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407年

407年

丁未年(羊年);

东晋义熙三年;

后燕建始元年;

后秦弘始九年;

北魏天赐四年;

北凉永安七年;

南燕太上三年;

西凉建初三年;

北燕正始元年;

夏国龙升元年

后燕建始元年

后秦弘始九年

北魏天赐四年

北凉永安七年

南燕太上三年

西凉建初三年

北燕正始元年

夏国龙升元年

北燕后燕

后燕384年-407年)是中国五胡十六国慕容氏诸燕之一,由鲜卑前燕开国皇帝慕容第五子慕容垂所建立的政权。全盛时统治范围“南至琅琊,东讫辽海,西届河汾,北暨燕代”(《读史方舆纪要》),即今河北山东山西河南辽宁的一部分。自384年慕容垂称燕王到407年慕容熙被杀,立国凡24年。

中国大事件 公元407年,匈奴铁弗部赫连勃勃鄂尔多斯西南部建立了“十六国”之一的大夏国,其都城统万城遗址位于今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和陕西省靖边县交界处。 这就是五胡闹华、十六国分立。

海宝塔南凉弘昌六年(公元407年)九月,秃发褥檀征集胡汉兵员五万余众再次讨伐北凉,双方战于均石(在今张掖东境),褥檀大败,蒙逊乘机攻占南凉日勒(今山丹县东,南)。

公元407年大夏王赫连勃重修位于银川市北郊的海宝塔。

公元407年北燕后燕政权,沈阳又为北燕所据,高句骊县废。

公元407年,柔然国挑选了8000匹上等好马赠送给后秦,用以结交。

公元407年,西藏多里隆赞汗,得到《百拜忏悔经》、《多宝经》及金宝塔,敬慎供奉,此为佛教入藏之始。

欧洲大事件 依瑞克提翁神殿

公元407年,日耳曼突破莱茵河防线,大肆劫掠西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全境已到处布满蛮族,帝国名存实亡了。

公元407年,不列颠罗马军团统帅君士坦丁率领大部分驻军渡海回欧洲大陆企图夺取帝位。此后,欧洲大陆的罗马军队再也没有回到不列颠。 罗马人占领不列颠长达四百年,直到公元407年,罗马人才因罗马帝国内外交困不得不开始撤离不列颠。随着最后一批罗马军队撤离了英国,伦敦城镇也开始衰落。大批居民离城而走,住在城墙内的居民也仅剩少数的渔民和农民。伦敦也失去了城市的功能。但不久伦敦就又重新发展起来,在伦敦文特哥登的城墙外科出现了一座新城。新城不大,人口也仅有10,000人左右。

与此同时,中国北部蒙古高原古老的匈奴族经过长时期的跋涉进入到东欧平原,引起了欧洲历史上的民族大迁徙。裘特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批接一批地涌向不列颠。盎格鲁撒克逊人在不列颠形成英格兰人,并建立一些独立的“蛮族”小国,基督教也开始从爱尔兰传到了不列颠的北部。传教者圣哥伦布是苏格兰基督教会的奠基人,他和他的门徒们使基督教在苏格兰广大地区广泛传播并深深地扎下了根。

依瑞克提翁神殿(雅典王神殿/Erechtheion)位于巴特农神殿左边,建于公元407年,前面的一座仅为一层,后面的两层依悬崖低下去的地势而建。神殿是为雅典娜女神和瑞克提翁海神而建,神殿的选址在传说中的两个神曾经搏斗过的地方。与依瑞克提翁神殿合为一体的是少女门廊(Caryatides),由六尊少女像代替石柱围绕而成,设计很有特色。不过为保护不受空气浮尘损害,现今以复制品替代,真品则存于卫城博物馆及大英博物馆。

出土的绘画资料表明,在公元407年左右,西西里岛的妇女已经穿一种两件套的游泳衣,其开放程度令人吃惊!但女式游泳衣的发展似乎并没有从这里发端。

安皇帝己义熙三年(丁未,公元四零七年)

