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71年

371年

辛未年(羊年);

东晋太和六年,咸安元年;

前凉升平十五年;

代国建国三十四年;

前秦建元七年

公元371年11月,桓温寻找借口逼褚太后下诏废黜司马奕,派散骑侍郎刘亨进宫收缴了国玺,逼司马奕离宫。时值仲秋,天气还比较暖,司马奕穿着单衣步出西堂,乘牛车出神兽门,群臣哭着拜别。桓温命令部下带领数百兵士押送他回到原东海王府,降封为海西公

371年桓温废晋帝司马奕为东海王,改立司马昱为简文帝。

事件

公元371年东晋大司马桓温自以为才干威望盖世,无人能及,常慨叹“男子汉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他三次北伐,欲建功业以提高政治威望,然而第三次北伐枋头大败,使其声望大跌。参军郗超建议他废帝以重立威权。于是,二人在太后面前诬陷晋帝有暗疾,3个儿子不是亲生,将混乱司马氏血统。太后同意废立。东晋太和六年(371)十一月,大司马桓温废晋帝司马奕为东海王,改立丞相、会稽王司立昱为帝,是为简文帝。桓温改立新帝后,继而将矛头转向一些与其不合的皇族及朝臣,将殷、庚两大强族的势力消除殆尽。咸安二年(372)六月,简文帝去世。桓温原本指望简文帝司马昱禅位于他,或居摄朝政,但二者均未如其愿。桓温于是拒绝入朝,直至宁康元年(373)二月才到建康朝见孝武帝,并带兵入朝。一时建康人心慌乱。由于侍中王坦之吏部尚书谢安应付自如,桓温才没有发难。晋朝得以安宁。三月,桓温退回姑孰。七月,桓温姑孰病死,终年61岁。

东晋太和6年(公元371年),前秦苻坚派王统征伐乞伏鲜卑乞伏司繁率领3万骑兵在宛川奋起反抗,被征败。“部民5万余落……乃诣统归降于苻,“以司繁叔父司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司繁遂镇勇士川,甚有慧威。”

咸安元年(371),权臣桓温本想立功中原以提高自己的声望,没想到在枋头一战遭到惨败。为了重立威名,他听从郗超的建议,在咸安元年废黜了司马奕,另立会稽王司马昱为帝,是为简文帝。此时的谢安已担任了侍中,不久又升任为吏部尚书。他洞悉桓温的野心,也知道简文帝比被废黜的司马奕也强不了多少,只是清谈的水平略高一些而已,但他仍然忠心匡扶朝廷,竭力不让桓温篡权的图谋得逞。

太和六年(公元371年),桓温废除了皇帝司马奕,另立简文帝司马昱,使本来不太稳定的政局再次出现危机。简文帝的日子因桓温虎伺一旁也特别不好过,脆弱的他不堪忧虑与恐惧,终于一病不起。临终时,他仍慑于桓温的淫威,竟在遗诏中说:“如果儿子可以辅佐,就请您辅佐;如果他不成器,您可以自取天下。”

乞伏司繁继位不久,前秦建元七年(公元371年),前秦苻坚派将军王统率兵讨伐。司繁统领三万骑兵在苑川抗击,被王统打败。乞伏司繁投降苻坚苻坚见司繁叔父吐雷作战勇敢,于是又以吐雷为“勇士护军,抚其部众。”因乞伏司繁屡建战功,授使持节、都督讨西胡诸军事、镇西将军乞伏司繁死后,由其子乞伏国仁代行其职。

出生 北魏道武帝拓跋,是拓跋什翼犍的孙子。生于公元371年,卒于公元409年。终年38岁,在23年。庙号“太祖”。

拓跋出生时,体重就比平常的婴儿重一倍,很早就会讲话,因而深得祖父拓跋什翼犍的喜爱。他6岁时,祖父因部落内乱身亡,代国也被分为二部,由刘库仁和卫辰分别统领。他与母亲归属于刘库仁部,当时他虽然尚小,但已显露出卓然不群的风姿。

拓跋母子在库仁部几年后,刘库仁被燕将慕容文等杀害,刘库仁的儿子刘昱自立为王,并密谋杀掉拓跋。拓跋事前已得密报,便与母亲商定,将刘昱灌醉,然后投奔舅舅贺讷(贺兰部)。

