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48年

348年

事件 后赵建武年间(公元335348年) ,梁《高僧传》卷九载:是年旱灾不雨,“虎遣太子诣漳西滏口祠祈雨,久而不降,虎令澄自行其日大雨,方数千里,其年大收。”澄即高僧佛图澄。

公元348年,东晋永和四年

公元348年,慕容死,其子慕容继燕王位

东晋永和四年(公元348年)春,与慧湛等十人过江,投奔司空何充,受到敬重。当时,建康(今南京)还没有尼寺,何充特为建立福寺,让康明感住寺传法。后来,任城的比丘尼慧湛又过江,何充大加崇敬,也让她住建福寺。

人物 佛图澄(公元232-348年),以神异著名之西域僧人。俗姓帛。年九岁,出家于乌苌国(今巴基斯坦境内)梁慧皎《高僧传》卷九说他“清真务学,诵经百万言,善解文义”。澄曾两度至宾学法,人皆渭其已得圣果。晋怀帝永嘉四年(公元310年)来到洛阳,本欲立寺弘法,适刘曜攻破洛阳,京城混乱,未能实现。后“潜居草野,以观世变”。永嘉六年(公元312年)石勒屯兵葛陂(今河南新蔡北),以杀逞威,僧徒遇害者亦众。澄大发悲悯,策杖至其军门。有大将军郭黑略者,素奉正法,对澄执弟子礼,并从其受五戒。略后从勒征战,顶知吉凶,勒疑而问之曰:“孤不觉卿有出众智谋,而每知行军吉凶,何也?”略乘机介绍澄云:“有一沙门,术智非常......臣前后所白,皆其言也”。勒闻之,乃召见澄,问佛道有何灵验。澄知勒不达深理,便权以神异令其信服。从此勒事无巨绷,必先咨询而后行。澄劝勒多行德政,少事杀戮。因而即将被杀幸而得救者十有八九。石勒称帝后,奉澄尤笃。勒死,其子弘立,未几,被石虎所废。虎自称“天王”后,奉澄更甚。如他下诏曰:“和上(按指佛图澄),国之犬宝,荣爵不加,高禄不受。荣禄匪及,何以旌德,从此以往,宜衣以绫锦,乘以雕辇。朝会之日,和上升殿,常侍以下,悉助举舆;太子诸公,扶梁而上;主者唱大和上至,众坐皆起,以彰其尊”。又敕“司空李农旦夕亲问,太子诸公五日一朝,表肤敬意”。后赵建武十四年(公元348年),澄卒于邺宫寺,春秋一百一十有七。

逝世 前燕文明帝慕容(297年348年),字元真,小字万年,鲜卑族。中国五胡十六国时代前燕的开国君王,庙号太祖,谥号文明皇帝。其父为慕容,慕容部落的酋长。其庶兄建威将军慕容翰。永和四年(348年)八月,慕容病重,召世子慕容俊嘱以后世;九月丙申(公元348年10月25日),慕容去世,时年五十二。

古迹 龙马负图寺始建于晋穆帝永和四年(公元348年),是为感念“人文之祖”伏羲的功绩,在图河故道上建起的第一座祭礼场所,是河洛文化中“河图”出现地,也是中华易学的发源地,龙马负图寺距今已有1600余年,龙马负图寺位于孟津县会盟镇雷河村,龙马负图寺是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兴之夫妇墓志》于1965年在江苏南京新民门外出土。此志两面刻,一面刻于咸康七年(公元341年),一面刻于永和四年(公元348年),书法方正朴拙,近似《爨宝子碑》,结体、运笔与当时流行的"二王体"俱相径庭。此志颇受学者重视。此志出土后,虽有一些拓本,但为数不多。

石虎杀子

后赵太子石宣自建武三年(337)被立为天王皇太子后,一直受到石虎信宠。但其弟石韬亦受虎之宠爱,其出巡仪式与石宣同样奢华,引起宣之猜忌,在宦者赵生谋议下,始有杀韬之意。而石虎后来渐欲废宣立韬,虎为韬在邺城建造宣光殿,更引起石宣愤恨。建武十四年(348)八月,宣派心腹杨怀等人将石韬杀于邺城佛精舍。石虎闻知后,悲痛异常,旋捕获宣党赵生,具得真情,于是对宣施以酷刑而后杀之。同时遇害有宣妻子共九人,又废宣母杜后为庶人,车裂同党及宦官三百五十多人。东宫卫士十余万人亦受牵连而远谪凉州。

燕王病卒

前燕十二年(348)八月,燕王慕容病重,召世子俊,嘱其委任慕容恪,信重阳士秋。九月,卒,年五十二岁。十一月下葬,谥号文明。世子慕容俊即位,以其弟交为左贤王阳鹜为郎中令,并遣使向晋告丧。次年四月,晋派遣竭者陈沈至燕,封拜俊为大将军、大单于、燕王。

石虎立石世为太子

石虎既杀废太子宣,建武十四年(348)九月,虎又与臣僚复议立太子;太尉张举推荐石斌和石遵,但遭到戎昭将军张豺的反对。张豺在石虎灭前赵时,曾俘获赵主刘曜幼女安定公主,旋为石虎所嬖,生齐公石世。豺因石虎年老,欲册立世为太子,以刘氏为皇太后,进而达到自己辅政的目的,于是力劝石虎立世为嗣,虎于是与张举、李农定议,令公卿上书请立石世,虽遭到大司农曹莫异议,石世终究被立,其母刘昭仪亦立为天王后。

