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278年

278年

公元278年,农历戊戌年(狗年);凉州刺史杨欣秃发树机能的党羽若罗拔能等人在武威作战,兵败身死。杜预上疏治水灾。羊祜谋灭吴国,羊祜病重,荐举杜预代替他。杜预使离间计孙皓召回张政

公元278年,戊戌年(狗年);东吴天纪二年;西晋咸宁四年。凉州刺史杨欣秃发树机能的党羽若罗拔能等人在武威作战,兵败身死。羊祜谋灭吴国羊祜病重,荐举杜预代替他。杜预使离间计孙皓召回张政

司马督东平人马隆上书说:“凉州刺史杨欣丧失了与羌戎之间的和睦关系,他必然要失败。”夏季,六月,杨欣与秃发树机能的党羽若罗拔能等人在武威作战,兵败身死。

羊祜因病请求入朝见晋武帝。到了朝廷,晋武帝让他乘着车子上殿,不行拜礼坐下。羊祜向晋武帝当面陈述伐吴的计划,晋武帝非常赞赏。因为羊祜有病,不便一次一次地面见晋武帝,晋武帝便派张华去羊祜那里询问伐吴的谋划。羊祜说:“孙凶暴残酷已经到了极点,如果现在行动,可以不战而取胜。假如孙不幸而死去,吴人再立一个贤明的君主,那么我们虽然有百万之众,长江也不是我们可以窥伺的了,这样就将成为后患!”张华非常赞同他的话。羊祜说:“成就我的志向的人,就是你。”晋武帝想让羊祜卧病在车上总领各位将领,羊祜说:“夺取吴国我不一定要去,但是等平吴之后,就要劳累您圣明的思虑了。我不敢居于功绩与名声之间,但是如果事情结束,应当委派官员去东南地区镇抚时,希望您慎重地选择合适的人选。”

司、冀、兖、豫、扬各州洪水泛滥,螟虫毁坏了庄稼。晋武帝下诏书询问主管人说:“用什么来帮助老百姓呢?”度支尚书杜预上疏认为:“当前的水灾,以东南地区尤其严重。应当告诫兖、豫等各州,修理汉代遗留下来的池塘,用来蓄水,把多余的水引走。这样,饥饿的百姓就可以得到丰足的螺蚌鱼菜充饥,这是眼前就能得益的每日的供给。等到大水退了以后,淤泥的田地,每亩能收获几种粮食,这又是明年就能得到的好处。另外,朝廷的典牧官有四万五千多头种牛,这些牛不耕田,不驾车,甚至有的牛到老鼻也不穿绳。可以把这些牛分给百姓使用,让这些牛赶上春天的耕种,等到粮食丰收以后,再向老百姓索取租税,这又是几年以后可以得到的好处。”晋武帝采纳了杜预的意见,老百姓以此得到了利益。杜预任尚书七年,经他斟酌修正的种政务数不胜数,当时的人称他为“杜武库”,意思是说他富有才干,像一个储藏武器的仓库,无所不有。

吴主嫉妒比他强的人。侍中、中书令张尚,是张绂的孙子。张尚能言善辩有口才,谈论起来往往出人意外,吴主天长日久积下了圣他的憎恨。后来有一次吴主问张尚:“我喝酒可以和谁相比?”张尚回答说:“陛下有能饮百觚的酒量。”吴主说:“张尚明明知道孔丘没有作君主,他还要拿我和孔丘相比。”因为古谚有:“尧饮千钟,孔子百觚”之说,于是勃然大怒,把张尚抓了起来。公卿取下的官吏一百多人,到宫里去叩头,替张尚请罪,张尚这才得以减罪免死,被送到建安去造船。但不久吴主就把他杀了。

