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406年

406年

丙午年(马年);

东晋义熙二年;

后燕光始六年;

后秦弘始八年;

北魏天赐三年;

北凉永安六年;

南燕太上二年;

西凉建初二年

大事件

法显南凉弘昌五年(公元406年)六月,褥檀亲自率部征讨北凉,蒙逊闭城固守,褥檀一直打到北面的赤泉(今民乐县城北、洪水河一带),割其庄稼,掠夺牛羊而还。以后献马三千匹,羊三万只于后秦,姚兴以为忠,命为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凉州刺史,使其镇守姑臧。这年十一月秃发褥檀自乐都迁入姑臧。

公元406年,晋朝的高僧法显到尼泊尔,据说他是访尼的第一个外国人。

鸠摩罗什于公元406年,在长安逍遥国译出《妙法莲花经》七卷(二十八品)(现行本八卷)。

公元406年,斯里兰卡僧人昙摩抑长老来到中国传播佛教。

公元406年,东日尔曼族的一支勃根第人越过莱茵河,在瑞士西部和下瓦莱地区定居下来,逐渐形成了后来的法语区。

法兰克人在日耳曼人之中属于进入文明时代比较晚的一个民族,再加上他们天生不好迁徙,所以一直在易北河下游地区没有向西迁移。直到公元406年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迁徙。

公元406年以后,来自匈奴、讲日耳曼语和伊朗语的民族向西进军,不断涌入西罗马帝国,并逐渐占据上风。西罗马帝国无能力抵挡日耳曼法兰克人、高卢勃艮第人、西班牙西哥特人还有非洲旺尔达人联合的大规模进攻了。

在公元406年12月31日,汪达尔人、撒尔吗特人、艾伦人、苏为亚人和阿勒曼尼人在匈奴人的攻击下一起迁移渡过莱茵河,后来汪达尔人和苏为亚人一起从巴挪呢亚再向前走,按着高卢人向西班牙迁移,在路上,他们在海地和奥地立定居下来。

公元406年,匈奴人占领匈牙利平原,势力迅速膨胀到多瑙河畔,成了罗马帝国的邻居,也是罗马帝国最大的敌人。

龙兴宝塔

陆静修生于公元406年,为晋安帝二年.他是南宋前期著名的道士。为了适应当时门阀士族阶级的需要,对江南天师道组织进行整顿并与神仙道教融合,成为南朝道教的一代宗师,也成为奉持三洞经典为特征的新道教的大师。建立完善了道教斋醮仪式。他首先创立了在道教史上有深远影响的道教典籍的分类方法:即将道书分为三洞(洞真、洞玄、洞神),四辅(太玄、太平、太清、正一)七大部类。三洞四辅不仅是一种道书分类法,同时也包含着区分道经品级高低和排列道士阶级次序的意思,如修太清法仅能成仙,修灵宝者可以成真,修上清者可以成圣。

位于四川省彭州市城区北门口塔子坝的龙兴寺中的<##wiki-term##>龙兴宝塔龙兴宝塔始建于东晋义熙二年(公元406年),原为天竺僧人昙摩掘义(智洗禅师)护送舍利子来四川,建木结构塔。

欧洲战场

莱茵河在公元400年左右,因为匈奴人的进攻,日耳曼人陷入了一场混乱之中,勃艮第人、法兰克人、汪达尔人等部落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展开混战,但这场混战很快就被引入到了罗马帝国境内。公元406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整条莱茵河全部结冰,冰面的厚度足以大批人群穿越。到了406年末,由汪达尔人开始,大批蛮族约有30多万人穿越了几乎无人防守的莱茵河。罗马人费尽心机所营建的防御中心特里尔由于缺乏守卫被蛮族轻易攻克,接着被洗劫一空,然后被完全焚毁。所有高卢剩余守军都收缩到了少数城市,依靠城墙防御,坐等野战军的救援。

可是野战军却不见踪影,于是汪达尔人带着修比安人和阿兰人翻越比利牛斯山进入到几乎没有一支部队守卫的西班牙。勃艮第人在穿过莱茵河后转向南方先占据了日内瓦湖一带接着占领了高卢一大片地盘,而那里就是法国现在的勃艮第地区。阿勒曼尼人则将阿尔萨斯占为己有,同时在遥远的北方,法兰克人也越过莱茵河攻入到高卢北部地区,由于罗马守军大多集中在高卢北部,所以法兰克人攻势受到阻碍,进展缓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兰克人仍然占据了索姆河流域,接着占领了中部的卢瓦尔。虽然在初期的入侵行动中,法兰克人进展最为缓慢,但最终他们的成果却最为巨大,到了罗马帝国行将灭亡之际,法兰克人以占领了几乎整个高卢,从此高卢得到了一个新的名字法兰西。

安皇帝己义熙二年(丙午,公元四零六年)

春,正月,甲申,魏主如豺山宫。诸州置三刺史,郡置三太守,县置三令长;刺史、令长各之州县,太守虽置而未临民,功臣为州者皆征还京师,以爵归第。

益州刺史司马荣期击谯明子白帝,破之。

燕王熙至陉北,畏契丹之众,欲还,苻后不听,戊申,遂弃辎重,轻兵袭高句丽。

南燕主超猜虐日甚,政出权幸,盘于游畋,封畋、韩讠卓屡谏不听。超尝临轩问孚曰:“朕可方前世何主?”对曰:“桀、纣。”超惭怒,孚徐步而出,不为改容。鞠仲谓孚曰:“与天子言,何得如是!宜还谢。”孚曰:“行年七十,惟求死所耳!”竟不谢。超以其时望,优容之。

