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325年

1325年

公元1325年,乙丑年(牛年);元泰定二年;越南开泰二年;日本正中二年。

泰定二年

春,正月,乙未,以畿甸不登,罢春畋。

禁后妃、诸王、驸马毋通星术之士,非司天官不得妄言祸福。

敕:“御史台选举,与中书合议以闻。”

中书省言:“江南民贫僧富,诸寺观田土,非宋旧制并累朝所赐者,仍请如旧制与民均役。”从之。

以籍入巴斯吉斯地赐故监察御史观音保、索约勒、哈迪密实妻子各十顷。

戊戌,造象辇。

西番参卜郎来降,赐其酉班术儿银钞币帛。

辛丑,怀王图卜特穆尔出居于建康

甲辰,奉安显宗像于永福寺,给祭田百顷。

广西山獠为寇,命所在有司捕之。

庚辰,诏谕宰臣曰:“向者绰尔、罕察苦鲁及山后皆地震,内郡大小民饥。朕自即位以来,惟太祖开创之艰,世祖混一之盛,与人民共享安乐,常怀祗惧,灾之至,莫测其由。岂朕思虑有所不及而事或僭差,故以此示儆欤?卿等其与诸司集议便民之事,其思自死罪始,议定以闻,朕将肆赦焉。”

赈肇庆等处饥。

闰月,壬子朔,诏赦天下,除江淮创科包银,免被灾地差税一年。

庚申,修紧狐岭、色泽、桑乾岭道。

乙丑,命整治屯田。

河南行省左丞姚炜请禁屯田吏蚕食屯户,及勿务增羡以废裕民之意,不报。

丁卯,中书省言国用不足,请罢不急之费,从之。

己巳,修滹沱河堰。

壬申,罢永兴银场,听民采炼,以十分之二输官。

罢松江都水庸田使司,命州县正官领之,仍加兼知渠堰事。

癸酉,作棕毛殿。

丙子,浙西道廉访司言:“四方代祀之使,弃公营私,多不诚洁,以是神不歆格,请慎择之。”

山南廉访使特穆格请削降特克实所用骤升官。

己卯,阶州土番为寇,巩冒总帅府调兵御之。

山东廉访使许师敬请颁族葬制,禁用阴阳、相地邪说。

雄州归信诸县大雨,河溢,被灾者万一千六百五十户,赈钞三万锭。

二月,甲申,祭先农。

丙戌,颁《道经》于天下名山宫殿。

丁亥,平伐酉率众十万来降,土官三百六十人请朝。湖广行省请汰其众还部,以四十六人入觐,从之。

辛卯,爪哇国来献方物。

广西潘宝陷柳城县。

己亥,命西僧作烧坛佛事于延华阁。

封阿里密实为和国公,为莶国公,仍知经筵事。以中书右丞善僧平章政事

庚子,姚炜以河水屡决,请立行都水监于汴梁,仿古法备,仍命濒河州县正官皆兼知河防事;从之。

丙午,造玉御床。

赈通、二州饥。大都、凤翔诸路饥,赈粜有差。

三月,癸丑,修曹州济阴县河堤,役民丁一万八千五百人。

甲寅,禁捕天鹅。

辛酉,咸平府清河、河合流,失故道,坏堤堰,敕蒙古军千人及民丁修之。

乙丑,帝如上都。

乙亥,安南来贡方物。

荆门州旱,肇庆诸路饥,赈之。

鉴察御史策丹从帝至上都,疏纠中书参知政事杨庭玉赃罪,不报。即纳印还京师,帝遣使召复任。夏,四月,策丹复上章劾庭玉,罢职鞫讯,竟如所言。又劾平章政事图们岱尔,入集赛之目,英宗遇弑,必预闻其谋。帝不省,而赐图们岱尔带,策丹遂辞职,改工部员外郎。