春,正月,辛丑朔,燕大赦,改元建始

秦王兴以乞伏乾归浸强难制,留为主客尚书,以其世子炽磐行西夷校尉,监其部众。

二月,己酉,刘裕诣建康,固辞新所除官,欲诣廷尉;诏从其所守,裕乃还丹徒。

魏主立其子修为河间王,处文为长乐王,连为广平王,黎为京兆王。

殷仲文素有才望,自谓宜当朝政,悒悒不得志;出为东阳太守,尤不乐。何无忌素慕其名,东阳,无忌所统,仲文许便道修谒,无忌喜,钦迟之。而仲文失志恍惚,遂不过府;无忌以为薄己,大怒。会南燕入寇,无忌言于刘裕曰:“桓胤殷仲文腹心之疾,北虏不足忧也。”闰月,刘裕府将骆冰谋作乱,事觉,裕斩之。因言冰与仲文、桓石松、曹靖之、卞承之、刘延祖潜相连结,谋立桓胤为主,皆族诛之。

燕王熙为其后苻氏起承华殿,负土于北门,土与谷同价。宿军典军杜静载棺诣阙极谏,熙斩之。

苻氏尝季夏思冻鱼,仲冬须生地黄,熙下有司切责不得而斩之。

夏,四月,癸丑,苻氏卒,熙哭之懑绝,久而复苏;丧之如父母,服斩衰,食粥,命百官于宫内设位而哭,使人按检哭者,无泪则罪之,群臣皆含辛以为泪。高阳王妃张氏,熙之嫂也,美而有巧思,熙欲以为殉,乃毁其靴中得弊毡,遂赐死。右仆射韦等皆恐为殉,沐浴俟命。公卿以下至兵民,户率营陵,费殚府藏。陵周围数里,熙谓监作者曰:“善为之,朕将继往。”

丁酉,燕太后段氏去尊号,同居外宫。

氐王杨盛以平北将军苻宣为梁州督护,将兵入汉中,秦梁州别驾吕莹等起兵应之。刺史王敏攻之,莹等求援于盛,盛遣军临口,敏退屯武兴。盛复通于晋,晋以盛为都督陇右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盛因以宣行梁州刺史。

五月,壬戌,燕尚书郎苻进谋反,诛。进,定之子也。

魏主北巡,至濡源。

魏常山王遵以罪赐死。

初,魏主灭刘卫辰,其子勃勃奔秦,秦高平公没弈干女妻之。勃勃魁岸,美风仪,性辩慧,秦王兴见而奇之,与论军国大事,宠遇逾于勋旧。兴弟邕谏曰:“勃勃不可近也。”兴曰:“勃勃有济世之才,吾方与之平天下,奈何逆忌之!”乃以为安远将军、使助没弈干镇遍平,以三城、朔方杂夷及卫辰部众三万配之,使伺魏间隙。邕固争以为不可,兴曰:“卿何以知其为人?邕曰:“勃勃奉上慢,御众残,贪猾不仁,轻为去就。宠之逾分,恐终为边患。”兴乃止。久之,竟以勃勃为安北将军、五原公,配以三交五部鲜卑及杂虏二万馀落,镇朔方。

魏主归所虏秦将唐小方于秦。秦王兴请归贺狄干,仍送良马千匹以赎狄伯支;许之。

勃勃闻秦复与魏通而怒,乃谋叛秦。柔然可汗社仑献马八千匹于秦,至大城,勃勃掠取之,悉集其众三万馀人,伪畋于高平川,因袭杀没弈干而并其众。

勃勃自谓夏后氏之苗裔,六月,自称大夏天王、大单于,大赦,改元龙升,置百官。以其兄右地代为丞相,封代公;力俟提为大将军、封魏公;叱干阿利为御史大夫,封梁公;弟阿利罗引为司隶校尉,若门为尚书令,叱以为左仆谢,乙斗为右仆射。

