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69年

369年

公元前369年,中国历史上首次出现日食;著名学者庄子出生于此年;诸侯国中周烈王去世,弟弟姬扁即位,是为周显王;中山国为抵御外侵,还于公元前369年修筑了长城。而在西方,美塞尼亚人摆脱了斯巴达的奴役重建了自己的国家。此后的10年希腊被底比斯人掌握着,斯巴达终于沦为没有地位的二流城邦。

己巳蛇年);

东晋太和四年

前凉升平十三年

代国建国三十二年

前秦建元五年

前燕建熙十年

桓温第三次北伐前燕,因粮尽撤退,被前燕军队击败。

公元369年晋大司马桓温,率步骑共五万大军,从姑孰(今安徽当涂县)出发,开始了人生中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北伐,一路势如破竹,打到距前燕都城仅几十里的枋头,桓温屯兵枋头,遭遇前燕殊死抵抗,又因粮道断绝,不得已而归,归国途中先是被前燕慕容垂慕容德设伏打败,又被赶来支援前燕的前秦将领苟池邓羌劫了归路,回到姑孰五万步卒仅剩万余人。虽然发生地点不在枋头但因为史书上习惯成此次战役为枋头之战遂得名。

事件

公元369年吴王慕容

己巳年(公元369年)秋天,吴王慕容垂于枋头大败东晋桓温,功高盖主 。

己巳年(公元369年)11月,慕容垂借打猎之机带着儿子们和小姨子段出奔西方的苻秦。

苻坚、王猛早有灭燕之心,公元369年东晋北伐时,燕向秦求救。秦曾出兵救燕。但这并不是秦有爱于燕,而只是形势使然。燕王派使臣求救时,王猛对苻坚说:“燕虽强大,慕容评非温敌也。若温举山东,进屯洛邑,收幽、冀之兵,引并、豫之粟,观兵崤、渑,则陛下大事去矣。今不如与燕合兵以退温,温退,燕亦病矣。然后我承其弊而取之,不亦善乎?”(《资治通鉴》卷一○二晋海西公太和四年)因此,苻坚出兵援燕。次年,在桓温败退后三个月,前秦即由王猛帅军进攻洛阳。燕国在洛阳的守将出降。秦取得洛阳以西地。

谢公宅与国庆寺 谢安自晋咸康七年(公元341年)到东山,直至晋废帝太和四年(公元369年)复出,先后长达28年。在此期间,东山国庆寺香火始盛,主持是东晋高僧支遁。他邀请支遁一起踏勘东山景址,亲自设计,先后重修了国庆寺,建造了白云、明月二堂,东西两眺亭,开辟了调马路,疏浚了始宁泉,并着手兴建始宁园,即西庄。

公元369年属前秦,隶豫州河南郡

公元369年,前燕贵族内部又发生了激烈的斗争,贵族慕容垂投降前秦苻坚苻坚以王猛为统帅,慕容垂为先锋,率步骑三万人进攻前燕,攻占洛阳。次年又以六万人大败慕容评四十余万人。后攻下邺城,俘获慕容,前燕灭亡 。

战争

为心复中原提高个人威望,354年二月桓温率四万大军从江陵出发,经襄阳,出武关,越秦岭,向关中进军,讨伐由氐族人苻氏建立的前秦政权。这是桓温第一次北伐。前秦王苻健派太子率五万大军抵御晋军。这年四月,桓温率军与秦军大战于蓝田,打败了秦军,进军灞上,抵达前秦都城长安的郊区。当地老百姓纷纷牵牛担酒前来犒劳晋军。老人流涕道:“不图今日复见官军~”六月,桓温因军中缺粮,被迫从潼关退兵。秦军跟踪追击,晋军损失一万多人。356年六月,桓温进行第二次北伐,从江陵发兵,向北进军。八月,桓温挥军渡过伊水,与羌族首领姚襄军战于伊水之北,大败姚襄,收复洛阳。桓温在洛阳修复了西晋几个皇帝的陵墓,又多次建议东晋迁都洛阳。但是东晋朝廷只求苟安东南,无意北还,又对桓温的北伐抱消极态度,桓温只好退兵南归。到359年,中原地区被慕容氏的前燕政权所占领。363年,桓温被任命为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第二年又兼扬州刺史桓温身为宰相,又兼荆扬二州刺史,东晋大权全掌在桓温之手。369年,桓温利用执掌的权力,发动了第三次北伐,讨伐前燕政权。这年四月出发,六月到金乡(今山东金乡)。桓温率水军经运河、清水河进入黄河,一直进军至枋头(今河南浚县西南,薄酒重要渡口)。前燕王任命慕容垂大都督,率五万军队前往抗击,另派将领截断晋军粮道。晋军与燕军数战不利,粮道又被截,储备将竭。桓温被迫撤军,从陆路撤还。慕容垂率8000轻骑兵追击,打得晋军溃不成军,斩晋军三万余。桓温败归后,所收复的淮北土地重又丧失。

