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308年

308年

公元308年,西晋永嘉二年刘渊称皇帝

公元308年,西晋永嘉二年

永嘉二年(308)十月,刘渊称皇帝,国号汉,改元永凤刘渊称帝建汉后,势力不断增长。造反兵败的石勒率领胡人部众几千人、乌桓部落2000人归顺刘渊,上郡(今陕西北部)四部鲜卑陆逐延、氐酋单于徵、东莱王弥等也都归降刘渊,这样形成了一支由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各族组成的反晋力量,刘渊称帝的意图也渐明显。为给建立帝业做准备,刘渊四处出兵,频繁侵扰晋地。308年冬十月,刘渊正式称帝。

公元308年匈奴人刘渊称帝。开始了灭晋的历程。八年后西晋灭亡,它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外族攻灭的王朝,同时也开创了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先例。一直到公元439年北凉降魏为止的136年间里,北方出现了五胡十六国

八王之乱”毁了西晋,成就了少数民族政权。早在公元308年,匈奴贵族刘渊就趁着天下大乱,自立为帝,建立了国号为“汉”的割据政权。 刘渊把都城设在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但他心中的都城,却是洛阳。为了到洛阳当皇帝,他带领他的儿子刘聪,数次向洛阳发起进攻,可是司马越率军顽抗,每次都让他们的部队止步于洛阳城门外。

晋怀帝永嘉二年(公元308年),后汉主刘聪(匈奴人)拜蒲洪为平远将军,洪不受,自称护氐校尉,秦州刺史,略阳公。晋元帝建武元年(公元317年),后汉兵占领关中,强端子孙为保一族之生存,应在这一年离开关中,不返故地武都而奔居略阳投靠蒲洪,以求荫庇。强乾子孙,世居略阳,经近三百年的繁衍,已为略阳著姓。而符双、强端以四百人降魏(并非都姓强),其子孙在关中备受轻侮,生存维艰,此时临难依人,显见其与乾公后人实在无可比拟。

永嘉二年(公元308年)三月上巳节那天,建邺本地的官属人民都到江边修禊乞福。就在这时,琅琊王司马睿乘肩舆,具威仪,大张旗鼓地列队出来观禊。而王敦王导等等南渡的中原衣冠名士都满怀敬仰地跟在后面。这架势立刻吸引了万千江南士民,许多当地名族如纪家、顾家看到了之后都惊讶得不得了,继而是非常畏惧,都纷纷拜伏在道左。

公元308年,刘渊称汉帝。第二年迁都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集中兵力进攻洛阳。洛阳的老百姓虽然恨透腐朽的西晋王朝,但是也不愿受匈奴贵族的统治。所以刘渊两次进攻,都遭到洛阳军民的猛烈抵抗,不得不退兵。

张轨病重,凉州乱,旋平

晋永嘉三年(308)二月,凉州刺史张轨病重,品不能言,轨使其子张茂暂行代理州事。但陇西内史张越欲逐轨而代之,与其兄酒泉太守张镇及西平太守曹祛遣使诣长安告南阳王司马模,称轨废疾,以秦州刺史贾龛取代,龛将受任,但被其兄所阻,张镇、曹祛随即上疏更请,并移檄废免张轨,使军司杜耽表请张越为刺史。但此诈被张轨长史王融、参军孟畅识破,于是下令戒严,适值轨长子自京师还归,乃以张为中督护,将兵击讨张镇张镇反悔,诣谢罪。而晋廷已得镇、祛上疏,以侍中袁瑜为凉州刺史,及凉州治中杨谵到长安论诉轨被诬实情,南阳王模遂上表免请停瑜赴任,晋廷应准,且命诛曹祛。张轨于是命率军讨曹祛,诛之。张越奔邺,凉州内乱平定。

