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552年

552年

公元552年是中国南北朝时期,这年侯景之乱被平定,梁武帝第七子萧绎在江陵称帝。

壬申年(猴年

南朝梁承圣元年

北齐天保三年

高昌和平二年

侯景太始二年

萧纪天正元年

西魏废帝元年

公元552年突厥首领土门打败柔然,以漠北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地区)为中心建立政权,其鼎盛时辖境辽阔。在隋朝和唐朝初期,突曾是称霸于中国北部的一大势力。尔后,分裂为东、西两部的突厥,为争夺汗权而争斗不休。

公元552年(西魏废帝1年),改兴州郡为丰州郡,废平阳入武当。

公元552年突厥汗国建立。不久将其势力范围扩展到西域。

公元552年,梁武帝之七子萧绎,派见军王僧辨和陈霸先击败候景,攻破建康。萧绎在江陵自立为帝,是为元帝。梁元帝萧绎(508554),字世诚,梁武帝第七子,公元552年登基,年号承圣,在位仅3年,城破被魏军所杀,时年46岁。

公元552年10月,百济国又向日本大和国贡献了一尊释迦牟尼的镏金佛像和若干经卷,佛教自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同时也带入了中国南北朝和隋唐的传统建筑技术与风格。

公元552年朝鲜的佛教传教活动把天花带到了日本。

梁元帝承圣元年(公元552年),梁帝赠送日本政府《针经》一书。此后日本不断有人来中国学医,钻研针灸学。

云门寺公元552年,蚕种由中国经印度的游方僧人引进了罗马,罗马也因此成为欧洲第一个养蚕的国家。

承圣元年(公元552年)确定在章贡二水间建设赣州城时,开始建设了简易的下水道。当时城区规模很小,东西临江,南部城墙“在秋华坊今古城巷”即今健康路市总工会一带。

在公元552年,文宣帝为僧稠建造了一座云门寺,坐落在龙山南坡上,也就是安阳县善应镇境内。在这里,僧稠编辑了两部佛经。

公元552年,冼夫人与她的汉族丈夫高凉太守冯宝,在漠阳江畔积土筑墙,掘地为壕,修建郡城。城池建好后,两个人却为起什么名字犯了愁。后来,冼夫人与冯宝商定,当地俚人喜爱春天,有在春天结寮招亲的习俗;新的郡城修建在漠阳江的东岸,汉族人习惯上把那个方位称为阳,于是就取漠水之阳,四季如春的涵义,把新的郡城叫做阳春。

公元552年,慧可在二祖洞后一大石台传衣钵信物木棉袈裟给僧璨

逝世名人 汉帝侯景,是北魏怀朔镇(今内蒙古阳北)人。逝世于公元552年。在位4个月,史称“汉帝”。侯景(503年552年),字万景。北魏怀朔镇(今内蒙古固阳南)鲜卑化羯人。少年时深受边镇剽悍好武风习影响,行为不拘,善骑射,骁勇好斗,有膂力,深为乡里所惮。北魏武将。

敕连头兵豆伐可汗,名郁久闾阿那(公元?-552年),豆罗伏跋豆伐可汗弟。豆罗伏跋豆伐可汗被其母谋杀后继位。在位32年,被突厥战败而自杀,葬处不明。

伏知命:(公元?~552年),平昌安丘人(今山西安丘)。南朝梁国大臣。

北齐天宝三年(五五二),突厥汗阿史那土门出兵袭击柔然,于怀荒镇(今河北张北)北大破之,柔然主阿那兵败自杀。太子庵罗辰及从弟登注俟利、登注子库提等拥众投奔北齐。柔然余众多立登注次子铁伐为主。次年,柔然内哄,三易可汗。先是铁伐为契丹部落所杀,北齐送登注父子北归还国,柔然部人立登注为可汗,又为大人阿富提等所杀,国人再立库提。此时,复遭突厥攻扰,举国奔齐。齐文宣帝乃北讨突厥,迎纳柔然,立庵罗辰为主,置之马邑川(今山西朔县灰河),给其廪饩、缯帛。于是柔然贡献不绝。天宝五年,庵罗辰想挣脱北齐的羁糜,拥兵北返,高汗率兵追击,大破之,庵罗辰北遁。当年四月,柔然寇齐肆州,齐帝自晋阳发兵进讨,虏三万余口。次年,再度出击,追柔然至沃野镇,获其酋长及生口二万余,牛羊数十万而还。柔然余众在沃野另立阿那庵叔父邓叔子为主,同年,突厥进攻沃野,邓叔子屡为所败,不能自立,乃率领残部逃奔西魏。突厥可汗遣使至西魏索取邓叔子等,西魏相宇文泰遂收缚邓叔子以下三千余人交付突厥使者,于长安青门外斩之。中男以下免死,悉配人王公家中。蒙古草原上的柔然汗国从此消失。

伊利可汗(?至五五三),突厥第一代可汗,姓阿史那氏,名土门(鄂尔浑碑文作Bumin)。原为柔然汗国统治下的突厥族首领,初居金山地区。六世纪前期,柔然汗国内乱,受其奴役的各族部落不断反抗,柔然力量削弱,土门利用时机,于大统十二年打败并合并了铁勒各部五万余落(户),逐渐强大,遂向柔然可汗求婚,被拒绝后,转而向西魏求婚。大统十七年(五五一),西魏以长乐公主嫁土门。此前,土门早巳与西魏有交往,曾使人至塞上购买缯絮,表示愿通中国。大统十一年,西魏遣使至突厥,次年,土门亦遣使答聘。西魏废帝元年(五五二)正月,土门发兵击柔然,大破于怀荒镇(今河北张北)北,阿那自杀,土门遂建突厥汗国,自称伊利可汗,于553年病逝.