桓玄之乱河间王昙之子国、叔奔南燕。二月,甲戌,国等攻隐弋阳。

燕军行三千馀里,士马疲冻,死者属路,攻高句丽木底城,不克而还。夕阳公云伤于矢,且畏燕王熙之虐,遂以疾去官。

三月,庚子,魏主还平城。夏,四月,庚申,复如豺山宫。甲午,还平城。

柔然社仑侵魏边。

五月,燕主宝之子博陵公虔、上党公昭,皆以嫌疑赐死。

六月,秦陇西公硕德自入朝,秦王兴为之大赦;及归,送之至雍乃还。兴事晋公绪及硕德皆如家人礼,车马、服玩,先奉二叔,而自服其次,国家大政,皆咨而后行。

秃发檀伐沮渠蒙逊,蒙逊婴城固守。檀至赤泉而还,献马三千匹、羊三万口于秦。秦王兴以为忠,以檀为都督河右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凉州刺史,镇姑臧,征王尚还长安。凉州人申屠英等遣王簿胡威诣长安请留尚,兴弗许。威见兴,流涕言曰:“臣州奉戴王化,于兹五年,王宇僻远,威灵不接,士民尝胆血,共守孤城;仰恃陛下圣德,俯杖良牧仁政,克自保全,以至今日。陛下奈何乃以臣等贸马三千匹、羊三万口;贱人贵畜,无乃不可!若军国须马,直烦尚书一符,臣州三千馀户,各输一马,朝下夕办,何难之有!昔汉武倾天下之资力,开拓河西,以断匈奴右臂。今陛下无故弃五郡之地忠良华族,以资暴虏,岂惟臣州士民坠于涂炭,恐方为圣朝旰食之忧。”兴悔之,使西平人车普驰止王尚,又遣使谕檀。会檀已帅步骑三万军于五涧,普先以状告之,檀遽逼遣王尚;尚出自清阳门,檀入自凉风门。

贺宗敞送尚还长安,檀谓敞曰:“吾得凉州三千馀家,情之所寄,唯卿一人,奈何舍我去乎!”敞曰:“今送旧君,所以忠于殿下也。”檀曰:“吾新牧贵州,怀远安迩之略如何?”敞曰:“凉土虽弊,形胜之地。殿下惠抚其民,收其贤俊以建功名,其何求不获!”因荐本州文武名士十馀人,檀嘉纳之。王尚至长安,兴以为尚书。

檀燕群僚于宣德堂,仰视叹曰:“古人有言:‘作者不居,居者不作’。信矣。”武威孟曰:“昔张文王始为此堂,于今百年,十有二主矣,惟履信思顺者可以久处。”檀善之。

魏主规度平城,欲拟邺、洛、长安,修广宫室。以济阳太守莫题有巧思,召见,与之商功。题久侍稍怠,怒,赐死。题,含之孙也。于是发八部五百里内男丁筑A212南宫,阙门高十馀丈,穿沟池,广苑囿,规立外城,方二十里,分置市里,三十日罢。

秋,七月,魏太尉宜都丁公穆崇薨。

八月,秃发檀以兴城侯文支镇姑臧,自还乐都;虽受秦爵命,然其车服礼仪,皆如王者。

甲辰,魏主如豺山宫,遂之石漠。九月,度漠北;癸巳,南还长川。

刘裕闻谯纵反,遣龙骧将军毛修之将兵与司马荣期、文处茂、时延祖共讨之。修之至宕渠,荣期为其参军杨承祖所杀。承祖自称巴州刺史,修之退还白帝。

秃发檀求好于西凉,西凉公许之。沮渠蒙逊袭酒泉,至安珍。战败,城守,蒙逊引还。

南燕公孙五楼欲擅朝权,谮北地王钟于南燕主超,请诛之。南燕主备德之卒也,慕容法不奔丧,超遣使让之;法惧,遂与钟及段宏谋反。超闻之,征钟,钟称疾不至。超收其党侍中慕容统等,杀之。征南司马卜珍告左仆射封嵩数与法往来,疑有奸,超收嵩下廷尉。太后惧,泣告超曰:“嵩数遣黄门令牟常说吾云:“帝非太后所生,恐依永康故事。我妇人识浅,恐帝见杀,即以语法。法为谋见误,知复何言。”超乃车裂嵩。西中郎将封融奔魏。

超遣慕容镇攻青州,慕容昱攻徐州,右仆射济阳五及韩范攻兖州。昱拔莒城,段宏奔魏。封融与群盗袭石塞城,杀镇西大将军馀郁,国中振恐。济阳王凝谋杀韩范,袭广固,范知之,勒兵攻凝,凝奔梁父;范并将其众,攻梁父,克之。法出奔魏,凝出奔秦。慕容镇克青州,钟杀其妻子。地道以出,与高都公始皆奔秦。秦以钟为始平太守,凝为侍中。

南燕主超好变更旧制,朝野多不悦;又欲复肉刑,增置之法,众议不合而止。

冬,十月,封孚卒。

尚书论建义功,奏封刘裕豫章郡公,刘毅南平郡公,何无忌安城郡公,自馀封赏有差。

梁州刺史刘稚反,刘毅遣将讨禽之。

庚申,魏主还平城。

乙亥,以左将军孔安国为尚书左仆射。

十一月,秃发檀迁于姑臧。

乞伏乾归入朝于秦。

十二月,以何无忌为都督荆、江、豫三州八郡军事、江州刺史。

是岁,桓石绥与司马国、陈袭聚众胡桃山为寇,刘毅遣司马刘怀肃讨破之。石绥,石生之弟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