前燕改元

前燕十二年(348)九月,燕王慕容病卒,世子慕容俊即位。次年正月,慕容俊依春秋列国故事,又改称元年(一说仍旧为燕十三年)。

孝宗穆皇帝上之下永和四年(戊申,公元三四八年)

夏,四月,林邑寇九真,杀士民什八九。

赵秦公韬有宠于赵王虎,欲立之,以太子宣长,犹豫未决。宣尝忤旨,虎怒曰:“悔不立韬也!”韬由是益骄,造堂于太尉府,号曰宣光殿,梁长九丈。宣见而大怒,斩匠,截梁而去;韬怒,增之至十丈。宣闻之,谓所幸杨、牟成、赵生曰:“凶竖傲愎乃敢尔!汝能杀之,吾入西宫,当尽以韬之国邑分封汝等。韬死,主上必临丧,吾因行大事,蔑不济矣。”等许诺。

秋,八月,韬夜与僚属宴于东明观,因宿于佛精舍。宣使杨等缘猕猴梯而入,杀韬,置其刀箭而去。旦日,宣奏之,虎哀惊气绝,久之方苏。将出临其丧,司空李农谏曰:“害秦公者未知何人,贼在京师,銮舆不宜轻出。”虎乃止,严兵发哀于太武殿。宣往临韬丧,不哭,直言“呵呵”,使举衾观尸,大笑而去。收大将军记室参军郑靖、尹武等,将委之以罪。虎疑宣杀韬,欲召之,恐其不入,乃诈言其母杜后哀过危;宣不谓见疑,入朝中宫,因留之。建兴人史科知其谋,告之;虎使收杨、牟成,皆亡去;获赵生,诘之,具服。虎悲怒弥甚,囚宣于席库,以铁环穿其颔而之,取杀韬刀箭,舐其血,哀号震动宫殿。佛图澄曰:“宣、起皆陛下之子,今为韬杀宣,是重祸也。陛下若加慈恕,福祚犹长。若必诛之,宣当为彗星下扫邺宫。”虎不从。积柴于邺北,树标其上,标末置鹿卢,穿之以绳,倚梯柴积。送宣其下,使韬所幸宦者郝稚、刘霸拔其发,抽其舌,牵之登梯。郝稚以绳贯其颔,鹿卢绞上。刘霸断其手足,斫眼溃肠,如韬之伤。四面纵火,烟炎际天,虎从昭仪已下数千人登中台以观之。火灭,取灰分置诸门交道中。杀其妻子九人。宣小子才数岁,虎素爱之,抱之而泣,欲赦之,其大臣不听,就抱中取而杀之。儿挽虎衣大叫,至于绝带,虎因此发病。又废其后杜氏为庶人,诛其四率已下三百人,宦者五十人,皆车裂节解,弃之漳水。其东宫以养猪牛。东官卫士十馀万人皆谪戍凉州。先是,散骑常侍赵揽言于虎曰:“宫中将有变,宜备之。”及宣杀韬,虎疑其知而不告,亦诛之。

朝廷论平蜀之功,欲以豫章郡封桓温。尚书左丞荀蕤曰:“温若复平河、洛,将何以赏之?”乃加温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临贺郡公;加谯王无忌前将军;袁乔龙骧将军,封湘西伯。蕤,崧之子也。

温既灭蜀,威名大振,朝廷惮之。会稽王昱以扬州刺史殷浩有盛名,朝野推服,乃引为心膂,与参综朝权,欲以抗温,由是与温寝相疑贰。

浩以征北长史荀羡、前江州刺史王羲之夙有令名,擢羡为吴国内史,羲之为护军将军,以为羽翼。羡,蕤之弟;羲之,导之从子也。羲之以为内外协和,然后国家可安,劝浩及羡不宜与温构隙,浩不从。

燕王有疾,召世子俊属之曰:“今中原未平,方资贤杰以经世务。恪智勇兼济,才堪任重,汝其委之,以成吾志!”又曰:“阳士秋士行高洁,忠干贞固,可托大事,汝善待之!”九月,丙申,薨。

赵王虎议立太子,太尉张举曰:“燕公斌有武略,彭城公遵有文德,惟陛下所择。”虎曰:“卿言正起吾意。”戎昭将军张豺曰:“燕公母贱,又尝有过;彭城公母前以太子事废,今立之,臣恐不能无微恨。陛下宜审思之。”初,虎之拔上也,张豺获前赵主曜幼女安定公主,有殊色,纳于虎,虎嬖之,生齐公世。豺以虎老病,欲立世为嗣,冀刘氏为太后,己得辅政,乃说虎曰:“陛下再立太子,其母皆出于倡贱,故祸乱相寻;今宜择母贵子孝者立之。”虎曰:“卿勿言,吾知太子处矣。”虎再与群臣议于东堂。虎曰:“吾欲以纯灰三斛自涤其肠,何为专生恶子,年逾二十辄欲杀父!今世方十岁,比其二十,吾已老矣。”乃与张举李农定议,令公卿上书请立世为太子。大司农曹莫不肯署名,虎使张豺问其故,莫顿首曰:“天下重器,不宜立少,故不敢署。”虎曰:“莫,忠臣也,然未达朕意;张举、李农知朕意矣,可令谕之。”遂立世为太子,以刘昭仪为后。

冬,十一月,甲辰,葬燕文明王。世子俊即位,赦境内,遣使诣建康告丧。以弟交为左贤王,左长史阳骛郎中令。

十二月,以左光禄大夫、领司徒、录尚书事蔡谟为侍中、司徒。谟上疏固让,谓所亲曰:“我若为司徒,将为后代所晒,义不敢拜也。”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