北魏以来,居住在西拉木伦河以南松漠之间的库莫奚(又称奚)部落繁衍生息,人畜滋盛。与北魏交聘通好,派遣使臣到平城、洛阳访问,先后至三十余次。其族人与安(今河北隆化)、营(今辽宁朝阳)二州边民参居,交易往来,和睦相处。北齐时期,库莫奚又派遣使臣至邺城访问,共计五次。北齐天保三年(五五二)正月,齐文宜帝率兵伐奚于代郡,大破之,俘获四千人,杂畜十余万。将奚人置于山东为民,杂畜分赐将士。

伊利可汗(?553年),突厥第一代可汗,姓阿史那氏,名土门(鄂尔浑碑文作Bumin)。原为柔然汗国统治下的突厥族首领,初居金山地区。六世纪前期,柔然汗国内乱,受其奴役的各族部落不断反抗,柔然力量削弱,土门利用时机,于大统十二年打败并合并了铁勒各部五万余落(户),逐渐强大,遂向柔然可汗求婚,被拒绝后,转而向西魏求婚。大统十七年(),西魏以长乐公主土门。此前,土门早巳与西魏有交往,曾使人至塞上购买缯絮,表示愿通中国。大统十一年,西魏遣使至突厥,次年,土门亦遣使答聘。西魏废帝元年(552年)正月,土门发兵击柔然,大破于怀荒镇(今河北张北)北,阿那自杀,土门遂建突厥汗国,自称伊利可汗,西魏废帝二年(553年)。

侯景称帝于建康并占有扬、越之后,残酷掠夺、烧杀。大宝二年(五五一),侯景出兵攻取江州郢州,乘胜西上,号称二十万水军、联旗千里,其舟师之盛,为东晋以来所未有。景军推进至巴陵(今湖南岳阳),将攻江陵。湘东王萧绎命王僧辩率兵击退景军,收复郢州江州。次年二月,萧绎从寻阳(今江西九江)发兵,东击侯景;自广州北上的陈霸先率三万甲士为先锋,与王僧辩会师于白茅湾(今九江北)。三月,僧辩大捷于姑孰(今安徽当涂),进军取历阳,围石头城,侯景战败东奔。四月,景与腹心数十人乘船由扈渎(今上海)入海,景党或死或降,或走投北齐。梁将羊侃子、羊为景部下,随景东奔,语舵师驶回京口(今江苏镇江),至胡豆洲(今江苏镇江北),景觉,大惊,欲投水,刺杀之。侯景亡,历时五年的侯景之乱终被平定。侯景出身怀朔镇兵,随尔朱荣镇压六镇起义。后归高欢,再降西魏。大清元年(五四七),又拥十三州请降于梁。梁武帝不顾朝臣反对,接纳之。大清二年,侯景自寿阳南下,兵众仅八干,马数百匹,渡江包围台城三十余日。梁诸道援军云集建康,虽有几十万人,但将帅各有打算,彼此观望,不能合作抗击。三年,台城终被攻破。大宝二年(五五一),景自立为帝。侯景攻占建康达三年,称帝一百廿天。建康与三吴富庶之区无事日久,遭战乱后人口凋敝,城邑残破、公侯富家在会稽者多南下岭南,世家大族遭受沉重打击。侯景之乱发生在梁朝后期朝政日趋腐朽的形势下,南朝从此衰落不振。

梁大宝元年(五五0),西魏趁侯景乱起,派大将军杨忠略地汉东,杨忠至石头城(竟陵郡治,今湖北潜江),欲进逼江陵。时湘东王绎据江陵,立即遣使于魏,送子方略为质以求和,绎与忠盟曰:“魏以石城为封,梁以安陆为界,请同附庸,并送质子,贸迁有无,永敦邻睦。杨忠乃旋师。当年,梁邵陵王纶被绎攻逼,逃至汉东。二年,杨忠攻陷汝南城,纶被执,遇害。于是,汉东之地入于西魏。十月,宇文泰遣大将军王雄出子午谷,伐上津(今湖北郧西北)、魏兴(今陕西安康西北);大将军达奚武将兵三万攻取汉中。梁、秦二州刺史、宜丰侯萧循求援于益州武陵王萧纪,纪遣潼州刺史杨乾运往救。承圣元年(五五二)春,王雄陷上津、魏兴,以其地置东梁州。四月,杨乾运至剑北,达奚武迎战,大破乾运于白马(今陕西勉县西),达奚武围南郑(汉中郡治),萧循出兵与战,遭伏兵袭击,杀伤殆尽,终因力屈而降。于是,剑北汉中之地亦入于西魏。

