辩在建康扶立萧方智为太宰,同年袭杀王僧辩,立萧方智为帝,同年击败北齐的进攻,10月,受封为陈王,557年废敬帝萧方智而称帝,建陈朝,定都建康,改年号永定。公元559年6月丙午日,陈霸先病死,死后的庙后为高祖,谥号为武帝。

北齐文宣帝高洋(529年559年)在位9年。其父高欢为北魏的渤海王,534年北魏分为东西魏,550年,高洋废东魏皇帝自立,改国号“齐”,史称“北齐”,在对突厥契丹的战争中,他屡次获胜。但他后期荒淫无度,死于559年,时年31岁。

(1)春,正月,己酉,周太师护上表归政,周王始亲万机;军旅之事,护犹总之。初改都督州军事为总管。

(1)春季,正月,己酉(疑误),北周太师宇文护上表表示把政权归还周王,周王开始亲理万机;但军事方面的事务,宇文护还是总揽着。开始把都督州军事这一官职改称总管。

(2)王琳召桂州刺史淳于量。量虽与琳合而潜通于陈;二月,辛酉,以量为开府仪同三司

(2)王琳召见桂州刺史淳于量淳于量虽然表面上与王琳合作,但背地里却与陈朝相通。二月,辛酉(初三),朝廷任命淳于量开府仪同三司

(3)壬午,侯引兵焚齐舟舰于合肥。

(3)壬午(二十四日),侯带兵在合肥烧毁了北齐的兵舰。

(4)丙戌,齐主于甘露寺禅居深观,唯军国大事乃以闻。尚书左仆射崔暹卒,齐主幸其第哭之,谓其妻李氏曰:“颇思暹乎?”对曰:“思之。”帝曰:“然则自往省之。”因手斩其妻,掷首墙外。

(4)丙戌(二十八日),北齐国主文宣帝在甘露寺坐禅念经,传令只有发生了军机大事才可以报告他。尚书左仆射崔暹去世,文宣帝到他家里去哭吊,问他的妻子李氏说:“你很想崔暹吗?”李氏回答说:“很想。”文宣帝说:“那么你自己去看望他吧!”于是挥剑斩下李氏的首级扔到墙外头。

(5)齐斛律光将骑一万,击周开府仪同三司曹回公,斩之,柏谷城主薛禹生弃城走,遂取文侯镇,立戍置栅而还。

(5)北齐斛律光带领骑兵一万人,去袭击北周开府仪同三司曹回公,将他斩杀。柏谷城守将薛禹扔下城池逃跑,于是斛律光占领了文侯镇,在那儿建立营栅,留下戍守将士,才回来。

(6)三月,戊戌,齐以高德政为尚书右仆射。

(6)三月,戊戌(十一日),北齐任命待中高德政为尚书右仆射。

(7)吐谷浑寇周边,庚戌,周遣大司马贺兰祥击之。

(7)吐谷浑入侵北周边境。庚戌,(二十三日),北周派大司马贺兰祥去抗击。

(8)丙辰,齐主至邺。

(8)丙辰(二十九日),北齐文宣帝到了邺城

(9)梁永嘉王庄至郢州,遣使入贡于齐。王琳遣其将雷文策袭后梁监利太宗蔡大有,杀之。

(9)梁永嘉王萧庄抵达郢州,派使者向北齐进贡礼品。王琳派他的将领雷文策去袭击后梁监利太守蔡大有,杀了他。

(10)齐主之为魏相也,胶州刺史定阳文肃侯杜弼为长史,帝将受禅,弼谏止之。帝问:“治国当用何人?”对曰:“鲜卑车马客,会须用中国人。”帝以为讥己,衔之。高德政用事,弼不为之下,尝于众前面折德政;德政数言其短于帝,弼恃旧,不自疑。夏,帝因饮酒,积其愆失,遣使就州斩之;既而悔之,驿追不及。