贺狄干久在长安,常幽闭,因习读经史,举止如儒者。及还,魏主见其言语衣服皆类秦人,以为慕而效之,怒,并其弟归杀之。秦王兴以太子泓录尚书事。

秋,七月,戊戌朔,日有食之。

汝南王遵守之坐事死。遵之,亮之五世孙也。

癸亥,燕王熙葬其后苻氏于徽平陵,丧车高大,毁北门而出,熙被发徒跣,步从二十馀里。甲子,大赦。

初,中卫将军冯跋及弟侍御郎素弗皆得罪於熙,熙欲杀之,跋兄弟亡命山泽。熙赋役繁数,民不堪命;跋、素弗与其从弟万泥谋曰:“吾辈还首无路,不若因民之怨,共举大事,可以建公侯之业。事之不捷,死未晚也。”遂相与乘车,使妇人御,潜入龙城,匿于北部司马孙护之家。及熙出送葬,跋等与左卫将军张兴及苻进馀党作乱。跋素与慕容云善,乃推云为主。云以疾辞,跋曰:“河间淫虐,人神共怒,此天亡之时也。公,高氏名家,何能为人养子,而弃难得之运乎?”扶之而出。跋弟乳陈等帅众攻弘光门,鼓噪而进,禁卫皆散走;遂入宫授甲,闭门拒守。中黄门赵洛生走告于熙,熙曰:“鼠盗何能为!朕当还诛之。”乃置后枢于南苑,收发贯甲。驰还赴难。夜,至龙城,攻北门,不克,宿于门外。乙丑,云即天王位,大赦,改元正始

熙退入龙腾苑,尚方兵褚头逾城从熙,称营兵同心效顺,唯俟军至。熙闻之,惊走而出,左右莫敢迫。熙从沟下潜遁,良久,左右怪其不还,相与寻之,唯得衣冠,不知所适。中领军慕容拔谓中常侍郭仲曰:“大事垂捷,而帝无故自惊,深可怪也。然城内企迟,至必成功,不可稽留。吾当先往趣城,卿留待帝,得帝,速来;若帝未还,吾得如意安抚城中,徐迎未晚。”乃分将壮士二千馀人登北城。将士谓熙至,皆投仗请降。既而熙久不至,拔兵无后继,众心疑惧,复下城赴苑,遂皆溃去。拔为城中人所杀。丙寅,熙微服匿于林中,为人所执,送于云,云数而杀之,并其诸子。云复姓高氏。

幽州刺史上庸公懿以支降魏,魏以懿为平州牧、昌黎王。懿,评之孙也。

魏主自濡源西如参合陂,乃还平城。

秃发檀复贰于秦,遣使邀乞伏炽磐,炽磐斩其使,送长安。

南燕王超母妻犹在秦,超遣御史中丞封恺使于秦以请之。秦王兴曰:“昔苻氏之败,太乐诸伎悉入于燕。燕今称,送伎或送吴口千人,所请乃可得也。”超与群臣议之,左仆射段晖曰:“陛下嗣守社稷,不宜以私亲之故遂降尊号;且太乐先代遗音,不可与也,不如掠吴口与之。”尚书张华曰:“侵掠邻国,兵连祸结,引既能往,彼亦能来,非国家之福也。陛下慈亲在人掌握,岂可靳惜虚名,不为之降屈乎!中书令韩范尝与秦王俱为苻氏太子舍人,若使之往,必得如志。”超从之,乃使韩范聘于秦,称奉表。

慕容凝言于兴曰:“燕王得其母妻,不复可臣,宜先使送伎。”兴乃谓范曰:“朕归燕王家属必矣,然今天时尚热,当俟秋凉。”八月,秦使员外散骑常侍韦宗聘于燕。超与群臣议见宗之礼,张华曰:“陛下前既奉表,今宜北面受诏。”封逞曰:“大燕七圣重光,奈何一旦为竖子屈节!”超曰::“吾为太后屈,愿诸君勿复言!”遂北面受诏。