北齐天保三年(五五二)九月,文宣帝高详自并州至离石。十月,至黄栌岭(今山西汾阳西北),令起长城,北至社平戍(今山西五寨北),全长四百余里,立三十六戌。

萧绎(五0八至五五四),字世诚,梁武帝萧衍第七子。初封湘东郡王,后任侍中、丹阳尹。普通七年(五二六)出任荆州刺史,都督荆、湘、郢、益、宁、南梁六州诸军事,控制长江中上游。太清二年(五四八),侯景叛梁围建康,梁援军自四方至者达二三十万人,而握有实力雄厚的荆州军的萧绎,仅派其子萧方等率步骑万人往救,后迫于舆论压力,又派大将王僧辩率舟师万人增援。台城陷落后,六兄萧纶郢州(今湖北武昌)被推为中流盟主都督中外诸军事,将讨侯景。绎却派王僧辩率水军万人进逼郢州,纶军溃散,纶逃至汉东,后被西魏擒杀。自大宝二年(五五一),荆州军在王僧辩、陈霸先率领下屡胜侯景。三年,收复建康,平定侯景之乱。然而,入城后荆州军不但将萧栋兄弟三人沉水溺死,且纵兵蹂掠,浩劫建康。十一月,萧绎于江陵称帝,改元承圣,是为世祖元皇帝。此时,江北诸郡,多被东魏侵占,梁、益二州已并入西魏,雍州一镇也沦为西魏附庸,江陵政权诏令所行,千里而已,民户不满三万。承圣二年,元帝先平定据有长沙的湘州长史陆纳,后又邀西魏出兵攻蜀,斩杀举兵东下的梁武帝第八子萧纪于巫峡口。绎称帝后,朝中以王褒、周弘正为首的世家大族主张还都建康,否则与列国诸王无异;而以宗懔、黄罗汉为首的荆州系统军将却主张定都江陵,绎终以建康破坏严重,且荆州军于收复建康时大肆焚掠而失去杨、越一带民心,遂决定定都江陵。三年九月,已经取得梁、益,进而觊觎江汉地区的西魏宇文泰命于谨宇文护率步骑五万南侵,又得襄阳助战,十一月江陵城陷,绎被执处死。西魏将城中百姓十余万口驱归关中,以为梁王,使守江陵空城。次年,绎子方智在建康称帝,追尊绎为元皇帝。萧绎盲一目,少聪颖,好文学,善五言诗,博览群书,能通佛典。但性矫饰,多猜忌。藏书十四万卷,于江陵城破时自行烧毁。生平著述甚富,凡二十种、四百余卷。著述中最重要者,乃《金楼子》,全书十五篇,《隋书经籍志》著录为十卷,至明代渐散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得六卷,后收入《知不足斋丛书》中。其中,《立言篇》提出文学作品需要具备文采、音律、感情等诸要素,突破文笔说仅仅拘于有韵无韵的局限,在文学理论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其作品属典型的齐梁绮丽风格。今有明人张溥辑本《梁元帝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1)春,正月,湘东王以南平内史王褒为吏部尚书。褒,骞之孙也。

(1)春季,正月,湘东王任命南平内史王褒为吏部尚书。王褒是王骞的孙子。

(2)齐人屡侵侯景边地,甲戌,景遣郭元建帅步军趣小岘,侯子鉴帅舟师向濡须,己卯,至合肥;齐人闭门不出,乃引还。

(2)北齐军队多次侵犯侯景的边疆地区,甲戌(初五),侯景派郭元建率领步兵进军小岘,侯子鉴率领水军向濡须进发,己卯(初十),抵达合肥。北齐人关着城门,不出来迎战,郭元建、侯子鉴只好引兵退回。

(3)丙申,齐主伐库莫奚,大破之,俘获四千人,杂畜十余万。

齐主连年出塞,给事中中书舍人唐邕练习军书,自督将以降劳效本末及四方军士强弱多少,番代往还,器械精粗,粮储虚实,靡不谙悉。或于帝前简阅,虽数千人,不执文簿,唱其姓名,未尝谬误。帝常曰:“唐邕强干,一人当千。”又曰:“邕每有军事,手作文书,口且处分,耳又听受,实异人也!”宠待赏赐,群臣莫及。

(4)魏将王雄取上津、魏兴,东梁州刺史安康李迁哲军败,降之。

(4)西魏将领王雄攻取了上津、魏兴,东梁州刺史安康人李迁哲战败,投降了王雄。

(5)突厥土门袭击柔然,大破之。柔然头兵可汗自杀,其太子庵罗辰及阿那从弟登注俟利、登注子库提并帅众奔齐,饮众复立登注次子铁伐为主。土门自号伊利可汗,号其妻为可贺敦,子弟谓之特勒,别将兵者皆谓之设。