(11)闰四月,戊子,周命有司更定新历。

(11)闰四月,戊子(初二),北周命令有关部门重新修订新历法。

(12)丁酉,遣镇北将军徐度将兵城南皖口。

(12)丁酉(十一日),陈朝派镇北将军徐度带兵在南皖口修城。

(13)齐高德政与杨同为相,常忌之。齐主酣饮,德政数强谏,齐主不悦,谓左右曰:“高德政恒以精神凌逼人。”德政惧,称疾,欲自退。帝谓杨曰:“我大忧德政病。”对曰:“陛下若用为冀州刺史,病当自差。”帝从之。德政见除书,即起。帝大怒,召德政谓曰:“闻尔病,我为尔针。”亲以小刀刺之,血流沾地。又使曳下斩去其足,刘桃枝执刀不敢下,帝责桃枝曰:“尔头即堕地!”桃枝乃斩其足之三指。帝怒不解,囚德政于门下,其夜,以毡舆送还家。明旦,德政妻出珍宝满四床,欲以寄人,帝奄至其宅,见之,怒曰:“我御府犹无是物!”诘其所从得,皆诸元赂之,遂曳出,斩之。妻出拜,又斩之。并其子伯坚。以司州牧彭城王为司徒,侍中高阳王为尚书右仆射;乙巳,以兼太尉

(14)齐主封子绍廉为长安王。

(14)北齐文宣帝封儿子高绍廉为长乐王。

(15)辛亥,周以侯莫陈崇大司徒达奚武大宗伯,武阳公豆卢宁为大司寇,柱国辅城公邕为大司空。

(15)辛亥(二十五日),北周任命侯莫陈崇大司徒达奚武大宗伯,武阳公豆卢宁为大司寇,柱国辅城公宇文邕为大司空

(16)乙卯,周诏:“有司无得纠赦前事;唯厩库仓廪与海内所共,若有侵盗,虽经赦宥免其罪,征备如法。”

(16)乙卯(二十九日),北周下诏,规定:“有关部门不能再检举大赦以前的事;只有国家的车马库、粮仓、货栈是海内所共有的财产,如果有侵吞盗窃的人,虽然经过赦免宽大免去罪行,但必须让他依照规定缴纳钱粮作为赔偿。”

(17)周驾兰祥与吐谷浑战,破之,拔其洮阳、洪和二城,以其地为洮州。

(17)北周贺兰祥与吐谷浑开战,打败了吐谷浑,攻取了其所属的洮阳、洪和两城,把这两个城的地方合并为洮州。

(18)五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18)五月,丙辰朔(疑误),发生日食。

(19)齐太史奏,今年当除旧布新。齐主问于特进彭城公元韶曰:“汉光武何故中兴?”对曰:“为诛诸刘不尽。”于是齐主悉杀诸元以厌之。癸未,诛始平公元世哲等二十五家,囚韶等十九家。韶幽于地牢,绝食,啖衣袖而死。

(19)北齐的太史上奏,提议今年应当除旧布新。北齐文宣帝问特进彭城公元韶说:“汉朝光武皇帝为什么能实现中兴大业呢?”元韶回答说:“这是因为当时没有把姓刘的杀干净。”于是文宣帝把姓元的全部杀掉,以此预防类似光武中兴一类的事发生。癸未(二十七日),杀了始平公元世哲等二十五家,把元韶等十九家关起来。元韶关在地牢里,断绝了食物,最后咬嚼衣袖,活活饿死。

(20)周文育周迪黄法氍共讨余公,豫章太守熊昙朗引兵会之,众且万人。文育军于金口,公诈降,谋执文育,文育觉之,囚送建康。文育进屯三陂。王琳遣其将曹庆帅二千人救余孝劢,庆分遣主帅常众爱与文育相拒,自帅其众攻周迪安南将军吴明彻,迪等败,文育退据金口。熊昙朗因其失利,谋杀文育以应众爱,监军孙白象闻其谋,劝文育先之,文育不从。时周迪弃船走,不知所在,乙酉,文育得迪书,自赍以示昙朗,昙朗杀之于坐而并其众,因据新淦城。昙朗将兵万人袭周敷,敷击破之,昙朗单骑奔巴山。