冬季十月,晋朝征召北大将军任尚书令。当时,朝廷上下都知道太子糊涂愚蠢,不能负起王位继承人的重任。每次想向晋武帝陈说这件事都没敢开口。后来,有一次陪晋武帝在陵云台宴饮,假装醉了酒,跪在晋武帝的床前说:“我有事情要向您启奏。”晋武帝说:“你要说什么?”卫欲言又止一共三次,趁势用手抚摸着床说:“这个座位可惜了。”晋武帝明白了他的意思,也顺着他说道:“你真是大醉了。”从这以后,对这件事不再提起。晋武帝把东宫的官吏都召集到一起,为他们设宴,他把尚书决定不下来的事情密封起来,让太子决断应如何处理。贾妃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恐惧,就借助外人代替太子回答问题,引用了很多古义。给使张泓说:“太子不学,这是陛下所了解的,但是答题引用许多古义,这必然会引起陛下对起草人的责问,反而更增加了太子的过错与不足,倒不如直以意思来回答问题。”贾妃听了非常高兴,对张泓说:“你这就给我好好地答题,我和你共享富贵。”张泓立即动手准备草稿,让太子亲笔抄录下来,晋武帝了之后非常高兴。先拿给卫看,卫局促不安,众人于是知道了卫曾经说过太子的话。贾充秘密派人对贾妃说:“卫这个老奴才,差点破了你的家。

吴人在皖城大规模地屯田,想图谋进犯。都督扬州诸军事王浑,派遣扬刺史应绰去攻打皖城,打败了吴军。斩首五千级,焚烧储备的粮食一百八十余万斛,践踏了稻田四千多顷,毁坏船只六百余艘。

十一月,辛巳(十六日),太医司马程据,献上用雉适合鸡头上的羽毛制成的裘衣,晋武帝在殿前把这件羽毛衣焚烧了。甲申(十九日),晋武帝告诫朝廷内外,如果有敢于献上奇特的技艺或者怪异的服装的,就判他的罪。

羊祜病重,荐举杜预代替他。辛卯(二十六日),任命杜预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羊祜去世,晋武帝哭得特别哀伤。那天天气很冷,晋武帝流下的眼泪沾在胡须和鬓发上,立刻成了冰。羊祜留下遗言,不让把南城侯印放入棺木。晋武帝说:“羊祜坚持谦让已经有很多年了,现在人死了而谦让的美德还在。如今就按他的意思办,恢复他原来的封号,以彰明他高尚的美德。”荆州的百姓们听到羊祜去世的消息,为他罢市,在里巷里聚在一起哭泣,哭声接连不绝。就连吴国守卫边境的将士们也为羊祜的死而流泪。羊祜喜欢游岘山,襄阳的百姓们谅在岘山上建庙立碑,一年四季祭祀。望着这座碑的人没有不落泪的,所以人们称这座碑为堕泪碑。

杜预到任后,他挑选精兵,袭击吴国西陵督张政,使吴兵大败。张政是吴的名将,他因为没有防备而打了败仗,感到羞耻,所以没有把实情告诉吴主。杜预想使离间计,于是公开地把战斗中的缴获都学给了吴国。吴主果然召回了张政,派武昌监留宪代替张政。

鲜卑人秃发树机能,长久以来一直是边境地区的祸患。仆射李请求发兵征讨树机能,朝廷议事时,大臣们都认为出兵是重大的事情,而树机能还不值得朝廷忧虑。

羊祜(221年~278年)字叔子西晋著名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羊祜出身泰山 名门望族羊氏家族,家族人才辈出,世代皆有人在朝为官。他的祖父羊续曾任南阳太守,父亲羊道曾任上党太守。

羊祜作为文学家,又喜爱山水,著述理应很多,而且他长期的政治、军事生涯,也写有大量的表、疏等文章。但由于他为人谨慎,很多手稿都被付之一炬,多是他人书籍中的片段,已知他的作品是《老子传》二卷,文集《羊祜集》二卷。流传至今的只有《雁赋》、《让开府表》、 《请伐吴表》、《再请伐吴表》等8篇,其中的《让开府表》可与诸葛亮的《出师表》相提并论。《晋书羊祜传》说:“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以“岘山置酒言咏”推论,羊祜应当留有为数不少的诗作,但现今竟无片言只语留下。他有一句名言:“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 