(6)湘东王命王僧辩等东击侯景,二月,庚子,诸军发寻阳,舳舻数百里。陈霸先帅甲士三万,舟舰二千,自南江出湓口,会僧辩于白茅湾,筑坛歃血,共读盟文,流涕慷慨。癸卯,僧辩使侯袭南陵、鹊头二戍,克之。戊申,僧辩等军于大雷;丙辰,发鹊头。戊午,侯子鉴还至战鸟,西军奄至,子鉴惊惧,奔还淮南。

(7)侯景仪同三司谢答仁攻刘神茂于东阳,程灵洗张彪皆勒兵将救之,神茂欲专其功,不许,营于下淮。或谓神茂曰:“贼长于野战,下淮地平,四面受敌,不如据七里濑。贼必不能进。”不从。神茂偏裨多北人,不与神茂同心,别将王晔、郦通并据外营,降于答仁,刘归义、尹思合等弃城走。神茂孤危,辛未,亦降于答仁,答仁送之建康

(8)癸酉,王僧辩等到芜湖,侯景守将张黑弃城走。景闻之,甚惧,下诏赦湘东王绎、王僧辩之罪,众咸笑之。侯子鉴据姑孰南洲以拒西师,景遣其党史安和等将兵二千助之。三月,己巳朔,景下诏欲自至姑孰,又遣人戒子鉴曰:“西人善水战,勿与争锋;往年任约之败,良为此也。若得步骑一交,必当可破,汝但结营岸上,引船入浦以待之。”子鉴乃舍舟登岸,闭营不出。僧辩等停军芜湖十馀日,景党大喜,告景曰:“西师畏吾之强,势将遁矣,不击,且失之。”景乃复命子鉴为水战之备。

丁丑,僧辩至姑孰,子鉴帅步骑万余人渡洲,于岸挑战,又以千艘载战士。僧辩麾细船皆令退缩,留大舰夹泊两岸。子鉴之众谓水军欲退,争出趋之;大舰断其归路,鼓噪大呼,合战中江,子鉴大败,士卒赴水死者数千人。子鉴仅以身免,收散卒走还建康,据东府。僧辩留虎臣将军庄丘慧达镇姑孰,引军而前,历阳戍迎降。景闻子鉴败,大惧,涕下覆面,引衾而卧,良久方起,叹曰:“误杀乃公!”

庚辰,僧辩督诸军至张公洲,辛巳,乘潮入淮,进至禅灵寺前。景召石头津主张宾,使引淮中舣及海艟,以石缒之,塞淮口;缘淮作城,自石头至于朱雀街,十馀里中,楼堞相接。僧辩问计于陈霸先,霸先曰:“前柳仲礼数十万兵隔水而坐,韦粲青溪,竟不渡岸,贼登高望之,表里俱尽,故能覆我师徒。今围石头,须渡北岸。诸将若不能当锋,霸先请先往立栅。”壬午,霸先于石头西落星山筑栅,众军次连八城,直出石头西北。景恐西州路绝,自帅侯子鉴等亦于石头东北筑五城以遏大路。景使王伟守台城。乙酉,景杀湘东王世子方诸、前平东将军杜幼安。

(9)刘神茂至建康,丙戌,景命为大锉碓,先进其足,寸寸斩之,以至于头。留异外同神茂而潜通于景,故得免祸。

(9)刘神茂被押送到建康,丙戌(十八日),侯景命令准备一口大铡刀,先把刘神茂的脚塞进去,一寸一寸地铡他,一直铡到头。刘留异表面上与刘神茂合伙而实际上偷偷与侯景相通,所以能够免遭这场灾祸。

(10)丁亥,王僧辩进军招提寺北,侯景帅众万余人、铁骑八百余匹陈于西州之西。陈霸先曰:“我众贼寡,应分其兵势,以强制弱;何故聚其锋锐,令致死于我!”乃命诸将分处置兵。景冲将军王僧志陈,僧志小缩,霸先遣将军安陆徐度将弩手二千横截其后,景兵乃却。霸先与王琳杜龛等以铁骑乘之,僧辩以大兵继进,景兵败退,据其栅。龛,岸之兄子也。景仪同三司卢晖略守石头城,开北门降,僧辩入据之。景与霸先殊死战,景帅百余骑,弃执刀,左右冲陈;陈不动,众遂大溃,诸军逐北至西明门。

景至阙下,不敢入台,召王伟责之曰:“尔令我为帝,今日误我!”伟不能对,绕阙而藏。景欲走,伟执谏曰:“自古岂有叛天子邪!宫中卫士,犹足一战,弃此,将欲安之!”景曰:“我昔败贺拔胜,破葛荣,扬名河、朔,渡江平台城,降柳仲礼如反掌;今日天亡我也!”因仰观石阙,叹息久之。以皮囊盛其江东所生二子,挂之鞍后,与房世贵等百余骑东走,欲就谢答仁于吴。侯子鉴、王伟、陈庆奔朱方。