(21)鲁悉达部将梅天养等引齐军入城。悉达帅麾下数千人济江自归,拜平南将军、北江州刺史。

(21)鲁悉达的部将梅天养等人引领北齐军队入城。鲁悉达自己率领部下几千人渡过长江回去,陈朝拜他为平面将军、北江州刺史。

(22)六月,戊子,周以霖雨,诏群臣上封事极谏。左光禄大夫猗氏乐逊上言四事:其一,以为“比来守令代期既促,责其成效,专务威猛;今关东之民沦陷涂炭,若不布政优优,闻诸境外,何以使彼劳民,归就乐土!”其二,以为“顷者魏都洛阳,一时殷盛,贵势之家,竞为侈靡,终使祸乱交兴,天下丧败;比来朝贵器服稍华,百工造作务尽奇巧,臣诚恐物逐好移,有损政俗。”其三,以为“选曹补拟,宜与众共之;今州郡选置,犹集乡闾,况天下铨衡,不取物望,既非机事,何足可密!其选置之日,宜令众心明白,然后呈奏。”其四,以为“高洋据有山东,未易猝制,譬犹棋劫相持,争行先后,若一行不当,或成彼利,诚应舍小营大,先保封域,不宜贪利边陲,轻为举动。”

(23)周处士韦,孝宽之兄也,志尚夷简,魏、周之际,十征不屈。周太祖甚重之,不夺其志,世宗礼敬尤厚,号曰“逍遥公”。晋公护延之至第,访以政事;护盛修第舍,仰视堂,叹曰:“酣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护不悦。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寇俊是寇的孙子,自小就有学问,有品行。家里人常常卖东西,有一回卖东西多得了五匹绢,寇俊后来知道了,说:“得到财物,失去品行,这是我所不容之事。”于是寻访到绢的主人,把多得的绢还给了他。寇俊平时与宗族里的人和睦相处,和他们保持同样的生活水平,教育训导子孙,必定先把礼义教给他们。从大统中期开始他就托言老病,不再进朝见皇帝。明帝宇文毓虚心礼贤,想和他见面,寇俊不得已才入朝见。明帝拉着他,和他同席而坐,问他有关魏朝的旧事;用御用的车子给他乘坐,让他就在自己面前乘上车子出宫。明帝看看左右的人,说:“象寇俊今天享受的礼遇,只有积善的人才可以得到。”

(24)周文育之讨余孝劢也,帝令南豫州刺史侯安都继之。文育死,安都还,遇王琳周炅、周协南归,与战,擒之。孝劢弟孝猷帅所部四千家诣安都降。安都进军至左里,击曹庆、常众爱,破之。众家奔庐山,庚寅,庐山民斩之,传首。

(24)周文育讨伐余孝劢的时候,陈武帝命令南豫州刺史侯安都带兵去当后备军。周文育被谋害后,侯安都只好回来,路上遇到王琳带着周炅、周协回南方去,就拦住打了一杖,把王琳等人俘获了。余孝劢的弟弟余孝猷率领他管辖的百姓四千家到侯安都那里去请降,侯安都挥兵前进到左里,猛攻曹庆、常众爱,打败了他们。常众爱奔逃到庐山,庚寅(初五),庐山的百姓杀了他,把他的首级拿出来示众。

(25)诏临川王于南皖口置城,使东徐州刺史吴兴钱道戢守之。

(25)陈武帝下诏让临川王陈在南皖口设立城堡,派东徐州刺史吴兴人钱道戢去驻守。

(26)丁酉,上不豫,丙午,殂。上临戎制胜,英谋独运,而为政务崇宽简,非军旅急务,不轻调发。性俭素,常膳不过数品,私宴用瓦器、蚌盘,淆核充事而已;后宫无金翠之饰,不设女乐。