燕秦结好

桓温第三次北伐前燕之初,燕军屡屡溃败,形势急迫,燕国上下一片惊慌。燕王慕容除了任命吴王慕容垂统兵迎战晋军外,还两度遣使前往前秦求援。秦国君臣经过商讨之后,答应前燕的请求。前秦建元五年(369)八月,苻坚遣将军苟池、洛州刺史邓羌率步骑两万人救燕,与前燕共同打败了东晋桓温的军队。于是,燕秦结好,使者往来频繁。

前燕梁琛不辱使命

前燕结好以后,使者频繁往来,前秦建元五年(369)十月。前燕使臣梁琛奉命出使前秦,至秦都长安。当时秦王苻坚正在都城郊外打猎,苻坚欲就地接见梁琛梁琛拒不从命。梁琛苻坚说,现在强大的东晋已被燕、秦两国打败,双方应在此基础上巩固两国关系,如果秦国怠慢燕国使臣,便是不尊重燕国,将不利于双方友好关系的发展。秦王苻坚认为言之成理,便设立行宫,让百官陪位,以朝廷礼仪接待了梁琛一行。事毕,苻坚又命秦太子与梁琛相见,这次秦人还想让梁琛拜秦太子,梁琛仍然不答应,秦人无奈,再次礼遇梁琛。梁琛终于不辱使命而归。

慕容垂弃秦

前燕慕容垂大襄邑大败桓温,威名大振,却遭到太傅慕容评的忌恨。加之,慕容垂曾一再要求朝廷重赏在襄邑之役中冲锋陷阵的将士,慕容评拒不执行,两人嫌隙日深。太后可足浑氏也一向憎恶慕容垂,便与慕容评密谋,想杀害慕容垂。慕容垂被迫于前燕建熙九年(369)十一月往和龙逃奔。他刚走到邯郸(今河南邯郸)附近,慕容评派来追捕他的精骑已经到达范阳(今河北涿县)。眼看此路不通,慕容垂只好取山中小道到达河阳(今河南孟县西南),由此渡黄河至洛阳,再转往长安,投奔前秦。秦王猛认为慕容垂不是可驯之物,不如尽早除之。秦王苻坚则认为为了争夺天下,必须延揽英雄,不但未杀慕容垂,反而任命他为冠军将军,封宾徒侯。

慕容评乱燕

前燕建熙元年(360),慕容即燕皇帝位,以慕容恪为太宰、录尚书,慕容评为太傅。慕容平庸孱弱,国家大事都委任慕容恪前燕建熙七年(367)四月,慕容恪病死,慕容评总揽朝权。慕容评性好猜忌,又没有治国才能,因而嫉贤妒能,排挤人才。慕容垂率兵取得襄邑大捷,威德大振,为慕容评所不容,不得不投奔前秦。此后,慕容评便更加骄横自负。建熙九年(369)十一月,当前燕出使秦国的使臣梁琛向慕容评报告,秦国正在操练军队、聚集粮草,有图谋燕国之志时,慕容评却全然不加理会。身为太傅的慕容评还贪污受贿,朝廷内外怨愤遂起。又加上此时燕太后可足浑氏不断干预朝政,皇帝慕容奢侈无度,大肆搜刮老百姓,致使国内外矜持尖锐化,政局动荡不安。在这种情况下,前秦有了灭亡燕国的机会。

海西公太和四年(己巳,公元三六九年)

春,三月,大司马温请与徐、兖二州刺史、江州刺史桓冲、豫州刺史袁真等伐燕。初,在北府,温常云:“京口酒可饮,兵可用。”深不欲居之;而暗于事机,乃遗温笺,欲共奖王室,请督所部出河上。子超为温参军,取视,寸寸毁裂,乃更作笺,自陈非将帅才,不堪军旅,老病,乞闲地自养,劝温并领己所统。温得笺大喜,即转冠军将军、会稽内史,温自领徐、兖二州刺史。夏,四月,庚戌,温帅步骑五万发姑孰。