僧辩命裴之横杜龛杜姥宅,杜入据台城。僧辩不戢军士,剽掠居民。男女裸露,自石头至于东城,号泣满道。是夜,军士遗火,焚太极殿及东西堂,宝器、羽仪、辇辂无遗。

王僧辩命令裴之横杜龛屯守杜姥宅,杜攻入并占据台城。王僧辩对士兵不加约束,放任他们抢劫掠夺建康居民。全城男女,衣服被剥光,裸露着被赶出家门,从石头城一直到东城,哭爹喊娘,一路上全是难民。当天晚上,士兵失火,烧毁了太极殿和东西堂,宫殿中的珍宝神器、仪仗羽饰、车辆等,全被烧得干干净净。

戊子,僧辩命侯等帅精甲五千追景。王克、元罗等帅台内旧臣迎僧辩于道,僧辩劳克曰:“甚苦,事夷狄之君。”克不能对。又问:“玺绂何在?”克良久曰:“赵平原持去。”僧辩曰:“王氏百世卿族,一朝而坠。”僧辩迎太宗梓宫升朝堂,帅百官哭踊如礼。

己丑,僧辩等上表劝进,且迎都建业湘东王答曰:“淮海长鲸,虽云授首;襄阳短狐,未全革面。太平玉烛,尔乃议之。”

己丑(二十一日),王僧辩等人上表劝萧绎即皇帝位,并建议迎接萧绎来建康建都。湘东王萧绎回答说:“现在,盘据淮海的大鲸鱼侯景,虽说将要被杀;但占据襄阳的短尾妖狐萧,却还没有洗心革面地归降。登基的事,等天下真正太平了,四时和畅,玉烛生辉时再说吧!”

庚寅,南兖州刺史郭元建,秦郡戍主郭正买,阳平戍主鲁伯和,行南徐州事郭子仲,并据城降。

庚寅(二十二日),南兖州刺史郭元建,秦郡戍主郭正买,阳平戍主鲁伯和,行南徐州事郭子仲,都纷纷献出自己镇守的城池归降。

僧辩之发江陵也,启湘东王曰:“平贼之后,嗣君万福,未审何以为礼?”王曰:“六门之内,自极兵威。”僧辩曰:“讨贼之谋,臣为己任,成济之事,请别举人。”王乃密谕宣猛将军朱买臣,使为之所。及景败,太宗已殂,豫章王栋及二弟桥、相扶出于密室,逢杜于道,为去其锁。二弟曰:“今日始免横死矣!”栋曰:“倚伏难知,吾犹有惧!”辛卯,遇朱买臣,呼之就船共饮,未竟,并沉于水。

僧辩遣陈霸先将兵向广陵受郭元建等降,又遣使者往安慰之。诸将多私使别索马仗,会侯子鉴渡江至广陵,谓元建等曰:“我曹,梁之深雠,何颜复见其主!不若投北,可得还乡。”遂皆降齐。霸先至欧阳,齐行台辛术已据广陵。

王伟与侯子鉴相失,直渎戍主黄公喜获之,送建康王僧辩问曰:“卿为贼相,不能死节,而求活草间邪?”伟曰:“废兴,命也。使汉帝早从伟言,明公岂有今日!”尚书左丞虞骘尝为伟所辱,乃唾其面。伟曰:“君不读书,不足与语。”骘惭而退。僧辩命罗州刺史徐嗣徽镇朱方。

壬辰,侯景至晋陵,得田迁余兵,因驱掠居民,东趋吴郡。

壬辰(二十四日),侯景逃到晋陵,收集了田迁剩下的士兵,对居民大肆驱掠一番之后,就往东去了吴郡。

(11)夏,四月,齐主使大都督潘乐与郭元建将兵五万攻阳平,拔之。

(11)夏季,四月,北齐国主高洋派大都督潘乐与郭元建带兵五万人攻打阳平,并加以占领。

(12)王僧辩启陈霸先镇京口。

(12)王僧辩经请示让陈霸先镇守京口。

(13)益州刺史、太尉武陵王纪,颇有韬略,在蜀十七年,南开宁州、越,西通资陵、吐谷浑,内修耕桑盐铁之政,外通商贾远方之利,故能殖其财用,器甲殷积,有马八千匹。闻侯景陷台城,湘东王将讨之,谓僚佐曰:“七官文士,岂能匡济!”内寝柏殿柱绕节生花,纪以为己瑞。乙巳,即皇帝位,改元天正,立子圆照为皇太子,圆正为西阳王,圆满为竟陵王,圆普为谯王,圆肃为宜都王。以巴西、梓潼二郡太守永丰侯为征西大将军益州刺史,封秦郡王。司马王僧略、直兵参军徐怦固谏,不从。僧略,僧辩之弟;怦,勉之从子也。

初,台城之围,怦劝纪速入援,纪意不欲行,内衔之。会蜀人费合告怦反,怦有与将帅书云:“事事往人口具。”纪即以为反征,谓怦曰:“以卿旧情,当使诸子无恙。”对曰:“生儿悉如殿下,留之何益!”纪乃尽诛之,枭首于市,亦杀王僧略。永丰侯叹曰:“王事不成矣!善人,国之基也,今先杀之,不亡何待!”

