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1278年

1278年

公元1278年是一个由星期六开始的平年。该年中国的年号是元朝至元十五年,也是日本弘安元年,伊斯兰历的676-677年。

格里高利历-1278年

中国-丁丑年、丙寅年

日本-建治四年、弘安元年

英格兰-爱德华一世6年-7年

伊斯兰-676-677年

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至元十五年(宋景炎三年,五月后改祥兴元年)

正月,癸巳,西京饥,发粟赈之,仍谕阿哈玛特广贮积,以备阙乏。

顺德府总管张文焕,太原府达噜噶齐台哈布哈,以按察司发其奸赃,遣人诣省自首,反以罪诬按察御史。台臣奏:“按察司设果有罪,不应因事而告,宜待文焕等事决,方听其诉。”从之。

己亥,禁官吏、军民卖所娶江南子女及为娼者,卖买者两罪之,没其直,人复为良。

山东提刑按察使徐世隆移淮东,宋将许琼家僮告琼匿官库财,有司系其妻孥征之。世隆曰:“琼所匿者,故宋之物,岂得与今盗官财者同论耶?”同僚不从,世隆独抗章力辨,行台是之,释不问。

戊申,从阿哈玛特请,自今御史台非白于省,毋擅召仓库吏,亦毋究钱谷数,及集议中书不至者,罪之。

降封宋福王与芮为平原郡公。

布哈督汪良臣等兵入重庆,李德辉遗书张珏曰:“君之为臣,不亲于宋之子孙;合之为州,不大于宋之天下。彼子孙已举天下而归我,汝犹偃然负阻穷山,而曰忠于所事,不亦惑乎?”珏不答,布哈至城下,营造云梯、鹅车,将攻之。珏悉众与良臣鏖战,良臣身中四矢。明日,督战益急。珏与伊苏岱尔战扶桑坝,良臣等从后合击之,珏兵大溃。其夜,都统赵安以城降。珏率兵巷战,不支,归索鸩饮,不得,乃顺流走涪,布哈遣舟师邀之,遂被执。珏,西凤州人。

先是泸州食尽,为万户图们达勒所破,安抚王世昌自经死。东川副都元帅张德润破涪州,守将王明及总辖韩文广、张遇春,皆不屈,被杀。绍庆、南平、夔、施、恩、播诸州相继降。

定武官承袭之制:凡有功升秩者,原职令它有功者居之,不得以子侄代,陈亡者始得袭,病死者降一等。总把百户,老死者不袭。着为令。

二月,戊午,祀先农,命蒙古胄子代耕籍田。

癸亥,赈咸淳等郡饥。

平章政事按塔哈阿哩选择江南廉能之官,去其冗员与不胜任者。

辛未,以川蜀地多岚瘴,驰酒禁。

吕师夔张镇孙及其妻子赴燕,镇孙自经死。

宋主舟还广州。达春令索多还攻潮州,宋知州马发城守益备。索多塞堑填壕,造云梯、鹅车,日夜急攻,发潜遣人焚之。凡相拒二十馀日而败,发死之,索多屠其民。

壬午,置太史院,命太子赞善王恂掌院事,工部郎中郭守敬副之,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许衡领焉。

改华亭县为松江府

遣使代祀岳渎。

参知政事夏贵范文虎陈岩并为中书左丞,黄州路宣慰使唐古特、史弼并参知政事。

三月,乙酉,诏蒙古岱、索多、蒲寿庚行中书省事于福州,镇抚濒海诸郡。以沿海经略副使哈喇岱领舟师南征,升经略使兼左副都元帅,佩虎符。

甲午,西川行枢密院招降重庆等府。

乙未,命扬州行省选特穆尔布哈所部兵,助隆兴进讨。

丁酉,命达哈毁夔府城壁。

乙巳,广南西道宣慰司招降雷、化、高三州。

文天祥以弟璧及母在惠州,乃趋之,行收兵出海丰县,遂次于丽江浦。

宋都统凌震及转运判官王道夫复广州。

宋主迁驻?冈洲,曾渊子至自雷州,以为参知政事、广西宣谕使。时渊子起兵据雷州,元帅府谕降,不听,进兵攻之。渊子奔至?冈洲,遂有是命。

夏,四月,乙卯,命元帅刘国杰将万人北征。

丙辰,诏以云南疆土旷远,未降者多,签军万人进讨。

戊午,以江南土寇窃发,人心未安,命行中书省左丞夏贵等分道抚治,检核钱粮,察郡县被旱灾甚者。吏廉能者,举以闻,其贪残不胜任者,劾罢之。

甲子,命布哈留镇西川。巡军之戍西川者遣还。

立云南,湖南二转运使。

以时雨沾足,稍驰酒禁,民之衰疾饮药者,官为酝酿,量给之。

戊辰,宋主殂于?冈州,年十一。群臣多欲散去,陆秀夫曰:“度宗皇帝一子尚在,将焉置之!古人有以一旅以成中兴者,今百官有司皆具,士卒数万,天若未欲绝宋,此岂不可为国郡?”乃与众共立卫王,年八岁矣。

