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67年

367年

丁卯年(兔年);东晋太和二年;前凉升平十一年;代国建国三十年;前秦建元三年;前燕建熙八年。

公元367年,东晋太和二年

公元367年 三峡东晋太和二年(公元367年),太府卿陶范为高僧慧永创建的庐山北山第一寺。宋太宗赐寺“太平兴国乾明禅寺”额。从此,西林寺为禅寺肇基之始。

三峡通江之初只是雏形,它经历了数千年的不断疏凿,始形成现代这般畅通。自夏禹之后,《水经注》还记载了古蜀国时期蜀望帝杜宇使鳖令(灵)凿巫峡治水的故事:“时巫山峡(此峡作狭解)而蜀水不流,使鳖令凿巫峡通水,蜀得陆处。望帝自以德不若,遂已国禅,号曰开明。”峡江两岸山体岩崩造成了大量的险滩、暗礁,是三峡航道的最大隐患。《水经注》记载的险滩有数十处之多,多系岩崩所造成,如“新崩滩”:“江水历峡东,经新崩滩,此山汉和帝永元十二年(即公元100年)崩,晋太和二年(公元367年)又崩。当崩之日,水逆流百余里,涌起数十丈。”可谓三峡地区地质灾害最早的记载。

亚他纳修正典(公元367年)。

陶潜生于公元365年,卒于公元427年。在公元367年到396年间,据史料记载,此时陶公无论是求学、生活或求仕,都未曾离开九江。公元393年陶公出任江州祭酒,也是在九江。公元394414年期间,曾在建康(今南京)生活6年,在彭泽县当了80余天的县令。

唐贞观十一年(公元367年),太宗李世民尊老子李耳为始祖。安排佛道两教次第时,将道士和女冠排在僧尼之前,法琳曾为此抗争,但无结果。由于他的抗争,又引起了道教徒的不满,贞观十三年(公无639年),有秦世英者,密告法琳的《辩正论》诽谤皇祖(李耳),有犯上之罪;太宗李世民听了怒不可遏,立即下诏沙汰僧尼,并逮捕法琳,邢部尚书刘德成等审讯他,而他则理直气壮,不认为自己有错。后来唐太宗李世民亲自审问,他亦据埋答辩,使得太宗亦无法治他的罪。于是就在他的《辩正论》中“有念观音者,临刃不伤”,太宗令他念观音七天广如无灵验,就处死。七天之后,死期巳到,由于他能言善辩,太宗终于未杀他,但是不准他继续住在京城广命他迁移益都(今四川成都)僧寺。皇命难违,法琳只好离开长安广行至百牢关(在今陕西沔县西南)菩提寺,因病去世,终年六十九岁。

慕容厉攻破敕勒

前燕建熙七年(367)二月,燕抚军将军慕容厉与镇北将军宜都王慕容桓袭击敕勒(即高车),于同年七月大破之,获牛马数万头。

前秦征伐敛岐

敛岐是羌人首领。前秦建元二年(366)陇西人李俨自立后,敛岐率部众四千余家叛秦而投附李俨。次年(367)二月,秦派辅国将军王猛与姜衡、邵羌、姚苌等率军征讨敛岐。同年三月,姚苌降附敛岐部众,王猛又攻克略阳(今甘肃天水东北),敛岐本人则逃奔白马(今陕西略阳地区)。秦王苻坚即以姚苌陇东太守。四年四月,邵羌将敛岐擒获。

秦欲图燕

前燕建熙七年(367)五月,燕国重臣慕容恪病卒,于是,秦王苻坚阴有图燕之计。遂派匈奴曹毂、郭辩为正副使朝贡如燕,以探虚实。曹毂等返长安,郭辩向秦王廪报,谓燕政无纲纪,群臣除皇甫真外,皆为无能之辈,可以图之。

秦四方反苻坚

前秦自苻坚即位后,苻生诸弟对坚大为不满,先后发生汝南公苻腾、淮南公苻幼武装叛乱,但均被镇压。当初苻腾被杀时,王猛向苻坚建议并杀苻生五第,但未被采纳。建元三年(367)十月,晋公苻柳、赵公苻双、燕公苻武、魏公苻庾分别在蒲阪、上、陕城和安定举兵反。苻坚先是派人劝阻,遭拒绝后,于次年初派将军杨成世毛嵩分讨苻双、苻武;王猛、邓羌进攻苻柳;将军杨安张蚝出击苻庾。苻庾形势危急,疾速向燕请援,燕人多主救之,并乘机攻占关中,太傅慕容评认为秦国强大,不宜与之构隙,吴王慕容垂亦主张不用兵,于是燕兵不出。而苻坚于三月又增派援军,由王鉴吕光、郭将、翟率领,大破苻双苻武之军,斩获一万五千人。五月,王猛、邓岳击败苻柳。七月,王鉴苻双、苻武二公,苻坚即以苻雅秦州刺史,苻丕雍州刺史。九月,晋公柳又被杀。王猛军随即与王鉴等进攻陕城,于同年十二月执获苻庾,被赐死,但赦免其七子,以长子袭爵魏公,余者继嗣苻生及诸弟无后者,以继苻健之祀。至此,四公之叛均被平定。苻坚又任命苻抑镇蒲阪,邓羌镇陕城。

孝宗穆皇帝下太和二年(丁卯,公元三六七年)