毛修之与汉嘉太守冯迁合兵击杨承祖,斩之。修之欲进讨谯纵,益州刺史鲍陋不可。修之上表言:“人之所以重生,实有生理可保。臣之情也,生涂已竭,所以借命朝露者,庶凭天威诛夷仇逆。今屡有可乘之机,而陋每违期不赴,臣虽效死寇庭,而救援理绝,将何以济!”刘裕乃表襄城太守刘敬宣帅众五千伐蜀,以刘道规为征蜀都督。

魏主如豺山宫。候官告:“司空庾岳服饰鲜丽,行止风采,拟则人君。”收岳,杀之。

北燕王云以冯跋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冯万泥为尚书令,冯素弗昌黎尹,冯弘为征东大将军,孙护为尚书左仆射,张兴为辅国大将军。弘,跋之弟也。

九月,谯纵称于秦。

秃发檀将五万馀人伐沮渠蒙逊,蒙逊与战于均石,大破之。

蒙逊进攻西郡太守杨统于日勒,降之。

冬,十月,秦河州刺史彭奚念叛,降于秃发檀,秦以乞伏炽磐行河州刺史。

南燕主超使左仆射张华、给事中守正元献太乐伎一百二十人于秦,秦王乃还超母妻,厚其资礼而遣之,超亲帅六宫迎于马耳关。

夏王勃勃破鲜卑薛千等三部,降其众以万数,进攻秦三城已北诸戍,斩秦将杨丕、姚石生等。诸将皆曰:“陛下欲经营关中,宜先固根本,使人心有所凭系。高平山川险固,土田肥沃,可以定都。”勃勃曰:“陛下欲经营关中,宜先因根本,使人心有所凭系。高平山川险固,土田饶沃,可以定都。”勃勃曰:“卿知其一,未知其二。吾大业草创,士众未多。姚兴亦一时之雄,诸将用命,关中未可图也。我今专固一城彼必并力于我,众非其敌,亡可立待。不如以骁骑风驰,出其不意,救前则击后,救后则击前。使彼疲于奔命,我则游食自若。不及十年,岭北、河东尽为我有。待兴既死,嗣子暗弱,徐取长安,在吾计中矣。”于是侵掠岭北,岭北诸城门不昼启。兴乃叹曰:“吾不用黄儿之言,以至于此!”勃勃求婚于秃发檀,檀不许。十一月,勃勃帅骑二万击檀,至于支阳,杀伤万馀人,驱掠二万七千馀口、牛羊数十万而还。檀帅众追之,焦朗曰:“勃勃天资雄健,御军严整,未可轻也。不如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阻水结营,扼其咽喉,百战百胜之术也。”檀将贺连怒曰:“勃勃败亡之馀,乌合之众,奈何避之,示之以弱!宜急追之!’檀从之。勃勃于阳武下峡凿凌埋车以塞路,勒兵逆击檀,大破之,追奔八十馀里,杀伤万计,名臣勇将死者什六七。檀与数骑奔南山,几为追骑所得。勃勃积尸而封之,号曰髑髅台。勃勃又败秦将张佛生于青石原,俘斩五千馀人。

檀惧外寇之逼,徙三百里内民皆入姑臧;国人骇怨,屠各成七儿因之作乱,一夕聚众至数千人。殿中都尉张猛大言于众曰:“主上阳武之败,盖恃众故也。责躬悔过,何损于明,而诸君遽从此小人为不义之事!殿中兵今至,祸在目前矣!”众闻之,皆散;七儿奔晏然,追斩之。军咨祭酒染裒、辅国司马边宪等谋反,檀皆杀之。

魏主还平城。

十二月,戊子,武冈文恭侯王谧薨。

是岁,西凉公以前表未报,复遣沙门法泉间行奉表诣建康。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