方登坛礼皆,御辇所向,有黄龙自海中见,既入宫,云阴不绝。上前主谥曰裕文昭武愍孝皇帝,庙号端宗。杨太妃仍同听政。

陈宜中入占城,日候其还朝,竟不至。张世杰秉政,而秀夫裨助之。外筹军旅,内调工役,凡有述作,尽出其手,虽匆遽流离中,犹日书《大学章句》以劝讲。

庚辰,遣使至杭州,取在官书籍板刻至京师,从许衡之言也。

壬午,立行中书省于建康符。

五月,癸未朔,诏翰林学士和尔果斯:“今后进用宰执及主兵重臣,其与儒臣老者同议。”

宋改元祥兴。时?冈洲粮少,乃遣人征粮于琼州,海道滩水浅急,艰于转运,别取道杏磊浦以进,雷州总管蒙古特以兵邀击之。

宋升?冈洲为翔龙县。

宋遣张应科、王用将兵取雷州,应科三战不利,用遂降。

乙未,以乌蒙路隶云南行省

己亥,江东道按察使阿巴齐,求宣慰使吕文焕金银器皿及宅舍、子女,不获,诬其私匿兵仗。诏行台大夫姜卫诘之。事白,免阿巴齐官。

宋驸马杨镇从子节,家富于资,守藏吏姚溶窃其银,惧事党,诬节阴与广、益二王通,有司笞,诬服。狱成,总管府推官申屠致远谳之,得其情,溶服辜。节以贿为谢,致远怒,绝之。

杭人金渊者,欲冒籍为儒,儒学教授彭宏不从。渊诬宏作诗有异志,揭书于市,逻者以上。致远察其情,执渊穷诘,罪之。属县械反者十七人,讯之,盖因寇作以兵自卫,实非反者,皆得释。

六月,丁巳,宋张应科收兵复战,败死。张世杰悉众围城,城中绝粮,士食草,史格漕钦、廉、高、化诸州粮以给之。世杰引还。

己未,宋主迁驻新会之。时诸军泊雷、化犬牙处,而在新会县南八十里大海中,与石山对立如两扉,故有镇戍。张世杰以为天险可守,乃遣人入山伐木,造行宫三十间,军屋三千间。正殿曰慈元,杨太妃居之。升广州为翔龙府。时官、民兵尚二十馀万,多居于舟,资粮取办于广右诸郡、海外四州,复刷人匠,造舟楫,制器械,至十月始罢。

己巳,有大星殒于广南,声如雷,数刻乃已。

乙亥,敕省、院、台、诸司应闻奏事,必由起居注

己卯,参知政事蒙古岱请颁诏招宋广王及张世杰;不从。

江东宣慰使张弘范人觐,请于帝曰:“张世杰立广王于海上,闽、广响应,宜进取之。”帝以弘范为蒙古、汉军都元帅。陛辞,奏曰:“国制,无汉人典蒙古军者。臣汉人,恐乖节度,猝难成功。愿得亲信蒙古大臣与俱。”帝曰:“尔忆而父与察罕之事乎?其破安丰也,汝父留兵守之,察罕不肯,师既南而城复为宋有,进退几失据,汝父至不胜其悔恨也,由委任不专。今岂可使汝复有汝父之悔乎!”赐锦衣、玉带。弘范辞曰:“奉命远征,无所事于衣带也。苟以剑甲为赐,则臣得仗国威灵,率不听者,臣得其职矣。”帝壮之,出上方剑以赐,曰:“剑,汝副也,有不用命者,以此处之。”及行,弘范荐李恒自副。至扬州,发水陆之师二万,分道南下。帝复命达春留后,供军食。

秋,七月,宋湖南制置司张烈良及提刑刘应龙,起兵以应,雷、琼、全、永与潭属县之民周隆、贺十二等咸应之,大者众数万,小者不下数千。帝命阿尔哈雅往讨,获周隆、贺十二,斩之。烈良等举宗及馀兵奔思州乌罗洞,为官军所袭,皆战死。