纪征宜丰侯谘议参军刘为中书侍郎,使者八反,乃至。纪令刘孝胜深布腹心,苦求还。中记室韦登私谓曰:“殿下忍而蓄憾,足下不留,将致大祸,孰若共构大夏,使身名俱美哉!”正色曰:“卿欲缓颊于我邪?我与府侯分义已定,岂以夷险易其心乎!殿下方布大义于天下,终不逞志于一夫。”纪知必不为己用,乃厚礼遣之。以宜丰侯循为益州刺史,封随郡王,以为循府长史、蜀郡太守。

(14)谢答仁讨刘神茂还,至富阳,闻侯景败走,帅万人欲北出候之,赵伯超据钱塘拒之。侯景进至嘉兴,闻伯超叛之,乃退据吴。己酉,侯追及景于松江,景犹有船二百艘,众数千人,进击,败之,擒彭隽、田迁、房世贵、蔡寿乐、王伯。生剖隽腹,抽其肠,隽犹不死,手自收之,乃斩之。

景与腹心数十人单舸走,推堕二子于水,将入海,遣副将焦僧度追之。景纳羊侃之女为小妻,以其兄为库直都督,待之甚厚;随景东走,与景所亲王元礼、谢葳蕤密图之。葳蕤,答仁之弟也。景下海,欲向蒙山,己卯,景昼寝;语海师:“此中何处有蒙山,汝但听我处分。”遂直向京口。至胡豆洲,景觉,大惊;问岸上人,云“郭元建犹在广陵”,景大,将依之。拔刀,叱海师向京口,因谓景曰:“吾等为王效力多矣,今至于此,终无所成,欲就乞头以取富贵。”景未及答,白刃交下。景欲投水,以刀斫之。景走入船中,以佩刀抉船底,以刺杀之。尚书右仆射索超世在别船,葳蕤以景命召而执之。南徐州刺史徐嗣徽斩超世,以盐内景腹中,送其尸于建康。僧辩传首江陵,截其手,使谢葳蕤送于齐;暴景尸于市,士民争取食之,并骨皆尽;溧阳公主亦预食焉。初,景之五子在北齐,世宗剥其长子面而烹之,幼者皆下蚕室。齐显祖即位,梦猕猴坐其御床,乃尽烹之。赵伯超、谢答仁皆降于侯,并田迁等送建康王僧辩斩房世贵于市,送王伟、吕季略、周石珍、严、赵伯超、伏知命于江陵。

丁巳,湘东王下令解严。

(15)乙丑,葬简文帝于庄陵,庙号太宗。

(15)乙丑(二十八日),梁朝把简文帝埋葬在庄陵,定庙号为太宗。

(16)侯景之败也,以传国玺自随,使其侍中兼平原太守赵思贤掌之,曰:“若我死,宜沈于江,勿令吴儿复得之。”思贤自京口济江,遇盗,从者弃之草间,至广陵,以告郭元建。元建取之,以与辛术壬申,术送之至邺。

(17)甲申,齐以吏部尚书杨为右仆射,以太原公主妻之。公主,即魏孝静帝之后也。

(17)甲申(疑误),北齐任命吏部尚书杨为右仆射,把太原公主嫁给他。太原公主就是北魏孝静帝的皇后。

(18)杨乾运至剑北,魏达奚武逆击之,大破乾运于白马,陈其俘馘于南郑城下,且遣人辱宜丰侯循。循怒,出兵与战,都督杨绍伏兵击之,杀伤殆尽。刘还至白马西,为武所获,送长安。太师泰素闻其名,待之如旧交。时南郑久不下,武请屠之,泰将许之。请之于朝,泰怒,不许;泣请不已,泰曰:“事人当如是。”乃从其请。

(19)五月,庚午,司空南平王恪等复劝进,湘东王犹不受,遣侍中丰城侯泰谒山陵,修复庙社。

(19)五月庚午(初三),司空南平王萧恪等人又劝萧绎即帝位,湘东王萧绎还是不接受,派侍中丰城侯萧泰去拜谒祖先陵墓,重新修复宗庙神社。

戊寅,侯景首至江陵,枭之于市三日,煮而漆之,以付武库。庚辰,以南平王恪扬州刺史。甲申,以王僧辩为司徒、镇卫将军,封长宁公。陈霸先为征虏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长城县侯。

乙酉,诛侯景所署尚书仆射王伟左民尚书吕季略、少府周石珍、舍人严于市。赵伯超、伏知命饿死于狱。以谢答仁不失礼于太宗,特宥之。王伟于狱中上五百言诗,湘东王爱其才,欲宥之;有嫉之者,言于王曰:“前日伟作檄文甚佳。”王求而视之,檄云:“项羽重瞳,尚有乌江之败;湘东一目,宁为赤县所归!”王大怒,钉其舌于柱,剜腹、脔肉而杀之。