人物 秉笔直书《晋阳秋》

东晋太和年间,频繁的劳役、疾病和战争,使百姓死亡十之四五,引起百姓的怨愤。369年12月,秘书监孙盛写成《晋春秋》(后避讳改为《晋阳秋》,直书时事,谴责当权者,并直书桓温北伐失利之事。桓温见后大怒,对孙盛的儿子说,北伐前燕,确有失利,但还不至于如孙盛所说的那样严重,如果不加修改而让其流行,当心孙家的命运。孙盛之孙遂请求桓温谅解,并答应立即改正。诸子哭泣叩头,请求孙盛为孙家百口命运,改写《晋阳秋》。孙盛大怒,坚决不允许,诸子只得私下将书修改后交付出去。然而,孙盛当初已另写副本,流传他国。晋孝武帝即位后征求天下异书,从辽东(郡名,治襄平,今辽宁辽阳)人手中获得副本。该本与东晋流行本不同。于是,两种版本都保存下来。

北方坞壁庄园广泛出现

曹魏末年到西晋,土地兼并现象日益严重;大地主庄园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到了十六国大乱的混战年代里,中原土族及百姓纷纷南迁,留在北方的世族豪强地主为了抵御胡族的铁骑的侵犯,往往聚族合宗而居,筑成很多坞壁,割据方里。族中地位最高、能力最强的人被推举为宗主,统领整个宗族。在庄园中聚居的人多则四五千家,少则上千家。这些人多是受荫庇的部曲、佃客。坞壁庄园的经济则是典型的封建性质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庄园几乎能供应自己所需的一切生活必需品。坞壁庄园是一种融政治、军事、经济力量于一身的强大实体。庄园内有自己的军事武装,以保护自己的田庄。武装起来的佃客就是部曲,他们接受一定的军事训练,战时参战,战争一结束,部曲就和其他的佃客一起从事生产。庄园主往往带领自己的部曲投奔某一政治力量,以参与政事。由于北方坞壁庄园有如此雄厚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因此能在动荡的政局下站稳脚跟,为各代政权所依靠和利用。

前秦伐仇池

仇池(今甘肃成县西北洛谷镇)氐人杨世曾以地降于前秦苻坚,坚授杨世平南将军、秦州刺史,封仇池公。前秦建元六年(370),仇池公杨世卒,世子杨纂继立,旋即与前秦绝交。建元七年(371)三月,苻坚遣西县侯苻雅杨安、王统、徐成等将领率步骑七万讨伐仇池。四月,秦军抵达仇池北面的鹫峡。仇池公杨纂率众五万迎战。东晋梁州刺使杨亮派遣督护郭宝、卜靖率千余骑援助杨纂。仇池军与秦军在鹫峡中遭遇,经过激烈鏖战,杨纂大败,死者二万人,晋将郭宝战死。杨纂率余部远逃,苻雅乘胜进军仇池,仇池武都太守杨统率部降秦,杨纂恐惧,遂面缚出降。苻雅押送杨纂至长安。秦以杨统为南秦州刺史,加杨安都督南秦州诸军事,镇守仇池

吐谷浑献马路金于秦

吐谷浑王辟奚仁爱厚道而无威断,其三弟专横跋扈,国人忧虑不安。吐谷浑长史钟恶地与司马乞宿云在文武百官朝拜辟奚时,收杀辟奚之弟,辟奚惊吓恐怖,自投于床下。钟恶地与乞宿云对解释道:“王弟乱政,昨夜先王托梦于臣,令臣讨伐王弟,故今日诛之。”辟奚以此患病,终日恍惚,不久以忧卒。世子视连继立,因父叔已死,甚悲痛,不饮酒、不娱乐、不狩猎长达七年之久。军国大事,悉委托将佐。钟恶地以为不妥,遂进谏,认为人主应当娱乐、狩猎、饮酒等,应该树立威信,布施恩德。视连哭泣,回答钟恶地:“我们家族自先世以来,皆以仁、孝、忠、恕代代相承。父王因其弟被诛,忧愤而卒。我今虽即位,亦如行尸走肉,万念俱灰,军国大事还得烦劳各位将佐。至于建立威德之事,只有等待将来了!”史家谓辟奚父子天性仁孝,不可以夷狄视之。