羊徽瑜(214年-278年),泰山(今山东费县)南城人。晋景帝司马师第三任皇后。

祖父羊续曾做过东汉王朝的南阳太守。父亲上党太守,母亲陈留蔡氏,羊祜的姊姊,同母兄羊承,是文学家蔡邕的外孙女。武帝即位,尊羊徽瑜为皇太后,称弘训宫。青龙二年(234年),夏侯徽被毒杀,司马炎登基时,并没有要给她追加封号,羊徽瑜多次争取,泰始二年(266年),封为景怀皇后咸宁四年(278年)去世,谥号“景献皇后”。时年六十五,葬峻平陵。

前任司隶校尉傅玄去世。傅玄性格严厉急躁,常常向皇帝上奏揭发罪行的文状,有时完正当黄错时分,傅玄也手捧状子,整理好上朝用的簪笔和身上的衣带。由于心绪不宁而无法入睡,他就坐在那里等待天亮。因此王公贵族震动恐惧,而政府官署却增添了气势。傅玄与尚书左丞、博陵人崔洪友好。崔洪也是清廉严历正直的人,喜好当面斥责别人的过失,但在背后却不议论别人,人们因此而尊重他。

十二月丁未(十三日),晋朗陵公何曾去世。何曾自己生活豪华奢侈,超过了君主。司隶校尉、东莱人刘毅,多次揭发检举何曾奢侈无度,晋武帝因为何曾是身居要职的大臣,所以不去过问。何曾死后,博士、新兴人秦季议论说:“何曾骄奢过度,名声传遍了九州。宰相大臣是作人的表率,如果活着的时候随心所欲,死了以后又不受贬抑,那么王公贵人还怕什么呢?我恭敬地根据《谥法》所说‘名与实在差失叫作缪;乘乱取利、肆意妄为叫作丑’,觉得应当为何曾定谥号为缪公。”晋武帝没有采纳秦秀的建议,下令赐何曾谥号为孝。

正(?-278年),字令先,河南偃师人,本名纂,三国时蜀国官员,蜀亡后在西晋任官。

正年少时父亲死去,母亲改嫁,虽然孤苦无依,但安贫好学,博览群书,后来当秘书吏,又转职秘书令史,迁任秘书郎,最后官至秘书令。性格淡薄荣利,醉心于文章阅读及写作之中,益州当时有的书籍,他几乎都已看过。由于常居内职,与宦官黄皓作比邻三十年,黄皓身分由卑微至显贵,在朝中玩弄权势;正不为黄皓所喜爱,亦不为其所憎恶,官俸不过六百石,也免于官场的困扰。

世祖武皇帝上之下咸宁四年(戊戌,公元二七八年)

春,正月,庚午朔,日有食之。

司马督东平马隆上言:“凉州刺史杨欣失羌戎之和,必败。”夏,六月,欣与树机能之党若罗拔能等战于武威,败死。

弘训皇后羊氏殂。

羊祜以病求入朝,既至,帝命乘辇入殿,不拜而坐。祜面陈伐吴之计,帝善之。以祜病,不宜数入,更遣张华就问筹策。祜曰:“孙皓暴虐已甚,于今可不战而克。若皓不幸而没,吴人更立令主,虽有百万之众,长江未可窥也,将为后患矣!”华深然之。祜曰:“成吾志者,子也。”帝欲使祜卧护诸将,祜曰:“取吴不必臣行,但既平之后,当劳圣虑耳。功名之际,臣不敢居。若事了,当有所付授,愿审择其人也。”