阿尔哈雅略地海外,唯琼州安抚赵与珞及冉安国、黄之杰等率兵拒于白沙口,相约固守,以死自誓。日望援兵不至,其南宁、万安、吉阳诸州县及八蕃、罗甸诸蛮皆附。

阿哈玛特奏立江西榷茶运司及诸路转运盐使司、宣课提举司,宣课司官吏多至五百馀人。

先是湖南行省左丞崔斌入觐,从帝至察罕诺尔,帝问:“江南各省抚治如何?”斌对以治安之道在得人,今所用多非其人。因言:“江南官冗,杭州地大民众,阿哈玛特溺于私爱,以任其不肖子巴苏呼。且阿哈玛特先自陈,乞免其子弟之任,今乃身为平章,而子若侄或为参政,或为尚书,或领将作监、会同馆,一门悉处要津,有亏公道。”帝命罢黜之,然终不以为阿哈玛特罪。

既而淮西宣慰使昂吉尔入朝,亦以官冗为言,于是诏:“江西省并入福建,罢榷茶营田司归本道宣慰司,罢漕运司归行省。”

帝尝谓昂吉尔曰:“宰相明天道,察地理,尽人事,能兼三者,乃为称职。尔纵有功,宰相非可凯者。回回人中,阿哈玛特才任宰相,阿尔年少亦精敏,南人如吕文焕范文虎率众来归,或可以相位处之。”

丙戌,以江南事繁,行省官未有知书者,恐于吏治未便,分命崔斌至扬州行省,张守智至潭州行省。阿哈玛特恶崔斌,不欲其在内,故因事出之。

丙申,以达春、吕师夔贾居贞行中书事于赣州,福建、江西、广东皆隶焉。

辛亥,改京光府为安西府

诏江南、浙西等处,毋非理征民。时诸将市功,且利俘获,往往滥及无辜,或强籍新民以为奴隶。令出,得还为民者数千人。

建汉祖天师正一祠于大都,令张留孙居之。

八月,壬子朔,追毁宋故官所受告身。

庚申,有星堕广州南。初陨,色红,大如箕,中爆裂为五,既堕地,声如鼓,一时顷止。

己巳,宋加文天祥少保,封信国公张世杰封越国公。天祥闻宋主即位,上表自劾兵败江西之罪,请入朝。优诏不许,更加官爵。天祥移书陆秀夫曰:“天子幼冲,宰相遁荒,诏令皆出诸公之口,岂得以游词相拒!”会军中大疫,士卒多死,天祥母亦病没,诏起复之。天祥长子复亡,家属皆尽。

辛未,复给漳州安抚使沈世隆家资。世隆前守建宁府,有郭赞者,受宋张世杰檄招世隆,世隆执赞,斩之。蒙古岱以世隆擅杀,籍其家,帝曰:“世隆何罪!其还之。”仍授本路管民总管。

壬申,宋以姚良臣为右丞相,夏士林参知政事,王德同知枢密院事。

辛巳,以中书左丞董文炳签书枢密院事,参知政事索多,蒲寿庚为中书左丞。因命索多等招徕东南诸蕃国,许以互市

九月,壬午朔,宋葬前主于永福陵。

庚寅,以中书左丞、行江东道宣慰使吕文焕为中书右丞。

冬,十月,己未,享于太庙。

丁卯,驰山场樵采之禁。

十一月,丁亥,以辰、沅、靖、镇远等郡与蛮、獠接壤,民不安业,命达春、程鹏飞并为荆湖北道宣慰使

张弘范以弟弘正为先锋,戒之曰:“汝以骁勇见选,非私汝也。军法重,我不敢以私挠公,汝慎之!”进攻三江寨,寨据隘乘高,不可近,乃连兵环之。寨中惧,人持满以待。弘范令下马治朝食,若将持久者,持满者疑不敢动。它寨惧不设备,弘范忽麾军连拔数寨,回捣三江,拔之。

壬辰,中书左丞、行江东道宣慰使囊嘉特言:“江南既平,兵民宜各置官属,蒙古军宜分屯大河南北,以馀丁编立部伍,绝其掳掠之患。分拣官僚,本以革阿哈玛特滥设之弊,其将校立功者,例行沙汰,何以劝后!新附军士,宜令行省赐之衣粮,毋使阙乏。”帝嘉纳之。

