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58年

358年

中国纪年

公元358年,东晋升平二年

本年年表

公元358年,东晋升平二年

历史大事

晋以谢万刺豫州

升平二年(358)八月,晋豫州刺史谢奕卒。司徒司马昱春天以建武将军桓云接任。但仆射王彪之以桓云系桓温之弟,温居长江上流,已据有天下之半,其弟若复处建康之西,兵权集于桓氏一门,对晋廷并非善事。司马昱遂采纳其议,任命兴太守谢万接任谢奕,监司、豫、冀、并四州诸军事、豫州刺史。

前秦大旱

永兴二年(358)九月,前秦发生大旱,但前秦主苻坚积极抗旱,减膳彻乐,命宫中后妃以下均节俭朴素,以宫室带头,上行下效,深得人心。同时苻坚又下令开山泽之利,调动民众自救,又息兵养民,所以当年虽遭大旱,但损失不大,虽旱而不成灾。

燕人南进

前燕乘后赵、冉魏亡国、中原战乱之际,继续向南挺进,其首都由龙城而蓟,由蓟而邺,已渐占中原河北之地,燕人不久便将注意力放在收伏前朝将领身上。他们先收降占领并州的张平,又于光寿二年(358)九月派司空阳鹜、乐安王慕容臧率兵分别向东燕的高昌和居于濮地的李历进攻,很快就兼并其地。同年十月,晋泰山太守诸葛攸进攻燕东郡(今山东鄄城北旧城),今燕大司马慕容恪阳鹜、慕容臧联兵击败诸葛攸。燕军又渡过黄河,在河之南分置守宰。燕人势力大盛。燕主欲乘胜向秦、晋进击。同年十二月,下令全国备战,州郡每户只留一丁,余皆征发为兵,要凑齐一百五十万,来春大集洛阳。但部下刘贵以为百姓凋弊,必致土崩,力劝慕容以五丁征三丁为准,缓至来冬集中洛阳。

燕、晋争山茌

山茌(今山东长清东南)系前燕泰山太守贾坚驻地。晋升平二年(358)十二月,徐、兖二州刺史荀羡趁燕人防备空疏之机,率军向山茌进攻。燕人守军仅七百人,但贾坚意志顽强,率众与晋军相抗,斩杀千余人,复还入城。晋兵随即将该城包围,贾坚率众突围,被晋军捉获,荀羡劝坚降,曰:“君父祖世为晋臣,奈何背本不降?”坚曰:“晋自弃中华,非吾叛也。既已事人,安可改节!”贾坚于是被置雨中,数日,愤惋而卒。燕青州刺史慕容尘司马悦明救泰山,晋军大败,燕人复夺回山茌。燕主以贾坚之子贾活任任城太守。

孝宗穆皇帝中之下升平二年(戊午,公元三五八年)

春,正月,司徒昱稽首归政,帝不许。

初,冯鸯既以上党来降,又附于张平,又自归于燕,既而复叛燕。二月,燕司徒上庸王评讨之,不克。

秦王坚自将讨张平,以邓羌为前锋督护,帅骑五千,军于汾上;平使养子蚝御之。蚝多力捷,能曳牛却走;城无高下,皆可超越。与羌相持旬馀,莫能相胜。三月,坚至铜壁,平尽众出战,蚝单马大呼,出入秦陈者四、五。坚募人生致之,鹰扬将军吕光刺蚝,中之,邓羌擒蚝以献,平众大溃。平惧,请降。坚拜平右将军,以蚝为虎贲中郎将。蚝,本姓弓,上党人也,坚宠待甚厚,常置左右。秦人称邓羌张蚝皆万人敌。光,婆楼之子也。坚徙张平部民三千馀户于长安。

甲戌,燕主遣领军将军慕舆根,将兵助司徒评攻冯鸯。根欲急攻之,评曰:“鸯壁坚,不如缓之。”根曰:“不然。公至城下经月,未尝交锋。贼谓国家力止于此,遂相固结,冀幸万一。今根兵初至,形势方振,贼众恐惧,皆有离心,计虑未定,从而攻之,无不克者。”遂急攻之。鸯与其党果相猜忌,鸯奔野王依吕护,其党尽降。

夏,四月,秦王坚如雍,祠五;六月,如河东,祀后土。

秋,八月,豫州刺史谢弈卒。弈,安之兄也。司徒昱以建武将军桓云代之。云,温之弟也。访于仆射王彪之。彪之曰:“云非不才,然温居上流,已割天下之半,其弟复处西;兵权萃于一门,非深根固蒂之宜。人才非可豫量,但当令不与殿下作异者耳。”昱颔之曰:“君言是也。”壬申,以吴兴太守谢万为西中郎将,监司、豫、冀、并四州诸军事、豫州刺史。

王羲之与桓温笺曰:“谢万才流经通,使之处廊庙,固是后来之秀。今以之俯顺荒馀,近是违才易务矣。”又遗万书曰:“以君迈往不屑之韵,而俯同群碎,诚难为意也。然所谓通识,正当随事行藏耳。愿君每与士卒之下者同甘苦,则尽善矣。”万不能用。