刘渊称帝

刘渊称王建汉后,随着势力的增长,称帝意力逐渐明显。侍中刘殷王育劝其出兵四万,建立帝业。渊于是频繁遣兵侵扰晋地,先后派刘聪南据太行,遣石勒东下赵魏常山;又侵掠平阳、蒲坂,攻占河东,并徒都蒲子(今山西隰县)。永嘉二年(308)冬十月,刘渊正式称皇帝,改元永凤,以其子大将军刘和大司马,封梁王;尚书令刘欢乐为大司徒,封陈留王御史大夫呼延翼大司空,封雁门郡公;宗室以亲疏为等,均封郡县王;异姓则以功勋为差,封为郡县公侯。次年正月,刘渊又采纳太史令宣于修建议,正式迁都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又从汾水中得玉玺,其文曰"有新保之",渊以为己瑞,遂改元为河瑞

江汉迭乱

成晏平三年(308)末,李雄李凤屯驻晋寿,屡寇汉中,当地百姓逃至荆沔,使荆州寇盗迭起,诏起为顺阳内史。系列刘弘之子,弘治理荆州深得民心,百姓怀念渴望,故其子继理后,江、汉间翕然归向。但为征南将军山简所谗,旋被调离,南州于是复乱。

孝惠皇帝下永嘉二年(戊辰,公元三零八年)

春,正月,丙午朔,日有食之。

丁未,大赦。

汉王渊遣抚军将军聪等十将南据太行,辅汉将军石勒等十将东下赵、魏。

二月,辛卯,太傅越杀清河王覃。

庚子,石勒寇常山,王浚击破之。

凉州刺史张轨病风,口不能言,使其子茂摄州事。陇西内史晋昌张越,凉州大族,欲逐轨而代之,与其兄酒泉太守镇及西平太守曹祛,谋遣使诣长安告南阳王模,称轨废疾,请以秦州刺史贾龛代之。龛将受之,其兄让龛曰:“张凉州一时名士,威著西州,汝何德以代之!”龛乃止。镇、祛上疏,更请刺史,未报;遂移檄废轨,以军司杜耽摄州事,使耽表越为刺史。

轨下教,欲避位,归老宜阳。长史王融、参军孟畅蹋折镇檄,排阁入言曰:“晋室多故,明公抚宁西夏,张镇兄弟敢肆凶逆,当鸣鼓诛之。”遂出,戒严。会轨长子实自京师还,乃以实为中督护,将兵讨镇。遣镇甥太府主簿令狐亚先往说镇,为陈利害,镇流涕曰:“人误我!”乃诣实归罪。实南击曹祛,走之。朝廷得镇、祛疏,以侍中袁瑜为凉州刺史。治中杨澹驰诣长安,割耳盘上,诉轨之被诬。南阳王模表请停瑜,武威太守张亦上表留轨;诏依模所表,且命诛曹祛。轨于是命实帅步骑三万讨祛,斩之。张越奔邺,凉州乃定。

三月,太傅越自许昌徙镇鄄城

王弥收集亡散,兵复大振。分遣诸将攻掠青、徐、兖、豫四州,所过攻陷郡县,多杀守令,有众数万;与之连战,不能克。夏,四月,丁亥,弥入许昌。

太傅越遣司马王斌帅甲士五千人入卫京师,张轨亦遣督护北宫纯将兵卫京师。五月,弥入自辕,败官军于伊北,京师大震,宫城门昼闭。壬戌,弥至洛阳,屯于津阳门。诏以王衍都督征讨诸军事。甲子,衍与王斌等出战,北宫纯募勇士百馀人突陈,弥兵大败。乙丑,弥烧建春门而东,衍遣左卫将军王秉追之,战于七里涧,又败之。弥走渡河,与王桑自轵关如平阳。汉王渊遣侍中兼御史大夫郊迎,令曰:“孤亲行将军之馆,拂席洗爵,敬待将军。”及至,拜司隶校尉,加侍中、特进,以桑为散骑侍郎。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