丁亥,作吾殿。

癸巳,和市牝马有驹者万匹,敕宿卫驼马散牧民间者,归官厩饲之。

丁酉,濮州鄄城县言城西尧冢上有佛寺,请徙之,不报。

丙午,夷及雁遮杀云南行省所遣谕蛮使者,敕追捕之。

丁未,封后父和勒克察尔为威靖王。

戊申,以许师敬为中书左丞;中政使冯享为中书参知政事,仍中政使。

巩昌路伏羌县大雨,山崩。

五月,辛酉,高丽国王王璋卒。

璋之留京师也,构万卷堂于其邸,招致阎复、姚燧、赵孟、虞集等与之游处,以考究自娱。时有鲜卑僧上言,帝师帕克斯巴,制蒙古字以利国家,宜令天下立祠比孔子,有诏公卿耆老会议。国公杨安普力主其说,璋谓安普曰:“师制字有功于国,祀之自应古典,何必比之孔氏!孔氏百王之师,其得通祀,以德不以功,后世恐有异论。”言虽不纳,闻者韪之。科举之设,璋尝以姚燧之言白于仁宗,及李孟执政,遂奏行焉,其端实自璋发也。右丞相图噜罢,帝欲以璋为相,璋固辞曰:“臣小国宣之寄,犹惧不任,乞付于子,况朝廷之上相哉!敢以死请。”帝笑曰:“固知渠善避权也。”性好贤疾恶,尤喜谈宋事。尝使僚佐读《东都事略》,至王旦李沆富弼韩琦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诸传,必举手加额以致景慕;至丁谓蔡京等传,未尝不切齿愤惋。及是卒于京邸,赐谥曰忠宣。

辛未,遣察纳使于周王和实拉。丙子,舒马尔节等以国用不足,请裁厩马,汰卫士,及节诸王滥赐,从之。

浙西诸郡霖雨,江湖水溢,命江浙行省兴役疏泄之。

置谏议书院于昌平县,祀唐刘。

大都路檀州大水,平地深丈有五尺;汴梁路十五县河溢;江陵路江溢。

六月,己卯朔,皇子生,命巫祓除于宫。

葺万岁山殿。

广西静江为寇,宣慰使发兵讨捕。既而柳州亦谋变,戍兵讨斩之。

癸未,浔州平南县为寇,达噜噶齐图坚、都监姚泰享死之。

丙申,中书参知政事尊达布哈言:“大臣兼领军卫,前古所无。

特克实以御史大夫额森特穆尔以知枢密院事,皆领卫兵,如虎而翼,故成逆谋。今军卫之职,请勿以大臣领之,庶勋旧之家得以保全。”从之,仍赐币帛以旌其直。

丁酉,敕广西守将捕静江寇,旋命湖广行省督所属捕柳州。

息州民赵丑厮、郭菩萨,妖言弥勒佛当有天下;有司以闻,命宗正府刑部枢密院、御史台及河南行省官杂鞫之。

丁未,立都水庸田使司,浚吴、松二江。

通州三可县大雨,水丈馀;潼川府绵江、中江水溢入城郭;冀宁路汾水溢;秦州秦安山移。

秋,七月,庚戌,遣阿实特祀宅神于北部行幄。

甲寅,宁珠、许师敬编类《帝训》成,请于经筵进讲,仍俾皇太子观览,命译其书以进。

丙辰,享太庙。

播州蛮黎平爱等集群夷为寇,湖广行省请兵讨之,不许;诏播州宣抚使杨额勒布哈招谕之。

戊午,遣使代祀龙虎、武当二山。

己未,置车里军民总管府,以土人寒赛为总管,佩金虎符。

中书省言:“往岁征,廉访使劾其滥杀,今凡出师,请廉访司官一员莅军纠正。”从之。

癸亥,以许师敬及郎中迈闾兼经筵官。

广西诸寇城邑,遣湖广行省左丞奇珠、兵部尚书李大成、中书舍人迈闾将兵二万二千人讨之,仍以诸王鄂尔多罕监其军。

庚午,以国用不足,罢书金字《藏经》。

辛未,立河南行都水监。

申禁汉人藏执兵仗;有军籍者,出征则给之,还,复归于官。

壬申,御史台言:“廉访司莅军,非世祖旧制。贾胡鬻宝,西僧修佛事,所费不赀,于国无益,并宜除罢。”从之。

敕太傅图台、太保图呼噜日至禁中集议国事。

敕山东州县收养流民遗弃子女。

是月,宗仁卫屯田陨霜杀禾;睢州河决。

八月,戊子,修上都香殿。

辛卯,云南白夷寇云龙州。

辛丑,敕:“诸王私入京者,勿供其所用;诸部曲宿卫私入京者罪之。”

卫辉路汲县河溢。

九月,戊申朔,分天下为十八道,遣使宣抚。

诏曰:“朕祗承洪业,夙夜惟寅,凡所以图治者,悉遵祖宗成宪。曩屡诏中外百官,宣布德泽,蠲赋详刑,赈恤贫民,思与黎元共享有土之乐。尚虑有司未体朕意,庶政或阙,惠泽未洽,承宣者失于抚绥,司宪者怠于纠察,俾吾民重困,朕甚愍焉。今遣奉使宣抚,分行诸道,按问官吏不法,询民疾苦,审理冤沈,凡可以兴利除害,从宜举行。有罪者,四品以上,停职申请,五品以下,就便处决。其有政绩尤异,暨晦迹丘园,才堪辅治者,具以名闻。”