(20)丙戌,齐合州刺史斛斯昭攻历阳,拔之。

(20)丙戌(十九日),北齐的合州刺吏斛斯昭攻打历阳,攻克了它。

(21)丁亥,下令,以“王伟等既死,自馀衣冠旧贵,被逼偷生,猛士勋豪,和光苟免者,皆不问。”

(21)丁亥(二十日),萧绎下令说:“王伟等人既然已经死了,其他的士大夫旧贵族中被逼依附苟且偷生的人,还有勇猛有功勋的豪杰为了免去一死而跟着跑的人,都不再追究了。”

(22)扶风民鲁悉达,纠合乡人以保新蔡,力田蓄谷。时江东饥乱,饿死者什八九,遗民携老幼归之。悉达分给粮廪,全济甚众,招集晋熙等五郡,尽有其地。使其弟广达将兵从王僧辩讨侯景,景平,以悉达为北江州刺史。

(23)齐主使其散骑常侍曹文皎等来聘,湘东王使散骑常侍柳晖等报之,且告平侯景;亦遣舍人魏彦告于魏。

(23)北齐国主高洋派他的散骑常侍曹文皎等人出使梁朝聘问,湘东王萧绎派散骑常侍柳晖等为使节回访,而且把平定侯景之乱的情况通报对方。同时也派舍人魏彦把这事通报给西魏。

(24)齐主使潘乐、郭元建将兵围秦郡,行台尚书辛术谏曰:“朝廷与湘东王信使不绝。阳平,侯景之土,取之可也;今王僧辩已遣严超达守秦郡,于义何得复争之!且水潦方降,不如班师。”弗从。陈霸先命别将徐度引兵助秦郡固守。齐众七万,攻之甚急。王僧辩使左卫将军杜救之,霸先亦自欧阳来会;与元建大战于士林,大破之,斩首万余级,生擒千余人。元建收余众北遁;犹以通好,不穷追也。

辛术迁吏部尚书。自魏迁邺以后,大选之职,知名者数人,互有得失:齐世宗少年高朗,所弊者疏;袁叔德沈密谨厚,所伤者细;杨风流辩给,取士失于浮华。唯术性尚贞明,取士必以才器,循名责实,新旧参举,管库必擢,门阀不遗,考之前后,最为折衷。

(25)魏达奚武遣尚书左丞柳带韦入南郑,说宜丰侯循曰:“足下所固者险,所恃者援,所保者民。今王旅深入,所凭之险不足固也;白马破走,酋豪不进,所望之援不可恃也;长围四合,所部之民不可保也。且足下本朝丧乱,社稷无主,欲谁为为忠乎?岂若转祸为福,使庆流子孙邪!”循乃请降。带韦,庆子之也。开府仪同三司贺兰德愿闻城中食尽,请攻之,大都督赫连达曰:“不战而获城,策之上者,岂可利其子女,贪其货财,而不爱民命乎!且观其士马犹强,城池尚固,攻之纵克,则彼此俱伤;如困兽犹斗,则成败未可知也。”武曰:“公言是也。”乃受循降,获男女二万口而还,于是剑北皆入于魏。

(26)六月,丁未,齐主还邺;乙卯,复如晋阳。

(26)六月,丁未(十一日),北齐国主高洋回到邺城。乙卯(十九日),又去到晋阳。

(27)庚寅,立安南侯方矩为王太子。

(27)庚寅(疑误),萧绎立安南侯萧方矩为王太子。

(28)齐遣散骑常侍谢季卿来贺平侯景。

(28)北齐派散骑常侍谢季卿来祝贺平定侯景之乱的胜利。

(29)衡州刺史王怀明作乱,广州刺史萧勃讨平之。

(29)衡州刺史王怀明犯上作乱,广州刺史萧勃发兵讨伐,平定了动乱。

(30)齐政烦赋重,江北之民不乐属齐,其豪杰数请兵于王僧辩,僧辩以与齐通好,皆不许。秋,七月,广陵侨人朱盛等潜聚党数千人,谋袭杀齐刺史温仲邕,遣使求援于陈霸先,云已克其外城。霸先使告僧辩,僧辩曰:“人之情伪,未易可测,若审克外城,亟须应援,如其不尔,无烦进军。”使未报,霸先已济江,僧辩乃命武州刺史杜等助之。会盛等谋泄,霸先因进军围广陵。

(31)八月,魏安康人黄众宝反,攻魏兴,执太守柳桧,进围东梁州。令桧诱说城中,桧不从而死。桧,虬之弟也。太师泰遣王雄与骠骑大将军武川宇文虬讨之。

(31)八月,西魏安康人黄众宝反叛,攻打魏兴,抓住了太守柳桧,又进而围困东梁州黄众宝让柳桧向城里守将诱降,柳桧不服从命令,被杀。柳桧是柳虬的弟弟。太师宇文泰派王雄和骠骑大将军武川人宇文虬去讨伐黄众宝