徐、兖二州刺史荀羡有疾,以御史中丞郗昙为羡军司。昙,鉴之子也。九月,庚辰,秦王坚还长安,以太尉侯守尚书令。于是秦大旱。坚减膳彻乐,命后妃以下悉去罗纨;开山泽之利,公私共之,息兵养民,旱不为灾。

王猛日亲幸用事,宗亲勋旧多疾之。特进、姑臧侯樊世本氐豪,佐秦主健定关中,谓猛曰:“吾辈耕之,君食之邪?”猛曰:“非徒使君耕之,又将使君炊之!”世大怒曰:“要当悬汝头于长安城门,不然,吾不处世!”猛以白坚。坚曰:“必杀此老氐,然后百寮可肃。”会世入言事,与猛争论于坚前,世欲起击猛。坚怒,斩之。于是群臣见猛皆屏息。

赵之亡也,其将张平、李历、高昌皆遣使降燕,已而降晋,又降秦,各受爵位,欲中立以自固。燕主使司徒评讨张平于并州,司空阳骛讨高昌于东燕,乐安王臧讨李历于濮。阳骛攻昌别将于黎阳,不拔。历奔荥阳,其众皆降。并州壁垒百馀降于燕,以右仆射悦绾为并州刺史以抚之。平所署征西将军诸葛骧等帅壁垒百三十八降于燕,皆复其官爵。平帅众三千奔平阳,复请降于燕。

冬,十月,泰山太守诸葛攸攻燕东郡,入武阳,燕主遣大司马恪统阳骛及乐安王臧之兵以击之。攸败走,还泰山,恪遂渡河,略地河南,分置守宰。

燕主欲经营秦、晋,十二月,令州郡校实见丁,户留一丁,馀悉发为兵,欲使步卒满一百五十万,期来春大集洛阳。武邑刘贵上书,极陈“百姓凋弊,发兵非法,必致土崩之变。”善之,乃更令三五发兵,宽其期日,以来冬集邺。

时燕调发繁数,官司各遣使者,道路旁午,郡县苦之。太尉、领中书监封弈请“自今非军期严急,不得遣使,自馀赋发皆责成州郡,其群司所遣弹督先在外者,一切摄还。”从之。

燕泰山太守贾坚屯山茌,荀羡引兵击之;坚所将才七百馀人,羡兵十倍于坚。坚将出战,诸将皆曰:“众少,不如固守。”坚曰:“固守亦不能免,不如战也。”遂出战,身先士卒,杀羡兵千馀人,复还入城。羡进攻之,坚叹曰:“吾自结发,志立功名,而每值穷厄,岂非命乎!与其屈辱而生,不若守节而死。”乃谓将士曰:“今危困,计无所设,卿等可去,吾将止死。”将士皆泣曰:“府君不出,众亦俱死耳。”乃扶坚上马。坚曰:“我如欲逃,必不相遣。今当为卿曹决斗,若势不能支,卿等可趣去,勿复顾我也!”乃开门直出。羡兵四集,坚立马桥上,左右射之,皆应弦而倒。羡兵众多,从堑下斫桥,坚人马俱陷,生擒之,遂拔山茌。羡谓坚曰:“君父、祖世为晋臣,奈何背本不降?”坚曰:“晋自弃中华,非吾叛也。民既无主,强则托命。既已事人,安可改节!吾自立,涉赵历燕,未尝易志,君何匆匆相谓降乎!”羡复责之,坚怒曰:“竖子,儿女御乃公!”羡怒,执置雨中,数日,坚愤惋而卒。

燕青州刺史慕容尘遣司马悦明救泰山,羡兵大败,燕复取山茌。燕主以贾坚子活为任城太守。

荀羡疾笃,征还,以郗昙为北中郎将、都督徐、兖、青、冀、幽五州诸军事、徐、兖二州刺史,镇下邳。

燕吴王垂娶段末女,生子令、宝。段氏才高性烈,自以贵姓,不尊事可足浑后,可足浑氏衔之。燕主素不快于垂,中常侍涅皓因希旨告段氏及吴国典书令辽东高弼为巫蛊,欲以连污垂。收段氏及弼下大长秋、延尉考验,段氏及弼志气确然,终无挠辞。掠治日急,垂愍之,私使人谓段氏曰:“人生会当一死,何堪楚毒如此!不若引服。”段氏叹曰:“吾岂爱死者耶!若自诬以恶逆,上辱祖宗,下累于王,固不为也!”辩答益明,故垂得免祸,而段氏竟死于狱中。出垂为平州刺史,镇辽东。垂以段氏女弟为继室;足浑氏黜之,以其妹长安君妻垂;垂不悦,由是益恶之。

匈奴刘阏头部落多叛,惧而东走,乘冰渡河,半渡而冰解,后众尽归刘悉勿祈,阏头奔代。悉勿祈,务桓之子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