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94年

394年

公元394年为东晋太元十九年,前秦太初九年延初元年后燕建兴九年后秦建初九年皇初元年西燕中兴九年西秦太初七年;北魏登国九年后凉麟嘉六年窦冲元光二年。

甲午马年);

东晋太元十九年

前秦太初九年延初元年

后燕建兴九年

后秦建初九年皇初元年

西燕中兴九年

西秦太初七年

北魏登国九年

后凉麟嘉六年

窦冲元光二年

中国

西秦前秦后燕西燕

罗马帝国

狄奥多西一世废除奥运会

二月 二月,慕容垂留慕容会镇邺,发司、冀、青、兖四州兵,遣慕容楷出滏口,慕容农出壶关,垂自率兵出沙亭(今临漳西南),击西燕西燕拒守,厄太行道口。垂屯军邺西南,月余不进,忽挥师出滏口,入天井关,攻燕之台壁,取晋阳。

八月 八月入长子(今山西长子西南),俘西燕慕容永西燕亡。

事件 中国

西秦前秦

后燕灭西燕。

罗马帝国

狄奥多西一世废除奥运会。 奥林匹克运动会起源于古希腊,因举办地点在奥林匹克而得名。传说古代奥运会是由众神之王宙斯所创始的。第1届古代奥运会于公元前776年举行,到公元394年共举行了293届。

人物 求那跋陀罗(公元394-468),华言功德贤,刘宋时代的大译师。因是大乘学者,故被称为摩诃衍。他是中天竺人,婆罗门种姓。幼年时代,即学五明,所以天文、书算、医方、咒术,无不通晓。后读《阿毗县心论沁改信佛法。他的家庭,因信仰婆罗门教,世代禁绝沙门,他在家无法容身,只好离家出走,远道寻师。出家之后,精研佛典。及受具戒时,即博通三藏。梁《高僧传》卷三说他“为人慈和恭恪,事师尽礼”。他先学小乘,后改大乘。其师令其探取经匣’他得《大品》、《华严》,师对他说:“汝于大乘有重缘矣”。他离家之后,父母想念,希望他回家,他就写信劝父母改信佛教,他说:“若专守外道,则虽还无益;若归信三宝,则长相见”。其父听了他的劝告,皈依了三宝。

求那跋陀罗与东方有缘。后游狮子国(今斯里兰卡),乘船来华,于朱元嘉十二年(公元435年)到达广州,住制旨寺。当时的刺史车朗上表报告宋文帝刘义隆,隆即遣使将他迎接到京都(今南京)住祗洹寺,受到热情款待。通才硕学的颜延之,亲自登门拜访,一时“京师远近,冠盖相望”。大将军彭城王义康和丞相南谯王义宣,对他亦执弟予礼。未几,即开始译经工作。随后谯王义宣住荆州十年。义宣谋反,求那跋陀罗争谏,义宣不听,解送台迫使他随军东下,在今安徽境内军败,求那跋陀罗被俘。因未发现他参与义宣军事叛乱,受到宋朝廷的敬重。后闲谈,宋孝武帝刘骏戏问求那跋陀罗:“念丞相(义宣)不?”他答:“受供十年,何可忘德?今从陛下乞愿,愿为丞相三年烧香”。宋孝武帝听了凄然惨容,念其讲义气,慨然同意他的请求。宋泰始四年。为他立传的人,(公元468年)卒,世寿七十有五。

烈宗孝武皇帝下太元十九年(甲午,公元三九四年)

春,正月,秦主登闻后秦主苌卒,喜曰:“姚兴小儿,吾折杖笞之耳。”乃大赦,尽众而东,留司徒安成王广守雍,太子崇守胡空堡;遣使拜金城王乾归为左丞相、河南王,领秦、梁、益、凉、沙五州牧,加九锡。初,秃发思复卒,子乌孤立。乌孤雄勇有大志,与大将纷陀谋取凉州。纷陀曰:“公必欲得凉州,宜先务农讲武,礼俊贤,修政刑,然后可也。”乌孤从之。三河王光遣使拜乌孤冠军大将军河西鲜卑大都统。乌孤与其群下谋之曰;“可受乎?”皆曰:“吾士马众多,何为属人?”石真若留不对,乌孤曰:“卿畏吕光邪?”石真若留曰:“吾本根未固,小大非敌,若光致死于我,何以待之?不如受,以骄之,俟衅而动,蔑不克矣。”乌孤乃受之。

二月,秦主登攻屠各姚奴、帛蒲二堡,克之。

燕主垂留清河公会镇邺,发司、冀、青、兖兵,遣太原王楷出滏口,辽西王农出壶关,垂自出沙庭,以击西燕,标榜所趣,军各就顿。西燕主永闻之,严兵分道拒守,聚粮台壁,遣从子征东将军小逸豆归、镇东将军王次多、右将军勒马驹帅众万馀人戍之。

夏,四月,秦主登自六陌趣废桥,后秦始平太守姚详据马嵬堡以拒之。太子兴遣尹纬将兵救详,纬据废桥以待秦。秦兵争水,不能得,渴死者什二、三,因急攻纬。兴驰遣狄伯支谓纬曰:“苻登穷寇,宜持重以挫之。”纬曰:“先帝登遐,人情扰惧,今不因思奋之力以禽敌,大事去矣!”遂与秦战,秦兵大败。其夜,秦众溃,登单骑奔雍。太子崇及安成王广闻败,皆弃城走;登至,无所归,乃奔平凉,收集遗众,入马毛山。