桓温废晋帝为海西公

东晋大司马桓自恃才干威望盖世,无人能及,常抚枕概叹:“男子汉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他三次北伐,欲建功业以提高政治威望,然枋头之败,声望大趺。为雪耻恨,恢复名望,他又出兵寿春,挫败袁瑾。嗣后,他问参军郗超,败袁瑾事足以雪枋头之耻否?超回答说不能,只有仿效伊尹放太甲、霍光昌邑王事才能建功立业,威镇四海。桓温遂与郗超谋废晋帝,他们认为晋帝司马奕素来谨慎,没有大过,只有床弟私事可以诬陷。于是就说晋帝三个儿子乃嬖人相龙、计好、朱灵宝与美人田氏、王氏所生,如不废之,将混乱司马氏血统,等等。此话传到民间,无人能证明真伪。太和六年(371)十一月十三日,桓温拜见褚太后,请求废掉晋帝。另立丞相会稽王司马昱为帝,又呈上事先准备好的文告。太后过目数行,便说:“我也怀疑皇帝生三男之事。”遂同意废立。十五日,桓温召集文武百官,宣布了褚太后的命令,废晋帝为东海王,以丞相、录尚书、会稽王司马昱继承皇统。百官进入太极前殿,桓温让督护竺瑶、散骑侍郎刘亨收回皇帝的玺绶。桓温遂率百官具乘舆法驾,前往会稽王府迎司马昱。当日,司马昱即皇帝位,改年号咸安,是为简文帝。

桓温诛殷、庾二氏

殷浩卒时,桓温曾派人送信吊唁,浩子殷涓不给桓温复信,也没有去拜望桓温,却与武陵王司马交游。桓温素来忌武陵王司马,曾上奏简文帝要求免去司马太宰职位,让他以王归藩。同时,广州刺史庾蕴也与桓温有宿怨。桓温憎恨殷氏、庾氏两宗族的强大,想除掉他们。咸安元年(371)十一月十七日,桓温命名其弟桓秘逼迫新蔡王司马晃到太极殿西堂去自首,自称与武陵王司马及子综、著作郎殷涓、太宰长中庚倩、散骑常侍庚柔等谋反事。桓温将他们都逮捕入狱。十九日,桓温杀死东海王三子及其母。二十日,桓温欲诛武陵王司马,但简文帝不许,桓温遂废武陵王及其三子的封号,将其家属徒至新安(今浙江淳安西)。同时,免新蔡王司马晃为庶人。族诛殷涓、庾倩、庾柔等。庾蕴饮毒酒而死。庾希、庾弟庾邈、邈子庾攸之惧诛,流亡到海陵(今江苏泰州)的陂泽之中。

桓温还镇姑孰

桓温更立会稽王司马昱为帝以后,咸安元年(371)十一月二十六日,简文帝下诏,以桓温为丞相,保留其大司马职位,想把桓温留在建康,桓温为了保持军事实力,不肯脱离方镇,因而再三推辞。二十七日,桓温依归还镇姑孰(今安徽当涂)。

张天锡遥结东晋

前凉王张天锡对前秦的日益强大感到恐惧。太清九年(371)十二月,张天锡在姑臧(今甘肃武威)西设立祭坛,率领百官,与在东南一隅的东晋王朝遥拜结盟。事后派遣从事中郎韩博出使东晋,呈送盟文,并给大司马桓温一封信,相约第二年夏天在上(今甘肃天水)相会。

陇西鲜卑降前秦

前秦建元七年(371),秦益州刺史王统出兵进攻陇西鲜卑乞伏司繁。司繁率领骑兵三万在苑川(今甘肃榆中大营川)迎战。王统派兵偷袭司繁部落,司繁部落五万多人投降。苑川的鲜卑将士听说妻子儿女都已投降前秦,便不战而败。司繁无处可去,只得投降王统。秦王苻坚以司繁为南单于留居长安,以司繁叔父吐雷为勇士护军,安抚陇西鲜卑。

太宗简文皇帝咸安元年(辛未,公元三七一年)

春,正月,袁瑾、朱辅求救于秦,秦王坚以瑾为扬州刺史,辅为交州刺史,遣武卫将军武都王鉴、前将军张蚝帅步骑二万救之。大司马温遣淮南太守桓伊、南顿太守桓石虔等击鉴、蚝于石桥,大破之,秦兵退屯慎城。伊,宣之子也。丁亥,温拔寿春。擒瑾及辅并其宗族,送建康斩之。