(26)丁酉(十二日),陈武帝身体不适,丙午(二十一日),病逝。陈武帝每临军机大事都能确定破敌制胜之道,他英勇善谋,独出心裁,而处理政务则崇尚宽和简朴,如不是军旅急务,一般不轻易调发军队。他天性节俭朴素,平常膳食只有几样菜而已,私人宴会用瓦器、饰以蚌壳的木盘,酒菜足够应付也就行了。后宫的妃子、宫女没有披金带翠的服饰,也不设女乐。

时皇子昌在长安,内无嫡嗣,外有强敌,宿将皆将兵在外,朝无重臣,唯中领军杜棱典宿卫兵在建康。章皇后召棱及中书侍郎蔡景历入禁中定议,秘不发丧,急召临川王于南皖。景历亲与宦者、宫人密营敛具。时天暑,须治梓宫,恐斤斧之声闻于外,乃以蜡为秘器,文书诏敕,依旧宣行。

侯安都军还,适至南皖,与临川王俱还朝。甲寅,王至建康,入居中书省,安都与群臣定议,奉王嗣全,王谦让不敢当。皇后以昌故,未肯下令,群臣犹豫不能决。安都曰:“今四方未定,何暇及远!临川王有大功于天下,须共立之。今日之事,后应者斩!”即按剑上殿,白皇后出玺,又手解发,推就丧次,迁殡大行于太极西阶。皇后乃下令,以纂承大统。是日,即皇帝位,大赦。秋,七月,丙辰,尊皇后为皇太后。辛酉,以侯为太尉,侯安都为司空。

(27)齐显祖将如晋阳,乃尽诛诸元,或祖父为王,或身尝贵显,皆斩于东市,其婴儿投于空中,承之以。前后死者凡七百二十一人,悉弃尸漳水,剖鱼者往往得人爪甲,邺下为之久不食鱼。使元黄头与诸囚自金凤台各乘纸鸱以飞,黄头独能至紫陌乃堕,仍付御史中丞毕义云饿杀之。唯开府仪同三司元蛮祠部郎中元文遥等数家获免。蛮,继之子,常山王演之妃父;文遥,遵之五世孙也。定襄令元景安,虔之玄孙也,欲请改姓高氏,其从兄景皓曰:“安有弃其本宗而从人之姓者乎!丈夫宁可玉碎,何能瓦全!”景安以其言白帝,帝收景皓,诛之;赐景安姓高氏。

(28)八月,甲申,葬武皇帝于万安陵,庙号高祖。

(28)八月,甲申(疑误),陈朝葬陈武帝于万安陵,庙号为高祖。

(29)戊戌,齐封皇子绍义为广阳王;以尚书右仆射河间王孝琬为左仆射,都官尚书崔昂为右仆射。

(29)戊戌(十四日),北齐封皇子高绍义为广阳王,任命尚书右仆射河间王高孝琬为左仆射,都官尚书崔昂为右仆射。

(30)周御正中大夫崔猷建议,以为:“圣人沿革,因时制宜。今天子称王,不足以威天下,请遵秦、汉旧制称皇帝,建年号。”乙亥,周王始称皇帝,追尊文王曰文皇帝,改元武成

(30)北周的御正中大夫崔猷提出建议,认为:“圣人在政事上的继承或变革,都按照因时制宜的原则来进行。现在我们的天子只称为王,实在不能威慑天下,请遵照秦、汉旧制称为皇帝,建立年号。”己亥(十五日),周王才开始称皇帝,追遵文王为文皇帝,改换年号为武成。

(31)癸卯,齐诏:“民间或有父祖冒姓元氏,或假托携养者,不问世数远近,悉听改复本姓。”

(31)癸卯(十九日),北齐诏令:“民间百姓中如果有父祖辈的人假冒元氏的姓的,或因为受元氏的携带养育而假托姓元氏的,不管年代远近,一律让他们改复本姓。”