太史院使齐履谦之江西、福建宣抚,黜罢官吏之贪污者四百馀人,蠲免括地虚加粮数万石,州县有以先贤子孙充防夫诸役者,悉罢遣之。福建宪司职田,每亩岁输米三石,民不胜苦,履廉命准令输之,由是召怨,及还京,宪司果诬以它事。未风,诬履谦者皆坐事免,履谦始得直,复为太史院使。

郡县饥,诏:“运米十五万石,贮濒可诸仓,以备赈救。仍敕有司置义仓,募富民入粟拜官,二千石从七品,千石正八品,五百石从八品,三百石正九品,不愿仕者旌其门。”

己酉,海运江南粮百七十万石至京师。

癸丑,帝至自上都。

甲寅,禁饥民结扁担社,伤人者杖一百,着为令。

乙卯,享太庙。

己未,怀远大将军、来安路总管岑世兴上言,自明其不反,请置蒙古、汉人监贰官;优诏从之。

丁丑,浚河间陈玉带河。

礼部员外郎元永贞言:“特克实弑逆,皆由特们德尔始祸,请明其罪,仍录付史馆,以为人臣之戒。”

汉中道文州霖雨,山崩;开元路三河溢。

是秋,以太子宾客曹元用为礼部尚书兼经筵官,及大朝会为纠仪官,申卷班之令,俾以序退,无争门而出之扰。又谓太医、仪凤、教坊等官不当序正班,当自为一列,后皆行之。时宰执有欲罢科举者,元用以为国家文治正在于此,何可罢也!又有欲损太庙四时之祭,止存冬祭者,元用谓:“祀尝,四时之享,不可阙一,乃经礼之大者,其可惜费而废礼乎!”

冬,十月,戊寅朔,归保定上冢,以病辞禄,不允。

岑世兴及子特穆尔率众寇上林等州,命抚谕之。

癸未,以都尔苏为御史大夫

丁亥,享太庙。

韩林学士吴澄致仕。先是澄庙议不行,已有去志,会修《英宗实录》,命总其事。居数月,《实录》成,未上,即移疾不出,中书左丞许师敬奉诏赐宴国史院,仍致朝廷勉留之意。宴罢,即出城,登舟去,中书闻之,遣官驿追,不及而还,言于帝曰:“吴澄国之名儒,朝之旧德,今请老而归,不忍重劳之,宜有所褒异。”诏加资善大夫,仍以金织文绮二及钞五千贯赐之。

乙未,皇后受佛戒于帝师

丁酉,广西酋何童降,请防边自效,许之。

十一月,戊申朔,周王和实拉遣使以豹来献。

庚戌,舒玛尔节以岁饥,请罢皇后上都营缮,从之。

宁珠以病乞罢,不允。

丙辰,郭菩萨等伏诛,杖流其党。

丁巳,幸大承华普庆寺,祀昭献元圣皇后于影堂,赐僧钞千锭。

岑世兴结八务蛮班光金等合兵攻石头等寨,敕调兵御之。八番宣慰司官以失备坐罪。

庚申,倭舶来互市。初,成宗遣僧使日本,而日本人竟不至。至是越二十馀年,始来互市。

壬戌,敕军民官袭者,由本贯图宗支,申请铨授。

丙寅,都尔苏复为中书左丞相、录军国重事。

都尔苏密专命令,不使中外预知,监察御史赵师鲁上言:“古之人君,将有言也,必先虑之于心,咨之于众,决之于故老大臣,然后行之,未有独出柄臣之意,不咨众谋者也。”不报。都尔苏虽刚狠,亦服其敢言。

丁卯,罢蒙山银冶提举司,命瑞州路领之。

壬申,诸王鄂尔多罕,以追捕广西寇上闻。帝曰:“朕自即位,累诏天下悯恤黎元,惟广屡叛,杀掠良民,故命鄂尔多罕等讨之。今闻迎降者甚众,宜更以恩抚之。若果不悛,严兵追捕。”

常德路水,民饥,赈之。

十二月,戊寅,以达实特穆尔为中书右丞相、录军国重事,监修国史,封蓟国公。

乙酉,帝复受佛戒于帝师。旋以帝师之弟将至,诏中书持羊酒效劳。而其兄遂尚公主,封白兰王,赐金印,给圆符;其弟子之号司空、司徒、国公、佩金玉印章者,前后相望。为其徒者,怙势恣睢,气焰薰灼,延于四方,为害不可胜言。