甲子,燕主?立皇后可足浑氏,太后从弟尚书令豫章公翼之女也。

大司马温自兖州伐燕。郗超曰:“道远,汴水又浅,恐漕运难通。”温不从。六月,辛丑,温至金乡,天旱,水道绝,温使冠军将军毛虎生凿巨野三百里,引汶水会于清水。虎生,宝之子也。温引舟师自清水入河,舳舻数百里。郗超曰:“清水入河,难以通运。若寇不战,运道又绝,因敌为资,复无所得,此危道也。不若尽举见众直趋邺城,彼畏公威名,必望风逃溃,北归辽、碣。若能出战,则事可立决。若欲城邺而守之,则当此盛夏,难为功力。百姓布野,尽为官有,易水以南必交臂请命矣。但恐明公以此计轻锐,胜负难必,欲务持重,则莫若顿兵河、济,控引漕运,俟资储充备,至来夏乃进兵;虽如赊迟,然期于成功而已。舍此二策而连军北上,进不速决,退必愆乏。贼因此势以日月相引,渐及秋冬,水更涩滞。且北土早寒,三军裘褐者少,恐于时所忧,非独无食而已。”温又不从。

温遣建威将军檀玄攻湖陆,拔之,获燕宁东将军慕容忠。燕主?以下邳王厉为征讨大都督,帅步骑二万逆战于黄墟,厉兵大败,单马奔还。高平太守徐翻举郡来降。前锋邓遐朱序败燕将傅颜于林渚。?复遣乐安王臧统诸军拒温,臧不能抗;乃遣散骑常侍李凤求救于秦。

秋,七月,温屯武阳,燕故兖州刺史孙元帅其族党起兵应温。温至枋头,?及太傅评大惧,谋奔和龙。吴王垂曰:“臣请击之;若其不捷,走未晚也。”?乃以垂代乐安王臧为使持节、南讨大都督,帅征南将军范阳王德等众五万以拒温。垂表司徒左长史申胤、黄门侍郎封孚尚书郎悉罗腾皆从军。胤,钟之子;孚,放之子也。

?又遣散骑侍郎乐嵩请救于秦,许赂以虎牢以西之地。秦王坚引群臣议于东堂,皆曰:“昔桓温伐我,至灞上,燕不我救。今温伐燕,我何救焉!且燕不称于我,我何为救之!”王猛密言于坚曰:“燕虽强大,慕容评非温敌也。若温举山东,进屯洛邑,收幽、冀之兵,引并、豫之粟,观兵崤、渑,则陛下大事去矣。今不如与燕合兵以退温;温退,燕亦病矣,然后我承其弊而取之,不亦善乎!”坚从之。八月,遣将军苟池、洛州刺史邓羌帅步骑二万以救燕,出自洛阳,军至颍川;又遣散骑侍郎姜抚报使于燕。以王猛为尚书令。

太子太傅封孚问于申胤曰:“温众强士整,乘流直进,今大军徒逡巡高岸,兵不接刃,未见克殄之理,事将何如?”胤曰:“以温今日声势,似能有为。然在吾观之,必无成功。何则?晋室衰弱,温专制其国,晋之朝臣未必皆与之同心。故温之得志,众所不愿也,必将乖阻以败其事。又,温骄而恃众,怯于应变。大众深入,值可乘之会,反更逍遥中流,不出赴利,欲望持久,坐取全胜;若粮廪愆悬,情见势屈,必不战自败,此自然之数也。”

温以燕降人段思为乡导,悉罗腾与温战,生擒思。温使故赵将李述徇赵、魏,腾又与虎贲中郎将染干津击斩之,温军夺气。

初,温使豫州刺史袁真攻谯、梁,开石门以通水运,真克谯、梁而不能开石门,水运路塞。

九月,燕范阳王德帅骑一万、兰台治书侍御史刘当帅骑五千屯石门,豫州刺史李帅州兵五千断温粮道。当,佩之子也。德使将军慕容宙帅骑一千为前锋,与晋兵遇。宙曰:“晋人轻剽,怯于陷敌,勇于乘退,宜设饵以钓之。”乃使二百骑挑战,分馀骑为三伏。挑战者兵未交而走,晋兵追之;宙帅伏以击之,晋兵死者甚众。

温战数不利,粮储复竭,又闻秦兵将至,丙申,焚舟,弃辎重、铠仗,自陆道奔还。以毛虎生督东燕等四郡诸军事,领东燕太守。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