秦王坚徙关东豪杰及杂夷十五万户于关中,处乌桓于冯翊、北地,丁零翟斌于新安、渑池。诸因乱流移、欲还旧业者,悉听之。

二月,秦以魏郡太守韦钟青州刺史,中垒将军梁成为兖州刺史,射声校尉徐成为并州刺史,武卫将军王鉴为豫州刺史,左将军彭越为徐州刺史,太尉司马皇甫覆为荆州刺史,屯骑校尉天水姜宇凉州刺史,扶风内史王统为益州刺史,秦州刺史西县侯雅为使持节都督秦、晋、凉、雍州诸军事、秦州牧,吏部尚书杨安使持节、都督益、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复置雍州,治蒲阪;以长乐公丕为使持节、征东大将军、雍州刺史。成,平老之子;统,擢之子也。坚以关东初平,守令宜得人,令王猛以便宜简召英俊,补六州守令,授讫,言台除正。

三月,壬辰,益州刺史建成定公周楚卒。

秦后将军金城俱难攻兰陵太守张闵子于桃山,大司马温遣兵击却之。

秦西县侯雅、杨安、五统、徐成及羽林左监朱肜扬武将军姚苌帅步骑七万伐仇池公杨纂

代将长孙斤谋弑代王什翼犍,世子格之,伤胁,遂执斤,杀之。

夏,四月,戊午,大赦。

秦兵至鹫峡,杨纂帅众五万拒之。梁州刺史弘农杨亮遣督护郭宝、卜靖帅千馀骑助纂,与秦兵战于峡中;纂兵大败,死者什三、四。宝等亦没,纂收散兵遁还。西县侯雅进攻仇池,杨统帅武都之众降秦。纂惧,面缚出降,雅送纂于长安。以统为南秦州刺史;加杨安都督南秦州诸军事,镇仇池

王猛之破张天锡于罕也,获其将敦煌阴据及甲士五千人。秦王坚既克杨纂,遣据帅其甲士还凉州,使著作郎梁殊阎负送之,因命王猛为书谕天锡曰:“昔贵先公称刘、石者,惟审于强弱也。今论凉土之力,则损于往时;语大秦之德,则非二赵之匹;而将军翻然自绝,无乃非宗庙之福也欤!以秦之威,旁振无外,可以回弱水使东流,返江、河使西注。关东既平,将移兵河右,恐非六郡士民所能抗也。刘表谓汉南可保,将军谓西河可全,吉凶在身,元龟不远,宜深算妙虑,自求多福,无使六世之业一旦而坠地也!”天锡大惧,遣使谢罪称。坚拜天锡使持节、都督河右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凉州刺史、西平公。

吐谷浑王辟奚闻杨纂败,五月,遣使献马千匹、金银五百斤于秦。秦以辟奚为安远将军、川侯。辟奚,叶延之子也,好学,仁厚而无威断。三弟专恣,国人患之。长史钟恶地,西羌豪也,谓司马乞宿云曰:“三弟纵横,势出王右,几亡国矣。吾二人位为元辅,岂得坐而视之!诘朝月望,文武并会,吾将讨焉。王之左右皆吾羌子,转目一顾,立可擒也。”宿云请先白王,恶地曰:“王仁而无断,白之必不从。万一事泄,吾属无类矣。事已出口,何可中变!”遂于坐收三弟,杀之。辟奚惊怖,自投床下,恶地、宿云趋而扶之曰:“臣昨梦先王刺臣云:‘三弟将为逆,不可不讨。’故诛之耳。”辟奚由是发病恍惚,命世子视连曰:“吾祸及同生,何以见之于地下!国事大小,任汝治之,吾馀年残命,寄食而已。”遂以忧卒。

视连立,不饮酒游畋者七年,军国之事,委之将佐。钟恶地谏,以为:“人主当自娱乐,建威布德。”视连泣曰:“孤自先世以来,以仁孝忠恕相承。先王念友爱之不终,悲愤而亡。孤虽纂业,尸存而已,声色游娱,岂所安也!威德之建,当付之将来耳。”

代世子病伤而卒。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