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598年

1598年

1598年为16世纪1590年代末

年号: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日本后阳成天皇庆长三年。

明代剧作家汤显祖创作《牡丹亭》。

4月13日,南特条约。

5月2日,亨利四世与西班牙签订韦尔芬和约。

12月16日,朝鲜露梁海战,明军邓子龙与朝鲜李舜臣阵亡。

1598年明代剧作家汤显祖创作《牡丹亭》。
  1598年,在露梁海战中,朝鲜全罗左道水军节度使李舜臣和大明水军总兵邓子龙共同指挥朝中联合舰队大败日军,不过李舜臣和邓子龙在此役遭遇到岛津家的突袭,双双战死疆场,壮烈殉国。

卡瓦列里(Bonaventura Francesco Cavalieri,1598年-1647年11月30日),意大利几何学家。

1月7日,俄国沙皇费奥多一世

5月8日 明朝宁远伯备倭大将军李如松

9月13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

9月18日,日本太阁丰臣秀吉

12月16日,朝鲜水军将领李舜臣

12月16日,明朝水师将领邓子龙(1531年出生)

先是万历十八年(1590),吕坤为山西按察使时,曾撰一书名为《闺范图说》。太监陈矩见之,将其购入宫中,进呈神宗。神宗将此书赐给郑贵妃郑贵妃在书中加入十二人,且为作序,还指使其伯父郑承恩重刻。万历二十六年五月,吕坤为刑部侍郎时,上《天下安危疏》,请神宗节省费用,停止横征暴敛,以安定天下。于是吏科给事中戴士衡上疏,劾吕坤所撰《闺范图说》、又上《安危疏》,是“包藏祸心”,结纳宫廷,逢迎郑贵妃吕坤疏辨,神宗不问。

不久,又有人为吕坤的《闺范图说》写一跋文,名为《忧危议》,在京师广为流传。大意说:吕坤撰《闺范图说》,独取汉明德马后,因马后系由贵人进中宫。吕坤显以此取媚郑贵妃。而郑贵妃令郑承恩重刊此书,目的是为了立己之子朱常洵为皇太子。又说:吕坤疏言天下忧危,无事不言,惟独不及立皇太子事,用意不言自明。又诬吕坤与郑承恩等相勾结,同盟结纳,羽翼郑贵妃朱常洵。在戴士衡上疏之前,全椒知县樊玉衡曾上疏请立皇长子为皇太子,并指斥郑贵妃。郑承恩为此大惧,并怀疑《忧危议》出于樊、戴二人之手,遂奏报神宗。神宗大怒,郑贵妃也为此泣诉不已。神宗为掩盖朝廷内部斗争,下令逮捕樊、戴,经严刑拷掠,分别摘戍广东雷州和廉州。而吕坤时已因病致仕回家,置之不问。

至万历三十一年十一月,在立皇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之后,又出现一文书,名为《续忧危议》,计三百余言。在寓门外为内阁大臣朱赓见到。此书假托“郑福成”为问答。所谓“郑福成”,意即郑贵妃之子福王朱常洵当成。书中说:皇上立皇长子为皇太子实出于不得已,他日必当更易。用朱赓为内阁大臣,是因“赓”与“更”同音,寓更易之意。时人以此书“词极诡妄”,故皆称其为“妖书”。神宗得报大怒,立即令厂卫大捕奸人,“务得造书主名”,遂兴大狱,都城人人自危。郭正域等廷臣,有的被捕下狱,严刑毒打,惨不忍闻;有的被革职为民、勒令回家。有的连家属也受到株连。后东厂捕得“妖人”(白敫)生光,经一番拷讯之后,神宗令将(白敫)生光定为死罪,于万历三十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处斩。长达数年,震惊朝廷内外的“妖书”之狱至此结束。但“妖书”的作者究竟是谁始终是个谜,朝廷内部的争斗更没有因此而停止。

丰臣秀吉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七月二十二日死,日军军心大乱,日将行长、清正皆欲逃归。清正且发舟先走。为防止日军逃遁,明军水师提督派战船数百艘,分布于忠清、全罗、庆尚等重要海口。

万历二十六年(1598)十一月十七日,当日军弃蔚山逃遁时,立即遣其副将邓子龙偕同朝鲜将领李舜民进行阻击。邓子龙素慷慨,所在立战功,是时他已年过七十,仍不减当年勇,率战船三百艘为前锋,追至釜山南海,带壮士三百人跳入朝鲜战船,直前奋击,日军死伤无数。后因不幸战船中火,遂与李舜臣一直英勇杀敌,壮烈牺牲。会副将陈蚕、季金等率军至,前后夹击,日军无斗志,明军焚其舟,日军于是大败。其得脱登陆者,又为明军陆兵所歼,焚溺者万计。时明将刘方攻日军行长,夺曳桥寨,以水师会击,再焚日军战船百余艘。行长部下石曼子疑水师来援,被击败,其余日军纷纷扬帆之逃跑。此次釜山南海大战,明军共击沉日船九百余艘,歼灭日部分主力水军。

日军残部退至山,十二月渡海匿乙山。岩深道险,明军将士不能进入。派兵夜查,围攻崖洞。至天亮发炮攻击。日军奔后山。明军殊死奋战,日军逃走,督兵追击,日军无一逃脱。倭援朝战争至此结束。明军入朝作战,历时七载,“丧师数十万,糜饷数百万才元”。人力、物力损失巨大,但最终打败日军,受到了朝鲜人民世世代代的称赞,还为明军将领邓子龙等人立碑建祠,缅怀他们的英雄业绩。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