征宋故相马廷鸾、章鉴赴阙,不至。

张弘范以舟师由海道袭漳、潮、惠三州,李恒以步骑由梅岭袭广州。阿尔哈雅遣人招安抚使赵与珞及冉安国、黄之杰等于琼州,不从,率兵御之。癸巳,琼州民作乱,执与珞等降,与珞及安国、之杰皆死之。

甲午,弛酒禁。

初,阿哈玛特子呼逊、阿萨尔等,以崔斌论列免官,至是,以张惠请,诏复之。惠又请复其子巴苏呼及侄巴图噜鼎等职,帝不从。

丁未,诏谕沿海官司,通日本国人市舶。

安西王之北征也,六盘守者构乱,王相赵炳京兆率兵往捕,诛其首恶。既而六盘复乱,炳又讨平之。王还自北,嘉叹战功,赉赐有加。是月,王薨。

闰月,庚戌朔,罗氏鬼国主阿榨、西南蕃主韦昌盛并内附。

李恒兵至清远,宋王道夫迎战,大败。恒遂击凌震,震又败。道夫、震并弃广州遁,恒入广州,以待张弘范

十二月,己卯朔,签书四川行枢密院昝顺招都掌蛮内附。

壬午,宋王道夫、凌震攻广州,与李恒复战,兵败,震走,与翟国秀军合。

文天祥屯潮阳,邹、刘子俊皆集师会之,遂讨剧盗陈懿、刘兴于潮。兴死,懿遁,以海舟导张弘范兵济潮阳。天祥帅麾下走海丰,先锋将张弘正追之。天祥方饭五坡岭,弘正兵突至,众不及战,天祥遂被执。吞脑子,不死,邹自刭。刘子俊自诡为天祥,冀天祥可间走也!别队执天祥至,相遇于途,各争真伪,得实,遂烹子俊。天祥至潮阳,见弘范,左右命之拜,天祥不屈。弘范曰:“忠义人也。”释其缚,以客礼之。天祥固请死,弘范不许,处之舟中,族属被俘者悉还之。子俊,庐陵人也。

丙午,禁玉泉山樵采、渔弋。

戊申,封伯夷为昭义清惠公,叔齐为崇让仁惠公。

导肥河入于阝,淤陂皆为良田。

会诸王于大都,以临字所俘宝玉器币分赐之。

江南释放总统嘉木扬喇勒智,怙恩横肆,穷骄极淫,以是月帅徒役顿萧山,发宋宁宗、理宗、度宗、杨后四陵。宋陵使中官罗铣,守陵不去,与之力争,凶徒痛棰铣,胁之以刃,铣恸哭而去。乃大肆发掘,得宝玉极多。截理宗顶以为饮器,充骨草莽间。是夕,闻四山皆有哭声。山阴唐珏闻之,痛愤,亟货家具,执券行贷得金,具酒醪,市羊豕,邀里中少年狎坐轰饮。酒酣,少年起请曰:“君儒者,若是,将何为焉?珏惨然具以告,愿收遗骸共瘗之。众谢曰:“诺。”中一少年曰:“总浮屠眈眈虎视,事露奈何?”珏曰:“余固筹之矣。今四郊多暴骨,窜取以易,谁复知之!”乃造数木函,刻纪年一字为号,分委而散遣之。众如珏指,夜,往拾遗骸,诘朝来集,出白金羡馀酬之。既而嘉木扬喇勒智复发徽、高、孝、光四陵及诸后陵,徽宗柩中止有朽木一段,邢后柩惟铁灯檠一枚而已。宋太学生东嘉林景熙,故与珏善,乃托为丐者,背竹箩,手持竹夹,遇物即拾,以投箩中,铸银作小牌,系于腰间,取赂西僧,曰:“余不敢望,得高宗、孝宗足矣。”西僧左右之,果得两朝骨,为两函贮之,托言拂经,遂与珏所得之骨并瘗兰亭山南,移常朝殿冬青树植其上以识。

未几,嘉木扬喇勒智下令,裒诸陵骨,杂置牛马枯骼中,建白塔于故宫。欲取宋高宗所书《九经》石刻以筑基,杭州总管府推官申屠致远力拒之,乃止。塔成,名曰镇南,以厌胜之。杭人悲感,不忍仰视。盖珏等事甚秘,杭人未有知者。