(32)武陵王纪举兵由外水东下,以永丰侯为益州刺史,守成都,使其子宜都王圆肃副之。

(32)武陵王萧纪发兵从外水向东进发,他任命永丰侯萧为益州刺史,留守成都,让自己的儿子宜都王萧圆肃做萧的副职。

(33)九月,甲戌,司空南平王恪卒。甲申,以王僧辩为扬州刺史

(33)九月,甲戌(初九),司空南平王萧恪去世。甲申(十九日),萧绎任命王僧辩为扬州刺史。

(34)齐主使告王僧辩、陈霸先曰:“请释广陵之围,必归广陵、历阳两城。”霸先引兵还京口,江北之民从霸先济江者万余口。湘东王以霸先为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征霸先世子昌及兄子顼诣江陵,以昌为散骑常侍,顼为领直。

(35)宜丰侯循之降魏也,丞相泰许其南还,久而未遣,从容问刘曰:“我于古谁比?”对曰:“常以公为汤、武,今日所见,曾桓、文之不如!”泰曰:“我安敢比汤、武,庶几望伊、周,何至不如恒、文!”对曰:“齐桓存三亡国,晋文公不失信于伐原。”语未竟,泰抚掌曰:“我解尔意,欲激我耳。”乃谓循曰:“王欲之荆,为之益?”循请还江陵,泰厚礼遣之。循之文武千家自随,湘东王疑之,遣使觇察,相望于道;始至之夕,命劫窃其财,及旦,循启输马仗,王乃安之,引入,对泣,以循为侍中、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36)冬,十月,齐主自晋阳如离石,自黄栌岭起长城,北至社平戍,四百余里,置三十六戍。

琳本会稽兵家,其姊妹皆入王宫,故琳少在王左右。琳好勇,王以为将帅。琳倾身下士,所得赏赐,不以入家。麾下万人,多江、淮群盗,从王僧辩平侯景,与杜龛功居第一。在建康,恃宠纵暴,僧辩不能禁。僧辩以宫殿之烧,恐得罪,欲以琳塞责,乃密启王,请诛琳。王以琳为湘州,琳自疑及祸,使长史陆纳帅部曲赴湘州,身诣江陵陈谢,谓纳等曰:“吾若不返,子将安之?”咸曰:“请死之。”相泣而别。至江陵,王下琳吏。

辛酉,以王子方略为湘州刺史,又以廷尉黄罗汉为长史,使与太舟卿张载至巴陵,先据琳军。载有宠于王,而御下峻刻,荆州人疾之如雠。罗汉等至琳军,陆纳及士卒并哭,不肯受命,执罗汉及载。王遣宦者陈往谕之,纳对刳载腹,抽肠以系马足,使绕而走,肠尽气绝。又脔割,出其心,向之舞,焚其馀骨。以黄罗汉清谨而免之。纳与诸将引兵袭湘州,时州中无主,纳遂据之。

(37)戊申(十四日),湘东王萧绎在宫殿上把湘州刺史王琳抓起来,杀了他的副将殷晏。

(38)公卿藩镇数劝进于湘东王,十一月,丙子,世祖即皇帝位于江陵,改元,大赦。是日,帝不升正殿,公卿陪列而已。

(38)公卿大臣,各路军事头领多次劝湘东王登帝位。十一月,丙子(十二日),元帝萧绎在江陵登上皇帝位,改换年号大赦天下。这一天,皇帝没有升坐正殿,只是让公卿大臣左右排列一下而已。

(39)丁丑,以宜丰侯循为湘州刺史。

(39)丁丑(十三日),梁元帝萧绎任命宜丰侯萧循为湘州刺史。

(40)己卯,立王太子方矩为皇太子,更名元良。皇子方智为晋安王,方略为始安王,方等之子庄为永嘉王。追尊母阮容为文宣皇后

侯景之乱,州郡太半入魏,自巴陵以下至建康,以长江为限,荆州界北尽武宁,西拒硖口,岭南复为萧勃所据,诏令所行,千里而近,民户著籍,不盈三万而已。

(41)陆纳袭击衡州刺史丁道贵于渌口,破之。道贵奔零陵,其众悉降于纳。上闻之,遣使征司徒王僧辩、右卫将军杜、平北将军裴之横与宜丰侯循共讨纳,循军巴陵以待之。侯景之乱,零陵人李洪雅据其郡,上即以为营州刺史。洪雅请讨陆纳,上许之。丁道贵收余众与之俱。纳遣其将吴藏袭击,破之,洪雅等退保空云城,藏引兵围之。顷之,纳请降,求送妻子。上遣陈至纳所,纳众皆泣,曰:“王郎被囚,故我曹逃罪于湘州,非有他志也。”乃出妻子付。至巴陵,循曰:“此诈也,必将袭我。”乃密为之备。纳果夜以轻兵继后,约至城下鼓噪。十二月,壬午晨,去巴陵十里,众谓已至,即鼓噪,军中皆惊。循坐胡床,于垒门望之,纳乘水来攻,矢下如雨,循方食甘蔗,略无惧色,徐部分将士击之,获其一舰;纳退保长沙。

(42)壬午,齐主还邺;戊午,复如晋阳。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