监察御史李昌言:“臣尝经平凉府、静、会、定西等州,见西番僧佩金字圆符,络绎道路,驰驱累百,传舍至不能容,则假馆民舍,因迫逐男子,奸污妇女。奉元一路,自正月至七月,往返者百八十五次,用马至八百四十馀匹,较之诸王行省之使,十多六七,驿户无所控诉,台察莫敢谁何。且国家之制圆符,本为边防警报之虞,僧人何事而辄佩之?请更正僧人给驿法,且令台宪得以纠察。”当时以为切论。

丁亥,修鹿顶殿。

镇南王图布哈薨,遣中书平章政事柰曼岱摄镇其地。

中书省言山东、陕西、湖广地接戎夷,请议选宗室往镇,从之。

申禁图谶,私藏不献者罪之。

京师多盗。癸巳,达实特穆尔请处决重囚,增调逻卒,仍立捕盗赏格,从之。

甲午,召于保定。

壬寅,中书左丞赵简请行区田法于内地,以宋董所编《救荒活民书》颁州县。

是岁,御河水溢。

广西溪洞,自岑世兴而外,诸所在为寇,朝廷命行省督所属讨捕之。寻遣使奉诏分谕,或梗或降,终未能悉平也。

以故翰林学士布哈、中政使布延图、指挥使布延呼尔为特克实等所系死,赠功臣号及阶勋爵谥。

富珠哩以国子司业出为河南行省左右司郎中,丞相曰:“吾得贤佐矣!”曰:“世祖立法,成宪具在,慎守足矣。譬若乘舟,非一人之力所能运也。”乃开壅除弊,省务为之一新。

公元1325年,阿兹特克人定居于特斯科科湖上诸岛筑起特诺奇蒂特兰(Tenochtitlan)城,

公元1325年,英国T.布雷德沃丁将正切、余切引入三角计算。

公元1325年,腓特烈三世在承认路易四世的皇帝地位之后被释放。同年9月,路易四世宣布接受腓特烈三世为共同统治者。

公元1325年,(泰定二年)8月8日,辽阳省水达达路饥馑,元廷赈粮。

公元1325年,10月8日元廷分全国为18道,遣使宣抚,负责减赋详刑,赈恤贫民及按问官吏不法诸事。

泰定帝公元1325年,11月6日 开元路3河溢出,淹没民田,冲坏庐舍,元廷赈济粮,钞。

公元1325年开始,泰定帝因国库收入少于支出,开始减少国家支出。

公元1325年,七月,下令不允许汉人收藏和携带兵器。

公元1325年,九月,泰定帝改革全国的行政区划,将全国分为18个道。

公元1325年,发生了河南赵丑厮、郭菩萨领导的起义。

公元1325年,日本正中二年,为建造建长寺时,嫌仓幕府首次派出给予保护的筹措建寺经费的贸易船。

赵丑厮、郭菩萨倡言“弥勒佛当有天下”

泰定二年(1325)六月,息州(今河南息县)民赵丑厮、郭菩萨倡言“弥勒佛当有天下”,号召民众起义。地方官府以其事上报,泰定帝极为惊恐,命宗正府、刑部、枢密院、御史台及河南行省官杂鞫。十一月,郭菩萨被杀,余众被杖流。

伊凡一世达尼洛维奇

伊凡一世达尼洛维奇(1325年1340年),是莫斯科大公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幼子达尼埃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之子。伊凡一世富于谋略,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狡猾而残忍。他利用莫斯科优越的地理优势,利用以往积累的财力贿赂金帐汗国统治阶层,又站在对清算封建分裂势力有利的教会一方,抑制以特维尔王公为首的莫斯科邻近各公国。1327年特维尔市民杀害负责收集税收的蒙古官员,甚至杀了钦察汗月即别的一位堂兄弟,因此,月即别派5万人给莫斯科的伊凡大公,命令他对特维尔进行镇压。正是作为钦察汗意志的执行者,莫斯科大公们朝着远大前程迈出了第一步。1328年取得弗拉基米尔大公位,并掌握了从俄罗斯各地向金帐汗国缴收贡赋的征集权。他常常把贡赋的一部分据为己有,作为自己的活动资金。伊凡一世在莫斯科建造了最早用石头建造的乌斯平斯基大教堂,把作为俄罗斯统一象征的弗拉基米尔主教府也迁至莫斯科(1328年)。由于他利用了宗教的权威,莫斯科事实上成为俄罗斯的政治、宗教中心。伊凡一世对贫困者大方慷慨,因此获得“卡利塔”(钱包)的外号。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