方珏等之始谋拾骨也,宋将作监簿山阴王英孙持其议,东阳郑宗仁襄其役,长溪谢翱为之筹画。翱,故文天祥之各也。遇寒食,则相与密祭之,久之,事渐泄,人多指目珏、景熙,谓旦夕祸且不测。珏、景熙亦自承,不以为惧。事幸不发,人皆称曰唐、林二义士。

是岁,云南行省奏招降诸蛮城砦一百二十馀所,安西王相府奏西蜀俱平。

文天祥被俘

祥兴元年(1278),抗元将领文天祥被俘。1256年,20岁的文天祥进士及第,为宁海军节度使判官。1259年,蒙古军南下攻鄂州(今湖北武昌),宦官董宋臣理宗赵昀迁都,文天祥上书坚决反对,并提出御敌之计,未被采纳。后历任刑部郎官,知瑞、赣等州。1275年,闻元兵南下,在赣州组织义兵入卫临安。次年,出任右丞相兼枢密使,至元营议和,他痛斥元朝统帅伯颜,被拘至镇江。后脱逃。与陆秀夫等拥立益王赵于福州,复任右丞相兼枢密使。1277年进兵江西,收复州县多处,终因寡不敌众,不久败退广东,坚持抵抗,1278年12月,在五坡岭(今广东海丰北)被俘。小朝廷灭亡之后,被押到元大都,拘押3年。元世祖忽必烈屡劝其降,文天祥宁死不屈,忽必烈劝降不成,遂于1283年1月,杀文天祥于大都。

元军平定东川

至元十一年(1274)秋在伯颜领兵从襄阳南下同时,元东川元帅杨文安与副都元帅张德润奉命进取东川。十一月,杨文安自达州(今四川达县)趋云安军(今四川云阳),拔云安诸堡。次年,张德润拔渠州礼义城,杨文安破开州(今四川开县),降达州,继围梁山军(今四川梁平)、万州(今四川万县),攻白帝城,皆不下。开州为宋军收复。十三年(1276),忽必烈派安西王府李德辉经画东川。宋梁山守将袁世安率先投降。七月,元军攻万州,宋守臣上官夔坚守逾月。八月,杨文安败宋夔州帅张起岩所领援军,破万州。上官夔巷战而死。次年七月,张德润破涪州(今四川涪陵)。十二月,杨文安克咸淳府皇华城(今四川忠县东)。十五年(1278)二月,杨文安部将王师能克绍庆(今四川彭水)。重庆陷落后,张珏部将张万走夔州(今四川奉节),与张起岩共同坚守。忽必烈令四川、荆湖数路元军兵临城下,又遣人诏谕,张万、张起岩遂以城降。明年正月,王立钓鱼城降元,元军彻底平定了东川。忽必烈即分川蜀为四道,立四川行省,开始在四川建立新的统治秩序。

雷州之战

至元十五年(1278)、宋景炎三年三月,宋帝移驻州(今广东洲岛),宋广西宜慰使曾渊子仍坚守雷州。元军招降无效,大举进攻。曾渊子奔硐州,雷州为元军所得。张世杰以霄州得失关系行朝安危,五月,派张应科、王用领兵数万收复雷州。张应科三战失利,王用兵败降元。六月,张世杰亲领大军围雷州,久攻不下,撤围而去。宋失雷州,驻州的行朝安全直接受到元军威胁,张世杰遂将行朝北移崖山(今广东新会南)。十月,阿里海牙史格留镇雷州,防止张世杰向西突围至交趾,自率军舰航海攻占了海南岛。

元招徕蕃国互市

至元十五年(1278)八月,元世祖命令行中书省峻都、蒲寿庚等招徕诸蕃国来朝互市,说位于东南岛屿的蕃国都羡慕中国的文明道德,可以通过各国舶主商人向各国宣布,果真能够归顺来朝,将以礼相待,给予极大的荣耀。往来互市可以各从所欲。十一月,又诏谕沿海官府与日本人开通贸易。

11月10日 菲利普一世, 塔兰托统治者 (1332年去世)

君士坦丁一世, 亚美尼亚国王 (1310年去世)

马洛卡的费迪南德 (1316年去世)

托马斯, 二代兰开斯特伯爵 ( 1322年去世)

2月10日 玛格丽特二世,佛兰德侯爵 (1202生)

5月1日 William II of Villehardouin

5月8日 宋端宗

6月30日 皮埃尔德拉布罗斯,法国朝臣

8月26日 普热米斯尔奥托卡二世波希米亚国王

11月13日,巴尼姆一世,波美拉尼亚公爵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