春,正月,庾希坐不能救鲁、高平,免官。

二月,燕抚军将军下邳王厉、镇北将军宜都王桓袭敕勒。

秦辅国将军王猛、陇西太守姜衡、南安太守南安邵羌、扬武将军姚苌等帅众万七千讨敛岐。三月,张天锡遣前将军杨向金城,征东将军常据向左南,游击将军张统向白土,天锡自将三万人屯仓松,以讨李俨。敛岐部落先属姚弋仲,闻姚苌至,皆降;王猛遂猛攻略阳。敛岐奔白马。秦王坚以苌为陇东太守。

夏,四月,燕慕容尘寇竟陵,太守罗崇击破之。

张天锡李俨大夏、武始二郡,下之。常据败俨兵于葵谷,天锡进屯左南。俨惧,退守,遣其兄子纯谢罪于秦,且请救。秦王坚使前将军杨安、建威将军王抚帅骑二万,会王猛以救俨。

猛遣邵羌追敛岐,王抚守侯和,姜衡守白石,猛与杨安。天锡遣杨逆战于罕东,猛大破之,俘斩万七千级,与天锡相持于城下。邵羌禽敛岐于白马,送之。猛遗天锡书曰:“吾受诏救俨,不令与京州战,今当深壁高垒,以听后诏。旷曰持久,恐二家俱弊,非良算也。若将军退舍,吾执俨而东,将军徙民西旋,不亦可乎!”天锡谓诸将曰:“猛书如此;吾本来伐叛,不来与秦战。”遂引兵归。

李俨犹未纳秦师,王猛白服乘舆,从者数十人,请与俨相见。俨开门延之,未及为备,将士继入,遂执俨。以立忠将军彭越为平西将军、凉州刺史,镇

张天锡之西归也,李俨将贺肫说俨曰:“以明公神武,将士骁悍,奈何束手于人!王猛孤军远来,士卒疲弊,且以我请救,必不设备,若乘其怠而击之,可以得志。”俨曰:“求救于人以免难,难既免而击之,天下其谓我何!不若因守以老之,彼将自退”。猛责俨以不即出迎,俨以贺肫之谋告;猛斩肫,以俨归。至长安,坚以俨为光禄勋,赐爵归安侯。

燕太原桓王恪言于燕主?曰:“吴王垂,将相之才,十倍于臣。先帝以长幼之次,故臣得先之。臣死之后,愿陛下举国以听吴王。”五月,壬辰,恪疾笃。?亲视之,问以后事。恪曰:“臣闻报恩莫大于荐贤,贤者虽在板筑,犹可为相,况至亲乎!吴王文武兼资,管、萧之亚。陛下若任以大政,国家可安。不然,秦、晋必有窥窬之计。”言终而卒。

秦王坚闻恪卒,阴有图燕之计,欲觇其可否,命匈奴曹毂发使如燕朝贡,以西戎主簿冯翊郭辩为之副。燕司空皇甫真兄腆及从子奋、覆皆仕秦,腆为散骑常侍。辩至燕,历造公卿,谓真曰:“仆本秦人,家为秦所诛,故寄命曹王,贵兄常侍及奋、覆兄弟并相知有素。”真怒曰:“臣无境外之交,此言何以及我!君似奸人,得无因缘假托乎!”白?,请穷治之,太傅评不许。辩还,为坚言:“燕朝政无纲纪,实可图也。鉴机识变,唯皇甫真耳。”坚曰:“以六州之众,岂得不使有智士一人哉!”

曹毂寻卒,秦分其部落为二,使其二子分统之,号东、西曹。

荆州刺史桓豁、竟陵太守罗崇攻宛,拔之。赵亿走,赵盘退归鲁阳。豁追击盘于雉城,擒之,留兵戌宛而还。

秋,七月,燕下邳王厉等破敕勒,获马牛数万头。

初,厉兵过代地,犯其田;代王什翼犍怒。燕平北将军武强公以幽州兵戌云中。八月,什翼犍攻云中,泥弃城走,振威将军慕舆贺辛战没。

九月,以会稽内史为都督徐、兖、青、幽、场州之晋陵诸军事、徐、兖二州刺史,镇京口。

秦淮南公幼之反也,征东大将军、并州牧、晋公柳、征西大将军、秦州刺史赵公双,皆与之通谋。秦王坚以双、母弟至亲。柳,健之爱子,隐而不问。柳、双复与镇东将军、洛州刺史魏公、安西将军雍州刺史燕公武谋作乱,镇东主簿南安姚眺谏曰:“明公以周、郡之亲,受方面之任,国家有难,当竭力除之,况自为难乎!”不听。坚闻之,征柳等诣长安。冬,十月,柳卯据蒲阪,双据上,据陕城,武据安定,皆举兵反。坚遣使谕之曰:“吾待卿等,恩亦至矣,何苦而反!今止不征,卿宜罢兵,各安其位,一切如故。”各啮梨以为信。皆不从。

代王什翼犍击刘卫辰,河冰未合,什翼犍命以苇纟亘约流澌。俄而冰合,然犹未坚,乃散苇于其上,冰草相结,有如浮梁,代兵乘之以渡。卫辰不意兵猝至,与宗族西走,什翼犍收其部落什六七而还。卫辰奔秦,秦王坚送卫辰还朔方,遣兵戌之。

十二月,甲子,燕太尉建宁敬公阳骛卒。以司空皇甫真为侍中、太尉光禄大夫李洪为司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