燕主垂顿军邺西南,月馀不进。西燕主永怪之,以为太行道宽,疑垂欲诡道取之,乃悉敛诸军屯轵关,杜太行口,惟留台壁一军。甲戌,垂引大军出滏口,入天井关。五月,乙酉,燕军至台壁,永遣从兄太尉大逸豆归救之,平规击破之。小逸豆归出战,辽西王农又击破之,斩勒马驹,禽王次多,遂围台壁。永召太行军还,自将精兵五万以拒之。刁云、慕容钟震怖,帅众降燕,永诛其妻子。己亥,垂陈于台壁南,遣骁骑将军慕容国伏千骑于涧下。庚子,与永合战,垂伪退,永众追之,行数里,国骑从涧中出,断其后,诸军四面俱进,大破之,斩首八千馀级,永走归长子。晋阳守将闻之,弃城走。丹杨王瓒等进取晋阳

后秦太子先始发丧,即皇帝位于槐里,大赦,改元皇初,遂如安定。谥后秦主苌曰武昭皇帝,庙号太祖。

六月,壬子,追尊会稽王太妃郑氏曰简文宣太后。群臣谓宣太后应配食元帝,太子前率徐邈曰:“宣太后平素之时,不伉俪于先帝。至于子孙,岂可为祖考立配!”国学明教东莞臧焘曰:“今尊号既正,则罔极之情申;别建寝庙,则严祢之义显;系子为称,兼明贵之所由。一举而允三义,不亦善乎?”乃立庙于太庙路西。

燕主垂进军围长子。西燕主永欲奔后秦,侍中兰英曰:“昔石虎伐龙都,太祖坚守不去,卒成大燕之基。今垂七十老翁,厌苦兵革,终不能顿兵连岁以攻我也。但当城守以疲之。”永从之。

秦主登遣其子汝阴王宗为质于河南王乾归以请救,进封乾归梁王,纳其妹为梁王后。乾归遣前军将军乞伏益州等帅骑一万救之。秋,七月,登引兵出迎乾归兵。后秦主兴自安定如泾阳,与登战于山南,执登,杀之。悉散其部众,使归农业,徙阴密三万户于长安,以李后赐姚晃。益州等闻之,引兵还。秦太子崇奔湟中,即帝位,改元延初。谥登曰高皇帝,庙号太宗。

后秦安南将军强熙镇远将军杨多叛,推窦冲为主。后秦主兴自将讨之,军至武功,多兄子良国杀多而降,熙奔秦州,冲奔川,川氐仇高执送之。

三河王光以子覆为都督玉门以西诸军事、西域大都护,镇高昌,命大臣子弟随之。

八月,己巳,尊皇太妃李氏为皇太后,居崇训宫。

西燕主永困急,遣其子常山公弘等求救于雍州刺史郗恢,并献玉玺一纽。恢上言:“垂若并永,为患益深,不如两存之,可以乘机双毙。”帝以为然,诏青、兖二州刺史王恭豫州刺史庾楷救之。楷,亮之孙也。永恐晋兵不出,又遣其太子亮为质;平规追亮,及于高都,获之。永又告急于魏,魏王遣陈留公虔、将军庾岳帅骑五万东渡河,屯秀容,以救之。虔,纥根之子也。晋、魏兵皆未至,大逸豆归部将伐勤等开门内燕兵,燕人执永,斩之,并斩其公卿大将刁云、大逸豆归等三十馀人,得永所统八郡七万馀户及秦乘舆、服御、伎乐、珍宝甚众。燕主垂以丹杨王瓒为并州刺史,镇晋阳;宜都王凤为雍州刺史,镇长子。永尚书仆射昌黎屈遵、尚书阳平王德、秘书监中山李先太子詹事渤海封则黄门郎太山胡母亮、中书郎张腾、尚书郎燕郡公孙表皆随才擢叙。

九月,垂自长子如邺。

冬,十月,秦主崇为梁王乾归所逐,奔陇西王杨定。定留司马邵强守秦州,帅众二万与崇共攻乾归,乾归遣凉州牧轲弹、秦州牧益州、立义将军诘归帅骑三万拒之。益州与定战,败于平州。轲弹、诘归皆引退,轲弹司马翟奋剑怒曰:“主上以雄武开基,所向无敌,威振秦、蜀。将军以宗室居元帅之任,当竭力致命以佐国家。今秦州虽败,二军尚全,奈何望风退衄,将何面以见主上乎?虽无任,独不能以便宜斩将军乎?”轲弹谢曰:“向者未知众心何如耳。果能如是,吾敢爱死?”乃帅骑进战,益州、诘归亦勒兵继之,大败定兵,杀定乃崇,斩首万七千级。乾归于是尽有陇西之地。

定无子,其叔父佛狗之子盛,先守仇池,自称征西将军、秦州刺史、仇池公,谥定为武王,仍遣使来称。秦太子宣奔盛,盛分氐、羌为二十部护军,各为镇戍,不置郡县。

燕主垂东巡阳平、平原,命辽西王农济河,与安南将军尹国略地青、兖。农攻廪丘,国攻阳城,皆拔之。东平太守韦简战死,高平、太山、琅邪诸郡皆委城奔溃,农进军临海,遍置守宰。

柔然曷多汗弃其父,与社仑帅众西走;魏长孙肥追之,及于上郡跋那山,斩曷多汗。社仑收其馀众数百,奔疋候跋,疋候跋处之南鄙。社仑袭疋候跋,杀之;疋候跋子启跋、吴颉等皆奔魏。社仑掠五原以西诸部,走度漠北。

十一月,燕辽西王农败辟闾浑于龙水,遂入临淄。十二月,燕主垂召农等还。

秦主兴遣使与燕结好,并送太子宝之子敏于燕,燕封敏为河东公。

梁王乾归自称秦王,大赦。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