秋,七月,己丑,葬景献皇后于峻平陵。

司、冀、兖、豫、荆、扬州大水,螟伤稼。诏问主者:“何以佐百姓?”度支尚书杜预上疏,以为:“今者水灾,东南尤剧,宜敕兖、豫等诸州留汉氏旧陂,缮以蓄水外,馀皆决沥,令饥者尽得鱼菜螺之饶,此目下日给之益也。水去之后,填淤之田,亩收数钟,此又明年之益也。典牧种牛有四万五千馀头,不供耕驾,至有老不穿鼻者,可分以给民,使及春耕;谷登之后,责其租税,此又数年以后之益也。”帝从之,民赖其利。预在尚书七年,损益庶政,不可胜数,时人谓之“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也。

九月,以何曾为太宰;辛巳,以侍中、尚书令李胤为司徒。

吴主忌胜己者,侍中、中书令张尚,之孙也,为人辩捷,谈论每出其表,吴主积以致恨。后问:“孤饮酒可以方谁?”尚曰:“陛下有百觚之量。”吴主曰:“尚知孔丘不王,而以孤方之。”因发怒,收尚。公卿已下百馀人,诣宫叩头,请尚罪,得减死,送建安作船,寻就杀之。

冬,十月,征征北大将军为尚书令。是时,朝野咸知太子昏愚,不堪为嗣,每欲陈启而未敢发。会侍宴陵云台,阳醉,跪帝床前曰:“臣欲有所启。”帝曰:“公所言何邪?”欲言而止者三,因以手抚床曰:“此座可惜!”帝意悟,因谬曰:“公真大醉邪?”于此不复有言。帝悉召东宫官属,为设宴会,而密封尚书疑事,令太子决之。贾妃大惧,倩外人代对,多引古义。给使张泓曰:“太子不学,陛下所知,而答诏多引古义,必责作草主,更益谴负,不如直以意对。”妃大喜,谓泓曰:“便为我好答,富贵与汝共之。”泓即具草令太子自写。帝省之,甚悦,先以示,大?,众人乃知尝有言也。贾充密遣人语妃云:“卫?老奴,几破汝家!”

吴人大佃皖城,欲谋入寇。都督扬州诸军事王浑遣扬州刺史应绰攻破之,斩首五千级,焚其积谷百八十馀万斛,践稻田四千馀顷,毁船六百馀艘。

十一月,辛巳,太医司马程据献雉头裘,帝焚之于殿前。甲申。敕内外敢有献奇技异服者,罪之。

羊祜疾笃,举杜预自代。辛卯,以预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祜卒,帝哭之甚哀。是日,大寒,涕泪沾须鬓皆为冰。祜遗令不得以南城侯印入柩。帝曰:“祜固让历年,身没让存,今听复本封,以彰高美。”南州民闻祜卒,为之罢市,巷哭声相接。吴守边将士亦为之泣。祜好游岘山,襄阳人建碑立庙于其地,岁时祭祀,望其碑者无不流涕,因谓之堕泪碑

杜预至镇,简精锐,袭吴西陵督张政,大破之。政,吴之名将也,耻以无备取败,不以实告吴主。预欲间之,乃表还其所获。吴主果召政还,遣武昌监留宪代之。

十二月,丁未,朗陵公何曾卒。曾厚自奉养,过于人主。司隶校尉东莱刘毅数劾奏曾侈汰无度,帝以其重臣,不问。及卒,博士新兴秦秀议曰:“曾骄奢过度,名被九域。宰相大臣,人之表仪,若生极其情,死又无贬,王公贵人复何畏哉!谨按《谥法》,‘名与实爽曰缪,怙乱肆行曰丑’,宜谥缪丑公。”帝策谥曰孝。

前司隶校尉傅玄卒。玄性峻急,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简,整簪带,竦踊不寐,坐而待旦。由是贵游震慑,台阁生风。玄与尚书左丞博陵崔洪善,洪亦清厉骨鲠,好面折人过,而退无后言,人以是重之。

鲜卑树机能久为边患,仆射请发兵讨之,朝议皆以为出兵重事,虏不足忧。

法兰克人入侵高卢和西班牙。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