(32)初,高祖追谥兄道谭为始兴昭烈王,以其次子顼袭封。及世祖即位,顼在长安未还,上以本宗乏飨,戊戌,诏徙封顼为安成王,皇子伯茂为始兴王。

(32)当初,陈武帝追谥哥哥陈道谭为始兴昭烈王,让他的第二个儿子陈顼继承封号。等到文帝陈即位,陈顼还被俘在长安没有回来,文帝因为他自己继承了皇位,本宗缺乏主祭的人,于是在戊戌(十四日)那天,下诏改封陈顼为安成王,封皇子陈伯茂为始兴王,让他供奉陈道谭的祭祀。

(33)初,周太祖平蜀,以其形胜之地,不欲使宿将居之,问诸子:“谁可往者?”皆不对。少子安成公宪请行,太祖以其幼,不许。壬子,周人以宪为益州总管,时年十六,善于抚绥,留心政术,蜀人悦之。九月,乙卯,以大将军天水公广为梁州总管。广,导之子也。

(34)辛酉,立皇子伯宗为太子。

(34)辛酉(初七),陈朝立皇子陈伯宗为太子。

(35)己巳,齐主如晋阳。

(35)己巳(十五日),北齐国主去晋阳。

(36)辛未,周主封其弟辅城公邕为鲁公,安成公宪为齐公,纯为陈公,盛为越公,达为代公,通为冀公,为滕公

(36)辛未(十七日),北周国主封他的弟弟辅城公宇文邕为鲁公,安成公宇文宪为齐公,宇文纯为陈公,宇文盛为越公,宇文达为代公,宇文通为冀公,宇文为滕公

(37)乙亥,立太子母吴兴沈妃为皇后。

(37)乙亥(二十一日),陈朝立太子陈伯宗的母亲吴兴人沈妃为皇后。

(38)周少保怀宁庄公蔡卒。

(38)北周少保怀宁庄公蔡去世。

(39)齐显祖嗜酒成疾,不复能食,自知不能久,谓李后曰:“人生必有死,何足致惜!但怜正道尚幼,人将夺之耳!”又谓常山王演曰:“夺则任汝,慎勿杀也!”尚书令开封王杨、领军大将军平秦王归彦、侍中广汉燕子献黄门侍郎郑颐皆受遗诏辅政。冬,十月,甲午,殂。癸卯,发丧,群臣号哭,无下泣者,唯杨涕泗呜咽。太子殷即位,大赦。庚戌,尊皇太后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诏诸土木金铁杂作一切停罢。

(40)王琳闻高祖殂,乃以少府卿吴郡孙为郢州刺史,总留任,奉梁永嘉王庄出屯濡须口,齐扬州道行台慕容俨帅众临江,为之声援。十一月,乙卯,琳寇大雷,诏侯、侯安都及仪同徐度将兵御之。安州刺史吴明彻夜袭湓城,琳遣巴陵太守任忠击明彻,大破之,明彻仅以身免。琳因引兵东下。

(41)齐以右丞相斛律金为左丞相,常山王演为太傅,长广王湛为太尉,段韶为司徒,平原王淹为司空,高阳王为尚书左仆射,河间王孝琬为司州牧,侍中燕子献为右仆射。

(41)北齐任命右丞相斛律金为丞相,常山王高演为太傅,长广王高湛为太尉,段韶为司徒,平原王高淹为司空,高阳王高为尚书左仆射,河间王高孝琬为司州牧,侍中燕子献为右仆射。

(42)辛未,齐显祖之丧至邺。

(42)辛未(十九日),北齐文宣帝的灵柩由晋阳移到邺城

(43)十二月,戊戌,齐徙上党王绍仁为渔阳王,广阳王绍义为范阳王,长乐王绍广为陇西王

(43)十二月,戊戌(十五日),北齐改封上党王高绍仁为渔阳王,广阳王高绍义为范阳王,长乐王高绍广为陇西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