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26年

326年

326年,东晋太宁四年,咸和元年;东晋庾亮以外戚主政。

丙戌狗年);

成汉玉衡十六年

前赵光初九年

东晋太宁四年咸和元年

前凉建兴十四年

东晋庾亮外戚主政。

慕容垂出生,后燕皇帝。(396年逝世)

事件 成帝司马衍公元326年即位。病死,年22。

东晋咸和初(公元326年),葛洪弃官为罗浮山中结庐炼仙丹,庵名“都虚观”。

公元326年,东晋葛洪在《肘后救卒方》中最先用狂犬脑敷治狂犬咬伤,比法国巴斯德发现狂犬脑中有抗狂犬病物质早一千多年。

晋成帝咸和元年(公元326年),司马王导任葛洪为扬州主簿,转司徒掾,迁咨议参军。咸和四年,葛洪好友郭文去世,甚感世事无常,于是入上虞兰风山隐居修道,坚决辞谢出任官职。

君士坦丁帝于公元326年扩大到宫廷供职人员,并被以后的皇帝扩大到国家的所有领薪人员;公元530年,优士丁尼帝把皇帝和皇后的赐品也增加了进去,这些各种各样的“公共所得”被称为“准军役特有产”。公元319年君士坦丁皇帝颁布谕令,将母亲的遗产只保留给儿子,剥夺了父亲随意转让这些财产的权利。这项规定后来扩大适用于一切由母系尊亲属获得的财产,婚礼所得或订婚所得。

出生 东晋成帝朝至穆帝永和五年(公元326年-349年)苏峻祖约叛乱后,后赵乘机南侵,北方人民于是大批南迁,有一部分迁入十堰。永和十年二月,桓温北伐,收取关中3000余户南返,将其中一部分安置于十堰。

逝世 成帝司马衍 公元326年即位。病死,年22。

古迹 灵隐寺位于杭州西湖西北的飞来峰前,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据说印度僧人慧理来杭,看到这里山峰奇秀,认为是“仙灵所隐”之地,便建寺于此,并取名“灵隐寺”。

东晋成帝威和(公元326年一334年)年间,苏峻作乱,焚烧了康僧会修建的佛塔,后来,司空何充又重新修造。 平西将军赵诱,从来就不信奉佛法,傲慢三宝(括佛宝、僧宝、法宝)他来到建初寺,对众和尚们说:"久闻此塔屡放光明,这简直是荒诞不经,所以我从来不信。除非找亲眼看见,才能相信,话刚说完,佛塔上立即放射出五彩光芒,照耀佛寺,赵诱惊得毛发倒竖,肃然起敬,从此信奉佛法,并在寺院的东边,又立一座小塔。

石勒微服出巡

后赵八年(326)三月,石勒微服出巡,检察诸处营卫。出宫门时,遭到永昌门候王假的拦阻,石勒假意向其贿赂求出,王假不但未放行,甚至要收捕石勒。勒大为高兴,次日以王假为振忠都尉,进爵关内侯。与此同时,石勒又召记室参军徐光,光因酒醉不至,被黜为牙门。徐光不满,勒怒,并其妻子囚之。

刘遐病卒

刘遐字正长,广平易阳(今河北永年东南)人。两晋之际中原大乱,刘遐坚守坞垒,遣使奉事晋元帝,被授予龙骧将军、平原内史,不邳内史。后参与证讨周坚、徐龛之叛,受任兖州刺史。明帝初年,自彭城移屯泗口(今江苏淮阳北),又参与镇压王含之反,进封泉陵公,徐州刺史,镇淮阳。成帝咸和元年(326)六月卒。成帝令郗鉴继任徐州刺史,郭默领遐部曲。遐子肇尚幼,其妹夫田防等乘机叛,被临淮太守刘矫所杀,刘遐之妻又尽烧田防甲仗。叛乱遂平,晋廷以刘肇袭其父爵。

卞壶不苟同时好

卞壶字望之,济阳冤句(今山东定陶西南)人。元帝时任从事中郎,甚见亲任。明帝时迁东中郎长史,前后皆居师佐之任,明帝临终前,卞壶与王导等同受顾命辅幼主。成帝即位,与庾亮共参机要。王导因疾不朝,壶斥责之。咸和元年(326)六月,又上奏王导无大臣之节,亏法纵私,朝野惊惮。为人俭索廉洁,不肯苟同时好,每为诸名士所贬。当时贵族子弟仿慕王澄、谢鲲等放达无束,卞壶厉加反对,斥曰:“悖礼伤教,罪莫大焉;中朝倾覆,实由于此。”

庾亮司马宗

庾亮字元规,系明帝皇后之兄。晋成帝即位尚幼,庾太后临朝称制,大权握在庾亮之手。当初王导辅政以宽和得众,但庾亮任法裁物,大失人心。引起豫州刺史祖约历阳内史苏峻等人极为不满,庾亮又深忌陶侃,遂于咸和元年(326)八月调温峤镇武昌、王舒居会稽,增修石头城严加防备。宗室近属司马宗亦被解除军职,深怀怨恨。同年十月,御史中丞钟雅弹劾司马宗谋反,庾亮即派军收捕,杀司马宗,贬其族为马氏,三子废为庶人。同时将太宰司马漾贬为弋阳县王,大宗正虞胤左迁桂阳太守。成帝得知庾亮司马宗后,说:“舅(指庾亮)言人作贼,便杀之;人言舅作贼,当如何?”庾亮不知所措,大惧而变色。由此更失远近之心。

世间开始流传关于雪人的种种传说

肃宗明皇帝下咸和元年(丙戌,公元三二六年)

春,二月,大赦,改元。

赵以汝南五咸为太尉录尚书事,光禄太夫刘绥为大司徒卜泰为大司空。刘后疾病,赵主曜问所欲言,刘氏泣曰:“妾幼鞠于叔父昶,愿陛下贵之。叔父皑之女芳有德色,愿以备后宫。”言终而卒。曜以昶为侍中大司徒录尚书事,立芳为皇后;寻又以昶为太保

三月,后赵主勒夜微行检察诸营卫,赍金帛以赂门者,求出。永昌门候王假欲收捕之,从者至,乃止。旦,召假,以为振忠都尉,爵关内侯。勒召记室参军徐光,光醉不至,黜为牙门。光侍直,有愠色,勒怒,并其妻子囚之。

夏,四月,后赵将石生寇汝南,执内史祖济。

六月,癸亥,泉陵公刘遐卒。癸酉,以车骑大将军郗鉴领徐州刺史;征虏将军郭默为北中郎将、监淮北诸军事,领遐部曲。遐子肇尚幼,遐妹夫田防及故将史迭等不乐他属,共以肇袭遐故位而叛。临淮太守刘矫掩袭遐营,斩防等。遐妻,邵续女也,骁果有父风。遐尝为后赵所围,妻单将数骑,拔遐出于万众之中。及田防等欲作乱,遐妻止之,不从,乃密起火,烧甲仗都尽,故防等卒败。诏以肇袭遐爵。

司徒导称疾不朝,而私送郗鉴奏“导亏法从私,无大臣之节,请免官。”虽事寝不行,举朝惮之。俭素,裁断切直,当官干实,性不弘裕,不肯苟同时好,故为诸名士所少。阮孚谓之曰:“卿常无闲泰,如含瓦石,不亦劳乎!”曰:“诸君子以道德恢弘,风流相尚,执鄙吝者,非而谁!”时贵游子弟多慕王澄谢鲲为放达,厉色于朝曰:“悖礼伤教,罪莫大焉;中朝倾覆,实由于此。”欲奏推之,王导庾亮不听,乃止。

成人讨越斯叟,破之。

秋,七月,癸丑,观阳烈侯应詹卒。

初,王导辅政,以宽和得众。及庾亮用事,任法裁物,颇失人心。豫州刺史祖约,自以辈不后郗、卞,而不豫顾命,又望开府复不得,及诸表请多不见许,遂怀怨望。及遗诏褒进大臣,又不及约与陶侃,二人皆疑庾亮删之。历阳内史苏峻,有功于国,威望渐著,有锐卒万人,器械甚精,朝廷以江外寄之;而峻颇怀骄溢,有轻朝廷之志,招纳亡命,众力日多,皆仰食县官,运漕相属,稍不如意,辄肆忿言。亮既疑峻、约,又畏侃之得众,八月,以丹杨尹温峤为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镇武昌;尚书仆射五舒为会稽内史,以广声援;又修石头以备之。

丹杨尹阮孚以太后临朝,政出舅族,谓所亲曰:“今江东创业尚浅,主幼时艰,庾亮年少,德信未孚,以吾观之,乱将作矣。”遂求出为广州刺史。孚,咸之子也。

冬,十月,立帝母弟岳为吴王

南顿王宗自以失职怨望,又素与苏峻善,庾亮欲诛之,宗亦欲废执政。御史中丞钟雅劾宗谋反,亮使右卫将军赵胤收之。宗以兵拒战,为胤所杀,贬其族为马氏,三子绰、超、演皆废为庶人。免太宰西阳王,降封弋阳县王,大宗正虞胤左迁桂阳太守。宗,宗室近属;,先帝保傅。亮一旦剪黜,由是失远近之心。宗党卞阐亡奔苏峻,亮符峻送阐,峻保匿不与。宗之死也,帝不之知,久之,帝问亮曰:“常日白头公何在?”亮对以谋反伏诛。帝泣曰:“舅言人作贼,便杀之;人言舅作贼,当如何!”亮惧,变色。

赵将黄秀等寇,顺阳太守魏该帅众奔襄阳。

后赵王勒用程遐之谋,营邺宫,使世子弘镇邺,配禁兵万人,车骑所统五十四营悉配之,以骁骑将军领门臣祭酒王阳专统六夷以辅之。中山公虎自以功多,无去邺之意,及修三台,迁其家室,虎由是怨程遐

十一月,后赵石聪攻寿春祖约屡表请救,朝廷不为出兵。聪遂进寇逡遒、阜陵,杀掠五千馀人。建康大震,诏加司徒导大司马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以御之,军于江宁。苏峻遣其将韩晃击石聪,走之,导解大司马。朝议又欲作涂塘以遏胡寇,祖约曰:“是弃我也!”益怀愤恚。

十二月,济岷太守刘等杀下邳内史夏侯嘉,以下邳叛,降于后赵石瞻攻河南太守王瞻于邾,拔之。彭城内史刘续复据兰陵石城,石瞻攻拔之。

后赵王勒以牙门将王波为记室参军,典定九流,始立秀、孝试经之制。

张竣畏赵人之逼,是岁,徙陇西、南安民二千馀家于姑臧,又遣修好于成,以书劝成主雄去尊号,称于晋。雄复书曰:“吾过为士大夫所推,然本无心于帝王,思为晋室元功之臣,扫除氛埃;而晋室陵迟,德声不振,引领东望,有年月矣。会获来贶,情在暗至,有何已已。”自是聘使相继。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